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现代言情小说《假如木棉不曾盛开》在线免费阅读

2017/11/4 7:41:25 来源:网络 [ ]

小说:假如木棉不曾盛开

在写前面

在写前面

  一棵开花的树

  如何让你遇见我

  在我最美丽的时刻

  为这

  我已在佛前求了五百年

  求佛让我们结一段尘缘

  佛於是把我化做一棵树

  长在你必经的路旁

  阳光下

  慎重地开满了花

  朵朵都是我前世的盼望

  当你走近

  请你细听

  那颤抖的叶

  是我等待的热情

  而当你终於无视地走过

  在你身後落了一地的

  朋友啊

  那不是花瓣

  那是我凋零的心

  ————席慕容

  以诗开头,实在是一件很俗的事情,嗯,那就让我恶俗一下吧。网站http://www.qi-wen.com/一直很喜欢席慕容的诗,无论是《戏子》还是这一首《一棵开花的树》都曾经在我的心中荡开波澜。也总是傻傻地想:是否她也有一段缠绵悱恻的爱情,是否她也曾为了他而黯然流泪,又或许,她有的只是一段最最普通而平静的青春年华。

  我呢,下一世,想成为一棵树。安静,稳重。可是转念一想,现在这个世界,一棵树就能安然地过活了吗?恐怕一样是无法终老,逃不过夭折的命运。然而,自己却也清楚,成为一棵树的愿望并不是为了能够蝇营狗苟地多活那么多的日子。有时候,等待会让人发疯,安静也可以带来焦躁。网站qi-wen.com那么我又何必去为下一世杞人忧天呢,树,也有树的命运。

  仅以此文献给我的青春,和我青春记忆里的那些人们。

  卷一一棵安静的树

CHAPTER1高考之后

CHAPTER1高考之后

  习惯,是个可怕的东西,一旦沾染,仿佛深入骨髓,无法戒掉。像现在,我就是在习惯性地在午后发呆。习惯猫一样的生活,害怕狗,无论大小。或许我前世就是一只懒猫?呵,这个念头让我轻轻扯了一下嘴角。之所以独钟这家咖啡店,是因为玻璃窗,很大的落地玻璃,于是,每个周三的下午3点我会准时出现,点一杯拿铁,然后发呆1个小时,离开。原文qi-wen.com

  嗯……今天的天气看起来不错呢,阳光很温暖,有一点刺眼的明亮,云彩都染上了淡淡的金色光晕,天空不是纯粹的蓝,反而有点粉粉的色泽,枯黄的梧桐叶还带着丝丝的绿意。但是注意只是“看”起来不错,事实上我快要被冻死了,觉得身上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寒意不断地自体内开始散发出来,可能是太懒惰,才会这样吧。刚刚是不是睡着了呢?大概吧……眼睛有点模糊地看着桌面,等着焦距慢慢清晰起来,神经慢慢苏醒。手,有点麻了,好吧,那就维持这个姿势呆一会儿吧。看,我已然习惯了这种事件的发生。

  10分钟之后,我终于回过神来了,可是眼睛却仍然看着桌面上的东西——茉莉茶包?!咖啡店出现这种东西是很怪啦,但是我却不是为了这个而在意。我在意的是中间那个不甚抢眼的牌子——好日子。网站http://www.qi-wen.com/前年,是在那里初中同学聚会的吧?

  那个有点闷热的夏天,高考成绩放榜之后,几家欢喜几家愁,有人忙着庆祝,有人忙着复读。我呢,考了个中规中矩的成绩,终于没有“辜负”老师,家长对我的“厚望”。并不难过,也不欢喜,对于下个月要去的那所“211工程”大学也并不抱有什么伟大的志向和野心。每天睡到中午起床,凌晨天亮入睡——这是父母给我的奖励——我可以随心所欲地过这一段日子。

  “依依,今天你们张老师给我打电话,让你明天下午1:00去好日子饭店参加初中同学的聚会。”爸爸中午下班回来,一边进门一边告诉我这个“好消息”。哦!对了,我,叫做苏依。阅读qi-wen.com苏小小的苏,柳依依的依,都是名妓。我想我爸妈要是知道我这么解释我的名字一定会大骂我不懂事的。他们希望我可以小鸟依人,像个大家闺秀一样,当然,也包括……嫁得好。

  “哦,知道了。”我从卧室出来,揉揉仍旧迷蒙的眼睛,“什么?!”其实刚刚我只是听到外界的声音,习惯性地在回答,可是现在我彻底清醒了。

  “可不可以不去啊……老爸。”我开始耍赖。说明http://www.qi-wen.com/

  “老师已经通知你了,你要是不去,不太好吧,而且你考的也不差啊,就去看看你的同学都考得怎么样啊。”显然,老爸还在这个月的洋洋得意中没有停止的迹象。

  “好吧。”我有气无力地答应下来。天知道,我并不为我的成绩为荣,当然也不必为耻。初中出色的同学大多也是我高中的校友,毕竟T城的第一中学并非浪得虚名,我们都经历了恐怖的3年。我是全校第100名,仍然可以考取重点大学,由此,可以窥见我的母校真的是把高考研究的很透彻了……

  一个下午,一小时吃饭,2本10万字小说,一集电视连续剧,就这样被我消耗殆尽。

  “宝贝,来看看妈妈给你买的新衣服。”妈妈把我从沙发上挖起来,让我看她手中那条白色的裙子。

  “嗯,很好看。”我大大地点着头,就快把下巴直接按在前胸上了。

  “快试试,给妈妈看看!”老妈显然很兴奋我喜欢她的品味。大多数时候我都是自己搞定自己的衣着打扮。

  “哦”我慢吞吞地回卧室去“换装”,觉得自己再次出现之后一定很,恐,怖。我用最慢的速度放大每一秒钟的精度,希望那一时刻晚一点到来。

  “宝贝,怎么还没换好啊。”

  “来了。”牙一咬,眼一闭,算了,要来的终究要来,我豁出去了。

  “噢,好美哦,吾家有女初长成。呵呵呵……”老妈似乎不是一般的开心,就快要喜极而泣了。

  “老妈,你能不能不要当王婆啊……”自卖自夸。

  “你去看看,自己看看。”边说边把我往门口的穿衣镜推。

  那是我吗?长长的披肩发,因为懒得打理做了离子烫,顺滑地泛着柔和的光。黑而有形的眉毛,因为变瘦而有点变深的眼眶,睫毛很长,却是完完全全的直伸着,不像洋娃娃,反而显得有点冷漠。还有形状明显并且颜色红润的嘴唇,其实,我是喜欢那一种像天使一样极淡极淡的纯色,有点病态,有点单纯。可是我的唇却是恰恰相反,正是书上常常提起的“情妇唇”,妖艳的很,让人看到就会想要亲吻。整张脸反而因为它而显得失色而平凡起来。我只有160的身高,虽然体重只有90斤可是还是肉肉的,没办法,小骨架的我永远也变不了骨感美女。这真是我心里永远的痛。整个夏天窝在家里,本来有点黄的皮肤显得白了起来。配上白色的裙子,不仅没有显得皮肤不好,反而衬得光泽亮丽起来。胸前细碎的褶皱告诉我,我已不是一个青涩的小女孩,而是一个即将成年的女子。

  突然,再也看不下去,我近乎逃地跑进卧室。

  “呵呵,明天就穿这条裙子去同学聚会啊!一定会很美的。”老妈似乎已经迫不及待地要看看大家羡慕我的样子了。

  “对了,这里有200块的红包,你带着。这次恐怕是你们老师家孩子的升学宴呢,不要什么都没准备,出去闹了笑话。”老妈塞给我一个红的刺眼的红包,正面还烫着金。

  “知道了。”我快手快脚地脱掉了连衣裙,换回适合我的兔子睡衣。

  *****************************************************************************

  怎么没有太阳的影子?还没天亮吗?可是根据身体的感觉,应该是已经快中午了吧?

  拿起床头的闹钟,看一眼吧……“呀!”不好了,快迟到了!5分钟刷牙洗脸梳头,一样不落。2分钟之后我骑着我的“白雪公主”往“好日子”前进。白雪公主呢,其实是我小学四年级买的飞鸽牌自行车,除了轮胎之外都是白的。事实上,在初中2年级之前我对白色都有一种偏执的喜爱,但是在那个会变得很丑的年纪里,我发现自己的皮肤不是白雪公主一样吹弹可破,白色会让我看起来可笑,于是,我放弃了白色。现在的白雪公主已经是8岁的老车了,但是还没什么问题,而且只有我骑起来觉得舒服,而我喜欢这种独占的感觉,于是我继续骑着有点发黄的它在这个城市里“纵横驰骋”。

  到了,果然是很多人都在门口啊……停好车,我看到我的初中班主任和高中老师一起在门口迎接客人。他们是夫妇,而我是他们共同的学生,神奇的缘分。灰蒙蒙的天空已经开始泛起凉意,细细的雨丝飘落开来,有那么一滴似乎进入了我的眼里。我赶紧眨眨眼,笑着向老师跑去。

  “李老师,张老师,恭喜恭喜!”

  “啊,苏依,来了啊。谢谢。”老师脸上的笑容是和天下的父母一样的灿烂的。果然,老师虽然是老师,也还是父母啊。

  见他们没有太多时间来招呼我们小辈,我也就到一旁去找我的老同学们了。

  “嘿,苏依,没看出来啊,原来身材不错嘛!”黑黑胖胖的王强跟我开玩笑。

  “哪有,都和以前一样,是你们以前没有眼光喽!”我也一样开始没皮没脸。今天我套了一条浅色斜纹的帆布微喇牛仔裤,粉红无袖针织短衫和白色的小外套——我才不要穿那条白裙子。

  “对了,我那里还有一张有你的照片呢,看了就知道是我说的对,还是你撒谎了。”

  “少来。我才不信。”除了那张傻到家的毕业照和证件照我很少照相,更别说会落到别人手里。

  “你记不记得初2那年的3科竞赛啊……”王强故意把尾音拖得长长的,拿眼角睨着我。

  “是有这么回事儿。”怎么了?

  “还是咱们俩单独的合照哦!”他直接告诉我了。

  “……还,给,我。”我咬牙切齿,天!我竟然有照片在别人手里。那次竞赛我们班级很风光,班主任还特意拿照片来给我们得奖的同学照相留念。语文一等奖是我们两个,站在那里本来没什么感觉,反正刚刚和同学们已经照了好几张。直到老师来了玩笑的一句“靠近一点啊”,全班哄堂大笑,王强的黑脸竟然透出诡异的潮红,我呢,继续面无表情。又不是拍婚纱照……这句话我很机灵地忍住了,因为这不符合我乖巧的形象。

2我的初中同学们

2我的初中同学们

  同时,我也想起,我和“他”没有过合影,即使是竞赛,我们也依然天差地别。

  “对了,这次李子翔跟你考的分数是一样的嘛。”他冲我眨眨眼。

  “……”我只好翻翻白眼。人家念的学校可以媲美清华北大了,何必多此一提呢。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的家伙啊。和公务员一样的意义,没有背景?有钱吗?没有钱?有才吗?貌似我都沾不上边,那我还是乖乖啃我的工科面包吧。然后自我催眠“面包会有的,牛奶也会有的。”一样的分数,不代表一样的命运,我并不想比较,因为自己的命运是自己创造出来的,我会摆脱过去的一切,一定。当我暗暗下着决心的时候,许多初中的老师也都到了。

  “吴老师!您好。”我真的很开心见到数学老师,我的数学分数只是一般,但是老师总是告诉我,我很聪明,有一颗天生用来思考的头脑,一定可以做得很好的。可惜我的中考成绩并不是很理想。真是对不起老师啊……

  “啊,苏依啊,考到哪一所学校了啊?”老师的笑容也显得很激动的样子。

  “在D城的H大,学软件工程。”我淡淡的说。

  “很好,很好。”老师拍拍我的手背,我知道,这里面既有欣慰也有安慰。我一直是个要强的孩子,老师怎么会不清楚我的心思?

  “今天陈老师没来吗?”陈老师是我初中的语文老师,很喜欢我的文章,也很喜欢和我“交谈”。我的周记常常都是洋洋洒洒地超过标准一多半,这位年轻的老师也总喜欢在批注上和我交谈想法。

  “嗯,家里的小孩子生病呢。”

  “哦。没关系,其实高考的第一天结束时都遇见过了。”我看了一眼身边的王强说。

  “对啊,我们有遇到陈老师呢。”王强也笑着说。

  这时候我瞥见宴席的主角正往我们这边走来,迎了老师们进去之后,倒向我们这边过来了。事实上,我和李子翔初中,高中一直都是校友,还是隔壁班级。但是我和他真的很不熟,所以他现在这个举动,我只能理解为他和王强很熟。

  “hi,来了啊。”这……是跟我说话呢吧……

  “是啊,恭喜,恭喜。很不错的大学呢。”装熟吧。你都不怕,我也不怕。

  然后一阵尴尬的沉默就自我们头顶飘过……

  “啊,宋凯来了。”像见到救星一样,李子翔迫不及待地逃到宋凯身边去了。宋凯对我而言应该算是熟悉的,他曾经做过我一个学期的同桌,是班上最强的英语课代表。可能是我的英语实在是没什么基础吧,老师竟然割爱把宋凯放在我身边。我到现在还在怀疑,我的第一次英语考试是不及格的。可是已经死无对证了。好脾气的他,从来不会嘲笑我,让我觉得安全,于是,什么白痴的英语问题我都会毫不犹豫地朝他丢——我也确实没那个胆子问班主任。慢慢的,我开始追赶他做题的速度,单词的正确率,我也终于摆脱了英语课的痛苦。不再是什么都听不懂的笨蛋,不会感到心慌,因为,他总会在我身边,即使面对老师的问题,我也不必担心没人帮我答出正确答案。这三年,我,是感谢他的。

  “嘿,阿凯。”我笑着跟他打招呼。用我今天最最真心的笑容。

  “来了啊。”宋凯的反应出乎我意料的冷淡,甚至只是稍稍瞥了我一眼,就把眼光移到前方去了。

  我暗暗耸了一下肩,算了,我一直都是不怎么知情识趣的,我以为的朋友可不见得是我的朋友。

  “王艳玲呢?没跟你一起来啊?”王强看出我的不自在,过去跟宋凯勾肩搭背地调侃。

  “我哪儿知道啊,大哥,你就别逗我了。”宋凯的声音无奈,但是表情却很挣扎。

  “我有点冷,先进去了。”我看不下去,直接进了饭店。

  王艳玲,曾经很不喜欢我。好吧,我干脆再明确一点,她不喜欢我到了要找我麻烦的地步。她也是我小学“好朋友”的好姐妹,到了初中她们成为姐妹档,我呢,自以为的好朋友,就成了陌生人。初二那一年,她们甚至在我回家的路上追赶独来独往的我,嘲讽的话,在大马路上就这样飘进我的耳朵,刺进我的心里。我,是在褒奖声中成长的花朵,经不起一丝一毫的侮辱谩骂,于是我甚至不会反驳她们的犀利言辞。慌乱中,我显得那样笨拙而无措。我甚至不明白这背后的原因究竟是什么。所谓的“成熟懂事”背后,我不过是一个符合师长希望成长的小孩子。许多年过去以后的今天,我终于明白,她究竟是为了什么,只是两个字——易扬。

Chapter3易扬

Chapter3易扬

  进入宴会场,到处是在一起热烈交谈的校友,互相炫耀的家长。还有忙着寒暄的老师。百无聊赖的站在一边,仿佛人生就会在这样的嘈杂中悄然度过似的。我不想用“虚度”这个词儿,显得我有多么用功一样。记得海岩的《一米阳光》里有这么一句:日子不混,也会过去。不必在乎什么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只要欣赏此刻的美丽就好。那么日本人那种拼命的“生如樱花般灿烂,死如秋叶般静美”又该如何自处呢?

  就在我发呆的这段时间流过之后,主角一家终于进入了会场。跟着他们一起进来的还有一位穿着华美,举止优雅的中年女人。我认得出,她是易扬的母亲。下意识地越过他们往后寻找着,却没有一个人影了。难道,今天,他也不来吗?当他们从我身边走过,我用力地听着他们的交谈。

  “易扬那孩子啊,已经先去北京熟悉学习环境。顺便去准备一下开学的课程。”易扬母亲的声音轻轻地飘过,我却短暂地失了神。他,还是那么清楚自己要做的是什么呢!即使进入了最耀眼的大学,还是这么谨慎,努力啊。他,不愧是他。

  看着打在窗上的雨滴,这是为了什么而哭泣呢?视线渐渐因为注意力的分散而涣散,看见的是易扬白衣胜雪的样子。上身挺直地坐着,一双长腿有点委屈地窝在课桌下面。像他这个人一样,做任何事都没有一丝缺憾。这个人的身边都笼罩着一层光晕似的。皮肤是不真实的白得透明,让你想触碰以确认他的存在。浅棕色的头发,很软的样子,听说这样的男孩子都很温柔呢,在他身上,我无从得知。同色的淡棕色眼眸,专注的看着手上的书本,长长的睫毛舒展地弯起,仿佛蝴蝶在瞳间跳跃,有点冷漠,有点孤独的味道。挺直的鼻梁仿佛昭示着它主人的个性很倔强。嘴唇是暗示薄情的薄,玫瑰色泽虽然会勾起多情的联想,可是那令人心寒的薄唇却不容人轻易靠近。即使笑也是嘴角微微的翘起好像随时准备着嘲讽什么。易扬啊,说话的时候却和“抑扬顿挫”搭不到一点边,总是淡淡地,静的像无波无澜的湖。

  这样的男孩子是上天的礼物吧,我呢,只是一个俗人,或许只是上帝打瞌睡时的作品。于是我选择在他身边沉默,沉默。

  可是这样的平静生活只存在于我的梦中,因为易扬的个性,绝对不是你想象的那样……

  “喂!白痴。你在干嘛。”某人毒舌开始了。直截了当,既不掩饰,也不躲藏,“光明正大”这四个字在这里原来也很适用。

  “写作业。”我只祈祷速战速决,能够用冰冷的态度吓跑他。

  “不许你写的比我快。”探过头,看一眼我的作业,某人提出意见。

  “……”我理你我就不姓苏!我继续埋头狂写,今天搞定了所有的作业,晚上就不必背着那么重的书包回家了,还可以看电视,哈哈哈哈……我在心中把如意算盘打得噼里啪啦的响。

  哎?作业本呢?

  等我再低头的时候,作业本已经在某人手中轻轻地晃着身体了。

  不甘心啊,我咬着下唇,怒气最终还是慢慢升起。

  我抢,我抢,我再抢,我再抢,我再再抢……

  10分钟之后,某人左手拿着我的作业本,右手继续写作业……眼睛连看也不看我,可是手,却总是快我一步移开。

  20分钟之后……

  “我搞定了,还你。”啪,一声他把作业本扔回我的桌上。

  “这游戏你不觉得无聊吗?”我瞪着他,如果眼神可以有形,他的脸上已经有几十个洞了。

  “有。”他闭目养起神来了。悠然自得的像是在自己家里。

  “我喜欢猫,不喜欢老鼠。”你不要再跟我玩儿这种猫捉老鼠的游戏。

  “知道了。”他恢复精神,继续进攻别的参考书,同时意味着,这个话题到此为止。我再说什么,他都不予理会。

  而我呢,只好无奈地赶我的作业进度,希望能够在放学之前做完早该做完的作业。

  初中3年,有那么一段日子,我就是这样在易扬身边存在着。同桌的那段日子有多久呢?不久吧,说过的话都不记得了,没有什么美好的回忆可以留下。很久吧,久到成为一种习惯,到现在想起,还是有一样的心跳。

假如木棉不曾盛开》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花朵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花朵文学)或者(huaduowenxue),关注后回复 假如木棉不曾盛开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日本东京大雪交通混乱 高中女生光腿短裙雪中行

    当地时间1月22日,日本首都东京及周边降下大雪,从上午陆续下的大雪一直持续到晚上,东京都中心积雪达到23cm。气象当局白天即发出大雪警报,并呼吁上班族尽早下班回家,以防交通机关瘫痪。大雪给首都城市交通带来极大影响,多条铁路列车和地铁延迟或部分停驶,车站内挤满了等候乘车回家的人群,而车站外的巴士站前排起了长龙。而在池袋阳光城附近的马路上,多名高中女生依旧穿着短裙,光着大腿在雪地上行走,并自拍留念。

  • 邓英大使在庆祝中丹建立全面战略伙伴关系10周年活动上致辞

    邓英大使尊敬的北欧合作、渔业和平等事务大臣克洛赫阁下,尊敬的首相府副常秘克里斯滕森阁下,尊敬的北欧部长理事会秘书长赫布罗滕阁下,尊敬的能源、能效和气候事务部副常秘霍夫曼阁下,尊敬的外交部国务秘书李思北阁下,尊敬的各位贵宾,各位使节,女士们,先生们,朋友们,晚上好!我代表中国驻丹麦使馆,热烈欢迎各位和我们一起庆祝中丹建立全面战略伙伴关系10周年,共度一个愉快的夜晚。首先,我要特别感谢拉斯穆森首相专门以视频方式,向全体中国人民致以新春祝福。我们十分高兴与丹麦外交部共同举办今晚的活动。这充分体现了玛格

  • 136㎡轻奢简美风,精致优雅、惬意美妙的居家空间

    今天分享的这套房子,采用了简约美式的风格,并融合了一些现代轻奢的元素,节奏和韵律是空间的灵魂,整个空间动线明朗而痛彻,齐家网设计师以“明亮、韵律、融洽”为中心,通过色调的对比,打造出优雅与浓烈并重,感性与活力同存的温柔世界。平面布置图客厅以灰色、绿色和淡蓝色作为主色调,通过不同属性材质家具和饰品的组合,展示了美式的小优雅以及质感。在纯净的白色、独特的灰蓝色、硬朗的金属质感之间,用光亮的皮质沙发,经典的美式椅子,创造出优雅又迷人的居家空间。地毯与沙发抱枕中跳跃的一抹墨绿,稳重与浪漫结合,华美的色泽

  • 也许你的名字正隐藏着天大的秘密

    名字是每个人一生的品牌,趋吉避凶是自古以来祖先总结流传下来的宝贵财富,一个好的名字,既可以当作是长辈对晚辈的一种祝福,也可以说是为家族兴盛奠定必要的基础。每个人只有一次生命,也只有一个名字,某种程度上来说,名字和生命一样重要。那么,如何取一个好名字呢?取名是幸事,也是难事,当前很多取名大师很难突破用神取名这一关口,是因为用神是很难把握的,所以很多取名师干脆放弃用神取名,选择用生肖取名,八字缺什么就补什么,这是对缘主不负责任的做法。靓名阁取名严格按照缘主的生辰八字,立足于命格的“用神”,这是当前所

  • 杨刚:诗歌是我漂泊天涯时不离不弃的兄弟

    杨刚,1988年12月生于贵州省纳雍县,中国诗人阵线网站长,《中国诗人阵线》主编。在《中国诗人阵线》《诗刊》《山东文学》《贵州日报》《贵州都市报》《新民晚报》《贵州民族报》《当代教育》等刊物发表诗歌数百首,有作品入选高中校本教材。著有诗集《挑起生活上路》《窈窕阳光》等。致力于当代诗歌的传播推广,提倡:让诗歌走进生活。❈杨刚:一首好诗,必须让读者能读懂并能体会到其中的诗意,这个非常重要。只要是自己的我都挺喜欢的,每一个文字都是我曾经活着的见证。蒋能:“乡音被异域的人流挤压/升温蒸发/像风暴卷起尘沙

  • 白居易:是臭流氓,还是真诗人!

    “十听春啼变莺舌,三嫌老丑换蛾眉”“我家里养的家妓,三年多时光一晃,我就会嫌弃她们老了丑了,把她们赶出去,再换一批鲜嫩年轻的来,十年间,我已经换了三次。”70岁的白居易如是说道。你可能不能想象,这个白居易和写《上阳白发人》、《琵琶行》的白居易是同一个人。曾经的他,既同情过‘入时十六今六十’的上阳白发人,又同情过‘老大嫁作商人妇’的浔阳江头琵琶女。而现在的他,居然买了一批十五六岁的年轻女孩来当家妓,仅仅才三年,姑娘们也才十八九岁,就嫌人家老了丑了,当废品处理掉,再买进一批新鲜货色,如此一而再,再而

  • 工美人需知:2017年过去了,但这些影响还在

    2017年是传统文化复兴的一年,这一年内,文化产业迎来了发展,然而,工美行业迎来机遇的同时也不可避免的遇到了动荡。在去年频发的大事件中,仍有一部分对工美行业的发展产生持续性的影响。1、文化复兴政策助力传统手工艺2017年1月,国务院制定了全面复兴传统文化的国家发展方针,并出台《中国传统工艺振兴计划》。未来几年,传统工艺美术作为政府的扶持产业之一将获得政策上的更多的支持与优待,宣传方面上也将提供更多便利。2、中央环境督查刺激工美行业升级转型2017年,中央环境督查在全国掀起了一阵环保风暴,严查中小

  • 我们都是龙的传人,但龙长啥样还要靠他画

    有首歌唱得好,我们都是龙的传人~龙是中国最有代表性的神话生物,我们的瓷器上有龙,《西游记》里有龙,故宫到处都能看见龙的装饰,连中华小当家做个菜都能召唤神龙,要不是因为龙是虚构的,早就变成宠物界的头牌,“吸猫”也要让位于“吸龙”了~不过龙到底长什么样呢?如今我们常见的龙,大多是这样的(来源:艺萃)这样的这样的。那么就奇怪了,既然龙是不存在的神兽,它的模样必定是饱受争议的,路人甲可以说龙有八条腿,路人乙可以说龙会直立行走,路人丙还可以说龙是山鸡变的呢。那么就奇怪了,既然龙是不存在的神兽,它的模样必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