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公主选夫记15章(14 私定终身)

2017/11/4 13:59:40 来源:网络 [ ]

小说:公主选夫记

14 私定终身

京城外的空地上,阅读qi-wen.com马儿正悠闲的吃草,马车里,黑衣人缓缓的摘下面具,露出宁静幽雅的脸庞。他黑色的丹凤眼深情的看着怀中的那个小精灵,自他知道昨夜牢狱的大火起,就知道这个小丫头一定会为两个婢女抱不平,却万万没有想到,一向与世无争的她竟然大开杀戒!

弦王看着温安脸上似乎还遗留着一道淡淡的惊恐,不禁怜惜的将她紧紧的抱了抱,玻璃一样透明的女孩,真是可爱至极。

两个时辰,小丫头没心没肺安然自得的藏在人家的怀抱中,眼睛静静的闭着,眼角处仿佛还隐隐有泪水的痕迹,原本苍白的小圆脸蛋渐渐的透露出一股浅浅的粉色,如春日里妖娆的桃花一般,来自http://www.qi-wen.com/引人垂涎,一张倔强的樱桃小嘴透露出水一般的光泽,腮边,一缕青丝如瀑布一般垂下,散发出一股怡人的香味,弦王就那样认真的看着她,嘴角浮上一丝细微的笑意,这仿若这是他前三十年最静谧美好的时光。

这时,外面一个皮肤黝黑的大汉保全提醒道,“王爷,时间不早了,该回去了。”

弦王看着怀中慢慢醒来的温安,呵护备至的轻问道,“在本王的怀中睡得可香?”

温安朦胧间忽然听到大汉和弦王的声音,不禁吓得一跃而起,跳到马车中央,公主选夫记15章(14 私定终身)激动的想站起来,不料头却被马车的顶棚撞了一个大包,站立不稳,一头扎进弦王的怀里,嘴里还狠狠的含着弦王的衣服。

弦王一把拉过她关切的问,“撞疼了没有?怎么那么不小心,看来,还真需要本王好好照顾你,过来,本王给你揉揉头。”边说,大手掌便径直的伸向了温安。

温安撅嘴勉强坐在弦王身旁,隐忍不住,忽然“哇”得一声哭了出来,边哭边嚷,“王爷,我杀了大姐!父皇一定伤心死了,父皇再也不会喜欢我了!呜呜呜——我自小没娘,流苏死了,清浅死了,齐岳将军肯定也不喜欢我了!我以后可怎么办!没有人再喜欢我了。”

一旁的弦王又心疼的皱起眉头,他缓缓开口说,“傻姑娘,馥香公主并未死,只是据我目测可能会伤残,谁让你下手那么狠的,不过你现在出去躲躲也好,皇上喜欢你是众人皆知的,等皇上消了气,我就求皇上把你赐给我,做我的王妃,以后,我会比世界上的任何一个人对你都好!每年春暖花开的时候,我们便一起来探望你的父皇,他寿辰时,你还可以为他献舞,好吗?”

温安坐在弦王的身旁,泪眼婆娑泣不成声的说,“凭什么二哥欺负了清浅就要被贬为庶民,而大姐竟然是把清浅害死而父皇却不责怪?就是因为我和二哥都是没有娘管的孩子,所以,皇后和她的孩子们才总欺负我们——我就不明白,为什么同是父皇的孩子,我却总为人称做‘小贱人’?我平日里总是躲着她们,让着她们,可是这次,我怎么能忍得下?可是,我——我无法原谅自己伤害了最爱自己的父皇——”她泣不可抑,风鬟雾鬓间散发出一股泪水淡淡的咸。

弦王却轻轻的笑着安慰说,“不可能,记得从前,我也做了一件极其愚蠢的事情,我本也以为父王不会原谅我,但是,父王却用实际行动告诉我,人的一辈子不会不犯错,如果懂得及时弥补,都是会得到原谅的。版权http://www.qi-wen.com/”细窄的丹凤眼中透出一股深深的迷离,仿佛灵魂出窍,飞到了那个久远的年代。

温安收了收泪水,眼中泪花闪烁的喃喃问,“弥补?要怎么弥补呢?不如我也卸去自己的一双手臂,一双腿,让太医给姐姐换上?”说着,便要拔剑朝自己砍来。

弦王慌忙拉住她欲自残的手道,“真是个傻姑娘,你若是将自己大卸八块,那样,你的父皇才会心痛呢,你要好好的保护自己,好好生活,做个坚强不服输的女子,将功折罪的机会多得是!只要我们一起努力,你的父皇一定会原谅你的!”

温安仿若懂了弦王的意思,缓缓的低下了头,红着脸问,“我是不是很没用!”

弦王虽觉得她确实弱了些,但是,他就是喜欢这么简单纯洁的她,便安慰说,“不会,本王怎么会娶一个没用的女人!你很好。”

温安虽伤心难过,但是听了这些安慰的话,纠缠的心居然百花齐放一般的舒展起来。

“对了,那些是什么,刚才被你狠狠的抓在手里,我费了好些劲儿,才把它们拿出来。”弦王问道。

温安一看旁边的两个锦盒,眼泪又爬了上来,哽咽道,“骨——灰,流苏和清浅的,流苏家在青城,清浅的夫君齐将军也在那里,所以,我要把她们带走,从此远离那可怕的皇宫,让她们在自己最喜欢的地方生活。”说完,无比委屈的又是一场大哭。

弦王懊恼的仿佛捅了马蜂窝,见温安又泪流满面不禁暗恨自己多嘴。

“王爷请回,不然,推荐qi-wen.com皇帝会起疑的。”外头的大汉又开始催促,话语中,带着一抹无奈。

弦王替温安擦干了眼泪,从胸间掏出一绺被黄丝带精致束起的头发放到温安的掌心嘱咐道,“结发为夫妻,生当复来归,死当长相思。睹物思人,今生今世,粉身碎骨,我都认定你是我的正室王妃!记得,纵然在最黑暗的地方,也会有我带给你的一缕光明!一切还有我,不知,公主你可愿意接受我?”

温安迎着弦王坚定无比的眼光想了一会儿,狠狠的点了点头,口上虽不说,心中却对他肃然起敬!

那万千的谢意化成一股勇气,她缓缓的伸出自己的手,收起那束弦王的头发,便当做是答应了此生此世她便是他的人,弦王唯一的正式王妃!

弦王喜悦至极,笑语盈盈的问,“你呢?送我何物作为交换?”

温安从不知道自己在这种情况下需要交换信物,迎着弦王充满渴望的眼神,努力的从头到脚想了一遍,头上没有贵重值钱的装饰,身上的衣服也凌乱不堪,手腕处原本有一个小白玉手镯在逃跑的时候也丢了,哪还有什么值钱珍贵的东西回赠与他?但她又想起在父皇都要杀了自己的情境下,只有弦王冒死相救不离不弃的那一幕,便两眼一闭,两腿一伸,惊惶的在他的脸上蜻蜓点水的慌乱一吻,嘴上尴尬的说道,“出来匆忙,没带什么值钱的,值此一物,了表心意。”说完,羞涩的又低下了头。

弦王只觉得脸像是被温安的额头撞了一下,本觉奇怪,但是,细细品了品,才恍然大悟自己被占了便宜,便一挥手满脸璀璨的笑意道,“什么值此一物,分明是一吻!”他故意抬高了音调,仿佛是想让外面的人也听个一清二楚,那得意的样子,顿时年轻了许多。

温安红着脸,见旁边还有一套齐整的男装,便问,“我是要穿上它逃亡吗?”

此时的弦王眼中全是柔情蜜意,从她收起自己的束发开始,她就是自己的王妃!听见人家姑娘问话,放回过神,说,“哦——对——是——得穿上,穿上——好。”

哎,真是英雄难过美人关,三十岁的男人才是如狼似虎好吧,只淡淡一吻,心智全乱。

弦王沉淀了一会而,才又仔细的叮嘱了一遍道,“一会儿就赶紧换上吧,外面三个人都是我的心腹,就让他们保护你去齐将军那里,边境关系紧张,你要小心再小心,我也会竭力恳求皇上让我亲自带领人马剿匪,事成之后,说不定皇上会网开一面,原谅你今天的过失。”

恩,网站http://www.qi-wen.com/这个样子才是举止优雅心思缜密的弦王的样子。

温安懊恼的低下头,内疚万分的说,“都是我不好,以后,我不会轻易就冲动了,对了,你一定要派随你而来的大夫们好好医治我大姐,若是需要什么珍贵的药材,就是上刀山下火海我也设法弄到!”

弦王轻轻抓住她的手腕问道,“恩,我会做到,倒是——那天你喝醉了,拉住我不让我走,你——是不是把我当成了齐将军?我没有不相信你的意思,我只想你知道,收了我的束发,在我心里就是像拜了天地一般,你就是我的发妻,此生,都不会再变了,如果,你后悔的话,现在还来得及,毕竟你是身份高贵的——”

温安原本还介意弦王跟她的亲近之举,但是听他那话,分明是把自己当成不仁不义、出尔反尔的小人,便气愤的看他,刷的一下,剑尖略过之处,一绺头发缓缓的落在她瘦削的肩膀上,她一抓起头发,动作迅速却透露着几分粗鲁,却又一脸认真的将它们同弦王的头发狠狠的绑在一起。

弦王见此,感动至极,情不自禁的狠狠的掐了一下大腿才忍住心头的欢心。

“王爷!王爷!”马车外,手下又开始催促了起来。

温安看着弦王失望无奈的样子破涕为笑,明眸善睐,朱唇皓齿,浅浅道,“王爷,你快回去吧,等我见过齐将军,安葬了流苏,就去寻你。”

弦王笑着点点头,依依作别。

车夫挥舞着马鞭,沙尘滚滚,温安掀开轿帘,见弦王依旧矗立在黄沙中,面含微笑,一如从前。

她忽而想起什么,便掀着轿帘远远的问他,“那天,你口中喊着沈嫣,神眼,神眼是什么?”

弦王追上来几步高声大喊道,“神颜是我欲给你的封号!神颜弦王妃!心悦神怡的神!花颜月貌的颜!”

温安看着他在黄沙中挥舞着双手,乐着乐着就又小声的嘤嘤哭起来。

手中狠狠的握着二人交织在一起的头发,此生此世,自己便是他的人了,齐岳,我果真能忘记你吗?马蹄声声,三个马夫架着马车高唱着:不羡黄金纎,不羡白玉杯;不羡朝入省,不羡暮入台;千羡万羡西江水,曾向竟陵城下来。

公主选夫记》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公主选夫记 其中部分文字,来自qi-wen.com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汉巴宝”汉语桥秀才艺

    “今天我往台上站,各位朋友这边看。我从吉尔吉特来,名叫巴宝才艺全。”在日前举行的第十七届“汉语桥”世界大学生中文比赛巴基斯坦赛区决赛上,一位中文名叫“汉巴宝”的参赛选手身着中式传统的相声大褂,用一段别出心裁的快板表演赢得了现场观众的阵阵欢呼。随后的才艺表演环节,“汉巴宝”更是用一曲《呼儿嘿哟》将现场气氛推向高潮,朗朗上口的旋律带动现场数百名观众大合唱。“汉巴宝”本名阿扎姆·巴尔查,是巴基斯坦国立现代语言大学中文系三年级学生。“汉巴宝”的意思是“热爱汉语的巴基斯坦宝贝”,他想把对汉语的热爱放进名字

  • 87版林黛玉真实生活照,陈晓旭和安雯合影,“晴雯”的气质被压制

    陈晓旭,87版红楼梦林黛玉的扮演者陈晓旭和安雯合影,在小说中一直有“晴为黛影”的说法,就是晴雯是黛玉的影子,而陈晓旭和安雯合影,安雯的气质被陈晓旭轻松压制陈晓旭在海边,真正的美女陈晓旭青春正好的时候就非常有气质

  • 87版红楼梦罕见的试妆照,惊艳时光三十年,值得红迷珍藏

    秦可卿的试妆照薛宝钗的试妆照元春的试妆照,成梅的这一张试妆照太美了,惊艳时光三十年,值得红迷尤三姐的试妆照

  • 每日一句晚安正能量语录

    没有音乐,生活是一种遗憾,没有爱心,生命是一种多佘。我们每个人每天都同时活在兩个世界里:一个是理性的外在世界,一个是情緒的內在世界。每一分鈡你都可以选择你自己要的世界。声明:【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 不爱理你的人就别去打扰了......

    不爱理你的人就别去打扰了,赔了笑脸丢了尊严;不合适的鞋就别去硬塞了,磨了自己的脚还落下血泡。发信息,人家不回,就不要再发了。。。。。。想理你的人在忙也会回一下。主动,是因为在乎,不联系,是因为觉得自己多余。后来有了厌倦、习惯、背弃、冷漠、绝望和冷笑有些人不必说再见,因为只是路过而已;遗忘就是我们给彼此最好的纪念。以后,只有两种人好,一种是对我好的人,一种是懂得我好的人,在这短暂的生命,一个人的温暖是有限的,一点都不能浪费。谁都希望一段感情会有结果,谁都不希望美好的爱情最后是一场痛,但是如果一开始

  • 想你,是一种流泪的幸福!

    生命中有你,那是一种幸福;回忆中有你,那是一种忧伤;失落中有你,那是一种陪伴,一生中有你,那是我最大的幸福,我们心与心连在一起,再苦也是一种快乐,再多的物质,金钱买不来真心相伴,心在一起,再冷的天也会温暖,亲爱的,我想你了!那天你用柔情将我点燃,说过今世与我为伴,好喜欢你说我笨蛋,好喜欢你为我唱的歌,你说过聚散离合随遇而安,无悔今生,想我了,就请你把我点燃,让幸福的泪缠绕在你的指尖。我一直相信缘分,可你我的缘份终将散落在滚滚红尘之中,缘来是你,我惜;缘尽你去,我放。曾经在梦境中鲜活的爱情,此时此

  • 访谈:中国当代艺术已经“心力衰竭”

    编者按:时至今日,盛极一时的中国“当代艺术”运动已经进行了近三十年了,无论是作为一种艺术潮流或艺术运动,中国“当代艺术”都有可圈可点之处,然而遗憾的是关于这一影响中国画坛三十年,必将载入艺术史的艺术潮流,除个别学者有一些各自片面的评介之外,由“当代艺术”主要参与者撰写的著作依然稀少。为弥补这个遗憾,遂由上海喜玛拉雅美术馆和英盟当代艺术馆共同发起《反思絮语——关于中国当代艺术》这个出版项目,特别邀请评论家、艺术家来评述中国的“当代艺术”,冀为后人留下一份珍贵的史料,也让同时代人对此有所了解和思考。

  • 哲思:静穆的忧伤——现代艺术中的美

    经常听人们谈论说,现代艺术已经不再关心美的问题了。说这种话的人,有不少也是艺术家。还有的美学家认为,美学以往只谈美的问题,而忽视了丑的问题,所以有必要建立一门“丑学”,用来解读现代艺术。这些说法听起来似乎有理,但其实似是而非,因为他们都没有搞清一个最根本的问题:什么是美?一、什么是美?美的本质问题是一个自从古希腊以来无数哲学家和美学家都在议论纷纷而莫衷一是的问题。雅典最有智慧的哲学家苏格拉底曾经和希庇阿斯讨论什么是美的问题,希庇阿斯说,这还不知道?美就是一个漂亮的小姐。苏格拉底问,那还有其他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