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青铜日记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

2017/11/3 19:14:49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字:青铜日记

第十一章 机关

我听到叫声,赶忙停下,就向老吴的方向走去。来自http://www.qi-wen.com/等我走到老吴旁边才看清楚,原来老吴在洞底部的地面上发现了一些痕迹。在洞底的地面上有一条很明显的缝隙,很深,但是并不宽,和周边的环境很不协调,在缝隙的两边有很多像是石头磨碎的粉末。

  “老郭,你看着痕迹。”老吴指着地上对我说,“你发现什么不对没有。”

  我又仔细看了看,依然没有发现什么,只是觉得很奇怪。老吴看我没有看出来,有些失望,

  “我说你就不能看仔细点。”老吴又指了指那条缝隙,“你看这条缝隙的两边有很多石头磨碎的粉末,而这里又有风,不可能这么细的粉末还可以留下来。网站qi-wen.com

  老吴还要说下去,但是我马上打断了他的话,一下子我猜到了老吴想说什么。在这样一个洞里,那么细的粉末肯定会被洞口吹过来的风给吹散,而不是留在原地,如果粉末留在原地只能说明粉末是刚刚产生的,而如果假设这条缝隙是某个机关,那就说明这个机关刚刚启动过。

  我有些兴奋的看着老吴,“老吴,你的意思是这是个机关,刚才咱们是不小心触动了机关,所以导致咱们又转了回来?”

  老吴听到这话有些兴奋,也不知道是因为我猜对了他的想法,还是因为我们即将可以离开这个该死的地方。

  “对,你还算聪明。”老吴拍了我肩膀一下,“也就是说咱们只要沿着这个洞慢慢寻找,找到机关就可以出去了。”

  我想了想,确实有些道理,不过这个洞根据刚才行走的时间来看,不会少于一千米,那就意味着我和老吴两个人要在一千米的距离上寻找一个机关,并且还不知道这个机关的形状和样式,那无异于大海捞针,对我们来说是一个大工程。

  老吴好像看出了我的想法,“其实我知道你在想什么。版权qi-wen.com不过这确实是咱们唯一可以走出去的方法。”

  确实如老吴所说,如果不找到机关,我们两个就知道在这里等死,有希望总比没希望强,我心里这么想着。

  说干就干,我和老吴马上开始行动,为了保证不遗漏任何一点,我们两个分工开始在洞壁两边和地面寻找,老吴负责左边,我负责右边。老吴很聪明,他分析机关不可能在洞顶,因为首先是我们从来就没碰到过洞顶,其次把机关设置在洞顶,多半没人会中招。

  我和老吴很仔细的在寻找着机关,一步步很小心的在往前走。不过这样子很消耗体力,没走多远两个人就已经大汗淋漓,老吴更是喘的够呛。我停了下来,向休息一下,但是在这样一个地方,我们两个站着都勉强,更不要说蹲下休息了。青铜日记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

  “我说别在这里停下,这里狭窄,最有可能是机关所在的地方。”老吴说道

  我点了点头,这个地方地形狭窄,如果真的在这里设置机关,想不中招都难,于是我们更加仔细的在这里寻找起来。不过在这样的地方寻找很困难,首先是根本没办法弯腰,只能我和老吴拉开距离,然后横着躺下去,在两边和地面慢慢摸索。

  我们在这段不到50米的狭窄地带寻找了差不多用了一个多小时,但是依然一无所获。当走过去的时候,我和老吴不死心,怕有什么遗漏,就又搜索了两遍,依然没有任何收获。显然老吴很失望,他认为最有可能出现机关的位置居然什么都没有。

  失望归失望,我和老吴休息了几分钟就接着开始寻找。推荐qi-wen.com有时候人就是这样子,不能停下来,一旦停下来你总会开始胡思乱想,开始失去希望,只有不停的继续前行才能保持希望,才能获得成功。

  一千米不算远,我和老吴在走过那段狭窄的区域后没用多长时间就又走到了洞口,依然是那个洞口,依然可以看到那个石碑,那条绳子依然挂在那里。老吴又看了看地面,那条缝隙依然在,缝隙边的粉末又增加了许多。我和老吴马上明白了这意味着,这个机关在我们检查这个洞的时候,又一次启动了。

  我和老吴一屁股坐在地上,马上失去了信心,刚才我们队自己猜测和判断的那种自信已经当然无存。虽然我们俩都知道这可能是我们的葬身之处,但是我们谁也不愿意承认。老吴不死心,还想再去走一遍,我不想失去这最后的希望,也就和老吴一起出发,拖着沉重的脚步往前走。奇闻网

  又一次走到了那个狭窄的区域,我和老吴不由自主的停了下来,谁也没有说话。最让人崩溃的不是没有希望,而是明明知道希望就在那里,你却永远找不到。这次我和老吴改变了搜寻的方式,老吴在前,我在后,连续搜索两遍,防止出现遗漏。

  老吴搜索的很仔细,也很慢,几乎是在一寸一寸的寻找,加上我在后面又搜索了一遍,可以说这里几乎每一寸地方都没摸到了。就在我几乎陷入绝境的时候,忽然老吴停了下来,发出了“咦”的一声,我知道老吴肯定是发现了什么。

  “老吴”我脱口而出

  “等等”老吴好像在看什么。但是洞太窄了,我根本不可能挤过去看他发现了什么。

  “老郭,我发现了一个东西,可能是机关,但是我不确定启动会发生什么?”老吴有点心虚的说道

  都这会儿了,管他会发生什么,总比困在这里强啊,“别啰嗦,直接启动。”

  老吴没回头,但是我在他后面明显可以感觉到他紧张的在发抖。

  只听得“咔嚓”一声,我赶紧做好准备,但是过了一分钟,什么也没发生。

  我和老吴都愣了,这他妈算是哪门子机关,什么都没有,难道这不是机关?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忽然又听到老吴说“这边还有一个。”还没等我回应,又一声“咔嚓”的响声响起,我赶紧再次抱住头,准备好可能发生的不好的事情。

  又过了一分钟,还是什么都没发生。我靠,这还见了鬼了。我和老吴艰难的从地上爬起来,不知道该怎么办。这地方邪乎的很,找到了机关,居然什么都没发生,我也是觉得奇怪的很。老吴是个急脾气,显然被激怒了,伸出脚猛地向洞壁踹了一脚。

  忽然,我们俩听到了一声“轰隆”的响声。我们俩感觉到洞顶有了动静,不断有石子和沙子掉下来,强烈的光线从上面投了下来,一种久违的感觉从心底传来,我和老吴在裂开的洞里拥抱起来。就当我们两个以为要逃出生天的时候,忽然发现在裂开的洞顶上面有一个东西挂在那里,马上一阵冷汗冒了出来。

第十二章 悬棺

当我和老吴看到那个事物的时候,我简直有些崩溃了,那是一口棺材,并且是正好悬在我们头顶的一口棺材,底部还在不停的往下滴着水。老吴也吓了一跳,不过马上就冷静了下来。

  我和老吴观察了一下周边的环境,洞顶裂口后,光线要明显好了很多,在裂开的附近依然是刚才的洞。老吴观察了一下,始终没有搞明白这个洞到底是怎么回事。不过我很快意识到,洞不是关键,关键在于那口棺材。

  “我说,你不觉得那口棺材很奇怪吗?”老吴对我说

  “奇怪?”我疑惑的说,“有什么好奇怪的,不就是一口棺材吗?如果非要说奇怪,无非也就是悬在空中而已。”我随口说道。

  老吴显然对我的话很不屑,“我说你就不能认真仔细的观察一下那口棺材。”

  我闻言又仔细的观察了一遍,确实发现了一些问题。

  首先棺材以很奇怪的方式悬挂在那里,我仔细的看了一遍棺材的上面,并没有发现什么悬挂的东西,就像是凭空飘在上面一样。

  其次是棺材的花纹很奇怪,虽然我没见过多少棺材,但是小说电视的演绎来说,一般花纹不会是这种啊,关键这花纹很像是一些篆体字一样,颜色居然是大红色的。谁家棺材用大红色啊。

  我把我想到的告诉了老吴,老吴不置可否,不过看他表情,对我很是鄙视。

  “你确实看了,但是你能不能看仔细点。”老吴有点恨铁不成钢的意味,“你就没发现这棺材放置的地方有问题吗?”

  听到这话,我完全不知道老吴想表达什么意思,老吴看了我一眼,装模作样的摇了摇头。

  “孺子不可教也。”老吴一副教训人的模样,“为什么棺材要放置在这个洞穴机关的正顶部,而不是放在别处?”老吴接着说了他的想法。

  老吴认为这棺材放在这个地方肯定是有原因的,并且这个原因还应该和棺材里的人或者放棺材的人有关。如果再结合洞穴里的机关就可以看出,设计这个机关的人应该就是为了把人困在这里,然后发现机关,进而发现棺材。但是,谁家棺材放在这里故意让人发现呢?那就只有一个解释,就是防止棺材的人希望人来发现这口棺材。

  “棺材肯定有蹊跷。”老吴最后说道。

  是啊,老吴说的很对,故意放置在这里,还正好在打开的机关上面,只能说明这里有很大的蹊跷。

  “老吴,要不咱们上去看看。”我试着对老吴说

  老吴瞪了一眼,好像看白痴一样,“不上去,你告诉我应该往哪儿走?难道继续去爬洞啊。”

  我一想也是,我可不想被困死在洞里。但是棺材离我们所处的位置有十几米高,又没有任何攀爬的东西,不可能上的去。我把自己的想法跟老吴说了一下,老吴马上也开始犯愁。忽然,老吴好像是想到了什么,就在地上摸索起来。我不知道老吴要干什么,就赶紧凑过去问。

  “老吴,你找什么呢?”

  老吴抬起头,看了我一眼,“我忽然想到如果这么多的巧合都发生在这里,说明这个设计的人肯定希望我们可以上去,那他一定会留下什么办法。不然不可能只是为了让咱们在这里瞻仰吧。”

  我一想,对啊,既然是故意设计的就不可能没有上去的办法,不然岂不是白设计了。想到这里,我和老吴一起在地面上寻找起来,希望可以找到一些蛛丝马迹。但是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依然没有发现。老吴和我都有些泄气,这设计怎么感觉像是在故意难为人呢。就在我们一筹莫展的时候,忽然老吴好像发现了新大陆一样,原来洞壁的角落里,有一块黑色的石头,很明显和周围的环境不协调。

  当我们走进的时候才发现,那块石头并不是黑色的,而是被什么东西烧成了黑色,在石头的旁边还有一些不太明显的烧焦的痕迹。

  “老吴,我觉得这里很像是一个祭祀台。虽然小了点,但是可以看得出来有人在这里点过香纸蜡烛。”我看了看,感觉很像老家祭祀时候的情况。

  老吴又仔细看了看,“我觉得也是,但是是谁在这里祭祀呢?”老吴拧起了眉头,但是没过一分钟他就释怀了,“管他是谁,先看看有没有机关。”说完老吴就开始在石头周围寻找。

  石头很小,也就半米见方,呈圆形;一面紧贴着原来的洞壁。我和老吴在石头周围寻找了半天,也没发现什么可疑的地方,倒是弄了一手的碳灰。我拍了拍手,有些失望,又抬头看了看棺材,完全无法理解怎么上去或者怎么离开这个该死的地方。老吴看样子也好不到哪里去,但是明显他比我要镇定。

  老吴开始在石头上面的洞壁上摸索,希望有所发现。那面洞壁十分的规整,洞壁的下端还有被蜡烛烧过的痕迹,再往上就又是平整的石壁,完全没有一丝的痕迹。随着老吴的手往上摸索,忽然听到老吴“咦”了一声,我赶紧凑了过去。

  “老吴,怎么了,有发现?”我赶紧问道,好奇心让我暂时忘记了不能出去的烦恼。

  “这里有一个地方和周围的地方不太一样。”老吴有些不可理解的说道。

  “不一样,那里不一样?”

  “这个地方。”老吴指了指洞壁上一个地方,那里好像有一个凹坑,“我感觉好像是凹进去了一大块,但是看上去只有一个小的凹坑。”

  老吴说到这里,马上好像想到了什么。

  “不对,这是一个隐藏的机关点,里面肯定有蹊跷。”老吴恍然大悟,接着他又陷入了沉思,“但是怎么才能将洞壁砸开,启动机关呢?”

  老吴自言自语的在那里说道,完全没有顾及到我,好像我不存在一样。我看到老吴在想办法,也不敢去打扰他,只是站在一边。

  忽然,老吴猛地一回身,在地上我们拿过来的小包裹里取出一根不算大的铁锹,那是一把军用锹,一看就知道是正品。只见老吴猛地用铁锹向那个凹坑砸去。我以为会石块乱蹦,就本能的往后退了两步,但是当铁球接触石头的一瞬间,就听到“当”的一声,石头完好无损,铁球倒是卷了刃。老吴呆住了,根本无法理解,就傻愣愣的站在那里。

  我想去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顺便安慰一下老吴,就走了过去,忽然感觉脚底下踩到了一个突出物,脚底传来一阵疼痛感,正想骂娘,就感觉到整个人都飞了起来。我在飞起的一瞬间看了一眼棺材,我擦,我们居然飞向了棺材,马上就要撞上了。

第十三章 空中祭台

在老吴叽里呱啦的大叫中,我们忽然感觉到屁股撞击在地面上的感觉,真疼啊。我感觉整个人都要被摔散架了,这都什么机关啊,动不动就摔人,这设计也太不人性化了,我心里胡思乱想着。老吴在我不远的地方,看样子也摔的不轻。

  “这都什么机关啊,净是向下摔,就不能设计个平行摔的。”老吴抱怨道。

  “我说老吴,你有点常识好不好,平行能摔的下去吗?”我对着老吴说。

  我们好像是掉进了一个房间,和之前的房间类似,不过唯一不一样的是,在原本是石碑的地方,现在是一口棺材。当我抬头看到房间顶部的时候,我再次被震惊了。我拉了拉老吴的衣服,老吴正在揉着屁股,看我拉他,就疑惑的问道,

  “干嘛?“

  “老吴,你看头顶。”

  “我靠,那不是刚才那个裂开的洞吗?”

  老吴和我一样,已经完全被震惊了。在我们的头顶清晰的可以看到那里就是我们刚才站的那个裂开的洞,里面的情形我们可以看得清清楚楚。我不知道该怎么理解刚才我们是怎么到的这里,老吴恐怕也无法理解这一切,但是事实是我们确实到了这里,并且就站在这里。

  我和老吴对视了一眼,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也不知道该怎么说,最后还是老吴先开了口。

  “我说,哥们,这他奇怪了,你看着棺材是正面朝上摆在这里的,咱们……”老吴咽了口唾沫,“咱们不会是从上面浮下来的吧。”老吴刚说完好像发现了自己的话不妥当,“掉下来的吧。”

  我不知道怎么回答和确定老吴的问题,但是我知道我们俩确确实实是从上面那个地方就忽然到了这里,这完全无法用我知道的任何知识解释,甚至是违背了我所知道万有引力定律。这不可能啊,这完全不可能,我脑子里已经完全乱了。

  老吴到底是比我阅历要深一些,经过了刚才的慌乱,很快就镇定了下来。他慢慢的走向那口棺材,想看看到底有什么玄妙。我看老吴过去,也跟着走了过去。这个房间除了顶部,其他部分都和刚才的房间基本一样,一点缝隙都没有。那口棺材就在房间的中间,下面是一个小平台,不算高,在平台前面是一个小小的烛台,烛台已经没有任何蜡烛的痕迹了。

  老吴停了下来,向我摆了摆手,意思是让我过去。我马上走了过去,顺着老吴手指的方向,那里是一个很奇怪的小平台,其实与其说是平台,倒不如说是一个半米见方的石头台子。上面有一些痕迹,但是看不很清晰。当我们走进的时候发现,上面有一层厚厚的灰尘。老吴用手将灰尘擦去,我们才发现那上面横七竖八的刻着很多线条。

  老吴擦完仔细看了一眼,“这不是一个围棋的棋盘吗?”

  我一听,赶紧凑过去看。确实是一个围棋棋盘,并且刻画的很仔细,在交叉点都有一个个的小点,应该是落子点。在这样一个房间里,怎么会有这么一个棋盘呢,也是奇了怪了。老吴一看是个棋盘也就没在意,随手从旁边的一个石刻的盒子里拿出一枚已经变了颜色的棋子放在棋盘的落子点上,“将军!”

  “老吴,你他娘的懂不懂围棋,围棋哪有将军的。”我有些嘲笑的对老吴说。

  老吴正想分辨,忽然听到房间里传来卡卡卡的声音。这声音太熟悉了,是机关。我和老吴马上背靠背的站在一起,等待着什么事情的发生。

  几声卡卡卡的声音后,房间周围不断传来咚咚的声音,好像在敲鼓,但是明显不是,因为我和老吴看到周围的墙壁在慢慢的裂开,并且是四面都在裂开。

  “老吴,你他娘的好好的动什么棋盘,肯定是棺材里那位看你动了人家的东西不高兴了。”我对老吴说。

  老吴很不以为然,“这也太小家子气了吧,不久动了他一个棋子吗?”

  我俩虽然话里轻松,但是心里都在打鼓,在这种情况下,我们俩什么都做不了,只能等着发生什么,然后再说。

  周围的墙壁已经几乎全部裂开,从墙壁裂开的空隙中我看到外面好像是虚无的空间一样,如果要我形容,就好像电视里在宇宙中宇航员看太空一样,但是唯一不同的是,没有星星。墙壁裂开的速度越来越开,不到五分钟,周围的墙壁已经完全消失,房顶的景象也在慢慢的变化,那个裂开的洞也开始变的模糊,逐渐的和四周的环境融合在了一起,无法分辨那里是原来的洞顶和洞壁。

  终于,一切都归于了平静,不再有声响,也不再有任何的动静。我和老吴慢慢的松开了紧握的手,小心翼翼的看着周围。房间的四面墙和房顶已经完全变的虚无,地面依然存在,没有任何变化。棺材还好好的放在那里,没有任何动静。我和老吴站在那个石头平台旁边,再也不敢有任何一点动作。

  “老吴,你说这是怎么回事?”我问老吴

  “我他娘的也不知道啊。”老吴眼睛四处扫视着对我说。

  就在这时,老吴拉了我衣服一下,我赶紧回过头去看他,他指了指刚才的棋盘。不是吧,我心里马上冒出了这么一句话,棋盘上已经发生了变化,准确的说上面的棋盘已经变成了一个图形,不过很奇怪,上面有线条,也有点横竖叉,但是我完全不能理解是什么意思。我看了一眼老吴,明显他也是一头雾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这太奇怪了,刚才我们两个一直守在这里,没有任何的动作,即使是棋盘发生变化,也不可能一下子就变成这样啊。再说了,这也不是文字,也没个解释或者示例,简直太匪夷所思了。我和老吴一时无法理解发生的一切,也无法解释这一切,这到底是他妈怎么回事啊。老吴显然也被发生的一切给弄蒙了,整个人都傻愣愣的站在那里。

  就在我们两个不知所措的时候,忽然又一阵声响换来,一瞬间,房间周围的景象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我和老吴看着这个变化,全都吓得坐在了地上,这简直太让人无法理解了,不要说走出去,就算是能活着都算是幸运了。我不知道该怎么表述我看到的景象,只能用震撼来表达,因为在那里,我们看到了一大片的棺材,并且这些棺材都整整齐齐的摆放在和我们所在的地方一样的平台上,数量之多,让我和老吴倒吸了一口凉气。

第十四章 悬棺阵

我和老吴已经被眼前的景象震惊了,那一排排和我所处位置一样的棺材阵简直可以把人吓死。我不知道怎么形容我看到的这一切,很像是有无数面镜子在你身边,但是那景象却不是镜子,我敢肯定那是真实的,是确实存在的,因为那些棺材上花纹是不同的,但是颜色都是大红色。

  老吴在我旁边,和我差不多,全身都在颤抖。我们两个站在那里,不知道该怎么办,很迷茫,完全失去了方向感,也完全没有了一丝希望。

  “兄弟,看样子咱们是走不出去了。”老吴哀伤的拍了我一下肩膀,显然他有些绝望了。

  我回头看了一眼老吴,伸出了手,“老吴,你放心走吧。”

  老吴一把打开我伸出去的手,“你小子就不能认真点,都这会儿了,开什么玩笑。”

  “老吴,你别急啊,我觉得这个棺材阵不见得就是绝路。”我心里看出了一些破绽,自然有了信心。

  老吴一听可能有办法走出这破地方,马上来了精神,赶紧凑过来,“兄弟,你意思咱不用死在这里?”

  老吴不敢相信这话,毕竟这里现在不要说路,就是周围什么情况都看不清楚,怎么可能走的出去。我看老吴半信半疑的样子,就解释了我的想法。

  在我们俩所处的地方是一个平台,或者从展现出来的景象上看是一个悬浮在空中的祭祀台。但是如果排除迷信的想法,根据物理定律,在地球上这基本是不可能的。那么一个问题就出现了,那就是如果不是凭空悬浮在空中,那么就一定会有支撑点。如果我以上的假设成立的话,这么多的平台都有支撑点,这里就会形成一个支撑点形成的密林。

  我们所处的地方是山区,又处在川西高原,也就是说这下面可以支撑长久而又坚固的就只可能是石头。根据上面的假设,这片密林就可以理解为石头林,类似于广西卡斯特地貌形成的石林景观。那么,我们俩只需要顺着平台下方的石头下到底部,就自然可以沿着石林走出去。最坏的情况走到尽头没有路,我们俩在沿着石头爬上平台,也自然可以达到边界,从而离开。

  老吴听完就马上有些泄气,“你这都是假设啊,我还以为你发现了什么。况且你并没有证据证明这些假设是正确的啊。”

  我看老吴的样子,就指了指平台的边缘,“咱们去看一看不就知道了。”

  老吴想了一下,也只有这个办法了。为了防止万一,老吴用绳子摔在棺材前的那个平台上,然后另一头拴在腰上。我和老吴就慢慢的靠近平台边缘,希望可以有所发现。

  当我俩靠近到平台边缘的时候,我发现边缘下方确实是一个深不见底的洞,或者说是空间。老吴也很高兴,因为如果这一切假设成立,那么走出去只是时间问题。老吴想试一下到底有多深,然后再想办法下去,于是去旁边地上捡了一块小石子,向下面的空间扔去。

  就在老吴扔出去的一瞬间,我们两个都低头向下看,希望可以大概估计深度,但是我们俩却听到了“啪”的一声,石子没有掉下去,而是浮在了和平台平行的空气中。我的思想再次被颠覆了,难道这一切都是真的可以悬浮的?难道我的假设是错误的?但是这不可能啊。

  老吴也同样一脸的迷茫,不知道该怎么办,我努力想解释,但是我同样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我忽然想到了可能的原因,就马上让老吴拉住我腰间的绳子,向那个悬浮着石子的空间走去。老吴一看急了,

  “你小子想干什么,你疯了。”

  “如果咱俩想出去,就得去验证一下。”

  我没有回头,继续向前走着,一步步靠近那个石子。当我迈出平台边缘的时候,心里一阵颤抖,如果这个空间是虚的,或者不足以承受我的重量,那我就会摔下去,最好的结果也是重伤。

  我小心翼翼的迈出了第一步,但是出乎我的意料,什么都没有发生,我的脚像是站在平地上一样,没有任何的异样感。当我低头看脚下的时候,却是深不见底的空间,好像走在了玻璃栈道上。我回头看了一眼老吴,他正死死的拉住绳子,生怕出现任何的问题。

  我像是走在冰面上一样,慢慢的靠近那个石子,当我走过石子的时候,我看到石子也是落在了这个奇怪的地方。我蹲下身子,用手敲了敲地面,发出了“啪啪”的声音,但是当我伸手去触摸地面,想确认是什么的时候,忽然我的手穿过了地面,我完全看不到我的手的存在,但是我可以感觉到我的手,我迅速的抽回了手。

  这一切给了我太大的震撼,我无法用我已知的任何理论和知识来理解这是什么,为什么会这样。老吴见我愣愣的站在那里,以为出了什么事情,就大声的喊起来,要我小心。接连老吴喊了好几声,我才醒悟过来。我向老吴挥了挥手,意思是没什么事情。我已经了解了这里的情况,就又慢慢的沿原路返回。

  当我走过边缘的时候,老吴拉了我一把,我感觉到自己的心一下子落了下来。老吴急切的想知道是怎么回事,我就简单跟他说了刚才发生的情况,老吴听了更加不可思议,但是马上他就想到了怎么离开。老吴的想法很简单,既然走下面的计划不可行,而上面可以走,那就走上面,大不了小心点,不去招惹那该死的地面就是了。

  老吴和我商量,还是要用绳子来固定,以防万一,但是绳子不够,并且即使是够,我们不能回收,也不可能一直带着。最后还是老吴想了一个主意,他用绳子把我们两个拴在一起,如果其中一个人出现了问题,另一个人就可以解救。商量已定,我和老吴马上收拾之前不多的东西,开始出发。

  我和老吴小心翼翼的沿着平台间的空隙前行,两个人心里都很害怕,所以就更加的紧张。一个、两个、三个,当我们穿过第四个平台的时候,老吴忽然很兴奋的指着前面说,

  “快看,那里有光,肯定是出口。”老吴很肯定,但是我不太确定,毕竟已经走过一次错路了,“咱们还是小心点吧,万一再出现问题,咱俩可就小命不保了。”

  老吴还想争辩,忽然前面传来了一阵嘻嘻索索开门的声音,老吴和我都吓了一跳,当我们看向那个发出声音的洞口的时候,忽然看到从那个洞里,走出一个人。

第十五章 人

我和老吴吓了一跳,不知道那人是谁,为什么在那里,但是我和老吴心里都明白,这里本来不可能,也不应该有人的,怎么会出现一个人呢?这还真是见了鬼了,不过这个地方处处散发着邪气,出现一个人也不算太过于奇怪。

  “我说老吴,你看那是不是个人?”我问老吴

  老吴没有看我,而是死死地盯着那个人,“那还用说,肯定是一个人。”听的出来,老吴比我还紧张。这一路走来,我发现其实老吴属于那种天不怕地不怕就怕出现摸不着威胁的人。

  “这个鬼地方还有人住?”我自言自语说道

  “我也在奇怪,这他妈是什么地方啊,怎么什么鬼东西都有。”老吴咒骂了一句

  那人好像并没有发现我们,只是从洞里面出来,然后静静的往外面走,好像要走向悬棺阵里面一样。我和老吴都有些紧张,我们两个就在悬棺阵上面,万一被发现可就玩儿完了。如果对方只是个普通人,还好,大不了打个招呼,想来也不至于怎么样我们俩;如果是鬼那就比较麻烦了,我们两个都没有经验,也不知道该怎么对付。不过,我看了看那人的样子,应该不是鬼,更像一个活生生的人,因为看走路姿势和行为举止,和活人没有太大的区别。

  就在我俩大气不敢出一口,就那么静静的等着那人后续动作的时候,忽然一个声音传来,是屁声。我脑子里马上自我检索,我没放屁啊,我靠,是老吴,我扭头看了一眼老吴,老吴的眼神里充满了歉意,那意思好像他很委屈的样子。“中午牦牛肉吃多了,没消化。”

  我没有理会老吴,心里暗自骂老吴嘴馋。就在我脑子转动的瞬间,眼睛忽然看到那个人转过头向我们俩所在的位置看了过来。我心想,不好,被发现了。我扭头看了一眼老吴,果然他也是这个念头,俩人目光接触的一瞬间,我忽然发现了老吴眼神中的异样神色,那个眼神很难形容,不过,我可以看出那眼神里带着慌张,但绝对不是做错事情后的慌张。

  虽然我看出了老吴眼神中的异样,但是在这种情况下,我没有多想,就想赶紧离开这个地方,以防万一对方来个突然袭击。就在我准备快速离开的时候,忽然老吴一把拉住了我。

  “别动!”老吴的声音有些冷,并且有些不可抗住的威压,“你别动,跟着我走,一会儿你就会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了。”

  我有些蒙了,虽然刚才我看到了老吴的眼神,但是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完全搞不清楚,不过如果老吴不值得信任了,那么我就更得赶紧离开了,不然就真的没有办法脱身了。老吴好像看出了我的想法,就在我准备逃离的一瞬间,老吴的手死死的扣住了我的脖子。

  “我不想也不会伤害你,同时我也不能伤害你,请你耐心一下,我保证等一会儿一切你都会弄明白的。”老吴的话语中明显带着恳求,但这令我更加的迷惑了。

  我心里飞速的在思考着一切可能性,如果老吴是敌人,那他为什么要把我弄到这里来,不过这种可能性比较大,因为我之前并不认识他,从搭车到现在好像只有他在说,并没有印证什么;如果说老吴是朋友,那么我根本不认识他,他怎么可能是我的朋友。这个时候,我感觉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孤独,一种无法言明的内心的孤独。

  我自认不是一个软弱的人,也不是一个容易屈服的人,所以从骨子里讲,我不愿意承认自己的失败和无助。但是在这里,在这一刻,我深深地感觉到了无助,我不知道应该怎么来解释这种无助于孤独,但这种无助与孤独让我开始焦躁不然,无法思考。这个时候如果有一个亲人在身边就好了,起码我可以走过去询问到底发生了什么。至于老吴,我现在已经完全无法相信,也无法信任了。

  就在我内心开始惶恐不安的时候,那个人向我们这里走了过来。那人脚步很轻,好像脚没有接触地面一样,但是我分明看到那人走了过来,一步步都那么清晰。当那人走到我面前的时候,看了我一眼,并没有理会,而是走向了老吴。

  那人跟老吴轻声交谈了几句,不过声音很小,我并没有听清楚他们在说什么,但是显然他们不希望我听到他们所说的话。就在我努力想听到他们在说什么的时候,老吴忽然声音大起来,但是他所说的话我一句也没听懂,我完全不知道那是什么语言,是我所接触到的所有知识里都不曾出现的语言,这种语言很优美,但我却完全听不懂。

  一分钟后,他们的交谈结束了,老吴没有多说,把我拉起来,跟着那人开始向洞门走去。老吴开始和我说话了,不过看样子他也很戒备前面的那个人。

  “不是我故意要瞒你,这是长老的意思。”老吴忽然冒出了这么一句,让我很意外,也完全弄不清楚他的意思

  “长老?”我疑问道,“什么长老?丐帮?"

  “你不知道长老?”老吴有些吃惊,“那你也不知道组织了?”

  我摇了摇头,什么长老,什么组织,我完全搞不清楚什么跟什么。

  “奇怪,长老们从来不会让一个完全不知道任何情况的陌生人带到这里来啊。”老吴自言自语的说道。

  “我说老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什么长老,什么组织,到底是怎么回事?”虽然我知道老吴多半不会说,但是还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态问道。果然,老吴什么也没说,就一直走着。

  老吴带着我一直往里走,也不知道走了多远,但是老吴始终没有在说话,任凭我怎么问,都没有任何的话语。当我们走进洞口的时候,前面的那个人如同变魔术一般让周围亮了起来,无数的火把照亮了四周。我惊奇于这一切,但是又不想被看出无知,就没有开口说话。洞不长,和先前的洞差不多,但是明显要短很多,五分钟后我们走到了洞的尽头。

  当我走出洞口的时候,我完全被震惊了。展现在我面前的景象让我一辈子的都无法忘记,那么的壮观,那么的雄伟。在我面前的是一个巨大的山洞,或者可以说是一个巨大的洞厅,在洞厅中一座宏伟的建筑物矗立在那里,那建筑物只能用金碧辉煌才能形容,古朴典雅而不失华贵,那种感觉比进入紫禁城更让人震撼。就在我陶醉于这一切的时候,忽然老吴在背后拍了拍我。

  “到了,这就是目的地。”

青铜日记》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花朵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花朵文学)或者(huaduowenxue),关注后回复 青铜日记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隐婚挚爱:前夫请克制 隐婚挚爱:前夫请克制 全文免费

    原标题:隐婚挚爱:前夫请克制隐婚挚爱:前夫请克制全文免费小说名称:隐婚挚爱:前夫请克制目录预览:第1章绯闻男主是自己老公第2章阮小河?第3章陪我相机和艳照第4章老婆说什么就是什么第1章绯闻男主是自己老公阮小溪抓着相机,拎着早饭狼狈地出现在面前这栋豪宅前的时候,不禁惊呆了!她退到路口,认真地看了下路标上标识的门牌号,再三确认过自己没有走错地方,更是惊呆了!半个小时前,她上班迟到,刚顶着大家异样的目光走到自己座位前,主编的门就打开了,“阮小溪,你进来一下。”她灰溜溜钻进办公室等着挨训的时候,主编只甩

  • 霸占新妻:总裁大人太用力 霸占新妻:总裁大人太用力 全文免费

    原标题:霸占新妻:总裁大人太用力霸占新妻:总裁大人太用力全文免费书名:霸占新妻:总裁大人太用力目录预览:第1章进错了地方第2章她是谁第3章你叫顾温暖第4章我当玩了个牛郎第1章进错了地方晚上七点,顾温暖孤身一人,走在去酒店的路上。“如果你今年内再怀不上靳家的孩子,年底就只能净身出户,看看你,结婚那么久,肚子一点动静都没有,养只母鸡还能下蛋,而你又为靳家做了些什么?”她的耳边,不断的回放婆婆傅美珍嫌弃的话语。只是,谁能理解她的苦,丈夫新婚当晚,连着灯都不愿开,只是冷漠的留下一句,“我无法生育,你自己

  • 花开瑾年中 花开瑾年中 全文免费

    原标题:花开瑾年中花开瑾年中全文免费小说书名:花开瑾年中目录预览:第一章第二章第三章第四章第一章朝阳升起,天空沐浴在一片朝霞中。古老的H市在朝霞的映衬下,散发着它另类的风姿。妖娆缭乱的绚烂朝阳,光影重重,柔媚了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喧闹的街道人潮拥挤,车辆川流不息,城市的繁华和妩媚在这一刻被尽显无疑。硕大的玻璃幕墙反射着早晨的光线,刺得刚下公交的薛芊芊睁不开眼。薛芊芊走过一条马路,公交站对面就是她上班的地方,严宇服装设计公司设计部。不同于商业区的喧嚣,H市的开发区显得颇为冷清,大多数公司和厂房因为

  • 重生之女医天下 重生之女医天下 全文免费

    原标题:重生之女医天下重生之女医天下全文免费小说名字:重生之女医天下目录预览:第一章毁灭重生第二章今世定不负他第三章狩猎惊魂第四章请你高抬贵手第一章毁灭重生太和殿内,香炉鼎上,几缕香烟袅袅升起。轩辕楚睿龙袍加身,俾睨天下,文武百官齐呼:“吾皇万岁万万岁。”洪亮的钟鼓声盖过了朝拜之音,轩辕楚睿眸光忽闪,一抹阴狠转瞬即逝。清冷的寒素宫内,场面不堪入目,一群面带猥琐侍卫玩味的说道:“昔日里楚大小姐从不正眼瞧我们这些下人,今日竟如此狼狈。”他们肮脏粗糙的大手,在楚芸的锦绣罗缎上不断的撕扯着。楚芸的思绪乱

  • 美人宫心计 美人宫心计 全文免费

    原标题:美人宫心计美人宫心计全文免费小说名:美人宫心计目录预览:第1章:冤罪第2章:余孽第3章:血债第4章:入宫第1章:冤罪疯狂的大雪极速下落,冰雪纵横交错,冷冽的寒风冲刷着床边佝偻般的松枝,发出唰唰唰的声音,令人倍感阴森。景帝十年,秦丞相犯上作乱,贪污严重,相府一族遭受灭顶之灾,相府活命的唯有两条血脉,一是即将入宫为妃的秦欣弱,二是失了踪的秦欣言。“放我出去,阿冕你快放我出去.......”秦欣言近似发狂地拍打着柴房的朱红色大门,折断了的指甲淤血浸湿衣袖,在门上留下几道长长的血痕。“阿冕,你个

  • 特工王妃:王爷魔掌难逃出 特工王妃:王爷魔掌难逃出 全文免费

    原标题:特工王妃:王爷魔掌难逃出特工王妃:王爷魔掌难逃出全文免费小说书名:特工王妃:王爷魔掌难逃出目录预览:第一章死变态,老娘迫不及待了第二章另类的情趣第三章老娘占了便宜了第四章奈何桥边的曼陀沙华第一章死变态,老娘迫不及待了“唔……”女子睁开眼睛,揉了揉眼睛,随即立刻坐了起来,脑子里瞬间一片眩晕。周围都是古色古香的装饰,房内的熏香甚是浓烈,不等丁泠反应过来,门突然吱嘎一声被人打开,紧接着就是一股比熏香还浓重的酒味扑鼻而来,丁泠的目光反射性的看向门口,只见一个肥头大耳的男人面带一脸猥琐的笑容冲她扑

  • 弃女重生:凤傲天下 弃女重生:凤傲天下 全文免费

    原标题:弃女重生:凤傲天下弃女重生:凤傲天下全文免费小说:弃女重生:凤傲天下目录预览:第一章:若是有来世,与君共华发。第二章:千年楚家第三章:初入禁地第四章:楚墨受罚第一章:若是有来世,与君共华发。黑夜,一轮如钩的血月高悬其空!天涯圣宫,传说中世上最接近月亮的地方,此刻已是修罗炼狱,遍地的尸首,血已成河。苏璨月紧紧抱着怀里的俊朗少年,用袖子擦去他嘴角残留的血迹,却仍留不住他身体里最后一丝生命气息。楚墨死了!那个与她生死相随相伴,世上唯一知她,懂她的的男人死了!苏璨月脑海里的画面定格在利刃洞穿楚墨

  • 风华天下:嫡女为妃 风华天下:嫡女为妃 全文免费

    原标题:风华天下:嫡女为妃风华天下:嫡女为妃全文免费小说名:风华天下:嫡女为妃目录预览:第一章死亡第二章重生第三章诱惑敌人第四章复仇第一章死亡光德四年,冬,夜幕四合,长风落雪。长安街外寥无人迹。只有大户人家门前挂着的大红灯笼随风飘摇,在台阶上映下一团团淡红色的影子。“让我进去!让我进去!娘!”相府后门,穿着单衣的女子被一群大汉拦住,不断挣扎,秀发凌乱,脸颊上似乎还有未干的血迹,几缕头发混着雪水贴在细白的脖颈上。挡在她面前的是六七个膀大腰圆的男人,这是达官显贵的府里惯有的打手,一个个拿着粗木棒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