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医妃荣华小说txt全文阅读

2017/11/3 17:59:12 来源:网络 [ ]

小说:医妃荣华

上卷:风雨后宫

第三回:强盗你是及时雨

青油幄骡车走在有些坑洼的路上,被山风吹起的车帘子偶尔乍泄春光般的露出车厢里坐着的女子身影。阅读http://www.qi-wen.com/

  揭开车上小小的车窗帘,梅落看了一眼后面的车子——果真不是真正的亲人啊,连自己坐的车子都比不上别人的,看人家的车帘,同样被风吹却纹丝不动,自己这边就时不时地婆娑起舞一下。

  撅嘴嘟囔了一句,走在前边的一个士兵忽然回头看了一眼,转回头时挑了挑眉尾,眼里飞快地闪过一丝笑意。

  梅落没看见,她正在认真地想自己倒底要怎么做。

  回百晓楼么?好像不行。任务又办砸了,那个总是跟她抢肉吃的师傅吼过她,说再砸了就不许回去,她相信随伤风那个家伙是说真的。

  但是进宫?有些怕怕的。

  以前看的那些故事里都说过宫里是怎样的你争我夺,人命轻贱的跟蚂蚁似的,想想就让人不安全。奇闻网

  她来到这个世界已经有十年了,刚来时发现自己跑到了长辫子国,自己从一个二十五岁的医学院御姐突然变成了一个五岁的小孩,还是个要饭的孤儿,真心差点没疯了!

  她试验了各种版本的自杀事件,妄图能魂归故土,从新回归原来的身躯。失败后,她无奈地向老天低了头。好在没多长时间她就被那个叫随伤风的无聊人士捡回百晓楼了,再后来……一部废物成长的血泪史就诞生了!唉,说多了都是泪啊!

  不想进宫,那就只有跑路。但是明着跑肯定不行,因为那会连累梅府上下,虽然他们有设计她的嫌疑,但是她不能出尔反尔,她可是响当当的女汉纸!既然答应了人家就不能没信用,何况让梅清幽那样的美人儿成为罪囚,甚至是刀下之魂,她可受不了。她是爱花使者,辣手摧花的事说啥也不干!

  那么就只有偷跑,还要是有理由的跑,最好是让宫里的那条色龙以为她死了,那就没事了。但这死也不能是自杀,得要死于意外才行,最起码得让那不知羞的色龙感到有那么一咪咪的愧意才完美。

  伸手撩开车窗帘,打量着正在经过的地方。网站http://www.qi-wen.com/唔,貌似是荒郊野外,这个地方最好的办法就是出现一伙打劫的土匪,那她就可以趁乱逃跑,让人误会她被掳劫或是死在了那个野山沟里。

  双手合十,梅落无比真诚地向上天祈祷,各路神佛都求了个遍,祈求快点来队土匪吧!

  老天爷大概真的收到了她的祈求,派来了一伙强盗。

  “呔!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想打此过,留下买路财!”一眼望去三十几个强人分前左右三个方向拦住了他们。为首的扛着一把大……斧头,伸手一指这队车马,扯开嗓子吼了一声。

  梅落乐了。真是天从人愿,好经典的台词,好可爱的强盗啊!看着那群人手里的大部分***,她很想问,兄弟们,你们是斧头帮的祖先吗?真是及时雨。

  身前身后的马车都不安地晃动起来,那些女孩子有惊叫的呆住了的,有的拼命往别人背后躲,也有人想找地方藏身,甚至有人想掀开马车的厢底,看看能不能找个缝隙钻进去。版权http://www.qi-wen.com/

  梅落的车里只有她和一个随身丫头木槿,因为不是走的选秀路子,再加上梅府对她还是感激的,所以单给她预备了一辆马车,虽然不是多精致高档。

  嫌那车帘碍事,梅落索性把车帘撩开一点,伸着脑袋看前面打劫,不管木槿在后面吓得半死地直拉她。

  那些强盗还挺有本事,不一会就把那群当兵的打的稀里哗啦,已经有人开始四处乱跑了。那些秀女们也都慌了神,胆小的缩在车里不敢动,哭爹喊娘。胆大一些的爬下马车,四处找地方躲藏。一时间乱纷纷的像一锅煮沸的粥。

  梅落就等着这个时候呢!在心里念了句“保佑这些强盗多拖延点时间”,手脚麻利地下了车,也不管身后木槿的喊叫,装着吓昏了头的样子,闷头向着林密山高处狂奔。推荐http://www.qi-wen.com/

  眼前的风景向快镜头一样飞快地后退,很快那些人的声音就听不大清楚了。梅落心里高兴,这么容易逃跑成功,真是老天保佑。

  伸出食中二指比了个V,“欧耶”一声就蹦了出来,却在一抬头间差点被吓死。

  就在前方五步远,一个士兵打扮的人正抱着腰刀靠在树上,一张平淡无奇的脸上带着似笑非笑的表情,正眯着眼看她,好像就是一直走在她车子边的那个人。

  妈呀,这是撞鬼啦?梅落扭头换个方向就跑。

  一口气跑出两个小山坡,累的她伸长了舌头跟个吊死鬼一样地呼哧直喘,下意识地一抬头,差点没坐地上!

  这,这是肿么回事?前方依旧五步远的地方,依旧是那个人,依旧抱着他的刀靠在树上看着她,似乎眼里还闪着笑意,让她觉的有见鬼的倾向。

  哦买噶的,这是何方鸟人?梅落一拍额头,不信邪地再次换了个方向低头狂奔。原文qi-wen.com

第四回:错过

梅落这一通狂奔用足了来到这后积攒了十年的力气,只觉得耳边风声呼呼,逢林就钻,七拐八绕,直跑的她差点没直接去投胎才放慢了脚步。

  呼哧着在心里又祈祷了半天才鼓起勇气看前方——嗯?没人了?

  生怕是自己跑累了眼花,揉了揉眼再看,果然,当真,确实,没人!

  梅落高兴了!

  总算是甩掉了,真是普天同庆的事情!高兴的她恨不能在地上打个滚表示庆祝。

  “怎么不跑了?”身后忽然传出一句问话,吓的她蹭地蹿上前面的一棵树,死死地抱着树身,然后胆战心惊地扭头看身后,嘴里还问了声“是人是鬼?”

  咦?啥也没有啊!梅落挠头,不死心地转过头再突然回头——还是木有人!难道是自己太累了把风声听成人声?

  跑累了,还是坐下歇会吧!这么想着,身体就从树上往下溜,双脚还没落地,就听之前那个声音又来了句:“真不跑了?”

  妈呀,这声音怎么就在自己脑脖子后头啊?

  梅落下意识地挥拳、转身、出腿,伴着嘴里大喝一声:“佛山无影脚!”向着声音发出的位置就是拳打脚踢。

  “嘻……我在这儿呢,你跟个枯树桩子较什么劲?”声音还是在她的脖子后面!

  梅落有点吓傻了!不会真碰上什么妖魔鬼怪了吧?

  要说以前她是不相信世上有这些稀奇古怪的东西的,但是现在她不能不信,因为她自己就是活生生的例子。

  左手一捂双眼,右手拼命地乱摇,梅落就嚷嚷:“不知道你是哪路好朋友,我只是借个道,不小心冲撞了您。有怪莫怪,等我出去给你烧纸钱花用,您还是先走吧!我没看见我没听见,我什么都不知道……”嘟嘟囔囔地说了一大堆话。说完好像没听见什么声音了,先移开指缝,微微睁开眼从缝隙里往外看——嗯?真的不见了?

  梅落高兴了。这下好了,她可以脱离进宫又能不连累梅家上下了,嗯,良心真好!拍拍胸口,梅落为自己的好心肠很感动。

  捡了根树枝,在树林里开始撒欢,快乐地往前蹦跳着,嘴里还哼着“好春光,不如梦一场,梦里青草香……”

  一路蹦着唱着,忽然听见前面有说话声,心里高兴,总算有人类了,不用担心自己被困在这里不知道出路。老实说,刚才一通乱跑,她早就不知道东西南北了,还真怕自己会出不去。

  一高兴,梅落就往外冲过去,嘴里还大喊着:“等等,等等我!”一直冲到了一条看起来很平整的路上。

  人挺多的,还有好几辆马车,再往四周看,嗯?怎么有兵士?还有女子!咦?好眼熟!

  眨了眨眼,梅落回头就走,被身边的人热情似火地拦住:“哎,你不是梅家小姐吗?刚才被吓傻了吧?来来,给搀上车去。”

  噼里啪啦下来几个女的,再加上原本的丫头,愣是把她给送上了车。完了还笑着摆手表示不用谢。话说,我有要谢你们的意思吗?一个个孔雀开屏似的!梅落心里没好气地把这些人都诅咒了个遍!

  不管那个叫木槿的丫头在一旁看着她,捶车厢,挠车底,梅落把自己能发泄的方法都发泄了一通,最后坐在那里一边画个圈圈诅咒你一边又动起了脑筋。

  这次看来是失败了,再要找机会恐怕只能等到休息的时候。梅落开始反思自己的失败,总结原因。

  这第一,自然该怪自己以前偷懒不肯好好练功夫了。第二嘛,自己好像有点路盲的倾向。会不会是呆在百晓楼的时间太多了?这个暂时不管。这第三,就怪那伙强盗太没用太不争气了!明明看着占了上风,怎么最后玩完了呢?还害的她跟着倒霉!

  等等……梅落忽然想起来,那伙强盗怎么一个都没看见?是死了还是跑了?要是跑了那就还有卷土重来的可能,也就代表她在没出这片山野之前还有机会。要是死了那她今天的机会也就跟着死了。

  “那个,木槿,问个消息哈。”梅落扯着笑脸问一边的丫头。“你们是怎么逃过一劫的?那些强盗呢?”

  木槿摇头说自己当时昏头昏脑的不知道,梅落于是掀开车帘问车旁的士兵,士兵笑答:“嗐,什么强盗啊,就是一伙地痞,输钱急了眼,就想着打劫捞一票,没想到拦了我们的路。后来又来了几个自称白什么楼的人,给那些人一顿揍就焉了,然后就送当地的大牢去了。”

  梅落点点头,喔了一声,心里骂自己倒霉。

  “哎,你刚说那些后来的人是哪里的?”梅落忽然一激灵,忙对士兵喊。

  “我也没听清,好像是什么白楼。怎么?梅小姐你认识他们?”士兵好奇地问。

  梅落忙摇头,笑着说了句“一时好奇”,转头缩回车里更加疯狂地砸车厢。该死!为毛自己要跑?为毛自己不能多等一会?为毛他们早不来晚不来,偏等自己跑了才来?要是他们早一点出现,她的落跑计划不就更完美了吗?

  她已经确定了,后来的人绝对的,肯定的是百晓楼里的师兄弟们!

  唉呀老天爷你不长眼啊!

  梅落在车里哀嚎,车外走过一个兵士,向车里瞟了一眼,勾唇一笑。

医妃荣华》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花朵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花朵文学)或者(huaduowenxue),关注后回复 医妃荣华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终极教官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终极教官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小说书名:终极教官目录预览:第001章魔王回归!第002章飞机上的美女!第001章魔王回归!俄罗斯,西伯利亚,地狱训练营。西伯利亚黑拳训练营在全世界地下黑拳市场中可谓是如雷贯耳,但凡最终能够从西伯利亚黑拳训练营毕业后的学员具有惊人的力量和完美的格斗心理——冷酷、冷静、视死如归!这些学员有着钢铁之躯,就像是一具具完美的杀人机器,在世界各地的黑拳格斗场中绽放出了惊人的光芒。西伯利亚众多训练营中,最为恐怖与血腥的则是这座位于朱可夫小岛上的地狱训练营。清晨的阳光洒落在了地

  • 无尽神域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无尽神域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称:无尽神域目录预览:第一集真龙玄京第一章、世情如鬼第一集真龙玄京第二章、人念似刀第一集真龙玄京第一章、世情如鬼真龙大陆,幅员辽阔,物产丰饶,人口不知几万万,边界不知几亿里。当今之世,天下一共三大世俗王朝,鼎足而立,其中最强大,最繁华,为占据神州东南部,真龙王朝。夜。暴雨如注,电闪雷鸣。咔嚓,紫色的雷电,宛如龙蛇一样劈过,天空开裂出树根脉络一样的火花。真龙王朝帝京,西南街,厉王府门前。一对数人高的黑铁石狮威武耸立,其鬃毛飞卷,发如钢针,怒目圆睁,昂首前望,足

  • 宸妃倾城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宸妃倾城小说全文免费阅读书名:宸妃倾城目录预览:第一卷涅槃归来楔子第一卷涅槃归来第1章来试探她第一卷涅槃归来楔子曾说要一生一世一双人,为她废弃后宫,可却为何另立新后?那一年,四国典上初相遇。她被人欺辱,他挡在她前面。“颖夕莫怕,本王不会让你有事。”他做到了,却因此得罪贵妃,让本就不稳的地位推上风口浪尖。他被罚跪三天,杖责三十,却一声不吭,面带微笑。她为他哭的梨花带雨,有感动也有心痛。他说:“女子不应该哭,特别是你,笑容最美。”及笄之时,赵憬亲自替她戴上紫玉,说这是他们的定情之物。“颖夕,

  • 传奇再现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传奇再现小说全文免费阅读书名:传奇再现目录预览:卷一荣耀归来001归来卷一荣耀归来002埋伏在太平后道卷一荣耀归来001归来夏季的八月份,东北H市空气闷热,宛若火炉。下午四点左右,太平区富力名苑小区旁边的市场内,一周以前刚从外地回来的林军,此刻嘴上叼着中南海香烟,双手套着白色的绒线手套,正弯腰收拾着烤羊肉串的炉子。林军身材很壮,大概1米8左右的身高,上身穿着一件很脏的白色跨栏背心,腿上套着满是油渍的绿色军裤,脚上蹬着一双骆驼运动鞋。头发虽然很短,但全是油烟子味,脸上也是胡子拉碴,显得很颓

  • 奇迹王座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奇迹王座小说全文免费阅读书名:奇迹王座目录预览:天南卷第1章神秘的少年天南卷第2章梦轻舞天南卷第1章神秘的少年深夜,月光如水,万籁俱静。一个美丽女孩悄悄离开房间,蹑手蹑脚打开后院大门,白瓷般的光滑脸颊微微潮红,难掩饰心里的紧张、期待和羞赧。这个女孩穿着凉爽而火辣,高高紧绷胸口,如山峰怒挺,不堪一握的细腰,犹水蛇充满活力,超短皮裙包裹浑圆翘臀,一双白玉般圆润细嫩的大腿,充满美好的青春气息。前方,一个少年静静地站在月光里,大约十六七岁,五官端正,皮肤白净,身材高挺,虽然穿着一身粗布麻衣,不过

  • 人皇纪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人皇纪小说全文免费阅读书名:人皇纪目录预览:第一章诸夏之亡第二章再世为人第一章诸夏之亡王冲知道这是自己在这个世界最后的宿命!“夷狄之有君,未若诸夏之亡”,这是伦语上的句子。王冲从没有想过,在这个遥远的宇宙时空,“诸夏”居然真的会“灭亡”!而自己就是这一幕的最后见证者!天空在燃烧,大地在颤抖,茫茫的死尸成山成海,流出的鲜血汇成江河。王冲甚至能看到大地处处,那升腾而起的浓浓死气,那是数以千万计的诸夏子民的匍匐的尸体!而四面八方,无数的异族铁骑茫茫如海,正缓缓的包围而来。没有人知道这些异域铁骑

  • 女总裁的全能兵王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女总裁的全能兵王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字:女总裁的全能兵王目录预览:第一卷男人的承诺第1章你也是兵王?第一卷男人的承诺第2章不行,得亲嘴!第一卷男人的承诺第1章你也是兵王?总裁办公室,烟雾袅袅。苏晴看着沙发上松松垮垮,坐没坐相的青年,皱眉问道:“你真是我哥的战友?”“当然了,我和你哥是革命战友,过命的交情!”萧晨笑着点头,这丫头比照片上还好看啊!白皙的肌肤,精致的五官,漂亮的脸蛋儿,还有……饱满的双峰,无一不吸引着他的眼球。“我哥怎么没回来?”“半月前,你给你哥打电话,说你遇到了一些麻烦

  • 农园似锦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农园似锦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称:农园似锦目录预览:第一章半块馒头引发的血案第二章极品后奶第一章半块馒头引发的血案林小婉的意识昏昏沉沉的,鼻间嗅到海滩独有的腥咸,耳畔隐隐约约传来海浪拍打沙滩的“哗哗”声。一定是在做梦,一定是的!她的老家在内陆地带,这辈子就沾了在滨海城市读大学的妹妹的光,平生唯一那么一次看见过大海,怎么会听到海浪的声音?林小婉努力地想睁开眼睛,却始终被那粘稠的黑暗缠绕着,好似梦魇时的感觉——意识似乎是清醒的,却怎么也醒不过来。“二姐,二姐!呜呜呜……二姐你不要死呀!石头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