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小说神皇之皇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2017/11/3 18:10:45 来源:网络 [ ]

小说:神皇之皇

第二章:你可知错?

第二章:你可知错?

  周宇依然冷冷的面对身前的三个错楞的家伙,奇闻网神情自若的不肖为之,在周宇看来,哪怕他穷的只剩一块裤头他也会将它洗的干干净净,但是面前的这三个家伙一身的污垢估计泡个三天三夜的澡都不能洗去那身与生俱来的晦气,许久周宇才从口中吐出一句话:“没有你妈,难道你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畜生不如!”

  “你”高个子少年火起,弟兄被揍,他很没面子,狠狠的忍住了火气,就像是一头即将喷发的火山,给人更加狠历的危险气息;

  只见他一如周宇那般指着周宇的鼻尖怒喝道:“有种你再说一遍?”

  周宇冷哼一声,奇闻网关系到了这个份上也没有什么可说的了,其实他也知道面前的三人对他还是有几分畏惧,不然他们也早早就动手了,之所以拖到现在是因为他们内心的阴影中还是有一点畏惧感;

  周宇捏了捏拳头,眼眸微眯,战斗就是要以势压人,胜算方才更大,冷哼一声,一不做二不休。

  “干你老母!”周宇骂出声来,身子猛的一个前冲,奇闻网双拳捏得紧紧的轰了过去;

  周宇这淬不及防的出手的确令站着的二人有些措手不及,嘭嘭两拳扎实的击在胸膛之上,周宇不待他们反应过来,又是几拳砸过去;

  “还真当我们是纸糊吗?今天不打死你,老子就叫成哥!”高个子少年眼睛赤红的挥舞着拳头迎上去,刚才被打到一拳还真的极疼,胸膛依然隐隐作疼;

  “好!”周宇双眸激起了兴奋之光,手上可没停过,喝道:“今日若不打的你喊娘,老子也不姓周了!”

  “少来张狂!”中个子少年狠声喝道,拳头透过一个空隙扎实的轰在周宇的身体上,奇闻网心中暗爽不已;

  周宇冷不防被砸到几拳,疼到了骨头里,被两人围攻的确很不爽,心里暗暗叫苦,虽然平时训练比较多,但是因为体质很弱,进步很慢,如今和这两人一战,劣势显而易见;

  “虽然身体敏捷可以,但是抗打击能力还极差,原因就是身板瘦弱!”周宇苦恼不已,身子瘦弱是一直困扰他的难题;

  身体基础差,修炼再苦,再勤奋也是效果不佳,这一战便看出来劣端;

  这一刻,周宇开始羡慕那些个身板厚实的战者了,见他们的身体就犹如一座不动的山岳,彪悍如猛虎;

  “砰砰砰”拳拳相交,声势竟有些沉闷,但是场上的三人已经见了真章,就连被打的翻身出去的瘦小少年也恢复了过来,加入到对战的阵营之中,周宇顿时感觉到压力极大;

  对战中,周宇不断闪躲,充分发挥了瘦弱敏捷的优点,有好几拳都被躲了过去,相反的,另外三人却觉得跟前这家伙比半年前更加难缠了;

  “啪”周宇眼疾手快,一拳打在瘦个子少年的心口,直接令其窒息晕死过去;

  另外二人一见周宇下手这么狠,冷不防汗如雨下,一时之间竟然不能将他怎么样,顿感心急如焚;

  “小子,下手还真重!”中个子少年暴喝一声,拳势更猛,周宇接连被打到几拳,连连后退,吃痛不已,其实周宇一直都在防着高个子,这家伙个大力沉,一不小心被他轰上一拳可不得了,所以周宇是宁愿被中个子打几拳也无关紧要,大不了就是疼得很而已;

  “嘭”周宇吃痛,被高个子一拳打翻在地,这一拳来的是够狠;

  翻身而起,一抹嘴角的血丝,周宇不敢做一点停留,右手抓了一把地面的沙石,立身就冲了上去;

  “MD!这次不打死你才怪!”高个子少年成哥见一拳落实,心里高兴不已;

  “那也未必!”周宇撒手一挥,沙土顿时扑面而去,高个子成哥慌忙遮面,但是为时已晚,沙土进了眼睛,一时间眼泪哗哗的猛淌,已是暗无天日,周宇自然不会错过这样的好机会,甩开中个子的纠缠,一拳直捣心窝,这一拳用了全力,整个身子的力量都压了上去,就看高个子成哥被轰出一米远之后痛苦的晕死过去;

  放倒了一个主心骨,周宇满眼不肖的逼视着攻击过来的中个子,也不打算动手了,就这样站在那里冷喝道:“你想找死吗?”

  “你”中个子少年惊悚当场,吓得猛的收回拳头不敢出手,就连大哥都被打得晕死过去,他还真的没那等本事和他火拼,打又打不过,逃又不能逃,这叫他两边为难;

  “识相的就给我滚远点,老子不想见到你!”周宇逼视着他,一抹嘴角的血丝,狰狞的眼神令那王二浑身不由一颤;

  就看到周宇缓身从地面拿起一个拳头大的鹅卵石,冷厉的来到晕死过去的高个子成哥的身边,回头一看愣在当场的中个子,阴冷的道:“既然你们要对我下杀手,那么我也是被逼无奈,也只能废了你们!”

  中个子少年眼睛瞪得大大的看到周宇抡起那鹅卵石猛地敲击在成哥的膝盖骨节处,只闻咔吧一声,骨骼断裂开来,成哥就如杀猪一般的惨叫一声惊醒过来,一看到满眼血丝的周宇,不禁打了个冷颤;

  “你想干嘛?”

  周宇残冷的一笑:“想干嘛?”

  鹅卵石再次砸下,早就疼的冷汗淋漓的成哥绝望了,膝盖骨传来剧烈的疼痛令他再次哀叫不已,抱着断腿翻滚着,眼中哪里还有刚才的半点狠色,不断哀求道:“求求你别杀我,别杀我!”

  “你叫成哥吧?”周宇手中拿着鹅卵石,残酷的笑一笑,抹去嘴角的血液:“今日我便毁了你一世前程!”

  “不要”高个子成哥见到周宇的动作,顿时惊呼出声;

  说时,偌大的鹅卵石被周宇猛地一甩,鹅卵石砸到成哥的脸上,顿时血肉模糊,惨叫连天;

  “老子叫你嚣张,看你小弟还跟你吧?”周宇故意冷喝出声,听得一旁的中个子王二冷汗连连,见到高个子的腿被废了,它也彻底解脱了,以前在他的淫威之下,他不得不唯命是从,但是现在不一样了,腿被废,毫无疑问会饿死在天坑镇,所以它毫无顾忌的就跑;

  此时不跑,更待何时!

  周宇看到中个子少年逃走,直到身影消失他提着的心也放了下来,刚才打架消耗的体力是巨大的,他也是勉强支撑着自己不要倒下,要是这中个子王二再坚持一段时间,周宇估计自己肯定会累倒在地,如今那中个子少年一走,紧绷的神经立马放松下来,虚弱的身板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气喘嘘嘘;

  抬头一看在不远处晕死过去的瘦个子少年,周宇抄起一个鹅卵石就走了过去;

  高个子成哥一见情况不对,大喝一声:“小三,快起来!”

  “叫了也没用!”周宇已经抡起偌大的鹅卵石砸了下去,紧随而来一声骨骼碎裂的声音传入耳朵,那小三杀猪一般惨叫着跳了起来,但是腿被废,一个站立不稳摔倒在地,不免抱着自己的腿大叫起来;

  “你可知错?”周宇居高临下,手中的鹅卵石流着血迹,一脸的残酷;

第三章:生不带来死不带去!

第三章:生不带来死不带去!

  “啊”小三疼的眼泪哗哗的流,那里还听得清楚周宇在说什么,但是他知道相知他于死地的是面前的这个杀神,所以嘴角颤抖的哀求道:“求求你,别杀我,求求你手下留情”

  “求我?”周宇逼视着瘦小少年,再看了一眼高个子成哥,沉声道:“早知如此何必当初,我也不想假慈悲,就你们现在这个摸样,你们后面的日子也不好过,无需我动手,残酷的社会会夺了你们的命!”

  丢下鹅卵石,周宇总算缓过劲来,抬起脚步连头也未回的消失在两人的视线之内,成哥和瘦小的小三面面相视,一脸的苦涩;

  就在周宇走了不久,那个逃走的中个子少年又鬼鬼祟祟的跑了回来,这令成哥的小三心里一阵安慰,刚才还以为这个家伙忘恩负义,再也不鸟他们两个残废了,现在看来还是有那么一点同情心;

  “成哥,小三!”中个子少年王二关切的来到二人跟前,看看他们的伤势:“你们伤的不要紧吧?”

  成哥苦着脸道:“暂时还死不了,只是腿被废了,估计要很久才能恢复过来,以后就劳烦兄弟你照顾我们俩饿了!”

  “是啊,王二!”瘦子小三面露惨痛之色,早知今日,他绝对不会威逼那个小子,现在想来真是自作孽。

  “嘿嘿”中个子王二冷冷一笑,一股阴险的玩味笑容出现在脸上,浅笑道:“别怨兄弟我,社会很残酷,想要我养你们,那是不可能!”

  “王二,你这是怎么了?”成哥一改刚才的痛心,心一下子凉到了极点,若是王二不帮忙,他和小三绝对会被饿死;

  就连一旁的瘦子小三也脸色煞白的逼视着自己的兄弟,他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成哥,”中个子王二阴险的一笑,在看看一脸怒意的小三,道:“别怪我,怪只怪你们被人废了,你不是不知道,这鬼地方钻吃的可不容易!”

  “王二,看不出来你还这般狠辣!”成哥厉喝出声,恨恨的道;

  王二嘿嘿冷笑,看着两个废人冷笑道:“这不是跟你学的吗?没有你成哥的亲身立教,我王二怎么会做出这般过河拆桥的事来,哈哈”

  “叛徒受死!”瘦子小三愤慨的爬将起来,操起一个鹅卵石就欲扑上去;

  “废物一个也想翻身,找死的应该是你才是!”王二起身一脚踹了过去,直接令瘦子小三滚处老远,几声凄惨的嚎叫之后抱着断腿哭号起来,冷汗豆大的渗出;

  “好好好”成哥连说三声好,声音冷的令周围的空气都瞬间降温,一双恶毒的眼睛能滴出血来;

  中个子王二不肖的瞥了他一眼,冷声道:“你们死了,地窖里的食物就全是老子的了,你们都去死吧!”

  话声刚落,王二抡起鹅卵石就砸了下去,受伤严重的成哥那里是完好无损的王二的对手,惨叫几声,便一命呜呼;

  “王王二,你你可真狠!”瘦子小三嘴角打颤,浑身一点力气都没有,全然就是一个即将受死的囚徒,但是他怨念冲天,若是死在其他人的手里,他也无怨,但是若是死在自己朝夕相处的兄弟手里,他依然没了结拜兄弟之时的那股豪气,而此刻,心灰意冷;

  “嘭”鹅卵石当头砸下,血光四溅,中个子王二仰天嘶吼一声,悲天伶人的大叫,杀他们也是不得已而为之,就他们现在这个状态,活着也是作孽,还平添消耗一些食物,不如死了好,也好可以成全他;

  “死吧,哈哈”王二跪在地上仰头大叫,以泄心头郁闷;

  突然,身后一阵冷风袭来,王二猛地一惊,但是为时已晚,只觉得一个硬物猛地敲击在头颅之上,顿时眼前一片恍惚,就感觉天昏地暗一般袭上心头;

  待仰躺在地之时,就见周宇一脸不肖的冷眼盯着他,一时间心里咯噔一声;

  “你活着也是作孽,连自己的二兄弟也下得了手,你也枉为做人,那边死吧!”周宇冷眼视之,刚才他压根就没走远,而王二的所作所为他都看在眼里,若王二将他们救回去,那么他绝对不会下狠手将他们都杀了,但是就刚才的一幕,他毅然决定,这王二一定不能留他,这种心狠手辣之辈说不好什么时候就会对自己动手;

  防人之心不可无,与其防范来的麻烦,还不如现在就解决了他;

  “不要”王二进行着最后的挣扎,但是刚才头部受到的打击太大,神情至今都还处于恍惚当中,周宇当然不可能给他清醒的机会,鹅卵石当头砸下,血光四溅而起,王二闷哼几声便死于非命;

  周宇站起身,完全看不出来杀人后的恐惧,看着三具尸体,心里却镇定无比,只是杀人本非好事,内心还是有点排斥;

  眉头皱了皱,遥看擎天的巍峨山脉,天穹黑压压的降下黑云,狂风呼啸而起,天边一道闪电凭空炸响,周宇眼皮不禁一跳,没来由的心里发慌;

  “要下雨了!”

  哗啦啦暴雨倾盘而下,狂风大作,措不及防之下周宇被淋了个落汤鸡,在风雨摇晃中站稳了脚,在一个避雨的山岩之下,周宇看着远处河边的三具尸骸,心中百感交集,就在刚才他们还生龙活虎的要和自己干架,转眼便物是人非;

  三条人命就与如三根不起眼的枯草,一不小心便夭折在这片惨无人道的荒野之中,大陆之上,穷人家的人命不值钱,就说在小镇之上,每天都有人被更强者击杀,这种事情已经司空见惯,所以周宇也不觉得有什么惊心动魄;

  “别怨我,这个社会就是如此残酷,怪只怪你们没有那个实力在竞争中活下来!”看着三具冰冷的尸体,周宇冷静的眸子精光闪烁,遥望天际黑压压的乌云,心里却沉甸甸的;

  在这片弱肉强食的大陆之上,想要生存,就必须有生计的能力,从商或习武,显然他两个方面都不具备;

  跟前山崖上流下的雨帘噼噼啪啪的声音传入耳朵,周宇心里却想着小妹此刻是否也躲在遮蔽处,会不会淋到雨,流浪这几年来,自从收留了小妹之后,周宇感觉内心充实了很多,至少不再孤独一人;

  就在周宇寻思之时,几声霹雳闪电轰鸣爆响,震得大地都为之摇晃起来,偶尔可闻远处魔兽惊惶的嚎叫声,闪电的光亮照的远处巍峨的山脉一片银白色;

  但是说来奇怪,雷声过后,倾盘大雨愕然止住,乌云渐渐漂移,天空露出灿烂的霞光,雨后的彩虹当空而挂,大地沐浴在一片霞光之中;

  周宇苦笑,原本还以为要避很久的雨,没想到不过是一阵暴雨而已,但是这怪异的暴雨来得快去得也快,周宇看了眼晴空,端是诡异;

  来到小河之畔的三具冰冷的尸体前,周宇皱起了眉头,处理三具尸体的活可不容易,挖坑显然不合适,因为他根本就没有挖坑的饿工具,转身看了看身后的树丛,嘴角微微翘起,而后在河畔的小树林中找到一些古木,在小河边搭建了了艘木船,而后将三具尸体放上去;

  忙了好一会儿周宇才喘了口气,看着漂浮在古木之上的三具尸体,平静的道:“生不带来死不带去,希望你们下辈子能够借清水之运投个好胎,别怨我,这也是一种解脱!!”

第四章:没落的时候

第四章:没落的时候

  今天是校场训练的时间,这个时候该听那几位教官的传授战法了!”

  毫不犹豫,周宇毅然转身,根本就没有在乎刚才还送了三具冰凉的尸体归西,在这个弱肉强食的社会,他知道,你想要生存的话就必须够学会残忍,否则死的就是你;

  在天坑镇的西边,一个足有百米见宽的校场之上此刻正热火朝天,百来十个十岁到十六岁之间的少年站成了三个方队,整齐的扎着马步,其中有几个岁数最小的少年已经双脚颤抖的厉害,但是依然认真的听着队伍前面一位彪悍的中年人在说话;

  孩子们双眸之中满是钦佩和燥热的光芒;

  “扎马步,乃是战士的基本功,练好马步将来平步青云也不在话下,如果连扎马步这点苦都吃不消,那根本就不可能成为一位光荣的战士,那么你一辈子都将是个平民,永远被别人踩在脚下!”彪悍的中年人嗓子洪亮,而且每一个声音都刺入面前的这些少年的心中,他说的的确不假,在崇尚武力的大陆,弱者只配成为强者手下的奴役,永远都难以抬起头颅;

  他便是这个天坑镇的防卫队的队长,叫葛洛,负责小镇的安全和治安,如有魔兽来袭,他便会第一个冲上前去,不过也时常亲自教导这些上进的孩子;

  孩子们漆黑的眼眸认真的看着这位身板彪悍的队长,眼眸之中憧憬之色浓郁的几欲亮堂起来;

  队长葛洛那坚毅的目光扫向这群孩子,经过几天的观察,其中有几个孩子的天赋还不错,为了鼓舞士气,身边的两名年轻的战士早早就准备了一方巨石,这会儿抬到了校场之上,顿时吸引了孩子们的目光;

  巨石足有千斤之重,半人之高,队长葛洛来到巨石旁边,朝着跟前的百多名少年喝道:“你们看清楚了!”

  “是~!”孩子们一个个眼光火热的看去。阅读qi-wen.com

  “哼…….”周身金色的战气外放,队长葛洛毫无花销的一拳直接击向巨石,拳如风,只闻砰然一声炸响,千斤重的巨石便碎裂开十来块,石硝顿起;

  拳头自灰尘石硝中出现,完好如初,给人的感觉,那拳头就像是一铁臂铜拳,单单这拳头就给人一种厚重的感觉。

  “好厉害!”一群孩子燥热的心然彭动。

  “好好啊….”其中一个胖小子一脸窘相的盯着,一把抹去嘴角的口水,在他的面前就好比摆了满堂果脯,兴奋的双眼冒光;

  葛洛回头看向孩子们震惊的目光,清亮的嗓子,声音传到每一个少年的耳中:“无需惊讶,再强的强者也都是一步一个脚印走出来的,只有扎扎实实的训练才会换来超强的实力!”

  “想要成为一名伟大的战者,从小就要开始刻苦的锻炼!”队长葛洛话锋一转,大声喝道:“都明白吗?”

  “明白!”一群孩子兴奋的回应道;

  但是有一个声音却是从队长葛洛的身后传来,这个意外顿时引起了大家的关注,就连队长葛洛也疑惑的看向身后的草丛;

  躲在草丛之中的就是周宇,藏身之地一下子被他们发现,飞快的逃离现场,消失在草丛之后的密林之中,他知道自己的身份,一个流浪小子是没有资格学习战法的,一旦被他们逮住,也许就不是皮肉之苦的问题了,严重的话丢掉性命都有可能;

  “哈哈,原来是那个小乞丐,竟然敢偷看我们锻炼!”校场之上有不少人都认得那乞丐少年,不由哈哈嘲讽起来;

  “我靠,乞丐也想练武?”其中一名胖胖的少年大声的笑道:“这和蚂蚁绊倒象有什么区别?哈哈哈……”

  “不自量力,哈哈…”不少少年都笑出了声,嘲笑之中带着不肖。

  “哼…”队长葛冷哼一声,顿时令场面安静下来,冷喝道:“战者没有出生贵贱之分,贵贱在于你的实力强弱,尊严也需要强大实力做奠基,不要瞧不起任何一人,你们刚才笑出声的几个小家伙,惩罚你们扎马步再加一组!”

  “呃…”几名刚才还极为嚣张的少年顿时苦着脸,一脸的委屈,但是没有一个人敢违反队长的意思;

  而逃窜中的消瘦少年则将那些嘲笑自己的言语都记在了心里,眼中坚毅的眸力一闪而逝;

  “我会记住的,那些个讽刺过我的人,将来我会比你们都强,然后将你们都踩在脚下!”少年周宇恨声道,只是奈何他的处境实在太低微,根本就没有机会学习战者的修炼功法。

  “恩,我该找事做了!”破败衣裳的周宇甩去一脑子的烦恼,向小镇的闹市跑去,只有找事情做才能够维持生计,否则真会被饿死。

  古道边,雨后的露珠璀璨,绿叶之上的水珠滴答一声跌落地面,水珠在滑落地面的瞬间充塞着火红色的落霞之光,随即便化作一道流光一般结束了华丽光洁的一瞬间,滴落地面;

  “他老子的,滚!”一声怒喝打破了小镇祥和的气息,在酒楼的门口一个衣冠跋扈的中年人将一个衣裳破败的少年推得老远。推荐qi-wen.com

  “我日你大爷,等老子发达了,非拽了你黄牙猪的满口大黄牙,…不对,拽了你的打黄牙你他老子的还开心呢,那老子就一把火烧了你的狗日的店铺,哼….”周宇无奈地嘀咕着,虽然他敢这样想却不敢说出声,因为就他这样消瘦的身板根本就不能和成年人相比,估计人家一个手指头就能够将他绊倒在地。

  大陆上的成年人都极为壮实,也都有几把刷子,不然在这种鸟不拉屎的地方做生意肯定亏了本不说,搞不好连身家性命和女人都要搭进去。

  周宇像这样被人拒之门外也是经常有的事,这已经是N次被人踢了出来;在城镇里乞讨已经有好几个年头,也已经习惯了冷眼和咒骂,这次还算是好的,有甚者还会大打出手;

  刚才这个黄牙猪就是这个镇子里相对于其他居民来说比较富有的,但是就是这样一个有钱人,却是十足的吝啬鬼,就连一些平民都不如,少年不由撇撇嘴,轻骂一声狗眼看人低,跨步就走;

  “老子明天还来缠你!”少年嘿嘿一笑,一点也未将刚才的咒骂往心里去,在他想来,放在心里那才叫傻瓜,凭什么和自己过意不去呢;

  哼着小调儿周宇一改沉重的心情,一脸阳光的窜行于街道之上;

  真是一个快乐的小乞丐!

  现在正是黄昏时段,各家酒楼的生意都格外红火,只有这个时候才能在酒楼帮得上忙,有活干就会有吃的,不然饿死是早晚的事情,人在落魄之时也不得不接受残酷的现实,周宇也明白他自己现如今最需要的是什么;

  “只有等到成年之后才能谋得稳定的事情做,才能够更好的保护自己,也能够吃饱饭,现在我还小,生存下去才是真正的王道!”周宇时刻保持着危机感,在这个魔兽与人类争夺主宰权利的大陆之上,说不好这个还算过得去的小镇就会被兽潮淹没;

  今日看似繁荣,但不确保明日依然如此,少年虽小但也明白这等弱肉强食的严峻事实。

  兵刃大陆是战者和魔兽共存的世界,普通人仅仅是这个社会的底层,也是在纷争不断的混乱局势中苟且于生的一类人,不过战者在人类的群体当中是极为神圣的存在,也是荣耀的象征;

  大陆之上谁都想成为战者,但是想要成为战者还要看个人的天赋和机遇,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够成为战者;

  也因为如此,战者的豪风席卷着这片升腾的大陆,历代千秋,能人异士辈出,也令整块大陆蒸腾起火热的豪情;

  走在大街之上,周宇羡慕的看着偶尔擦肩而过的初阶战者,从他们的身上能够感受到战者才能够具有的萧杀和蛮横,一个个体格健壮,厚重锋利的兵刃背于后背或是提于手中,彪悍之极,就连那些有钱人都一个个很是恭敬的向他们行礼;

  “这便是力量和荣耀的象征!”

  “有朝一日我若是能够成为战者,一定要这些吝啬鬼好看!”羡慕的看着来往的人群中偶尔可见的一两个彪悍的战者,周宇的双眸精光外放,而对于那些衣冠跋扈的生意人却极为感冒;

  不过周宇也苦笑不已,成为战者极为艰难,像他这样的小乞丐根本就谈不上成为战者,故而有着自知之明,如他这样的处境,也只能苦练;

  即便是偷学到了一些战者的基本功,但是学不到战者的修炼功法还是枉然,那么你再努力也仅仅是一个铁甲战士,就如自己的父亲,修炼不出战气的话就算不上是一名真正的战者;

  “不做白日梦了,填饱肚子才是当务之急的大事!”甩甩头,周宇苦笑一下;

  小镇的喧哗声令人能够感觉得到这里还有些人气,雨后的阳光格外明媚,少年眨巴着眼睛,幽幽的走在街道之上准备找活干,虽然是个童工,但是混口饭吃还是没有问题的。

  就在周宇转悠之时,

  晴空一声巨吼当空炸响,魔兽的怒吼弥漫开来令人的耳膜嗡嗡作响,街道的人群顿时四散逃开,惊慌不已,因为他们都知道即将会发生什么,唯恐殃及自身,故而惊慌逃窜;

神皇之皇》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花朵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花朵文学)或者(huaduowenxue),关注后回复 神皇之皇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说明qi-wen.com
  • 一往情深:小叔吃上瘾TXT

    原标题:一往情深:小叔吃上瘾TXT小说名:一往情深:小叔吃上瘾第001章连离婚都不能夏夜。顾心柠站在阳台,看着刚刚驶入院子里的那辆宝蓝色GTR。即便车内没有开灯,她也能清楚的看到架在男人双肩上搂着他脖子的白嫩手臂。他们在忘情热吻,丝毫不介意自己这个偷窥者。不,不能说偷窥者,应该说是旁观者。男人的手不老实的伸入女人的低胸白裙,动作热辣又娴熟。显然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女人仰着头,露出纤细的脖颈。她准确的找到顾心柠的位置,艳红的唇挑衅的上扬。“啊……”她故意发出甜腻的低吟,引得男人更加热情难耐。顾心柠

  • 陌路婚途TXT

    原标题:陌路婚途TXT小说名字:陌路婚途第一章脱光了他都不要初夏的风,带着些许的凉意,透过半开的窗户,吹拂进了二楼的这个房间里面。薄纱在微风中轻轻地飞舞着,却并没有带起任何的声响。房间的光线有些朦胧,吊灯并没有打开,墙壁上的挂灯被人套上了一个浅粉色的灯罩,让整个卧室里面的光线,都透着朦胧梦幻的粉色,说不出的诱人。啪嗒。一声细微的声响突兀的在房间里面响了起来,伴随着的,是掉落在地上的衣物。女人性感姣好的身材,在朦胧的灯光下更是显得格外的诱人美好。就在她对面,男人端坐在沙发上,原本冷毅的脸上眸色渐渐

  • 一见倾心:总裁的换脸娇妻TXT

    原标题:一见倾心:总裁的换脸娇妻TXT小说书名:一见倾心:总裁的换脸娇妻第1章:天翻地覆清晨,城市街头车水马龙。林初樱穿着一身及膝的米色连衣裙,乌黑及腰的长发凌乱不堪,她呆滞地站在车水马龙的街头,手中握着一份今晨的报纸,纤细苍白的手指止不住发颤。“婚礼前夜林氏千金林初樱意外暴毙,新郎伤心欲绝”“樱花集团董事长痛失爱女散手人寰,临终遗愿次女完成长女与顾氏的婚姻。”醒目的新闻标题刺痛了她的双目,眼泪猝不及防滑落……标题的下方附着一张新人的婚纱照,照片上林洁的甜蜜笑容和顾城看着林洁深情的眼神无一不在昭

  • 梦醉何糖TXT

    原标题:梦醉何糖TXT书名:梦醉何糖第1章:何糖凌晨一点半。空气中充满浓郁的靡靡气息,衣物随意在地上散落着。酣战过后,我从陈睿寒的床上爬起来,哼着小曲,聘婷着步子走向浴室冲澡。热水从花洒里倾泻下来,淋在身上很舒服,我满足的叹了口气。继而转身,面对陈睿寒摆个pose,隔空送吻!酒店的设计很有意思,浴室正对着大床,在里面无论做什么,外面都是一览无遗。陈睿寒从床上坐起来,点燃一支事后烟,吐出一圈圈的烟雾。烟雾后的脸庞俊朗非凡,鹰隼一般的眸子看向我却不带一丝温度。我丝毫不以为意,本来我也没指望陈睿寒会爱

  • 唐少的心尖宠TXT

    原标题:唐少的心尖宠TXT书名:唐少的心尖宠第1章嫁给我(1)奢华气派的总统套房。从门口进来,散落在地毯上的物品看起来糜乱不堪。高跟鞋。皮带,男款?领带、白色衬衫。床边,散落着铮亮的意大利定制皮鞋,米黄色小礼服,bra,黑西裤……加大的豪华双人床上。熟睡的女子神情沉静、五官清纯精致,肤若凝脂;海藻般的乌黑发丝柔柔地披在枕头上,身上盖了条毯子,暴露在外如白玉般的圆润香肩上有几处青红色的淤痕,看起来格外刺眼、暧昧。女子身旁睡着一个男人,他蜜色的长臂隔着毯子搂住女子的腰肢,毯子的一角正好1遮住重要部位

  • 爱在世界彼端TXT

    原标题:爱在世界彼端TXT书名:爱在世界彼端第1章到精神病院寒风瑟瑟,白雪飘飘,庄园外偌大的门口,停着一辆精神病医院的车,两个男人一人提着一个女人的手臂,如抓小鸡般将她拖向汽车。安晓淇恐惧的脸上,带着倔强的目光,直视早在汽车边的那个健硕男子,“张子昊,我没疯,我没疯,你听我说,我没有放安眠药,奕奕是我亲生儿子,我怎么可能……”几步之外,一张英俊的脸透着格外的冷血,那大树般健壮的身体,本是她安晓淇最坚强的依靠,可此时,却如恶魔一般,要将她送往疯子们呆的地方。张子昊冷峻的目光一闪,上前两步,一把捏着

  • 谁拈你眉间忧伤TXT

    原标题:谁拈你眉间忧伤TXT小说名字:谁拈你眉间忧伤第1章扔出去“沈知夏,出去好好生活,往前走,不要再进来,更不要回头。”狱警公式化的嘱咐尚还在耳边回荡,紧接着,身后监狱大门就被“砰”的一声带关,卷起滚滚烟尘,彻底隔绝了沈知夏这三年的噩梦。好好生活么?明明已是冬天,沈知夏却仍穿着入狱时的那身T恤牛仔裤,她双目空洞而又茫然的看着监狱外的世界。距离她入狱不过短短三年而已,可这世界却陌生得让她几乎快不认得了,这样的她,谈何好好生活。更何况,她现在连一个能够换衣服的地方都没有。沈知夏冷到唇色惨白,难不成

  • 胭脂劫:一品嫡女TXT

    原标题:胭脂劫:一品嫡女TXT小说:胭脂劫:一品嫡女第一章重生,没落相府嫡女落日黄昏,万里黄沙漫天飞扬。映着血色残阳,尸骨累累堆积成山,一片人间地狱的惨状。而此时,巍峨的城墙之上,一道被铁链吊住的身影摇曳着,那锈迹斑斑的铁钩生生穿透了女子的琵琶骨。血源源不断的涌出,浸透了女子身上的白衣。“宇文靖!你不得好死!”一声怒吼夹杂着悲愤与无力,已分不清是血还是泪,被吊在城墙上的林初月挣扎着,看着断头台上滚落的人头,那一双猩红血眸如困兽般咆哮着。“朕不得好死?”声音轻挑,唇角的笑意微微上扬,城墙之下,一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