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庶女成凰:乱世太子妃小说txt全文阅读

2017/11/3 17:56:00 来源:网络 [ ]

小说书名:庶女成凰:乱世太子妃

第三章 竟然是她

从寒山寺出来的蓝熙之并不知道有人正在苦苦的寻着自己,在街上闲逛的时候又见着那位坐在路边叫卖纸伞的老婆婆。网站qi-wen.com

  她已经很老了,背脊都完全佝偻起来,眼睛也有些模糊不大看得清楚了,但是,她还是挣扎着提了一篮纸扇来这热闹的社日之地,希望能赚得几文,为家里买一点点米。

  可是,从早上到晌午,无论她怎么殷勤的吆喝,她的纸扇依旧一把也没能卖出去。她看看陆续散去的游人,失望地叹口气,心想这是春天,人们还不需要用扇子吧,可是,来来往往的人群里,那些风流才子,明明就是人手一把纸扇。

  一个人蹲在地上拿起一把扇子,仔细看了看,老婆婆心里一喜:“小姑娘,你要买扇子么?我今天还没开张,你要的话给你算便宜一点,每扇五文……”

  小姑娘摇摇头,在她身边坐下,摸出一块硬炭模样的笔就在扇上飞快地画起来。

  老婆婆气愤地看着她,大声道:“你干什么?我的扇子……”

  “莫急莫急,老婆婆,我帮你卖扇子……”小姑娘笑着回答,手里的硬笔却片刻不停,很快,雪白的扇面上就有了荷花、虫鱼、松树、飞鸟……

  一个时辰之后,十来把扇子都画完了,小姑娘拿出一个朱红的印章一一盖在扇面上:“老婆婆,你就说这是蓝熙之的亲笔,每扇卖一千钱……”

  这个印章上的字就并非大篆,而是清晰可辨的小楷了。老婆婆半信半疑地看着她,哪里敢开出口来漫天要价?

  小姑娘见她根本不信,自己忽然大喝一声:“买扇子哦,蓝熙之亲笔画,每扇只要一千钱……”

  她的声音并不是很大,可是过往的人群都清楚地听见了。她喊完这一嗓子,冲老婆婆一笑,身影立刻就消失在了人群里。说明qi-wen.com

  老婆婆尚未回过神来,身边已经围上来一大群人:“这扇子真是蓝熙之画的?”

  “就是画维摩诘像的那个蓝熙之?”

  “看,有蓝熙之的印章,是真迹……”

  “快,我要一把……”

  很快,老婆婆篮子里的十来把扇子已经被抢购一空,到最后一把扇子时,三只手同时伸了过去,有两只手的主人同时大嚷起来:“我先来的……”

  “是我先……”

  “我出一万钱!”

  另外一只修长的手已将扇子拿在了手里,正在争执的二人立刻停下转向彼此共同的“敌人”,待看清楚“敌人”是一位锦衣士族公子,不敢再吭声,毕恭毕敬退开去。

  石良玉仔细看了看扇面上疏疏的一支青荷和旁边淡红的“蓝熙之”三个字,微笑道:“老婆婆,这作画的人去了哪里?”

  “她……”老婆婆看着面前的一堆钱,几乎如做梦一般。她活了这么大岁数,还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大的一堆钱,更别说和这样一个贵公子说话了。她四处看看,背影穿梭里,哪里还有那个小姑娘半丝影踪?

  石良玉失望的正要离开,忽然听得老婆婆喃喃自语道:“那个小姑娘到底是什么人?她的画为什么这么值钱?”

  石良玉急忙回过身:“给你画画的是个小姑娘?”

  “嗯哪,看样子,她明明是个庶族女子,庶族的女子作画也会值钱么?”

  石良玉并不回答,立刻追了出去。

  可是,这大街上的姑娘成百上千,哪个才是蓝熙之呢?

  朱府。

  此朱府正是“朱、石、王、何”四大世家之首的正宗士族领袖朱家。当今司马皇帝原本是先帝的庶出旁支,没有继位的资格,很长时间内在自己的封地韬光养晦,闭门不出,安稳地做着一个毫不起眼的司马王。庶女成凰:乱世太子妃小说txt全文阅读

  后来,因为一个偶然的机遇,司马王结识了当时的青州刺史朱涛。两人一见如故,实权在握的朱涛很快对之倾心推奉,令得孑立无援的司马王感激不已,视为友挚。

  先帝驾崩,朝内各王混战逐位,司马王在朱涛的精心策划下,率领北方各大豪门士族抓住机会渡江南下,在偏安一隅建立了朝廷。初来时,江南大族并不朝拜,又是在朱涛的精心策划下,逐渐树立了帝王的权威,收复了各江南大族,又经过十几年的开疆拓土,才有了今天惨淡经营的局面。

  司马王坐上了龙椅,一手扶持他起家的朱涛自然顺理成章执掌了本朝的最高官衔——太尉。在司马帝登基的当天发生了一件亘古未有的奇事:皇帝邀请朱太尉共坐御塌,一同接受百官的朝贺。帝王名器,岂容他人僭越?而御塌更是王权的象征,更没有君臣同享之理,朱涛向来对司马帝忠心耿耿,自然不会和他共坐御塌。庶女成凰:乱世太子妃小说txt全文阅读

  此事之后,皇帝更是对朱太尉深怀感激,雅相器重。随后,朱涛的兄弟、子侄分别出任了本朝最主要的官职:他本人为太尉兼中书令,他的一兄两弟分别为荆州刺史、青州刺史和雍州刺史。而他的其他子侄则分别做到了司徒、尚书令……朝中重要官职,大部分都已经被朱氏家族把握。

  可以说,自立国之初,司马帝无论是政治上和军事上都要完全依赖朱氏家族,是朱家和他司马家共天下,而绝非司马与朱家共天下。所以,“朱与马共天下”就成了民间的口头禅,世人皆知。

  朱府旁边挨着的那座崭新的府邸刚落成不久,上面仍然高悬“朱府”二字,它的主人是朱太尉的独生子朱弦。

  这座府邸就是专为朱弦二十岁生日准备的。奇闻网

  今天,正是朱弦的生日。

  男子二十行冠礼,对于朱弦这样的士族子弟来讲更是一件大事。

  朱弦跟其他谈玄论诗、留恋花丛的士族子弟很有些格格不入,他自幼胸怀大志,修文习武,到他十八岁时已经勇冠京城,就是皇家御林军的大统领也在他手下走不了二十招。

  如今,又是两年过去了,他的身手已经精进到什么程度,就无人能知了。

  朱弦不止能武,十六岁时就曾经外放到“会稽”上任。上任伊始,遇上罕见灾荒,他立刻开仓赈灾,下令本郡断酒以救民命。结果本郡酿酒业停了半年,节约粮食五十万斛,得以顺利度过灾荒。说明http://www.qi-wen.com/

  他在任两年,政绩斐然,回京后,皇帝多次在公开场合赞扬:“朱氏子弟虽众,但无有能及朱弦者。”

第四章 大闹朱府(上)

而朱太尉更是以儿子为豪,举凡朱家内外大事,必定征询朱弦的意见,培养他成为家族的核心人物。

  早在半年前,朱太尉就在为儿子的冠礼苦心准备礼物了,可是,看了诸多礼物,朱弦都不满意,最后,他对父亲说,生日那天,要由自己完全作主庆贺,就当父亲送自己的礼物。朱太尉欣然答允,早早的吩咐了家人,这一天绝对不能打扰爱子,无论他想做什么,无论他要请什么人,都由他自行决定。就连他欢宴的地点,都定在了他的私人府邸——朱太尉为他的成人礼准备的独栋大宅。

  刚刚用上等花椒粉刷过的墙壁发散出辛甘的芳香气味。身着宫装彩衣的侍女、歌妓已经训练完毕,正赶去大堂开始夜宴前的演奏。

  她们身上的那种淡淡的高级脂粉味、她们那飘飘的衣袂,香风过处,就如一朵朵彩色的云在群芳里穿梭。

  紫丝布为面,碧绫为里的锦步幛已经从大门外五十里处连绵铺开,迎接众多士族青年才俊来参加这场无与伦比的盛宴。

  夕阳刚刚西斜,外面大花园的广场上,就按照士族世家的等级官阶停满了油壁香车。因为有女眷参加,所以马车的样式和精致的程度较之往常更是别出新意。

  在门口迎接宾客的,是朱弦的堂兄朱顺。从食物准备到宾客安排,都由他一手操办。此刻,他正站在门口四处张望,因为,直到现在,今天的“寿星公”朱弦,因事外出仍未归来。

  一声马嘶,远远的,一个青年男子骑着一匹上好的枣红马飞奔而来,马蹄踏在红丝绒的地毯上,发出“得得”的如某种裂帛的声音。

  男子佩着罕见的玄铁短剑,并非寻常士子的宽袍大袖,而是穿着裁剪合身的紧身装束,在漫不经意中又透出低调华丽的精细与贵气。

  他的皮肤是十分健康的颜色,孔武有力的手揽住缰绳,整个人看起来英气勃勃。可是,他的眼珠又特别大,睫毛特别纤长,看人一眼后,睫毛就阖住眼珠子,有些蒙蒙的,偶尔露出笑容时,看起来竟然有种妖艳而蛊惑的美丽动人。

  在他身后,跟着八名一色青衣的少年仆从,皆高头大马,耀武扬威。

  “大公子,您可回来了!”

  来人正是今晚的主角,朱府的独子朱弦。

  朱顺虽然是他的堂兄,但是也叫他“大公子”。

  “嗯。客人到齐了没有?”

  “还差两三位。”

  问答间,两人已经走进朱府。

  客厅里已经满坐客人,左边位置上,一个胖胖的男子一见朱弦,立刻毕恭毕敬地站了起来,行礼道:“朱公子,我来给您拜寿,不请自来,多多海涵。”

  朱顺低声提醒朱弦道:“这位是陆贵妃的弟弟陆超。”

  朱弦点点头,忽然道:“以前在我们家赶马的车夫陆大勇是你什么人?”

  陆超的脸涨得通红,嗫嚅道:“正是家父。”

  “来人,撤座。”

  朱弦挥挥手,两名仆人立刻走上前去,撤掉了陆超的座位。

  “立刻将座榻烧去,庶族污染之物,决不能留在府中。”

  陆超满脸充血,一句话也说不出来,羞愧难当的拔脚奔了出去,背后传来一阵七嘴八舌的讥笑:“庶族就是庶族,别以为麻雀真能变凤凰……”

  “低下之人,竟敢上朱府大门,真是自取其辱……”

  “士庶从不共处,堂堂朱府,怎允许庶族进入?”

  ……

  天空的晚霞淡下去了,夜宴马上就要开始。

  朱顺最后一次来到大门外,看看有没有漏掉什么朱公子的重要客人。他刚刚跨出门口,立刻看到一辆香车慢慢驶来。

  驾车的四匹白马皆高大健壮,无一丝杂毛。香车绝非寻常豪富家的描金饰漆,而是装饰了一圈淡淡的银色,搭配浅绿的缎子,门帘则采用了同等大小的珍珠,用流苏串了,在最后的晚霞里发出悦目的光彩。

  两个粉妆玉琢的小丫鬟掀开珠帘,娇笑道:“小姐,请。”玉人无声,先是一只绿色的绣花鞋着地,接着,另一只脚也轻轻踏在地上。她穿一身鹅黄精绣的百褶裙,身姿婀娜,苗条秀美,齿如编贝,吐气如兰。

  她的一只纤纤玉手搭在丫鬟的肩上,如弱柳扶风,却又如临水照花。然后,她抬起头,妙目一转,但见得面如凝脂,眉如远山,清而不寒,艳而不妖。

  门口迎宾的侍从、管家都看得呆了,朱顺虽然也有些发呆,却不敢失礼,立刻迎了上去:“何小姐,请。”

  何小姐一笑,这一笑正符合她的身份,不多不少,不露不显,却动人之极,高雅之极。

  朱顺更加丝毫不敢失礼,因为,何小姐是今晚最重要的客人之一,也是朱太尉私下吩咐了要好生接待的三个女宾之一。早有专门迎接女眷的女管家闻讯赶来,何小姐玉足轻抬,正要随女管家进门,朱顺也正在做最后的观望,夜宴的时间马上就要到了,按照朱大公子的脾气,无论是什么尊贵的客人,都是过时不候的。

  他正要收回视线,忽见对面走来一个女子。女子既不是坐车来的,也不是骑马来的,她是走路来的。

  女子十分瘦小,穿一身洁净的月白窄身布衫裙,头上身上皆没有任何钗饰。那样普通廉价的衣着,她那样和男人一般走路的姿势,一看就是庶族出身的,从未娇养优容的女子。

  两名家丁立刻吆喝着跑上前去驱赶她,朱顺也以为是走错路的女子,不以为意地转身正要随何小姐走进去,忽然听得“扑通”两声,他赶紧回过头,只见两名家丁已经摔在地上,手脚乱蹬,一时之间哪里爬得起来?

  而那个女子依旧旁若无人地大摇大摆往大门方向走来。朱顺大怒,却不明白那两名家丁因何倒在地上,手一挥,又是四名家丁扑了上去:“哪里来的贱丫头?快滚……”

  “我偏不滚,你奈我何?”

  几名家丁纵身扑了上去,似乎一把就要抓住这个瘦小的女子撕成碎片,却见她一个转身,一抬手,那几名家丁失去重心,胡乱冲撞,拳头立刻招呼到了同伴身上,互相一阵猛攻,直打得头破血流,鼻青脸肿。

  而那个女子已经侧身闪在了一边,笑盈盈的看着他们互相殴打,竟似看得有趣,拍手欢笑道:“好啊,妙啊。”

第五章 大闹朱府(下)

朱顺这时已经看出这个瘦小的女子很有点古怪,又惊又怒,手一挥,十几名家丁正要一拥而上,忽然又响起一阵马车声,一辆马车,在不远处停了下来。

  马车上的标志是司徒将军家的。一个文弱公子探出头来,正要下车,可是一眼看到当中站着的那名女子,便犹豫起来,目光冷冰冰的充满了厌恶,像是看到了某种可怕的虫豸。他四处看看,似乎以为自己走错了地方。

  那个女子看样子既非小姐也非丫鬟。说是小姐吧,任何一个有身份的小姐,都不会如此寒酸;说是丫鬟吧,哪个丫鬟吃了熊心豹子胆,敢大摇大摆居中站在朱府的大门口指手画脚?

  司徒公子不屑地看看那个女子,犹豫着要不要下车:“这是怎么回事?这里怎么会有庶族女子?”

  这话犹如火上浇油,朱顺看看那个女子,更是怒从心起,刚要开口,忽然听得一声低低的惨呼,赶紧看去,原来是正走到门口的何小姐,听到打斗回过头来,看见那些家丁头破血流的样子,吓得身子一软,几乎晕了过去。

  “快扶何小姐进去!”朱顺更是慌乱,立即吩咐家丁:“赶快把这个贱丫头赶走,快,快……乱棍打死她……”

  十几名家丁立刻围了上去,远处,司徒公子吓得赶紧将头缩进了马车里,将车门紧紧关上,生怕遭到池鱼之殃。

  女子看他有趣的模样,哈哈大笑起来,正笑得高兴,又是一阵乒乒乓乓的打斗之声迫来,她闪开,十几名家丁东倒西歪,刀枪棍棒互相乱攻。

  等他们醒悟过来时,那个女子已经快走到门口了,众人正要追上去,忽见朱弦怒容满面地走了出来。“大公子……”朱顺有些惶恐,一众家丁立刻退下。

  朱弦瞟了一眼那个好暇以整的女子,挥挥手,朝朱顺道:“不要生事,无关人等,毋需理会,宴会可以开始了。”吩咐完毕,转身又跨进了大门。“今天朱府喜事,不和你计较,快滚!”

  “嘿嘿,你少在哪里装模作样的狗仗人势了,今天我偏要进去,看你能奈我何?”

  朱弦一只脚已经跨进了大门,另一只脚却又生生停下,那个笑声又清又脆,快似连珠炮,却又隐隐带了点沙沙的质感,出口的话那般尖刻,听着却似什么甜言蜜语。

  他干脆将已经迈进去的那只脚也拔了出来,转身正对着那个瘦小的女子:“本府决不允许庶族进入,你是谁?为何来这里捣乱?”

  女子略微有些菜色的脸孔浮现一丝淡淡的愤怒的红晕,声音却是脆生生的:“你又是谁?再敢无礼阻拦,休怪我不客气!”

  朱弦哑然失笑:“我是谁你管不着,不过,我倒要看看你究竟何德何能居然敢在这里放肆……”

  “肆”字尚未落口,朱弦忽然眼前一花,饶是他反应极快,也觉腰间一松,他心里一凛,只见对面的女子手里已经多了一样东西,正是自己腰上的一块荷包。

  女子本来是要取他腰上那把玄铁短剑,但见他反应极快,躲了过去,不禁哈哈大笑起来,胡乱飞舞着那个精致的荷包,然后随手抛了出去:“废话少说,我是来赎人的,赎一个叫做锦湘的女子,你快快交出来,本姑娘马上走人……”

  第一次被人徒手夺走身上的饰物,朱弦勃然变色,手下意识地按着玄铁短剑,一时之间说不出话来。

  “锦湘?”一边的朱顺,脑里飞快的闪过这个名字,那是朱府刚买回来不久的一个丫鬟,这个女子大动干戈找上门就是为了赎那个丫鬟?

  这时,大群武装的侍卫和家丁已经闻讯赶来,其中还有不少客人也追了出来。

  朱弦一挥手,将众人拦在了门里,目光看向朱顺:“锦湘是谁?”“府里刚买回来的一个贱婢!”

  朱顺怒向女子,横笑一声:“那个贱婢已经签下终身卖身契,嘿嘿,岂容你想赎就赎?……”

  “不赎也行,你们直接将锦湘给我,免得我自己进去搜。”

  “好你个不知进退的贱婢……”

  朱顺一句话尚未说完,只听得“啪”的一声,脸上已经重重的挨了一耳光。

  “对你这种蛮不讲理的东西,就得用蛮不讲理的办法……”

  “居然敢对蓝熙之出言不逊,打得好啊,打得好……”一阵噼里啪啦的掌声响起,一个俊秀的公子闪过人群站到了瘦小的女子的身边,他粉嫩如某种刚剥开的新鲜水果一般的脸上有细细的汗珠,又有些气喘吁吁的,显然是拼命赶路的缘故。

  众皆变色,很快,围观的宾客里响起一阵窃窃私语:“她就是蓝熙之?”

  “就是画维摩诘像的那个蓝熙之?”

  “蓝熙之竟然是个女的?”

  “不会吧?蓝熙之怎么会是一个庶族女子?”

  “一个庶族女子如何能画得出维摩诘?”

  这些日子,京城里传得最沸沸扬扬的就是寒山寺照壁上的维摩诘像,而作画的“蓝熙之”更是在口耳相传里成为了天纵奇才。

  可是,此人太过神秘,除了一个名字,谁也不知此人究竟是何方大才子。有好事者,甚至赌下东道,要在某个时段之内,找出蓝熙之,并邀请他(众人以为必定是士族的某位公子)为诸人作画。

  朱涛喜好书画,半月前曾带领朱氏子弟到寒山寺观摩了一整天壁画,回来时,唏嘘不已,当即吩咐随同的朱氏子弟留意此人行踪,若能结识如此仙才,定要将“他”举荐重用。

  朱弦并不十分喜好书画,当时听了也不以为意,可是如今,见到“蓝熙之”本人忽然出现在自家门口,且指手画脚,放肆之极,一时之间,倒不知该如何开口。

  挨了一耳光的朱顺,知道朱大公子性格倔强,不善言辞,见他愣在原地,立刻走到他身边,正要开口,宾客中忽然发出一声惊呼:“她就是拍塌张太守藏钱夹墙的那个妖女……”

  “对,就是她……”

  “杀金谷园别墅石大人的也是她……”

  张太守家的夹墙不堪重负滚出万千铜钱、石大人蒸人为乐自己的头也终被装在盘子里、维摩诘画像冠绝天下——这三件大事,无不是近日街头巷尾,茶前饭后的热点话题。如今,做下这三件大事的主人竟然就站在面前,就是这个毫不起眼的瘦小女子?

庶女成凰:乱世太子妃》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花朵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花朵文学)或者(huaduowenxue),关注后回复 庶女成凰 或 乱世太子妃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至尊透视7章(第7章 薛威)

    原标题:至尊透视7章(第7章薛威)书名:至尊透视第7章薛威一个小时后,两人吃的差不多,桌子上的地瓜山药被何小天一扫而空,这可都是花钱买的,绝对不可以浪费!梅明雨笑呵呵的看着何小天道:“走吧,今天是个很愉快的交易,你住在哪里,我送你回去。”“那就麻烦梅总了。”何小天应了一声,付完钱后心里还犯着嘀咕,这一顿饭差不多干掉了他五万块,那个拉菲也太贵了一些,这纸醉金迷的生活是不是太奢侈了一些,其实他不知道天涯阁楼已经打了折扣,不然得花掉他十多万。甩了甩脑袋,何小天跟着梅明雨出了清新阁,附近的某个雅间里传出

  • 萌妻出逃:老公大人让一让7章(第7章 他至于生气吗)

    原标题:萌妻出逃:老公大人让一让7章(第7章他至于生气吗)书名:萌妻出逃:老公大人让一让第7章他至于生气吗“叩叩叩。”房门突然被敲响,杜雨浓简直就跟见了鬼似的,一阵心惊胆战,“谁……啊?”“杜小姐,太太让您下楼吃饭。”“好的,我知道了。”也是这会儿,杜雨浓才突然意识到自己肚子饿了。赶紧过去开了门,“那个……”佣人本来准备走的,就看到杜雨浓从里面出来,“杜小姐。”“那个,我身体有点儿没力气,可不可以跟奶奶说一下,把饭端到我房间里来啊。”杜雨浓装出一副虚弱的样子。“我去问问太太。”“谢谢了。”程华听

  • 妈咪9块9:高冷爹地求带走7章(第7章 一白遮百丑)

    原标题:妈咪9块9:高冷爹地求带走7章(第7章一白遮百丑)小说:妈咪9块9:高冷爹地求带走第7章一白遮百丑“我只是想知道你叫什么。”夏青黎摊摊手,看着小小的脸蛋上疑惑的表情,一副小大人的样子,扑哧一下笑出了声。“怪蜀黍。”季安阳将车钥匙放在吧台上,两只手撑在高脚凳上,身体轻轻往上一蹦,同时快速的转身,屁股稳稳的坐在了凳子上。他冷着一张小脸,嫌弃似的看了一眼果汁,“我要一杯牛奶。”被小家伙快准稳的动作惊到了的夏青黎,好一会儿才找回了自己的下巴。他缩了缩鼻子,一脸傲娇的从冰箱里拿出一杯刚刚放进去的牛

  • 帝少的重生毒妻7章(第7章 嫁人,开玩笑吗)

    原标题:帝少的重生毒妻7章(第7章嫁人,开玩笑吗)小说:帝少的重生毒妻第7章嫁人,开玩笑吗“你!”简淑念眼睛瞪大老大,看着简若兮。没有想到这个懦弱无能的妹妹,竟然敢这样!简若兮看着动怒的简淑念,也不以为意。自己现在这幅身子打不过男人,但是想要应付简淑念这种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千金大小姐还不是问题。“姐姐,你可要想清楚了再动手哟!”简若兮笑道。简淑念抬起的巴掌,僵在半空中。打也不是,收回来也不是。正在这是,一个佣人走了过来,中年妇女的模样。低声的看着对简淑念道:“大小姐,您不是说明日有重要的应酬吗,现

  • 逆天狂妃:邪王宠妻无度7章(第一卷 异世风云第7章 打上门来)

    原标题:逆天狂妃:邪王宠妻无度7章(第一卷异世风云第7章打上门来)小说名:逆天狂妃:邪王宠妻无度第一卷异世风云第7章打上门来叶天齐有两子,但也有些走极端。一个是天资卓绝的紫衣侯,一个却是个混吃等死的二世主,后者也就是叶风华的大伯叶明。不过到了这一辈,情况却是来了个翻天覆地的戏剧性变化,更是让叶明得意不已,现在自己的女儿叶青霜是闻名王都的小天才,二十岁便已是黄阶灵师。而叶风华,却是个一无是处的废物!“我在和你说话,你聋了吗?”叶青霜见对面的人不搭理自己,顿时火冒三丈。叶风华丢掉手中的锦布,依旧不予

  • 萌宝坑爹:首席,复婚无效7章(第7章 父子聊聊)

    原标题:萌宝坑爹:首席,复婚无效7章(第7章父子聊聊)小说名字:萌宝坑爹:首席,复婚无效第7章父子聊聊“我们,聊聊?”席斐安排好去医院的事情之后,想了又想,最终还是走进了自己儿子的房间。“嗯。”小人儿只是抬了下头,就继续盯着自己的电脑,玩他的游戏了。这是他最新开发出来的游戏,他要弄妥了,然后卖掉,再然后,当然就是给他妈咪买好多漂亮的衣服,好多好吃的东西。他家老子暂时还是个不靠谱的,他可不敢指望这个老子能替妈咪担当什么。没错,子程小爷就是这么牛的。席斐顺着自己儿子专注的目光也注视着电脑,他虽然主攻

  • 神帝绝宠:逆天凰妃7章(第7章 幻境梦境)

    原标题:神帝绝宠:逆天凰妃7章(第7章幻境梦境)小说名:神帝绝宠:逆天凰妃第7章幻境梦境谢绾歌再睁眼时,身处一座院落之中,小院清幽,是她最熟悉的地方,她的家。占卜室中突然传出一声轻响,明知是幻境,谢绾歌还是忍不住想要过去一探究竟。占卜室还是曾经她最熟悉的装饰,玄天镜前面站着个小姑娘,正偷偷用玄天镜观看外面的世界。面容俏丽,正是谢绾歌幼年时的样子。谢绾歌轻轻依着门框,注视着曾经的自己。“咳!”身后一声厉咳,正在津津有味地观看玄天镜的“小谢绾歌”被吓了一跳。只见“小谢绾歌”调整呼吸转过身,露出一个十

  • 掠爱成婚:全球缉捕小萌妻7章(第7章 喵星人引发的悲剧)

    原标题:掠爱成婚:全球缉捕小萌妻7章(第7章喵星人引发的悲剧)小说名称:掠爱成婚:全球缉捕小萌妻第7章喵星人引发的悲剧果然从霍三少手里顺利逃脱之后江小果的好运也随之而来,顺利的潜回去拿到存款跟团子胜利会师。阔别半日,非常想念。江小果蹲下,带着一脸诱拐儿童的笑把团子抱起来。热情洋溢的开口:“团子,你今天有没有拉屎?被你吞掉的可是霍三少的钻戒,关键时刻可以保命的。”不知道是不是江小果的错觉,团子女王翻了个白眼,显得特别鄙视她。“好啦,咱们先逃走再说,这儿太危险了。”江小果一边说一边把团子塞进运动服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