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九魔3章(第三章 梦儿)

2017/11/4 0:31:51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九魔
第三章 梦儿

这个时候,梦儿那已经化为血色的双眼之中,竟然涌现出泪水来,指尖上的利爪慢慢退去,小手也无力地垂了下来。九魔3章(第三章 梦儿)

  白怜惜地看着梦儿,轻轻地将她拥入怀中,抚摸着她的小脑袋,眼泪也悄无声息地从两颊滑落。

  白的手掌仍然是被梦儿咬着,但庆幸的是,梦儿并没有再度发狂,而是慢慢地陷入了沉睡,随后可能是一直咬着白的小嘴也感觉到累了,便松开了小嘴,昏睡过去。白轻轻地帮她擦拭掉嘴角的血渍,抱起她放入到那已经破烂的帐篷里。

  随后,白重新坐到原地,脸上毫无表情,但他却从两处地方感觉到了疼痛——手掌以及腹部。

  他也意识到,这伤势好像不能自动愈合,要是换做其他人,以他的修为,伤势很快便会自动愈合,可是梦儿所致的伤却无法做到自动愈合,这一点他也是前些日子才知道。

  在对伤口进行简单包扎处理后,白的眼中,再度涌现出忧虑之色。

  梦儿已经是第二次变成这种样子了,第一次是在半个月前,那是一个和今晚一样的月圆之夜,正在玩耍嬉戏的梦儿却突然像发了疯似的袭击自己,并且其攻击力十分强悍,若是被梦儿攻击到的话,哪怕是自己恐怕都难以招架得住,虽说到后来自己成功控制住了梦儿,可是这却成为了他心头上的一块石头。版权http://www.qi-wen.com/经过多方打听,他才得知梦儿为何会变成这副模样,也得知了她会在什么时候会变成这种模样,那便是在月圆之夜。

  为了救梦儿,白毅然决然地带着梦儿,踏上了在九洲的旅程,只为寻找到能够救治梦儿的良药。

  翌日,东边的一束晨光将正在静修的白唤醒,同时他的耳边也不断传来啜泣声。

  “梦儿,怎么了?”

  白担忧地走过去,只见梦儿蜷缩在帐篷内,一句话不说,只是一个劲地抽泣着。

  白走进去,轻轻地将她抱起,“怎么了?做噩梦了?”白的声音还是和平常一样的温柔,平和,也只有对梦儿,他才会有这般温柔。

  “白……白白……对不起……梦儿是不是……是不是又不乖了……”梦儿抬起头,只见她泪眼汪汪,那两行热泪将她的小脸都给弄花了,可是她却一个劲地流着泪。

  白轻轻地擦拭掉她的泪水,“梦儿一直都很乖哦,为什么要哭呢?”

  “因为……因为……因为梦儿伤害了白白……白白一定很讨厌梦儿了……啊啊啊啊……”梦儿扑进白的怀里,放声哭了出来,昨晚的事情,她显然是记得。奇闻网

  这也出乎白的意料,因为半个月前梦儿病发后,她并不记得病发之时所发生的事情,为何会记得这次的事情?

  难道是昨晚上梦儿已经恢复意识了吗?

  没错,昨晚梦儿眼中所涌现出来的泪水,那一定是恢复意识的征兆。

  白心疼地抚摸着她的小脑袋,轻声道:“怎么会呢……白白最疼的就是梦儿了,又怎会讨厌你呢。梦儿乖,白白没事,你一定是做噩梦了。”

  “可是……”

  梦儿一把抓向白的手掌,却发现他的手上毫无伤痕,不禁咦了一声。

  “昨晚明明……”

  白淡淡一笑,“怎么了?昨晚做噩梦还没醒吗?”

  梦儿立刻停止了哭泣,她明明记得昨晚上自己咬了一口他的手掌,而且她还感觉到他的手被自己咬断了,怎么可能会没事?难道真的是自己在做梦吗?

  “乖,我帮你准备早饭,好好待在这里别乱跑哦。”白最后抚摸梦儿的小脑袋,随后站起身来,重新生火。

  梦儿看着白的身影,眼中重新焕发出光泽来,“嗯,那一定是做梦,好可怕的梦哦……白白没事,太好了……”梦儿稚嫩的脸上,绽放出了今天第一个笑容。网站http://www.qi-wen.com/这个笑容,来得要比以前晚的多,可是她却感到非常幸福。

  只是,白转身后,那本来完好无损的手上缓缓显现带着血色的绷带……

  “白白,咱们这是要去哪儿啊?”用完早饭后,两人再度上路,梦儿大步地向前走,并抬起头用着十分稚嫩的声音问白。

  白淡淡一笑,“这次要去一个热闹一点的地方,梦儿喜不喜欢啊?”

  “白白喜欢梦儿就喜欢,白白去哪儿梦儿就去哪儿!”

  梦儿发出了如同银铃般清脆的笑声,一路上的风景也十分迷人,从未见过什么世面的梦儿也可以说是满是期待呢。

  突然白眉头一皱,停住了脚步,而梦儿也跟着他停了下来。

  前方,似乎发生了什么争执。

  “呔!此路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打此路过,留下买路财!”

  能放出如此老套台词的,除了山贼之外还会有谁?

  只见几个身材魁梧的山贼手持大刀,将好几个平民装扮的凡人团团围住,带头的山贼更是长着满脸胡渣,左脸上还有一道明显的刀疤痕,面相凶恶,其余的山贼少说也有十来个,而被他们困住的凡人也仅仅是四个,看起来好像是一家四口。

  “求求你们,我们只是这附近的饥民,因为遇到修妖者袭击村子,我们近乎颗粒无收,才迫不得已搬家的啊,根本就没什么钱财,求你们放过我们吧。原文http://www.qi-wen.com/

  那被困住的一家之主面带苦色,苦苦哀求道。

  其他成员也一并流露出悲伤之色,希望对方能够就此收手。

  这一刻,全体山贼都愣住了。

  但下一刻,他们却发出了哈哈笑死,还有的直接捂住了肚子,仿佛是听到了世界上最搞笑的笑话般,眼中也飙出眼泪来了。

  “哈哈哈哈哈……小的们,听到了吗?竟然真的有人会向我们山贼求情,真的是太搞笑了,告诉他们,我们山贼是干什么的!”

  “打劫!”

  “没财怎么办?”

  “劫色!”

  “没色怎么办?”

  “男的直接拿去当苦力卖了,丑女人就卖去黑市!”

  这一唱一和之下,将山贼们的宗旨都给道出来了,而听完这些,那一家四口更是脸色惨淡,吓得都退缩到一起背靠背,脸色无一不是紧张之色。

  “哟,这不是有色嘛,没财有色就行,等咱们兄弟享用腻了,再拿去当鸡卖了,一样也是财!”

  这时,那刀疤脸山贼看向了那一家四口之中一名妙龄少女,只见她大约十七八岁,虽说一身朴素,可其却长着一张清秀的小脸,纵使服饰难看,却难掩其美色外露,更何况正值青春,浑身上下所散发而出的青春气息,更是诱惑着每一位山贼,所以一时间所有山贼的眼中都朝着她打轱辘。

  “你们这群畜生,不准打我女儿的主意!”那一家之主似乎也看出了山贼们的意思,一把将女儿揽在山后,之前的懦弱瞬间化为勇敢,手中也拿起了平时干活用的农具。来自http://www.qi-wen.com/

  “不准看我的姐姐!”

  那一家四口最小的小鬼也拿起了一把镰刀,稚嫩的脸上流露出凶光,看他的模样,顶多只有七八岁。

  “爹,娘,怎么办……”

  那被盯上的少女是感觉最害怕的一个人,毕竟只有她一个人被盯上了,一时间举足无措。

  “啊哈哈哈哈……兄弟们,看到了吗?他们竟然还想反抗,走,让他们见识见识,什么叫做山贼!”登时,那山贼头目眼中绽放出凶光,并且快速冲向了四人,手里的大刀更是高举而起——

  “当!”

  一道淡蓝色的影子划过,直接将那山贼头目的大刀击飞出去,而那山贼根本就来不及反应,只觉得胸口一闷,随后整个人倒飞而出,闷哼一声,一口鲜血喷涌出来。

  “啊!老大,老大,你怎样了?”

  “你是谁?难道就不怕我们山贼吗?”

  站在众人面前的,是一名身着淡蓝色服装的妙龄女子,只见她微微上扬手中的长剑,旋即化作一道影子,旋绕那一家四口一周后,那些围住他们的山贼一时间统统被割掉喉咙,当场毙命!

  那一家四口都看呆了,愣了半天才反应过来,赶忙给这位姑娘下跪。

  “多谢神仙搭救,我们全家都感激不尽。”

  女子赶紧扶起他们,“别这样,我和你们一样也是凡人,并不算得上是什么仙人,更何况我们修行者都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所以不必行此大礼。”

  被女子搀扶起来的一家之口感激万分,一直不断地点头致谢,弄得那女子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但就在下一刻,女子却突然感到背后传来一阵寒冷,转身之际,只见一把泛着银光的大刀已然冲着自己劈落而下!

  “危险!”

  “刷!”

  “噗!”

  一道血光泛过,呈现在众人面前的竟然是那山贼头目被一分为二的惨象,而他手里的大刀更是化作齑粉,瞬间飘散在空气之中。

  蓝衣女子以及那一家四口都惊魂未定,看着这一惨象,他们全都愣住了,脸上也尽是豆大的汗珠。

  过了好一会儿,蓝衣女子才回过神来,她下意识地望向四周,最终发现了站在距离他们大约十几米开外的两个身影。

  白一只手遮住梦儿的视线,另一只手则是轻轻地抱起了她,转身离开。

  “白白,梦儿很听话哦,梦儿什么都没看到呢。”

  白没说什么,只是带着梦儿转身准备离开。

  “等一等!”

  白身后,蓝衣女子已然追了上来,但白并没有停下,而是径直向前走着。

  “等等啊,难道您不记得我了吗?我昨天被您所救,难道您都忘记了吗?”

  原来她是昨天的女子,不过白依旧没有停下。

  “尊者,我是琼山派的弟子水无依,昨天真的谢谢您能够相救,我已经将此事禀报师傅,师傅她老人家说让我请您前往门派一趟,师傅要当面感谢您,请问您能屈尊前往我琼山派一趟吗?”

  女子仍是不愿意放弃,一直跟着白,并且不断进行解说。

  (少年在这里开书,九魔,最动人的传说开始了!)

九魔》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花朵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花朵文学)或者(huaduowenxue),关注后回复 九魔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隐婚挚爱:前夫请克制 隐婚挚爱:前夫请克制 全文免费

    原标题:隐婚挚爱:前夫请克制隐婚挚爱:前夫请克制全文免费小说名称:隐婚挚爱:前夫请克制目录预览:第1章绯闻男主是自己老公第2章阮小河?第3章陪我相机和艳照第4章老婆说什么就是什么第1章绯闻男主是自己老公阮小溪抓着相机,拎着早饭狼狈地出现在面前这栋豪宅前的时候,不禁惊呆了!她退到路口,认真地看了下路标上标识的门牌号,再三确认过自己没有走错地方,更是惊呆了!半个小时前,她上班迟到,刚顶着大家异样的目光走到自己座位前,主编的门就打开了,“阮小溪,你进来一下。”她灰溜溜钻进办公室等着挨训的时候,主编只甩

  • 霸占新妻:总裁大人太用力 霸占新妻:总裁大人太用力 全文免费

    原标题:霸占新妻:总裁大人太用力霸占新妻:总裁大人太用力全文免费书名:霸占新妻:总裁大人太用力目录预览:第1章进错了地方第2章她是谁第3章你叫顾温暖第4章我当玩了个牛郎第1章进错了地方晚上七点,顾温暖孤身一人,走在去酒店的路上。“如果你今年内再怀不上靳家的孩子,年底就只能净身出户,看看你,结婚那么久,肚子一点动静都没有,养只母鸡还能下蛋,而你又为靳家做了些什么?”她的耳边,不断的回放婆婆傅美珍嫌弃的话语。只是,谁能理解她的苦,丈夫新婚当晚,连着灯都不愿开,只是冷漠的留下一句,“我无法生育,你自己

  • 花开瑾年中 花开瑾年中 全文免费

    原标题:花开瑾年中花开瑾年中全文免费小说书名:花开瑾年中目录预览:第一章第二章第三章第四章第一章朝阳升起,天空沐浴在一片朝霞中。古老的H市在朝霞的映衬下,散发着它另类的风姿。妖娆缭乱的绚烂朝阳,光影重重,柔媚了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喧闹的街道人潮拥挤,车辆川流不息,城市的繁华和妩媚在这一刻被尽显无疑。硕大的玻璃幕墙反射着早晨的光线,刺得刚下公交的薛芊芊睁不开眼。薛芊芊走过一条马路,公交站对面就是她上班的地方,严宇服装设计公司设计部。不同于商业区的喧嚣,H市的开发区显得颇为冷清,大多数公司和厂房因为

  • 重生之女医天下 重生之女医天下 全文免费

    原标题:重生之女医天下重生之女医天下全文免费小说名字:重生之女医天下目录预览:第一章毁灭重生第二章今世定不负他第三章狩猎惊魂第四章请你高抬贵手第一章毁灭重生太和殿内,香炉鼎上,几缕香烟袅袅升起。轩辕楚睿龙袍加身,俾睨天下,文武百官齐呼:“吾皇万岁万万岁。”洪亮的钟鼓声盖过了朝拜之音,轩辕楚睿眸光忽闪,一抹阴狠转瞬即逝。清冷的寒素宫内,场面不堪入目,一群面带猥琐侍卫玩味的说道:“昔日里楚大小姐从不正眼瞧我们这些下人,今日竟如此狼狈。”他们肮脏粗糙的大手,在楚芸的锦绣罗缎上不断的撕扯着。楚芸的思绪乱

  • 美人宫心计 美人宫心计 全文免费

    原标题:美人宫心计美人宫心计全文免费小说名:美人宫心计目录预览:第1章:冤罪第2章:余孽第3章:血债第4章:入宫第1章:冤罪疯狂的大雪极速下落,冰雪纵横交错,冷冽的寒风冲刷着床边佝偻般的松枝,发出唰唰唰的声音,令人倍感阴森。景帝十年,秦丞相犯上作乱,贪污严重,相府一族遭受灭顶之灾,相府活命的唯有两条血脉,一是即将入宫为妃的秦欣弱,二是失了踪的秦欣言。“放我出去,阿冕你快放我出去.......”秦欣言近似发狂地拍打着柴房的朱红色大门,折断了的指甲淤血浸湿衣袖,在门上留下几道长长的血痕。“阿冕,你个

  • 特工王妃:王爷魔掌难逃出 特工王妃:王爷魔掌难逃出 全文免费

    原标题:特工王妃:王爷魔掌难逃出特工王妃:王爷魔掌难逃出全文免费小说书名:特工王妃:王爷魔掌难逃出目录预览:第一章死变态,老娘迫不及待了第二章另类的情趣第三章老娘占了便宜了第四章奈何桥边的曼陀沙华第一章死变态,老娘迫不及待了“唔……”女子睁开眼睛,揉了揉眼睛,随即立刻坐了起来,脑子里瞬间一片眩晕。周围都是古色古香的装饰,房内的熏香甚是浓烈,不等丁泠反应过来,门突然吱嘎一声被人打开,紧接着就是一股比熏香还浓重的酒味扑鼻而来,丁泠的目光反射性的看向门口,只见一个肥头大耳的男人面带一脸猥琐的笑容冲她扑

  • 弃女重生:凤傲天下 弃女重生:凤傲天下 全文免费

    原标题:弃女重生:凤傲天下弃女重生:凤傲天下全文免费小说:弃女重生:凤傲天下目录预览:第一章:若是有来世,与君共华发。第二章:千年楚家第三章:初入禁地第四章:楚墨受罚第一章:若是有来世,与君共华发。黑夜,一轮如钩的血月高悬其空!天涯圣宫,传说中世上最接近月亮的地方,此刻已是修罗炼狱,遍地的尸首,血已成河。苏璨月紧紧抱着怀里的俊朗少年,用袖子擦去他嘴角残留的血迹,却仍留不住他身体里最后一丝生命气息。楚墨死了!那个与她生死相随相伴,世上唯一知她,懂她的的男人死了!苏璨月脑海里的画面定格在利刃洞穿楚墨

  • 风华天下:嫡女为妃 风华天下:嫡女为妃 全文免费

    原标题:风华天下:嫡女为妃风华天下:嫡女为妃全文免费小说名:风华天下:嫡女为妃目录预览:第一章死亡第二章重生第三章诱惑敌人第四章复仇第一章死亡光德四年,冬,夜幕四合,长风落雪。长安街外寥无人迹。只有大户人家门前挂着的大红灯笼随风飘摇,在台阶上映下一团团淡红色的影子。“让我进去!让我进去!娘!”相府后门,穿着单衣的女子被一群大汉拦住,不断挣扎,秀发凌乱,脸颊上似乎还有未干的血迹,几缕头发混着雪水贴在细白的脖颈上。挡在她面前的是六七个膀大腰圆的男人,这是达官显贵的府里惯有的打手,一个个拿着粗木棒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