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逐鼎明末7章(07)

2017/11/4 2:49:34 来源:网络 [ ]

小说:逐鼎明末

07

忒维罗斯娜自知理亏,又想知道叛乱之神普罗庇得斯的下落,便低下了头,没想到赫尔斯还在一旁发呆,于是大怒道:“赫尔斯,你这扁毛畜生,还不快来侍候你主人?”

  赫尔斯吓了一跳,一蹦三尺高,拍拍自己的脑袋,自言自语道:“还好,没有变身。阅读qi-wen.com

  崇祯皇帝在一旁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问道:“赫爱卿,什么变身?”

  赫尔斯脸一红,讪讪道:“没什么,皇帝,救人要紧!”

  朱由检一怔,随即应道:“是,是,我去请御医。”

  赫尔斯彻底无语了。

  翌日,闯军复来攻城,城中缺兵少将无粮,正是危险时刻,闯军兵临紫禁城下,内城告急。

  朱由检忧心肿肿,派人去请两位郡主,得到的答复是:南洋郡主重伤未愈,皇帝请回。崇祯皇帝得到这样的答复后更不知如何是好。

  而此刻距地球三十八万公里的月球,却是另一番景象。

  “禀神上,属下已探知殿下的下落。推荐qi-wen.com

  “哦,那就快讲。”一略显疲倦的声音赫然响起,却是慵懒中透出威严,使人不寒而栗。

  禀报之人惶恐不安,声音也变的颤巍巍的:“殿下……殿下……身……身受……重……重伤,危……危……在……在……旦夕。”

  “什么,”那声音刹那间变得十分焦急,“是谁伤了她,她……她现在怎么样了?说,是谁干的,本座定叫他(她)知道什么叫生不如死!”那声音瞬间又带着强烈的愤怒,如火山爆发一般,让人不寒而栗,唯恐避之不及。

  那汇报之人吓得半晌说不出一字,过了好半天,才勉强斗胆答道:“忒维罗斯娜。”

  “忒维罗斯娜,死神忒维罗斯娜……那个爱穿黑衣的小女孩……她怎么会伤了伊林娜呢?”

  “属下……属下不知。”

  白玉阶下转出一红衣人,推开那禀报之人,代他答道:“神上,死神忒维罗斯娜已因上回的叛乱之神事件反出神殿,此后一直下落不明。原文qi-wen.com现在突然出现,又伤了殿下,定有不可告人的阴谋,神上何不遣出一位神祗发兵灭之,为神殿除去一害?”

  那声音犹豫片刻,似乎难以决断:“不用了,一件小事,何必大张旗鼓。月姬,月奴何在?”

  “婢子在。”只见珠帘轻卷,两位少女穿帘而出,明眸皓齿,长发及肩,却是一般无二。

  “你二人可愿前往?”

  “婢子万死不辞。”

  “很好,”那声音显得非常高兴。“你们见到伊林娜后立刻放回朱雀向本座回禀,本座自会前往救治,明白吗?”

  “明白。”只见两道白光一闪,月姬,月奴已经消失不见了。逐鼎明末7章(07)

  “神上……”那红衣人犹未死心,却被那声音不耐烦地打断:“火神裴公路,你退下吧,本座自有分寸。”

  火神颓然而退。

  “好,今天就到此为止吧,本座要休息了。诸位请回。”白玉屏渐渐隐入虚空,须臾便已不见了,只留下目瞪口呆的众神祗,皆面面相觑,不知所措。

  那红衣人裴公路一声长叹:“南方护法如此用事,祸不远矣!”

  “报,制将军,我军已攻破正阳门、崇文门、朝阳门、暤成门,城内明军大乱,我军已入城了!”

  “干得好!”李岩从马上一跃而下,亲手扶起那士卒,“你辛苦了,传令下去,我军入城后不得滥杀无辜,不得骚扰百姓,不得奸淫虏虐,违者杀无赦!”李岩拍了拍那士卒肩膀,神情变得十分严肃。

  “是,制将军。推荐qi-wen.com”那士卒大声应道。

  闯军再次打破北京城,皇极殿上,朱由检如热窝上的蚂蚁,坐立不安。一侍卫突然闯了进来:“皇上,王相桡叛变,已摔叛军打开宣武门了!”朱由检还没来得及说话说话,又一侍卫突然闯了进来:“皇上,彰义门也被叛军打开了,贼将刘宗敏已入城了。”又一侍卫前来禀报:“东直门,朝阳门,鄗阳门,西便门皆已被叛军打开了,大队闯军都已入城了。”

  朱由检一屁股跌坐在龙椅上,半晌无语。这时又一侍卫前来禀报,朱由检大手一挥道:“不用说了,都退下吧!”突然一熟悉的声音道:“皇上,你连我都不想见了吗?”朱由检抬头一看,竟是赫尔斯,不由得大喜,忙从龙椅上一跃而起,紧紧地抓住他的手,就像一快要溺死的人突然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道:“赫爱卿,你来的正好,朕正想派人去找你,南阳郡主和仙宜郡主她们怎么样了,闯军已经入城了,我们……我们该怎么办?”

  赫尔斯抽出自己的手,眨了眨蓝眼睛,道:“皇上毋急,主人的伤势已经稳定了下来,但是还很严重,不便前来退敌,请皇帝稍安毋躁,山人自有妙计退敌!”

  崇祯皇帝一喜,问道:“什么妙计,说来听听。”

  赫尔斯莞尔一笑,手指轻点,向崇祯皇帝一点,道:“定。原文qi-wen.com”崇祯只觉一阵昏厥,软到在地。赫尔斯一把抓住他肩膀,自言自语道:“现在可不能让你给主人添麻烦,还是好好地睡一觉,主人自会把事情办妥的。”说着把他往自己的风穴里一塞,道:“真是伤神,主人受了这么重的伤,什么时候才能醒来?”

  正说间,空间又发生震动,两个淡淡的影子若隐若现。赫尔斯一怔,紧接着反应过来:“TMD,是那个吃饱了没事干的,他妈的没长眼睛呀,历史断层也敢乱闯,不要命了,可别拉我去陪葬!”

  那两个淡淡的影子渐渐幻化成实体,却是两个花容月貌的少女,豆蒄年华,娇羞无比,明丽可人,风姿端丽。

  赫尔斯认得是神殿之南方护法坐下二青使,顿时吓了一跳:这可不是闹着玩的,二青使深得南方护法宠信,自己可得罪不起。忙狠狠地甩了自己两个耳光,赔笑道:“神殿智神坐下金翼麒麟翼神赫尔斯,见过两位青使大人。”

  十月的北京城显得格外寒冷。

  一辆囚车,被一队官兵簇拥着缓缓前行。士兵不得不簇拥在囚车周围,因为,愤怒的百姓随时会把囚车内的犯人撕成碎片!

  那么,囚车内到底是谁呢?

  袁崇焕!

  他究竟犯了什么十恶不赦的大罪呢?

  崇祯皇帝的诏书上写的是通敌卖国。

  北京城的百姓非常有正义感,对卖国贼恨之入骨,既然皇上说他通敌卖国,那他就是卖国贼。所以,他们个个痛恨不已,恨不能亲手杀了袁崇焕这个卖国贼!

  这一年是明崇祯三年,后金天聪四年。

逐鼎明末》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花朵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花朵文学)或者(huaduowenxue),关注后回复 逐鼎明末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天价宠妻之权少太凶猛19章(019章 被砸场了)

    原标题:天价宠妻之权少太凶猛19章(019章被砸场了)书名:天价宠妻之权少太凶猛019章被砸场了刚吃完午餐后,权以熙的电话就响了起来,接听电话的他,脸色有点凝重,过了一会,他放下了电话,面无表情地道:“我们走吧!”看到他的脸色有点凝重,冷初月知道他有正事去办,她“善解人意”地说道:“你有事先去忙,我可以自己回去!”权以熙低下头,看向冷初月的一脸的浅笑,他宠溺地点点她的鼻尖,“有你在身边我才不会无聊。”说完以后,看到她脸上僵硬的笑容,他脸上的笑意加深了起来,不要以为他不知道,她现在不想待在他的身边

  • 前妻,别来无恙19章(第十九章 我们打赌吧)

    原标题:前妻,别来无恙19章(第十九章我们打赌吧)小说书名:前妻,别来无恙第十九章我们打赌吧洛冰连续的推了两次也没能推开车门,她停下动作,转而回神望向云若汐。两人视线交汇,云若汐狭长的凤眸拉长了眼尾促狭的笑意,“不用紧张,我说了,我只是想和你聊聊……”“你到底想做什么?”洛冰的语气冷沉下来。云若汐还是那副淡然的模样,白皙娇嫩的脸写上了决然的神色,“我想赌一把。”“赌?”洛冰皱眉。“赌他到底是爱你还是爱我!怎么样,洛冰,你敢吗?”云若汐握紧方向盘。洛冰不可思议的望着云若汐的侧颜。云若汐的红唇一张一

  • 王爷无耻:溺宠一品小狂妃19章(019 不按常理出牌)

    原标题:王爷无耻:溺宠一品小狂妃19章(019不按常理出牌)小说书名:王爷无耻:溺宠一品小狂妃019不按常理出牌想到这,她嘴角的笑意更加浓烈了。她迈出步伐,高贵优雅的往外走去。一见到洛小安,她脸上的笑变得亲和关切:“小安,你回来了?有没有受伤?”“伯母这是巴不得我受伤?”洛小安挑了挑眉,不悦的打量她。这是她的伯母陶雅心,表面总是一副和和善善的模样,在外人面前更是对她好极了,落不得丝毫的把柄。京城的人都夸她心善,简直是后妈的好榜样。可只有洛小安知道,即使是给她送的燕窝鱼翅,也是她们吃过的残渣来熬的

  • 深度囚爱:老公太撩人19章(第十九章叶先生,请享用)

    原标题:深度囚爱:老公太撩人19章(第十九章叶先生,请享用)书名:深度囚爱:老公太撩人第十九章叶先生,请享用“那秦总,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做?”jina连忙狗腿的问道,之前让沐小蛮按照合同上的要求办事就是秦影授的意,现在事情没如期办好,秦影自然是不会罢休的。坐回总裁椅上,秦影看着电脑上jina刚刚传上去的照片,是沐小蛮的比基尼照。嘉影娱乐在和每一个演员签约后,都会借着庆祝的名义,由经纪人带着新签约的几个或十几个女演员出去游玩一下,顺便去沙滩或者温泉洗洗澡。而这期间一直有嘉影娱乐的人在偷拍,当然这些照

  • 重生星途:腹黑BOSS撩上瘾19章(第19章 别这样)

    原标题:重生星途:腹黑BOSS撩上瘾19章(第19章别这样)小说名称:重生星途:腹黑BOSS撩上瘾第19章别这样顾久久不明所以,但是也不敢随意猜测,只觉得他的视线让她背脊阵阵发凉。顾久久连忙定住身形,却也不敢转身,“穆总……”“转过来。”穆爵琰再度开口,顾久久连忙照做。“抬头。”抬头那不就啥都看见了?想整死我也不带这样搞得啊!虽然心里这么想,但是顾久久还是听话的抬起了头,只不过拿着手机的手却背在身后。抬起头,顾久久这才发现眼前的情况似乎并不像她幻想的那么污,穆爵琰与那个女人的衣服都是穿的非常整齐

  • 独家蜜爱19章(第19章:权宜之计!)

    原标题:独家蜜爱19章(第19章:权宜之计!)小说名称:独家蜜爱第19章:权宜之计!他哪只眼睛看见她心疼了?苏岩正想辩解,倏地注意到傅言深的热气似乎都已经扑在了她的耳垂上。而且,他刚才叫什么?夫人?“谁是你夫人?”顾不得在意那边到底发生了什么,苏岩对夫人这两个字尤为在意,她又没有跟谁结婚,这都是哪门子的夫人呢?苏岩半分没有客气一把推开他,转身直勾勾的瞪着自己前一刻的救命恩人。傅言深轻笑,笑容即使温雅悦耳,与刚才给人的冰冷感觉相比,那笑声,突然之间让苏岩如沐春风般。傅言深深深的看着苏岩,低沉磁感的

  • 军婚撩人19章(019:一个吻)

    原标题:军婚撩人19章(019:一个吻)书名:军婚撩人019:一个吻余式微依旧很抗拒他如此亲密的碰触,立刻手脚并用的推他踢他,可陈瀚东已经决定不放过她了,他自信能给她一个美好的夜晚。控制住她乱动的小手,狠狠的吻了她。余式微身子颤了颤,然后猛地闭上眼睛咬紧了牙关。陈瀚东吃痛立刻松开了她,身体却依旧牢牢的压在她的身上,在看到她那妖艳的红唇之后心里那一点点的怒气也淡了下去,修长的手指攫住她的下巴,不甘心的说到到:“只是一个吻而已,何必这么小气?”她急忙伸手推开他压的更近的肩膀,低头说了一句:“我去给你

  • 契约新娘:总裁的替身宠妻19章(第十九章只是给你提个醒)

    原标题:契约新娘:总裁的替身宠妻19章(第十九章只是给你提个醒)小说书名:契约新娘:总裁的替身宠妻第十九章只是给你提个醒听到他的话,路兮琳不乐意了。“哎,你左一个戴绿帽右一个找男人,你倒是说说我怎么给你戴绿帽找男人了?”她最讨厌被人冤枉,尤其是贺文渊。张口闭口不离绿帽子,好像她真的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似的。“只是给你提个醒!”无论这段婚姻的始因是因为什么,他都不能接受一个女人的背叛。“提醒?真是笑话,这句话你应该对你自己说!”路兮琳讥讽,“说得好像自己多清白一样,白天那个金饰,是送小情人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