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情覆山河·血色凉歌13章(第十二章:忘)

2017/11/4 6:18:21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情覆山河·血色凉歌
第十二章:忘

缓缓地,马车驶进炎京城门。网站qi-wen.com

去往的方向,却不是司空府,而是——皇宫。

夜璃歌眉睫微微一颤。

与往日-比起来,章定宫并没有任何的不同,但夜璃歌还是敏锐地察觉出,那飘散在空气中的异样。

马车穿过玉祥门、宣和门、广安门,一路不停,直接去了倚凰殿。

倚凰殿,是皇后的寝宫。

夜璃歌的眉头皱得更紧了。

甫下马车,便有两名全然陌生的宫侍迎将上来,一言不发,只和夜天诤交换了个眼色,调头便朝殿内走去。来自qi-wen.com

不着痕迹地扫了扫那两人轻飘飘的步伐,夜璃歌心中的疑惑,一重,深似一重。

竟然,不是真正的宫侍,而是——皇帝身边的影卫改装而成。

倚凰殿,共分内外三进。

外殿是皇后接见妃嫔、命妇所用,中殿是皇帝驾幸时的起居处,至于内殿,外臣一概不得入内,尤其是男子。

可是此际,那两名改装成宫侍的影卫,却引着夜氏父女,直接进了第三殿。

锦帏重重,将整个内殿笼罩得密不透风。

随着一阵钗环的碎响,一身凤袍的皇后董妍徐步走出,脸上难掩憔悴。情覆山河·血色凉歌13章(第十二章:忘)

“皇后。”夜天诤上前拜见。

董皇后强挤出一抹笑,目光掠过夜天诤,轻轻落在夜璃歌脸上:“回来了?”

“小女顽劣,让皇后费心了。”夜天诤赶紧解释了一句。

董皇后“嗯”了一声,却也不深究,袍袖微摆:“进去吧。”

夜璃歌一头雾水,提步跟在夜天诤身后,轻悄悄步入内帏之中。

身形未动,一股浓郁的气息扑面而来,夜璃歌不由一怔,当下伸手拽住父亲的衣袖,满眸疑问地看向他。情覆山河·血色凉歌13章(第十二章:忘)

“无妨。”轻轻摆摆手,夜天诤拉着她,上前两步,跪倒在地,低沉着嗓音道,“臣司空夜天诤,拜见皇上。”

皇上?夜璃歌惊讶更甚——皇上不在庆宏殿,改居倚凰殿了?纱幕轻动处,一张苍白中泛着丝丝血红的脸,乍然映入夜璃歌的眼帘。

饶是她见多识广,也不由以袖掩唇,发出一声轻呼:“啊!”

安阳烈钧脸上的表情,仍旧平和异常,满眸慈蔼一分未减:“歌儿,咳……咳咳……你回来了,你回来……就好……”

没有多余的言语,夜璃歌当即起身,几步奔到榻边,伸手搭上安阳烈钧的脉门。

“歌儿……”安阳烈钧嗓音低黯,“不,不用了……这毒已入了五脏六腑,救,救不过来了……”

缓缓地,夜璃歌收回了手,垂眸不语。

柔情万缕。

这种毒的名字,叫柔情万缕。说明http://www.qi-wen.com/

很好听的名字,和它的毒性一样,以一种极缓慢的方式,进入中毒者身体的各个部位,直到毒发前的三日,才会有症状出现,但,若真等到此际才察觉,纵使大罗金仙,也难逆天转魂。

如果……如果这就是那道急诏的来由,如果这就是父亲亲自出京,“追缉”自己的理由,那么,一切就能得到合理的解释了。

安阳烈钧,命在旦夕。

璃国,也危在旦夕。

不管是精明强干的董皇后,抑或是才具超群的父亲,抑或朝中一众文武官员,没有一个人,能够承受如此山崩地裂般的剧变。

谁能料到,素来年富力强的帝王,竟会如此仓促地驾崩,撂下这万里河山,含恨而终?“歌儿……”安阳烈钧颤颤地握住夜璃歌的手,满眸殷切,满怀期待,“朕……怕是没有多少日子了,这江山,这社稷,朕要——”

“不!”夜璃歌眸中,第一次惊现出惶惑,猛然地后退一步,却没能挣开安阳烈钧紧握的手。

“你——”皇帝低低地喘息着,“你不是说,这天下,有能者居之吗?你不是说,这璃国的男儿,无一人能与你并肩吗?那,那你牵着顼儿的手,和他一起,开创盛世繁华,把你的才华,展现给整个世界看吧——”

“不!”夜璃歌用力地摇头——是的,她自负自傲自信,也知道自己的能耐,或可担得起这万钧重担。情覆山河·血色凉歌13章(第十二章:忘)

但,那并非她的心之所向。

她只想做夜璃歌,一个敢爱敢恨,潇洒坦荡的女子。

可一旦登临高位,她必将失却自己的真心真性情,更何况,她要扶助的,还是那样一个人……“你听朕说……朕这也是,迫不得已,朕知道,你不爱顼儿,朕也不强迫你,朕只是希望,你们父女能联起手来,协助皇后,撑起璃国的天下,待,待瑜儿长,长大,把,把江山交给他……”

瑜儿?夜璃歌眸中一亮——安阳涪瑜?不过那亮色,也只短短一瞬,因为安阳涪瑜,至今只有十一岁,还是个完全没有长大的孩子,于现在的局势而言,无疑是远水难解近火。

“五年,不,三年,只需要三年,”捕捉到她眼中刹那的迟疑,安阳烈钧更加诚恳地言道,“朕已命人,将瑜儿送往原平公处,你知道原平公的学识,他一定能将,能将瑜儿培养成经天纬地的帝王之才,所以歌儿,算朕求你,求你好么?”

三年……霜澈眸底迅速划过抹浓浓的苦涩——上次父亲相求,三个月,如今,皇上金口玉言,又是三年。

她应,还是不应?“歌儿!”夜天诤严厉的嗓音从旁侧传来,“为父自小是如何教导你的?你的师傅们,又是如何教导你的?”

“国者,家之本也,为国捐躯,义不容辞也。”夜璃歌喃喃地答,心,却痛得揪成一团。

“那么,你是……答应了?”安阳烈钧深黯的眼中浮出丝笑意——好了,太好了,内有夜璃歌,外有夜天诤,他可以……含笑而去了……一代明君安阳烈钧,就这样,怀着无穷的牵挂,于夜璃歌的面前,轻轻地,轻轻地,阖上了双眼……没有哀恸的哭声,没有宣告帝王驾崩的浑重钟声。

有的,只是沉默,如山一般的沉默。

甚至连挚爱皇帝甚深的董皇后,也是强忍悲泪,一言不发。

因为,安阳烈钧驾崩的消息,绝对不能有丝毫的走漏。

接下去的一个月,他仍然得“呆”在庆宏殿中,批复奏折,处理朝事,所不同的,只是以染了风寒为由,不再接见外臣而已。

他们需要一个月的时间,来布署所有的一切。

然后,宣告皇帝辞世的消息,然后,拥安阳涪顼登基,然后,新帝大婚。

然后,由新帝安阳涪顼,与新后夜璃歌,一同临朝理政。

皇后理政,只要有当朝君主的圣旨,是被认同被许可的。

但,也不是任何一位皇后,都能出得朝堂,她必须获得皇室宗亲,及朝中三省六部绝大多数官员的认可。

通观整个璃国,这样的女子,仅有一人。

她便是——夜氏凤凰,夜璃歌。

碧倚楼。

满眸翠意依然,看在她的眼里,却已失了颜色。

明月如霜,透过窗扉,洒落在夜璃歌比月华更美的面容上。

她静静地坐着,一动不动。

面前,横放着那柄绝世宝剑。

惊虹。

该是决断的时候了。

“夜姑娘。”

无边岑寂的夜色中,却忽然响起一声轻唤。

夜璃歌蓦地转身,却见房中,不知何时,已多出一道玄色身影。

“沧泓——”两个刚欲出口的字,硬生生卡在喉咙口。

虽则只一眼,她已判断出,来人浑身上下的气息,与那人完全不同。

那人虽内敛,却藏不住骨子里的狷狂,而这人,可以在任何时间任何地点,完全地隐藏自己。

绝顶的杀手,亦是,绝顶的暗人。

只是不知道,他出现在这里,所为何来?夜璃歌挑挑眉,静静地看着他,不言,亦不语。

“我家主人有问,姑娘可安好?”

“你家主人——”只是略一闪神,夜璃歌心下已然明了,紧接无声抽了口寒气——天!

在璃国,在炎京,居然也有他的人!

她怎么就忽略了这一点,怎么就轻慢了这一点——若非如此,他怎能如此清楚司空府的地形,如此明了璃国与虞国大军的动向?只怕,只怕他的安排,他的能量,还远远不仅于此!

夜璃歌震颤了,整个地震颤了!面上却声色不动,淡淡地道:“很好。”

玄衣人欠欠身,再度沉着嗓音开口:“我家主人,要姑娘一句话。”

娥眉轻轻扬起,心念电转间,已宛若在钢丝绳上,走了千百个来回。

“好。”夜璃歌点头,慢慢站起身来,走到妆台旁,拿过上面一方惯用的丝帕,在中心处,留下一个深深的唇印,然后拔下髻边玉簪,在指间运力折断。

把断簪放入丝巾中,打成同心结的模样,夜璃歌托着它,一步步走到玄衣人面前:“拿去。”

“多谢姑娘。”玄衣人接过,再一欠身,就地一旋,人,已经没有踪影。

夜璃歌赫然瞪大了双眼,屏住呼吸,站在原地凝立半晌,一手抓起桌上惊虹剑,脚步匆促地飞步奔出碧倚楼……“爹爹——”顾不得自己有多么失仪,夜璃歌急匆匆闯进司空府主院偕语楼,“女儿有急事禀报——”

“什么事?”撩起锦帐,夜天诤倒也不避忌,就那么坦坦然然对上女儿难得慌张的面容。

“炎京,有傅沧泓的暗探!”

“就这事?”夜天诤和已然被吵醒的夏紫痕同时起身下榻,各自取衣袍穿上。

“爹爹知道?”夜璃歌眸中讶色更甚,目光灼灼地看定父亲。

“还记得太子冠礼第二日,为父在水榭之中,告诉你的话吗?”

“爹爹说——傅沧泓者,人杰也,枭雄也,潜龙也。”

“嗯,”夜天诤神情悠然,唇边似乎还勾着抹笑,“你也知道,为父这一生,向来不会谬赞于人,若是赞了,此人定有过人之处。”

“可是爹爹,若是皇上……的消息,被他探知,还有……太子大婚之事,女儿恐怕……”

“你不是已经很好地处理了吗?”夜天诤面上仍旧无波无澜,示意夜璃歌在桌边坐下,“你能在这个时候,闯到这里来,必然已经做了抉择,难道爹爹,说错了?”

“……原来爹爹,胸中谋略已定,”夜璃歌唇边漾开一丝微微的涩意,垂眸起身,“女儿告辞了,请爹爹恕女儿惊扰之过。”

夜天诤没有说话,就那么静静地坐着,看着夜璃歌迈步离开,直到她快踏出房门时,才轻轻地问了三个字:“后悔么?”

后悔么?后悔么?夜璃歌咬牙,伸手握住门边儿,尽管用尽了全身的力量,却仍然给不出一个,明皙的答案。

然后,她箭一般冲了出去。

只怕再晚一刻,自己就会垂下泪来。

偌大的司空府花院里,夜璃歌飞步而走。

手中紧紧地握着那柄惊虹剑。

冷凉的夜风从她耳际阵阵抚过,却始终无法平息心中的惶乱。

夜璃歌,等我。

夜璃歌,永远不要让我失望,永远不要……夜璃歌,我想,我喜欢上你了呢。

夜璃歌,无论发生什么事,都要等着我。

你欠我一条命,所以,我要你还我一颗心。

那些话,言犹在耳,却长成遍地荆棘,扎得她的心,丝丝渗出血来。

想她夜璃歌,芳心清寂二十年,怎会被一个男子区区数次的相逢,便生生掳了她珍之藏之的情?铮——剑气森湛,破鞘而出。

右手,慢慢竖起,那白皙细腻的掌心,宛如羊脂净玉。

银牙紧咬。

剑锋快速地飞动、旋舞着。

几滴血色洒扬开来,绽成冰天雪地间,最绚目的红梅。

忘。

铁划银钩,力透掌背。

一个鲜血淋漓的“忘”字,无声道明了她的决断。

惊虹归鞘,那波涛汹涌的黑眸中,已一片清寒。

就仿如,未曾认识他之前。

就仿如,那炎京街头的相逢,百万军中的双剑合一,琉华城中的激情拥吻,从来从来,都没有在她的生命里,出现过……

情覆山河·血色凉歌》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情覆山河 或 血色凉歌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成都人记忆里的冬天,为什么不怕冷?

    明天,我们即将迎来一年二十四节气中最后一个节气——大寒。俗话说:冬雪雪冬小大寒。这个时节寒潮南下频繁,大部地区达到一年中的最冷的时期,大家一定要做好防寒工作哦!熬过这段时间就春暖花开了!兴奋吗?一说到这么冷的天气,就想起前段时间网络上因为“南方要不要暖气”问题炸开了锅,作为一个成都人我想说的是,当然要!但是“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还是醒醒吧。在成都这个湿冷的冬天,我们“取暖都是基本靠抖”!真的感觉天气一年比一年冷!但是奇怪的是,小时候的记忆中却一点都没有冷的印象。记得小时候顶着寒风奔跑,迎着

  • 请不要站在自己的角度和立场评判别人

    马克·李维说:“你不能随意评价别人的生活,因为那是他的人生。”每个人活于人世,都有言不由衷的苦衷,而大多数人透过世相,看到的都是冰山一角。你永远不懂为什么有人深夜痛哭,更不理解每个若无其事的笑脸背后,有多少无法言说的苦楚.......天地之大,这个世界从不缺乏探寻真相的人,缺的是不随意评价他人的善良。”一作家李尚龙讲过这样一件小事:闹腾了大半天,忽然,传来摩托车的声音,转眼间,一个警察骑着摩托车赶来了。阿辽沙本来是用这种触犯众怒的举动给邱红施压,逼她出来。可出来的人越来越多,就是没有邱红,他的预

  • 这部印度生命科学电影,揭示了灵性九大实相

    印度生命科学纪录片电影《灵性的实相》将会带引你展开一趟独特的旅程,一趟改变你的生命,丰富你的人生,带给你知识与安详的旅程。《灵性的实相》探讨的是静坐和静坐的体验,观赏这个节目的时候,请你完全地放松自己,单纯地观照它,跟着它的能量流动,完全地与它同在,念头出现的时候,断绝那个念头,做一个深呼吸,与那个念头同在。这个节目是为你制作的。我们只是整个造化里的一颗微尘,每个人都在追寻:健康、安详、知识、繁荣、和谐。总而言之,我们无时不刻都在追求快乐富足的生活,我们为了达到这个状态而努力奋斗,但我们能够达到

  • 一个睡五分钟等于六个钟头的方法!(熬夜族必看)

    根据医学和我的体验观察,一个人真正睡着觉最多只有两个钟头,其余都是浪费时间,躺在枕头上做梦。正午只要闭眼真正睡着三分钟,等于睡两个钟头,不过要对好正午的时间。所以失眠或真要夜里熬夜的人,正子时的时刻,哪怕二十分钟也一定要睡,睡不着也要训练自己睡着。一、睡眠的规则战国时名医文挚对齐威王说:“我的养生之道把睡眠放在头等位置,人和动物只有睡眠才生长,睡眠帮助脾胃消化食物,所以,所以睡眠是养生的第一大补,人一个晚上不睡觉,其损失一百天也难以恢复。”晚21点到凌晨5点为有效睡眠时间。人是动物,和植物同属于

  • 中国人的性瘾、官瘾与物瘾(深度好文)

    鲁迅先生曾经说:中国人的官瘾实在太深,汉重孝廉有埋儿刻木,宋重理学有高帽破靴,清重帖括而有‘且夫’‘然则’。总而言之:那魂灵就在做官——行官势,摆官腔,打官话。(1926年《学界的三魂》)这将那些有官瘾的人刻画得淋漓尽致:汉朝的时候,还没有科举,普通人做官要靠举孝廉,由地方长官举荐孝顺亲长、廉能正直的人。有人为了显孝,把自己的亲生幼儿活埋了,声称省下粮食来奉养老母;还有人父母都健在,就用木头刻块灵牌,每天对着牌位供奉磕头,好被举荐为官。南宋的时候,官方推崇理学,许多读书人就戴着高帽子,脚穿破靴,

  • 宗萨仁波切:真正让你生气的 是你内心的执着!

    我们经常会说:哦,那个人让我生气,因为她做了什么什么。如果仔细检查一下的话,你会发现,事实上并不是那个人做了什么让你生气,让你生气的是你内心的执着。如果你没有任何执着,那个人做任何事也不会激怒你。你是个非常非常爱干净的主妇,你不能容忍家里有任何不干净的地方,你的家每天都要打扫一遍以确保你感觉良好,你开门倒垃圾的时候却发现你的邻居把你们俩家之间的过道弄得一团糟。你因此而怒火中烧,你去敲他们家的门。但如果你不是那么爱干净,你就会无动于衷。因此,这件事本身并不具备激怒你的因素,你会被激怒完全是因为你有

  • 雅韵红木||经典家具与当代设计理念的融合,碰撞出怎样的火花?

    雅韵红木导语人们越是远离一个年代,越是对那个年代怀有神秘感,越发向往那个年代的时代性。古典家具正是用于寄托这一神秘情怀的物件。▼-懂行的人都知道,古典家具是以“型”“艺”“材”“韵”为准则。正如人的第一印象很重要,挑选古典家具,第一感觉也很重要,而人的第一感觉往往是源于这款家具的设计,而设计就是古典家具的灵魂。明式圈椅的设计正是对以上论证的最好解说。▼明式圈椅,以其在整体尺寸比例及细节上的巧妙处理,给人充分体现了独特的实用匠心以及儒家思想对现实、人性的关怀。明式圈椅以其独特的人性化曲线形靠背、扶

  • 无瑕水晶似少女泪珠,妙琢佛像抛光成点睛之笔~

    水晶贞洁少女的泪珠,夏夜天穹的繁星。圣人智慧的结晶,大地万物的精华。来源网络水晶具有其它天然宝玉石不具备的观赏性,又具有其它宝玉石般的硬度(莫氏7度),雕刻后亦能呈现出不一样的光泽与价值。由于水晶晶体较为纯净,要想雕刻完美,非常考验玉雕师对水晶的把握程度,题材、雕刻工艺、抛光等等,都非常重要。莲花观音玉雕师邵存到,对于水晶有独到的见解,总能在材料与题材中找到平衡点。雕刻中,尽量找到主题明确的题材进行创作;抛光上,通过亚光、亮光之分,形成不同的层次感。最终水晶雕件呈现出的效果才更加立体,而不是单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