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玄幻魔法小说《铸天庭》在线免费阅读

2017/11/4 7:49:52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字:铸天庭

第1章 穿越

倾盆大雨,王城漫无目的地走在大街上,大学专科毕业,现在25岁找了个一千多元钱的工作,虽然苦了点但是还挺充实,但是好景不常在,父亲突然检查出来肝癌晚期。阅读http://www.qi-wen.com/为了给父亲看病家里的积蓄已全部用完,母亲体弱坚年近50了还持打工为家庭减轻负担,还有以弟弟方才13岁还在上初一。父亲不能停药,现在都是在外借钱看病买药。

  王城对父母说现在没钱先借,我会努力,我会把钱还上。可就在今天交往两年的女朋友对自己说分手,她说:“我家人都反对我们,说我们一起负担很重。这也没错啊。其实你也许应该找个家境稍微好点的,毕竟现在你爸病重还欠别人钱……”还没说完就在王城深深吸一口气之下打断:“我明白了,你有选择的权利,多少次我们吵架又和好我都有理由,这次我没有任何理由。

  嗯……祝你幸福”说完就挂了电话。阅读qi-wen.com刚挂电话,母亲就打电话来,告诉他,他父亲疼的不行了希望他把女朋友带回家让父亲看一眼。王城眼泪一下就流了出来,心痛的难以呼吸。从小到大父亲伟岸的背影总是护在他的身前,自小体弱多病,家住穷山沟的他无数次被父亲背几十里远去看病。

  在自己做错事母亲打自己时父亲总是在自己挨几下打后就护着自己,一边抚摸自己被打的伤痕一边说:“以后记住了啊,不要再犯错了,你妈打的疼吧,好了不哭了,乖。”严母慈父,让王城知道,百事孝为先。

  从小患病到13岁才把身体养起来的王城心理忍受能力不是一般地强,当听到父亲患肝癌晚期时声泪俱下,当自己最爱的她最后一次提出分手时心如刀绞,当听到父亲这句话时肝肠寸断。走在雨里,我要怎么带女朋友回去啊?刚分手,要是让父母知道了……他心里不敢想,母亲爱他,母爱如山,很早就对他说有时间就带回家来,当看到照片时又激动又高兴。奇闻网

  父爱似海,一切都埋在父亲心里,苦,累,痛,快乐,幸福。王城啊王城,就是个废物啊,为什么都工作两年了还一千多元钱一个月?想着想着就狠狠给了自己一巴掌。我该怎么办?家里没钱,父亲疼的死去活来可是从来都不吭一声。

  母亲体弱虚胖还有风湿下雨手腿都疼,现在又要打工又要照顾父亲,弟弟还小却患有癫痫。老天啊你到底想怎样啊。现在的王城心难受的很,那是肝肠寸断的疼,那是撕心裂肺的痛。

  大雨无情的浇灌着他,闪电在他身边晃了几下,王城如野兽般地对天吼道:“有种你就劈死我啊。阅读http://www.qi-wen.com/”都说苍天有眼,可是它就真的劈在了王城身上。难道真有眼?大雨还在继续下,可闪电过后却没有了王城的身影留下的只有几件燃烧着的破布。

  当王城醒过来正躺在一张旧木床上,只感觉自己口干舌燥,用沙哑的声音叫到:“水,给我点水”一老太太急忙走了进来。看起来有60多岁。老太太看见王城醒了高兴了马上去端出水来一边扶起王城喝水一边说道:“浪儿啊,你终于醒了,可把为娘给吓坏了。”这话一出王城这刚喝的一口水又给喷了出来茫然道:“你刚才说什么?”老妇人以为王城没听清楚道:“我说你可把为娘给吓坏了;”“娘?”“怎么?雷把你劈傻了?连为娘都不认识了?”老妇人大惊失色。“到底怎么回事啊?”王城也很茫然,我不是在大雨里走突然失去知觉,怎么到这来了。阅读qi-wen.com怎么还有人自称是我娘?

  “你上山砍材被雷劈中了,被李大哥给救了下来,你怎么不认识为娘?浪儿,我的浪儿啊。”终于经过几个小时的解释王城才明白,原来是自己被雷劈穿越了,穿越在这个叫史浪的人身上。现在他的心里可不好受啊,那个世界还有生养自己的父母啊,没有了自己他们怎么办?弟弟那么小,王城心里一片灰暗。

  经过今天休息终于可以下地走动了,对着铜镜一照,吓了一大跳。还是原来的自己,这是怎么回事?难道她骗我的?还是她儿子和我一模一样?先不管,先熟悉下环境,反正就说自己被雷劈的失去记忆。出去一看全是清一色的土墙茅屋。而那老妇人看见自己儿子走出来了也很高兴,就跟着他。原文qi-wen.com对自己这个世上冒似是自己母亲的人问道:“妈,噢,娘,现在是是什么时候啊?”“快午时了。”“额,我是说,嗯,是什么时代。”

  尴尬归尴尬,但是还是要问的,必然叫娘在现在是社会有,但很少,又是茅屋有是土墙,这个还是要问清楚。“玄历三十二年。”老妇人一笑道。玄历三十二年?应该是古代哪个皇帝呢?于是又问道:“娘啊,现在是什么朝代啊?”“东楚啊。”东楚?娘的历史上有这个朝代吗?难道不是在中国古代?于是又问了很多,对于一个穷村老妇人来说知道的有限,王城也没办法,既然要问,就把想知道的问了个完。现在才搞清楚,原来啊,王城,应该说是史浪,他老子是个厉害的猎户,可以说在附近几个镇都是相当有名的猎户,所以呢,在这里还算是比较富裕,但是啊,一次不小心在狩猎时遇到老虎了就挂了。

  这是三年前的事了。史浪在外求学,得知父亲挂了于是就赶回来守孝。守孝三年了,准备着回去上学,老母一人在家放心不下,又上山多砍些材为老母准备着。这又出以外了,被雷给劈了。村里人都说是史浪不孝所致,当然,王城不屑这些说法,懂点科学知识的人都知道。还有些不重要的信息,就是史浪他母亲也就是这为老妇人名叫徐芳,称徐氏,徐氏年仅42岁。

  古代嘛,人民生活水品低又劳累自然易老。不然怎么会有人生七十古来稀?而史浪年仅20岁,虽然王城已经25了,毕竟现代人比古人看起来嫩一些,何况史浪又是农村户口。还有个重要的消息就是3年前给史浪定了门亲事,本计划这一年结婚,但是史浪父亲新死,只有往后推了,那女孩已有17岁了,徐氏叫王城明年成亲,不然别人女孩等老了。王城一个头两个大,日面都没见就要叫我结婚。此乃后话。眼下史浪要去学院,徐氏再三交代如何如何,啰嗦是女人的天性。当然徐氏也给王城说了怎么走。

  经过一个多月的长途跋涉,王城坐的破马车终于带他来到了梁城,史浪在读学院就在梁城,名叫梁山书院,这名字让王城很纠结,一直在想是不是宋江开的书院。梁城很大,完全不是那种古代应该有的大城镇。

  这一路上王城都无心参观,一直在想到学院了自己怎么混,先编好谎话,一会说起来才顺口。到了学院,王城找到了夫子,当然这么大的学院不可能才一个老师。给出了事先编好的谎话,才有心仔细参观下学院。

  这学院占地估计有个56百亩,在现代算不了什么,但是在古代那个可真叫大啊,建筑是电视里面那种,整个学院被石头做的围墙围起来的。院中房屋错落有致,什么湖泊啊还不止一个,这中景色让这种布局让王城心里一片舒畅。

  正舒畅呢,突然就听见有人道:“这不是死猎人吗?”“哈哈……”一大群附和者。王城撇了一眼道:“白痴!”“你……”半天说不出话来,“哼……”然后走了附和着或者说狗腿子也跟着走了,临走时用凶恶的眼神想杀死王城,王城一别嘴视而不见。现在看风景的心情都没了,转身回自己的小窝。接下来的日子除了上课就是看书,然后就是被人鄙视。一句话:不合群。这关键是出生,别人总是自以为城里人,看不起农村来的。

  还有就是史浪这人为人不咋的。不过现在不再是以前的史浪了,而是由王城代替的史浪。而现在的史浪更不合群了,古代人和现代人是有差别的,何况是一群看不起他的古代人呢?就这样过来三个月,幸好王城不应该是史浪,文言文还不错,通过读些文献啊终于了解了到现在是哪个朝代了。

  原来是公元前202年项羽在乌江边没有自刎逃过河去了据说是被人给救了的,但无从考证,然后在度江东招兵其势更大。而这时刘邦与韩信决裂,韩信自立为王,形成三国阵势,项羽国号楚,刘邦国号汉,韩信国号韩。

  项羽武艺超群,在楚国中提倡以武为主,寻访前人武技上至炎黄下至项羽时期,武技发展到不可想象的存在,汉以文治国,韩是文武其下,百年后楚灭汉重创韩,又两百年楚发生叛乱分外戚夺权,分南北楚,而刘邦的后人也趁机再次突起,建立国家名叫唐,韩灭南楚,后又韩发生政变改国号为易,北楚收复南楚失地立国号西楚,又数百年百年匈奴打来易朝打来,天下混乱。

  后重组有东楚,周,宋还有些小国家。东楚是项羽的后人,周是刘邦的后人,宋是韩信的后人。又两百年,也就是现在。这一共是一千一百年。也就是相当于公元900年左右的样子,也就是中国历史上五代十国的时候。

  由于这些一千多年几乎每年都打仗其中英雄豪杰辈出,文人墨客到时少了很多,武术也有得到了发展。而为了打仗,一切都是一人为本啊,所以各朝各国都奖励生育,同事农业也得到了很大的发展,粮食还是勉强充足,人口倒也发展到亿。

  这天,学院突然发表声明说帝国五年一度的国内才子会将于下月十五也就是中秋节在京城召开,而梁山书院也属于较大的书院,有十个名额。当然去的都是精英,也就是要选拔,令每人一篇文章名为:治国论,前十名就去。对于史浪来说倒也无所谓,他文言文还可以那是对于现代人说的,对于古人他就是个菜。

  他也不抱什么希望,但是以外却发生了,在他的文章上出现了首诗:九州生气恃风雷,万马齐喑究可哀。我劝天公重抖擞,不拘一格降人才。被学院大加赞扬,甚至上交到皇帝面前,皇帝一看惊为天人,着令这诗的主人必须参加。于是乎史浪也就被选上了。

  然后就是一系列的准备,其它人对史浪的冷嘲热讽且不表。学院的高层却是很重视,皇帝钦点的人极有可能收到陛下的赏识,至少也会给个官做,这个官怎么也得有五品以上甚至三品,梁山书院虽然比较出名,但是全国像这样的大学院怎么也有二十来所,科举考试不是每年都会举行,而三品官基本上都不是直接考上去的,梁山书院现在也已经有五年没有出过五品官了,学院的领导都很急啊,这次是个机会,现在学院对史浪很是照顾,给了史浪三十两银子,史浪同志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多的钱,现在也才相信书中果然有黄金屋啊。

 

第2章 才子会一鸣惊人

在马车上经过一个月的行驶终于到了京城,还有几天的准备时间,所有才子们都在尽力写些诗词,毕竟啊,那可是有皇子甚至皇帝参与的盛会啊,要是在那上面露一小脸就可以不通过考试就当官啊,当然史浪出外,即使叫他准备也写不出一首好诗,还不如在京城好好玩玩,当然主要是参观,就是不能买东西,在他们乡下他们家还算富裕,但是京城,就他那点钱估计也就能吃几碗面。 京城很大,到底有多大他也不知道,反正转了几天没有重复的地方,据说人口上千万,如果是真的的话那可是国际化大都市,不过这个还是比较假。古人喜欢夸张这个史浪同志还是比较了解的。 这日一转有点迷路倾向,这几天中午都啃干粮,要转路嘛,必然要舍得付出,但是现在都晚上了,还没转回去,现在史浪就郁闷了,你说这么大的城市怎么连个路标都不装几个?要是来个外宾别人又不懂中国话,那不是要急死? 纠结归纠结,这路找不到肚子还饿的不得了。这是麻烦事,史浪正郁闷着呢,听见前面有人吵架,上前去酬热闹,原来是一个白面书生好像吃了饭没钱给。史浪一听不禁乐了,天子脚下还有吃霸王餐的。 那白面书生道:“容我先欠着一会差人给你送来。”老板不乐意了“要是你跑了怎么办?”这白面书生从头摸到脚就是连个值钱的东西都没,也是急的馒头大汗,心里也郁闷,这倒是个什么事啊,出门怎么就没带钱呢? 史浪看这人估计是真的有钱,看他衣着都还靓丽或者说时髦,于是上前到,老板,“他欠多少?我帮他给了。”老板说:“不多就20两银子”“什么?这还不多?20两?” 那年轻人也一整尴尬,史浪把身上一摸就35两,关键是在这给了以后就要穷好久啊。心想老子还以为最多也就一二两,娘的20两。老板看他摸了半天都没摸出点来,冷笑道:“我看你也没钱吧?没钱别来添乱,我说客官,你总要先给个抵押啊,不然这样我也不好交代啊,”这话一说完,保镖出来了,应该说是打手。 正这时突然出来一人道:“这公子的钱我给了。”给了后就对那公子说:“公子我们走吧。”这公子看着这人一笑,然后看了一眼史浪,道:“回去告诉你主人,说这人情我欠下了,你再给我几十两。” 那人马上道:“不敢,不敢,哪敢说公子欠我们人情啊,这是小的应该的。”说完银子也给出来了。那公子对史浪道:“多谢公子相助。”史浪道:“别谢,我还没帮上忙呢,告辞了.”那白面公子道:“等等,公子我们一件如故,不如我做东我们喝一杯去?”史浪一听来劲了,正好肚子饿就有人要请客,当然毫不介意地道:“好”周围的人都轻蔑的看了一眼散开了,史浪不理会别人的目光。 在肚子饿和面子之中他选择填饱肚子。那少年也是一愣,反应过来对史浪道:“请”然后走进另外一家酒楼。进了酒楼点了菜,史浪毫不客气地吃了起来,看的那人一愣一愣的,道:“在下谢公子相助,敬公子一杯。”史浪端起酒道:“别公子公子地叫了,我叫史浪,直接叫我名字就行,我都没帮上忙,你就请我吃饭,真是够豪气干.”那公子一笑干掉酒。 史浪有我辈大学生之风范,吃饭几下就搞定,肚子饱了,该喝酒了,现在才觉得这酒就是米酒,没什么度数最多也就三十来度,这酒喝个几斤都没问题。对那白面公子道:“不知公子名讳?”“我姓项名黎。” “哦,原来是项黎公子,久仰,不知道公子对京城可了解?”“我自小在京城长大,对京城很了解。”“哦,那就好,不知从这到文书驿馆怎么走啊?”史浪是直接问路。项黎笑道:“原来史公子是迷路了,一会我带你走去,现在先喝酒。”史浪与项黎就这么一杯一杯地喝。 项黎问道:“我看史公子面色惆怅,不知道为什么?这喝酒应该是件高兴的事,惆怅之事就该忘掉。”史浪道:“自然有我惆怅的事,你们都喝的是酒,哥喝的是寂寞啊。哎……不喝了,你还是带我走吧”。项黎一笑,叫了老板结了帐,带史浪到了文书驿馆,回去的路上一直品味史浪的那句话,越想约有深意。才感叹,这世上什么人都有,惆怅居然都成艺术了。 第二天传说中的才子会就开幕了,当然是晚上开幕,到了晚上,宫里的太监把所有才子带到了目的地,当东楚的平镶王爷到位时才子会就正式开始了。最上坐着平镶王,然后有一干文臣坐下首,最后才子们纷纷跪拜之后,平镶王宣布开始,史浪不合群,坐在一角落,一边听一众才子们诗词讲演一边喝酒。 史浪喝着酒听着才子们高谈阔论,一边扫视众才子,才发现坐他旁边还有一老头,这老头跟他一样只顾自己喝酒,好像根本没有把这些人放心上一样。史浪心想这么老的才子应该很有学问吧?估计也是好多次没考上还一直坚持着,其志可加,于是上去跟别人套近乎:“嘿,老才子,我看你都不怎么认真听,是不是他们说的都不入你的法耳啊?”那老人以愣问道:“你是跟我说话?” “那是,不然你以为我跟谁说话啊?”那老才子一笑:“呵呵……我看你也没认真听难道他们的才学你觉得太疏浅?”“那到不是,那是因为我听不懂。哈哈……”。那老才子一愣,“这听不懂?那你还能选到这里来?”“到不是我想来,被选上了没办法。”“听你的口气好像你很不乐意来这?”“那到也不是,玩玩可以,我没什么才学,出来见见世面也好”。 这一老一少聊的很投机,这酒也是越喝越快,不知不觉史浪句喝了有三斤多了,感觉自己有点醉了,那老才子问:“公子你可写有诗词来?”“没有,我只会吟诗不会写。”带着酒意史浪回答道。“只会吟诗不会写是什么意思?”再一杯酒下肚史浪道:“没什么意思,反正啊,好诗全在我脑子里,嘿嘿……不怕你笑话,对于诗词我张口就来,齐家治国的道理什么什么理论你们都不懂,但是我懂,只是啊,没人让我去搞,我的强项就是管理。” 史浪现在确实喝多了,那老才子一笑道:“没想到公子还是饱学之士,来干。”史浪谦虚道:“哪里哪里,只是比在坐的强的多”。老才子心中冷笑,比在坐的强的多?难道比平镶王还强?比我还强?先再灌他几杯,把他推到前面去看他肚子里到底有几份墨水。 于是有是对史浪一阵狂灌,正这时,东楚十七公主灵珠公主来了,传闻这十七公主年仅16,不但武艺了的更是文采出众,还是一个军事上的天才,只是重男轻女,她难以体现她的价值,现在过来无非是想看下这些才子中可有真才实学的人才。 趁众人跪拜之际老才子一招手叫来太监,对太监说了几句然后独自坐下。果然礼毕以后一直没有说话的平镶王对史浪方向道:“坐那角落的少年传闻你才华横溢,何不出来给大家展示一下?”史浪刚跪拜公主,心里还在诽谤,让老子下跪,老子以后让你给我下跪。 酒意又浓,根本没有注意到平镶王在叫自己。其他才子本来很兴奋,谁知道平镶王居然点这人,心里吃醋的紧,见史浪没有回应,马上参一本“王爷,此人自以为有才,傲慢无理,坏我大楚法纪当严惩”平镶王一挥手,理都不理,心道,皇帝叫我做事,你出来闹什么。 于是叫小太监去叫史浪,史浪才知道王爷叫自己,于是离开席桌走上前去道:“不知道王爷有何见教?”平镶王道:“传闻你才华横溢,孤着你吟上几首诗,一共大家欣赏。”史浪道:“不知王爷要命我作什么,什么诗?”酒劲上来了,说话都有点脱节。平镶王道:“见你喝这么多酒先作一首说酒好的诗。” 史浪一笑道:“好,今天就让大家见识一下诗仙的诗。”他本意是说见识下诗仙李白的诗,但是别人不知道诗仙是谁啊,还以为他自称自己为诗仙呢,不觉让在坐的都不喜。史浪摇头晃脑装模作样吟出一首李白的诗:酒是琼浆天上来,大杯小盏心花开,日买一醉平生愿,清风送我上瑶台。这诗在李白的诗中只能算还可以,也不是怎么好,众人一听,这诗做的还真不错,但是他自己称自己为诗仙,实在不能这么放过他。 于是有人道:“这诗确实很不错,你现在给大家做一首劝酒的诗,也让大家看一下诗仙的才华。”“好,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天生我才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 烹羊宰牛且为乐,会须一饮三百杯。岑夫子,丹丘生,将进酒,杯莫停。与君歌一曲,请君为我倾耳听。钟鼓馔玉不足贵,但愿长醉不复醒。古来圣贤皆寂寞,惟有饮者留其名。 陈王昔时宴平乐,斗酒十千恣欢谑。主人何为言少钱,径须沽取对君酌。五花马,千金裘,呼儿将出换美酒,与尔同销万古愁。完了”这诗一完,众人不觉失声叫好。不仅是在坐的文人墨客就连平镶王,灵珠公主,连那个老才子都不禁叫好。平镶王道:“不知公子名讳?” “在下史浪……”砰一声,史浪不胜酒力睡下去了。“就是那写出九州生气恃风雷,万马齐喑究可哀。我劝天公重抖擞,不拘一格降人才的史浪”灵珠公主失声说道。就连开始和史浪聊的来才子在听到他说自己是史浪时老才子也很吃惊,在他的心里,能有如此想法的人应该是年龄都比较大的,不然怎么可能这么老气横秋?

 

第3章 当官了

史浪被人叫醒,叫醒他的正是他的老师杨斌,杨斌50来岁,现在的他面色红润,自己的学生居然有如此才华,在昨夜的才子会上大放光彩,论谁都会高兴,但是最后居然醉倒,太伤风化,惟恐王爷不悦,早上太监来报说皇帝召见,于是赶紧叫醒史浪,道:“史浪啊,昨夜醉倒实是让王爷不悦啊,你怎么就不知道少喝点。快起来,皇上召见你,莫要让皇上等你。” 史浪一听赶紧起床,由于昨夜是别人扶他回来的,都是和衣而睡,也就洗刷一翻,他可不敢让皇帝等他,虽然他是穿越者但是穿越者没有权利,别人皇帝有权啊,一个不高兴小命玩完。 几下搞定跟太监入宫在大殿外等候皇帝召见。这一等就是两个小时,史浪心里骂的紧,娘的都不给个椅子坐会,腿都站软了,一会进去又要跪,这世道啊就是被皇权给害了。终于听太监高呼传史浪进谏。史浪屁股颠颠地跑来进去,刚进大殿就听有太监小声提示“跪”。 史浪虽然没见过别人怎么跪怎么说,但是电视还是看过,下跪就呼“草民叩见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也不见皇帝叫平身,只听“史浪,你才思敏捷朕封你为贺兰县县令择日上任,望你好好施为,不要辜负朕的期望。”史浪一听,这就当官了?心里一笑马上谢恩,然后就退出去了,连皇帝长什么样都没看见。听他声音应该年龄比较大。 皇宫中灵珠公主问:“父皇,我觉得史浪有大才为什么却只让他去做一县令?”皇帝一笑:“史浪确实有才,但是孤傲的很,我让他去当这县令一是磨砺他,二嘛,这贺兰县位于匈奴交界处,由于匈奴屡次犯我边境民不聊生,如若他真有治世之道就能做的好,当然这是一块难啃的骨头啊。” 这皇帝居然就是才子会坐在史浪旁边的老者。灵珠公主道:“我们和匈奴停战有一年了吧,希望匈奴不要再次来犯,父皇,要不匈奴再来犯由我领兵出征好不好?”“胡闹,你虽贵为公主但还是女人,岂有女人带兵的道理?” 史浪当官的消息早在众人意料之中,但是却只是个九品县令却让人所料未及还是个偏远的临近战火的县令。当然众才子们还是敬佩史浪的,他的诗确实好,很豪迈。但是却抢了自己的风头所以敬佩归敬佩讨厌归讨厌。 史浪在贺兰县上任,接待他的是一个60多岁的老者,老者自我介绍说是县里的执事叫范徐。进了县衙给史浪的感觉是陈旧,有点沧伤感,老者介绍道:“大人,一年前上任县令被匈奴人杀害,一直没有新县令补任,衙役也所剩不多了,既然大人来了,一切望大人指派。” 史浪心里那个纠结啊,县令相当于现在社会的县委书记加县公安局局长加县武装部部长加县检察院院长和法院院长。这么大的官居然一年都没有补上,不然匈奴再次打来怎么办?就是啊,要是我当上这县令匈奴人就打来了我怎么办? 刚当官就要死?得想个办法。“嗯,集合所有的武装力量,我要开会。”“武装力量是什么?”老者不解地问。“就是所有衙役,算了把所有当差的都叫来,我要议事。” 老者一走,史浪就想啊,要想保命,就只有有强大的武装力量,可是一个县能有多大的武装力量呢?虽然贺兰山有驻军,可是不归我管啊,要是都归我管那就简单了,现在最重要的是制定一套逃命方针。 不一会,范徐职事就回来了,然后陆陆续续在县衙当差的人都到了,史浪一看,就五十来人,史浪纠结地说不出话来。这些人年龄最大的有60多岁,最小的都有40多岁。 而衙役就只有20来个,你说要是出来个什么江洋大盗,或者一个杀人狂,这些人怎么抓的住人啊。范徐执事一一给史浪介绍,文职的无一不对史浪点头哈腰,但是这20多个武职的衙役却不鸟他,史浪心也凉了,道:“奉陛下旨意来此做县令,一是保这一县平安,二是让这一县日子过得更好,所以需要大家配合。” “哼,你拿什么保我们这一县的平安?现在朝廷都不管我们这些百姓死活又拿什么让大家过得更好?”说话的是衙役的老大秦毅秦大捕头。秦毅50来岁。身高180CM一看就知道是个狠角色。 史浪就170CM的标准身高,又没有秦毅的虎背熊腰,要是在大街上看见这人,他还对你有敌视,史浪绝对离他远远的,但是现在不一样,老子是县令,你的顶头上司。于是史浪一笑道:“朝廷不管你们?这不是派我来了吗?” “那为什么这一年都没人补任?就你也能保我们一县的人在匈奴大军下活命?”史浪哈哈一笑:“难道说我不来你们就能保这一县人不被匈奴大军杀害?朝廷一直不派人来那是因为找不到合适的人来上任,而我就有那能力。” 不管到底行不行,先把气势弄上来,史浪就这么想。秦毅一想也是,来了个县令也好,不然一切都没主心骨更乱,早知道去年就该保护下那个县令虽然他不算什么好东西,但是也不至于像现在这样一盘散沙。范徐执事马上道:“大人说的有理,秦捕头,你就少说几句吧。”秦毅正好找个台阶下冷哼一声不在说话。 史浪心道新官上任三把火,这三把火一定要烧好于是颁布命令:“传我令,马上把这一年拖欠的案件全部给我拿出来,本官要开堂,从现在起奖励生产,嗯,就是奖励耕耘,收税减免三层。” 就他最后一句全体官员无不动容。减税?虽然知道这税收有一部分是县官大人自己的,可是减三层可不是小数啊。这到底是朝廷的命令还是县太爷自己的决定呢?史浪可没想那么多,大不了到上面去哭穷,就一个字:拖。反正先搞起来再说,史浪还以为这是他以前的世界,无论怎么样还是能拖段时间。 当然现在还在职的官都还算是好官,毕竟匈奴人打来了第一个要杀的就是官,能在这时候还不辞官的至少是个不怕死的官。史浪命令一下,全县无不动容,难道是个好官?都这么想,当然不管在哪都有贫富差距,这里也有地主,匈奴军队以来他们就跑,一撤,他们又回来,所以这里必然有富豪欺压平民的案件,反正我也没想做长,大不了抄几个地主的家。 史浪想的简单了点,地主啊,这社会的中坚力量,你过份了别人就不会给你好果子吃。但也幸好史浪蒙对了,这位秦毅大捕头带领的小捕头们可都是武艺高手啊,只是他史浪现在不知道而已。

 

第4章 强力手段

果然通过案件发现三起地主打死人的事,史浪心想,机会来了,第三把火燃起来了。马上命人传秦毅大捕头,道:“这徐家欺压百姓,一年中打死三人,其罪很重,你马上给我逮捕徐阳昌过堂问案”。 秦毅心里一惊,难道真是好官?一来就拿最大的地主徐家开刀。秦毅很兴奋,马上召集手下兄弟直接冲进徐家拿下徐阳昌,然后又直奔衙门。 史浪惊堂木一拍,“徐阳昌你可知罪?”徐阳昌还郁闷呢,你一来就来我开刀,是不是你来了我没给你送礼?难道其它几家都送礼了,不是说都不送吗?算了,民不予官挣,一会送礼。道:“小人知罪。” 史浪心里一乐,你娃上道啊,知罪就好。“拿下去给他画押。”史浪对范徐道。 徐阳昌看都没仔细看就画押了,心想一会送礼就好,哪知道史浪一看他画押了,马上道:“左右,把徐阳昌给我拿下,明日午时三刻斩首示众”。 这一句话可把徐阳昌吓坏了,斩首示众?不仅是徐阳昌,连衙役们都吓了一跳,这就判斩首了?果然是个好官。徐阳昌大叫:“大人我冤枉啊。”“冤枉?你都认罪了还冤枉?拿下” 马上就有告示提出:徐阳昌欺压百姓,教唆手下打死三人法理不容,明日午时三刻斩首示众。平民们一看都拍手叫好,而徐阳昌的家人马上上下活动给史浪送礼,史浪一律不收。 而其他地主看形势不对,都纷纷送礼。这些史浪却都收下了。徐阳昌的家人见史浪不收,急忙叫人往知府送礼,誓要留下徐阳昌的命,但是时间紧迫啊,就怕赶不上。 第二日午时三刻,法场上汇聚数万群众,都是听说要斩最大的地主,最欺负人的徐阳昌,平日里大家都敢怒不敢言,今天新上任的县太爷要为民除害,所以啊这一传,十里八乡的人多来看。 在20多位衙役的维持次序下到了午时三刻,县太爷大手一挥“斩”突然有人叫道:“刀下留人”原来是徐阳昌家的人,他们要拖到府衙的人来,现在最关键的就是拖延时间,这点史浪心里也很清楚。 虽然史浪不知道他们给府衙行贿,但是史浪绝对相信他们会搞作,自己不收礼不收钱可是比他大的官呢?那可就不好说了,史浪现在就必须速战速决。 要是真的有人来救徐阳昌,那自己的计划不是失败了吗?史浪大怒:“何人扰乱法场?”来人正是徐阳昌的弟弟徐世仁。徐世仁道:“大人这样有欠妥当,我们还要翻案。” 史浪冷笑道:“他已认罪,罪名确立。你扰乱法场此事稍后再算。给我斩”刽子手心里想,娘的此时不斩更待何时?这徐阳昌坏事做尽,现在是县太爷的命令,要是一会县太爷反悔了不就斩不了?那他又来做坏事?当下提手就是一刀下来。“慢”徐世仁叫道。 刽子手根本不理,刀锋向下斩去。突然寒光一闪刽子手刀被打断,原来是一把飞刀。这飞刀斩断刽子手的刀后直逼史浪,史浪大惊只觉眼前一花,秦毅当在身前接住飞刀。然后纵身一跃飞起两丈多高十几丈远直逼在人群中的一人,还高呼保护打人,马上就有8个衙役一闪就到史浪四周,紧盯住四周。 秦毅扑向那人身高1米七左右,见秦毅手上大刀砍来急忙抽出剑来挡下,四周群众纷纷散开。秦毅一刀砍下无功,脚还没着地又是大刀一 收,身体一转360度一刀刺出,那刺客手中剑一轮隔开秦毅的第一招,却不料秦毅又一刀刺来,急忙再挥剑一档。 秦毅左手一掌辟出,正中刺客右肩,刺客被打的退后三步,这一切电光火石之间,秦毅脚刚着地又是飞刺而上,而刺客刚稳住身体,见刀已刺到,慌忙间论剑一档,但重心没有,而秦毅却是万斤之力刀刺在剑上,刺客退有一丈远,吐出一口鲜血,很显然受了内伤,秦毅得理不饶人,欺身又上,一连串的刀法砍出,刺客刚受内伤那经的秦毅如潮水搬的攻击,被秦毅一刀砍掉右手,一掌打倒在地。这只是一个呼吸之间的事。 却说秦毅拿下刺客这点时间,又有人冲上前去抢刑犯徐阳昌,却见两个衙役飞身而上在徐阳昌左右,两衙役一个从左轮刀而起,一个从右轮刀而起,那欲劫刑犯之人马上飞退,却见又一衙役飞身而上劫阻此人。 史浪这才知道原来这世上还有武功,这些衙役还都他娘的是高手。史浪马上反应过来道:“左右,全力拿下所有刺客,维持法场纪律。”其实这都不要他说,别人都已经做的很好了,只是他是县太爷,要是不说点什么未免显的太无能了。 当然除了这些还有十几人冲了进来,但是这些都不是很厉害直接被两个衙役全部拿下。几个呼吸之间的事就被全部摆平了。当然现在史浪可是对这群衙役们另眼想看啊,现在不是吹侃的时候,史浪叫道:“刽子手何在?”“小的在。”刽子手又拿来一把钢刀来道。 “即刻行刑。”这次没人捣乱了,众衙役警惕着看着四周。秦毅目光如炬一一扫过所有人。刽子手手起刀落,那徐阳昌的人头就啪一下掉地上。 数万群众当场齐声喝彩。对于他们来说杀人都见的不想见了,几乎每年匈奴人都杀来,几乎每年都看见自己身边的人倒下。所以他们不惧怕这血腥场面。但是史浪大人是第一次啊,但是虽然有点反胃,还是要故着镇静。 史浪道:“把刺客全部押回公堂,我要审理刺客,还有把徐世仁给我带回去,一是他扰乱法场,二来本官怀疑他是这场劫法场的主谋。” 现在的秦毅等捕快对史浪可是钦佩的紧啊,虽然看见他收受贿赂很不爽,但是他真的把这头号地主给灭了啊。 公堂之上,史浪一拍惊堂木对秦毅所拿下的刺客问道:“你是何人,叫什么名字,是谁主使你来劫法场的?”那人不屑地冷哼一声,头转到一边去了。 范徐执事道:“这些人都是徐家的人,大人。”史浪一听,给老子居然蒙对了,对徐世仁道:“徐世仁,你可认罪?”徐世仁道:“我何罪之有?” 史浪一听不禁大怒,娘的死到临头还不认?“你破坏法场,还叫家丁劫法场你还不认罪?”范徐一听这坏了,大人没经验啊,这要是这些死士一口咬定不是他指使,那徐世仁不是就要告大人诬告吗? 果然徐世仁道:“大人,你杀我兄长,我且占不与你计较,但是你诬告我指使下人劫法场,你到要给我说清楚。”史浪平息了下,娘的,不给我交代还给我卯上了,无非就是不讲道理嘛。老子也会“哼,死到临头还不认账,左右给我掌嘴。”“史浪,你敢!”徐世仁惊叫道。史浪不鸟他,直接让手下掌嘴,衙役们都心里暗爽。这县太爷真高啊,像这样的人就该打。 所以衙役们打的也狠,就几下就把徐世仁的嘴打烂了。牙都打掉完了,这些衙役可都是高手啊,欺负个没武功的人还不几下的事。 史浪干脆不问了直接下令道:“徐世仁一家指使家奴劫持刑场,此来叛逆之道,左右都有跟我去抄家。”衙役们加上范徐都是大惊失色,这县太爷也太会扯了吧?就这几下,根本没审出个什么来直接要去抄家。不过心里很爽,就是要这样的县太爷。 且说史浪抄家,虽然没有像电视里面一样抄出什么神兵利器法宝古迹,但是这钱却是不少,一个小小的地主,居然有黄金百数两之多,换成白银都有几千两,史浪感觉自己手抖的慌,这么多钱啊,第一次看见。反正都做到这上面了,一不做二不休,把所有给他送礼的有钱人全请去了县衙,美其名曰你们贿赂本官,钱财没收,还要罚款双倍贿赂的金额。 这下可把这以县的有钱人给得罪完了。史浪却不管,当今世上皇权在上,我当官怕什么?这里刚罚完款,府衙差人就到了,史浪马上出来迎接,笑脸相迎大呼:“欢迎欢迎,欢迎领导大驾光临。”来人带了50余人,冷哼一声道:“把徐阳昌给我带出来吧,知府大人的命令。”

  “哦,这个实在不好意思啊上使大人,徐阳昌已经被正法了。”“你?”来使一惊,“此话当真”“当然,上使大人,午时三刻被斩首的。”来使这下搞的不知所措,冷哼一声带人就走。史浪心想,老子乃皇帝指派,即使是知府也不能拿这事就和我较真吧?

 

铸天庭》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花朵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花朵文学)或者(huaduowenxue),关注后回复 铸天庭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猫腻,网文四大文青之首!他的小说文笔绝佳,每一本都是经典神作

    今天小海给大家说一说猫腻大神的作品集,希望大家喜欢!咳咳,首先说明一下,这个四大文青之首是小海查了资料写的,另外小海的推文i只谈作品,不谈人品!希望大家理解1《朱雀记》应该是猫腻的处女座,这是一部以当代方式续写《西游》的玄幻故事。这个才是猫腻真正的神作有没有?我记得当初看朱雀记的时候,简直就大热天喝下一碗冰糖莲子粥一样舒服啊,朴实简单的文字,字里行间的幽默味道,轻松愉快甚至带点恶搞性质的情节设计和人物关系,即使是章节名的县城省城围城倾城焚城梵城空城,现在看来如此的充满灵性啊。更别提其中那么重复一

  • 田园乐八首

    其一浣溪沙·鸡冠花昂首云天血样红,开张叶叶力无穷。雄鸡一唱立秋风。不慕百花柔媚态,独留满树劲刚容。羞惭饮露泣秋蛩。【注释】蛩,指“蝉”。其二三台令·苇圃独步,独步,路转当年苇絮。当时苇帐藏身,酣睡不归恼人。苇去,苇去,玉蜀稀疏无趣。【注释】玉蜀,指“玉蜀黍”。其三生查子·剜葱晨光映露时,汗露齐湿土。入土白根长,剜葱浑劲鼓。西山日落时,绳系百千股。载去待称量,换得几辛苦。其四浪淘沙·暑热田亩变滩涂,浅处成湖。霏霏秋雨浸穿庐。云幕倩谁撕扯去,喜见晴图。连日秋阳毒,暑气蒸炉。夹衣才裹又褫除。愿烤秋阳红

  • 夯实人才基础强化队伍建设

    一位省委组织部长提出的“组工六问”,值得我们深思!人才,是富国之本、强国之基,是实现民族振兴的战略资源。对于要如何构建具有强大竞争力的人才制度体系?笔者认为,要在选拔使用、培养储备、管理监督、栓心留人等方面深入研究、找准症结、同向发力,着力强化人才队伍建设,打赢人才争夺战。要严把选拔关隘,解决好人才“不足”的问题。要严把笔试面试关,秒杀“作弊”干部;要严把体检考察关,筛查“带病”干部;要严把民主评议关,挡住“务虚”干部。要请群众来为选人用人“把脉”,识别出“千里马”;要把群众呼声作为最准确的选拔

  • 深圳御鼎国际拍卖有限公司

    年轻的深圳不仅在2016年人均GDP超过2.5万美元,鹤立鸡群,而且还拥有数以百计上市公司与众多的高新技术企业。经济活跃、国际视野、市场规范、金融科技创新是深圳的标签。深圳的年轻不仅在于城市本身,更在于人口结构。比邻香港的深圳海纳百川、对新生事物敏感,当代艺术有着广泛而深厚的接受群体和较好的共鸣。深圳市场即将成为中国主要的艺术品市场。阳光科创中心:位于南山区东滨路与南新路交汇处,紧临前海门户,周边交通便利,配套完善。经由南山大道、滨海大道、北环大道、深南大道、深圳湾西部通道及广深沿江商速,可快速

  • 呼和浩特第六届万人相亲节300人牵手

    本网讯5月20日,“千岛湖”呼和浩特第六届万人相亲节在维多利时代城上演了一场别开生面的相亲牵手盛宴。此次相亲节由共青团呼和浩特市委员会、呼和浩特市广播电视台共同主办,世纪佳缘呼和浩特体验店、浙江省淳安县千岛湖风景旅游委员会承办。记者在现场看到,此次活动依然延续了往届“诚信、友善、自由、平等、健康、向上”的价值取向,引导广大青年树立正确的恋爱观,以真诚的态度去面对恋爱与婚姻。为了更好地响应团中央为大龄青年脱单的号召,为适龄单身青年搭建良好的交友平台,丰富青年业余文化生活,展示首府青年真诚乐观、积极

  • 《书画家》专刊名家力作欣赏:陆小和

    陆小和,安徽合肥人。现为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安徽省美术家协会副主席,亚明艺术馆馆长。作品曾参展中国首届中国山水画展览(中国美协主办)、第八届全国美展(中国美协主办)、当代中国青年书画展三等奖(中国美协主办)、中国山水画作品赴美国纽约展(中国美协主办)、中国山水画获奖作品赴澳大利亚墨尔本展(中国美协主办)、2007马来西亚国庆50周年国际艺术邀请展(吉隆坡)、水墨境域——中日友好书画交流展(东京)、新徽派美术走进奥地利中国画八人展(2011维也纳)、交融·绽放——长三角地区美术作品学术提名展(20

  • “王琨·牛”展览在北京798方圆美术馆开幕

    “王琨·牛”展览于2018年5月20日下午3时在北京798方圆美术馆隆重开幕。王琨·牛开幕时间:2018年5月20日15时展期:2018年5月20日-6月19日展览地点:方圆美术馆(北京市朝阳区酒店桥路2号798艺术区中二街D06-3)出席开幕式的嘉宾名单:钟涵先生中央美术学院教授、中国国家画院研究员水天中先生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中国美协理论委员会副主任苏高礼先生中央美术学院教授杨飞云先生中国美协油画艺术委员会主任、中国油画院院长徐里先生中国美术家协会分党组书记、驻会副主席兼秘书长贾方舟先生著

  • 纪晓岚:太后过生日,和珅请人代写祝寿诗,写的却是千年王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