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九魔3章(第三章 梦儿)

2017/11/4 0:31:51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九魔
第三章 梦儿

这个时候,梦儿那已经化为血色的双眼之中,竟然涌现出泪水来,指尖上的利爪慢慢退去,小手也无力地垂了下来。推荐http://www.qi-wen.com/

  白怜惜地看着梦儿,轻轻地将她拥入怀中,抚摸着她的小脑袋,眼泪也悄无声息地从两颊滑落。

  白的手掌仍然是被梦儿咬着,但庆幸的是,梦儿并没有再度发狂,而是慢慢地陷入了沉睡,随后可能是一直咬着白的小嘴也感觉到累了,便松开了小嘴,昏睡过去。白轻轻地帮她擦拭掉嘴角的血渍,抱起她放入到那已经破烂的帐篷里。

  随后,白重新坐到原地,脸上毫无表情,但他却从两处地方感觉到了疼痛——手掌以及腹部。

  他也意识到,这伤势好像不能自动愈合,要是换做其他人,以他的修为,伤势很快便会自动愈合,可是梦儿所致的伤却无法做到自动愈合,这一点他也是前些日子才知道。

  在对伤口进行简单包扎处理后,白的眼中,再度涌现出忧虑之色。

  梦儿已经是第二次变成这种样子了,第一次是在半个月前,那是一个和今晚一样的月圆之夜,正在玩耍嬉戏的梦儿却突然像发了疯似的袭击自己,并且其攻击力十分强悍,若是被梦儿攻击到的话,哪怕是自己恐怕都难以招架得住,虽说到后来自己成功控制住了梦儿,可是这却成为了他心头上的一块石头。来自qi-wen.com经过多方打听,他才得知梦儿为何会变成这副模样,也得知了她会在什么时候会变成这种模样,那便是在月圆之夜。

  为了救梦儿,白毅然决然地带着梦儿,踏上了在九洲的旅程,只为寻找到能够救治梦儿的良药。

  翌日,东边的一束晨光将正在静修的白唤醒,同时他的耳边也不断传来啜泣声。

  “梦儿,怎么了?”

  白担忧地走过去,只见梦儿蜷缩在帐篷内,一句话不说,只是一个劲地抽泣着。

  白走进去,轻轻地将她抱起,“怎么了?做噩梦了?”白的声音还是和平常一样的温柔,平和,也只有对梦儿,他才会有这般温柔。

  “白……白白……对不起……梦儿是不是……是不是又不乖了……”梦儿抬起头,只见她泪眼汪汪,那两行热泪将她的小脸都给弄花了,可是她却一个劲地流着泪。

  白轻轻地擦拭掉她的泪水,“梦儿一直都很乖哦,为什么要哭呢?”

  “因为……因为……因为梦儿伤害了白白……白白一定很讨厌梦儿了……啊啊啊啊……”梦儿扑进白的怀里,放声哭了出来,昨晚的事情,她显然是记得。来自http://www.qi-wen.com/

  这也出乎白的意料,因为半个月前梦儿病发后,她并不记得病发之时所发生的事情,为何会记得这次的事情?

  难道是昨晚上梦儿已经恢复意识了吗?

  没错,昨晚梦儿眼中所涌现出来的泪水,那一定是恢复意识的征兆。

  白心疼地抚摸着她的小脑袋,轻声道:“怎么会呢……白白最疼的就是梦儿了,又怎会讨厌你呢。梦儿乖,白白没事,你一定是做噩梦了。”

  “可是……”

  梦儿一把抓向白的手掌,却发现他的手上毫无伤痕,不禁咦了一声。

  “昨晚明明……”

  白淡淡一笑,“怎么了?昨晚做噩梦还没醒吗?”

  梦儿立刻停止了哭泣,她明明记得昨晚上自己咬了一口他的手掌,而且她还感觉到他的手被自己咬断了,怎么可能会没事?难道真的是自己在做梦吗?

  “乖,我帮你准备早饭,好好待在这里别乱跑哦。”白最后抚摸梦儿的小脑袋,随后站起身来,重新生火。

  梦儿看着白的身影,眼中重新焕发出光泽来,“嗯,那一定是做梦,好可怕的梦哦……白白没事,太好了……”梦儿稚嫩的脸上,绽放出了今天第一个笑容。九魔3章(第三章 梦儿)这个笑容,来得要比以前晚的多,可是她却感到非常幸福。

  只是,白转身后,那本来完好无损的手上缓缓显现带着血色的绷带……

  “白白,咱们这是要去哪儿啊?”用完早饭后,两人再度上路,梦儿大步地向前走,并抬起头用着十分稚嫩的声音问白。

  白淡淡一笑,“这次要去一个热闹一点的地方,梦儿喜不喜欢啊?”

  “白白喜欢梦儿就喜欢,白白去哪儿梦儿就去哪儿!”

  梦儿发出了如同银铃般清脆的笑声,一路上的风景也十分迷人,从未见过什么世面的梦儿也可以说是满是期待呢。

  突然白眉头一皱,停住了脚步,而梦儿也跟着他停了下来。

  前方,似乎发生了什么争执。

  “呔!此路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打此路过,留下买路财!”

  能放出如此老套台词的,除了山贼之外还会有谁?

  只见几个身材魁梧的山贼手持大刀,将好几个平民装扮的凡人团团围住,带头的山贼更是长着满脸胡渣,左脸上还有一道明显的刀疤痕,面相凶恶,其余的山贼少说也有十来个,而被他们困住的凡人也仅仅是四个,看起来好像是一家四口。

  “求求你们,我们只是这附近的饥民,因为遇到修妖者袭击村子,我们近乎颗粒无收,才迫不得已搬家的啊,根本就没什么钱财,求你们放过我们吧。网站http://www.qi-wen.com/

  那被困住的一家之主面带苦色,苦苦哀求道。

  其他成员也一并流露出悲伤之色,希望对方能够就此收手。

  这一刻,全体山贼都愣住了。

  但下一刻,他们却发出了哈哈笑死,还有的直接捂住了肚子,仿佛是听到了世界上最搞笑的笑话般,眼中也飙出眼泪来了。

  “哈哈哈哈哈……小的们,听到了吗?竟然真的有人会向我们山贼求情,真的是太搞笑了,告诉他们,我们山贼是干什么的!”

  “打劫!”

  “没财怎么办?”

  “劫色!”

  “没色怎么办?”

  “男的直接拿去当苦力卖了,丑女人就卖去黑市!”

  这一唱一和之下,将山贼们的宗旨都给道出来了,而听完这些,那一家四口更是脸色惨淡,吓得都退缩到一起背靠背,脸色无一不是紧张之色。

  “哟,这不是有色嘛,没财有色就行,等咱们兄弟享用腻了,再拿去当鸡卖了,一样也是财!”

  这时,那刀疤脸山贼看向了那一家四口之中一名妙龄少女,只见她大约十七八岁,虽说一身朴素,可其却长着一张清秀的小脸,纵使服饰难看,却难掩其美色外露,更何况正值青春,浑身上下所散发而出的青春气息,更是诱惑着每一位山贼,所以一时间所有山贼的眼中都朝着她打轱辘。

  “你们这群畜生,不准打我女儿的主意!”那一家之主似乎也看出了山贼们的意思,一把将女儿揽在山后,之前的懦弱瞬间化为勇敢,手中也拿起了平时干活用的农具。来自http://www.qi-wen.com/

  “不准看我的姐姐!”

  那一家四口最小的小鬼也拿起了一把镰刀,稚嫩的脸上流露出凶光,看他的模样,顶多只有七八岁。

  “爹,娘,怎么办……”

  那被盯上的少女是感觉最害怕的一个人,毕竟只有她一个人被盯上了,一时间举足无措。

  “啊哈哈哈哈……兄弟们,看到了吗?他们竟然还想反抗,走,让他们见识见识,什么叫做山贼!”登时,那山贼头目眼中绽放出凶光,并且快速冲向了四人,手里的大刀更是高举而起——

  “当!”

  一道淡蓝色的影子划过,直接将那山贼头目的大刀击飞出去,而那山贼根本就来不及反应,只觉得胸口一闷,随后整个人倒飞而出,闷哼一声,一口鲜血喷涌出来。

  “啊!老大,老大,你怎样了?”

  “你是谁?难道就不怕我们山贼吗?”

  站在众人面前的,是一名身着淡蓝色服装的妙龄女子,只见她微微上扬手中的长剑,旋即化作一道影子,旋绕那一家四口一周后,那些围住他们的山贼一时间统统被割掉喉咙,当场毙命!

  那一家四口都看呆了,愣了半天才反应过来,赶忙给这位姑娘下跪。

  “多谢神仙搭救,我们全家都感激不尽。”

  女子赶紧扶起他们,“别这样,我和你们一样也是凡人,并不算得上是什么仙人,更何况我们修行者都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所以不必行此大礼。”

  被女子搀扶起来的一家之口感激万分,一直不断地点头致谢,弄得那女子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但就在下一刻,女子却突然感到背后传来一阵寒冷,转身之际,只见一把泛着银光的大刀已然冲着自己劈落而下!

  “危险!”

  “刷!”

  “噗!”

  一道血光泛过,呈现在众人面前的竟然是那山贼头目被一分为二的惨象,而他手里的大刀更是化作齑粉,瞬间飘散在空气之中。

  蓝衣女子以及那一家四口都惊魂未定,看着这一惨象,他们全都愣住了,脸上也尽是豆大的汗珠。

  过了好一会儿,蓝衣女子才回过神来,她下意识地望向四周,最终发现了站在距离他们大约十几米开外的两个身影。

  白一只手遮住梦儿的视线,另一只手则是轻轻地抱起了她,转身离开。

  “白白,梦儿很听话哦,梦儿什么都没看到呢。”

  白没说什么,只是带着梦儿转身准备离开。

  “等一等!”

  白身后,蓝衣女子已然追了上来,但白并没有停下,而是径直向前走着。

  “等等啊,难道您不记得我了吗?我昨天被您所救,难道您都忘记了吗?”

  原来她是昨天的女子,不过白依旧没有停下。

  “尊者,我是琼山派的弟子水无依,昨天真的谢谢您能够相救,我已经将此事禀报师傅,师傅她老人家说让我请您前往门派一趟,师傅要当面感谢您,请问您能屈尊前往我琼山派一趟吗?”

  女子仍是不愿意放弃,一直跟着白,并且不断进行解说。

  (少年在这里开书,九魔,最动人的传说开始了!)

九魔》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花朵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花朵文学)或者(huaduowenxue),关注后回复 九魔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无删节先婚后爱:聂少,请离婚免费阅读全文

    原标题:无删节先婚后爱:聂少,请离婚免费阅读全文小说名字:先婚后爱:聂少,请离婚目录预览:第1章被卖了第2章一年前第3章找茬的女人第4章围攻第1章被卖了六月,江城酷暑炎热,屋里空调开到16度,乐小蔚就在冰冷中冻醒,一个激灵睁开眼,耳边遥遥传来母亲的私语。“你放心,拿了你这二十万彩礼钱,我女儿就是你的人了,你打死打残都是你们家的。”乐小蔚身子一抖,她记得自己就是喝了母亲递过来的热牛奶,再次醒来的时候就已经在这里了。“行了,你女儿我可花了二十万买的,我现在要去享受个够。”一个粗鲁的男声传来,随着一个

  • 无删节头号捉弄者免费阅读全文

    原标题:无删节头号捉弄者免费阅读全文小说名字:头号捉弄者目录预览:第1章被假男人当众吻醒第2章绝非善类第3章首要嫌疑人第4章软禁的期限第1章被假男人当众吻醒宋天扬自幼便被誉为了天才。他成绩好,长相优,家世背景响当当,可天才却并不等于天不怕地不怕。某日,宋天扬刚刚走过学校的桑树下,就遭受到了他人生之中的第一项艰难挑战。一只肥虫虫不甚失足,凄惨的从树枝上降落,软叭叭的掉到他的身上。看着那小指般大小,后背长斑点,斑点上长绒毛的软件生物在他的衣服上爬来爬去。宋天扬俊挺的小脸被吓得瞬间失去了血色,眼神也从

  • 无删节染指必婚免费阅读全文

    原标题:无删节染指必婚免费阅读全文小说名:染指必婚目录预览:第1章一夜情的后果第2章尝下新鲜招式第3章薄唇性感第4章良家处女第1章一夜情的后果“医生?你说我怀孕了?”某大型医院的妇产科内,一个披着长发,身材娇小,拥有一张娃娃脸,脸蛋的四周还布着几颗淡淡雀斑的女孩,语调颤抖,脸色苍白。她茫然的看着化验单上陌生的医学专业术语,直到妊娠反应四个字映入视线,胸口瞬间一紧。坐在她对面的医生优雅的推了推架在脸上的金边眼镜,又看了看化验单。“胡霏霏小姐,诸多数据显示,你目前已经怀孕整整七周,孕妇的初期反应会产

  • 无删节女人我要定你了免费阅读全文

    原标题:无删节女人我要定你了免费阅读全文小说名称:女人我要定你了目录预览:第1章这小子该死的帅第2章滚开!第3章追求计策上演第4章永久性白金饭票第1章这小子该死的帅美国洛杉矶。李记快食店的顾客永远都是这么多,这个座落在洛杉矶唐人街的小店,做出来的食物赢得很多客人的好感,住得离这里不算太远和简静幽,每天放学的时候,都会首先来这里买一份便档拎回去做晚餐。她排了将近三分钟的队伍,店内的服务生将一份打包好的便档放到柜台前,并且还附赠一个大大的笑容。“一共是五美元零二十五美分。”简静幽回了对方一记微笑,低

  • 无删节帝国总裁,放肆宠免费阅读全文

    原标题:无删节帝国总裁,放肆宠免费阅读全文小说:帝国总裁,放肆宠目录预览:第1章夜遇,凶残的男人第2章想死还是想活第3章坏女孩是要受到惩罚的第4章真的被睡了第1章夜遇,凶残的男人“呜呜呜!”乔陌笙从睡梦中惊醒,还来不及呼救,一只大手死死地捂住了她的嘴。黑暗中,一个高大的雄性身影瞬间覆盖下来,紧紧地压在她身上,双手双脚被桎梏。一个黑色的头颅埋在她颈间,肆意地啃咬。乔陌笙惊骇不已,浑身剧烈的颤抖。来人,竟然是穆傲天!她的大哥,继父的儿子。他想做什么?这个大色魔,究竟想做什么?乔陌笙心底一沉,他还喝酒

  • 无删节亡国皇后虐渣日常免费阅读全文

    原标题:无删节亡国皇后虐渣日常免费阅读全文小说名称:亡国皇后虐渣日常目录预览:第1章废后第2章貌不惊人的小太监第3章真正的主子第4章掌嘴第1章废后永烈帝身边的心腹太监刘福带着两个年纪轻轻的小太监,正手捧圣旨,行色匆匆的赶往皇后寝殿。忘忧宫内,年方十八岁的当朝国母纪倾颜慵懒的斜躺在白玉软塌之上,墨发垂泻,衬出一张精致得令人窒息的绝色容颜。她身着一袭明黄软绸,轻薄的布料松松垮垮的挂在削瘦的身上,隐约可见其晶莹如雪的娇嫩肌肤。腿上盖着一条薄毯,一个宫娥跪在塌底,正小心翼翼的给她捏着双腿。修长漂亮的两只

  • 无删节一城烟雨半世情免费阅读全文

    原标题:无删节一城烟雨半世情免费阅读全文小说名:一城烟雨半世情目录预览:第1章跪在婚床前第2章置她于死地第3章死里逃生第4章他爱得人是她的庶妹第1章跪在婚床前“啊……王爷……轻点!”女子如水的呻吟声从雕花大床上断断续续的传出。孟熙雯穿着单薄的中衣跪在冰冷的地上,眼泪一滴滴的从眼眶里滑落,打湿了地上的青砖。今天是她和靖王上官白的新婚之夜,她爱了上官白三年,今朝洞房花烛以为是郎情妾意温柔似水,可是做梦也没有想到。掀开盖头,摘下凤冠,上官白竟然厌恶的令她跪在地上,自己则带着侧妃温秋兰在他们的洞房婚床上

  • 无删节庶女免费阅读全文

    原标题:无删节庶女免费阅读全文小说名称:庶女目录预览:第1章大凶之物第2章找晦气第3章霸道抱进怀第4章心思活络第1章大凶之物盛阳城西北角有一家名为“喜客来”的饭庄,店里的老板金富贵是个五十来岁的中年男子,这人身材肥胖满脸横肉,穿了一件绣满牡丹花的紫缎长袍,腰间挂满象征财势的玉坠。此时他正襟危坐,脸上露出几分仓惶之色。坐在他面前的,是个身材清瘦的小老头,那老头眉毛和下巴上蓄了一把白花花的胡子,身上穿着一件脏兮兮的道袍,背上背了一个脏兮兮的小布包,一边扒着手指头,一边闭着双眼在嘴里念念叨叨。金富贵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