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都市小说《纨绔总裁之商战教父》在线免费阅读

2017/11/3 19:58:22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纨绔总裁之商战教父

第一章 贫穷贵公子?

第一章·贫穷贵公子?

这是金陵市,国立南央大学传媒专业,一群大一新生的聚会。网站qi-wen.com

桌上的菜肴还没有上齐,坐在陈铭对面的几个女生纷纷掏出手机,刷起微博来。清一色的iPhone,在她们白嫩的手里面把玩着,氛围和周围颇为高档的餐厅布置很吻合。

陈铭的视线在这群女生脸上逐一扫过,然后苦笑着摇了摇头,嘴里小声嘀咕了一句:“都是些俗粉。”

“哎哟,土豪金啊,这位徐凌峰同学真是有钱。”

这时候,一个男生轻轻地喊了一句,顿时引来对面的一群女生的注意力。

徐凌峰手中的这台已经在网上抄到五位数的iPhone限量版土豪金手机,顿时成为了这场宴会的焦点。而把玩着这台手机的徐凌峰同学,自然而然也吸引了众多女生的视线。来自qi-wen.com

“徐少爷果然拽碍…这款手机刚刚才出来,居然就入手了埃”一个穿着普通的男生一边称赞着,一边把自己手里面的国产智能机塞进口袋里面,脸上满是羡慕。

“哪里,值不了几个钱。今天请大家吃的这一顿,也可以买几台了。”徐凌峰洋洋得意地说道,脸上满满的是高人一等的优越感。显然,他是今天这场聚会的焦点。

徐凌峰的家里面是这座城市里面最大的药业集团——大蓟药业——的股东之一,少说有个上亿的身家,也的确可以在这群已经称得上是富家子弟的学生里面,鹤立鸡群了。

不过,这在坐在角落的陈铭眼中,也不算什么。推荐http://www.qi-wen.com/

简单的寸头,干净清朗的脸庞,算不上俊俏,使得这个男生看上去非常不起眼。

当然,没有人知道,这个名叫陈铭的男生,家里老头子是江苏陈氏集团的董事长,二叔是中南军区的副总司令,这种身家背.景,即使是在国立南央大学这种类似于国子监的地方,也基本上能够横着走。

虽然,在这里能够压死他的人绝对没有,但也不是说陈铭就能完全在这里无所顾忌。 毕竟,这种国子监的地方,身份背.景彪悍的人如过江之鲫,有些人惹上了,也有那么一点点的麻烦。

而且,在陈铭的认知里面,低调,就是最牛 逼的炫耀,眼下这几个无关紧要的妹子,不值得陈铭显山露水。

所以陈铭在开学一个多星期以来,一直都很低调很低调。没有人知道他的身家背.景。网站qi-wen.com

“葫芦娃……葫芦娃……”

这时候,陈铭裤兜里的电话一阵响动,陈铭迅速接了起来,是干妹妹,洛水打过来的。

“喂……是陈铭哥哥吗……”

洛水的声音非常轻灵婉转,如同夜莺一般。

“陈铭哥哥,等一会儿洛水会去参加一个宴会噢……洛水很怕生的,陈铭哥哥要过来陪洛水哦……好了,就这样了,几个室友还在催洛水试衣服呢,挂了哦……滴滴滴……”

电话里,妹妹洛水的话音,圆韵悦耳,每个字都说得很软。不过,明显电话的另一头有人在催她,使得她挂电话挂得很急。

“这个妮子……”

陈铭拿着手机,抿着嘴笑了笑。他手里面那台Vertu的Signature铂金版直板手机,键盘朝下呈箭头形排列,键盘下透着淡淡的红色宝石光,不过直板按键的外观,跟在现场的众多女生手里面的iPhone手机比起来,确实是有些老土和过时。

“哎哟,陈铭同学,你怎么还用得是直板手机啊?是不是前段时间学校那个新生入网,充话费送手机的时候拿的啊?”这时候,坐在陈铭旁边的一个女生酸酸地笑了一声,半开玩笑半认真地问道。版权http://www.qi-wen.com/

“没有啦,是家里面老头子用过之后剩下的。我没手机用,所以就捡来用了。哈哈。”陈铭淡淡一笑,露出两排洁白的牙齿。

这句话陈铭倒是说的是实话,他家的老头子当年花了48万元买下的这台诺基亚旗下奢华品牌Vertu发布Signature铂金限量版,一直被丢在书房的抽屉里面,直到陈铭某天电话坏了找不到用的,才从抽屉里面找出这台来暂用。

“哦,原来陈铭同学还在用这么过时的手机碍…要不然我把我寝室里面那台iPhone4给你吧,我最近刚刚换了5s,所以那台没有用了。”徐凌峰笑容和煦,说得颇为大声,一听就知道不仅仅对陈铭一个人说的,而是说给在场的所有女生听的。都市小说《纨绔总裁之商战教父》在线免费阅读

“好埃”

陈铭脸上没有出现在场所有人期待的那种羞愧之色,而是一副理所当然,人畜无害的笑容。

“话说你这台手机倒是挺闪的啊,陈铭。看上去就像是钻石一样,哈哈哈哈……”之前那个把自己国产手机藏进口袋里面的男生仔细地看了看陈明手里面的手机,漫不经心地道:“一点都不像是你爸爸用剩下之后给你的,就像是新买的一样呐。”

“哎哎……”陈明苦笑了一声,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心头暗暗道:“真服了这一群暴发户的子弟……VertuSignature的手机表面所运用的‘蓝宝石水晶之海’是在2000摄氏度高温的熔炉内加工了两个多星期才完成的。这种材质任何刮蹭都不会轻易留下印记,只有金刚石才能在上面留下刮痕……在这群人眼中居然成了‘充话费送的’了……哎……”

“国立南央大学”,这座位于祖国中南的综合型大学,是张之洞任直隶总督时于1902年创立的,本来十年前只能算全国211排行的中上水平,但是在最近几年悄然崛起,如今已经俨然是无限接近于北大清华的超级大学。

而这个院校的传媒专业,又成为这所学校富二代的汇聚之地,毕竟,一年超过五万块的学费,也不是贫困的家庭能够承担得起的。

位于南央大学学校外王府井百货的一家高档餐厅门口,陈铭班上的一群同学刚刚饱餐完毕,准备离开。

这里虽然距离学校并不太远,但那个有钱的徐凌峰,徐少爷,还是开着车来了。

“我的车就停在外面,你们几个女生要不要坐我的车回学校?”徐凌峰手里面潇洒地夹着一张信用卡从餐厅里面走了出来,刚才吃完饭之后,徐凌峰自告奋勇地请了客。

“好啊,好埃”几个姿色稍好的女生有些许雀跃,用睫毛膏画出来的长长睫毛,生硬地在空中颤抖。

“哎……还以为传媒的女生质量会比较高……谁知道也是这种货色,4分不能再多了。”陈铭把手陈铭把手插进裤兜里面,然后独自走了出去。

没走出几步,就看见一辆奥迪a5缓缓地开到了陈铭面前,然后发出一声尖锐刺耳的“滴”。

这显然是在陈铭面前显摆的意思。

随即,奥迪a5的车窗落下,只见徐凌峰的头探了出来,神色颇为得意,车内还坐着好几个同班姿色较好的女生,徐凌峰朝着陈铭扬了扬手,道:“哥们儿,先走了,明天教室见咯,这里走路回学校寝室还有点远噢……要不然打个车吧。”

的确,王府井距离南央大学并不远,但是要回到陈铭所在的寝室,却是有一段距离。

“慢走不送。”陈铭又是一副人畜无害的笑脸。

“嗯。”徐凌峰车窗升了起来,脸上一阵阴森,心头愤愤道:“这小子……怂成那样了,还真笑得出来……专业里的男的,哪一个不是对我毕恭毕敬,尽力巴结的……只有这小子……哼,这个点正是用餐高峰期,我倒要看看你怎么打车回去。”

望着奥迪a5远去的影子,陈铭无语地摇了摇头,沉声道:“真是个神童……”

“对啊,连价值40多万的VertuSignature铂金限量版都认不出来,眼睛里只认得iPhone,也真是够神童的。”

“你是……”陈铭转过头,只见一个容貌姣好的高挑女子走了过来,胸挺腿长,不过在陈铭眼中,也仅仅只是姿色稍好而已。

并没有吸引陈铭的那种气质。

“我叫秦琴,是徐凌峰的女朋友,我来得比较迟,你没有注意到我而已。”高挑女子道。

“哦。你好。”陈铭面无表情地点了点头,扬了扬手,道:“我说的是你男朋友,那辆奥迪a5上有那么多女生的位置,为什么单单没有你这个女朋友的位置呢……你说,这么神奇的男朋友,哪里去找。”

“他……”秦琴脸上掠过一丝悲意。

“行了,你不用告诉我了。我没兴趣知道。”

陈铭轻轻地扬了扬手,转身就走,没等秦琴回过神来,已经拉开了前方缓缓驶来的宾利FlyingSpur的车门。

秦琴目瞪口呆地盯着眼前的外表低调而内涵奢华的宾利,“啧啧”地摇了摇头,自言自语道:“那群传媒的女生……见识真是太短了……”

第二章 洛水丫头(上)

第二章·洛水丫头(上)

“我说你小子,就这样的货色,你也看得上……”

宾利的司机,是一个身材健硕的男子;一头浓密的直发,又细又软,扣在头上;两道卧蚕眉,像用笔画上去的;一双黑色的长眼,目光如鹰;高鼻子,薄嘴唇;脸上透出一股英气。

“健叔……这好歹是新同学,相互认识一下也是很有必要的。对了,洛水那妮子呢。”陈铭打开一包10元的红色软包小熊猫,递给身旁的健叔一根,然后用点烟器点燃,巴拉巴拉地抽起来。

陈铭比较喜欢这种小熊猫清雅淡香的味道,虽然他家老头子的书桌上随时都丢着限量版的黄鹤楼,但是陈铭从来不去拿来抽,他就喜欢这种10块钱的烟。

“洛水那丫头?”健叔“啧啧”了一声,道:“在英伦国际那边参加一个酒会……太受欢迎了,我去接她的时候,看到她被一大群女生男生围在中间。她说还想再玩一阵子,叫我先来接你去她那里。”

“女孩子家家的,去那种地方做什么。”陈铭皱了皱眉头,对于这个干妹妹,又是爱又是无奈。

洛水是陈铭的妹妹不假,但同时还有另外一个身份,这几乎是陈铭家老头子默认了的,那就是陈铭未来的正牌媳妇。

洛水并非陈家子女,而是陈铭家老头子所收养的义女,和陈家没有血缘关系。

这个十五岁就考入国立南央大学研究生院的小天才,拥有绝对妖孽化的容貌和智慧,而她却在和陈铭没有半丝半毫血缘关系的情况下,当了陈铭十五年的妹妹。

陈铭的母亲姓洛,而洛水正是陈铭母亲生下陈铭三年之后,所领养的一个女孩子。

陈铭母亲在陈铭四岁的时候去世,之后两兄妹就是靠着陈铭的老头子独自抚养长大。而就在今年,陈铭和妹妹洛水同时考上的重本之中的重本,国立南央大学,只不过陈铭比较不济,考上的只是本科,而妹妹洛水,却是直接考上了研究生。

开学仅仅一周,陈铭的干妹妹兼女友,洛水,就已经成为学校里面最火的人物了。一时间,几乎被冠以“南央建校以来第一校花”的美誉。当然,这是被学校里那群无聊的宅男们炒出来的。这些人偷拍了洛水的照片,在人人网、新浪微博、QQ空间、李毅吧里面疯传,甚至还有人上传了洛水上课发言的视频,登上了优酷、土豆、ACFUN首页,最终被转载几百万次,一度成为媲美奶茶妹妹的素颜美女。

洛水那双深似古潭的大眼睛上有着漆黑浓密的睫毛,使得她不用化妆,眼线也清晰无比。这也成为网络上就“素颜”二字争议颇多的原因。

一周之后,只要有洛水的课,大阶梯教室里面就会坐满了前来围观瞻仰的男生,不管他们是不是研究生院的学生,都要来欣赏一下这朵“传闻之中第一校花”的美貌。

“这妮子,还打电话给我说她怕生,没想到这么快就成了疯丫头了……”陈铭坐在车里,一边吐着烟,一边抱怨道。

“哈哈哈……你还不知道那丫头的脾气?平时比谁都乖巧,一疯起来就无边无际的。说来……我刚才从英伦国际那边回来的时候,注意到现场的气氛有点不对,有几张熟面孔……小子,你还是快过去解决吧,否则洛水要是被哪个富家公子哥吃了豆腐,你就惨了……要知道,这南央大学可是有‘暴发户子弟集中营’别称的,哈哈哈……”健叔一只手靠在车窗上,一只手握着方向盘,笑哈哈地说道。

“只要有这种找死的人出现,我第一个砍了。谁敢碰我的女人,我连跪下认错的机会都不给他。”陈铭眼神之中忽然闪过一缕凶煞,即使是在没有夜灯的暗处,也闪耀着凌厉的光芒。

“哈哈哈,这倒是跟你家老头子一个脾气……想当年你娘……哎……不提了不提了,都是成年往事了。”健叔打了一个哈哈,脸上沧桑的皱纹,却在光和暗的交替间,显得那样的清晰。

陈铭没有说话,独自转过头去盯着漆黑的车窗。

※※※英伦国际。

在这里,如果想要开几瓶好酒,或者泡几个极品的妹子裹大床,开销恐怖得可以让一个普通城市小康家庭倾家荡产。更不提及“英伦国际”内部只有最高端消费人士才知道的赌场,每天在金钱的流动方面以千万为单位。

在英伦国际,你可以随意看见各种各样的社会名流,因为这里本来就是面对金陵最高端的消费群体,在这里消费的人士,不仅仅是社会上流,而是上上流、最上流。在这里,你可以看见各种各样的歌星、主持人、高官。

一辆银白色的宾利FlyingSpur,在夜色的装裹下,颇为低调地驶入英伦国际的停车场,缓缓地穿梭在各种宝马和保时捷之间,回头率着实不高。

陈铭打开车门走下来,轻轻地理了理衣角。

“等一下如果有什么事情,就直接给我打电话。”健叔笑得颇为憨厚。

“事情一定会有,不过还劳烦不了健叔您出手。 毕竟这是小孩子家的事情。我如果动手打人,只能算是小孩子之间的冲突,但是您动手,那性质就不一样了。”

说着,陈铭朝左边指了指,道:“旁边有夜总会,健叔您如果有兴致,不妨去那边休息一下。”说完,陈铭便将双手插进兜里,摇摇晃晃地走了进去。

“你的那身三脚猫的功夫,就不要拿出来随便显摆了,毕竟能够在这里消费高档酒的人,没有点身家背景是不可能的。如果洛水真的被人欺负,直接打电话就是了,自己一个人蛮干多掉价啊你说是不是。”健叔显然还是有些放心不下,他看着陈铭长大,对这个小子的脾气知根知底,平时看起来嬉皮笑脸的觉得好说话,但其实这小子骨子里面有暴戾之气,一旦触及他的禁区,这小子就变得跟畜生一样没有人性了。

龙有逆鳞,触必杀之。

洛水,绝对算得上是逆鳞之一。

背对着健叔扬了扬手示意无碍之后,陈铭继续晃悠着,穿过停车场,径直走进了英伦国际的大楼。

健叔愣在车里,半晌,吐了一圈烟,喃喃道:“虎豹之子,虽未成文,已有食牛之气。”

在英伦国际的一家高档夜场里,洛水和她的朋友一行人正聊得正在兴致上。

这是二楼的雅间里,只见一群人坐在长长的沙发上,玻璃桌上已经摆满了高档的红酒,在闪烁的霓虹下,雅间里面的氛围无论如何都称得上是暧昧。而唯独这个时候,一个女孩子,十五六岁的年纪,坐在远离众人的另一头,独自抱着一盒果汁在吮吸着。

雅间里面,男女之间气氛旖旎暧昧,而这个女孩子坐在那里却如此突出,她所在的那个空间,仿佛就是一个脱离尘俗的镂空世界,与周围的喧嚣格格不入。

好一个的空灵绝尘女子,明眸皓齿,妖娆绝伦,水汪汪的大眼睛勾魂摄魄,简直美得像妖孽一样。仿佛一出生的目的就是魅惑众生。

她穿着一件裁剪精致的蕾丝蓬蓬裙,精致袖长的小腿上,裹着一圈白色泡泡袜,脚上穿着粉色的糖果亮漆圆头鞋。上身则是蕾丝的雪纺衫,薄纱映衬下,玉峰盈盈,柳腰纤巧。

陈家,有小公主之称的天之娇女,洛水。

第三章 洛水丫头(下)

第三章·洛水丫头(下)

“喂,小玲,你说我们千难万难,才把你们寝室的校花约出来,你总不能就这么让她在一旁喝果汁玩手机吧,这样让我们唐少爷多扫兴埃”

这时候,一个男子凑到一个姿色平庸却脂粉味颇浓的女学生面前,表情难堪地说道。

“这……”那个女学生转过头望了望坐在沙发另一头和所有人都格格不入的洛水,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道:“这……我也没办法……别人才十五六岁……可以说是我们研究生院年纪最小的了……你总不能让一个十五六岁的女孩子怎样吧……”

“靠!你以为我们唐少爷花那么多钱请你们来这里玩,就是为了看她在那边喝果汁玩手机吗?”那个男子脸上顿时阴沉下来,愤怒地站了起来,“让开,我要去把那女的拖过来给我们唐少爷助兴,妈的……当婊子还他妈立什么牌坊。”

“诶……不行碍…她……”那个女学生想拦,可哪里敢,她也知道,坐在不远处的唐少爷是什么人物。

唐萧然。

金陵某位大咖的儿子,现在就读于南央大学法律专业,其家族势力延生到商界、政界、甚至是军界!背后的能量堪称恐怖!亲戚里面从政和经商如过江之鲫!而且自己也颇具能力,依靠家里面的财力物力人力,创办了属于自己的基金会。莫说是在南央大学,就是在整个金陵,都堪称纨绔!连申沪地区的很多富二代,都对他马首是瞻。

这么一尊大人物,亲自邀请洛水整个寝室的女生前来参加聚会,可想而知,其用意何在。

只不过,洛水寝室的几个女生也迫于无法拒绝唐萧然的邀请。以她们的身份,谁不想结交几个唐萧然圈子里面的青年“财”俊呢?于是怀揣着嫁入豪门的白日梦,这几个女生便拖着洛水来了。

洛水并没有拒绝这几个认识一个多星期的“闺蜜”,只不过来了这里,只搭理几个同寝室的女生,其余的无论男女,一概不理,刚才和几个“闺蜜”嗨一阵歌之后,就一个人坐在沙发上喝果汁,谁来都不理。

唐萧然亲自“屈尊”走过来给洛水敬酒,没料到直接吃了闭门羹,洛水埋着头一个劲的喝果汁,根本不接受,纤纤玉手连酒杯都不碰一下。

这就让唐萧然气得想要杀人,他是什么人?堂堂市委副书记的儿子,真正的实权派!胯下睡过的女人哪个不是服服帖帖,没想到今天居然碰到这么一个油盐不进、不识好歹的妮子,顿时气得火冒三丈,隔着桌子狠狠地盯着洛水精致乖巧的脸蛋。

“查到了吗?这个女人究竟有什么背景?”唐萧然皱着眉头,问旁边的一个小弟道。

“唐少爷……金陵的几个势力里面,似乎没有姓洛的……”那小弟点头哈腰道。

“操,没背景还敢这么拽?这女的不是找死吗?”唐萧然怒火中烧,几乎要把手里的酒杯直接捏碎。

“唐少爷,您别急,你看,鸡毛不是朝那婊子走过去了吗,肯定能把那婊子给你送过来,保证您今晚能快活到。”小弟脸上露出猥琐的笑容。

这个时候,似乎洛水也感觉到了危险,毕竟在场的,也就只有她们寝室的几个女生而已,在这种场合,被几个目光猥亵的男人盯着自己全身看,实在是有些无法接受。

“我去一下洗手间。”

洛水抢先站了起来,没等唐萧然那群人反应过来,就推开雅间门咚咚咚跑了出去。

虽然雅间里面有独立的洗手间,但洛水还是选择了走廊尽头的那个公用的洗手间。她娇喘着跑到洗手间门口的那面大镜子前面,嘟了嘟娇俏粉嫩的小嘴唇。

出门的时候洛水并没有化妆,一张素面朝天的脸蛋,不需要做太多装饰,就已经美得如同妖孽一般了。

镜子里面的洛水,一绺如云的长发垂落下来,远山般的峨眉,一双眸子流盼生辉,娇小的琼鼻,粉腮含羞,如点绛一般的小嘴,雪嫩的瓜子脸幽兰般宁静自然,嫩滑的雪肌嫩泽如柔蜜,体形诱人,貌若天仙。

“陈铭哥哥,你在做什么呢……人家现在都遇到麻烦了,你快来救场吗……都怪寝室长秦琴啦,说是要来帮寝室里面的其余姐妹相亲……谁知道都是些白眼狼……秦琴室长她也是,把我们骗过来了自己却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洛水嘟了嘟嘴,吐气如兰。

“怎么了,老婆,想我了啊?”

忽然,一道独特的嗓音轻柔传来,紧接着,一个身影,从镜子的一头窜了出来,从身后把洛水娇俏的身躯拦腰抱住!

护花使者,及时赶到!

双手轻轻搂住洛水不盈一握的纤纤细腰。

“陈铭哥哥……你……”洛水粉脸微晕,娇嗔一声。

“叫我‘老公’……不要叫‘陈铭哥哥’……水水……明白了吗?”陈铭邪魅一笑。

第四章 赴宴

第四章·赴宴

“陈铭哥哥,你是怎么跑进来的啊,这里可是女卫生间……要是有人进来撞见了该怎么办?”洛水薄面含嗔,伸出纤纤玉手,想要把那几乎是缠在自己身上的手给拿开,可是她那点力气,哪里掰得动陈铭,只能任由他在自己身上摸来蹭去。

“说了喊我老公的,这可是家里老头子默认了的。”陈铭脸上露出狡黠的笑容。

的确,洛水的身份,几乎是陈铭的父亲默认了的,这位从小在陈家长大的丫头,没有任何陈家的血缘,是陈家的养女,身份和童养媳差不多。

“你可是洛水的陈铭哥哥……不行……”洛水面颊绯红,柔声道。

“怕什么,你我之间,又没有血缘关系,我家老头是你义父,从义女变成儿媳妇有什么不可以的。要不然就在这卫生间里面……”陈铭笑眯眯地说道。

“……不行。”洛水羞红的小脸微微发烫,修长纤细的美腿轻轻往后一退。

“至少……至少等人家成年再说碍…”洛水终于放弃了抵抗,柔声尖叫,随后声音里面便有了浓浓的哭意。

“好了好了。”陈铭一看把洛水快弄哭了,连忙住手,咸猪手从洛水蕾丝的裙边收回来,拍了拍洛水如同丝绸一般柔软的秀发,沉声道:“陈铭哥哥不碰你了,话说……有没有人敢冒天下之大不韪欺负你?”

洛水嘟着嘴巴,眼神埋怨地抬头望着眼前比自己高一个头的牲口,似乎在做什么艰难的决定,最后他缓缓闭上了眼睛,柔声道:“呐,让你亲一下作为补偿吧。”

一看到佳人自投罗网,陈铭顿时兴奋无比,伸手便将她搂住,顿时怀里就感受到她娇弱身躯轻微的颤抖幅度。

紧闭双眼的洛水,脸上有鲜艳的潮红,胸口里面小鹿乱撞,静静地等待着陈铭。

陈铭神色颇为得意,伏下身,轻轻地吻住洛水玫瑰花瓣一般的嘴唇,舌头熟练地探入洛水散发着淡雅清香的小嘴。

“来,告诉我,好妹妹,乖老婆,告诉我,有没有人欺负你。”陈铭亲吻完心爱的洛水之后,整个人就像是变了一样,从一个登徒浪子,瞬间变成了一位秉承正义的护花使者。

“有人打人家的主意呢,陈铭哥哥你说该怎么办。”洛水莞尔一笑,百媚兼生,倾国倾城。

“一群跳梁小丑而已,杀了便是。”陈铭轻描淡写地扬了扬指头,然后牵起洛水十指如葱的娇嫩玉手,洋洋洒洒地从走廊尽头的女卫生间走了出去。

站在包厢走廊里面的侍者,看见陈明牵着一个绝美的女孩子从女厕所里面走了出来,顿时脸上变得一阵青一阵紫,大有一种“这么清纯靓丽的女生,居然在厕所里面做这种事情”的惋惜。

牵着洛水推开包厢的门的时候,陈铭顿时成为了所有人的焦点,在场的几个女生顿时吓得瞪大了眼睛,她们简直不敢相信,居然真的有人,敢在这种时候,直接牵着洛水走进来,这不是直接打在场唐萧然唐少爷的脸吗?“什么……”

“唐少……你看……这……”

“居然真有不要命的……”

几个唐萧然的小弟窃窃私语起来,眼神恶狠狠地盯着陈铭,恨不得立刻冲上去把陈铭剁了。

“鸡毛,你,过去,把门守住,只要我一声令下,今天一个都不要放走。”唐萧然脸上凶光四溢,冷冽得如同寒冰。

“是,唐少。”

鸡毛点了点头,双眼如同猎鹰一般狠毒尖锐,一只手插入外衣里面,一柄匕首的寒光若隐若现。

“这位兄弟,怎么称呼。”唐萧然站起身来,端起两杯酒,看似礼貌地朝着陈铭走了上去。

“陈叔宝。”陈铭淡然一笑,接过唐萧然递过来的酒杯,眼神之中满是玩味的笑意。

没有电影里面那种接过酒之后就直接泼在别人头上的镜头,两人客气而生疏地碰杯之后,并没有爆发出任何冲突。

陈铭脸上的笑容极其憨厚,貌似全无心机,但其实此时此刻他的脑海之中早已运筹起来,冷静到极致。陈铭他绝不是那种头脑一热就要杀人放火的富二代,不像海淀银枪小霸王一样,做事全凭冲动,然后一次又一次的坑爹。

至于“陈叔宝”这个名字,是陈铭平时在外面厮混时候的小号,“开小号不会被查水表”一直是陈铭奉行的真理。第一是陈铭不喜欢什么事情都依靠家族背景;第二则是方便他落实“低调是最牛 逼的炫耀”的人生守则。

而真正历史上的陈叔宝,风流倜傥,姬妾成群的事迹,也让陈铭羡慕得不得了。不过除了这个之外,陈铭还立志要保护好自己的女人,这一点不能和陈叔宝一样。

纨绔总裁之商战教父》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纨绔总裁之商战教父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梅森埃蒙斯艺术家爵士钢琴家——罗宁给大家拜年啦!

    梅森埃蒙斯艺术家、爵士钢琴家——罗宁给大家拜年啦!

  • 《和平饭店》大结局, 陈佳影王大顶最终走向同一个火车站

    《和平饭店》最后一级中,老左对南门瑛(顶替陈佳影的女共产党员真实名字)说,能够顺利出逃应该感谢王大顶的配合。可南门瑛说还应该感谢窦仕骁。老左把她送到一个车站,在他们等待的过程中可以看到,黑暗中他们的右手有一辆火车正开过来。窦仕骁用计策打消了日下和野间的怀疑后,已经继续任命他当警长。他把自己的妻子孩子托付给王大顶一家人。他来这里送行。也是同一个车站。火车从他们右手方向缓缓开过来。这时候是白天,站台名看得很清楚,三马关(三馬關)站牌上用的是繁体字。南门瑛(陈佳影)走的时候是晚上,但依稀还是可以看到站

  • 红楼梦里最像黛玉的戏子不是龄官,很多人都误解了!

    文/夕四少读红楼,很多红迷都知道,红楼梦里有个戏子长得像黛玉,这件事是王熙凤首先发现,由大大咧咧的史湘云脱口而出说出来的,这件事发生在宝钗的生日宴会上,自此以后,很多人都认为,最像黛玉的那个戏子是龄官。然而,事实上并非如此,最像黛玉的戏子根本就不是龄官,而是另有其人。我们不妨先来看原文第二十二回,宝钗生日宴上发生的情节。贾母听了戏,非常喜欢那个作小旦的和作小丑的,就让带进来,细看时益发可怜见。一问才知道,那小旦才十一岁,小丑才九岁,大家叹息一回。贾母令人另拿些肉果与他两个,又另外赏钱两串。就在这

  • 贾宝玉身边有个心肠狠毒的丫鬟,不是袭人晴雯

    文/夕四少贾宝玉身边有大大小小十多个丫鬟,单是大丫鬟,就有袭人、晴雯、麝月、秋纹等人,曹公的如椽大笔,不仅对这公侯之家的主子小姐不吝笔墨,就是对这些在主子身边服侍的大小丫鬟也没有忽略,寥寥数笔,就勾勒出一个鲜活的丫鬟形象。关于宝玉身边的几个大丫鬟,我们最熟悉的莫过于管理宝玉饮食起居的袭人和针线活做得最好模样也最好的晴雯,就是麝月,我们也知道她是个吵架小能手,还是陪宝玉到最后的丫鬟,反而是秋纹,可能很多人并没有过多注意曹公对她的刻画,今天我们不妨分析一下。通读红楼我们知道,秋纹是与袭人麝月一伙的,

  • 红楼梦里元春封妃贾府上下喜气洋洋,但有一个人却毫不关心!

    文/夕四少红楼梦第十六回元春封妃,对已经走下坡路的贾府来说,无疑是一件泼天喜事,有烈火烹油、鲜花着锦之盛。听闻元春封妃后,贾母等不免又都洋洋喜气盈腮。……宁荣两处上下里外,莫不欣然踊跃,个个面上皆有得意之状,言笑鼎沸不绝。众人之所以如此得意高兴,是因为元春封妃意味着“赫赫扬扬,已将百载”的贾府还会持续富贵荣华下去,其实作为读者的我们,已经看出端倪,元春封妃不过是贾府最后的回光返照,是败落前的最后一个富贵已极的顶点而已。虽然阖府上下都面有得意之色,但有一个人不仅高兴不起来,甚至还有些愁闷,这个人不

  • 红楼梦里贾元春早就死了,很多人都没发现!

    文/夕四少最近读红楼的时候,越读我越开始怀疑一件事情,元春真的是八十回以后才死亡的吗?她有没有可能在前八十回里就已经死亡?今天我们不妨来探讨一下这个问题。八十回后的文字我们是看不到了,关于元春的结局,主流红学界大致都认为她在八十回后死去,因为文章中有明显的文字告诉我们,前八十回中,元春还活着,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虽然可能在宫中已经失势,至少还没有死亡。我这里说的元春死亡,是通过他人死亡的映射。关于映射,要说一下。细读红楼我们会发现,很多人物的结局在前八十回中都有他人映射,这个映射不是判词,也不是

  • 红楼梦里袭人与宝玉云雨,到底越不越礼?

    文/夕四少我们都知道,袭人是宝玉身边的一等大丫鬟,是贾母从自己身边挑选出来拨给服侍宝玉的,宝玉是贾母王夫人等的心肝宝贝,能够近身服侍宝玉,可知袭人绝非等闲丫鬟。原文有一段关于袭人出身和品性的描写:原来这袭人亦是贾母之婢,本名珍珠。贾母因溺爱宝玉,生恐宝玉之婢无竭力尽忠之人,素喜袭人心地纯良,克尽职任,遂与了宝玉。……这袭人亦有些痴处:伏侍贾母时,心中眼中只有一个贾母,如今服侍宝玉,心中眼中又只有一个宝玉。……这是贾母眼中的袭人,说他“心地纯良,克尽职任”且很忠诚,而袭人也正是具备了这些优良的品性

  • 神评:西游记中除了孙悟空 竟然还有三位神猴?

    《西游记》几乎是中国家喻户晓的古典名著了,而其中孙悟空尤为妇孺皆知。但是很多人不知道的是,尽管是神通广大的孙悟空,也有四大跟他匹敌的同类——混世四猴。下面我们一起来看看这些混世四猴都有什么本领以及都有什么来头?混世四猴各有千秋混世四猴源于古典名著小说《西游记》中,分别为灵明石猴、赤尻马猴、通臂猿猴和六耳猕猴,混世四猴各有各的本领与神通。第一是灵明石猴,通变化,识天时,知地利,移星换斗。第二是赤尻马猴,晓阴阳,会人事,善出入,避死延生。第三是通臂猿猴,拿日月,缩千山,辨休咎,乾坤摩弄。第四是六耳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