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神医毒妃15章(【第十五章 栽赃的本事还真是手到擒来啊!】)

2017/11/4 12:56:46 来源:网络 [ ]

书名:神医毒妃

【第十五章 栽赃的本事还真是手到擒来啊!】

武青颜感觉自己这一觉睡得是要多糟糕有多糟糕,子时才刚刚睡下,辰时还不到便是被双喜的大嗓门给吵的没了安宁。网站http://www.qi-wen.com/

“小姐啊!您赶紧起来吧!”双喜急吼吼的拉着武青颜的手臂,使劲地晃。

武青颜睁开眼睛,看着一脸惊慌失措的双喜:“怎么?地震了?”

“地震?往哪震?”双喜一愣,见武青颜那再次快要闭上的双眸,再次提起了嗓子,“小姐快起来,老夫人刚刚派人来了,说是让小姐现在就过去。”

老夫人?这下,武青颜倒是清醒了不少,慢慢支撑着身子坐了起来:“可是有说是什么事情?”

双喜摇了摇头:“那来传话的人,只说让小姐赶紧过去。”

武青颜点了点头,翻身下了床榻,老夫人的事情还真是耽误不得,毕竟现在在这个府里,她还想仰仗着老夫人一些,人总是需要靠山才能走的更加长远。

说时迟那时快,差不多半盏茶的功夫,武青颜便是在双喜的陪伴下出了院子。

一路上,遇到了不少府里的下人,可让人疑惑的是,他们不是面带着惧色,就是一脸的讶然,那表情似乎是武青颜把天捅了个窟窿,他们是要多震惊就有多震惊。

“小姐,难道老夫人知道昨儿晚上的事情了?”双喜也是瞧见了那些人的目光,心里有些慌慌的。原文qi-wen.com

武青颜却是摇了摇头:“也许事情并非那么简单。”

昨日她打武文睿的时候,并没有让其他人看见,后来当着众人面对武文睿动手的可是梅双菊和武振钢。

再者说,如果老夫人要是真知道此事了,就算心里再不舒服,也断然不会声张,到底武文睿是她的孙子,而自己是长孙明月的女人。

难道老夫人糊涂了?巴不得把事情宣扬出去?好让长孙明月理所应当的除掉武文睿?

如此想着,武青颜随着双喜绕过了一处开满各种鲜花的园子,便是进了老夫人的院子。

院子里,穿着比武青颜还要体面的丫鬟见了武青颜和双喜的到来,无声的给两个人领路,虽然这丫鬟面带着笑意,但武青颜却清楚的能感觉到,那笑容里包含着的讥讽。

不过武青颜虽然懂,却不在乎,皮囊衣衫都是身外之物,她曾经在部队的时候,哪日不是满身泥泞的在战场上救死扶伤?

此时的正厅里,正座上坐着虽然衰老却不减威严的老夫人,在老夫人的身侧,分别坐着大夫人,顾氏和徐氏。

几个人见了武青颜进来,除了顾氏一脸的幸灾乐祸之外,老夫人与大夫人均是冷哼了一声。说明qi-wen.com

一名年轻的女子走了过来,五官清秀,肌肤雪白,锦缎裹身,婀娜窈窕,她很是亲切的拉住了武青颜的手,话语温柔:“这便是二妹妹了吧?几年不见,真是出落的愈发标志了。”

武青颜扬了扬眉梢,看着这女子挂在脸蛋上的虚情假意:“不好意思,您哪位?”

武倾城哪里想到武青颜开口就给了她一个闭门羹?当即尴尬的杵在了原地。

这个小贱人,绝对是诚心的,好啊!才刚回府便这般的嚣张?这是在给她下马威不成?

双喜多机灵?见武倾城下不来台,赶紧福了下身子:“双喜见过大小姐。”说罢,便是后退了几步,站到了门口。

原来这个人就是后来居上的凤女武倾城啊!武青颜在心里想,确实是个美人,就算谈不上倾国倾城,倒也是国色天香了。

老夫人见武青颜没有规矩的还站在那里,当即冷冷的训斥了一声:“没有个规矩,还不赶紧跪下?”

跪下?武青颜秀美短蹙,看了看屋子里的几个女人,这个气氛怎么看都像是三堂会审,可她们究竟是打算审什么?

武倾城见此,拉着武青颜的手往前走了几步,小声道:“二妹妹还不知道?昨儿二妹妹打的那个人,根本不是大少爷,而是前来咱们府上做客的段世子。”

沃特?武青颜拧眉,心中一凛,昨儿晚上那个人就是武文睿无疑,她绝对不相信双喜会记错,或者是欺骗自己,可是现在武倾城为何说那个人是什么……段世子?

顾氏看武青颜半天也没下跪,不轻不重的开了口:“难道二小姐昨儿晚上也喝多了?到了现在还想不起来昨儿究竟是打了谁么?”

梅双菊冷声一哼,拍了拍手:“忘记了?没关系,我帮她想起来。神医毒妃15章(【第十五章 栽赃的本事还真是手到擒来啊!】)

随着梅双菊的击掌声落下,几个小厮走了进来,这几个人武青颜倒是不眼生,因为这几个人正是昨儿抬着武文睿离开的人。

那几个小厮跪下了身子,伸手齐齐的指向了武青颜,随后颤颤巍巍的开了口:“昨儿奴才们听闻西厢院子走水,便去泼水,不料正见着一个男子从后院跑了出来,二小姐一边说那男子想要猥琐于她,一边对其暴打,等二小姐都打完了,奴才们这才发现,那被打的人竟然是段世子。”

听着这些小厮的话,武青颜算是明白了,原来大夫人这是收买了人心,在这里红口白牙的污蔑的她呢。

转眼,朝着椅子上的梅双菊扫了去,武青颜挑唇一笑,行啊大夫人,这栽赃陷害的本事还真是手到擒来。

好一出的狸猫换太子,恐吓了下人,收买了顾氏,才一夜的光景,这是非便是颠倒了。

双喜见这些人凭空造谣想要污蔑武青颜?哪里还能看得下去?当即上前了几步,不管不顾的开了口:“老夫人,昨儿那个人并不是段世子,真的是大少爷!当时老爷……”

“双喜!闭嘴!站到一边去!”根本不等双喜把话说完,武青颜便是一声的厉吼。

双喜被武青颜吼的一愣,她怎么也想不通,为何小姐不让她把话说完,大夫人可以收买得了任何人,难道还能收买了老爷不成吗?昨日的事情老爷也是看在眼里的啊!

武青颜心里好笑,既然大夫人敢唱这么一出反间计,就一定是提前找人打了那个段世子,看老夫人的样子,那个段世子的地位显然不低,这事若是被武振钢知道了,就算武振钢知道大夫人是故意在陷害她,也绝对不会帮着她卖出大夫人。版权http://www.qi-wen.com/

现在世子被打,必须要有一个人背黑锅,再者,这样一来,武文睿昨夜的丑事也能被遮掩住,如此两全其美的事情,武振钢又怎么会想不通?

老夫人见武青颜迟迟不肯下跪,不禁气场彻底的冷了下来:“二丫头这是没话说了么?”说着,猛然一拍身边的桌子,“既然没话说了,还不跪下!”

这一声的厉吼,来的有些突然,吓得顾氏,徐氏和大夫人都是一惊,不过武青颜倒是面色如常,心绪平静。

靠的!以为吼一吼她就会害怕了?当谁是吓大的呢?

武倾城拉着武青颜的手,赶忙劝说:“二妹妹昨儿个一定糊涂了,那段世子可是咱们大齐无人不知的不举之症,又怎么会猥琐了二妹妹?二妹妹要是懂事,就赶紧跪下认个错,别再让老夫人动怒了。”

武青颜扫了武倾城一眼,心里冷哼,武倾城你大爷,少在这里打着纯良的旗号火上浇油。

武倾城被武青颜双眸之中迸溅的冷光吓得浑身一怵,下意识的松开了武青颜的手腕,我的妈啊!这是什么目光?怎么比寒冬腊月时的冰块还冷?

徐氏见此,站起了身子,气得走到了武青颜的面前,对着武青颜的面颊就扬起了手臂,她怎么就生下了这么一个祸害?如今人赃并获?为何还要死死抵赖?

武青颜眼看着徐氏的巴掌扬了起来,本可以轻松躲过的她,没有闪躲分毫,眼睁睁的等着那巴掌落下。

她一生强势,从不吃半点亏,但她却不能不孝,因为这个徐氏虽和她没有关系,却是她这身子主人的母亲,她既然占了这个身子,就有义务为这个身子尽孝。

一个人,如果连良心都丧了,那就不配再叫做一个人了。

徐氏再不济,也是生了她这个身体主人的母亲,说句不好听的,没有徐氏,哪里来的武青颜?没有武青颜?她又如何能重生?

“啪!”的一声脆响,武青颜生生的承受了这一巴掌,待再次转眼朝着徐氏看去时,目光冰冷疏远的足以冻人心扉。阅读http://www.qi-wen.com/

徐氏对视上武青颜的目光,当即被震慑的后退了几步,再是不敢看去的亲自跪在了老夫人的面前。

“老夫人,都是妾身的错,是妾身没有调教好青颜,让她给府里惹下这么大的祸事,老夫人要打要罚,妾身愿意代替青颜承担。”

顾氏瞧着新鲜,笑得轻蔑:“徐氏,怎么哪里都有你?以前二小姐是个傻子,所以犯下的糊涂事,理所应当是你来承担,但现在二小姐神志正常了,这个罪和你又有什么关系?”说完,还不忘讨好的朝着梅双菊看去,“你说是吧,大夫人。”

梅双菊瞟了顾氏一眼,朝着老夫人望了去:“老夫人,您怎么看?”

老夫人盯着从始至终膝盖都没弯曲一下的武青颜,沉了面颊,冷了声音:“二丫头,你还不承认你打了段世子么?”

武青颜心思念转,忽而点了点头:“回老夫人的话,我确实打了段世子。”

梅双菊听此,与武倾城悄悄对视了一眼,得意的相互一笑,傻子就是傻子,就算是好了身心也好不了脑子,如今被老夫人下一下,就什么都揽在了自己身上!

双喜当即就哭了出来,她怎么也想不明白,这明明是栽赃,怎么小姐就认栽了?

老夫人哼哼一笑,忽然对着门外的小厮喊道:“来人!将这个痛打段世子的忤逆给我抓起来,送到段王府等待段王爷的发落!”

然,就在那些小厮冲进来的同时,武青颜平静的又道“老夫人,这事其实是个误会,我之所以打段世子,其实是在给段世子治玻”

什么?

怎么回事?

一时间,满屋子人的目光都定格在了武青颜的身上,她们是不是听错什么了?刚刚那个小贱人说什么?给段世子治病?

神医毒妃》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神医毒妃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古训:欣赏一个人,始于颜值,敬于才华,合于性格,久于人品,终于慈悲。

    决定一个人走多远的,是内功;决定一个人美多久的,是内秀。——社长一个人从表到里,可以分为五个层次:外貌,能力,脾气,品格,心性。对应的品质同样是五个层次:颜值,才华,性格,人品,慈悲。细细品味,这五个层次,既是身处世间的识人之法,也是涵养内心的修行之途。始于颜值,敬于才华,合于性格,久于人品,终于慈悲——这便是那条完整的路径。01始于颜值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所以自古人们便津津乐道于西施、貂蝉、王昭君、杨玉环的四大美女,潘安、兰陵王、宋玉、卫玠的四大美男。但是容貌却是一把双刃剑。生得美可以成为一种

  • 童话故事—《一个豆荚里的五粒豆》

    有一个豆荚,里面有五粒豌豆。它们都是绿的,因此它们就以为整个世界都是绿的。事实也正是这样!豆荚在生长,豆粒也在生长。它们按照它们在家庭里的地位,坐成一排。太阳在外边照着,把豆荚晒得暖洋洋的;雨把它洗得透明。这儿是既温暖,又舒适;白天有亮,晚间黑暗,这本是必然的规律。豌豆粒坐在那儿越长越大,同时也越变得沉思起来,因为它们多少得做点事情呀。“难道我们永远就在这儿坐下去么?”它们问。“我只愿老这样坐下去,不要变得僵硬起来。我似乎觉得外面发生了一些事情——我有这种预感!”许多星期过去了。这几粒豌豆变黄了

  • 日签 || 不矜细行,终累大德。 为山九仞,功亏一篑

    一日一签1月23日不矜细行,终累大德。为山九仞,功亏一篑。——《尚书·旅獒》​○○

  • 季羡林谈学术:绝不欺世盗名,但求无愧于心

    学术看似艰深,涵盖面极大但与个人的生活和社会的进步息息相关学术是老老实实的东西不能掺半点假学术道德或学术良心是一个学者最基本的素质对于这些问题季羡林先生是这么看的……学术道德或学术良心文季羡林“学术良心”,好像以前还没有人用过这样一个词,我就算是“始作俑者”吧。但是,如果“良心”就是儒家孟子一派所讲的“人之初,性本善”中的“性”的话,我是不信这样的“良心”的。孟子人和其他生物一样,其“性”就是“食、色,性也”的“性”;其本质是一要生存,二要温饱,三要发展。人的一生就是同这种本能作斗争的一生。有的

  • 征文投稿丨雪中闲谈,十色青春

    窗外风雪再大也有我陪伴着你小漫闲谈你看这年复一年,春光不必趁早,冬霜不会迟到,相聚别离,都是刚刚好。——张嘉佳○○欢笑和泪水结成的烙印是青春的样子﹃青春﹄·············青春是初开的花朵,含苞待放,娇艳欲滴,路人驻足观赏,不愿离去,害怕错过她的花期。这是她最美的时光,她被世界温柔以待。可是,初开的花越是娇媚越是难以承受雨打风霜,于是花被折断枝叶,被吹散了花瓣。她害怕,彷徨,她想去一个极乐世界,却总不尽其意。青春是妖娆的女子,盛世红颜,倾国倾城,英雄为其竞折腰,越陷越深,跌入无尽的漩涡。

  • 梁实秋:一碗粥,一段时光的回眸

    “等到腊八早晨,每人一大碗,尽量加红糖,稀里呼噜的喝个尽兴。家家熬粥,家家送粥给亲友,东一碗来,西一碗去,真是多此一举。剩下的粥,倒在大绿釉瓦盆里,自然凝冻,留到年底也不会坏。”粥文梁实秋我不爱吃粥。小时候一生病就被迫喝粥。因此非常怕生病。平素早点总是烧饼、油条、馒头、包子,非干物生噎不饱。抗战时在外作客,偶寓友人家,早餐是一锅稀饭,四色小菜大家分享。一小块酱豆腐在碟子中央孤立,一小撮花生米疏疏落落地洒在盘子中,一根油条斩做许多碎块堆在碟中成一小丘,一个完整的皮蛋在酱油碟中晃来晃去。不能说是不丰

  • 民国十大绝世女子

    在这段乱世岁月里,有着这么一群传奇的女人,她们或生自盛世豪门,身价矜贵无比;她们或拥有绝代风华,魅力无人能及;她们或才情千万,傲然自立;她们或人生绚丽璀璨,故事曲折离奇。绝世名伶:孟小冬孟小冬是20世纪20、30年代被誉为梨园“冬皇”的京剧女老生演员,梅兰芳的前妻。她同时有着男子的霸气和决断、女子的妩媚和柔韧,她像谜一般的生活和爱情,至今令人神往。上海的交际女王:唐瑛与陆小曼被称为交际场上的明星,素有南唐北陆之说。唐瑛毕业于旧上海的中西女塾,也是张爱玲就读过的圣玛利亚女校前身。她精通英文,善唱昆

  • 请客吃饭,不懂这些等于白请!(超实用)

    中国是一个爱吃的国家,很多事情都是在酒桌上谈成的,很多怨恨也是在酒桌上产生的。正所谓成也酒桌,败也酒桌。在中国,这饭该怎么吃?其实也不复杂,综合起来就是“三大纪律、八项注意”纪律一:守时现在的城市都拥堵,除非你是桌上最大的老板、最大的领导,如果不是就别迟到。中国是个礼仪之邦,一般都会等人齐了才开饭,十几个人等你一个,等的越久,就越讨厌你,这样的事儿多了,干脆就不叫你。千万不要玩“狼来了”,明明40分钟才能到,明明你还根本没出门,非要说自己马上到!----这若干个马上到加起来,就再也没人信你了。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