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现言小说《恶魔总裁霸爱小笨妻》在线免费阅读

2017/11/3 21:27:03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称:恶魔总裁霸爱小笨妻

第1章:黑色紧身大V领

当乔烙夏看到那个女人时,心脏不由得抽搐一下。奇闻网

豪华的黑色繁花之纹的沙发上,男人懒懒地倚在那里。

女人靠在他的身上。

样式繁复水晶大吊灯洒下了柔和的光芒。

映得男人的上身极为性感。

这个男人,是她新婚两个月的老公——蓝轩寒。

乔家和蓝家的婚姻是商业联姻。

但好歹……他是她的合法老公,和一女人在自己的家里如此暧昧,哪个女人,能容忍?

乔烙夏唇齿有些颤抖,水意荡漾的大眼睛折射着冷冷的光芒。来自http://www.qi-wen.com/

华美无比的大厅,没有一点家的气息,没有一点爱的味道。

“你的女人回来了。”

女人有些不悦,撇了撇嘴。

这是一个身材火爆的女人,穿着黑色紧身大V领礼服,肩膀的丝带已被脱到胸以下了。

白花花的……肉……恶俗却又迷人。

蓝轩寒斜睨了乔烙夏一眼。

“她不是我女人。现言小说《恶魔总裁霸爱小笨妻》在线免费阅读

声音冷漠,带着讽刺的口吻。

“亲爱的,那我们继续?”

女人挑起了风情万种的眼睛,媚声笑道。

她不时地扫了几眼烙夏,眼中的不屑和鄙夷更是深重。

这就是蓝轩寒的正式妻子?

长得还行,身材有点干,只是少了女人的风情万种。

“继续,我们到房里去!”

蓝轩寒的声音柔和了一些,搂着女人水蛇一样的腰站了起来。

完全无视了烙夏,她这个正式妻子。

烙夏胸口起伏。原文http://www.qi-wen.com/

火苗嗖嗖窜起,烙夏抿了抿樱唇。

她唇齿颤抖,声音也带着一缕颤音。

“蓝轩寒,你当我是什么了?”

虽然结婚的时候签了商业合同,她不能管他的私人生活。

而他却能管她的私人生活,抛开这个不说,他居然将女人带回家来!

花花公子蓝轩寒,女伴无数,而他和乔烙夏的婚姻,也是地下的,没有人知道他结了婚。

蓝轩寒惊讶地回头,邪恶一笑。

他那件白色西装有些皱皱的,衣领上,落满了女人的唇樱

火红,刺目。

豪门公子,有上进的,也有坠落放荡的。版权http://www.qi-wen.com/

这蓝轩寒自然是后者。

“当你是什么?不就是一免费女佣么?喜欢的时候让你上我床,不喜欢,就做饭去吧,别打扰我们。”

每一字一句,都刺痛了烙夏的心。

她双目落入了霜,同样冰冷。

她忍了好久了,两个月,他的女人,几乎一天换一个。

但今晚,他太放肆了,将女人带回家里来。

烙夏扔下了手中的红色小提包,朝他们走去。网站http://www.qi-wen.com/

蓝轩寒拥着女人高高立在楼梯上。

步子不再优雅,白色的职业裙将她装束得那么纯气。

而佣人李妈看到了这一幕,躲到一边看好戏。

“你私人生活我的确管不了,但是这里是家,蓝轩寒,你……你要和女人开房,请到外面去!”

烙夏努力地挺直腰,仰视那个放肆的男人。

努力不让自己的气场低于那个女人。

但是,她失败了。

女人娇甜一笑,纤玉一下子绕上了蓝轩寒的脖子。

“宝贝,你怕这个女人?要不,我们到外面吧?”

声音娇媚,令人欲呕。

却正是大部分男人都喜欢的。

“怕?我蓝轩寒,还不知道什么叫怕呢?一个只不过送上门来的女人而已,这种女人,街上一大把。”

蓝轩寒厌恶地看了烙夏一眼,冷冷地道。

商业联姻,是蓝父逼他的。

蓝父有严重的心脏病,受不了刺激,所以蓝轩寒只能答应了这一桩婚事。

“蓝轩寒!请你……请你尊重人!”

烙夏中气不足,当初,蓝轩寒的确不喜欢她。

但是蓝父强逼他,毕竟是商业性的,不是你情我愿。

“尊重?为钱而生的乔家人,也知道尊重两个字吗?”

蓝轩寒扬扬眉,冷冷讥讽着。

烙夏的脸时红时白。

蓝轩寒赢了,一脸的骄傲和冷漠。

他搂着女人纤细的腰,往上走。

烙夏一想到自己和他的那张华美的双人床,要被他和那个女人玷污了。

心痛若裂,火气冲天。

烙夏快步上前,一把拉住了蓝轩寒的手。

“求你……不要在我们的大床上……”

第2章:少奶奶,你出血了

她脸色苍白,玉颜如失色的白花,随时都会被狂风暴雨打残。

蓝轩寒不耐烦地欲甩开她的手。

哪料,烙夏的手用力极了,握得他的手有些痛。

女人在一边讥笑了起来。

她,是邵家千金邵又云,是一个刚刚火起来的女歌星。

蓝轩寒被握得怒了,薄唇一抿,黑瞳中散发出嗜血残忍的光芒。

他狠狠一甩,就将烙夏的手甩开。

“滚,贱女人,以为嫁给我,就是正式的蓝夫人了吗?有多远就滚多远!”

烙夏被这一道强大的力量甩开,身子一下子失去了平衡。

后脚顺势一踩,却踩了个空。

整个人就像一个圆球,滚落楼梯去了!

砰的一声轻响,烙夏脑袋一痛,撞到了一边的台脚上。

女人得意的笑声传来,以及他们的脚步声,越来越远。

烙夏失神地抬眸,见无情的老公搂着邵又云走上楼去了。

烙夏全身颤抖,眼泪就没有预期地流了下来。

佣人李妈同情烙夏,上前将她扶起来。

“少奶奶,你……没事吧?”

烙夏捂着小腹,脸色苍白,有汩汩的热热的液体流了下来。

李妈觉得奇怪,往下一看,立刻被烙夏那双流下蜿蜒血流的腿吓呆了。

“少奶奶……你出血了?”

烙夏低头一看,吓得一阵晕眩,小腹开始翻滚的疼痛。

佣人惊叫,连忙去打电话请救护车。

烙夏半蹲下来,眼泪和泪一起流,这个不曾温暖过的家,更显得冰冷。

楼上传来了男女放肆的暧昧的笑声,呻吟声开始污染这个华美的家……

华美而不实,这,只不过是一个容易破碎的梦罢……

烙夏晕了过去。

烙夏醒过来的时候,看到的是妈妈和两个死党的脸。

妈妈仿佛一下子憔悴了好几岁。

而死党,樱静和思甜静静地立在一边看着她。

思甜无声地送上水,樱静则轻轻地拍着她的肩膀,无声安慰。

“小夏,你怎么这么不小心,一个多月的孩子是很容易流掉的……哎,轩寒怎么没来啊?”

妈妈握着烙夏的手,低声问道。

烙夏眼泪又流了下来,结婚之后,她特别脆弱。

乔妈妈一看,也不敢再问了,烙夏闭上眼睛,又沉沉睡去。

思甜和樱静一起陪着她到夜里。

后来医生告诉烙夏,她的孩子一个月零九天,女人怀孕的前三个月,必须小心谨慎,否则容易流产。

烙夏静静地躺在床上,怎么也想不起自己为什么会怀孕。

摸着平平的肚子。

曾有一个小生命,在里面一天天地长大。

可是,它不在了,烙夏眼着眼睛,空空也如。

蓝轩寒和邵又云缠绵了半天,这才发现,楼下没有了声音了。

那个女人,那么要“脸”的女人,不在了?

蓝轩寒无趣地起身,穿好衣服,走到楼梯口,却见李妈在一边拖洗地板。

“乔烙夏呢?”

蓝轩寒眼中寒光闪闪。

那个女人,竟然如此无视他了?不过……估计跑去哪里大哭一场了吧?

李妈抬起头,脸色有些难看,连忙垂首道,“少爷,夫人她……流产了,在X大医院里。”

什么?

流产?

那女人,竟然有了他的孩子?这是什么时候的事?

第3章:一只很大很有力的手

蓝轩寒目光更是深寒,喉结滚动了一下。

他的记忆中,一直有用套,不可能会让那个女人怀孕的。

那么,孩子不是他的!

门外响起了车声,不一会儿,一个高大的男子走了进来,看到蓝轩寒,不由得微微躬身。

“少爷,老爷请你过去。”

“知道了,你到外面等吧!”

他淡淡地道,这已是次日的早上,那个女人流产了。

蓝轩寒讽刺地笑笑,回头冷冷地看着李妈,“你将这事告诉老爷了?”

“没……没有!”

李妈脸色煞白,连忙摇头。

这些事,她不敢管。

“那好,不要乱说话,否则下场是怎么样的,你会知道。”

蓝轩寒口气中带着浓重的警告的味道。

李妈连忙应了,蓝轩寒满意地朝外面而去,楼上的女人任其留着,反正他蓝少,习惯了这种生活。

左拥右抱,美女不会少,艳闻更不会少,换女人如同换衣服,花丛中的男人,永远是如此变化多端。

蓝家总别墅里。

淡黄色的茶几边,蓝家老爷安静地翻动着报纸。

蓝轩寒到来之时,蓝老头头也不抬,淡淡地道,“你来了?”

两父子,因为烙夏的事而闹了个不愉快。

蓝轩寒眉头一蹙,“叫我来有什么事吗?”

蓝老头这才抬起头,眼中笑意淡淡,收拢了报纸。

“坐吧,有些东西,想给你看。”

蓝轩寒不悦地抿抿唇,“有什么让萧愉给我带去不就行了?”

萧愉,便是刚刚那个亲自接蓝轩寒来到蓝大别墅的司机。

也是蓝老头的得力助手。

“你想知道我为什么逼你娶乔烙夏吗?”

蓝老头声音低沉,略沙,别看他有心脏病,但是在商场之上,却是一匹无人能敌的老将。

“为什么?”

一提到这个,蓝轩寒的声音也寒冷了几分。

那个女人,呆头呆脑的有什么好?

并且一想到她居然怀上了别人的孩子,虽然流产了,但是无端端地给他戴了一顶绿帽子。

“你看看这个文件吧!”

蓝老头指指桌上的文件和合同,蓝轩寒怔了一下,冷冷地接了过来,打开。

越往后看,眼中越是精光四溢。

最终,他冷冷一笑,“爸爸真是神人,这样你也能想到,不过……能站在沙场上向来无敌,这就是你的手段了。”

蓝老头不动声色。

“等机会一到,你爱怎么离就怎么离吧。”

“哼,我会的。”

蓝轩寒轻松一笑,原本以为爸爸很喜欢乔烙夏,原来,也只不过是一颗棋子而已。

那么等机会一到,他就不愁被那个女人绑住脚步了。

烙夏没让乔妈妈将流产一事告诉蓝家。

乔妈妈生性懦弱,自然也不敢自作主张,也不敢告诉乔爸爸。

七天后,她自己申请了离院手续。

没有亲人,没有朋友,烙夏孤单地走在大街上,脸色苍白。

嫁入豪门深似海。

嫁给一个流连花丛又冷血残忍的富少,更是被困于地狱里的折磨。

结婚之后,乔烙夏至少明白了这么一个道理,但是她和老公蓝轩寒,毕竟是商业联姻。

所有的不幸,都建立于金钱之上。

她才二十岁,正是大二学生,却嫁了人,流了产,还没经历真正的爱,心却已千疮百孔了。

烙夏漫无目的地走着,她住院七天,那个男人,居然没来看过她。

如此冷血残忍。

她想起了,那一晚他喝醉了,强要了她,而她以为是安全期所以没吃药……结果,却怀孕了。

呵……她这人生,怎么如此混乱了呢?

热辣辣的太阳悬空高挂,晒得人脸上火辣的疼痛。

烙夏口干舌燥,一阵晕眩,差点就扑倒下去。

有人轻轻地拉住了她,那是一只很大很有力的手。

第4章:落入狼窝了?

力道很大,稳住了她摇摇欲坠的身子。

一股清淡的气息扑面而来,令得烙夏全身一震,抬眸,瞳中映入了一个高大的身影。

白色的衬衫,一张带着淡淡笑意的俊逸的脸。

全身上下,都是名牌,价值不菲。

只是,那笑容,却似是璀璨太阳,所有事物的光彩,瞬间被其夺去。

“小姐,你还好吗?”

男子优雅一笑,淡淡地问。

“别哭了,真像一只小花猫。”

男人道,烙夏怔了怔,她哭了吗?

内心无奈一笑,和蓝轩寒怎么也有两个月的时间,在这一段时间,她付出的都是真心的。

他松开了手,晶莹玉白的修长手指,连离开都那么优雅。

烙夏站稳,客气地朝男人道谢。

男子微微一笑,“蓝夫人,不如让我送你回家吧?我是蓝轩寒的朋友。”

他的朋友?

烙夏怔了怔,微微抿了抿樱唇,眼中的那男子眼神奕奕,瞳中如流光溢彩,有一种她无法拒绝的力量。

“别怕,我又不是夜叉,不会吃人的,走吧!”

他优雅地做了一个请的手势,顺着他的手,烙夏看到了一辆火红色的跑车,热情奔放的颜色。

她淡淡颔首,“谢谢你了。”

走得没有了力气,连脚步都不稳,但她知道,这个人一定是蓝轩寒的朋友。

因为很少人知道她和蓝轩寒的婚姻关系。

坐入了火红色的跑车内,空调的冷气令得烙夏略舒服了一些。

一只手伸过来,递给她一叠纸巾。

她怔了怔,那人轻轻一笑,嗓音魅惑而清脆,“我叫白安沅,以后你叫我沅。”

他说完,轻轻地凑过来,为烙夏拭掉了脸上的泪痕。

烙夏脸一红,连忙侧过一边道谢。

一种说不出的感觉,怪怪的。

她是乖乖的学生,在大学里接触的男生也不多,追求她的可以排成长江了,可是她就是不喜欢。

直到嫁给蓝轩寒,她也没能遇上自己喜欢的男人。

而这个白安沅,优雅无比,有如王子,虽然说不上心动,但至少也不讨厌。

见烙夏避开,白安沅微微一笑,发动了车子。

火红色的跑车如同一团流火,飞快地在城市里穿梭。

烙夏疲倦地闭着眼睛,她不知道要怎么面对蓝轩寒。

两个月培养起来的感情瞬间化为乌有。

不管怎么样,她突然不再想过那种生活了。

车子倏地停了下来,烙夏抬目望去,只见欧式大别墅呈现于眼前,别墅前玫瑰花璀璨绽放。

粉红雪白,流光唤彩,争鲜斗艳。

可是,这里明显就不是蓝家大宅。

“怎么回事……”

烙夏有些惊讶,但立刻明白自己被骗了。

然而,白安沅却优雅一笑,“蓝太太,蓝先生在里面呢,再说蓝太太是那么有身份的人,我白安沅怎么敢动你蓝太?”

一番话,极有深意。

烙夏想了想,抿唇微微一笑,苍白的脸上又再度浮上红晕。

他说得极对。

“乔小姐,请。”

白安沅淡然一笑,眼中抹过一缕诡异之光。

烙夏迈开小步子,那别墅大门为她而缓慢打开,白色大道,两边皆是花丛流离,蝶儿翩然。

墙亦是雪白的,很符合那优雅公子白安沅的格调。

有轻柔的音乐飘然而出。

大玻璃门前的女佣优雅地对白安沅和烙夏躬身,为他们打开大门。

一股冷气扑来,烙夏全身一颤,而白安沅已走进来,淡淡扬手,“调高一点冷气。”

“白少,回来了?”

一个懒洋洋的声音从客厅那边传来。

烙夏举目望去。

那人,却不是蓝轩寒。

那里,坐着两个男子,神色慵懒,一看到烙夏,两个男子眼前一亮,烙夏吓得后退几步。

“苍南,墨风,别吓着乔小姐。”

白安沅不悦地扬扬眉,两个眼中放光的男子淡笑着站起来。

“白少,你口味变了?”

“啧,难道你想玩多人游戏?”另一男子似笑非笑地道。

烙夏心中一阵惊慌,她突然恨自己太容易相信白安沅。

不管怎么样,白安沅,可是她从来没见过的男人,如果他心怀不轨,她岂不是落入狼窝了?

烙夏优美的长腿欲奔向那玻璃门,一阵异香,令她一阵晕眩,全身软软的,无力地瘫了下去……

恶魔总裁霸爱小笨妻》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恶魔总裁霸爱小笨妻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拾光 | 年味·手机摄影比赛征稿启事

    狗年大吉2017年已经过去,而留在我们心灵深处的是美好的回忆。回忆过去,就是回忆美好的生活。2018年农历新春的钟声即将敲响,我们即将迎来一年中最美好的日子——春节。春节,是我们记忆里最快乐最难忘的节日,但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年味已经成为了我们时常回忆和记忆的往事。为继承和弘扬中华民族的优良传统,记录年味里的感人故事,寻找关于年味的美好回忆,拾光年味·手机摄影比赛期待您的参与。组织机构主办:焦作摄影家协会手机摄影分会承办:发现焦作微信公众平台活动时间作品创作时间:2018年1月20日——3月31

  • 【拾光丨年味·美丽焦作】新春手机大家拍摄影大赛征稿启事

    说到年味每一个人都有着不一样的年味每一个人对于年味也有着不同的感受灯笼、鞭炮、春联、窗花福字、新衣、红包、笑脸到处都是红红火火、欢声笑语到处都是祝福期许美丽焦作入情怀流光溢彩等你拍过去的一年,焦作以开展“四城联创”为主题,着力打造美丽焦作,城市面貌越来越美。今年春节,我市将是年味十足的一个春节。继我市实施城市亮化工程,让高楼大厦亮起来、让城市夜景美起来后,又在各大广场、公园、交通要道张灯结彩,实施景观亮化工程,为城市穿上了一套喜庆、吉祥、红火的外衣,营造出浓厚的节日氛围。龙源湖公园、人民公园、东

  • 珍藏老照片!40年春节记忆,哪一张感动了你?

    贴春联、贴年画赶大集、办年货包饺子、放鞭炮换新衣、拍全家福……在你的记忆中,过年都要做哪些事?伴随改革开放40年,我们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这些变化被一一记录在岁月更迭的时间刻度上。回望春节40年,这些变化被浓缩在一张张泛黄的黑白照片中,成为历久弥香的珍贵记忆。今天,我们通过这些老照片,带领大家一起找寻时代变迁下的那些春节记忆。三十这天的一大早,人们就开始为过年做准备。赶集最具时代特色。在生活娱乐较为单一的年代,过年赶集可是人们最热切期盼的事。全家老少、街坊邻居齐出动,从地摊里挑上一副春联

  • 人有没有贵气,只需看这六点

    来源京博国学(ID:jingboguoxue)文京博国学真正贵气的人,都有六大特征:厚德、善良、守信、谦虚、正直、坚持。古人的观念,是将富与贵分开的。过去的土财主,现在的“土豪”,在古人眼中是富而不贵。但是,有的人再富,也只能是假贵,富只是一个数字,但是贵则相关于生命的尊严。人骨子里的那份贵气,是金钱买不到的,而是与家庭熏陶和个人素养有关。真正贵气的人,都有六大特征。01厚德古人云:厚德载物,就是说人只要有好德行,就没有承载不了的事,相反,人无大德便无法成就大事。古人告诫我们,要乐于吃亏,多为别

  • 震撼视频首次曝光!河西商业新地标来了,超多品牌首进南京!

    2018对南京商业意味着什么?元通元年!被Mall姐吴正梅誉为“操盘过位置最好的一个项目”——华采天地,将于今年底在新鸿基IFC国金中心、河西德基贸易中心之前抢先开业。⬇️戳视频,更直观了解华采天地(非最终版)世界级生活中心华采天地华采天地位于奥体双地铁元通站上盖,未来将与元通站6号出口无缝对接。德基、新鸿基等商业项目彼此相辅相成,构成的奥体元通商圈起点高且规模丰富。项目周边的上班族和河西业主们可以说代表了全南京最顶尖的消费群体,奥体元通商圈的崛起从各方面来说都是水到渠成的。而且从目前的供地情况

  • 【家源文化】五福临门,指的是哪“五福”?

    “五福”这个名词,源于《书经·洪范》。现在已成为家喻户晓的辞句了,几乎大部分的人都知道“五福临门”这个成语,可是很少人知道“五福”所指的是哪五种福。至于福临门的原理,明白的人就少之又少了。到底“五福”是什么呢?第一福是“长寿”,第二福是“富贵”,第三福是“康宁”,第四福是“好德”,第五福是“善终”。即《书经》上所记载的五福:一曰寿、二曰富、三曰康宁、四曰修好德、五曰考的终命。(《书经·洪范》)“长寿”是命不夭折而且福寿绵长。“富贵”是钱财富足而且地位尊贵。“康宁”是身体健康而且心灵安宁。“好德”

  • 周荐 | 陪你度过这个漫长的冬天~(内有福利)

    叮叮叮叮~小团子精心准备的周荐又来了大家有没有想我呢~下面,有请小团子携手本周的一周推荐闪亮登场!!!文末更有精彩送书活动千万不要错过噢~书籍篇01《荒野侦探》(滑动来查看本书简介哦~)【作者简介】罗贝托·波拉尼奥,智利诗人和小说家。1973年,波拉尼奥自许为托派分子,受格瓦拉的摩托车日记影响,坐大巴车一路向南,返回智利闹革命,扶助萨尔瓦多·阿连德危在旦夕的社会主义政府。未几,皮诺切特将军在智利发动政变,阿连德总统惨死,波拉尼奥被指恐怖分子,遭捕并下狱八天。狱警中有两人恰为其同学,遂将其救出。他

  • 禅意留白,中式美的至高境界!

    身是菩提,行坐皆禅入莲境,心如莲华,匠心有道归清平。东方文化内敛,以追求精神层面价值达到内圣的境界,禅作为中华民族骨子里的智慧,运用在社会各个方面。修行如此,设计亦如此。优雅的白色,自然的木纹,写意的水墨,干炼的线条,并运用现代块面状的设计手法,极力营造一种中国式的安静、优雅之美。有时候我们并不需要太多的物质和外在的东西来包装,其实我们真正需要的是一个自然的并让自己感到幸福惬意的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