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魂归之千宠小娘子14章

2017/11/4 9:33:31 来源:网络 [ ]

小说书名:魂归之千宠小娘子

第14章水镜卧底

在牧祈天满脸不解之下,牧相城阖上了锦盒。魂归之千宠小娘子14章

“祈儿,明日你就动身前往乌山,寻你师公叱煞先师,记住这件东西务必交到他的手中。”牧相城谨慎地交代。

可是牧祈天心中的疑惑却像滚雪球一般越滚越大,这件东西到底是什么?为什么能让父亲如此紧张。

“父亲,这件发光的物事到底是什么?为什么您不亲自交给师公呢?”

难道这当中还隐藏着什么秘密不成,牧祈天不敢往深处想,总觉得有些事情即将呼之欲出。

“接下来赤城怕是要不安稳了,我身为城主自当是要留下来坐镇,而且这件事只有交由你去办,我才能够放心。”

牧祈天越发觉得父亲话中有话,里头的玄机听得他是越发迷蒙,可是直觉父亲口中的不安稳是一场难打的战役。

说实在话,他不想在这个时候离开父亲,更想为他分担肩上的重担。网站qi-wen.com

牧相城一眼便看出来了。

“祈儿这件事攸关天下苍生,不是我赤城一城之难,你若办成也是天下之福。”牧相城语重心长地说道。

牧祈天点头应道,看着手上的锦盒,只觉得手上的东西越发沉重,他可以感觉自己这一路不会太平。

乌山位于西南与西北的交界处,秦淮以北,而梅山位于秦淮以南,所以要想到乌山必经梅山。

冥冥之中注定要相遇的人便怎么也逃不了,缘分的牵扯是怎么猛烈的毒药。

再过些日子你便用得着了。推荐http://www.qi-wen.com/

向晴一晚上翻来覆去睡不着觉,满脑子思忖的就是月无殇这话里的意思。

拿出藏在枕头底下的簪子,向晴将东西举高了仔细瞧着,只觉得白玉雕刻的兰花虽是死物,却在朦胧的视线中多了几分体态美,神之传目,魂之绘形。

她越看越觉得喜欢,难得冰块的眼光还能跟她走在一起。

心里莫名觉得兴奋,竟“吱吱”地笑出了声。

随着蜡烛烛心的一次爆裂,烛油洒落烛身,室内一瞬的明亮。

夜漫漫,室内依旧敞亮,直至一声鸡啼,半空的蜡烛燃尽,一息轻烟袅袅,带着些许刺鼻的味道钻进了床上人儿的床帐。

雪莲看床上的丫头睡得人仰马翻的,丝毫没有一个女儿家应该有的修为,不禁摇头,也真难得少主能看上她,不然她以后还真的不知道去哪给她找一个好的婆家。魂归之千宠小娘子14章

“小晴,小晴。”雪莲摇了摇床上依旧熟睡的人,看她不耐地将自己的手挥开,嘴里还咕哝着说些什么。

她苦笑出声。

“你这孩子,半夜不睡觉都在做什么。”

听着她刚才说自己一夜未睡的呓语,雪莲不禁哭笑不得,当视线转至枕畔上的簪子的时候,眼里了然,看来谷里是时候添一桩喜事了。

只是想到她不能以亲生母亲的身份给予她祝福,雪莲的心中直觉遗憾,面上不自觉流露出伤感之色。

坐在床头,手抚上向晴蒙在被子里微微泛红的面颊,心中感慨,若是你记起,也请你原谅娘的一片苦心。阅读http://www.qi-wen.com/

“莲姨,啊。”向晴还未醒就打了一个哈气。

惺忪的睡眼还未完全睁开,小脑袋已经赖上了雪莲的膝头,娇气地磨蹭着,看向晴与自己亲近,雪莲心里也很是享受。

将她的头固定在更加舒适的位置,以手代梳为向晴梳发,向晴享受地闭上了眼。

“昨日少主对你说什么事了吗?”雪莲看昨儿回来就“身心俱舒”的人说道。

提及昨日之事,向晴猛地睁开了眼睛,微微抬起下巴与雪莲对视。

“莲姨,我能问你件事吗?”

“嗯。魂归之千宠小娘子14章”雪莲应道。

向晴起身与雪莲面对面坐着。

向晴看雪莲一直看着自己,到嘴的话有些羞以开口,还是雪莲看出了端倪。

“你是想问关于少主的事情。”

被人道破心事的向晴有些不自在,可还是点了点头。

看向晴如今的模样,雪莲心里便有了八九分的主意,这个孩子怕真的是深陷进去了。

“小晴,你跟莲姨说,你是不是真的喜欢少主?非君不嫁?”雪莲斟酌着用词。

想着或许她现在还小,感情的事情也懵懵懂懂的,而且接触的人也不多,也许一切只是她的错觉而已。

向晴也思考着雪莲话里的意思,非君不嫁?她同月无殇真有这么深的感情吗?她不是很确定。

可是有一点她却是清楚的,她心疼月无殇,因为疼,不知不觉便喜欢上了。

可是真到谈婚论嫁的地步,她心里还是有些迟疑的,她难道真的要一辈子留在这个地方,还是有一天也许她的灵魂就穿回去了,到时候月无殇又该怎么办?

是忘记她?还是带着同属于她的记忆痛苦地活着?

无论是哪一种,她都不希望看到。

雪莲看向晴一脸黯然,沉默不语,心里不禁“咯噔”了一下,难道真的被自己猜中了。

“莲姨,如果我喜欢少主就一定要嫁给他吗?”向晴心里万分纠结。

她的问题也把雪莲给问倒了。

“你不想嫁给少主?”

也不是这个意思,向晴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表达此时此刻的心情,难道她要说其实她只是附在这个小女孩身上异世的一缕魂魄,连她自己也不知道她还能在这个世界待过久,她只是害怕幸福会在自己稍不留意之下转瞬即逝。

那么对于留下来的人又是情何以堪。

或许现在能瞒一阵是一阵吧,她不想这么快将这个秘密说出来。

“我只是怕,少主那么优秀,以后要是嫌弃我了,出谷寻花问柳,金屋藏娇,更惨的是我还要同其他女人分享一个丈夫,后半生多没保障啊。”

向晴随便胡诌了一个理由,也是这个理由让雪莲有些哭笑不得,这个孩子满脑袋装的都是什么。

“你觉得少主是这样的人?”她不说反问。

倒弄得向晴哑口无言,虽然没有说出来,可是在雪莲问出这句话的时候,她在心里便强烈的反驳,他当然不是那样的人,那个冰块不冻死人就已经不错了,哪还懂什么男女情趣,要不是她厮缠上他,估计他们也很难开花结果。

“我看你自己都清楚又何必找借口来束缚自己的心,小晴,莲姨是过来人,感情的事若是逃避最后只会伤人伤己,你是个聪明的孩子,莲姨的话,你应该明白。”

向晴被雪莲眼中那抹浓重的悲伤刺伤了眼,莲姨的身上背负着一段怎么样的过去呢?

密林之中,男人厚重的喘息声盖过了野兽的嘶吼声,似乎是一场堵上性命的角力,男人眼中的杀气渐浓,身上强大的气息惹得野兽也不敢靠近一分。

即使身上的血如雨一般倾泻而下,这浓重的血腥味也成了诅咒,无形厚重的城墙,闯过去只会遍体鳞伤。

靠着粗壮的大树,仰头,偌大的苍穹只剩下他如沧海一粟一般浪荡飘零。

水镜山庄门前,一个少妇卖身葬夫,周围的人围了一圈,大家都在看热闹。

自从海大庄主遇刺之后,这还是门庭冷落的山庄门口第一次围满了人。

大家议论纷纷,无一不是在说跪着的人可怜,贤惠,忠烈之类的话,而忠烈一词都是用在昂扬七尺的男儿身上,如今以它来形容一个娇滴滴的大姑娘实在是不合适。

众人看了一眼人群之中说出这话的人,身材矮小,贼眉鼠眼,一看就知道肚子里没多少墨水。

跪得膝头酸麻的人此时不由在心里哀嚎,二哥啊,我知道你胸无点墨,可别帮倒忙啊。

跪着的人就是敖仓堡的三当家羊旻。

此时他正低着头嘤嘤哭泣,大家虽然瞧不见他的面容,可是听这声音如黄莺出谷,可见也是姿色上佳的清秀之人。

只可惜年纪轻轻死了丈夫。

羊旻一边做戏一边听着周围的议论声,只觉自己有撞墙的冲动。

他终于知道大哥为什么这么器重他了,原来是看中他男女皆宜的外表,让他一个大男人来假扮女人也就算了,竟然还是卖身葬夫。

这一定是老五的主意,他暗暗咬牙,也就那个猴精的人能想出这样的馊主意,最好别让他落在自己的身上,羊旻默默地幻想着自己的报复计划。

厚实的大门打开发出了“吱呀”的一声,金属门环撞击着上好的紫璇木,发出清脆的“啷当”声。

从里头走出了两三个人。

“水镜山庄岂是你们喧哗的地方,赶快散了!”说话的人中气十足,衣着光鲜,一看在水镜山庄的地位不俗。

既然这样应该说两句话不是什么难事,羊旻看准时机,在众人还未离去的时候出声道。

“奴家是来卖身葬夫的,可怜我家相公年纪轻轻就弃我而去,临了还没一口像样的棺材,夫妻一世,我不忍见他死后还要成为孤魂野鬼任人欺凌,您就可怜一下我吧,将我买去,好让我安置我家相公。”

羊旻一席话说得在场几人无一不动容,纷纷附和,只有中间的矮个儿脸涨得通红,好像在隐忍什么。

“好了好了,姑娘你就留下吧,只是这水镜山庄家大业大,可不比寻常人家,你若是稍有差池,到时候可别怪我不讲情面,你带这位姑娘去管事那里报到吧。”男人交代完便对身后的人说道。

众人一听这水镜山庄也不是那么不同情达理的嘛,果真是清如水明如镜啊。

羊旻顺利挺进第一关,单手负于身后之时也不忘做一个胜利的动作。

白布下的“尸体”翻了一个白眼,可累死老子了。

魂归之千宠小娘子》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风车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风车小说)或者(fengchexiaoshuo),关注后回复 魂归之千宠小娘子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汉巴宝”汉语桥秀才艺

    “今天我往台上站,各位朋友这边看。我从吉尔吉特来,名叫巴宝才艺全。”在日前举行的第十七届“汉语桥”世界大学生中文比赛巴基斯坦赛区决赛上,一位中文名叫“汉巴宝”的参赛选手身着中式传统的相声大褂,用一段别出心裁的快板表演赢得了现场观众的阵阵欢呼。随后的才艺表演环节,“汉巴宝”更是用一曲《呼儿嘿哟》将现场气氛推向高潮,朗朗上口的旋律带动现场数百名观众大合唱。“汉巴宝”本名阿扎姆·巴尔查,是巴基斯坦国立现代语言大学中文系三年级学生。“汉巴宝”的意思是“热爱汉语的巴基斯坦宝贝”,他想把对汉语的热爱放进名字

  • 87版林黛玉真实生活照,陈晓旭和安雯合影,“晴雯”的气质被压制

    陈晓旭,87版红楼梦林黛玉的扮演者陈晓旭和安雯合影,在小说中一直有“晴为黛影”的说法,就是晴雯是黛玉的影子,而陈晓旭和安雯合影,安雯的气质被陈晓旭轻松压制陈晓旭在海边,真正的美女陈晓旭青春正好的时候就非常有气质

  • 87版红楼梦罕见的试妆照,惊艳时光三十年,值得红迷珍藏

    秦可卿的试妆照薛宝钗的试妆照元春的试妆照,成梅的这一张试妆照太美了,惊艳时光三十年,值得红迷尤三姐的试妆照

  • 每日一句晚安正能量语录

    没有音乐,生活是一种遗憾,没有爱心,生命是一种多佘。我们每个人每天都同时活在兩个世界里:一个是理性的外在世界,一个是情緒的內在世界。每一分鈡你都可以选择你自己要的世界。声明:【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 不爱理你的人就别去打扰了......

    不爱理你的人就别去打扰了,赔了笑脸丢了尊严;不合适的鞋就别去硬塞了,磨了自己的脚还落下血泡。发信息,人家不回,就不要再发了。。。。。。想理你的人在忙也会回一下。主动,是因为在乎,不联系,是因为觉得自己多余。后来有了厌倦、习惯、背弃、冷漠、绝望和冷笑有些人不必说再见,因为只是路过而已;遗忘就是我们给彼此最好的纪念。以后,只有两种人好,一种是对我好的人,一种是懂得我好的人,在这短暂的生命,一个人的温暖是有限的,一点都不能浪费。谁都希望一段感情会有结果,谁都不希望美好的爱情最后是一场痛,但是如果一开始

  • 想你,是一种流泪的幸福!

    生命中有你,那是一种幸福;回忆中有你,那是一种忧伤;失落中有你,那是一种陪伴,一生中有你,那是我最大的幸福,我们心与心连在一起,再苦也是一种快乐,再多的物质,金钱买不来真心相伴,心在一起,再冷的天也会温暖,亲爱的,我想你了!那天你用柔情将我点燃,说过今世与我为伴,好喜欢你说我笨蛋,好喜欢你为我唱的歌,你说过聚散离合随遇而安,无悔今生,想我了,就请你把我点燃,让幸福的泪缠绕在你的指尖。我一直相信缘分,可你我的缘份终将散落在滚滚红尘之中,缘来是你,我惜;缘尽你去,我放。曾经在梦境中鲜活的爱情,此时此

  • 访谈:中国当代艺术已经“心力衰竭”

    编者按:时至今日,盛极一时的中国“当代艺术”运动已经进行了近三十年了,无论是作为一种艺术潮流或艺术运动,中国“当代艺术”都有可圈可点之处,然而遗憾的是关于这一影响中国画坛三十年,必将载入艺术史的艺术潮流,除个别学者有一些各自片面的评介之外,由“当代艺术”主要参与者撰写的著作依然稀少。为弥补这个遗憾,遂由上海喜玛拉雅美术馆和英盟当代艺术馆共同发起《反思絮语——关于中国当代艺术》这个出版项目,特别邀请评论家、艺术家来评述中国的“当代艺术”,冀为后人留下一份珍贵的史料,也让同时代人对此有所了解和思考。

  • 哲思:静穆的忧伤——现代艺术中的美

    经常听人们谈论说,现代艺术已经不再关心美的问题了。说这种话的人,有不少也是艺术家。还有的美学家认为,美学以往只谈美的问题,而忽视了丑的问题,所以有必要建立一门“丑学”,用来解读现代艺术。这些说法听起来似乎有理,但其实似是而非,因为他们都没有搞清一个最根本的问题:什么是美?一、什么是美?美的本质问题是一个自从古希腊以来无数哲学家和美学家都在议论纷纷而莫衷一是的问题。雅典最有智慧的哲学家苏格拉底曾经和希庇阿斯讨论什么是美的问题,希庇阿斯说,这还不知道?美就是一个漂亮的小姐。苏格拉底问,那还有其他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