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十世轮回只为你】èСè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2017/11/3 22:04:51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字:十世轮回只为你

作者:èСè

002多管闲事

“唐七少,好久没见你了!”

宫门口的侍卫大大咧咧地把手搭在了唐梦的肩上,口水都快溅到脸上了。推荐http://www.qi-wen.com/

唐梦立马浮起笑容,道:“不是前日才见到吗?皇上急事找我呢,先走啦!”

说罢推开那侍卫的手,脚底像抹了油一样,溜得老远。

该怪自己太过平易近人,堂堂一个廷尉却同区区一个守门的侍卫都混的熟络,还是该怪自己长得太过漂亮,都女扮男装还难逃魔掌呢?

唐梦摩挲着下颌,一副若有所思模样,朝御书房而去了。

女扮男装摆脱了和亲公主的命运,唐家之子,却依旧和天家脱不了干系,虽是再宫里当差,其实也可以算是人质了,谁让她老爹兵权握得那么紧呢?

皇城最近发生的几件连坏凶案,凶手似乎是同一个人,皇上都寻了她三回了,这案子再不破了,怕是廷尉一职难保喽!

“唐兄!”

循声望去,只见来者是个中年壮汉,魁梧彪悍,国字脸上神态肃然,不苟言笑。

能唤她“堂兄”的只有那一根筋的人了,李修!

“呀,李兄,好久不见,何时回皇城的?”唐梦惊讶地问到,这李修去守边境好久了吧。

“前日刚回的,皇上调我回来守皇城了,最近怎么接二连三发生命案,那玉面木狐狸究竟是何来头?”

“李兄刚回来就了解那么多了啊,值得鼓励值得鼓励!”唐梦仍是没个正经。

皇城这六起命案都有个共同特点,凶手都留下了一只木狐狸,唐梦手上有三只,另三只在洛捕快手中。

李修厉声道:“和你说正经的呢!这案子皇上可是给了期限,三日内不破了,有你好受的。【十世轮回只为你】èСè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唐梦摩挲着下颌,问道:“皇上这回给你派了什么职位?”

李修撇了撇嘴,无奈,道:“廷尉护卫!”

“哎呀呀,唐梦何德何能啊!皇上这是太大材小用了!”唐梦心中乐开了花,李修老看不惯她的作风,对她担任廷尉一职可是多次提出异议过的。

“我劝唐兄还是尽快把案子破了,我好早些回边境去。”李修正色道。

“好好好,我这就面圣去,顺便同皇上说说李兄当唐某侍卫,着实大材小用啊!”

唐梦说罢,挥了挥手便朝御书房而去,脸上的笑容很是灿烂。

走着走着,便听到花丛里有隐隐传来了哭声。

迟疑了须臾,还是走了过去,只是见了那人,立马后悔了。

前面正是当朝的太子,凌司夜,一身华服,面容如玉,身姿英挺,俊美得令人发指,只是,这太子的性情,亦是令人发指。版权http://www.qi-wen.com/

皇城哪些人不能惹,唐梦心中可是有个排行的,太子凌司夜,连续多年稳坐第一位。

他在皇城可谓只手遮天,皇上就只有他这么个儿子,完全的宠溺疼爱,什么荒淫残忍、天地不容之事他可都做得出来,最喜欢的莫过于插手他人之事,行事只凭喜欢兴趣,跟他讲道理,抱歉,他就是道理。

“太子爷,饶了奴婢啊,看着孩子的情面上,饶了奴婢吧!”一个粉衣小宫女跪在地上,连连叩头,额头都磕出大片血迹来了。

“孩子的情面?”凌司夜冷冷阴鸷一笑,一脚踹了出去,正中那宫女小腹。

“啊啊啊碍…”惨叫声渐渐小了,只见那宫女双腿之间红了一大片,慢慢扩散开来,人早已面色惨白,毫无知觉。

凌司夜冷哼,冷冷丢了一句话,“本太子最讨厌孩子,想生本太子的孩子,只有死路一条!”

唐梦的双拳早已握紧,任由这一尸两命之事就发生在自己眼前,很想冲出去踹他两脚,只是还是得忍!

只是,凌司夜早已发现了她。

“出来。网站qi-wen.com

唐梦大惊,转身就想逃。

只是,还没逃几步,衣领便被重重地擒住了。

“原来是唐七少啊!”凌司夜那冰凉凉的话语从背后传来,唐梦只觉得万分厌恶。

不回头,再怎么样都不能回头,被看到正面了,就百口莫辩,再也赖不掉了。

冷不防得,唐梦双肘狠狠朝后打去,正击中凌司夜两肋,这下子得了空,连忙跃身使起轻功,朝前飞去,拼命飞,无论如何,不敢回头,却忘了前方正是东宫所在。

凌司夜冷笑一声,足尖轻点,追了上去,手中凭空多了一把小飞刀,一出手便正中唐梦右肩。

唐梦吃痛地落了下来,依旧没有回头,还是继续朝前跑。说明http://www.qi-wen.com/

凌司夜亦落了下来,慢条斯理地理了理凌乱的衣袍,手中又凭空多出了一把小飞刀,随意出手,却偏偏正中唐梦左肩。

唐梦紧咬着唇,步伐越来越慢,那么臭名昭著、卑鄙无耻之人,飞刀上怎么可能不下毒呢?

“啊!”终于忍不住尖叫,右腿上也中了一刀,相当疼啊!

痛得几近晕厥,抬头见前面那宫殿,正是太子的东宫,眼前彻底黑了,整个人就直直晕倒在地!

她就知道,闲事不能管,更不能好奇!

003被看光光

入夜的皇城,最吸引人的夜景便是那灯火通明的皇宫了,皇宫中最华美灿烂不是皇上的御灵宫,而是太子的东宫。

今夜太子不在宫中,少了歌舞升平,只是隐隐传来了琴萧和鸣之声,即便是不识五音之人亦听得出曲中哀婉,除了太子侧妃萧妃和琴妃,还会有谁呢?

这二妃子皆来自关外,和亲而来,三年来,至今连太子长什么样子都未曾见过。

凌司夜喜欢管别人的事,却最恨别人插手他的事,更别说是娶亲大事,即便是皇上皇后也不容干涉。

就在这东宫深处,太子寝宫卧房之中,有一密道直通宫外,出口处便是一山崖,崖底有一幽谷,谷中有巨大的一天然温泉,冬日里热气氤氲、雾气蒙蒙弥漫,温情旁是傍山而建造的房宇楼台,同东宫一样,极尽奢华,应有尽有。

屋内,暖塌之上,一身华服的男子慵懒地斜倚着,修长的手中支着头,俊美无涛的脸上尽是慵懒闲适的笑意,深邃的黑眸盯着前方那“男子”看,邪魅而又玩味。

“唐梦,唐梦,唐梦。奇闻网”凌司夜重复地唤着她的名字,带着玩索的笑意,对于阅人无数的他来说,唐梦并不能称得上花容月貌,只是,他对她女扮男装之事兴趣大了。

原来唐家七少,是女子。

若是女子,那便该属于他天家之人了!

唐梦无奈的撇了撇嘴,这回她算是惹上了真正的麻烦了!

“太子殿下,唐梦保证,什么都没看见,什么都没听见!”太子处死区区一个宫女在宫中这种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根本算不上什么大事情,只是,涉及到孩子,事情的性质就不一样了。

孩子啊!孩子啊!皇上皇后可是盼了好久了,就盼着这个老大不小的太子爷能有子嗣。

凌司夜慵懒起身,走了过来,唐梦不自觉地退了一步。

凌司夜又进了一步,唐梦又退。

凌司夜唇边浮起邪魅的笑,又进一步,而唐梦,彻底抵在墙上了。

“没看见,没听见?我希望这件事永远都不曾发生,只要……”凌司夜说着,大手骤然握住唐梦的玉颈,力道一点一点加重,眯眼,又继续道:“只要,人死了,我就可以当这件事永远也没发生过了!”

唐梦没有挣扎,亦没有惊恐,原本恭敬的眼眸瞬间转冷,直直地看着他,她可不是傻瓜,他若真要杀她,还用带她来这里?

凌司夜凝眉,笑了笑,握着唐梦下颌的大手转而摩挲了起来,流连到了玉颈处。

“不愧是唐家七少。”

“太子,有话不如直说,皇上可还等着唐梦商议命案一事。”唐梦心中有些微颤,两个大男人,这家伙的手用得着那么不规矩吗?难道这淫魔男女通吃?

“拿父王来压本太子?”凌司夜不悦,大掌突然朝下,覆在唐梦胸前。

唐梦仿佛被雷电击中一般,瞬间不能动弹!

“唐梦、唐梦、唐梦……”他又开始重复她的名字了,黑眸中尽是玩味。

“太子,若不其他事,唐梦先走了。”唐梦终于缓过神来了,不着痕迹地推开了凌司夜。

“嫁给本太子如何?”凌司夜又靠近,这女人他很有兴趣,当个侧妃伴左右玩些时日,还是可以接受的。

“唐梦可没有龙阳之癖。”唐梦笑得很自然。

“龙阳之癖?”凌司夜冷笑,挨着更近了,“你浑身上上下下每一存肌肤本太子都细细地检查过了,难道你要怀疑本太子的眼睛吗?”

凌司夜故意拉长了语调。

“唐梦不敢,只是,此事强求不来的。”唐梦暗暗咬牙忍着,这样就被看光光了,这么趁人之危 卑鄙无耻的事事,凌司夜做出来也不算稀罕。

“本太子偏偏喜欢强求呢?”若是公开揭穿她女扮男装之事,单单欺君之罪就够唐家万劫不复了,何况在女子不得入朝堂的天朝,这女人居然还当上了廷尉!

如此的威胁不用明说,唐梦自然明白。

“以太子权势,即便是十个唐梦太子都能留在身边,只是唐梦的心,太子永远留不祝”她是有意激将他,说得亦是实话。

为何永远留不住一个人的心呢?

也许,因为这个人并没有心可留。

“心?本太子要心何用?”凌司夜大笑了起来。

心?

这女人也太过高估自己了吧,他要心何用?

唐梦微微愣住,不要心的人,跟他谈什么心呢?

相比眼前这恶魔来说,自己终究是太过天真了。

唐梦迟疑了良久,才又开了口,干脆道:太子,唐梦想同你谈谈晴儿的事。”

“晴儿?你知道什么呢?”凌司夜冷笑,邪魅地贴近她的唇。

“晴儿的孩子已经五岁了吧。”唐梦感慨道,这亦是她多管闲事惹来的祸,当年在宫墙外救了一个襁褓中的婴儿,正是凌司夜的种!

凌司夜那漆黑的眼眸瞬间凌厉了起来,冷哼道:“这与本太子有何干系?”

“皇上和皇后会感兴趣的!”唐梦的语气也硬了起来,心中却是纳闷,这太子似乎非常讨厌孩子,都快三十的人了,竟不留一个子息。

004秘密

“你这是在威胁本太子吗?”凌司夜握着唐梦的下颌的手徒然一紧,疼得唐梦口中溢出疼痛。

“唐梦只是想同太子交换秘密而已,皇上还等唐梦去商谈皇城命案一事,还望太子殿下别为难唐梦了。”她仍旧是一副不卑不亢的模样。

女扮男装一事事关重大,她不得不慎重。

虽是穿越而来,却早就同这身份融为一体了,唐梦就是她,她就是唐梦。

“不是威胁?”凌司夜眯眼,盯着唐梦看了老久,紧握着她下颌的手开始转为摩挲,又道:“交换秘密?”

唐梦努力忽视那下游的手,挤出笑容,点了点头。

“本太子要多加一个条件!”凌司夜突然放开了她,原本邪魅的语气突然转冷。

唐梦蹙眉,心中有不好的预感。

“替本太子活抓了那玉面木狐狸!”凌司夜那深邃的眸子里尽是冷意。

唐梦仍旧是蹙眉,道:“殿下,皇上早就下了命令,抓玉面木狐狸一事,唐梦自当尽心尽力。”

“看来你还不明白本太子的意思。”凌司夜仿佛很无奈的样子,摇了摇头。

唐梦眸光一闪,明白了过来,立马面露难色,为难道:“殿下,玉面木狐狸是皇上点名要拿的钦犯,你这样不妥吧!”

凌司夜摊了摊手,道:“那这比交易谈不成咯。”

唐梦没有说话。

“来人,带她出去。”凌司夜话语一落,两个黑衣婢女不知从哪里冒了出来,皆是一丝黑色长裙,黑纱蒙面,衬得白皙的皮肤更加娇嫩,即便看不到真实面目,也能隐隐猜出其天仙之貌。

“等一下!”唐梦终于还是妥协了,“我答应殿下便是,还望殿下信守承诺。”

“先把玉面木狐狸带到本太子面前再来跟我谈承诺吧。”凌司夜笑得很温和,在唐梦看来却是相当伪善。

“本太子只给你三日的时间,若是抓不到人,可别怪我……”说着大手又朝唐梦腰间而去。

在他的魔爪还未触及她时,唐梦连连退了几步,总在他眼中看到一种不善,相当不善。

“唐梦尽力。”

只有三日的时间,看来她真的不得不不折手段了,本来还想和皇上磨些时间,按正当手段和途径好好查案呢!

凌司夜没有动,只是神情有些诡异地看着她,道:“相信唐梦大人定不会让本太子失望的。”

这“唐梦大人”四字终于让唐梦心安了下来。

“殿下,皇上定四处寻唐梦了,如果没有其他事,唐梦先告退了。”她纳闷好久了,这儿是什么地方,窗外的景色看来是个极为隐蔽的峡谷,凌司夜若真有心困她于此,怕是连唐影都寻不到她了。

想着想着,突然觉得可怕。

怎么可以让唐影都寻不到她呢?这几年来,可都是他在保护着她。

“你就不好奇本太子为何要玉面木狐狸?”凌司夜似乎还没打算放了她。

“不该知道的事情唐梦没有兴趣。”她的原则,与己无关,己不劳心,她天生没有太多好奇心,知道越多往往越麻烦。

“确是你不该知道的!”他仍旧笑得一脸无害。

唐梦亦是回以浅笑,只是突然觉得晕眩,眼前一黑,便完全失去了知觉。

凌司夜看着怀中昏迷的人儿,薄唇边勾起一丝冷笑,指腹摩挲着那娇美的脸颊,细细端详了一会儿,才把她交给了方才那两个黑衣婢女。

这女人竟然能女扮男装那么多年,瞒过那么多人的眼睛,真真的有意思!

他一点儿也不心急,今后有的是时间慢慢地,深入地了解她。

引起他兴趣的东西,人,或者物,他都喜欢慢慢地把玩,直到腻了才会放手。

两名黑影婢女带着唐梦离去,偌大的屋子一下子寂静了下来。

这时,屋外那天然的温泉池子传来了一个甜美的歌声,凌司夜朝屋外温泉池子里望了一眼,眸子里的阴鸷缓缓浮现。

唱歌的是一个女子,歌声甜美,像极了海豚的低鸣,听不出词义,当下通用的言语。

那女子下身浸在温泉中,依偎在岸旁,生得貌美如花,只是,走近一看便能发现那浸在水中的下半身竟是鱼尾,金灿灿的鳞片在水中熠熠闪闪,美极了。

她正是鲛人云兮,被困于此,想尽任何办法都无法脱身。

水路?这温泉池中是完全封闭的,不通江海,不达河流,根本潜逃不出去,

陆路?她整整寻了一个月了,完全寻不到出口,四面八方都是峻峭的山崖,插翅也难飞。

这时,脚步声近了。

云兮连忙潜入水中,身子控制不住地发抖起来,每次接触到那个男子的目光她就会害怕,看得出来,他想要她的眼睛,鲛人的眼睛,价值连城的凝碧珠。

005西界

好不容易扯了个谎才瞒过了皇上,这皇帝可不比太子好伺候多少,鹰一般犀利的眸子仿佛一眼就能把人看透。

凌司夜给她三日期限,皇上亦是给了她三日期限,三日后该如何瞒过皇上呢?真真头疼。

三日,已经过了一日了,今夜去的话应该来得及。

唐梦咬了咬唇便掉转了马头,朝皇城西门而去了。

夜已经深了,急促的马蹄声打破了所有寂静后扬长而去。

“吁……”

唐梦突然停了下来,回头一看,只见马上那男子白衣翩翩如风,墨发随风飞扬,除了温和的俊脸上透着一丝担忧,其他的同此时女扮男装的她是多么相似。

“唐影!”唐梦开心得叫出声来,这下有人陪她去了。

“夫人让我来寻你回去。”唐影御马到了她身旁。

“我有急事去找师父,陪我一起去吧!”唐梦一脸期待。

“为何?”唐影心中一惊。

唐梦的师父可是相当古怪之人,隐居在西界,那可不是什么好地方。

“皇上要我后天日落前把玉面木狐狸逮捕归案,要是抓不到人,灭了唐家九族!”

凌司夜若真捅出她女扮男装一事,唐家怕真得被诛九族了。

若是爹娘知道凌司夜发现她身份这一事,怕是她又要被藏到深山里去了,空山,那地方她没去过,只是,从真正唐梦的记忆里来看,并不是好地方。

何况她走了,唐影就得替她出现了,上朝堂,应付官场险恶,人情世故,这些不适合唐影,太不适合他了,看他强颜欢笑,她会心疼的。

“诛九族?”唐影疑惑。

“皇上这回真怒了,连连出了六条人命了,可都是官家的小姐呢!”唐梦连忙解释。

唐影点了点头,又疑惑,“你是想……”

“嗯,我也不是迫不得已嘛!”唐梦偷偷看了唐影一眼,这方法她也掂量了许久才下定决心用的,只是不知道那个爱财如命的是师父这回要她多少银子了。

“那走吧。”唐影无奈地笑了笑,便先朝前而去了。

唐梦开心地笑了起来,亦紧跟着而去。

很快,便到了乱葬岗,唐梦紧张地紧紧抓住唐影的手,胆大包天如她,却是很怕很怕这种地方。

而西界的入口处,是最高处的一块墓碑。

西界,位于皇城西郊,隐在地百米深处,是一个道上的人才知晓的地下世界,中央有条暗河,无人知晓源头,也无人到达过尽头,每每有人去寻,每每有去无回。

唐影轻叩墓碑,三下后,墓门便开,却是一个头带白色高帽面色铁青的男子,一身白衣白裤,鲜红的舌头垂得老长,俨然是白无常的形象。

唐梦仍旧躲在唐影身后,稍稍探出头来,一脸讨好。

“来者何人?”白无常的声音竟如玉碎般好听。

唐梦道:“死人。”

白无常又问道:“所往何处?”

唐梦答:“东城去。”

白无常道:“留下过路钱。”

唐梦笑:“分文不留。”

白无常怒:“公子请回。”

唐梦又笑:“多谢。”

白无常面无表情地摇了摇头,正要离去,却有突然折了回来,吓得唐梦又躲回唐影身后去了。

“孪生兄弟?”白无常丢下那假舌头,笑着问到。

“多事。”唐影淡淡地开了口。

白无常又看了唐梦一眼,笑了笑,这才真正隐去。

唐梦终于直起腰板从唐影身后走了出来,夸张地叹了口气。

“明明知道是假的,还怕?”唐影始终难以理解唐梦那夸张的害怕。

“小时候被吓过一次,阴影嘛!”唐梦撇了撇嘴,便踏了墓门,记得她穿越而来就是落在这墓门口的,一见黑白无常,还以为自己下地狱了。

“这暗号什么时候又换了?”唐影跟在唐梦身后,甚是警觉,西界这地方龙蛇混杂,不得不警惕,记得上回同她来的时候,对话不是这样的。

“我也不知道换了,昨日打听了才知道的。”唐梦提着灯笼拾级而下,隐隐地听到了水声,越往下走,各种诡异的叫声也越来越清晰。

西界到了。

这是一个非常热闹的地下世界,杂乱无章,喧闹嘈杂,肮脏破旧,暗河的水是黑色的,沿河两旁布满了大大小小的洞窟,贩卖着形形色色奇异的东西,河边人来人往,又蓬头垢面,衣裳褴褛的,也有衣冠楚楚,一身华贵的,人人皆是面无表情,谁也不会理睬谁,谁也不会在意谁,各走各的路,各做各的事。

唐影握紧唐梦的手,跟在她穿梭在人群中,走了好一会儿,四周终于空旷了起来。

前方,一艘破破旧旧的渔船停靠在暗河旁边,仿佛同河岸黏在一起了,从来没有人见它驶动过。

船上一个衣衫蓝缕的老者,手握一柄鱼竿,静坐在船舷上。

“师父在那儿!”唐梦一下子就寻到人了。

垂钓?

唐影看了过去,心中暗暗纳闷,西街暗河,为黑水,剧毒,根本没有任何活物!

006师父

“师父!师父!”唐梦拉着唐影乐呵呵的走了过去。

“师父!唐梦来看您老人家啦!”

“师父!”

唐梦叫唤了好几声,那老者仿佛没听见一般,头都没抬。

“师父!你再不理我,我找别人去了!”唐梦的声音沉了下来,晶亮的眸子里透出了狡黠,说罢也要走。

“这回价格多少?”老者终于缓缓的开了口,仍是专注在河面上。

“一百两,有兴趣没?”唐梦说着取出袖中的荷包,掂在手上,特沉。

老者没反应。

“两百两!”唐梦无奈。

老者依旧不动。

“三百?”

“四百!”

“五百!”唐梦咬牙。

老者终于抬头,手中鱼竿瞬间扬起,待唐梦回过神来,手中那一大袋银两便被钩了去。

一旁的唐影见了,心中暗暗赞叹,不愧是空山的长老,方才那动作他根本就完全看不清楚。

唐梦小时候在空山待了数年,也不知道怎么遇上这个已被空山逐出门的爱钱如命的长老。

“哈哈,重吧?”唐梦奸计得逞,大笑了起来。

“臭丫头,翅膀硬了啊!敢耍你师父!”老者说着便将手中那荷包里的石块统统倒入了暗河中去。

“每回都要那么高的价,你还是不是我师父啊?”唐梦撇了撇嘴。

“亲兄弟明算帐,何况师徒?”老者一脸正色。

“徒儿不过就是跟师父您老人家打听件事情。”唐梦可怜兮兮起来。

“你啊,都把人伤了,还抓不住?”老者锊了锊苍白的长须。

“师父知道?”唐梦一惊,上回她确实把玉面木狐狸打伤了,只是还未能擒住人,这回来寻师父,为的正是如何擒人一事。

“回去吧,有个姓洛的来打听过了,那玉面木狐狸不是西界的人,为师帮不了你。”老者又垂下了鱼线。

洛觞,皇城黑白两道通吃的洛捕快?他怎么比她还急呢?

唐梦笑了笑,道:“没让你帮,就跟你要样东西,墨毒。”

师父不轻易出手,何况,她更不会轻易请师父出手。

“墨毒?”老者明显有了兴趣。

“瞧瞧这个!”唐梦说着便将紧握在手中的东西丢了过去。

老者稳稳当当地接住了,掌心摊开,那不过是颗普普通通的珍珠,不圆润,无光泽。

只是老者却蹙起了眉头,这珍珠看似普通,内行人一眼,便知是鲛人所产,鲛人流泪成珠,珍珠形状和色泽皆因鲛人的情感而变化,看样子,这颗珍珠的主人心情复杂得很啊!

鲛人,上百年未出现在深渊大陆的鲛人怎么又出现了?

老者将那珍珠收入袖中,笑了笑,道:“就拿这颗珠子来买吧。”

说罢便从怀中掏出一个黑色小瓷瓶,扔个了唐梦。

唐梦打开瓶子来嗅了嗅,眉头骤然蹙紧,连忙盖上了瓶塞,若不是非不得已,她也不会用这东西。

“谢师父,徒儿走啦。”唐梦这下子心满意足了。

老者早又专注在他的鱼钩上了,一动不动,仿佛唐梦不曾来过,仿佛任何人都打扰不了。

唐影同唐梦见过这师父几回,早习惯了他的古怪,几回见面,这老家伙从来都不会看他一眼的。

“唐梦,你确定那玉面木狐狸是鲛人……”单凭一颗鲛人珍珠不能说明什么。

“确定!”唐梦想都没想便脱口而出。

“那你打算……”唐影看着她手中那黑色小瓷瓶,心中隐隐不安,原来她寻她师父为的就是这个?

“嗯,我也是迫不得已,这墨毒带有鱼腥腐臭,定不会被误食的,放心啦。”唐梦的手勾在唐影身上,总喜欢这样勾肩搭背的,这样才像兄弟嘛,一直把唐影当哥哥,要是亲哥哥,那该有多好啊!

“若不是鲛人,那岂不白费功夫了?”唐影向来慎重,不打没有十足把握的仗。

“哎呀,我敢保证他一定是鲛人,千真万确的鲛人!”唐梦百分百肯定。

唐影凝眉,正要开口之时,西界的出口到了。

黑暗中一个高大的身影缓缓出现,认真一看,竟是一个头戴高帽的男子,一身黑衣黑裤,鲜红的舌头垂得长长的,一脸凶恶,像极了传说中的黑无常。

唐梦不自觉地又躲到了唐影身后。

“来着何人?”黑无常很凶地问到。

“活人。”唐梦答到。

“所往何处?”黑无常又厉声问到。

“西界。”唐梦答到。

“留下买路钱。”黑无常仍旧很凶。

唐梦这回乖乖地掏出了十两银子递了过去。

黑无常掂了掂重量,这才打开墓门放行,正要隐去,却又折了回来,看了唐影一眼,笑了起来,道:“上回来的是哪位?”

“多管闲事。”唐影仍是不悦的回答。

黑无常这才撇了撇嘴,隐到黑暗中去。

唐影蒙上了蒙面,心中隐隐不安,虽西界里的人从不关心地面上的事亦不会道他人闲事,但是这回还是太大意了,他的存在,永远都有唐家人才能知道。

十世轮回只为你》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十世轮回只为你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天价宠妻之权少太凶猛19章(019章 被砸场了)

    原标题:天价宠妻之权少太凶猛19章(019章被砸场了)书名:天价宠妻之权少太凶猛019章被砸场了刚吃完午餐后,权以熙的电话就响了起来,接听电话的他,脸色有点凝重,过了一会,他放下了电话,面无表情地道:“我们走吧!”看到他的脸色有点凝重,冷初月知道他有正事去办,她“善解人意”地说道:“你有事先去忙,我可以自己回去!”权以熙低下头,看向冷初月的一脸的浅笑,他宠溺地点点她的鼻尖,“有你在身边我才不会无聊。”说完以后,看到她脸上僵硬的笑容,他脸上的笑意加深了起来,不要以为他不知道,她现在不想待在他的身边

  • 前妻,别来无恙19章(第十九章 我们打赌吧)

    原标题:前妻,别来无恙19章(第十九章我们打赌吧)小说书名:前妻,别来无恙第十九章我们打赌吧洛冰连续的推了两次也没能推开车门,她停下动作,转而回神望向云若汐。两人视线交汇,云若汐狭长的凤眸拉长了眼尾促狭的笑意,“不用紧张,我说了,我只是想和你聊聊……”“你到底想做什么?”洛冰的语气冷沉下来。云若汐还是那副淡然的模样,白皙娇嫩的脸写上了决然的神色,“我想赌一把。”“赌?”洛冰皱眉。“赌他到底是爱你还是爱我!怎么样,洛冰,你敢吗?”云若汐握紧方向盘。洛冰不可思议的望着云若汐的侧颜。云若汐的红唇一张一

  • 王爷无耻:溺宠一品小狂妃19章(019 不按常理出牌)

    原标题:王爷无耻:溺宠一品小狂妃19章(019不按常理出牌)小说书名:王爷无耻:溺宠一品小狂妃019不按常理出牌想到这,她嘴角的笑意更加浓烈了。她迈出步伐,高贵优雅的往外走去。一见到洛小安,她脸上的笑变得亲和关切:“小安,你回来了?有没有受伤?”“伯母这是巴不得我受伤?”洛小安挑了挑眉,不悦的打量她。这是她的伯母陶雅心,表面总是一副和和善善的模样,在外人面前更是对她好极了,落不得丝毫的把柄。京城的人都夸她心善,简直是后妈的好榜样。可只有洛小安知道,即使是给她送的燕窝鱼翅,也是她们吃过的残渣来熬的

  • 深度囚爱:老公太撩人19章(第十九章叶先生,请享用)

    原标题:深度囚爱:老公太撩人19章(第十九章叶先生,请享用)书名:深度囚爱:老公太撩人第十九章叶先生,请享用“那秦总,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做?”jina连忙狗腿的问道,之前让沐小蛮按照合同上的要求办事就是秦影授的意,现在事情没如期办好,秦影自然是不会罢休的。坐回总裁椅上,秦影看着电脑上jina刚刚传上去的照片,是沐小蛮的比基尼照。嘉影娱乐在和每一个演员签约后,都会借着庆祝的名义,由经纪人带着新签约的几个或十几个女演员出去游玩一下,顺便去沙滩或者温泉洗洗澡。而这期间一直有嘉影娱乐的人在偷拍,当然这些照

  • 重生星途:腹黑BOSS撩上瘾19章(第19章 别这样)

    原标题:重生星途:腹黑BOSS撩上瘾19章(第19章别这样)小说名称:重生星途:腹黑BOSS撩上瘾第19章别这样顾久久不明所以,但是也不敢随意猜测,只觉得他的视线让她背脊阵阵发凉。顾久久连忙定住身形,却也不敢转身,“穆总……”“转过来。”穆爵琰再度开口,顾久久连忙照做。“抬头。”抬头那不就啥都看见了?想整死我也不带这样搞得啊!虽然心里这么想,但是顾久久还是听话的抬起了头,只不过拿着手机的手却背在身后。抬起头,顾久久这才发现眼前的情况似乎并不像她幻想的那么污,穆爵琰与那个女人的衣服都是穿的非常整齐

  • 独家蜜爱19章(第19章:权宜之计!)

    原标题:独家蜜爱19章(第19章:权宜之计!)小说名称:独家蜜爱第19章:权宜之计!他哪只眼睛看见她心疼了?苏岩正想辩解,倏地注意到傅言深的热气似乎都已经扑在了她的耳垂上。而且,他刚才叫什么?夫人?“谁是你夫人?”顾不得在意那边到底发生了什么,苏岩对夫人这两个字尤为在意,她又没有跟谁结婚,这都是哪门子的夫人呢?苏岩半分没有客气一把推开他,转身直勾勾的瞪着自己前一刻的救命恩人。傅言深轻笑,笑容即使温雅悦耳,与刚才给人的冰冷感觉相比,那笑声,突然之间让苏岩如沐春风般。傅言深深深的看着苏岩,低沉磁感的

  • 军婚撩人19章(019:一个吻)

    原标题:军婚撩人19章(019:一个吻)书名:军婚撩人019:一个吻余式微依旧很抗拒他如此亲密的碰触,立刻手脚并用的推他踢他,可陈瀚东已经决定不放过她了,他自信能给她一个美好的夜晚。控制住她乱动的小手,狠狠的吻了她。余式微身子颤了颤,然后猛地闭上眼睛咬紧了牙关。陈瀚东吃痛立刻松开了她,身体却依旧牢牢的压在她的身上,在看到她那妖艳的红唇之后心里那一点点的怒气也淡了下去,修长的手指攫住她的下巴,不甘心的说到到:“只是一个吻而已,何必这么小气?”她急忙伸手推开他压的更近的肩膀,低头说了一句:“我去给你

  • 契约新娘:总裁的替身宠妻19章(第十九章只是给你提个醒)

    原标题:契约新娘:总裁的替身宠妻19章(第十九章只是给你提个醒)小说书名:契约新娘:总裁的替身宠妻第十九章只是给你提个醒听到他的话,路兮琳不乐意了。“哎,你左一个戴绿帽右一个找男人,你倒是说说我怎么给你戴绿帽找男人了?”她最讨厌被人冤枉,尤其是贺文渊。张口闭口不离绿帽子,好像她真的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似的。“只是给你提个醒!”无论这段婚姻的始因是因为什么,他都不能接受一个女人的背叛。“提醒?真是笑话,这句话你应该对你自己说!”路兮琳讥讽,“说得好像自己多清白一样,白天那个金饰,是送小情人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