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深情不负:总裁,缱绻不离14章

2017/11/4 11:54:41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称:深情不负:总裁,缱绻不离

第十四章 缠绵悱恻

从浴室出来,李欣宇的眼眸暗淡下来,他何时这么听话了,说不想看到他真的就走了,委屈地大声喊道:“闻泽恺,我讨厌你。奇闻网

亲手做的抱枕此刻被赋予了生命,似乎打的每一下都在男人身上,用力丢出扔在蕾丝窗帘上。

“谋杀亲夫啊?”闻泽恺故作痛得不行,摇摇晃晃从双层窗帘中滑出来,身负重伤似的跌倒在大床上。

他出声地那一瞬间,李欣宇嘴角上扬,但立马绷起脸,不让男人察觉自己的变化,闻泽恺是那种女人一对他好,就得意忘形的人。

自己的哀嚎没有得到回应,知趣的男人坐起身,白色浴巾松松垮垮地挂在身上,精亮地胸膛上水珠还在下滑,用手巾擦打着头发,歪头欣赏自己的爱人,镜子前的她肌肤如雪,沐浴过后更是升起红晕,怎能不我见犹怜呢。

“收起你猥琐的眼神。”在一起三年,李欣宇怎会不懂他的念想,看似一只无害地金毛实则就是一头狮子,处处发情,处处留情,天天说栽到自己手里,旁人好生羡慕,可只有自己清楚,分明就是假象。深情不负:总裁,缱绻不离14章

闻泽恺摘掉眼睛,女人扭着水蛇腰走过来,口吻轻佻:“别摘啊,戴上是斯文败类,摘下就只剩败类了。”

“宝贝,你的嘴真是越来越尖利了,让我帮你甜如蜜吧。”忍无可忍的男人直接用庞大的身躯压下女人,丝毫没有顾忌身下地女人只有九十斤。

没等防备地贝齿被异物侵入,感觉舌头随着他翻卷,李欣宇闭上眼睛,他将一切都发泄在这个吻上了,直到嘴唇地血在俩人地口腔中。

“完了就从我身上下去。”用力抹去嘴上的血,流在表面上的血迹终究是短暂地,而心底得血又哪里有通道呢。推荐qi-wen.com

她若说两句好听的闻泽恺会温柔对待她:“宝贝,你还不了解我吗?这连预热都不算。”

低头埋首在她散发清香地颈项,她身上地味道让自己迷恋,三年前那晚醉后对她念念不忘,只是偷个吻就让身体越发挑食,找了很多女人都没有她身上的味道,直到自己的爱车被刮。

忘不了她身上强大地气场,一副年轻地张扬却让人觉得别有味道,气冲冲地就来反咬一口。

而自己看到是让自己夜不能寐地女人时,没出息地道歉是自己车技不行,非要陪她走完保险程序。

运用男人百试不爽地低级招式,死缠烂打终于打动她的芳心,起初很甜蜜,可从小朋友就多,玩闹也没个下线,起初给她的好印象大打折扣,也一度认为哄她就是自己没事找麻烦。

睡衣在迷糊状态下被剥离,李欣宇感觉到凉意才有感觉,手指用力扣进肉里,为什么,一面对他就没有抵抗力。说明qi-wen.com

“宝贝,你还是那么甜,三年了,还让我欲罢不能。”

流连于花丛成为习惯,可一个游戏玩久了也会乏味,有一段时间闻泽恺选择屏蔽身边的女人,可尽管如此,李欣宇还是自己所戒不掉的存在,也是从那一刻起,开始想跟她谈恋爱,正常男女中的交往。

一条腿被无预警地抬起,下一秒,紧实地包裹让缠绵的二人发出满足地叹息,不受控制地愈演愈热烈,

“闻泽恺,你给我,快点。”受不住男人恶意地折磨,女人只好求饶,大床不断地颠簸也跟着伴奏。

布满欢爱地汗珠在两人身上是欢愉最好得铁证,方才地剑拔弩张在爱火得燃烧下殆尽。

低吼声地最后冲刺随即划上句号,男上女下地温暖相依,慵懒地身子恢复平静,承受不住男人得重力。来自http://www.qi-wen.com/

从她身上微微抬起,却并未离开,闻泽恺目光如炬地盯着女人:“欣宇,或许我们结婚就不会再分你家、我家,而是共同的家,咱们也就不会吵架了。”

“这根本不是一回事,你就是个骗子,你明明答应我结婚就搬出来住,可你爸妈根本不会放你走,这年代还长子留家呢。”

闻泽恺垂下头,原本是打算婚后搬出去,父母也同意,可近年来父亲的身体越发不好,让回去住两年有什么不可以的啊。

“欣宇,我不会让你受委屈的,家务活你一点都不用做,还和在娘家一样,我知道伯父很疼你,不舍得受一点委屈,我也不舍得啊。”

李欣宇摆出打住的手势:“我已经陪你守了一天的医院,你又不知餍足,我需要休息,不想在听这些,你出去吧。”

“明天都要上班,事情不解决咱们的婚期就会一拖再拖,我爸的身体不好,我想尽快结婚,安定下来,让他老人家开心点。深情不负:总裁,缱绻不离14章

不想跟他继续废话,李欣宇把他往外推:“你可以说我自私,反正在众人眼里你就是个好男朋友,就我自己在无理取闹,我是强势,但我有自己的坚持,我让你娶我时你一拖再拖,一玩再玩,可我告诉你,现在我不急了。”

“你简直就不可理喻,男女朋友在一起必然要经过磨合期,我发现我爱上你,是不是对你不同了?”

你绝对不知道此刻你的样子是有多么不耐烦,李欣宇举起双手:“我真的累了,不想再跟你吵,闻泽恺或许是我现在发现你不适合我吧。”

刚从激情漩涡中偎依地二人恢复了平静,几句话又将一切带回了原点,两人不约而同地相互背对。

“不合适你还在这张床上干嘛?”闻泽恺地让原本寂静的屋子渐渐点燃火药味。

从床上坐起,用拳头重重砸在男人身上,没有任何地话语,只是宣告自己地不满。

“我说的不对吗?是谁在我身下娇喘不断,求我给你,现在跟我说不合适?我觉得咱们的尺寸还是很吻合的,你还觉得哪里不合适?”

李欣宇拿起地上的睡衣套上,气冲冲地走到男人面前,一个巴掌打下去:“闻泽恺,你无耻。说明qi-wen.com

看她往身上穿衣服,欢爱地汗渍还未干,闻泽恺开始为自己说的混蛋话后悔,直接从床上爬起来,将她穿上的衣物脱下:“我道歉,不是累了嘛,咱们一起洗澡,一起睡觉,好不好?”

挣脱他,李欣宇眼睛地闪着泪光:“我们分手吧。”

深情不负:总裁,缱绻不离》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桐桐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桐桐文学)或者(tongtongwenxue),关注后回复 深情不负 或 总裁 或 缱绻不离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匆匆而去的记忆14章

    原标题:匆匆而去的记忆14章书名:匆匆而去的记忆第14章把嘴张开噗呲!刀刃入肉的声音在我的耳边响起,我亲眼看到尺长的开山刀生生的砍在了刘龙辉的肩膀上。这刀刃并不锋利,我虽然是在十分愤怒之下砍了一刀,但是这力道却是把握的很好,所以这一道下去看上去流出不少鲜血,但也只是一些皮外伤,或者是说一些划伤,基本和我早晨被人用钉子鞋踹出的血印差不多。但这样一刀砍出来的血迹,远比钉子鞋踹出来的,震撼太多了!“辉哥!”九班的刘彪一看我真的动手,眼看着就要提着木棍冲上来。“草泥马的,动一下试试?!来,都试试?!”廖

  • 妙语女老板14章

    原标题:妙语女老板14章小说名:妙语女老板第14章一直盯着我干嘛阿丽虽然没有说话,但是我知道这就是要让我离开这个房间,毕竟在这里她也是不好帮王若琳擦拭。坐在客厅,拿起来遥控器就关闭了电视,既然她们已经回来了,我就不用再操心什么了,好好睡觉就可以了。躺在沙发上,看着手机,不知不觉就睡着了,梦中,我看到了王若琳,她并不是想平时那样的对我暴躁脾气的样子,而是那种特别的温顺,看起来就是一个贤妻良母。正当我做着梦,就被呼喊声吵醒了,看着蹲在我面前的阿丽,大早上看到这样一个温柔的美女还是很不错,再说了,自从

  • 万灵傲骨14章

    原标题:万灵傲骨14章书名:万灵傲骨第十四章邀请入公会!牧阳精神力运转,猛然控制火焰飞出。砰!丹炉炉盖掀起,一抹赤红色火焰带着一声蛟龙怒啸飞出,一瞬间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排名第一的血龙炎!果然被他拿走了!”周围人见此一阵感叹,眼神看向牧阳充满了畏惧!牧阳缓缓睁开眼眸,指掌间没有任何灵力,可是赤红色的血龙炎却是犹如乖宝宝一般悬浮在手掌上,让一旁想要冲上来送水晶盒的男子一阵惊恐!周围人见此再次震惊!没想到牧阳的控制力竟然已经达到了如此程度!这就是八星精神力的好处吗?牧阳并没有看周围人的神色,低头看

  • 求你今生不要离开14章

    原标题:求你今生不要离开14章书名:求你今生不要离开第14章成功结识韩露自然没有错过宫硕脸上的表现,她心中暗喜,再接再厉地继续装模作样,预估着时间差不多的时候,韩露装作挂掉电话的样子,向着宫硕的反方向,看样子想要离去。韩露才刚刚迈出第一步时,手腕就被身后的那个男人抓住了。韩露心中有些反感,但考虑到正事重要,她就暂且先忍忍吧。她的脸上摆上一副疑惑的神情,不着痕迹地抽回自己的手,转身用英语问道:“这位先生,你还有什么事吗?”宫硕的面容闪过一丝迟疑,韩露看出了他的犹豫,心下正着急,就听宫硕用中文说道:

  • 大王饶命啊14章

    原标题:大王饶命啊14章小说:大王饶命啊第14章他要她死,所以她死了步笙歌,想要孤救那个孽种,除非你从城墙跳下,粉身碎骨!曾经无心说过的这句话,狠狠地将墨君华的心凌迟,当初,他说这话,只是为了羞辱她,让她难堪,没想到,竟然害了她的性命。“歌儿,你撑住,我不会让你有事,我不会让你有事!”墨君华眸光剧痛,这一刻,他都忘记了自称为“孤”。“太医!快去传太医!”“皇兄……”步笙歌也不知道为什么他明明那么讨厌她,却会为她这般着急,这个时候,她也已经,没有多余的心思去多加思考。她知道,她撑不了多久了,她只想

  • 天书武道14章

    原标题:天书武道14章书名:天书武道第14章:木头叶晨离开练兵场后着实有些尴尬,他也不知道自己该往哪儿去了。这时,一个黑瘦的小孩凑了过来,说道:“少侠,你是第一次来这青鸾城吧?”“是啊。”叶晨答道。“嘿嘿。我叫小黑,只要支付给我五个灵石,你想去哪儿我就能带你去哪儿。怎么样?”小黑狡黠的笑了笑。在青鸾城了有这么一批穷苦孩子,就靠这赚点钱贴补家用,五个灵石对于他们大家族的子弟来说什么也不是,可却足够他们生活几个月了。叶晨叹了口气,心想果然再繁华的地方灯火的阴影下也有穷苦的人家,于是从兜里掏出一把散碎

  • 晨如朝露爱如霜14章

    原标题:晨如朝露爱如霜14章小说名称:晨如朝露爱如霜第十四章回国不知道是因为合作顺利,顾景程心情一直很好,晚上亲热过后,我睡得迷迷糊糊间听见他在我耳边像是在对我说又像是在自言自语,“你还有多少东西是我不知道的,你跟他们口中所说的不一样。”他从背后抱着我,挨着很近,他呼吸的气息吹动我的发丝,痒痒的。我翻过身钻进他怀里,找了个舒适的位置反抱住他,“他们是谁?他们有见过我么,他们有接触过我么,所以他们说的不算。”只是我喝得微醉的原因,说话也有些不顾忌了,以前有些怕顾景程生气,但现在似乎没那么怕了,而且

  • 可怜痴情人14章

    原标题:可怜痴情人14章小说:可怜痴情人第14章父女亲情和傅明时告别以后,沈南絮回到了宿舍。谢春愠和邱宝儿不在,姜杉在收拾东西。“今天什么日子,你怎么开始收拾东西了?”姜杉听了她的话觉得有些好笑:“我看你是学习都学傻了,明天就是周末,我好久没有回家了,这次正好赶上学校没什么事,我回家看看。”听到姜杉的话,沈南絮才恍然大悟,懊恼的拍了拍额头:“我还真是学傻了,都忘了今夕何夕了。”“那你这次回家吗?”姜杉边收拾东西边问道。沈南絮上次回家就没有见到父亲,这段时间的事情又特别的多,以至于都忘了要回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