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驭夫有术:魔妻太妖娆17章(第十七章 姐姐猛于虎)

2017/11/4 17:53:38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称:驭夫有术:魔妻太妖娆

第十七章 姐姐猛于虎

盛天湖在城郊,是皇族常去的景点之一,七八月份是最美的时候,成片的荷叶,粉白色的花瓣点缀在一片碧绿之上,迎着微风送来一股清香,当真是一种享受。奇闻网

  可是现在正值深秋,早已过了花开的季节,真不知顾紫嫣哪来的兴致。

  丫鬟问我要穿哪件衣服去应约,我想了想还是决定就穿平时的那件青色外衫。丫鬟含蓄地表示,像这种与姐妹出去游玩最好要打扮地好看一些,不然会显得很突兀。

  我想了想,然后摆手道:“不会的,都是自家姐妹。”说完都不由得被自己恶心了一把。

  正要出门,迎面走来历琛,他刚下朝,一身深紫色官服甚是打眼,我低头想拐向另一边。

  我有点怕见到他,总会不由自主的紧张,更害怕自己的那点小心思被发现。来自http://www.qi-wen.com/

  “要出去?”历琛停下来。

  “嗯。”我眼睛不停地往别处转溜,就是不敢跟他对视。应了声之后又继续垂首往前走,而且越走越快,生怕再听到他的声音。

  直到走出大门历琛都没有再叫住我,大概是我多虑了。明明松了口气但心里却空空的,我一点都不想承认那是种隐隐的失落。

  我把艾禾送到洛山练剑才让马车缓缓驶向盛天湖。原文qi-wen.com

  深秋的盛天湖没有了初春时的那种郁郁葱葱,一片金黄,落叶被车轮碾过发出清脆的咯吱声,因为再往上的山路太过狭窄,马车只好在半山腰的地方停下,那里早已候着一个四人抬的轿子,我不由轻笑,顾紫嫣如此周到还真是让我受宠若惊。

  山路崎岖,四人抬得有些吃力,速度比马车慢了许多,等我快睡着了才到。

  亭中只有顾紫嫣一人,今日她穿着水蓝色的裙衫,没有昨日的华贵夺目,却也掩不住贵为娘娘的卓越气场。

  我下轿立在原地,她破天荒地对我招手,然后微微一笑,“妹妹快来。”

  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叫的是我,不自然地回了她一个笑,然后向她走去。

  顾紫嫣亲热地拉起我的手,问我一路上累不累。

  我低头,看着覆在我手背上的那只纤纤玉手不禁感慨万千,之前的那么多年她从未主动亲近我,更别说像现在这样亲切地喊我妹妹。阅读qi-wen.com

  我讷讷的抽回手,她顿了顿有些尴尬,但很快就掩饰过去了。

  枯黄的落叶零星地飘落在湖上,秋风吹着湖面,荡起惨淡的波纹。看着眼前一片萧瑟之景,我知道她并不是真心叫我来赏湖的,亦如她此刻的亲切。

  “姐姐找我有何事?”我自认脑子不够灵光,绕得太多反而会更糊涂,还不如开门见山。

  顾紫嫣沉默,认真思考了片刻才说,“好吧,那我就直接说了。”她的语气总算恢复正常,我还是比较习惯这样跟她交流,感觉谁也不拖欠谁的。

  我点头,“姐姐请说。来自http://www.qi-wen.com/

  “简单的说,我想让你帮青儿。”她看着我,脸上是敷衍的笑,“毕竟她也是你妹妹。”

  “我何德何能。”她这话当真是惊吓到我了,平日老死不相往来,一开口就来这么一出。

  “你是国师的徒弟,平日常常能接触到他。”说到这她故意放缓语速,见我没回应就继续说道,“只要知道国师的喜好,青儿一定能让他倾心。”

  “原来如此。驭夫有术:魔妻太妖娆17章(第十七章 姐姐猛于虎)”我苦笑,心里有些难受。

  历琛那么好当然会有很多人喜欢,只是他的心太难猜透。我知道他需要的是一个可以和他睥睨天下的人,而不是一只等着去投胎的鬼。但要我拱手相送,哪里舍得。

  “妹妹可是答应了?”顾紫嫣问。

  我摇头,缓缓吐出两个字,“抱歉。”

  顾紫嫣阴沉着脸,严厉道,“再怎么说你也是顾家人,帮了青儿也少不了你的好处。”

  “那是否要我跪下来感谢你们的恩赐?”我双手抱肩,就这么冷冷地看着她。

  顾紫嫣大概没料到我会这么不识好歹,顿时咬牙切齿,恶狠狠地道,“知道吗?我是在给你一条活路。”

  我挑眉一笑,“多谢,我并不需要。”

  顾紫嫣气极,弯曲着手指就这么对着我的脸用力甩一巴掌,我没想着反抗,就随着她的力道摔倒在亭子的台阶上,瞬间脸上有了巴掌印,甚是难看。

  其实我并不意外她会这么做,甚至有些释然,她这样做表示我们姐妹情分已尽,如此甚好,以后不用再逢场做戏了。

  我站起来咧嘴一笑,“姐姐打够了?我可以走了吗?”

  我刚要转身顾紫嫣就使了个眼色,身旁的两个侍卫便拦住我的去路。

  “本想着你要是能帮青儿就让你多活一段时日,没想到你这么不识趣。”顾紫嫣走近,捏住我的下颚,十分用力,“你知道吗?你的这张脸让我很讨厌,日后会阻碍青儿的一路荣华。”

  我挣脱开她的手,摇头感叹,“落青还真是可怜,取胜的筹码就剩那副皮囊而已了。”

  顾紫嫣果然又被激怒了,伸手掐住我的脖子,这下我是挣脱不了了,因为旁边的两个侍卫钳制住了我的双手。

  “所以,还是让你彻底消失好了。”她凑近,轻声对我说,“知道吗?这盛天湖底下长满了水草,若是有人沉入湖底,就算身子凉透了都不会浮上来。”

  我笑了,为了让我消失她还真是煞费苦心。这世间的人为何都要这么残忍,毕竟一辈子那么短。

  “身为宫中娘娘,难道还要不了你区区贱命!我命人送的信里并没有盖上宫中印章,到时国师大人要追究起来也是理由牵强。”顾紫嫣一脸得意。

  突然脚上一痛,双腿跪地,顾紫嫣这一脚踹得不留余力,侍卫用麻绳绑住我的双手,然后又在我脚上绑上一块大石。我冷然看着这一切,顾紫嫣心思缜密,可惜她不知道,鬼魅是不会怎么容易死的。

  我沉默着,毕竟在别人眼里我个常人。

  他们将我推入湖中,大石也跟着沉入其中,我的身体随着大石不断向下沉,我睁眼向上看,依稀能看见微光照进,湖面上的景象离我越来越远,然后听到了顾紫嫣没有温度的声音。

  “谁也阻挡不了我青儿的路。”

  噢……冰清玉洁的青儿是否知道你用这般阴毒的手段为她铺路?

  身子一直在下沉,想着等他们离开了再上岸,不然一定会把他们吓坏的。湖底真的像顾紫嫣说的那样,满是细长的水草,陷入其中就被紧紧缠住,若是常人必死无疑。

  湖底安静而阴暗,只有微小的亮光能透进来,快跌至底部的时候我听到湖面传来扑通一声,我仰头看,一团东西把那所剩无几的亮光都严严实实地遮住了,然后那团东西缓缓张开,才看清原来是一个人,在往湖底游动。

  我有些惊讶,该不会是顾紫嫣良心发现让人下来救我了?

  那人渐渐靠近,湖水中他身上的蓝色衣衫显得好飘逸,再近一些的时候我看到了他头顶上歪歪斜斜的莲花冠,再然后我总算看清了那人原来是臭道士。

  申仲谦嘴里不断吐出气泡,估计一口气沉入这么深的湖底已差不多到了他的极限,他鼓着腮帮,眼睛瞪得大大的,看清我的位置时四肢划动得更快了。

  我一脸惬意地朝他挥挥手,原来还是会有人顾及我的死活,他果然和青云观的那群败类不一样,所以才被逐出师门的吧?

  他一把揽过我的腰,想把我往上带,但稍微用力就被我脚上的大石牵制住了,他用剑割断了绑在我手脚上的麻绳,我顺势扳住他的肩往上,我是出来了,可他却别水草缠住了,他的脸早已憋得通红,动作也开始慌乱起来,挥剑向那些水草胡乱砍去。

  于是我运气调出灵力,除去了他身上的所有水草,拉着他的手往上游,岸上的景象又一点一点重现,迎着日光,我回头看清了他此刻的样子。

  满脸胡渣的沧桑感,要是仔细看的话还是能看出他原本的俊朗。

  终于浮出水面,申仲谦大口大口呼吸,还连连咳嗽,然后指着我道,“原来是你!刚才一时情急想着救人要紧,早知道是你就不白费力气了,好在没搭上性命!”

  我大笑,他现在才认出我来,估计也清楚了我的身份。看了看周围,亭子空无一人,看来顾紫嫣已经离开了。

  我们俩往岸边游,等上了岸申仲谦已经是精疲力竭,他侧脸细细看我,“刚才还真没认出是你,看样子你是炼成鬼魅了。”

  我点头,“所以刚才无需救我。”

  他仰头叹气,“还真是好心没好报啊。”

  他怀中杵着青云剑,还是上次见面的那副打扮,只是多了几分落寞。我指着他脸上的胡渣道,“你是怕被同门追杀所以才留的?”

  他摸了摸脸颊调笑道,“我只是不想让太多人看到我玉树临风的一面。”

  我顿时无语,原来这臭道士也是个厚脸皮之人。现在我们两人都是湿漉漉的,衣服都贴在身上很不舒服,而且也没有下山的轿子,唯有凉凉的秋风相伴,甚是凄凉。

  “你怎会在这里?”我问。

  “我向来四处浪荡,为何不能在这?”他身上的水滴滴答答,硬是表现出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我又问。

  “反正我随意,你自己看着办。”他指了指不远处的树丛,然后吹了一声口哨便有马声回应。

  原来他是有坐骑的。

  “你不会是想丢我一人在这吧?”我狐疑道。

  “你要是不介意的话我可以带你一程。”他扫了我一眼道,“尽管刚才你让我险些丧命。”

  我无视他,站起来往树丛那边走去,申仲谦的坐骑是匹白马,高大壮实,脖子上漂亮的马鬃,若不是被蹭得一身泥肯定非常帅气。

  两人同骑一匹马,他本想让我做后面但我不肯,我想拉着马缰感受马儿的飞奔,长鞭一扬马儿昂首嘶鸣,飞驰向前,感受风的速度让心情变得轻快起来。

  申仲谦双手扣在我腰间,大声喝道,“慢点慢点!”

  “让一匹奔腾骏马只能憋屈的小跑岂不是太浪费了。”一路上回荡着我的笑声,若往事和爱恨都能像这般随风而去该有多好。

  马儿果然神速,没多久就到洛山了,我打算去找艾禾,还在半山腰的时候便让马儿停下,下了马我亲昵地摸了摸马背,眨巴眨巴着眼对它挤出各种表情。

  申仲谦在马上对我道,“你平时在这修炼吧?还真是会找地方。”

  这地方是历琛带我来的,这里的确灵气纯净,加上龙王玉的作用让我修炼起来更加得心应手。

  逗完马儿我便拍拍手跟他道别,“我先走了,后会有期。”

  他低头想了想然后说,“你为何要成鬼魅?”

  我回头对他笑了笑,“你到底几岁了?怎么多事得像个老人家。”

  他并没有恼,静静地看了我片刻,然后策马离去。

  艾禾每次都会在湖边的那棵大树下练剑,我远远就看到他短小的身影,刚想朝他大声呼叫就看见立在一旁的历琛,眉头微皱,时不时地打断艾禾纠正他的动作,历琛在这些事情上异常严肃,艾禾每个细小的动作历琛都要求他拿捏准确。

  我停在他们身后,艾禾先看到了我,然后一个分神动作就乱了方向,历琛回头,上下打量我,“去哪弄成这副样子?”

  我低头看自己,确实是狼狈不堪,衣服湿透,头发也湿哒哒地贴在两颊,右边脸还隐隐印出一个巴掌印。

  艾禾指着我的脸,不可思议道,“你被打了?”

  被人扇巴掌是件丢脸的事,我死都不会承认,“没有啊!刚摔了一跤掉湖里了,然后爬起来的时候脸刮到了石壁。”

  艾禾把嘴张成个圆形,“阿白白你也太调皮了!”

  历琛却淡笑不语,精明如他又怎会相信我的胡话,只是懒得拆穿。

  “看来今日和你姐姐相聚一定很愉快,这种清凉的天气还一同碧波畅游,真是好兴致。”

  我心虚地笑了笑,然后撇开脸看向别处。

  突然一件白色外衣搭在我身上,我立马扭头看他,他却上前继续指点艾禾练剑。

  衣服上是熟悉的味道,我看着他的背影,顿时内心五味陈杂,终究还是喜欢上了一个我等不到的人。

驭夫有术:魔妻太妖娆》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花朵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花朵文学)或者(huaduowenxue),关注后回复 驭夫有术 或 魔妻太妖娆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小说 月缺月盈的人生

    原标题:小说月缺月盈的人生书名:月缺月盈的人生目录预览:第一章:残阳染血第二章血色深谷第三章功高震主第一章:残阳染血黄昏,落日。残阳如血,太阳的余晖洒落在大地上,似乎都染上了几分血腥的味道。骑着养了五年的逐日,我疯狂的往风如陌住扎的军营赶去。入目,周围已从山势崎岖变为开阔平坦,我感受到了逐日的疲惫,虽然它努力扬蹄奔跑,可是速度,却明显的慢了下来。从昨日清晨开始,逐日就未曾吃过一点儿草料,加上快速的奔跑,它恐怕早已经体力不支。逐日是我十三岁生日的时候,父亲送我的生日礼物。那个时候,父亲是护国大将军

  • 小说 爱如潮汐冰冷

    原标题:小说爱如潮汐冰冷小说名字:爱如潮汐冰冷目录预览:第1章我怀孕了第2章少夫人流产了第3章心上的白月光第1章我怀孕了午夜。男人掀开锦被,瞥了一眼熟睡的女人,将手伸向她丝质的睡裙。“歘——”白可欣从梦中惊醒,不等她出声,男人精壮颀长的腰身已经覆上去。熟悉的重量和温度,还有喷薄在耳边的灼热气息和浓烈的酒味。又喝醉了!宇凌风喝醉以后,狠厉起来像头饿狼!想到医生的叮嘱,白可欣本能的护住小腹,使劲儿推他:“宇凌风!”宇凌风置若罔闻,一手将白可欣的双手擎过头顶,一手继续在她身上各处点火。白可欣顿时全身紧

  • 小说 我的性感黑丝女总编

    原标题:小说我的性感黑丝女总编小说名称:我的性感黑丝女总编目录预览:001夏日的夜晚002那个周末003吃了一惊001夏日的夜晚这是在我的女上司柳月家里。北方夏日的夜晚,微热的空气中弥漫着令人心驰荡漾的爱昧。爱昧的夜,和心目中的女神单独在一起,很容易让人想入非非。酒后的我心中充满了弥乱而懵懂的感觉。柳月喝醉了,一进家门就坐在沙发上,闭着眼,扶着额头,表情显得很痛苦。我急忙给她倒了杯水,放在她面前的茶几上。柳月修长的腿在我面前一晃一晃,我不停心跳加速。柳月勉强张开眼,怪怪地看了我一眼,看得我心里直

  • 小说 心有悲凄无可奈何

    原标题:小说心有悲凄无可奈何小说:心有悲凄无可奈何目录预览:第1章跟我,一个月十万第2章他的小情人?第3章跟你,做你的女人第1章跟我,一个月十万“闭上眼,跟着我的节奏来。”低沉悦耳充斥着男性荷尔蒙的声音,慢慢的窜入了女人的耳中。那声音是致命的蛊惑,让深陷柔软的大床的她眼角情不自禁染上了情语,被滚烫的人儿压得服服帖帖。氤氲昏暗的房间里,床尾摇摆,一下跟着一下,粗重的呼吸声似是配乐,奏出了此起彼伏的乐章。一夜荒唐,林语睁开眼,耳边是那个男人沉稳的呼吸声。林语轻手轻脚进了浴室,望着镜子中的自己,红痕遍

  • 小说 运筹之王

    原标题:小说运筹之王书名:运筹之王目录预览:第一章【月下事】第二章【堂兄那恼人事】第三章【大宗主的安排】第一章【月下事】月色幽幽,恬静如水,那柔和的月光洒舍在平滑如镜的畅春湖面,波光粼粼,再加上三月的春风柔和地吹拂着,让湖边的芦苇丛轻轻摇摆,说不出的秀美宁静。衣袂飘飘,宽阔的畅春湖边,一对男女并肩而立,正抬头望着天上的一轮明月,那女子白衣白裙,脸庞说不上很美,但却颇有一股子妩媚气息,柔柔地道:“夏公子,你看,这天上的月亮好美哦。”她身旁站着一名个头不高的富家公子,长相实在称不上英俊。听见少女柔柔

  • 小说 功盖三村

    原标题:小说功盖三村小说名:功盖三村目录预览:第一章扬我村威第二章神仙附体第三章甘露的神奇作用第一章扬我村威“刘土匪,你别欺人太甚。”杨峰扬起手中两尺多长,手臂粗的木棍一指对面的中年男子,怒声呵斥道。“呦呦呦!我们的大学生村长发威了,我好怕怕啊!来往这里敲!”被称作刘土匪的中年男子,脸上闪过一丝轻笑,杨峰这个细皮嫩肉的小伙儿,还真没有一点让他惧怕的,脑袋往前一伸,指了指。“狗日的刘土匪,老子一再忍让,你当真怕了你了,今天不把你弄死,老子就不姓杨。”杨峰胸中的火苗忽的一下就起来了,压抑的情绪在这一

  • 小说 花间俏医女

    原标题:小说花间俏医女小说名称:花间俏医女目录预览:第一章代嫁第二章专业带孩一百年第三章迫不及待被分家第一章代嫁破旧的泥土和石头累成的院墙,不过三尺高,风一吹,墙头上的几棵野草随风摇曳。阳光透过破旧的窗棂照进来,给这阴暗的屋子添了几分鲜活。耳边忽近忽远的传来阵阵撕心裂肺的哭声、嘈杂声,林如诗觉得头痛欲裂。“求求你们,不要这样!”“让开,没了大的,小的嫁过去也是一样!”“我不能让你带走我的女儿,不能!”林如诗觉得自己被紧紧的抱住,湿热的液体一滴一滴的落在她的脸上。“不要带走我姐,不要!”周围的吵闹

  • 小说 先生,我们不约

    原标题:小说先生,我们不约小说名称:先生,我们不约目录预览:第1章老公出轨第2章献出初夜第3章爆出秘密第1章老公出轨初夏,晚上十点,S市的某五星级酒店。一间标准房内,床边坐着个浓妆艳抹的女人,她一身紧身的抹胸小礼服,身材凹凸有致十分妙曼。她手指间夹着根味很冲的男式香烟,微微颤抖的指尖显出她的情绪很不稳。塞在耳中的窃听器就像一把无情的电钻,钻得她耳朵刺痛。心也跟着在滴血。耳朵里传来一堆男女的对话声。女人:“毅然,你最近精力这么旺盛,我都快吃不消了……”男人:“小妖精,别说你刚才没高潮。”女人:“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