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情覆山河·血色凉歌13章(第十二章:忘)

2017/11/4 6:18:21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情覆山河·血色凉歌
第十二章:忘

缓缓地,马车驶进炎京城门。说明http://www.qi-wen.com/

去往的方向,却不是司空府,而是——皇宫。

夜璃歌眉睫微微一颤。

与往日-比起来,章定宫并没有任何的不同,但夜璃歌还是敏锐地察觉出,那飘散在空气中的异样。

马车穿过玉祥门、宣和门、广安门,一路不停,直接去了倚凰殿。

倚凰殿,是皇后的寝宫。

夜璃歌的眉头皱得更紧了。

甫下马车,便有两名全然陌生的宫侍迎将上来,一言不发,只和夜天诤交换了个眼色,调头便朝殿内走去。奇闻网

不着痕迹地扫了扫那两人轻飘飘的步伐,夜璃歌心中的疑惑,一重,深似一重。

竟然,不是真正的宫侍,而是——皇帝身边的影卫改装而成。

倚凰殿,共分内外三进。

外殿是皇后接见妃嫔、命妇所用,中殿是皇帝驾幸时的起居处,至于内殿,外臣一概不得入内,尤其是男子。

可是此际,那两名改装成宫侍的影卫,却引着夜氏父女,直接进了第三殿。

锦帏重重,将整个内殿笼罩得密不透风。

随着一阵钗环的碎响,一身凤袍的皇后董妍徐步走出,脸上难掩憔悴。原文qi-wen.com

“皇后。”夜天诤上前拜见。

董皇后强挤出一抹笑,目光掠过夜天诤,轻轻落在夜璃歌脸上:“回来了?”

“小女顽劣,让皇后费心了。”夜天诤赶紧解释了一句。

董皇后“嗯”了一声,却也不深究,袍袖微摆:“进去吧。”

夜璃歌一头雾水,提步跟在夜天诤身后,轻悄悄步入内帏之中。

身形未动,一股浓郁的气息扑面而来,夜璃歌不由一怔,当下伸手拽住父亲的衣袖,满眸疑问地看向他。推荐http://www.qi-wen.com/

“无妨。”轻轻摆摆手,夜天诤拉着她,上前两步,跪倒在地,低沉着嗓音道,“臣司空夜天诤,拜见皇上。”

皇上?夜璃歌惊讶更甚——皇上不在庆宏殿,改居倚凰殿了?纱幕轻动处,一张苍白中泛着丝丝血红的脸,乍然映入夜璃歌的眼帘。

饶是她见多识广,也不由以袖掩唇,发出一声轻呼:“啊!”

安阳烈钧脸上的表情,仍旧平和异常,满眸慈蔼一分未减:“歌儿,咳……咳咳……你回来了,你回来……就好……”

没有多余的言语,夜璃歌当即起身,几步奔到榻边,伸手搭上安阳烈钧的脉门。

“歌儿……”安阳烈钧嗓音低黯,“不,不用了……这毒已入了五脏六腑,救,救不过来了……”

缓缓地,夜璃歌收回了手,垂眸不语。

柔情万缕。

这种毒的名字,叫柔情万缕。原文qi-wen.com

很好听的名字,和它的毒性一样,以一种极缓慢的方式,进入中毒者身体的各个部位,直到毒发前的三日,才会有症状出现,但,若真等到此际才察觉,纵使大罗金仙,也难逆天转魂。

如果……如果这就是那道急诏的来由,如果这就是父亲亲自出京,“追缉”自己的理由,那么,一切就能得到合理的解释了。

安阳烈钧,命在旦夕。

璃国,也危在旦夕。

不管是精明强干的董皇后,抑或是才具超群的父亲,抑或朝中一众文武官员,没有一个人,能够承受如此山崩地裂般的剧变。

谁能料到,素来年富力强的帝王,竟会如此仓促地驾崩,撂下这万里河山,含恨而终?“歌儿……”安阳烈钧颤颤地握住夜璃歌的手,满眸殷切,满怀期待,“朕……怕是没有多少日子了,这江山,这社稷,朕要——”

“不!”夜璃歌眸中,第一次惊现出惶惑,猛然地后退一步,却没能挣开安阳烈钧紧握的手。

“你——”皇帝低低地喘息着,“你不是说,这天下,有能者居之吗?你不是说,这璃国的男儿,无一人能与你并肩吗?那,那你牵着顼儿的手,和他一起,开创盛世繁华,把你的才华,展现给整个世界看吧——”

“不!”夜璃歌用力地摇头——是的,她自负自傲自信,也知道自己的能耐,或可担得起这万钧重担。情覆山河·血色凉歌13章(第十二章:忘)

但,那并非她的心之所向。

她只想做夜璃歌,一个敢爱敢恨,潇洒坦荡的女子。

可一旦登临高位,她必将失却自己的真心真性情,更何况,她要扶助的,还是那样一个人……“你听朕说……朕这也是,迫不得已,朕知道,你不爱顼儿,朕也不强迫你,朕只是希望,你们父女能联起手来,协助皇后,撑起璃国的天下,待,待瑜儿长,长大,把,把江山交给他……”

瑜儿?夜璃歌眸中一亮——安阳涪瑜?不过那亮色,也只短短一瞬,因为安阳涪瑜,至今只有十一岁,还是个完全没有长大的孩子,于现在的局势而言,无疑是远水难解近火。

“五年,不,三年,只需要三年,”捕捉到她眼中刹那的迟疑,安阳烈钧更加诚恳地言道,“朕已命人,将瑜儿送往原平公处,你知道原平公的学识,他一定能将,能将瑜儿培养成经天纬地的帝王之才,所以歌儿,算朕求你,求你好么?”

三年……霜澈眸底迅速划过抹浓浓的苦涩——上次父亲相求,三个月,如今,皇上金口玉言,又是三年。

她应,还是不应?“歌儿!”夜天诤严厉的嗓音从旁侧传来,“为父自小是如何教导你的?你的师傅们,又是如何教导你的?”

“国者,家之本也,为国捐躯,义不容辞也。”夜璃歌喃喃地答,心,却痛得揪成一团。

“那么,你是……答应了?”安阳烈钧深黯的眼中浮出丝笑意——好了,太好了,内有夜璃歌,外有夜天诤,他可以……含笑而去了……一代明君安阳烈钧,就这样,怀着无穷的牵挂,于夜璃歌的面前,轻轻地,轻轻地,阖上了双眼……没有哀恸的哭声,没有宣告帝王驾崩的浑重钟声。

有的,只是沉默,如山一般的沉默。

甚至连挚爱皇帝甚深的董皇后,也是强忍悲泪,一言不发。

因为,安阳烈钧驾崩的消息,绝对不能有丝毫的走漏。

接下去的一个月,他仍然得“呆”在庆宏殿中,批复奏折,处理朝事,所不同的,只是以染了风寒为由,不再接见外臣而已。

他们需要一个月的时间,来布署所有的一切。

然后,宣告皇帝辞世的消息,然后,拥安阳涪顼登基,然后,新帝大婚。

然后,由新帝安阳涪顼,与新后夜璃歌,一同临朝理政。

皇后理政,只要有当朝君主的圣旨,是被认同被许可的。

但,也不是任何一位皇后,都能出得朝堂,她必须获得皇室宗亲,及朝中三省六部绝大多数官员的认可。

通观整个璃国,这样的女子,仅有一人。

她便是——夜氏凤凰,夜璃歌。

碧倚楼。

满眸翠意依然,看在她的眼里,却已失了颜色。

明月如霜,透过窗扉,洒落在夜璃歌比月华更美的面容上。

她静静地坐着,一动不动。

面前,横放着那柄绝世宝剑。

惊虹。

该是决断的时候了。

“夜姑娘。”

无边岑寂的夜色中,却忽然响起一声轻唤。

夜璃歌蓦地转身,却见房中,不知何时,已多出一道玄色身影。

“沧泓——”两个刚欲出口的字,硬生生卡在喉咙口。

虽则只一眼,她已判断出,来人浑身上下的气息,与那人完全不同。

那人虽内敛,却藏不住骨子里的狷狂,而这人,可以在任何时间任何地点,完全地隐藏自己。

绝顶的杀手,亦是,绝顶的暗人。

只是不知道,他出现在这里,所为何来?夜璃歌挑挑眉,静静地看着他,不言,亦不语。

“我家主人有问,姑娘可安好?”

“你家主人——”只是略一闪神,夜璃歌心下已然明了,紧接无声抽了口寒气——天!

在璃国,在炎京,居然也有他的人!

她怎么就忽略了这一点,怎么就轻慢了这一点——若非如此,他怎能如此清楚司空府的地形,如此明了璃国与虞国大军的动向?只怕,只怕他的安排,他的能量,还远远不仅于此!

夜璃歌震颤了,整个地震颤了!面上却声色不动,淡淡地道:“很好。”

玄衣人欠欠身,再度沉着嗓音开口:“我家主人,要姑娘一句话。”

娥眉轻轻扬起,心念电转间,已宛若在钢丝绳上,走了千百个来回。

“好。”夜璃歌点头,慢慢站起身来,走到妆台旁,拿过上面一方惯用的丝帕,在中心处,留下一个深深的唇印,然后拔下髻边玉簪,在指间运力折断。

把断簪放入丝巾中,打成同心结的模样,夜璃歌托着它,一步步走到玄衣人面前:“拿去。”

“多谢姑娘。”玄衣人接过,再一欠身,就地一旋,人,已经没有踪影。

夜璃歌赫然瞪大了双眼,屏住呼吸,站在原地凝立半晌,一手抓起桌上惊虹剑,脚步匆促地飞步奔出碧倚楼……“爹爹——”顾不得自己有多么失仪,夜璃歌急匆匆闯进司空府主院偕语楼,“女儿有急事禀报——”

“什么事?”撩起锦帐,夜天诤倒也不避忌,就那么坦坦然然对上女儿难得慌张的面容。

“炎京,有傅沧泓的暗探!”

“就这事?”夜天诤和已然被吵醒的夏紫痕同时起身下榻,各自取衣袍穿上。

“爹爹知道?”夜璃歌眸中讶色更甚,目光灼灼地看定父亲。

“还记得太子冠礼第二日,为父在水榭之中,告诉你的话吗?”

“爹爹说——傅沧泓者,人杰也,枭雄也,潜龙也。”

“嗯,”夜天诤神情悠然,唇边似乎还勾着抹笑,“你也知道,为父这一生,向来不会谬赞于人,若是赞了,此人定有过人之处。”

“可是爹爹,若是皇上……的消息,被他探知,还有……太子大婚之事,女儿恐怕……”

“你不是已经很好地处理了吗?”夜天诤面上仍旧无波无澜,示意夜璃歌在桌边坐下,“你能在这个时候,闯到这里来,必然已经做了抉择,难道爹爹,说错了?”

“……原来爹爹,胸中谋略已定,”夜璃歌唇边漾开一丝微微的涩意,垂眸起身,“女儿告辞了,请爹爹恕女儿惊扰之过。”

夜天诤没有说话,就那么静静地坐着,看着夜璃歌迈步离开,直到她快踏出房门时,才轻轻地问了三个字:“后悔么?”

后悔么?后悔么?夜璃歌咬牙,伸手握住门边儿,尽管用尽了全身的力量,却仍然给不出一个,明皙的答案。

然后,她箭一般冲了出去。

只怕再晚一刻,自己就会垂下泪来。

偌大的司空府花院里,夜璃歌飞步而走。

手中紧紧地握着那柄惊虹剑。

冷凉的夜风从她耳际阵阵抚过,却始终无法平息心中的惶乱。

夜璃歌,等我。

夜璃歌,永远不要让我失望,永远不要……夜璃歌,我想,我喜欢上你了呢。

夜璃歌,无论发生什么事,都要等着我。

你欠我一条命,所以,我要你还我一颗心。

那些话,言犹在耳,却长成遍地荆棘,扎得她的心,丝丝渗出血来。

想她夜璃歌,芳心清寂二十年,怎会被一个男子区区数次的相逢,便生生掳了她珍之藏之的情?铮——剑气森湛,破鞘而出。

右手,慢慢竖起,那白皙细腻的掌心,宛如羊脂净玉。

银牙紧咬。

剑锋快速地飞动、旋舞着。

几滴血色洒扬开来,绽成冰天雪地间,最绚目的红梅。

忘。

铁划银钩,力透掌背。

一个鲜血淋漓的“忘”字,无声道明了她的决断。

惊虹归鞘,那波涛汹涌的黑眸中,已一片清寒。

就仿如,未曾认识他之前。

就仿如,那炎京街头的相逢,百万军中的双剑合一,琉华城中的激情拥吻,从来从来,都没有在她的生命里,出现过……

情覆山河·血色凉歌》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情覆山河 或 血色凉歌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病宠情人 病宠情人 全文免费

    原标题:病宠情人病宠情人全文免费小说书名:病宠情人目录预览:第一章调查身份第二章去求他第三章见面第四章条件第一章调查身份“凌韵儿,20岁,C大大三学生,主修美工与建筑设计,优等生,曾多次荣获高额奖学金。8岁时母亲去世,寄居舅舅凌安明家。凌安明,小商人,靠妻子丁采琴娘家的帮补起家,投资开设凌氏公司,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属于中小型企业。凌安明育有一子一女,女儿做广告模特,儿子英国留学刚回国。”C城最大的夜店——锦园,时尚豪华。风姿别具的大门,似乎在向过往的客人,展现它迷人的内涵。水晶灯尤为耀眼:一颗

  • 总裁的绝色女仆 总裁的绝色女仆 全文免费

    原标题:总裁的绝色女仆总裁的绝色女仆全文免费小说书名:总裁的绝色女仆目录预览:第1章礼物,竟然是她?第2章忍不住,呼吸紧促第3章绯红的脸颊第4章该死!浓烈的红酒第1章礼物,竟然是她?子夜慢慢降临,云海市似乎融化在霓虹灯的旖旎中,远远望去像是个不夜城。“巴黎之夜”门前,悄然停下了一辆崭新的黑色保时捷。一个身穿黑色风衣的魁梧男子站出来,虽然深色的墨镜遮住了他的俊美,但其身上所散发着的气场却仍让人忍不住心生畏寒。“龙少,这边请!”很快,在服务生的带领下,龙傲天就到了自己的包厢,只是拿掉墨镜的那一刹那,

  • 落跑甜心 落跑甜心 全文免费

    原标题:落跑甜心落跑甜心全文免费小说书名:落跑甜心目录预览:楔子第一章思念的希冀第二章思念的距离第三章思念的光年楔子“喂,你是爸爸吗?”翟隽锡握着电话,微微皱起了眉头。“你是谁?”而后,在电话里面又传来了令他觉得熟悉的声音。“儿子,你在干什么啊?”“妈妈,我在给爸爸打电话埃”“快挂了!”一阵匆忙的脚步声之后,翟隽锡听到了电话挂断的声音。这个突如其来的莫名的电话,翟隽锡敛起了深沉的眉宇。“高邑,去查查看,这个电话在那里打过来的。”“是的,BOSS。”第一章思念的希冀将电话挂断之后,白褶拿起了茶几上

  • 冰山王子请接招 冰山王子请接招 全文免费

    原标题:冰山王子请接招冰山王子请接招全文免费小说名:冰山王子请接招目录预览:第一章从天而降的好运第二章被敌意包围第三章见面第四章他就是南宫瑞泽第一章从天而降的好运九月的天气有点微凉,但是德澜学院里,却是一副热火朝天的景象。德澜学院的大门口,一群女生围堵着,哪怕头上顶上是中午时分最炙热的阳光,也都不在意,一双双眼睛直勾勾看着远处,似乎是在等待着什么。就在众人瞩目的注视之下,一辆炫红的玛莎拉蒂出现在大家的视线之中。车门打开了,一双擦得锃亮的皮鞋率先出现,跟着一道颀长的身影出现在大家的眼前。“哇!真的

  • 婚宠撩人,老婆不要跑 婚宠撩人,老婆不要跑 全文免费

    原标题:婚宠撩人,老婆不要跑婚宠撩人,老婆不要跑全文免费小说:婚宠撩人,老婆不要跑目录预览:第1章他是谁?第2章她是谁?第3章有客人第4章你跟外面卖的有什么区别第1章他是谁?圣安娜大饭店二楼,水晶灯的灯光清晰明亮,宴会中的每一张心怀鬼胎的脸都被萧妍清楚的收入眼底。她高高的扬起下巴,水润的眸中一片寂冷,她高傲的站在众人面前,高级手工定制的艳红的长裙贴身,完美的勾勒出玲珑的身材曲线,衬得她整个人明艳照人。对比之下,雪白光洁的脖子就显得格外的单调。叶墨城凉薄的唇微微弯起,似笑非笑,鹰眸带着几分玩味的来

  • 倾世仙道 倾世仙道 全文免费

    原标题:倾世仙道倾世仙道全文免费小说名:倾世仙道目录预览:第一章七彩霞光第二章元辰大陆第三章香消玉殒第四章天灵书院第一章七彩霞光素雪飘摇,飞舞纷扬,整个天地间都是一览无余的雪白,显得十分寂静又不失素雅。在一个银装玉砌的庭院中,一个身披白色锦缎雪披的男子正在紧张地来回踱步,打破了这份宁静,却又为这份宁静添了一些生气。男子看起来二十四五岁左右,眉头紧皱,俊秀的脸上写满了焦急。眼前是一排古朴的房间,男子关注的那一间尤为典雅,房间的木匾上镶嵌着三个秀气的大字,兰香阁。因为长久的站立在雪地中,男子的双脚已

  • 校草大人的ACE女佣 校草大人的ACE女佣 全文免费

    原标题:校草大人的ACE女佣校草大人的ACE女佣全文免费小说:校草大人的ACE女佣目录预览:第1章守护第2章开学第一天第3章会长魅力第4章女神驾临第1章守护“凌天,你一定要娶晴雨。”偌大的房间,死亡的气息在无声浓郁的蔓延。老人孱弱无力地看着眼前的少年,英姿挺拔,俊美无俦,他是他的骄傲,更是夜氏家族的全部希望。“她只有十六岁。”夜凌天回答,表情沉默深邃,仿若泰山崩于前,他也依旧可以面不改色。然而,如若细看,便可以看到此时他的手指在微微轻颤着。爷爷是他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如果爷爷走了,那以后,在

  • 风云 风云 全文免费

    原标题:风云风云全文免费小说名:风云目录预览:第一章普通的司机?第二章不给面子第三章红姐消失了第四章故意招惹第一章普通的司机?下午的蒲城,天气还是很热,此时马路上的车流还是很密集。不少十字路口都在堵车,不过在街道附近的树荫下面,一辆捷达出租车却悠闲的躲在那里。车里面是一个二十出头的短发年轻人,穿着白短袖,蓝短裤,再加上人字拖。此时浓眉下面的大眼睛半眯着,双手交叉的靠在座椅上,丝毫没有一点着急的样子,很难想象这会是一个讨生活的出租车司机。“这坑爹的师傅,说好的等自己学成了九转神功和他独门的针法就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