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倚世冰皇1章(第一章冰枫)

2017/11/3 23:17:58 来源:网络 [ ]

小说书名:倚世冰皇

第一章冰枫

犯我中国者,虽远必诛

  借我三千虎贲,复我浩荡中华。倚世冰皇1章(第一章冰枫)

  剑指天山西,马踏黑海北。

  贝加尔湖面张弓,库页岛上赏雪。

  中南半岛访古,东京废墟祭祖。

  汉旗指处,望风逃遁。

  犯我中华者,虽远必诛之。

  这首简短的诗,句句气势磅礴,无一句不体现出中华男儿英雄气概。所以将这首诗送给广大有血性的中国男儿。网站http://www.qi-wen.com/不论古今,我中国从来没有让世人失望过。两千年前的汉朝,霍将军千里追击,将胡人打到北海北;陈汤将军只率领千余士兵,将西域辱华者痛杀追击,最终将史上最豪迈的一句话载入史册——“犯我强汉者,虽远必诛之”。

  想当年,我国蒙古铁骑马踏万里,在多瑙河见证了他们的身影。郑和七下西洋,巨浪海盗阻止不了他们红海之旅。古人尚有如此壮举,可是现在的我们呢?这不值得反思??

  刀光、血影。这条不大的光线惨淡的小巷,俨然成了人间地狱。破布声、惨叫声,掩盖了这深夜的宁静。奇闻网这数百人的混战中,流窜着一道冰冷的寒光。他犀利的目光在战斗中扫荡,矫捷的身影在人群中穿梭。手中的唐刀俨然成了敌人的恶梦。

  谁又会想到,这个素有“冷面寒刀”之称的“灵魂收割者”只是一个十七岁的男孩。他的身体并不是多么强悍,也不是什么“武林高手”,但是他喜欢这种大混战,用他那灵活的身姿收割着一条条的生命。

  这是一场反包围战,血狼帮的一百多号兄弟被浙兴帮的三百人围在这个小巷中。但是血狼帮的兄弟并没有束手就擒,而是在这个少年和一个堂主的带领下越杀越勇,将浙兴帮杀的节节败退。网站http://www.qi-wen.com/看着远遁的敌人,少年冰冷不羁的嘴角露出了一道弧度。一滴汗水从额头滑落,少年的视线渐渐模糊。这少年郝然就是血狼帮战堂的副堂主——冷枫,但是由于他的性格关系,人们更习惯叫他——冰枫。

  “主神……冰翊……魔尊……封印”

  “岚枫大陆……青风帝国”

  “‘我是宇木家的三少爷,以后你们都跟着我。’一个七八岁的小男孩对着一群小屁孩老气横秋地说,‘谁欺负你们,就和我说,我有很多很厉害的侍卫的哦。’”

  画面又跳到一个富丽堂皇的大厅,一个十六七岁的男孩在手握一根发光的棒子数十秒后,一个胡须花白的老者声音淡漠的在大厅里想起:

  “宇木青枫,水系感应指数11,极弱;剑气感应指数50,弱,属二级剑士。”

  老者报完,大厅中隐约传来阵阵嗤笑,也有无奈的叹息。原文qi-wen.com老者也惋惜的看了看少年,无奈地摇了摇头。

  “下一个,宇木青城。”

  下一刻,一个锦衣玉肌的中年美妇对少年说:

  “枫儿,你已经长大成年了,该考虑一下自己今后要走的路了,不要一天无所事事。不能修炼没有关系,我们毕竟是经商之家,只要你好好跟着你父亲学习经商之道,也是可以出人头地的。”

  冰枫摇了摇摇头,昨天一战累得他虚脱,敌人全面崩溃逃跑后他自己也累得昏睡过去了,想来还是自己的兄弟把自己抬回来的。没想到做了这么一个奇怪的梦。甩了甩发酸的胳膊,想下床去洗把脸,才发现自己所在的房间类似古代的书房,自己的一身行头也换了:白色丝绸锦袍,最关键的是自己的头发也“一夜之间长长了”,披散着。推荐http://www.qi-wen.com/

  冰枫喃语道:

  “这是哪?我怎么变成这样了?这帮家伙真是的。”

  打开门,用手遮着刺眼的阳光,还没来得及打量屋外,

  “呀!少爷你醒了。”

  一个十四五岁的小丫头打断冰枫的疑惑,还没等冰枫发问,小丫头就匆匆忙忙地走了。过了一会冰枫才意识到,刚才那个小丫头也是一身“古装”。自己刚睡的房间处于院落的中间,两边还各有数间房间,院中有一个小石亭,一片草坪,上面一些不知名的树。虽然很疑惑,但是搞不懂冰枫就不会多想,正疑惑要不要出去看看,刚才那个冒失的小女孩端了一盆水小跑过来。

  “少爷,奴婢帮您洗洗脸吧,让少爷久等了。”小丫头把水放到冰枫身边。

  “少爷?这的服务真是没得说,以前怎么不知道有这么个地方啊。”

  冰枫暗自嘀咕。接过毛巾擦了擦脸看着小丫头问:

  “这里是哪,我怎么会在这里呢?”

  小丫头顿时瞪大了小眼睛看着冰枫,惊恐地回道:

  “这里是宇木府啊,昨天少爷和西门四少爷打架,被他打晕了,是侍卫们把少爷抬回来的。”说完就小声嘀咕:“他可是四级剑士,少爷你也真是的,打不过还要逞强。”

  “宇木府?”

  冰枫显然没有听说过有这么一号宾馆或酒店。

  小丫头见冰枫一脸疑惑的样子,小心翼翼的问:

  “少爷,你有么有哪里不舒服啊?”

  冰枫摇了摇头:“没有,我很好。”随之又问,“你为什么叫我少爷?我以前怎么没有听说过宇木府这个地方啊?”

  小丫头刚放下的心被冰枫这么一问,彻底害怕了,急忙说:“少爷,你在这呆一会不要乱走。”说完就急急忙忙的跑了。

  时间不长,一个锦衣玉肌的中年美妇火急火燎地赶来,后面还跟着几个丫鬟,先前那个小丫头也在其中。一个看似二十七八的美妇见冰枫站在那里,走近上下打量了一番,确认冰枫有没有事,看完关切地问:

  “枫儿啊,你哪里不舒服吗?”

  冰枫心中暗道奇怪,这里的人怎么都问自己有没有不舒服,不过这妇人好眼熟啊,无奈地回答道:

  “我身体很好,不劳你们操心。”

  看着这一身身古装的女人,冰枫暗自郁闷:也不用这么敬业吧,搞得自己真的是古人一样,真的没有听说过有叫宇木府的一处宾馆啊。

  美貌妇女凤目微嗔回头刚想责备那小丫头,就听到让她震惊的一句话:

  “你是这的老板吗?”

  年轻妇女惊忧地看着冰枫,急切地说:

  “枫儿,我是你娘亲啊,你这是怎么了。”

  “娘”,听见这么荒唐的词,冰枫冷笑了声:

  “你知道你自己在说什么吗?如果你……”

  还没有说完,冰枫脑海里又回到了刚才那个梦里:

  “枫儿,你已经长大成年了……”

  冰枫现在有些莫名的恐慌 了。

  而妇人则脸色阴沉地转身询问:“玉儿,昨天是西门家的人伤的少爷?”

  小丫头知道自己的主母发起火来很不一般,她可不敢撒谎:

  “恩,是西门家的四少爷。”

  妇人眼中闪过一丝利芒:

  “西门家族,很好……瑾儿,你去把老爷找来,清儿,你去把庸医请来。”

  “是。”

  两人应声而退。

  妇人吩咐完,又关切地转过头来。冰枫越想越不对劲:难道自己进入了自己的梦里!还是自己根本就没有醒,但是都被自己否定了。于是问正关切的看着他的妇人:

  “我是不是叫宇木青枫?二级剑士?这里是青风帝国的宇木家族?”

  妇人显示惊讶,后欣喜地说:

  “恩,枫儿,你都记起来了?”

  然而冰枫并没有回答,而是爆出一口粗语:

  “我靠,一个梦而已,老天,你不要这么认真行不行。”

  不一会,一个中年男人带着两个贴身近卫进来。中年男人英俊的脸上不经意吐出几分儒雅,略显单薄的身子露出几分书生意气。这就是宇木青枫的父亲,宇木家族的二公子宇木雷横。

  宇木家族当代家主宇木江河共有三个儿子,宇木雷天、宇木雷横、宇木雷云。宇木家族虽然是商业世家,但在这片尚武的大陆,实力还是身份和地位的象征。宇木江河自己也是一名四级剑王,他的两个儿子宇木雷天,宇木雷云也分别是四级和二级剑魂。只有宇木雷横从小不喜欢习武,只是一个一级大剑师。但他从小聪明,对经商特别感兴趣。而宇木青枫这一辈,宇木青枫有两个哥哥和一个姐姐,分别 是大伯和三伯的子女,他自己没有亲兄妹。大姐宇木风华为当今太子的太子妃,大哥宇木青玉今年二十二岁,五级大剑师;二哥宇木青山,十九岁,三级大剑师。三叔宇木雷云还有个小儿子宇木青城,小宇木青枫两岁,是一个四级剑师,算是宇木家族最有天赋的战士了。

  此时宇木雷横身后的两位,分别是一级剑王和二级剑王,是宇木江河亲自安排的,可见宇木家族对老二的重视。

  冰枫现在明白的差不多了,只是自己还不能接受罢了。见宇木雷横和两个剑王近来,隐隐感到后面两人有些压迫感,这种感觉就像自己独自一人空手面对三百手持片刀的敌人一样,是那么的无力和窒息。但经历过大风大浪的冰枫怎么会就此乱了阵脚,依旧平静的打量着二人。

  “怎么了婉儿,出什么大事了吗?”

  宇木青枫的母亲上官婉儿见到丈夫,心中的愤怒瞬时转化成忧伤,看了看“发呆”的冰枫,说:

  “昨天枫儿和西门家的四崽打斗,枫儿被他打伤昏迷,今天早上起来就…就神志不清了。”

  说道,因为担心,轻泣了起来。

  宇木雷横听后惊怒道:

  “什么!”

  然而他看了看正在“发呆”的看着身后护卫的冰枫,两眼虽然略显淡漠,但那种睥睨的眼光仿佛根本就没有把这两名剑王放在眼里,那种自然之间流露的王者风范让他也隐隐有种膜拜的冲动。宇木雷横平息了不少怒火,疑惑的看着冰枫:

  “枫儿确实和往常略有不同,仿佛…有一种上位者的风范。”

  上官婉儿爱子心切,现在仔细一看,凭她的阅人经历,自然不难看出冰枫那种睥睨的眼神。可是想到冰枫刚才的言语,又急切地说:

  “可是枫儿确实…”宇木雷横抚了抚她的后背,宽慰道:

  “恩,枫儿没事便好,如果有半点损伤,便叫他西门家族从帝国除名。”

  宇木雷横虽然实力不强,但是狠起来却也十分霸气。

  安抚完上官婉儿,想问一问冰枫,二级剑王张梧在旁边对着二人轻声道:

  “二爷,公子身上好重的杀伐之气。”

  宇木雷横和上官婉儿听后一惊,又重新打量起冰枫,但凭他二人的实力,自然感觉不到冰枫身上那种杀伐的戾气。

  “枫儿,你没事吧,你放心,千万不要冲动,娘亲会替你出气的。”

  上官婉儿还以为冰枫的杀气是针对西门家族的,可现在冰枫还不知道西门家族是什么东西。

  他也打量了下这个“老爹”。从小没有亲人的冰枫可不会这么快认可他们,现在脑子里要多混乱有多混乱,见者满院子的“陌生人”,心烦意躁的挥挥手:

  “好了,你们都出去吧,我没事,还有,没有我的吩咐,任何人都不准进来。”

  说完就大步回房了。

倚世冰皇》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花朵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花朵文学)或者(huaduowenxue),关注后回复 倚世冰皇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猫腻,网文四大文青之首!他的小说文笔绝佳,每一本都是经典神作

    今天小海给大家说一说猫腻大神的作品集,希望大家喜欢!咳咳,首先说明一下,这个四大文青之首是小海查了资料写的,另外小海的推文i只谈作品,不谈人品!希望大家理解1《朱雀记》应该是猫腻的处女座,这是一部以当代方式续写《西游》的玄幻故事。这个才是猫腻真正的神作有没有?我记得当初看朱雀记的时候,简直就大热天喝下一碗冰糖莲子粥一样舒服啊,朴实简单的文字,字里行间的幽默味道,轻松愉快甚至带点恶搞性质的情节设计和人物关系,即使是章节名的县城省城围城倾城焚城梵城空城,现在看来如此的充满灵性啊。更别提其中那么重复一

  • 田园乐八首

    其一浣溪沙·鸡冠花昂首云天血样红,开张叶叶力无穷。雄鸡一唱立秋风。不慕百花柔媚态,独留满树劲刚容。羞惭饮露泣秋蛩。【注释】蛩,指“蝉”。其二三台令·苇圃独步,独步,路转当年苇絮。当时苇帐藏身,酣睡不归恼人。苇去,苇去,玉蜀稀疏无趣。【注释】玉蜀,指“玉蜀黍”。其三生查子·剜葱晨光映露时,汗露齐湿土。入土白根长,剜葱浑劲鼓。西山日落时,绳系百千股。载去待称量,换得几辛苦。其四浪淘沙·暑热田亩变滩涂,浅处成湖。霏霏秋雨浸穿庐。云幕倩谁撕扯去,喜见晴图。连日秋阳毒,暑气蒸炉。夹衣才裹又褫除。愿烤秋阳红

  • 夯实人才基础强化队伍建设

    一位省委组织部长提出的“组工六问”,值得我们深思!人才,是富国之本、强国之基,是实现民族振兴的战略资源。对于要如何构建具有强大竞争力的人才制度体系?笔者认为,要在选拔使用、培养储备、管理监督、栓心留人等方面深入研究、找准症结、同向发力,着力强化人才队伍建设,打赢人才争夺战。要严把选拔关隘,解决好人才“不足”的问题。要严把笔试面试关,秒杀“作弊”干部;要严把体检考察关,筛查“带病”干部;要严把民主评议关,挡住“务虚”干部。要请群众来为选人用人“把脉”,识别出“千里马”;要把群众呼声作为最准确的选拔

  • 深圳御鼎国际拍卖有限公司

    年轻的深圳不仅在2016年人均GDP超过2.5万美元,鹤立鸡群,而且还拥有数以百计上市公司与众多的高新技术企业。经济活跃、国际视野、市场规范、金融科技创新是深圳的标签。深圳的年轻不仅在于城市本身,更在于人口结构。比邻香港的深圳海纳百川、对新生事物敏感,当代艺术有着广泛而深厚的接受群体和较好的共鸣。深圳市场即将成为中国主要的艺术品市场。阳光科创中心:位于南山区东滨路与南新路交汇处,紧临前海门户,周边交通便利,配套完善。经由南山大道、滨海大道、北环大道、深南大道、深圳湾西部通道及广深沿江商速,可快速

  • 呼和浩特第六届万人相亲节300人牵手

    本网讯5月20日,“千岛湖”呼和浩特第六届万人相亲节在维多利时代城上演了一场别开生面的相亲牵手盛宴。此次相亲节由共青团呼和浩特市委员会、呼和浩特市广播电视台共同主办,世纪佳缘呼和浩特体验店、浙江省淳安县千岛湖风景旅游委员会承办。记者在现场看到,此次活动依然延续了往届“诚信、友善、自由、平等、健康、向上”的价值取向,引导广大青年树立正确的恋爱观,以真诚的态度去面对恋爱与婚姻。为了更好地响应团中央为大龄青年脱单的号召,为适龄单身青年搭建良好的交友平台,丰富青年业余文化生活,展示首府青年真诚乐观、积极

  • 《书画家》专刊名家力作欣赏:陆小和

    陆小和,安徽合肥人。现为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安徽省美术家协会副主席,亚明艺术馆馆长。作品曾参展中国首届中国山水画展览(中国美协主办)、第八届全国美展(中国美协主办)、当代中国青年书画展三等奖(中国美协主办)、中国山水画作品赴美国纽约展(中国美协主办)、中国山水画获奖作品赴澳大利亚墨尔本展(中国美协主办)、2007马来西亚国庆50周年国际艺术邀请展(吉隆坡)、水墨境域——中日友好书画交流展(东京)、新徽派美术走进奥地利中国画八人展(2011维也纳)、交融·绽放——长三角地区美术作品学术提名展(20

  • “王琨·牛”展览在北京798方圆美术馆开幕

    “王琨·牛”展览于2018年5月20日下午3时在北京798方圆美术馆隆重开幕。王琨·牛开幕时间:2018年5月20日15时展期:2018年5月20日-6月19日展览地点:方圆美术馆(北京市朝阳区酒店桥路2号798艺术区中二街D06-3)出席开幕式的嘉宾名单:钟涵先生中央美术学院教授、中国国家画院研究员水天中先生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中国美协理论委员会副主任苏高礼先生中央美术学院教授杨飞云先生中国美协油画艺术委员会主任、中国油画院院长徐里先生中国美术家协会分党组书记、驻会副主席兼秘书长贾方舟先生著

  • 纪晓岚:太后过生日,和珅请人代写祝寿诗,写的却是千年王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