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现代言情小说《隐婚娇妻:冷酷总裁狠狠爱》在线免费阅读

2017/11/4 7:29:12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隐婚娇妻:冷酷总裁狠狠爱

第一章 吻

S市最出名的酒吧。奇闻网

  司徒墨宸眼神冰冷的透过透明的玻璃窗看着舞池里疯狂的扭动腰肢的男男女女,酒吧里让人轰鸣的音乐,并没能让他所在的包厢里,变得热闹一些,反而更显冷清。

  桌面上已经堆积了好几个酒瓶,他的视线已经开始变得模糊起来,但是始终摆脱不掉脑中的那道身影。

  举着酒瓶就对着嘴巴,猛地灌了几口。

  当欧诺雅走进来时,看到的就是这样的场景。

  欧诺雅漂亮的柳叶眉皱了起来,一身得体的西装显得她无比的精明干练,几步走到司徒墨宸的面前,一手夺过司徒墨宸手里的酒瓶,面无表情的说道:“总裁你喝多了!”

  司徒墨宸一向都是一个睿智冷静,懂得克制自己的人。但是这样的情景,自从她跟着总裁回国以后,已经发生过了几次,而每次都是因为那人的原因,所以她并不觉得这有什么好惊讶的。

  可是前几次都没有这次喝的那么厉害,看来解铃还需系玲人。奇闻网

  看着司徒墨宸有些摇晃的身体,欧诺雅腾出一只手扶着他,然后一手从西装里掏出一个手机来,快速的就拨了一个电话。

  “喂!”电话才通了两声,那边就接通了电话,“欧助理吗?这么晚了打电话给我有什么事情么?”

  听的出那边的声音虽然依旧甜美,可是声音之中充满了沙哑,应该是被她的电话吵醒了。

  但是看着她手头上喝的醉醺醺的总裁,只好简单地把情况让对方说明一下。

  “柳小姐,是我。现在总裁喝醉了,你能过来一趟吗?”

  柳倾夏听着欧诺雅毫无起伏的声线,一下子从床上蹦了起来,看着墙上的闹钟指针已经指向凌晨两点,有些惊讶:“他明天不是还要上班吗?怎么还在这个时间点喝酒?”

  欧诺雅犹豫了一下,说道:“总裁今天好像有些不高兴。”

  这句话的潜意识就是在说,让柳倾夏过来解决。

  柳倾夏跟欧诺雅相处虽然不久,但是在某些事情的性质上,她们还是挺有默契的。版权http://www.qi-wen.com/

  于是立即起身开始翻箱倒柜,一边对欧诺雅说道:“哦哦!那等会儿挂了,你把酒吧的地址发给我,我一会儿就过去。”

  欧诺雅挂电话就将酒吧的地址发了过去,这才稍微松了一口气。

  作为一个优秀的助理,虽然总裁的私事她是不能够过问的,但奈何总裁一出了什么事情,受罪的终究还是她这个贴身助理。

  但是就在欧诺雅刚把手机放下来的时候,包厢的门就被推开了,她一转过头就看见尹晴柔一身青兰色的飘逸碎花洋裙出现在门口,显得无比的清纯,跟着灯红酒绿的酒吧完全勾不上边。

  她这才刚松开的柳叶眉又不做痕迹的皱在了一起。

  “尹小姐,总裁现在不方便接待你,请见谅。”欧诺雅这句话说的客气,但话里话外都是疏离的意思,尹晴柔又怎么会听不出来。说明qi-wen.com

  只见尹晴柔不在意的笑了笑,说道:“我知道他醉了,所以来看一下他,这里我来就好,你去给他买点醒酒药吧!”

  欧诺雅有些犹豫,待会儿柳倾夏就要来了,要是把总裁放在这里,出了什么事情她可不敢担保。

  还没等她拒绝,尹晴柔就继续说道:“你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助理,难道还怕我吃了他不成?”

  话都说到了这份上,欧诺雅自然清楚她再留在这里是不合适的,但仍旧面无表情的说道:“那么总裁就拜托尹小姐照顾了。”

  尹晴柔虽然笑着,但是骨子里总透着那么一股冰冷。欧诺雅在经过她的身边时,觉得自己就像是被一条蛇盯上了一样,背脊发冷。

  等欧诺雅走了之后,尹晴柔就来到司徒墨宸的身边,让司徒墨宸的头靠在她的肩膀上。拿起手机,打的却是另一个人的电话。

  手机铃声才响一下就接通了。网站qi-wen.com

  那边说道:“怎么样?”

  “已经醉过去了,一切按照计划走。我只要司徒墨宸,柳倾夏那边你自己看着办。”尹晴柔笑着,声音却无比的冰冷。

  “这是自然的。”

  说完,那边就挂了电话。

  没过多久,司徒墨宸就悠悠地睁开眼睛,视线还有些迷蒙,但是脑子还算是清醒。他能够感觉得到他正靠在一个人的肩膀上,身子有些瘦弱,应该是个女人。现代言情小说《隐婚娇妻:冷酷总裁狠狠爱》在线免费阅读

  突然脑中似乎想到了什么,立即就将身旁的女人推开,他则连忙站了起来,又踉跄地倒在沙发上,声音有些沙哑,可吐字仍旧清晰:“你是谁?不知道这个包厢我已经包了吗?给我滚!”

  尹晴柔显然没有想到司徒墨宸会突然醒来,然后推开她,而且脑子的思路还这么清晰。她并没有慌乱,而是从容的再次把司徒墨宸扶了起来,温柔地说道:“墨宸,你喝多了。我是尹晴柔,我送你回去吧!”

  她这么说着,原本放在桌面上的手机突然就震动了一下,手机屏幕亮了起来,尹晴柔就明了是时候了。

  她趁司徒墨宸有些放松,于是凑在司徒墨宸的耳边轻声地说道:“阿宸,你怎么喝的那么多,我是倾夏,快起来,我送你回家。”

  她用的是柳倾夏叫司徒墨宸的时候用的称呼,而这个称呼,司徒墨宸一向只让柳倾夏这么叫他。

  尹晴柔这么一喊,司徒墨宸昏昏沉沉的就误以为是柳倾夏来了,对尹晴柔的防备更是一下子松懈了下来,所有的注意力就一下子放在了一起。

  醉醺醺地跟着尹晴柔的声音喃喃道:“阿夏,你来了?”

  “是啊!我来了,我送你回家吧!”尹晴柔从善如流地诱哄道。

  司徒墨宸看着她绝美的容貌,渐渐的跟脑中的身影重合了起来,费力地将尹晴柔揽到怀里。

  如尹晴柔所愿,司徒墨宸就这么吻了下去。

  就在这时,包厢的门再次被打开。

  柳倾夏没想到她竟然会看到这一幕。

  站在门口不知道作出什么反应,只是眼睁睁的看着司徒墨宸和尹晴柔最后嘴贴在了一起。

第二章 偶遇黑向明

她的脑子一瞬间变得空白,随即心中顿时划过一抹莫名酸涩的感觉,脑子也变的焦虑起来。

  就在她不知所措的时候,身体下意识的就往酒吧门口跑去。

  跟在她身后的欧诺雅也看到了这一幕,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这情形分明就是她家的总裁强吻着尹晴柔,再怎么辩解也是辩解不通的。

  而司徒墨宸就像是心有灵犀一般,猛地又将尹晴柔推了开来,懊恼的说道:“不,你不是阿夏!阿夏是不会说出送我回家的话来的,你是谁!”

  欧诺雅松了一口气,见司徒墨宸有些清醒,连忙说道:“总裁,柳小姐刚才跑出去了,现在追还来得及。”

  蓦然被推开的尹晴柔冷冷地看了她一眼,欧诺雅也毫不畏惧的回视着她。

  此时此刻,司徒墨宸完全清醒了。

  刚才站在门口的身影,他只用眼角瞥了一眼,但是那道身影他早已经铭记在骨髓里了,又怎么会看错?

  司徒墨宸冰冷的看了一眼被他推倒在地的尹晴柔,顾不上她就跑出了包厢。

  柳倾夏也不知道自己跑了多久,直到她觉得肺已经完全接受不了她剧烈的运动时,才停了下来,粗喘着气。

  尽管柳倾夏不想承认,但是也不得不说,在看见司徒墨宸和尹晴柔接吻的时候,她心里真的产生一种妒忌的心情。

  那感觉就像是恨不得冲上前去,把那两个人分开,然后狠狠的给那两个人一个耳光。

  可是事实就是,她居然窝囊的跑掉了。

  完全形容不出来此刻的心情是怎么样,她理不通现在的心情,就这样一只手扶着膝盖,粗粗地喘着气,另一只手捂着心口,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小夏?”

  背后传来一道熟悉的男声,柳倾夏转过身来,就意外的看到黑向明就一身深紫色的西装站在她的身前,表情和她一样显得有些惊讶。

  “小夏,真的是你。这么晚了你怎么在这?”黑向明走到她的身旁,欣喜的问道。

  柳倾夏一下子不知道该怎么回答,难道她要说她是来接司徒墨宸的,但是司徒墨宸此刻正在包厢里和尹晴柔在接吻,她一下子承受不了就跑了出来?

  不能这么回答,于是她只好打哈哈说道:“额……司徒墨宸在酒吧里,我在这里等他。你呢?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和客户谈生意,正准备回去呢!”黑向明温柔地看着她,随即说道,“这么晚了,不如我先送你回去吧!司徒墨宸在喝酒的话,估计也没这么快出来的。”

  “不用了,我想自己一个人走走,顺便等他。”她这话说的异常顺溜,丝毫没有打结。

  她也很惊讶,她居然这么快的就恢复了正常。

  黑向明的脸色却突然暗了下来,似有些苦笑道:“难道这点机会你也不给吗?”

  气氛顿时变得有些尴尬,她拒绝也不是不拒绝也不是。

  黑向明喜欢她也不是这一两天的事情了,在她面前一向是花花公子表现的黑向明这么直白的把话说出来,这还是第一次。

  她向来不知道该怎么拒绝别人的心意。

  “这个……我……”柳倾夏有些为难,“司徒墨宸还在酒吧里呢!我,我现在就去接他。”

  说着,她拔腿就想跑,但是还没跑几步,她就落在了一个宽大的温暖的怀抱里。

  柳倾夏开始挣扎起来,但无论她怎么挣扎,黑向明的双臂就像是铁捁一样,紧紧地钳制着她:“黑向明你快点放开我!”

  “不放!”黑向明勾起一抹笑意,眼睛看向四周,“我就是不放!可能就是因为我每次没有把话跟你说清楚,所以你才会觉得那么侥幸。这次我们就把话说清楚吧!”

  柳倾夏有些不知所措,但是在听了他这些话之后也冷静了下来:“那你先放开我,我们好好谈一下。”

  黑向明感觉柳倾夏不再挣扎,于是就把柳倾夏松开了一些,仍旧没有放开。

  他和她对视着,无比认真的说道:“柳倾夏,你听清楚了,我喜欢你,是认真的。可能以前还带着点玩玩的心态,但是后来我慢慢的就被你吸引了,所以,我喜欢你,和我一起交往吧!”

  听了他这些话,柳倾夏内心并没有太多的感觉,而且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呈现的却是刚才司徒墨宸和尹晴柔亲吻的那一幅画面,顿时沉默了起来。

  如果黑向明对她的是喜欢,那刚才她为了司徒墨宸而感到的醋意,又说明了什么?

  黑向明见她久久没有回答,心里的期待逐渐变成落空,有些焦急的低下头与她平视着,问道:“怎么样?”

  柳倾夏抿唇,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心里已经乱成了一锅粥。

  对于这种情况?,到底该不该接受,她心里真的是一点底也没有。

  “我,我不知道该怎么说。你喜欢我,我觉得很高兴,可是我不知道这到底算不算得上是喜欢,我……给点时间让我考虑一下吧!”柳倾夏非常艰难的说出这段话,眼睛都不敢看着他。

  她觉得她就是在伤害了黑向明一样。

  黑向明深深的看着她,最后长长的叹了一口气,明白让柳倾夏说出这番话着实也是不容易,也没有继续强求。

  他只好把话题转开,好让他们之间的气氛不那么尴尬。说道:“那你千万别让我等太久了,作为一个有名的花花公子,身边要是没了女伴,可是会被人笑话的。”

  果然,在他的话音刚落,柳倾夏就被他这话逗笑了。

  柳倾夏就像往常一样调侃他:“就你还缺得了女伴吗?就你这样的条件,想当你女伴的人都能从南极排到北极去了。”

  “可是我缺的伴只有你啊!”黑向明调皮朝她眨眨眼。

  柳倾夏顿时觉得没了刚才的为难:“不是才说了要给我时间的么?”

  就连因为司徒墨宸而变得有些失落的心情,也有些好转。

  “那么,亲爱的小夏女士,你愿意给我一个吻吗?”男抿抿唇一笑,原本就邪魅的脸蛋更显得诱惑。

第三章 你是我的

他的话题转换的太快,柳倾夏根本转不过来。

  但是在不远处却跑来了一个挺拔的身影,就算柳倾夏没有看清那道身影是谁,心中也猜到了几分。

  黑向明说完,下一秒他英俊白皙的脸庞就慢慢的朝她低了下来,眼看着就要印在她的嘴唇上。她鬼迷心窍的竟然没有躲开,而是任由黑向明的唇一点一点地压近她的。

  一个人影却突然冲到他们的身旁,一拳挥向黑向明的脸,让他不得不跌坐在地上。

  柳倾夏心里有些不可置信,没想到他真的冲上来了。可是他刚才不是还在跟尹晴柔接吻吗?现在为什么又要来插手她的事情?

  她怔怔地站在原地,任由司徒墨宸把她紧紧的揽在怀里。

  司徒墨宸眼神冰冷的看着跌坐在地上的黑向明,一字一句地说道:“我的女人,也是你能碰的吗!”

  黑向明捂着被揍得侧脸,从容的从地上站起来,勾起一抹讽刺,对司徒墨宸说道:“什么你的女人?司徒墨宸,你这话也说的太早了吧!小夏是谁的那得小夏自己来决定,你有什么资格?”

  “就凭她是我司徒墨宸合法的妻子!”

  他这话让柳倾夏和黑向明都愣在了原地。

  只有更是不敢相信的抬头看着他,惊讶地问道:“你说什么?”

  司徒墨宸的目光一下子放在了她的身上,身上散发出来冰冷的气息不但没有散开,反而有冰封一切的趋势,一字一顿道:“我说,你是我合法的妻子!”

  柳倾夏这才反应过来这眼前的情景。想要挣脱司徒墨宸的怀抱,却被司徒墨宸牢牢的固定在怀里。

  但是一想到司徒墨宸刚才跟女孩接吻的画面,柳倾夏心里不由得就冒起了火气,恼怒地对司徒墨宸说道:“司徒墨宸,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她这话无疑是在和他撇清关系,司徒墨宸就这么定定地看着她,心中的无名火愈演愈烈。

  “我会让你知道我在说什么的。”忽的他冷笑一声,“或者说,我早该让你知道了。”

  如果说前一秒司徒墨宸还是保留着理智,那么此时此刻,司徒墨宸无疑是已经处在了暴走的边缘。

  柳倾夏被他这副模样吓得一下子不敢再多说些什么。她从小就跟他一起长大,是他露出这副样子,说明他是真的怒了。

  而每次司徒墨宸发怒的时候,她就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逃。能逃多远是多远,只要等他怒火过了就好了。

  许是看出了柳倾夏的想法,司徒墨宸不顾她的意愿,就强行的把她扛在了肩膀上往他停车的方向走去。

  没过多久马路上就驶出了一辆飞快的蓝色法拉利。

  黑向明遥遥地看着法拉利飞速消失的方向,这才从口袋里掏出手机,给另一个人打电话。

  “我已经按照你的计划走了,你答应过我的,不准伤害她。”

  “我一向说话算话!”

  ……

  坐在法拉利上,柳倾夏紧紧地抓着扶手,一脸愤怒地看着沉默不说话却把车开的飞快地司徒墨宸:“司徒墨宸,你到底要做什么!快放我下去!”

  她实在有些受不了车子飞快的时速,看着车子两旁一路而过的景象,她只觉得脑子一阵眩晕。

  司徒墨宸并没有回答,而是黑沉着一张脸更加用力地踩着油门,车子一下子又提速起来。

  “啊!司徒墨宸,你要是想死的话你自己去死啊!别连累了我,我还想活的更久一点呢!”柳倾夏吓得尖叫起来,脸色都变得苍白,就连说话的声音都有些颤抖。

  司徒墨宸却不管不顾依旧开的飞快,他虽然喝醉了酒,但把握着方向盘的手却是稳稳的。

  柳倾夏只好紧闭着眼睛,忍受着身体传来的眩晕和无力,不停地催眠自己什么都不知道。

  没过多久车子就开进了司徒家的别墅里。

  司徒墨宸刚停好了车,就绕到另一边打开车门,把柳倾夏从车上拽了下来。

  柳倾夏原本就被吓得够呛,除了脸色苍白以外,她全身都现在有些瘫软,被他这么一扯,她直接狼狈的就从车上摔在了地上,膝盖被摔得生疼,眼里顿时蓄着泪水。

  柳倾夏紧咬着牙,怎么也不肯流下眼泪了,倔强的想要把手从司徒墨宸的手中抽回来,却怎么也抽不回来。

  司徒墨宸恼怒的转身,一拳就挥向了柳倾夏的头部,吓得柳倾夏紧紧的闭上眼睛,司徒墨宸的拳头却稳稳地落在柳倾夏身后的车门上。

  半晌,柳倾夏才敢睁开眼睛,看着已经濒临失控的司徒墨宸,眼泪再也忍不住哗哗的流了下来,理直气壮却有些委屈,用力地捶着他的胸口,质问道:“司徒墨宸你疯了!你凭什么这么对我?刚才你和尹晴柔接吻的时候,我都没有这样,你凭什么?凭什么?”

  “我就是疯了!是你把我逼疯的!”司徒墨宸抓过她的手,强行就把她从地上带了起来,迅速地将柳倾夏拖进别墅。

  重重地“嘭”的一声,别墅的门就被司徒墨宸用力的关上。

  他一伸手,就将她抵在了墙上,眼神深邃得吓人,手劲大的几乎要拧断她的胳膊,痛的她眼泪都要盈出来,柳倾夏不敢再说话,抿着唇倔强的看着他。

  看着她这样的眼神,司徒墨宸心中莫名的烦躁。

  司徒墨宸几乎是咬牙切齿的说着:“你喜欢他是么?你和他才认识多久,就让他亲了!”

  柳倾夏一下子看不清他的表情,她就像孩子般赌气的吼道:“是啊!我就是喜欢他,怎么样!”

  他一下子沉默了起来,语气变得有些悲呛:“呵!喜欢?好,那我就让你知道什么是喜欢一个人的感觉!”

  他突然双手捧着她的脸颊,猝不可防之下就将她接下来的惊呼全数堵住。

  他的力气大的下人,大手箍着她的头,让她不得不使劲地贴近他。这个吻来的异常火热而绵长,他的唇急切肆意的碾压的在她的口腔里一扫而过,勾动她的丁香用力地吸允着。

第四章 小时候

她连呼吸都忘了,只呆呆地任由他的动作。等唇上传来一阵刺痛感,她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柳倾夏开始试着扭动脑袋去躲避他的唇,却被他更加用力的固定住,让她丝毫动弹不得。他的舌强势的在她口腔中放肆的掠夺,她只好死死的合紧牙关,却引得他更加霸道的碰触。

  此时他的脑中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要将她拆吞入腹。

  柳倾夏心里一急,她甚至都能听到牙齿之间碰撞的声音,于是狠狠地在他的舌头上咬了一下,他们相连的口中便弥漫着一股血腥味。

  司徒墨宸舌头吃痛,猛然地放开了柳倾夏。

  她的动作无疑是惹火了他。

  随即柳倾夏只觉得一阵头晕目眩,她整个人就被他扛在了肩上,几步就跨上了楼梯,直接来到他的房间,他就把她扔在了松软的大床上。

  柳倾夏觉得此时此刻的司徒墨宸是那么的可怕,哪怕他们已经认识了这么多年,这样的司徒墨宸,她是第一次见到。

  她……怕极了。

  “司徒墨宸,你……你要做什么?你别乱来!”

  等身体适应过来这种猛然被人扔下的眩晕感,她快速的挪到大床的另一边,想要绕过他来到大门边跑出去。

  她的手碰到了把手,从没觉得这门这么难开过。刚打开门,一只大手就横在了她的腰前,一个用力,她又回到了大床上的位置。

  刚打开的门“嘭”的一身又关了回去。

  “司徒墨宸,你放开我!你不能这样对我的!”

  司徒墨宸整个人都压了下来,一只大手牢牢地将她的双手固定在头部以上的地方,另一只手就沿着她的衣摆伸了进去,灼热的唇不停地沿着她的颈部曲线吮吸着。

  感受到他修长有些磨砺的大手游移在她白嫩的肌肤上,柳倾夏害怕的整颗心都仿佛要跳出来,眼泪就不由自主的掉了下来,求饶道:“阿宸,求求你不要这样对我……求求你……”

  司徒墨宸的动作一顿,但是一想到刚才他身下的女人既然躲也不躲的就让别的男人亲她,一直压抑在心中的怒火又爆发了出来。

  只听见“哧咧”一声布料被撕碎的声音,柳倾夏身上的休闲T恤就彻底被他撕了下来,扔在了地上,露出她姣好的身形。

  柳倾夏的心也随着这声布料被撕裂的声音,慢慢地沉入海底。

  司徒墨宸在她的红唇上轻啄了一口,然后说道:“阿夏,我对你做的事情都是合法的。”

  女主直直地看着他,无悲无喜就像一个破碎的娃娃一样。男主心中不忍,松开钳制她的手遮住了她的眼睛,深深的埋在她的颈窝里。

  蓦地,她用尽全身力气推开他,拉起被子将自己赤裸的身体包裹住,声音冰冷地说道:“司徒墨宸,你以为你是谁?刚刚亲了尹晴柔,现在又来招惹我?你拿我当什么?”

  摔在地上的司徒墨宸怔愣地看着她,不知道是被刚刚黑向明激怒,还是因为她的这句话起了懊悔的心情。

  司徒墨宸从地上站起来,再次揽过倾夏瘦削的肩膀,不由分说的便吻住了她的唇。这个吻,比之刚才的粗暴霸道显得是那么的柔情,缠绵。

  柳倾夏拼命地挣扎,但在司徒的臂膀下,她的反抗显得那么无力。

  等她再次放弃挣扎时,司徒的吻却突然停了下来。

  他紧紧地抱着她,目光悲痛,仿佛要把她融化在他的眼里一般。

  “阿夏,你是我的,你只能属于我。”

  没等柳倾夏反应,司徒墨宸就转身离去。

  窗外秋风乍起,窗帘被吹得左右摇晃,挂在屋子里的风铃发出刺耳的声音,每一声响都打在倾夏的心上。

  那是她亲手挂上的,此刻却显得这么可笑。

  她站起来走到窗口,透过窗口看着司徒墨宸雄厚的肩膀坐上车子离去,车子发动的声音在夜里是那么的刺耳。

  柳倾夏环抱着身上的被子,无助地蹲了下来。

  不!这一切不应该是这个样子的。

  倾夏呆呆的楞在原地,脑袋逐渐变得有些恍惚,记忆好像回到了司徒墨宸刚回国的那时候,又好像回到了她和司徒墨宸的小时候。

  ……

  那时。

  窗外传来孩子们嬉笑打闹的声音,那是小时候的她和小时候的阿宸,是那么的无忧无虑。

  “小夏啊!出来跟叔叔阿姨打招呼啊!”夏母冲着屋内喊,不一会卧室里就钻出来一个小不点。

  小小的柳倾夏梳着一个丸子头,睫毛弯弯的,粉嘟嘟的面颊让人恨不得捧着亲上一口。口齿不伶俐的嚷嚷:“怎么啦怎么啦,人家在画画呢!”

  夏母微笑的拉着她走到客厅说:“快和司徒叔叔和阿姨打招呼,还有你墨宸哥哥。”

  小倾夏圆鼓鼓的包子脸,白里透红,脸上还沾了些颜料,更显得她调皮可爱。甜甜的笑着对司徒锦坤和陈絮礼貌地打招呼:“司徒叔叔好,絮阿姨好。”但看到小墨宸这里却是一嘟嘴,不满地对夏妈埋怨道,“妈咪,你看他那么瘦的,一定比我小!他要叫我姐姐才对!”

  夏妈皱皱眉,无奈地对宸爸宸妈笑了笑,而后责备道:“胡说!人小鬼大的,墨宸比你大,你就该叫哥哥,没礼貌。”

  小倾夏嘟嘟囔囔的还不服气,冲到小墨宸地身旁,强势地在他没有血色的脸上强势地亲了一口,然后得意地抱着小墨宸说道:“我说他是弟弟他就是弟弟!嘻嘻,以后我就叫你阿宸啦!”然后又重复在小墨宸的耳边反复念道,“阿宸!阿宸!阿宸!”

  逗得几个大人捧腹大笑。

  看着笑的合不拢嘴的大人们,小墨宸觉得他突然就被一个和他同龄的女孩子亲了一口,他爸妈却笑的那么开心,心里就不干了。嚷嚷道:“谁准许你这个丑八怪亲我的!”

  软糯的声音在不算很空旷的大厅里响的清脆。

  小倾夏立即委屈地扁了嘴,虽然她才四岁,但是她也是知道什么叫做丑八怪的。

隐婚娇妻:冷酷总裁狠狠爱》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花朵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花朵文学)或者(huaduowenxue),关注后回复 隐婚娇妻 或 冷酷总裁狠狠爱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儿童诗不能缺意境营造

    有人觉得儿童诗和儿歌、童谣差不多,就是教孩子认字识物的,或教给孩子们做人道理的,儿童正处于饥渴的学习阶段,诗里的知识学问应该大于诗歌的意境氛围。其实儿童的可塑性很强,儿童诗更需要生动活泼的形象和浓烈的意境氛围,以此吸引他们的兴趣,从小培养他们的诗性与诗情。翻开谭旭东的儿童诗集《樱花来信了》(漓江出版社出版),好像突然间闯入了一个美丽的童话王国,充满了诗情画意。且看这首《不小心》:“不小心/闯进了文字的花园/蔷薇花瓣落满一地/月季在开怀大笑/刺猬躲躲闪闪/它一定知道好句子装在哪里//蚜虫在嫩叶上窃

  • 呵护文学“美”的生态

    冰心先生曾经说过:“有了爱就有了一切。”以真善美为基调的优秀儿童文学,因其具有追溯人类本源和张扬人类本性的共通性,而成为全人类、全世界都喜闻乐见的文学式样。《爸爸和安安都在》(河北少年儿童出版社出版)是徐玲用整个2016年的写作时光,写就的一个非常美丽的亲情故事。主人公安安很小的时候,妈妈就跟她和爸爸分开了,从此,安安和爸爸生活在一起。小学毕业那天,妈妈却突然出现,并不由分说将她带到了遥远陌生的广州城。安安时时想念着爸爸,她不能接受没有爸爸陪伴的日子。安安无法融入新的生活,她央求妈妈让她回去看望

  • 提升文艺原创力要杜绝怪诞和平庸

    董其昌的《行草书七言律诗扇》,亮相于2014年9月在中国国家博物馆举办的“小品大艺——明清扇面艺术展”。刘兆明摄光明图片/视觉中国【文艺观潮】党的十九大报告要求提升文艺原创力,推动文艺创新。这为推动社会主义文化繁荣兴盛指明了一条路径。文艺原创力是具有独一性的文艺创新能力,它基于文艺家对生活与现实的全新思考和把握,并有着创造性的艺术呈现。提升文艺原创力是推动当代文艺创新、繁荣发展社会主义文艺的重要前提。而坚定文化自信对于提升文艺原创力意义重大。因为没有文化自信,就不可能写出有骨气、有个性、有神采的

  • 2018:中国工业的步子怎么走

    首届中国工业设计展览会上展出的动车组模型新华社发经济呼唤绿色发展。图为铜陵皖能发电厂六期机组扩建工程。光明图片【经济界面】工业强,则国家强。近日,国家统计局发布的最新数据显示,2017年,全国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比上年实际增长6.6%,增速较上年提高0.6个百分点。工业生产增长自2011年以来首次加快。此前,工信部部长苗圩指出,2018年,主要预期目标是全国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增长6%左右,规模以上企业单位工业增加值能耗下降4%,单位工业增加值用水量下降4.5%……当前,我国工业经济有何亮点?从“6

  • 自曝GDP注水透出的信号

    【财经论语】不久前,辽宁、内蒙古、天津等地自曝GDP注水,主动为曾经发生的虚假GDP挤出水分,引发关注。这一现象再次警示人们,过去在“速度情结”的诱导下,虽然中央三令五申严禁数据虚报造假,但靠假数据抬高GDP的冲动存在,GDP“泡沫”必须早日捅破。同时,我们也要看到,“注水”的数据是自曝而出,这是一个积极的信号。自曝行动凸显的是这样的事实:彻底告别“速度崇拜”,各地政府有了强大的内在动力。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我国经济已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在新时代,必须推动经济发展质量变革、效率变革

  • 新时代加强师德建设的战略思考

    【论教】合理的社会价值理性信念的确立和自觉践履,是每一个民族的文化走向成熟和圆融的标志。教师作为人类文化科学知识的继承者和传播者,是学生智力的开发者和道德的塑造者,是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重要承载。我们要充分认识新时代加强师德建设的战略意义,以高度的战略思维和战略设计持续有效地推进师德建设。加强师德建设要理论与实践相结合。一要大力开展师德建设研究。在高校人才培养、基础教育课程改革、教师专业成长、校长能力建设、评价机制改革、学术道德建设、教育价值观构建等方面和环节开展新形势下师德建设专题研

  • 如青铜器一般的光泽

    《经七路34号》(河南文艺出版社出版),似与我有着天然的亲近与吸引。作者南丁,他的才华和生命的大多岁月贡献给了河南,可他是安徽蚌埠人,这是书的折页上赫然写着的。“安徽蚌埠”这几个字,一下子缩短了我和他的距离。我们是同乡。南丁饮过淮河水,游过龙子湖,在崇正中学读过书——崇正中学已变成今天的淮河水利委员会机关所在地。阅读至此,我心怡然。这些地方我也很熟。尽管我与南丁年轮有别,原来生命旅途中却有许多物理路径曾经相叠,他的品格值得我永久仰视,慢慢去读,我为有这样睿智卓越的老乡而自豪。这本文学回忆录凝结着

  • 教育发展的那些不平衡和不充分

    光明图片/视觉中国【思想汇】编者按新时代,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如何解决教育领域的这一对矛盾,是当前和今后教育改革和发展的重中之重。2017年12月12日本版刊登了《对基础教育中的平衡与充分发展的理解》一文,从基础教育的角度对这一矛盾进行了阐释。延续这一探讨,本文作者从教育发展的角度出发,对教育发展中的不平衡不充分进行了细致的解析,具有一定的启发意义。“不平衡”既有短板,也有整体中的局部短缺从整体看,不平衡主要体现为现阶段教育事业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