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逐鼎明末7章(07)

2017/11/4 2:49:34 来源:网络 [ ]

小说:逐鼎明末

07

忒维罗斯娜自知理亏,又想知道叛乱之神普罗庇得斯的下落,便低下了头,没想到赫尔斯还在一旁发呆,于是大怒道:“赫尔斯,你这扁毛畜生,还不快来侍候你主人?”

  赫尔斯吓了一跳,一蹦三尺高,拍拍自己的脑袋,自言自语道:“还好,没有变身。逐鼎明末7章(07)

  崇祯皇帝在一旁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问道:“赫爱卿,什么变身?”

  赫尔斯脸一红,讪讪道:“没什么,皇帝,救人要紧!”

  朱由检一怔,随即应道:“是,是,我去请御医。”

  赫尔斯彻底无语了。

  翌日,闯军复来攻城,城中缺兵少将无粮,正是危险时刻,闯军兵临紫禁城下,内城告急。

  朱由检忧心肿肿,派人去请两位郡主,得到的答复是:南洋郡主重伤未愈,皇帝请回。崇祯皇帝得到这样的答复后更不知如何是好。

  而此刻距地球三十八万公里的月球,却是另一番景象。

  “禀神上,属下已探知殿下的下落。阅读http://www.qi-wen.com/

  “哦,那就快讲。”一略显疲倦的声音赫然响起,却是慵懒中透出威严,使人不寒而栗。

  禀报之人惶恐不安,声音也变的颤巍巍的:“殿下……殿下……身……身受……重……重伤,危……危……在……在……旦夕。”

  “什么,”那声音刹那间变得十分焦急,“是谁伤了她,她……她现在怎么样了?说,是谁干的,本座定叫他(她)知道什么叫生不如死!”那声音瞬间又带着强烈的愤怒,如火山爆发一般,让人不寒而栗,唯恐避之不及。

  那汇报之人吓得半晌说不出一字,过了好半天,才勉强斗胆答道:“忒维罗斯娜。”

  “忒维罗斯娜,死神忒维罗斯娜……那个爱穿黑衣的小女孩……她怎么会伤了伊林娜呢?”

  “属下……属下不知。”

  白玉阶下转出一红衣人,推开那禀报之人,代他答道:“神上,死神忒维罗斯娜已因上回的叛乱之神事件反出神殿,此后一直下落不明。版权http://www.qi-wen.com/现在突然出现,又伤了殿下,定有不可告人的阴谋,神上何不遣出一位神祗发兵灭之,为神殿除去一害?”

  那声音犹豫片刻,似乎难以决断:“不用了,一件小事,何必大张旗鼓。月姬,月奴何在?”

  “婢子在。”只见珠帘轻卷,两位少女穿帘而出,明眸皓齿,长发及肩,却是一般无二。

  “你二人可愿前往?”

  “婢子万死不辞。”

  “很好,”那声音显得非常高兴。“你们见到伊林娜后立刻放回朱雀向本座回禀,本座自会前往救治,明白吗?”

  “明白。”只见两道白光一闪,月姬,月奴已经消失不见了。来自http://www.qi-wen.com/

  “神上……”那红衣人犹未死心,却被那声音不耐烦地打断:“火神裴公路,你退下吧,本座自有分寸。”

  火神颓然而退。

  “好,今天就到此为止吧,本座要休息了。诸位请回。”白玉屏渐渐隐入虚空,须臾便已不见了,只留下目瞪口呆的众神祗,皆面面相觑,不知所措。

  那红衣人裴公路一声长叹:“南方护法如此用事,祸不远矣!”

  “报,制将军,我军已攻破正阳门、崇文门、朝阳门、暤成门,城内明军大乱,我军已入城了!”

  “干得好!”李岩从马上一跃而下,亲手扶起那士卒,“你辛苦了,传令下去,我军入城后不得滥杀无辜,不得骚扰百姓,不得奸淫虏虐,违者杀无赦!”李岩拍了拍那士卒肩膀,神情变得十分严肃。

  “是,制将军。说明qi-wen.com”那士卒大声应道。

  闯军再次打破北京城,皇极殿上,朱由检如热窝上的蚂蚁,坐立不安。一侍卫突然闯了进来:“皇上,王相桡叛变,已摔叛军打开宣武门了!”朱由检还没来得及说话说话,又一侍卫突然闯了进来:“皇上,彰义门也被叛军打开了,贼将刘宗敏已入城了。”又一侍卫前来禀报:“东直门,朝阳门,鄗阳门,西便门皆已被叛军打开了,大队闯军都已入城了。”

  朱由检一屁股跌坐在龙椅上,半晌无语。这时又一侍卫前来禀报,朱由检大手一挥道:“不用说了,都退下吧!”突然一熟悉的声音道:“皇上,你连我都不想见了吗?”朱由检抬头一看,竟是赫尔斯,不由得大喜,忙从龙椅上一跃而起,紧紧地抓住他的手,就像一快要溺死的人突然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道:“赫爱卿,你来的正好,朕正想派人去找你,南阳郡主和仙宜郡主她们怎么样了,闯军已经入城了,我们……我们该怎么办?”

  赫尔斯抽出自己的手,眨了眨蓝眼睛,道:“皇上毋急,主人的伤势已经稳定了下来,但是还很严重,不便前来退敌,请皇帝稍安毋躁,山人自有妙计退敌!”

  崇祯皇帝一喜,问道:“什么妙计,说来听听。”

  赫尔斯莞尔一笑,手指轻点,向崇祯皇帝一点,道:“定。推荐http://www.qi-wen.com/”崇祯只觉一阵昏厥,软到在地。赫尔斯一把抓住他肩膀,自言自语道:“现在可不能让你给主人添麻烦,还是好好地睡一觉,主人自会把事情办妥的。”说着把他往自己的风穴里一塞,道:“真是伤神,主人受了这么重的伤,什么时候才能醒来?”

  正说间,空间又发生震动,两个淡淡的影子若隐若现。赫尔斯一怔,紧接着反应过来:“TMD,是那个吃饱了没事干的,他妈的没长眼睛呀,历史断层也敢乱闯,不要命了,可别拉我去陪葬!”

  那两个淡淡的影子渐渐幻化成实体,却是两个花容月貌的少女,豆蒄年华,娇羞无比,明丽可人,风姿端丽。

  赫尔斯认得是神殿之南方护法坐下二青使,顿时吓了一跳:这可不是闹着玩的,二青使深得南方护法宠信,自己可得罪不起。忙狠狠地甩了自己两个耳光,赔笑道:“神殿智神坐下金翼麒麟翼神赫尔斯,见过两位青使大人。”

  十月的北京城显得格外寒冷。

  一辆囚车,被一队官兵簇拥着缓缓前行。士兵不得不簇拥在囚车周围,因为,愤怒的百姓随时会把囚车内的犯人撕成碎片!

  那么,囚车内到底是谁呢?

  袁崇焕!

  他究竟犯了什么十恶不赦的大罪呢?

  崇祯皇帝的诏书上写的是通敌卖国。

  北京城的百姓非常有正义感,对卖国贼恨之入骨,既然皇上说他通敌卖国,那他就是卖国贼。所以,他们个个痛恨不已,恨不能亲手杀了袁崇焕这个卖国贼!

  这一年是明崇祯三年,后金天聪四年。

逐鼎明末》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花朵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花朵文学)或者(huaduowenxue),关注后回复 逐鼎明末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未曾深爱,何以言婚10章

    原标题:未曾深爱,何以言婚10章小说:未曾深爱,何以言婚第10章善良的让他愤怒,傻的让他心疼曹富兰早就摸清了舒念歌的性子,她就跟她死去的那个妈——叶雅安一样,自诩清高,个性倔强。最关键的是,顾念亲情,不善辩驳!正因为这样,这些年,她才能一次又一次的在舒正雄面前抹黑舒念歌,让本来对舒念歌还有几分疼爱的舒正雄越来越嫌恶她。就像,她当初抹黑叶雅安水性杨花,在外面找了野男人,一样。而这次,她明知道舒念歌离开金豪大酒店后一定不会那么快的回家,才故意提醒舒正雄给舒念歌打电话,只要舒正雄和舒念歌之间产生争吵,

  • 下一站婚姻10章

    原标题:下一站婚姻10章小说名:下一站婚姻第10章拉拢人心但是这样的关系仅仅只是维持到白琰正式认祖归宗的那一刻起,要说谢水柔也真是倒霉,生不出儿子继承家业也就算了,偏偏生的女儿也是个不成气候的,所以当白琰进入白家的时候,谢水柔是极其恐惧的。而白琰何尝又不对谢水柔极其谢家一派忌惮重重,所以为了避免发生白氏夺权争利的斗争,白琰一直都在小心拉拢谢氏一族,对于谢水柔母女俩更是给出优厚的待遇。但是谢水柔一直都不甘心,妄图将白琰拉下马,自己好上位。天不遂人意,白琰的机会来了,终于让白琰等到了抓住谢水柔痛脚的

  • 将爱10章

    原标题:将爱10章小说名称:将爱第10章绝不后悔陆延煊转头去看沈星辞。此刻她还靠在凌凯祺的怀里,一张苍白的脸看不清表情。嘴上说着自己有多爱他,现在还不是对别的男人投怀送抱。贱人就是贱人,他就不该听信这些人的谎言。“沈星辞,你就那么想要男人吗?一边勾引自己妹妹的未婚夫,一边躲在别的男人怀里装可怜。就你这样放荡无耻的贱人,还妄想和我在一起吗?”陆延煊的视线越过院落,直直投在沈星辞身上。放荡无耻……他对她,就这么四个字的评价。他看向她的眼神,也是满满的,不加掩饰的鄙夷和厌恶。是不是她的出现,真的就那么

  • 我借春风嫁予你10章

    原标题:我借春风嫁予你10章小说名字:我借春风嫁予你第10章怎么就那么喜欢陆庭安顾沅一个人在家楼下的小区走了许久,踩在布满青苔的台阶上,耳边是孩子们玩耍的声音,现在是放暑假,小区很热闹。顾沅心里突然就踏实了。当她推开家里的门时,这份踏实又荡然无存。她才离开三天,家里并未布上多少尘埃。可是对于重活一世的顾沅来说,她离开这个家真的太久太久了。所有回忆汹涌而来,顾沅几乎摇摇欲坠。她记得摆放电话座机的小桌子上,有他们家的合照。现在那副合照依然在,照片上笑容灿烂的三个人,爸爸在,傅修哲也在,她在他们两人中

  • 囚婚10章

    原标题:囚婚10章小说名:囚婚第10章惩罚“沈远,你放我下车!”白清浅哭着捶打着沈远的手臂:“阿泽他还受着伤,你快放我下车!”“吱——”尖锐的摩擦声响起,白清浅被强烈的冲击力推到了挡风玻璃上,额头被磕出血痕。她忍住眩晕,搭上了车门,只要一步,她就可以逃离他了。沈远突然将她的身体扳正,直直的看着她。白清浅被他盯得发憷,越发的想逃。可是沈远完全没有给她任何逃离的机会,他死死钳住她的身体,逼着她看向自己。“沈——”白清浅的话还为出口,就被沈远粗暴的吻堵住,她呆住了,不敢相信这一切。沈远将她的唇,里里外

  • 乍见生欢10章

    原标题:乍见生欢10章书名:乍见生欢第十章你要闹哪样?苏文思被纪子宸这样一闹,一张俏脸绯红,抬起头,怒瞪着他,“谢谢二少爷的好意,我习惯了坐王叔的车。”苏文思毫不犹豫的表明自己的态度,她不想和这个花花公子一般的二少爷有任何交集。苏文思虽然对纪子宸无感,但也必须承认,纪子宸长得很帅,他的帅跟纪子默不同。纪子默身材挺拔修长,俊美无比的五官冷硬地散发着王者之气,更如暗夜里的魔鬼,走到哪里,都能震慑所有人。而纪子宸呢?一八五的身高,完美的身材比例,如同精刀雕刻的脸颊,每一个器官都仿若被人精心设计一般,只

  • 爱你不过深情而已10章

    原标题:爱你不过深情而已10章小说书名:爱你不过深情而已第10章录音他往陆衍之的办公桌上甩了一只录音笔,“陆先生,这是无意间被录下来的音,这里面,有顾颜宋亲口承认自己罪行的证明。”接着,是一张U盘,“另外,我在顾颜宋家里安装了监控,这是火灾那天发生的全程视频,自己看看,这些年你都爱了条什么狗。”陆衍之一见他污蔑顾颜宋,还在她家里安装监控器窥视,脸色立马染上了几分危险,冷呵,反问,“你这种小把戏,我见得可多了。”李一航怒极反笑,眼底尽数都是鄙夷,递进的情绪渐渐染上了悲愤。“顾希花光了一整个青春来爱

  • 贵女风流10章

    原标题:贵女风流10章书名:贵女风流第十章执刀杀人不能,不能束手待毙!慕容歌狠狠合紧牙根,将自己一条温香小舌咬得鲜血淋漓。疼痛让她不得不打起精神来面对此刻的困境,心思急转之间,想到了一条计策。忍住反胃的冲动,慕容歌露出一个自己都觉得恶心的娇笑,语似流莺:“刘安大哥,你先别急,等等……”刘安停下动作不解看她:“怎么了?还想劝我手下留情啊,我劝你不要白费这个力气,我从你十岁就开始等这天了,要不是我爹成天告诫我不要乱来,你早就是我的了知道吗!”十岁?这畜生居然也说得出来!慕容歌恨不能一口将他耳朵咬碎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