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言情小说《极品妖姬》在线免费阅读

2017/11/3 17:12:30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极品妖姬

楔子

午门,城楼上站满了数百名弓箭手,手中的弓箭蓄势待发的对准着楼下。奇闻网城墙下,方台四周围满了数千位带刀侍卫。方台上,百名囚犯整齐的跪着,他们身后全绑着写有红色斩字的木牌。其中最前面的年老囚犯,两眼空洞的盯着眼方,他身上的白色囚衣此时已被血染成了红色,伤痕更是惨不忍睹。

夏侯夜修和一个长相美妙的女人坐在监斩台上。他英俊的脸上没有丝毫的情绪,那如幽谷般迷人的双眸释放着残忍的信息,杀无赦。他身边的女人则一脸笑,美丽的眸孔中更是写满了期盼和迫不及待。

赶到午门,看着眼前的画面,若水月一时间脑海中一片空白。版权http://www.qi-wen.com/

这时围观的百姓纷纷议论起来。

“奇怪,若将军这不是打了胜仗吗?为何会突然满门抄斩?还皇上亲自监斩!”

“听说之所以打了胜仗,那是因为若将军勾结外敌,这场仗就是他们计谋做的假象!为的是等时机成熟后,一口气夺下我们南拓那!”

“但是若将军平时也不是像是那样的人啊!啧啧啧。。。满门抄斩啊!”那人连连摇头。

勾结外敌,满门抄斩。。来自http://www.qi-wen.com/。若水月只觉眼前一黑,人顿时就晕了过去。

旁边的好心人急忙扶住她。“姑娘,姑娘。。。”

若水月半晌才缓缓醒过来。奇闻网耳边是混杂的议论,但一时间,若水月什么也听不见,脑海中只有满门抄斩四个字。忽然她冷笑连连。“好一个勾结外敌,好一个满门抄斩。。。夏侯夜修,你真要我若家死绝啊!好狠的心,好毒的计!”

“午时到!”就在这时,刑台突然传来了要行刑的声音。

若水月闻言,急忙朝人群中挤去。原文http://www.qi-wen.com/

刑台上,大夫人等人,纷纷泪如雨下,被下了哑药的嘴里,艰难的发出唔唔唔之类的求救声。全都没有了之前在将军府作威作福时的摸样,现在的她们只是一个悲惨的可怜之人。

相对于她们眼中的惊恐,若文荣却显的格外的镇定,他依旧保持着先前的动作,两眼空洞的盯着前方。直到一个臃肿的身影,倒映在他的眼眸之中,他的双眼这才有了光芒。然,只是片刻之间,他的眉头就紧紧的邹了起来,漆黑的眼眸中是不舍,更是担忧。

“爹。。说明qi-wen.com。”见老爹看见了自己,若水月悲痛启唇,随即就欲冲上前去。

见状,若文荣心中一急,干裂的嘴艰难的张了张。

虽然没有声音,但若水月还是明白了自家老爹的意思。老爹是要自己不要管他们,自己逃命去,好好的为他们活着。可是,在这种家破人亡的情况下,她怎么可能会走,怎么可能好好的活下去。而且,当日若非为了救自己,老爹怎么会将自己护命的龙符交出去,而将军府又怎么会落得个满门抄斩的下场。但是现在以她自身的能力,如果她真冲出去的话,别说她救不了他们,更会赔上自己的命。这么一来老爹他们的付出不都付之东流了吗?

一翻挣扎后,若水月终于还是停住了自己的脚步。就那么悲哀不舍的和若文荣对望着。

“斩!”这时夏侯夜修突然开口,手中的令牌也无情的扔了出去。顿时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

若水月在这一刻是清晰的感觉到自己的心跳停止了。

刀起刀落,只是眨眼间,一百多颗头颅便已落地。

飞溅出的鲜血在洁白的雪地上交织出一幅令人永远忘不了的图画。没有人能形容这种美,美得如此凄艳,如此残酷,如此惨烈。在这一瞬间,人世间所有的万事万物万种生机都似已这种美所震慑而停止。

顷刻间,整个世界在若水月眼中定格,冬季的寒冷在这一刻远远不比上她若水月的心冷。

没有笑容,没有泪水,更没有痛苦,若水月就那么愣愣的盯着雪面上,那一颗颗滚落在地的头颅,记忆被拉回了数月前。。。

大婚受辱(1)

拓廷五年,南拓国南拓国

此时京都最繁华热闹的大街上是礼炮轰鸣,锣鼓声作响,长长的街道被围的是水泄不通。只因今天乃南伊王夏侯博轩与大将军千金喜结连理的大喜日子。

只见一顶大红的八人大轿,缓慢的向前移动着,而身后,是看不见尾的十里红妆,十里红。

轿内,一身凤冠霞帔的若水月是一脸的紧张,大红色的罗帕此时已被她捏的不成了形。

成为博轩哥哥的王妃,这一天她不知道已经等了多久,现在她终于如愿以偿的穿上了红装,上了花轿,就等拜堂了!

就在这时,若水月的思绪被一阵轰鸣的礼炮声打断。

“落轿,请新郎踢轿门,迎新娘下轿。”轿外喜婆精神的喊道。

闻声,若水月心里更是紧张,急忙理了理自己的衣裙,规规矩矩的坐好,等待着她心中的博轩哥哥迎她出花轿。

然而只是片刻的喧闹后,耳边突然变的极为的安静,安静的连自己的心跳声,若水月也听的是一清二楚。

未听见踢轿门的声音,一只乌黑的手就伸进了花轿,拉上了她的手。

奇怪,博轩哥哥的手这是怎么了?怎么这么脏,是没洗干净?还是受伤,上了药?

在走神的档儿,若水月已被那只乌黑的手牵出了花轿。

没走几步,突然一阵风吹来,吹落了若水月头上的红盖头。

看着突然映入眼帘的容颜,若水月的眸孔在瞬间放大,人顿时也傻在了原地。

对方一身乌黑破烂的粗衣,光着两个黑脚丫,一头凌乱肮脏的头发还散发着浓浓的酸臭,满是污垢的脸上还有一块被火烧过的丑陋疤痕,扁塌的鼻梁上还有一颗指头大小的黑痣。

愣愣的看了对方一会儿,若水月是猛的回过神,一把抽回自己的手,惊愕的盯着对方质问道。“你,你是谁??”

“哈哈。。。哈哈。。。”若水月刚问完,耳边就突然响起一阵笑声。

随声看去,若水月再次愣住了,因为此笑声的主人不是别人,正是今天的男主角,她的心中的博轩哥哥。

夏侯博轩一身紫色莽纹锦袍同几位官家小姐,公子坐于南伊王府门口,一脸嗤笑的看着满目困惑的若水月。

“博轩哥哥,你,他???”看了看夏侯博轩,再看了看自己身边的丑陋男人,若水月半天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他?就一个丑陋的乞丐了!”指尖温柔的划过身边女人美妙的轮廓,夏侯博轩淡淡的笑道。

“什么?乞丐?那他怎么???”怎么是他牵自己出花轿?而不是博轩哥哥?自己的新郎不是博轩哥哥吗?

嘴角勾勒出一道好看的弧形,夏侯博轩厌恶的看着若水月。“他怎么了???”

“博轩哥哥,人家她的意思是问你为什么是那乞丐牵她出来,而不是你??”若水月还未来得及开口,夏侯博轩身边的女子申含灵,就阴阳怪气的笑了起来。

眨了眨眼,夏侯博轩一脸无辜的看着申含灵。“为什么本王要去牵她出来?”

申含灵瞥了眼若水月,含笑道。“博轩哥哥好糊涂,今天不是你和她的大婚吗?当然是你去迎她出花轿了。”

“什么?本王和她的大婚?”冷笑一声,夏侯博轩突然从椅子上站起身,缓缓朝若水月走近,厌恶的说。“做本王的王妃?你们看,就凭她这副尊容,她也配?”

顿时一阵刺耳的嘲笑穿入若水月的耳朵里。

“博轩哥哥,你。。。”看着夏侯博轩眼中的厌恶,若水月难以接受的跌退了几步。

凑近•若水月,盯着她那张看不清五官的大脸,夏侯博轩厌恶的说。“你难道都从不照镜子的吗?知不知道,光这么看一眼你的脸,本王都恶心想吐了,更何况要本王娶你,成天对着你这张让人作呕的脸!”

夏侯博轩的话如一盆刺骨的冰水从头淋下。

这时夏侯博轩的好友,礼部尚书家的公子项跃彬缓缓走上前,无比同情的拍了拍夏侯博轩的肩,意味深长的讥笑道。“其实光这么看看她这张作呕的脸倒没什么,真正痛苦的,你知道是什么吗?”

“是什么?”看着项跃彬,夏侯博轩愣了愣。

“当然就是洞房了,你想想,她这身衣服褪去后,露出的那身肥肉,再想想,她。。。”

瞥了眼若水月那身的肥肉,再听到项跃彬的话,夏侯博轩终于忍不住的厉声打断了他。“够了,别再说了,你再说,本王真就忍不住想吐了。”

“想吐都还好,就怕你真看了她那身的肥肉以后就再也提不起性趣了。”冷冷的看了眼若水月,项跃彬讽刺的笑了笑。

项跃彬此话一出,围观的众人再次哈哈大笑起来。

刺耳的嘲笑还在耳边徘徊,如此不堪的羞辱让若水月再次不自觉的往后跌退了好几步。

“你。。。”

“事实而已,而且你不比邱峻只要是女人他都能上,要不这样吧!若她实在要嫁给你,你就让邱峻帮你洞房了,免得你也。。。”

“喂,你这臭小子,说什么那?告诉你,你可以侮辱我的人格,但是你绝对不能侮辱我的品位,否者就算是兄弟也翻脸。”说着说着,名叫邱峻的就急忙冲了上前,厌恶的看了眼若水月,一脸反胃的冲项跃彬吼了起来。

“邱峻的话不错,只要是个正常的男人,无论将这丑八怪送给谁,都是对那个男人莫大的侮辱。所以说,这世上能配得上这丑八怪的,就也只有这种丑陋的乞丐了。”点点头,看了眼一旁的乞丐,夏侯博轩一脸认真的说道。

“就是就是,博轩哥哥这么一说,我也觉得这丑八怪和这乞丐真是天生一对。”听闻几人的对话,申含灵也走了上前,附和道。

若水月是笨,但她却不傻,听到了这儿,她也算是彻底的明白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了。原来这一切都是他夏侯博轩安排好的,为的就是当着众人的面,羞辱她。可是她真的不明白,既然不愿意娶她,当初为何还要答应这桩婚事。

大婚受辱(2)

厌恶的看了眼若水月那一脸的肥肉,夏侯博轩突然转过身,一脸狡黠的看着面前那肮脏丑陋的乞丐。“今天本王高兴,送你个媳妇怎么样?”

夏侯博轩此话一出,人群是一片喧哗。事情发展到这里,不用说明众人就已清楚他夏侯博轩的意图了。

闻言,若水月顿时也愣住了。难道他是想要将自己。。。

“可是,王爷。。。”看了眼夏侯博轩,再看了眼若水月,乞丐是一脸的不情愿。如此丑陋的肥女人带回去,自己还得给她找吃的,这不是。。。

“哈哈。。。哈哈。。。怎么连你也不愿意要这个丑八怪?”看出乞丐的不愿,夏侯博轩顿时哈哈大笑起来。“若水月,你看见了没?连如此丑陋不堪的乞丐都不愿意要你,更可况是高高在上的本王?”厌恶的看着若水月,夏侯博轩讥讽的说道。

“就是也不自己撒泡尿照照,自己什么德行,居然妄想嫁给博轩哥哥。”狠狠的白了眼若水月,申含灵讽刺的说道。

两人的侮辱让若水月顿时泪流满面,他们居然,居然。。。不管怎么说,自己也是将军府的小姐啊!他们怎么可以这么做!

“不过你放心,看在本王与你相识一场的份上,本王一定不会让你嫁不出去的。。。”冲若水月说了句,夏侯博轩又突然回过头看着乞丐,冷笑道。“的确要你娶这个丑八怪也着实为难你了,既然如此,这样吧!只要你愿意娶这个丑八怪的话,作为补偿,本王就送你一座府邸和一千两银子,怎么样?”

“这个。。。”看了眼若水月,再想想那白花花的银子,乞丐终于点点头。“好,我娶她。。。”

“不,我不要。。。”若水月的眸孔在瞬间放大,哭喊的同时一步步往后退去。她不要,她不要嫁给乞丐,就算是死她也不要。

冷眼看着若水月,夏侯博轩冷冷的说。“由不得你。。。来人,给本王拦住那个丑八怪。”

顿时,数十名侍卫从王府内冲了出来,将若水月的去路围的是严严实实。

一时间无法言语的绝望,耻辱,羞愧,袭击着若水月的每根神经。

恶心的看了眼若水月,夏侯博轩回头就冲身后的管家厉声命令道。“你立马准备,让这个乞丐和丑八怪拜堂成亲。”

“是。。。”应了声,管家就冲忙的跑进了王府。

“不,不,我不要嫁给乞丐,就算是死,我也不嫁。。。”哀怨的看着夏侯博轩,若水月不停的摇晃着自己的头。

厌恶的看着若水月,夏侯博轩狠狠的说。“哼!你这样的丑八怪,不死就只得嫁给乞丐。”

顷刻间夏侯博轩的话是彻底的刺激到了若水月。只见若水月突然发疯似得跑上前,怒吼一声。“我就是死,也绝对不会让你们如愿的。。。”说完,若水月就直直的朝王府门前的石狮上狠狠的撞了上去。

众人都还来不及上前阻止,只听见“咚”的一声,鲜红的血就从若水月的头上飞溅而出。

眼前的画面,惊得众人是倒吸了口冷气。谁也没有想到一向软弱愚笨的若水月居然真的做出如此‘壮烈’的事情。

“完了,这下玩笑开大了。”看着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若水月,项跃彬受惊的说了一句。

怔了怔,夏侯博轩这才猛的回过神,冲离若水月最近的侍卫命令道。“看下,她怎么样了?”

侍卫惊恐的看了眼夏侯博轩,缓缓上前,伸手往若水月鼻孔一伸,随即便被吓的退了回去。“王,王爷,她死了。”

闻言,几人都不再说话,只是一脸担忧的看着夏侯博轩。

紧邹着眉,沉默了半晌,夏侯博轩终于冷冷的甩出一句话。“她还没进我南伊王府的门,所以还不是我夏侯博轩的人,既然如此。。。来人,将这个丑八怪的尸体送回将军府。”说罢,夏侯博轩衣袖一挥就朝自己的府邸走去。

见状,邱峻等人脸色一变也急忙跟了进去。

前一秒还晴空万里,此时已是倾盆大雨,电闪雷鸣。恍如是在为一个枉死的亡灵而悲泣,愤怒!

将军府,典雅别致的明月阁内,看着若水月头上那么大一个血窟窿,几人是既担心又焦急。

直到大夫缓缓的从板凳上站起身,几人这才急忙收回了视线,朝大夫看去。

“张大夫,我家月儿她怎么样了?”急忙上前一步,大将军若文荣焦急的问道。

“奇迹啊!奇迹!老夫从医数十年,还从未碰到这样的怪事。明明都已经断气的人,居然还能从鬼门关又活过来了。想必是大将军的福泽深厚,庇佑了三小姐吧!”

若文荣一惊。“这么说我家月儿她。。。”

“大将军放心,三小姐已无大碍,只需多加休息,不久变会醒来。”

“真的吗?那实在是太好了。月珍,快,重重的赏。”

听着耳边传来的对话,床上的若水月在心中重重的叹了口气。其实早在之前她就醒了过来,只是她不愿意相信,更不能接受这个穿越了的事实而已,而且脑袋里乍然多出的记忆更是让她无法形容现在的心情。

若水月,同名同姓,南拓国大将军若文荣的三女儿,妾室三夫人白烟所生。只因白烟在嫁于若文荣前,是京都有名的歌妓,顾从小若水月就受尽了众人的白眼,欺辱,导致她从小生性孤僻,懦弱。而她唯一的兴趣就是将自己关在房间里大吃大喝,最后导致她未满十六岁就足足有两百多斤。虽然她长的不丑,可就因为那一身的肥肉,让她整个人完全的变了形,也为此她被誉为南拓国第一丑女。可尽管如此若水月却深得大将军若文荣的喜爱,更因在若水月出生时,一位得道高僧曾赐予两句吉言。“此女不鸣则已,一鸣必为人中之凰。且,得此女子者,得天下!”将其看的比自己的命还重要。

然,在数月前将军府的一次宴会上,若水月原本只是想偷带些食物回房的,可就在那时她初遇了身为南伊王的夏侯博轩,从此芳心大动。

明了若水月的心思,若文荣立马进宫求了他贵为太后的姐姐,定下了两人的婚事。

可哪知一片倾心最后竟然落得个香消玉损的下场,反而便宜了她这个二十一世纪世上以狠辣出名的杀手,若水月。

看着女儿头上那么大的一个窟窿,身为人父的若文荣是既心疼又愤怒,他嫁出去的是一个好端端活生生的女儿,而抬回来的时候却是。。。

“他夏侯博轩实在是欺人太甚,当我若文荣是死的吗?你照顾好月儿,我要进宫让太后和皇上给月儿主持公道!”气愤的冲床边不停抹泪白烟说了句,若文荣衣袖猛的一挥,转身就走了出去。

若文荣前脚一走出去,白烟便又止不住的大哭起来。“呜呜。。。月儿,月儿。。。我苦命的孩子啊!”

听着那一声声揪心的呼唤,若水月知道自己不能再继续装睡了。缓缓张开眼,看着一脸泪水坐在自己床边的美妙女人,生涩的唤了声。“娘亲。。。”

“月儿,月儿,你终于醒了,担心死娘亲了。好了,好了,现在没事了,以后你可不能再做傻事了,知道吗?这个南伊王也实在是太过分了,居然。。。月儿你放心,你爹爹已经进宫去请你姑妈太后娘娘为你主持公道去了,绝对不会让你受半分委屈的。”温柔的抚摸着若水月的头,白烟一脸心疼的说道。

温柔的抚摸,和白烟眼中的心疼和疼爱,让从小孤儿的若水月心头一暖。爹?娘亲?

白烟的委屈

养了半个多月的伤,伤口都已经结痂,只要不触碰,倒也不疼。只是每每一看到自己额头上那道狰狞的疤痕,若水月惨死前的耻辱总会浮现在脑海,而心也会止不住的疼。

不知是因为已亡若水月的原因,还是因为现在这个她原本就是吃货的原因,只要心里一难过,她就感觉自己肚子空空是也,忍不住的狂吃东西。而一填饱肚子,她就困。也因此才短短数日的时间,她身上又长了不少肉。

再胖下去,真的是走路都要成问题了。

“月珍,月珠,收拾下,我们出去走走。。。”缓缓站起身,若水月大大的伸了个懒腰。

月珍月珠对视了眼,一脸担忧的看着若水月。“可是小姐。。。”

以为俩丫头是在担心自己的伤势,于是不等月珠将话说话,若水月就急忙挥挥手。“没关系,我的伤已经没事了!要是我再不动动的话,不出数月我出门都的让人抬着才能出去了!唉。。。”看着自己肥厚的肚子,若水月郁闷的叹了口气。这两百多斤的肉,要减下来,可真不是件容易的事啊!

“不是的,小姐,奴婢的意思是。。。”

“好了,看你俩小丫头,年纪轻轻怎么像个老妈子啰啰嗦嗦的。怎么?难道真的要你们小姐我出门要人抬的时候你们才高兴吗?”若水月一脸认真的盯着两丫头问道。

见状,两丫头急忙摇摇头,开口解释。“不是的小姐,奴婢是怕。。。”

“怕什么?有你们小姐我在,就是天塌下来,我也给你们顶回去了!”若水月两手往自己肥宽的腰上一叉,肥厚的双下巴一扬,满脸的强势。

两丫头顿时愣住了,一脸怀疑的盯着眼前的若水月。这话真的是出于这一向懦弱,胆小的三小姐若水月的口吗?

扬扬眉,若水月满脸不解问道。“你们俩这么看着我做什么?”

“厄!没什么,就是觉得小姐自从那次醒来以后,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月珠急忙的解释道。

“就是,就是,而且性格也变的开朗了不少!”闻言,月珍猛的点点头,附和道。

嘴角扬起一朵灿烂的笑容,仰头望着逐渐升起的朝阳,若水月大声宣告道。“从今以后,我再也不是那个任人欺辱,可怜兮兮的若水月了,我要笑着精彩的过每一天!”

若水月的话让两个小丫头顿时眼泪汪汪。“小姐!”她们的主子终于。。。

走出了明月阁,三人缓缓的朝庭院了走去。

自从穿越过来,这还是若水月第一次走出自己的明月阁。一时间她是心情大好!

天空不染一丝浮云,蔚蓝如洗,灿烂的阳光透过茂盛的枝叶闪在身上,给人一种格外温暖的舒适。

忽然转角处传来一阵嘈杂的声音,惊的月珍月珠顿时脸色一紧,都小心翼翼的看着突然停住的若水月。

“哼!不亏是当过妓、女的娼妇,随意耍了个手段,就将老爷骗上了床。。。”尖锐的声音。

“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委屈无奈的声音。

“哼!少拿这种无辜的眼神看着我们,我们才不会像那些男人受你这个荡、妇的勾引那!”另一个气愤的声音。

“就是,白烟,你是什么样的荡、妇你以为我们都不知道吗?哼!现在我算是明白你为什么会生出若水月那种既丑陋又不知廉耻的女儿了!那就是上天给你的报应啊!”

听到这儿,若水月的眉头在瞬间紧邹起来,黑眸中冷冽的寒光让一旁的月珍月珠也忍不住的一颤。这还是她们第一次看到小姐如此生气的时候。

不再有半刻的停留,若水月抬起自己粗壮的大象腿就急冲冲朝前走去。

转角处。一株高大得宛如一把撑开得绿伞树下,白烟狼狈的趴到在地上,美妙的脸上还挂满了泪水。她前面,正站着三个衣着华丽的中年妇女,若水月认得她们,她们分别是,二夫人王凌兰、四夫人余曼岚,及五夫人许枫,随后是她们的嬷嬷和丫鬟。此时四夫人的脚正狠狠的踩在白烟的手背上。

眼前的画面让若水月顿时怒气冲天。这群该死的女人。。。记忆中,曾经的若水月母女两就受尽了她们的欺辱,而现在她来了,她就绝对不会任人宰割。

突然加重脚下的劲道,四夫人慢慢凑近白烟,突然厉声威胁道。“荡、妇,你最后给我们老实点,否者下次我踩的就不是你的手了。还有记住了,若今天的事情你敢让老爷知道的话,你宝贝丑女儿的下场你可会。。。”

“我的下场会怎么样?”重重的上前一步,阴冷的看着眼前的女人,若水月咬牙切齿的问道。

看着突然出现在眼前的若水月,在场所有人顿时愣住了!谁都不曾料到,从不轻易走出房门的若水月居然会在这种情况下出现。而且她今天给人的感觉也是如此的陌生。要是换了以往,无论她亲眼看着大家怎么欺辱她娘亲,她都绝对当做什么都没看见,没听见,就那么畏惧颤抖的低着头,恨不得立马逃走。。。而现在,她不但敢自己走了出来,居然还敢用这种语气质问四夫人。。。这究竟是吃错药了那?还是脑子被撞傻了?

“月,月儿。。。”若水月的突然出现,和突然开口,让白烟再次热泪满面。

白烟那声月儿让若水月一阵心疼。在这个异世界,这个女人是她的娘,她身为女儿的,绝对不会再让任何人欺辱她了。

怔了怔,四夫人是猛的回过神,随即瞪着双眼厉声冲若水月吼道。“你这个荡、妇生的野种,敢如此对我说话,你这是在找死!”

深深吸了口气,若水月又重重的上前一步。“你再说一遍。。。”

此时若水月身上强悍的气势,让在场所有人再次愣住了!这真的还是当初那个懦弱,胆小的丑八怪若水月吗?

极品妖姬》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风车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风车小说)或者(fengchexiaoshuo),关注后回复 极品妖姬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掌欲诸美16章

    原标题:掌欲诸美16章小说名字:掌欲诸美第16章杀人要偿命顾曼宁的总监办公室内,沉默良久的顾曼宁,心下不自觉的便是理解了慕欣桐的苦衷。除了险中求存这个办法之外,她们现在也确实没有其他的选择。虽然慕氏集团明面上都握在慕欣桐的手里,但是那些个身处在慕氏集团当中的诸位董事也不是好相与之辈。他们能够看到的,是自己眼前的利益,不会管其他的事情。商人逐利,在这里则是展现的淋漓尽致。正因为清楚这一点,所以段炳坤才敢明目张胆的拉帮结派。“可是……慕总,三个月的时间,我们的销售额该怎么超过老销售部啊?”顾曼宁想了

  • 狼性总裁娇妻要逃跑16章

    原标题:狼性总裁娇妻要逃跑16章小说:狼性总裁娇妻要逃跑第十六章被虐惨乔音一愣,担心的问道:“婷婷,发生什么事了。”一听好友发问,吴婷婷便忍不住吐槽起来,“还不是我那个妈,非让我去相什么亲,还给我上午安排了一个,下午安排了一个,说是不去,就给我断了创业资金的支持。”“我不愿意啊,可是我又能怎么办呢!”吴婷婷委屈巴巴道,“为了我们的革命事业,我只能先委屈一下啦。”乔音哭笑不得,“好啦,你去吧,这也是伯母的一片心。”“哼。”吴婷婷哼了一声,就挂了电话。既然吴婷婷今天也不去公司,公司初期的工作没办法进

  • 我的天降秘书16章

    原标题:我的天降秘书16章小说:我的天降秘书第16章三代单“舅公放心,我一定努力,完不成自请舅公打板子!”朱大云很认真地说。周锡煌和王建才听了这话,都爽朗地笑了起来。“今天小英怎么没来?”周锡煌突然问道。周锡煌说的这个小英就是王建才的老婆,夏金英,周锡煌的亲外甥女。“今天金英去娘家了,不是二哥从美国回来了吗,大家就都过去了,孩子们也跟着一起去了。”王建才说,“她本打算过来的,但是二哥可能后天就得回去,所以今天约好了一起再聚一下,可能明天他们会一起过来看外公外婆。”其实王建才没有明说,他是特意挑在

  • 于你有情,累我此生16章

    原标题:于你有情,累我此生16章小说名称:于你有情,累我此生第16章苏芊芊,你凭什么?!苏芊芊说出那句话的时候,乔沫儿分明察觉,站在自己身边那个男人的身体,在瞬间变得僵硬。她忍不住偏头去看,想看看他现在是什么表情,是不是同她一样,难以置信的欣喜,又带着点怨怼的不甘心。可是没有,男人脸上没有丝毫表情。弥漫了浓郁墨色的眸子,一瞬不瞬的盯着那个步步远去的倩影。那眼神,是乔沫儿读不懂的深幽。沈沉渊缠着绷带的手指缓缓收紧,带起钻心的疼。十指连心,当初他的骨头被寸寸敲碎,虽然竭尽全力的拼好,但要恢复如初,又

  • 风云人生16章

    原标题:风云人生16章小说名称:风云人生夜店风云后面一个多星期,我每天早上来上班,基本上都是在健身房锻炼。当锻炼身体成为一种工作的时候,效率的确是高的惊人,只是很短的时间,我就发现自己身体发生了显著的变化。不仅身材更加匀称,衬衫也已经能够被肌肉撑起来了,前所未有的神清气爽,有一次走出去,还被一个女孩子误认成某个帅气的明星找我要签名。除了在刹那芳华锻炼体型之外,我和姜大伟还有另外几个人也被白姐安排熟悉整个会所的工作。刹那芳华会所是龙华路上最有名气的会所了,整个会所的客流主要集中在晚上,虽然说主要是

  • 冥婚掠情:鬼夫请绕道16章

    原标题:冥婚掠情:鬼夫请绕道16章小说名称:冥婚掠情:鬼夫请绕道冥婚掠情鬼夫请绕道张阿姨看到阿东这般愤怒,也不敢上前阻止。阿东说完,没等我开口,上前一脚踹在我肚子上。一瞬间我就跪倒在地,捂着肚子疼得连话都说不出。黑包也掉落在地,阿东骂骂咧咧地上前捡起了背包。打开一看,双眼直冒精光。“啧啧,没想到你这小妞子到时挺值钱的么?这得有十多万吧?”我哪里说得出话?没有抽过去就很不错了。“阿东,你,你不要乱来。”“闭嘴!老东西,你那点工资还不够我吃喝!哼,眼下好不容易送上来个肥羊可不能放过!”阿东瞪了张阿姨

  • 总裁好凶猛:亿万首席爱妻入骨16章

    原标题:总裁好凶猛:亿万首席爱妻入骨16章小说:总裁好凶猛:亿万首席爱妻入骨第16章你很紧张吗?苏小小看着镜子中自己的脸,决定还是加工一下吧,好歹现在也是“体面人”。这个时候,她终于理解了某些女同胞不化妆宁可饿着肚子也不出门是一种怎样的体验了。这个世界果真没有一个女人对自己的容貌是自信的,这一点,她终于信了。决定了就动手,虽然轻易不化妆,但是女人的化妆本领简直就是从娘胎里带出来的,属于无师自通,这是上天赋予女性的神技能!刷刷刷~收拾完毕,照照小镜子,不错,苏小小换上笑容,自信满满的昂起头,按照和

  • 剑道独尊16章

    原标题:剑道独尊16章小说名称:剑道独尊第16章高明出手这一刻,魏国师和王大龙同时冒了一头的冷汗,心中惊惧万分。因为叶战这两拳,已经足够让他们两个结伴,下地狱面见阎王了!“高大哥!”“大总管!”魏国师和王大龙下意识叫道,他们发现叶战疯了,竟然真的敢杀他们。而高明,是唯一一个可能救下他们命的人。实际上,就在叶战出手的一刻,高明已经动了。速度迅疾到了极点。眨眼间,便是已经来到了魏国师和王大龙的面前,只在身后留下几个迅速消散掉的虚影。然后,高明伸出双手,似只是随意的一拍。便是直接将叶战发出来的两道拳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