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皇后娘娘驾到,夫君请跪拜】37度鸢尾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2017/11/3 22:44:30 来源:网络 [ ]

小说:皇后娘娘驾到,夫君请跪拜

作者:37度鸢尾

第2章 暗藏的杀机(上)

也不知睡了多久,眼皮很重,浑身上下四肢百骸都透着无力感。网站qi-wen.com

凤青翎想动。

拼尽全身力气却怎么都动不了,那种感觉如同梦魇。

大脑已苏醒,存在于这个身体内的原主的记忆如潮水般不断涌来。

凤青翎,夏国镇国将军府三小姐,庶出。

因父母双亡,她在镇国将军府很不受人待见,也亏得长相不赖,柔弱得跟朵花儿似的,被当年还是太子的皇上看中,承诺日后要带她进宫,府上对她这才好了几分。

再过了一会儿,身体知觉又恢复几分,凤青翎闻到有淡淡的熏香飘入鼻孔,光亮从轻瞌的眼帘处透进。

外界应是白天,她想。【皇后娘娘驾到,夫君请跪拜】37度鸢尾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头昏昏沉沉,喉咙干裂得可怕,身体上上下下都是被碾碎的疼,从骨血到肌肤,整个人仿佛被拆开了重组。

痛……

眼珠子在闭合的眼眶里打转儿,她希望睁开眼睛后,看见的是洁白的墙壁,高精尖的各种医疗设备,穿白大褂的衣服……

哪怕,她的身体已炸碎了重组!

可是,她同样知道的是,希望很渺茫。这里没有消毒水的味道,这里不是医院!

终,长睫颤了又颤,蓦然间,她睁开眼睛。

雕花大床,半透明的青纱帐子,一应木质的家具,以及站在床头的青衣婢女。

记忆中很熟悉的场景,属于凤青翎的记忆。

这里是夏国,镇国将军府,凤家。

这里是她的房间,青衣婢女是她的贴身丫鬟,名唤小青。推荐http://www.qi-wen.com/

“小姐,您醒了?”小青一脸惊喜。

“给我倒杯水。”凤青翎沙哑着嗓子,余光从房门口一闪而过的人影看过。她忍住剧痛,用双手撑在身后,顺手抓起枕头放在腰后,斜靠在床头。

水很快端了过来,凤青翎捧着杯子,抿了一口。

温热的水,很大程度上缓解了喉咙的干渴。

“我怎么回来的?昏迷了多久。【皇后娘娘驾到,夫君请跪拜】37度鸢尾全文免费在线阅读”一句问话出,她便继续小口喝水。

就这身体的感受,她应该还在低热,身上伤口已被包扎过,血衣已换成干净的衣服。

“回小姐,您是被人丢到大门口的。护卫捡到您的时候,您浑身是伤,外面穿了一件男人的衣服。从前天夜里到现在,您已昏迷了两夜一天。”小青老实回答。

凤青翎点了点头,并不纠结是谁救了她。原文http://www.qi-wen.com/

若对方要她知恩图报,日后必定会现身,若对方对救她一事毫不在意,那就是缘分的问题了。

“叫厨房给我准备点粥,我很饿。”凤青翎再次吩咐。

“是。”小青正要往外走,只见一个30来岁衣着华丽的妇人走了进来,她的身后跟了两个丫鬟和七八个婆子,每个婆子手上都端着一个餐盘,上面放着一道佳肴,香气随之扑鼻而来。

小青忙恭敬的退到一边,行礼道:“大夫人。”

大夫人眼里哪有小丫鬟,从进门开始,眼中就只有凤青翎,看着凤青翎的目光中满是关切,如世上所有慈爱的母亲,她快步走到床头:“青翎,你怎么样了?”

凤青翎亦笑了笑,脸上略有愧疚,温顺道:“青翎不孝,劳母亲挂心了,如今已好多了。来自qi-wen.com

“唉!”大夫人叹了口气,看着凤青翎的双眼是一目了然的愁绪与心痛,她坐到床侧,蹙眉:“怎么伤成这样?对方究竟是谁,怎么下得了这么狠的手?”

她顿了一下,伸手抓过凤青翎放在被子外面的手:“孩子,你受苦了!这件事,我已禀告老太君,太君说,一定会找出凶手,我们凤家女儿不能这样被人欺负!皇后那边,我也叫人传了消息,皇后会把这件事禀告皇上,皇上也一定会为你做主。”

“多谢母亲。”凤青翎笑,低头,敛下眸中寒意。

这一位,是凤家大房夫人楚富兰,凤青翎父亲明媒正娶的女人,是她名义上的母亲,膝下有一儿一女,儿子凤江涛已封为正四品的忠武将军,在夏国北部镇守边疆,女儿凤萱凝在皇宫,以皇后之尊坐镇中宫。

根据原主的记忆,在她小时候,可没少被这位打骂,每天使唤着做各种粗重的活儿,和府里粗使丫鬟没什么两样。后来,原主大胆偶遇了前来府里做客的太子,得太子怜爱,这才得到镇国府庶出小姐待遇。

当时的凤萱凝已是既定的太子妃,虽不齿凤青翎勾`引姐夫的做法,可,毕竟是未来母仪天下的皇后,为了自己大度的名声,凤萱凝和大夫人只得忍住恶心,表面对凤青翎好。

这种好,在太子登基变成皇上,太子妃变成皇后后,便更为明显。

“青翎,你昏迷了几天,我叫人给你准备了些吃食,你看看喜欢什么?”大夫人一边说着,一边已使眼色吩咐人把食物放在桌上,再把桌子抬到床边。

卤蹄髈、红烧狮子头、东坡肘子、梅菜扣肉、炖老母鸡……

香味在房间萦绕,至少有4天没吃东西的凤青翎馋了,唾液腺已忍不住开始疯狂分泌。

“这些都是你喜欢,想吃什么,母亲给你夹。”大夫人笑容柔和,仿佛瞧着自己最疼爱的小女儿,她拿起一双筷子一个小碗,双眸询问的看着凤青翎。

讲真,凤青翎真的很想吃。

只不过,最基本的生活常识反复提醒着她,不能吃!饥饿太久的人不能猛烈进食,更不能吃油腻的东西!何况,她还是个外伤病人!

若真把这些食物吃了,不到一炷香时间,她的肠胃就能闹革命。

到时候,肠胃一起绞痛,上吐下泻间,她还怎么养伤?

凤青翎笑了笑,一脸感激:“谢过母亲,食物很香,女儿都想吃。”

大夫人笑容扩大几分,贱人生的女儿就是贱,为了一点食物,连命都可以不要。这样的女人,根本不配进宫,更不配做她女儿的对手。

她伸手,用筷子夹起一块肥腻的东坡肉,笑眯`眯送到凤青翎嘴边。

凤青翎乖巧张嘴,正要一口吃下——

忽的,她一把抓住大夫人喂食的手,皱巴巴的小脸柔弱得如一朵快夭折的花:“母亲,痛!”

第3章 暗藏的杀机(下)

忽如其来的抓握,大夫人手上一抖,筷子也松了,东坡肉弹在她的身上,再轻盈的落到地上。

大夫人皱眉,目光从方才东坡肉在她身上弹跳的地方看去,上等衣料已经油腻了一块,看起来甚是碍眼。

她年轻时是侯爷家的小姐,后来嫁予将军府,是将军府的大房夫人,一辈子养尊处优,什么时候吃过这般亏?

她试图抽开被凤青翎抓住的手,可,凤青翎那双爪子,明明看起来苍白柔弱,抓起人来却极其有力,大夫人挣了几次也没挣脱。

“三小姐,您先松开夫人。”大夫人身后丫鬟上前一步,伸手抓住凤青翎的手,试图把她的手从大夫人手腕掰开。

凤青翎岂会让她如意,手上劲道再加了几分:“母亲,好痛……”

大夫人这才真正吃痛起来,被凤青翎抓住手腕仿佛要被捏断了似的,她龇牙深吸了一口气,生生压下想把凤青翎暴打一顿的念头,强行挤出个笑容:“我的乖女儿,你哪里痛?给母亲说说。”

凤青翎的眼眶早已噙着眼泪,嘴角如承受不了身体剧痛般微微颤抖,仿佛大夫人是救命稻草,她怎么也舍不得放下。

“肚子……痛……好痛……”凤青翎说着,豆大的泪珠子一滚就出来了,“母亲,救我!”

“快,快,叫大夫!”大夫人大叫,声音已有了变形的尖锐。不是担心凤青翎,而是自己的手实在太痛了!

紧接着,再又是一阵手忙脚乱,不到一盏茶时间,大夫来了。

对凤青翎一阵好言相劝后,凤青翎这才松开扼住大夫人的手,苍白着脸,皱着眉头,将手腕递给大夫把脉。

大夫人这才得闲看了看手腕,只见被凤青翎捏住的地方通红一片,红中带有淡淡的青。那青色以肉眼看得见的速度扩大加深,怕是待会儿还要肿。

这个死丫头,手劲可真大!

大夫是养在府上的大夫,50多岁的人。看得多,自然八面玲珑。

早前进门时,便看见摆在桌上那些油腻腻的吃食,再听闻凤青翎闹肚子痛,当下的明白几分。这会儿趁把脉之时,余光触及到地上那块沾满灰尘却依旧冒着油光的东坡肉,更是笃定凤青翎吃了不该吃的东西。

一个受重伤昏迷了1天多的人,能吃这些?真是笑话!

这样粗浅的常识,大夫人会不懂?

当下,大夫开口:“回夫人,三小姐这状况是正常的。她太久没吃东西,这会儿忽然进食,肠胃一时承受不了。待慢慢进食后,肠胃自然就适应了。”

大夫人脸色微微变黑,府上这都养的什么废物,这个小蹄子,可是一口还没吃呢!

凤青翎却是不以为意,也不指出大夫话中漏洞,她一手捂着腹部,轻声朝大夫道谢后,脸上一片愧色:“母亲,女儿刚才可有抓疼您?”

“无事,我这点疼比起你算什么?”大夫人复又坐到床边,一手握住凤青翎的手,安抚道,“俗话说,伤在儿身,痛在娘心。母亲这心头啊,才是真正痛!”

两人再又母慈子孝了一会儿,大夫人终于站起来,吩咐大夫好好给凤青翎养伤,再叮嘱她好好吃东西,想吃什么就告诉丫鬟。

凤青翎含笑道了谢。

……

大夫人离开房间时,所有吃食一概没有撤走。

凤青翎看过那些看起来很诱人的食物,没说吃也没说不吃,只开口叫小青去厨房要一碗米汤。

她小口喝了半碗米汤,便说没了食欲,躺下继续睡觉。一是人体在熟睡时修复能力最强,二是她真的累坏了,不眠不休打了几天,佛都会累,何况人。

……

半夜,凤青翎再次醒了。

身体还在发热,头部昏沉感觉比上次醒来时更为明显,这是发烧严重的症状。

皱眉,高声叫了小青的名字,叫她掌灯,越多越好。

这里是古代,没有抗生素的年代,任何一道外伤感染都可能让人高烧致命,她需要重新清洗伤口。

“小姐,您不能拆绷带。”小青一见凤青翎伸手开始解左手绷带,忙急声阻止。

凤青翎抬头,眸光在小青脸上看过一眼。

没有任何表情,带着彻骨的寒。

小青立即闭上嘴巴。

这样的小姐,她实在太陌生了!她不敢置信的看着凤青翎熟练的解开绷带,看着伤口的眸中只有坚定。

这……还是从前那个一昧娇弱的小姐吗?

“去,给我端几盆烧开的水,务必用干净的盆子盛水,把厨房盐巴拿来,再给我拿一壶烈酒。”凤青翎的声音很是清冷,“另外,要一把小匕首。”

“是。”小青忙着答,来不及思考凤青翎要这些东西干嘛,飞快走了出去。

凤青翎拆绷带的速度很快,许多伤口处都已红肿,肉上泛着白点,明显已是化脓的征兆。

到左手大胳膊时,当绷带拆开的那一瞬,她忽的就笑了——

这是她全身上下最严重的一道伤,虽不长,约莫两寸,但伤口深可见骨。

伤口两侧的肉皮朝外翻起,灰蒙蒙的白,根本看不出肉原本的颜色,周围已开始腐烂。

难怪发烧呢,竟没有一处伤口处理干净了。

凤青翎看过屋子里候着的另一个婢女:“你找外面侍卫要几瓶外伤药。”

这里是将军府,外伤药这种东西,应该是常 备的,最重要的是,她不相信府上那位大夫。

……

半夜三更,又是灯火通明,又是人仰马翻的烧水,找酒,要外伤药,住在同一个大院子的大夫人怎么会不被惊动?不光是她,同住在镇国将军府的二房,三房主子们都有所耳闻。

两柱香后,小青备好凤青翎吩咐的东西回到房间,前脚刚进去,后脚大夫人就来了——

“你家小姐又怎么了?”大夫人的声音在门外响起,很是不悦。

这个时辰,正是人深度睡眠的时候,任谁被吵醒都不会高兴,更何况是因为厌恶的人。

“回夫人,三小姐的伤好像有所不妥。”刚要来外伤药的婢女道。

大夫人一听是伤口有所不妥,心头已明白几分,原本烦躁的心顿时冷静下来,叫人立即叫大夫过来。

这个死丫头,怎么越来越难对付了?是巧合,还是她真的变精明了?还有家里大夫,白养了他这么久了,不过一点小事,居然也处理不好!

心里思忖着,大夫人已撩开帘子走了进去。

只见凤青翎坐在圆桌旁,亵衣两个袖子从肩膀处剪下,原本包扎得好好的伤口已经全部拆了绷带,露出光裸的胳膊,纵横交错的伤因发炎或腐烂显得格外狰狞。

“青翎,你怎么把绷带全部打开了?伤口没好之前,可不能这样折腾!”大夫人一脸焦急关切,快步走到凤青翎面前。

“母亲……”

凤青翎抬头,一双黑眸在烛火下闪着微光,神情间几分柔弱与委屈,她深吸了口气,仿佛在极力压抑想哭的冲动,“女儿半夜醒来,觉得伤口有些不适,想看看怎么回事,便拆开了一处绷带,然后……”

她的目光在左手最严重的那处伤口看过,低头,缓缓拿起匕首,再用干净的布匹蘸了烈酒反复擦拭。

“母亲,我不想死。”凤青翎幽幽的,低沉的声音很凉,若从地狱中冒出。

第4章 凤家不养无用之人

大夫人猛的后退一步。

她很怕,万一凤青翎猛的朝她刺来……

这么近!她可不敢保证自己能躲得过。

惊魂未定间,凤青翎已抬头,不解道:“母亲,你怎么了?”

大夫人这才发现自己反应过度,只得上前一步的:“青翎,母亲只是心痛内疚,我没有照顾好你。看你伤口成这样了,母亲真不知如何向你死去的父亲和姨娘交代……”

凤青翎低笑,如何交代,这个问题,是现在才想的吗?

很多年前,当原主还是小孩子的时候,大冬天逼她洗院子里所有人的衣服的时候,怎么不想想?

当原主因饥饿去找吃的,结果被丢到柴房罚跪,三天三夜不许吃东西时,怎么不想想?

将军府所有孩子都能读书,可她连旁听的资格都没有的时候,怎么不想想?……

“母亲不用难过,女儿暂时还死不了。”凤青翎的声音复又沉了下去,执于右手指间的匕首,已沉稳的往左臂伤口腐烂处切去。

是的,是切,而不是刮。

最直接,最快速的方法,也是最残酷的方法。

仿佛左手手臂上的肉根本不是自己的。

鲜血复又冒出,如汩汩的泉眼,血腥味顿时弥漫在周围。

凤青翎仿佛没有看到,没有闻到,她专注的切着自己的伤口,手法快而准。

她是特工,但她的专长不是医,而是暗杀,或者获取情报,利用一切手段完成任务。对于她的身体,她虽爱惜,但也知道如何在最短时间内用最小的代价保全自己。

大夫人就站在凤青翎旁边,她看着凤青翎一刀刀往自己身上割,闻着浓厚的血腥味,她捂住嘴,忽的想吐。

她虽贵为将军夫人,可从来没跟将军上过战场,更没看过将军受伤的样子,怎么受得了这么血腥暴力的一幕?

“母亲,这里不适合您,您的好意女儿明白,您先回房休息吧!”凤青翎的声音再次传来,四平八稳。

大夫人这才找回正常人的思绪,她忙着跨步,可,脚步刚刚抬起,整个人就一软,双脚竟似脱力了般,幸得两旁都是丫鬟,忙扶住她,往外架去。

凤青翎头也不抬,注意力只在自己伤口上。

腐肉剔除干净后,她看过已倒好的半碗酒,直接倾倒在方才刚剔了腐肉的伤口上。

钻心的痛,痛觉从伤口处传来,仿佛整条手臂都要断了,额上豆大的汗珠一颗颗往下掉。

方才剔腐肉的时候,她的注意力在剔的过程,这会儿再没有什么能分散她的注意力,那份痛,便尤为突出。

“哇——”门外,大夫人实在忍不住呕吐的声音传来。

凤青翎只浅笑了一下,眸中一派讽刺。

这么点场景就受不了,往后,怕是还有更好玩的。

她凤青翎不是善茬,所有害她的,整她的,她都会加倍讨回来!

“小姐,大夫来了。”小青虽也觉得眼前的一切可怖,可她作为凤青翎的贴身丫鬟,她没法逃。

“叫他进来。”凤青翎说着,已开始清理下一道伤口。

片刻,听得门口帘子响动,她知大夫走了进来,依旧没有抬头,只平淡的问:“孟大夫从医多少年了?”

孟大夫一愣,停下打算上前替凤青翎处理伤口的脚步,站在原地,躬身答:“回三小姐,老夫从医已30年有余。”

“30多年了……”

凤青翎言语中似有叹息:“身为将军府的大夫,我原以为你最拿手的是处理外伤,如今看来,你这30多年的医,怕是滥竽充数罢了!也幸得你没有在外面开医馆,不然不知一年要医死多少人。”

孟大夫不敢说话,在处理凤青翎伤口一事上,他确实没有上心,不但没有上心,还故意没有彻底清洗伤口,撒了外伤药就包扎。

所谓医者,有的时候是最好的杀者,可杀人于无形。

他揣摩着大夫人和宫里那位的意思,怕是不想要凤青翎活,便有意推了一把。若凤青翎伤口感染死了最好,就算没死,也很可能高烧烧成傻子。

替皇后娘娘除了眼中刺,到时候,荣华富贵还不是手到擒来。只可惜——

凤青翎不但发现伤口有异,而且还能自己处理!

刚才他进门的时候,已看见桌子上摆放的凉开水,盐,酒,匕首等物,剔除的腐肉也丢在白瓷盘里,仿佛嘲笑他一般。

凤青翎再又处理了一处剑伤,这才抬头朝孟大夫看过一眼:“等天亮后,就出府吧,凤家不养无用之人。”

孟大夫心头一惊,顾不得尊卑,猛的抬头,眼中是隐隐的惊恐:“三小姐,您可没权利叫我走!”

第5章 听说你被男人捅了

凤青翎一声冷笑:“我只是凤家庶出小姐,确实没权利赶你走,可是——”

她顿了一下,看着孟大夫的双眸带着调笑:“你别忘了,你差点害死我是事实,你觉得这件事抖出去,凤家谁还会保你?”

凤青翎的问话,答案不言而喻,孟大夫已觉背脊冷汗淋淋。

这位三小姐,从前可没这么咄咄逼人!每每有人欺负她,她也只是一派娇弱模样。

所谓物极必反,难道经历一次生死,她真已脱胎换骨?

目光再次往盘子里那堆恶心的腐肉看去,孟大夫心头已有了计较:“请三小姐给老夫一次机会。”一个能拿刀自己给自己刮骨疗伤的人,其心性岂是一般人能比拟。

凤青翎轻笑:“你倒是个聪明人!”

听得凤青翎笑,孟大夫知他不用被赶走了,忙再又开口:“三小姐,您右手有伤,我给您上药。”说着他便上前。

“等一下。”凤青翎再次阻了他,“先去把手洗干净。”

“是。”

……

那天夜里,凤青翎房间忙了一个多时辰,这才把所有伤口收拾妥当。

孟大夫一万次感慨:三小姐真是太厉害了,如此严重的伤,无论是清洗伤口,还是上药包扎,明明痛得脸色苍白,肌肉紧绷,硬是哼都没哼一声!

再想到她从前被人打一巴掌,就能哭哭啼啼半天,不由再次感慨:就凭这份毫无破绽的伪装,此女非常人所及。

那天夜里,大夫人失眠了许久,脑海里反复出现凤青翎自己在自己身上割肉的画面。明明早已离开凤青翎的房间,可她却仿佛依旧能闻到那令人作呕的血腥味,依稀还伴有皮肉腐烂的味道。

辗转至天亮,她这才迷迷糊糊睡着,睡梦里一直不大安稳,额上的汗几乎就没停过。

……

“哟,这是哪儿啊?是我们府上三小姐的院子吗?怎么这么清静?雪瑞妹妹,我们是不是走错地儿了?”一个女孩子声音传来,透着挑剔。

“没有呢!思葭姐姐。”另一个声音传来,“依我看,是咱三小姐院子越发没规矩了。这都日上三竿了,所有人还在睡觉,也不知是下人们欺负主子,还是被主子惯出来的。”

“谁知道呢,横竖是没规矩的。”第一个声音复又响起,嫌弃之意显而易见。

“思葭姐姐,你说,我们要不要进去看看?”

“当然要,否则别人又要说我们欺负庶出的姐姐了!咱可不是那种没教养的人!”那人说着,便是一阵笑。

上午巳时,凤青翎院子迎来两位不速之客,一个16岁左右,一个15岁左右,一个穿桃红,一个穿粉红。

正是凤家四小姐凤思葭和五小姐凤雪瑞。

从走进院门口开始,她二人的声音就没小过,仿佛生怕别人听不到似的。

凤青翎揉揉眉心,她真的好想睡。

忽的很羡慕那种一旦睡着,惊雷都吵不醒的人。

“四小姐,五小姐,我家小姐还在休息。”小青的声音从门外传来,为难中带着低低的请求,“昨儿晚上包扎伤口弄到很晚。”

“喔?是吗?我可听说前几日被丢回来的时候,立即就给她包扎了。我估摸着时间,今儿怎么都该好了。”凤思葭斜睨过小青一眼,语气一变,“不会是你们这些奴才想借机偷懒吧!”

“噗通”一声,有人跪下,“四小姐,五小姐,小的不敢!确实是三小姐说,今儿上午我们可以休息。”

“还不快给我让开!”凤雪瑞一声厉喝.

紧接着是小青的闷哼,若没猜错,八成是被凤雪瑞踢了。

凤家世代武将,这些年,夏国周边安定不少,武将在朝中的地位已大大不如文官,凤家对女儿们的要求也渐渐偏文,唯五小姐凤雪瑞的母亲是江湖人出生,非逼着她习武。

加之为人霸道,无论府内府外,总喜欢动不动就教训人,以显示她是强者。

“雪瑞妹妹,你说,咱们家三小姐会不会伤到了不能说的地方吧?”凤思葭顿了一下,语气中没有丝毫悲伤,她眨眨眼睛,语气快活而内容恶毒,“比如被人捅得大出血。”

“啊?”凤雪瑞明显没明白凤思葭在说什么,“不是说全剑伤吗?怎么会被捅?”

“呵呵呵呵。”凤思葭掩嘴笑,“雪瑞妹妹果然还小,这都听不懂。我可听说,她是被男人衣服裹着丢回来的。你想啊,几天几夜在外面,能不发生一点什么吗?说不定还不止一个男人呢!”

凤雪瑞面上露出惊愕,继而是了然。

说话间,两人已推开房门。

光线倾泻而下,只见原以为躺在床上的凤青翎斜靠在床头,一双黑眸冷冷的看着两人走进来的身影。

没有说话,却给人一种森然的感觉。

只一瞬,凤思葭原本打算继续讽刺的话哽在喉间。

“还没醒呢,就听见外面犬吠。”凤青翎懒洋洋的,指尖滑过披散在胸前的柔顺长发。

犬吠?

凤雪瑞一下子就毛了,直冲到凤青翎面前:“凤青翎,你给我说清楚,你骂谁是狗呢?”

“骂谁是狗?”凤青翎兀自笑了一下,一双美目在凤思葭和凤雪瑞身上看过,继而是恍然大悟的表情,“难道刚才在外面叫的,不是狗,而是人?”

“凤青翎,你明知道……”

不等凤雪瑞说完,凤青翎蓦的拔高声音:“小青!快去找个大棒子,再去看看刚才在院子里狂吠的是人还是狗。若是人的话,把他们赶出去,若是狗的话,直接烹了!”

小青迟疑的看过凤青翎,再看过旁边四小姐和五小姐,知凤青翎在指桑骂槐,忙说了声“是”,快步走了出去。

瞧着小青匆忙走出去的背影,凤青翎这才笑着道歉:“两位妹妹实在抱歉,小青赶狗去了,我又不方便起床,只能待会儿给你们奉茶了。”

凤思葭和凤雪瑞早已被凤青翎气得七窍生烟,但又不能承认她们就是狂吠的狗,只得体贴的说理解,无妨,不渴。

“对了,青翎姐姐,你的身体怎么样了?”凤思葭站在床侧,虽喊着姐姐,可看着凤青翎的目光却是居高临下。

“多谢妹妹关心,我已经好多了,孟大夫叫我多休息。”言下之意是,你们两个快滚吧!

凤思葭和凤雪瑞怎会听不出她的意思,只不过,他们这趟过来是来给凤青翎找不自在的,怎么能被她骂了后就走?

“青翎姐姐,听说你被男人捅了,是不是真的?痛不痛?”凤雪瑞很天真很无辜很好学。

第6章 找个男人试试

关于被男人捅的言论,凤青翎方才就听见了。

只不过,方才还算是背着她说的,这会儿却是赤果果的挑衅。

凤青翎淡笑了一下,看着凤雪瑞的眸光一片清凉:“雪瑞妹妹,你可知我迟早是要进宫的人?这等没依据的话,若传到皇上耳里,怕是皇上会不开心。”

毕竟是从小感受着皇权尊贵,对皇上二字的理解比一般人更为深刻。

凤雪瑞一听皇上不开心,立即就急了,声音不由大了几分:“凤青翎,你吓我!”

“吓你?”凤青翎幽幽的重复了两个字,“是不是吓你,你应该很清楚。”

她垂着头,声音再又小声了几分:“我听说诽谤皇妃的罪,可不轻。”

一句话落,凤青翎立即感觉到凤雪瑞站在原地颤抖了一下。

凤青翎觉得很爽,虽说现在的她对劳什子皇妃半点兴趣也无,但她不介意借皇上之名狐假虎威一番,反正在凤青翎原主记忆中,皇上确实说过要接她进宫。

“皇妃……哈哈哈哈。”旁边,凤思葭忽的大笑起来。

待她笑够了,她的声音再又一凛:“凤青翎,你就别做梦了,就你现在这幅残花败柳的模样,你以为皇上还会要你吗?”

“皇上要不要,是你凤思葭说了算?”凤青翎瞅着凤思葭,轻飘飘的问。

一顶大帽子扣下,凤思葭愣了下,她不过说了两句话,就被凤青翎两次抓住小辫子。

生怕再次走进凤青翎陷阱,忙威胁道:“可你也别忘了,宣凝姐姐现在是皇后!就算你以后进了宫,是死是活还不是宣凝姐姐一句话的事!”

凤青翎没急着反驳,只低头沉默着。

凤思葭以为凤青翎怕了,神色间几分得意,她朝凤雪瑞看过一眼:看见没?学着点!对付凤青翎这种人,就要用更大的权势压!

凤雪瑞忙着点头表示受教,这时,凤青翎开口了——

“思葭妹妹,听你的意思,皇后不但能做主皇上的事,还能随意杀害后妃?”

“我……我可没这么说!”凤思葭顿时就急了。

凤萱凝是凤家嫡长女,从前,她还没进宫的时候,就看不起凤思葭这个二房嫡女,总觉得屠户家出生的二房夫人上不了台面,如今,凤萱凝贵为皇后了,对凤家二房的轻视更是有增无减。

在凤萱凝的眼里,他们二房所有人,也就只比凤青翎这个妾室出生的女人高贵一点。

她可不想无意间得罪皇后。

见得凤思葭如此模样,凤青翎轻笑,心想:就这种素质,也敢来刁难她?真不知道凤青翎本尊前十多年是怎么过的,连这种小货色都收拾不了!

“思葭妹妹,我建议你以后最好别来挑战我的记忆和理解能力。你刚才说,一个人一旦进了后宫,是死是活不过皇后一句话的事。言下之意可是:皇后娘娘想杀一个人,比捏死一只蚂蚁还容易?”

“我……”凤思葭只说了一个字,憋着后半句,心里一万次狂飙,我说的是真话!这年头,皇后想杀一个人,真的比捏死一只蚂蚁还容易!

只可惜,这个世界上,有些道理大家都懂,去只能私下想想,一旦说出来,便是错。

“好好好!凤青翎,我今天……看在你是病人份上,就不和你计较!雪瑞,我们走!”凤思葭怒而拂袖,大步往外走去。

凤青翎依旧斜靠在床头,她看着凤雪瑞像个小跟班似的跟在凤思葭身后,忽的好心提醒:“雪瑞妹妹,关于被男人捅痛不痛的问题,我建议你找个男人试试……”

找个男人试试?那不就是说……

“凤青翎!”凤雪瑞一声怒吼,一双眼睛如喷火一般,拳头虎虎生威,全力挥出去后,顷刻间又停在凤青翎当面。

凤青翎不动,看着凤雪瑞的双眸毫无惧意。

她甚至笑了一下,这才抬手,将凤雪瑞的拳头往旁边拨去:“雪瑞妹妹,作为一个有教养的将军府小姐,你至少应该尊我一声姐姐,另外……”

她的目光飞快在凤思葭脸上瞟过:“少和没素质的人在一起,会把你也带得没素质。”

“凤青翎!”这次吼的人是凤思葭。

“好了,我要休息了。”

凤青翎挥了挥手,压根不理同样被她惹怒的凤思葭,只看着凤雪瑞:“以后说话做事前先掂量下自己的身份,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今儿在我这里还好,以后别丢人丢到外面。”

“凤青翎,你这是……”凤雪瑞还想说什么,这时,原本在外面“赶狗”的小青跑了进来,“小姐,宫里来人了!”

……

来人是个嬷嬷,皇后身边的人,送了不少好东西。

从人参到鹿茸,再从雪莲花到灵芝,全是名贵药材。

“皇后娘娘说,府上还缺什么,找人给她带个信儿,娘娘会叫太医院备好。”嬷嬷说。

“安心养病,先把身子骨养好,好好调理,身上别留疤。这是娘娘叫老奴专门给姑娘带来的去疤膏。”嬷嬷说。

“放宽心,这次的事,是有人蓄意要害姑娘。娘娘说了,期间无论发生了什么,都不是姑娘本意。娘娘明白,皇上也明白。”嬷嬷还说。

凤青翎心下嘲讽,但面上还是恭敬的微笑着,听嬷嬷说完,这才含笑道了谢,再打发了银两。

呵,听皇后说,什么无论发生什么事儿,都不是她的本意……

不就是暗示她已被野男人OO再XX了吗?

抱歉,本姑娘还真没发生那种破事儿,怕是要让皇后娘娘失望了!

而至于皇上,凤青翎仔细搜索过原主对他的记忆,很英俊却也很寡淡一个男人。

夏烨(ye)。

夏国历史上最年轻的一位帝王。

当年,那个男人确实说过要接她进宫,但几年来,他也没表现出多浓烈的爱,也就是多一个女人而已,而凤青翎对他,却是一种渴盼,一个被欺压多年的小姑娘对踏着五彩祥云来救她的英雄的渴盼。

罢了,到时候再说吧。

横竖她不会委屈自己嫁给不爱的男人。

哪怕……

皇权压下。

皇后娘娘驾到,夫君请跪拜》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皇后娘娘驾到 或 夫君请跪拜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热门小说《佳人有约》第1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佳人有约》第1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称:佳人有约第一章撞破隐事!故事起因呢,得从这个口令红包说起。高一的时候,我们班转来一个女生,叫林琳,是我们班的班花,长得可好看了,一米六五的身高,胸挺屁股翘。每次一到夏天,她就喜欢穿裙子,我呢,就总是假装绑鞋带,偷偷看她的大白腿和屁股。她生的漂亮,班里的男生也都喜欢她,想跟她好,表白的人挺多,不过也没见她答应谁。我本来学习还行,自从她来了以后,心思全在她身上转悠,总YY她在床上的样子,没多久学习就一落千丈了。而且,我还染上了一个恶习,每当小伙

  • 热门小说《佳人有约》第1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佳人有约》第1章免费在线阅读书名:佳人有约第1章状况百出的面试徐又佳从自己的小背包里面摸出了手机。虽然现在是下午两点钟,但是雯雯的个性就是无所不在,无时不在。“喂?雯雯?我绝对不要再去喝酒啦,上次到现在都还有点偏头疼呢。”还有那件事……让人心有余悸。那个有着薄薄唇片,眼睛锋芒锐利的男人,绝对是让人挥之不去的记忆。“不是啦不是啦,诶佳佳我和你说,前两天在迪吧听到了个消息,说是秦家少爷回国了,他们公司目前正在为这位少爷招收一个管家,我一想,你大学不就是念这个专业的吗?所以我就立刻来

  • 热门小说《深山神医采仙药》第1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深山神医采仙药》第1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深山神医采仙药第一章被村花追“真香啊!”王石蛋提着条三斤多重的黑鱼,悄悄来到柳春妮身后,想给她一个惊喜。柳春妮是鱼泉村刚毕业的大专生,脸蛋俊俏,皮肤白嫩得跟水豆腐一样。柳春妮察觉到后面有异样,直起了腰,扭过头来,刚好跟贼头贼脑的王石碰到。柳春妮瞬间懵了,小脑袋一片空白。不好,要是柳春妮反应过来,她那泼辣劲,还不得呛死我?王石蛋抢先道:“春妮儿,虽然你家种药材,在村里有钱有势,但见我长得帅,也不能想干啥就干啥,何况我早上吃面嚼了两瓣大蒜,

  • 热门小说《虐妻成瘾:你的一切属于我》第1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虐妻成瘾:你的一切属于我》第1章免费在线阅读书名:虐妻成瘾:你的一切属于我第1章/t先生,救救我加维斯汀大酒店的豪华包间里,夏紫墨被一群人灌得晕晕乎乎,连眼前有多少个人都数不清了,却仍然不忘从包里拿出她的设计稿。“张总,这是我们的设计稿,您看看有没有兴趣投资我们公司。”四十多岁的秃顶男人,看都没看一眼那几张五颜六色的设计稿就扔到一边去,一双色眼笑眯眯地看着,喝得两颊酡红的夏紫墨:“夏小姐,看稿不急,来来来,再喝一杯,喝完这杯,我们再谈投资的事情。”一杯又一杯酒下肚,夏紫墨被灌得

  • 热门小说《娇美小妻,总裁宠上天》第1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娇美小妻,总裁宠上天》第1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称:娇美小妻,总裁宠上天第一章:你是谁?“阿凝,待会儿不许惹事。”姐姐的订婚宴上,父亲叶天行走到了她的面前下达命令,这让叶海凝感到有些莫名其妙。叶海凝站在香槟塔旁边,心中不禁疑问,爸爸这么说是什么意思?她为什么要惹事?就在这个时候,司仪站在宴会正中央笑盈盈的宣布:“欢迎各位来参加叶市长千金叶飞燕和顾局长之子顾彦西的订婚仪式……”瞬间,叶海凝全身僵硬,愣在了原地回不过神来,忽然间好像明白了爸爸为什么对自己说那样的话了,可是……可是她的

  • 热门小说《狂妃重生之江湖乱》第1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狂妃重生之江湖乱》第1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书名:狂妃重生之江湖乱001,狠毒男女天上繁星点点,月光柔和,本是静逸的夜晚,突然被一声清脆的巴掌声打破。“啪!”“噗咚!”一处极为静幽的花园中,一个身影突然倒下,那人影倒在地上,先是缩了一记哆嗦的望着缓缓向她走来,两个相偕的男女,然而她的眸光却惊恐睁大,心中颤了一记。“你们……为什么,你们为什么要骗我。”女子瘦弱白皙的面上,满是泪痕,身体不知是吓还是怒的,不停颤抖着。那向她走来的男女,都是她无比熟悉与依赖的,一位是她的嫡姐,另一位是不停

  • 热门小说《热情如火乡村情事》第1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热情如火乡村情事》第1章免费在线阅读书名:热情如火乡村情事第一章初遇美女我是个自由职业者,其实也就是个没职业的人。我的日子过得很自在,睡觉睡到自然醒,数钱数到手抽筋是我一直的追求与梦想,可惜的是数钱的日子从没过过,睡到自然醒倒是常有的事。这样的日子在我大学毕业一年后宣告结束,我的老爹在走了百十个夜路后,终于把我塞进了一家机关。这是市里农业口的一个下属机关,严格来说,属于自收自支单位。因此,我的主要工作,就是想尽一切办法为自己工资打主意。两个月后,我连这点想法都灰飞烟灭了。因为8

  • 热门小说《女领导的情爱事》第1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女领导的情爱事》第1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女领导的情爱事第1章霸道女领导刘立海是深夜刺耳般的铃声惊醒的。他整个人猛然地从床上翻坐起,内心却“彭彭”地一通乱跳,如梦中一般喘着粗气,头被扯裂般地剧疼着,身上的汗水湿透了他的衬衣。“不会吧?”刘立海自言自语地说了一句,却感觉身体在不断的抖动,用手掐了一把,痛得眼泪直冒,才知道这会儿自己是真的清醒着。“我操。”刘立海骂了一句,“我怎么又梦到那个女人呢?”刘立海刚刚做了一个梦,而梦中的那个女人是自己的顶头上司,京江市宣传部女部长冷鸿雁,这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