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庶女也妖娆14章

2017/11/4 10:27:19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称:庶女也妖娆
第14章   诡计重重(二)

“怎么样她吃了没?”丫鬟一踏进门槛,沐雨薇一把关上门小声的问道。说明qi-wen.com

丫鬟点点头:“我亲眼见着她喝了茶水。”

“那好,茹仪那应该办的也差不多了。你就先下去,暂时不要露面。”沐雨薇拿出一袋银子给了那丫鬟,眼里荡着一丝邪笑,待会就有场好戏可以看了。

那丫鬟拿着银子就消失不见。沐茹仪紧张的推门而入:“一切顺利。”

“那好,我们这就去请妘贵妃捉奸成双去!”嘴角里扬着奸诈的媚笑,沐雨薇心里乐的疯狂,沐汐娆啊沐汐娆,从今以后你就等着臭名远扬身负骂名吧。奇闻网

————————分割线———————

汐娆静静的端着茶杯,眼角里闪过一丝的冷意。微侧着身子挡住了在外偷瞧的丫鬟,将茶杯靠近唇瓣,微扬头做出喝茶的姿势。

身后的脚步声渐行渐远,汐娆这才将手中的茶水泼在了墙角,一脚踏出才想起什么又转回了身。

门外,轻微的脚步声传来。汐娆快步躲在了门后。

脚步声走近,一道人影就踏了进来。汐娆伸手抓过来人,小声说道:“先别出声,也别问我原因,待会再告诉你!”

边说边利索的将敞开的大门合上,几个大步走进里屋,将床上的枕头塞进被子中,又放下紗帐。原文http://www.qi-wen.com/这才回身打探着刚才进来的人。

华倾尘微愕的看着她的举动,虽然有些不解,却便未插手。眯着眼凝着她的举动。

汐娆回头,一身白玉翩然的华倾尘正饶有兴趣的打量着自己。微蹙了一下眉头,她面色严谨的看着他:“跟我走!”

脚步疾健,汐娆走至后方的窗户边,一手撑开窗棱,一个翻跃,身手敏捷的跃到了窗外。

华倾尘眸色诧愕,不是传言她是废物小姐么?瞧她刚才翻跃的身手,敏捷迅速,已是强过许多练武男子。

面色一沉,华倾尘轻身一跃而出。原文qi-wen.com

门外,妘贵妃正在几人拥簇中向这间房间走来,身后跟着的正是沐雨薇同沐汐娆。

哐当一声,关着的房门被推了开来。凌乱的脚步朝着里屋清晰的传了。

“走了!”沐汐娆压低着音色,猫着身子就快速逃了离去。

华倾尘撩起长袍,也紧跟着追了上前。

“沐三小姐,你说的人呢?在哪?”身着锦衣大红色宫装的妘贵妃站在寂静的房间里,两眼犀利的扫过四周,顿时阴沉着脸不悦的质问道。

身后的沐雨薇惶恐不安,快速的扫过四周转到垂下的紗帐时,不甘心的回道:“他们肯定是在床上,见着我们进来就不敢出声。庶女也妖娆14章

“是吗?那好,那你就去把他们给捉出来。”妘贵妃冷嗤一声,斜眼瞪了一眼身后的人。

沐雨薇得到命令,这才走进床榻前,历声喝到:“汐娆你还不出来,事到如今你在藏着也没用,谁让你不守妇道跟人私会!”

话语落,依旧是安静一片,只听见呼吸声在房间里聚集。屋子里的人都瞪大眼睛直勾勾的盯着纱帐处。

妘贵妃依旧无言,只是站着,沐雨薇却分明感觉到了身后的妘贵妃,身上散发出一阵阵的冷意。

脸上微挂着一丝的尴尬,沐雨薇这才上前,一把捞开垂着的纱帐,里面被子凸起,倒像是里面塞藏了几人。

“沐汐娆,快出来。原文http://www.qi-wen.com/不要在躲在被窝里了,不然到时候出丑的可是你自己。大婚在即你竟然敢跟人苟合,这都是你自己种下的后果!”沐雨薇咬牙,眼角底掩饰不住的傲慢张狂,只要她暴露在众人眼皮下,不仅毁了她的名声,即使嫁入了睿王府,也能让她一辈子也抬不起头。

她就是自己脚底下的烂泥,永远只能被自己踩在脚下。

“姐姐你在说妹妹什么?你可知一个名节对于女子来说比性命都重要,你怎么可以如此羞辱中伤自己的妹妹?”身后,突地想起了一丝柔弱委屈的声音,女眷们回头,就见着原本该是躲在被窝里的沐汐娆竟然出现在她们的身后。

“你……你不是跟人,不,你怎么会从外面进来?”沐雨薇彻底的凌乱,刚才是丫鬟亲眼瞧见她喝下了那杯下了媚药的茶水,而她自己也亲眼见着华倾尘走进了这屋子在也没有出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汐娆心里不屑的讥笑,就凭她那点捉急的智商就敢陷害自己。微微拧了拧眉头,汐娆才疑惑的望着慌乱的沐雨薇:“我难道 不该从外面走进来吗?刚才有丫鬟带我过来,说是三姐姐你在这屋子里等妹妹,可是妹妹来了却没见着姐姐,就出去逛了逛后花园,结果妹妹在进来就见着一大群人在屋子里,刚才妹妹听着姐姐在指责妹妹不守妇道什么的?妹妹这就奇怪了,姐姐怎么会如此戏弄人呢?”

一席话将沐雨薇推到了罪魁祸首的位置上,一群人纷纷又望着她,眼里带了不可思议。

沐汐娆双手提着裙摆,身姿柔弱的穿过众人来到妘贵妃面前,扑通一声就跪在了她的脚前:“妘贵妃明鉴,臣女一直都在外,根本就没做过姐姐口中所说的不耻之事,要是被爹爹知道这话,他一定会打死臣女的,求贵妃娘娘救命埃呜呜……”

汐娆一边哀求着一边就假作哭了起来,用着自己的衣袖擦拭着双眼。那模样倒是十分的可怜。

妘贵妃居高临下的望着她,就在沐汐娆进屋的瞬间,她也曾想过会不会是沐汐娆发现沐雨薇对她设了套逃了出来,但见着沐汐娆那一顿惊怕的哀求和哭泣时,便彻底打消了她心里的怀疑。

“四小姐起来吧,本宫明白,这次是你受委屈了。”妘贵妃颇为同情的扶起跪在自己脚下的沐汐娆,安抚着拍了拍她的手背。

沐雨薇脸色难看的不忍目睹,一听妘贵妃那话,心里更是不安,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沐茹仪见状,这才带着笑走到汐娆的面前,伸出手来搂住她瑟瑟发抖的肩膀安慰道:“妹妹不要在伤心了,这事就只是三姐姐误会了你,现在贵妃娘娘在这,所有的人都明白只是个误会,谁也不会再外面乱说一个字。爹爹那你也不用怕,没有的事,爹爹怎么会无缘的打你。 别哭了,在哭就难看了。”

语重心长的一翻话落,哭泣中的沐汐娆才停了下来。

庶女也妖娆》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庶女也妖娆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小说 我的身体有只妖

    原标题:小说我的身体有只妖小说名字:我的身体有只妖目录预览:第1章钩到个美妞第2章神秘玉坠第3章保护妹妹第1章钩到个美妞“城管来了,快点跑啊!”“快快快,哎哟,谁踩我的脚?”“哪个天杀的摸了老娘的奶……”晚上七点,公交站旁的夜市地摊非常热闹。可不知谁喊了一嗓子,场面顿时失控,所有商贩火烧屁股似的收拾东西跑路,鸡飞狗跳。叶开扭头一看,果然看到一辆城管的白色皮卡靠边停下,他一把将铲子丢掉,跳上三轮车,夺路狂奔。他是卖手抓饼的,可这会儿哪还顾得上生意,被城管抓住,得半个月白干。“让一让,让一让……”他

  • 小说 天价宝贝

    原标题:小说天价宝贝小说书名:天价宝贝目录预览:第1章找到她,不惜一切代价第2章全都背过身,不准看第3章再跑,就打断你的腿第1章找到她,不惜一切代价陆清婉只感觉得到自己的身体就像是着火一般,她迷迷糊糊的什么都不清楚。她伸手触摸,对方是有着非常强健的肌理,而且似冰块一样的冰冷。她只会是越来越想要靠近,紧紧的抱住对方。此时的陆清婉根本就不知道,她的黑色长发散落在洁白的大床上,就如同海藻一般的魅惑,但更透着清纯。而就在那床的四周围还零零散散的落着几件女款衣物,整个房间除了大床是铺着白色的床单以外,其余

  • 小说 独家蜜爱

    原标题:小说独家蜜爱小说名称:独家蜜爱目录预览:第1章:有洁癖!第2章:我会再联系你第3章:今晚,都累了第1章:有洁癖!海市,索菲亚大酒店。“咳——”极致的冰凉,顺着皮肤迅速沁入了骨子里。一口水呛入了呼吸道,陷入昏迷当中的女人,被憋得不能呼吸,终于咳了出来。飞溅的水花,因为她的颤抖,细碎的落在她浑身上下,唯一还露在水面的小脸上。彻骨的寒意。“咳,咳咳——”一口水没有咳出来,接二连三的咳嗽,终于惊醒了浴池旁正漠然的给身体冲水的男人。肌理分明的挺拔身躯侧了侧,一双深潭般的瞳孔,带着极致的怒意,冷漠的

  • 小说 极品女总裁

    原标题:小说极品女总裁小说书名:极品女总裁目录预览:运气太背了你是母猫啊敢不敢让哥哥打个电话运气太背了“哥们儿,谢了。”夏风冲运菜的小货车司机挥了挥手,看着漆黑的道路,郁闷到了极点。六年了,尼玛,刚回来就倒霉不断,做了十几个小时飞机吧,因为大雾改飞临市,坐火车吧,遇到山体滑坡,改坐大巴吧,路上又遇到爆胎,几经转折后夏风才搭上了一辆进城的小货车。已经凌晨三点多,夏风点上最后一支烟,扛上挎包慢悠悠的在公路上游荡,期待下一个好心人载他一程。一支烟抽完,后方射来了耀眼的光亮,紧接着就是引擎咆哮的声音,顿

  • 小说 阴阳风水事

    原标题:小说阴阳风水事小说名称:阴阳风水事目录预览:第1章白骨托头第2章啸山鞭第3章蛇立香猫坐朝第1章白骨托头老话说,“穷山多精怪,恶水有妖灵”。这句话用在我的老家是再恰当不过了。我老家是一个叫呼北的小地方,地理位置在内蒙和吉林的交界,属于兴安盟。呼北是一个小地方,就是所谓的穷山恶水之地。所谓靠山吃山,靠水吃水,所以呼北的人世代做的都是和林子相关的营生,比如打猎、采药、伐木、山货等等。但是我家比较特殊,我爷爷是个风水师,叫梁九,村里人都尊称他为九爷。我和爷爷并没有住在村子里,而是住在后山的一个山

  • 小说 天才小毒妃

    原标题:小说天才小毒妃小说书名:天才小毒妃目录预览:第1章惊悚,要嫁人了第2章羞辱,明日再来第3章不走,姐不好惹第1章惊悚,要嫁人了二十一世纪,东海市高级私人医院院长办公室。“啪”一声,一份厚厚的病例被狠狠摔在桌子上,林院长面色铁青,怒不可遏,“韩芸汐,李先生可是凌云集团的董事之一,他拥有我们医院40%的股权,你必须给他优先安排解毒!”面对院长的滔天大怒,韩芸汐双手插在白大褂的口袋里,很平静。“林院长,很抱歉,李先生中的是慢性蛇毒,非紧急情况我这里不允许插队。”她长得清纯漂亮,一双大眼睛,一对小

  • 小说 怎么可能会寂寞

    原标题:小说怎么可能会寂寞小说书名:怎么可能会寂寞目录预览:第1章第2章第3章第1章夏夜,大雨凄迷。逸爵大酒店楼顶天台上,一个男人挟持着一个女人,正缓慢的朝楼体危险边缘退去。“你们都别过来——”男人在雨中嘶吼着,神色几近疯狂。苏荞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身后便是无尽的风。男人急促的喘息吹拂在她的头顶,粗壮的手臂死死勒着她的脖颈,每退后一步,便引来周围一阵阵惊恐的尖叫声。她知道他们在怕什么,从几百米的高楼掉下去,足可以让人摔得粉身碎骨,血肉模糊。他们脸上的表情瞬息万变,或同情或怜悯的看着她,那眼神仿佛

  • 小说 锦绣江山:天下第一妃

    原标题:小说锦绣江山:天下第一妃小说:锦绣江山:天下第一妃目录预览:第1章诈尸还魂第2章妖孽附身第3章烧死妖孽第1章诈尸还魂清晨,昏暗的阳光穿过密林,处处杂草丛生,荒凉破败。这是一片乱葬岗。“小姐,您一路走好,玉儿给您多烧些纸钱,您买通地府里的小鬼,下辈子投到一个好人家。”玉梨一边哭着,一边向火盆里扔冥币。火盆前,是一个大土坑,坑里铺着一张破草席,草席上躺着一具女尸,露出来的皮肤上,到处都是被人凌虐后的淤青。土坑旁站着两个抬尸体的杠夫,有些不耐烦地催道:“哭完了没有?老子还要赶着埋土呢!”“真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