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小说前妻更风光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2017/11/3 17:07:04 来源:网络 [ ]

书名:前妻更风光

第二章 慈善拍卖会(二)

慈善酒会刚刚开始没多久,纪老爷子由于身体不适就早早离开了,纪歌和宋浩明的戏也就演完了。小说前妻更风光免费在线阅读全文纪歌准备去找点吃的东西,宋浩明也撕下了脸上的伪装,搂着洛圆圆到一边关切的询问着。

  结婚后宋浩明很少带纪歌出门应酬,认识纪歌的人不多,纪歌自己拿了些儿吃食坐到一个没人的角落静静的吃着。

  “我最讨厌的就是你这样的女人,仗着家里有点儿钱,无法无天,真是让人恶心。”宋浩明那张俊脸又浮现在纪歌的眼前。而这句话就一直萦绕在纪歌的心头,她也不知道是哪里得罪过宋浩明,他会如此的看她。

  当年结婚的时候确实是宋浩明的家族最困难的时期,不过她也是受害者,被父亲逼着从法国回来嫁给宋浩明,父亲想吞并宋氏集团,可是由于自己不擅经营,现在是赔了女儿又折兵,不但被宋浩明夺回了宋氏集团,连女儿都不被待见。

  想到父亲,纪歌心里就不是滋味,父亲给自己找了个后妈,抛弃了自己的母亲,现在和后妈卷了家里的财产去美国定居了,把一个烂摊子扔给了爷爷。推荐qi-wen.com

  “慈善拍卖会正式开始。”铜锣一响,把纪歌从回忆里拉了回来。

  放下餐盘,整理了一下子妆容,给自己打了打气,纪歌走向了拍卖会场。

  第一样是一条紫水晶的项链,闪闪发光的项链让很多女人心动不已,不过纪歌可不喜欢这样太招摇的东西,连着几件超炫的东西都没有让纪歌动心。

  喝了五杯水,已经是第六样拍卖物品,主持人打开一个普通的丝绒盒子,里面是一枚祖母绿的戒指,底座是银质的镂空花,只是那祖母绿绿的就像一滴泪水。

  纪歌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对这枚戒指情有独钟,当她无意之间看到这枚戒指的拍卖消息之后,她就确定一定要得到它。

  “这枚祖母绿的戒指是周家当家主母的最爱,这次为了拍卖会拿了出来,起价十万。奇闻网”主持人报出了底价。

  对于如此普通的戒指,很多名媛都不感兴趣。

  “十五万。”有人给出了价钱。

  “十六万。”有人跟进。

  纪歌的手心都湿了,她的心情很激动,但是还没有出价。原文http://www.qi-wen.com/

  价钱越来越高了,纪歌看了一下那些儿出价的人,都是一些儿小公司的老板,纪歌定了定神,拿起了价码牌。

  “我出一百万。”清丽的声音响彻了整个大厅,所有的人都把目光投向了纪歌。一百万买一枚普通的戒指,大家都以为她疯了。

  纪歌出了个惊天的高价,其他人都没有做声了,沉寂了一会儿之后,主持人敲着锤子。

  “一百万第一次,一百万第二次。”就在马上要拍板的时候,又有人出价了。说明qi-wen.com

  “一百五十万。”再次震惊了全场的人,不会今天来的人都没吃药吧。

  纪歌也吃惊的看着那人,宋浩明,他怎么会想买这个戒指。

  “二百万。”又一个声音响起,大厅再次沸腾了。

  纪歌回头就看到了穆思修,穆思修却没有看她,冷着一张脸看着那枚戒指。

  穆思修的身边坐着紫清,正一脸的鄙视,看样子她是不喜欢这枚戒指。来自qi-wen.com

  纪歌抓紧了手包,里面是她全部的家当,只有一百五十万,这枚戒指看样子是无缘了,她狠狠的瞪着穆思修,这个男人是老天派来和自己作对的吧?

  也许是感觉到目光太刺人了,穆思修的脸微微的侧过来瞟了一眼纪歌,纪歌想收回目光已经来不及了。

第三章 祖母绿戒指

没有悬念,那枚祖母绿的戒指被穆思修给拍下了。宋浩明也带着洛圆圆来到了休息区。整个拍卖会圆满的完成了,舞会开始了。

  纪歌心里不痛快,对舞会也是没有兴趣了,颓丧的想离开周氏庄园,刚走到门口的时候,被一个穿着黑色西装男子拦住了。

  “是纪小姐吗?我们总裁请你过去。”男子很有礼貌的伸了伸手。

  “对不起,我不认识你们总裁,而且我现在要回家。你给我让开。”纪歌推了推面前的人,那人却像铁塔一样纹丝不动。

  识时务者为俊杰,纪歌想着自己走不了,也就不强求。“那他实在想见我,那我就给他一个面子好了,在哪?走吧。”

  跟着黑衣男子在周氏庄园里转了几个弯,来到了楼上的一个房间,推开门里面有淡淡的灯光和淡淡的红酒味,让纪歌进去了,黑衣男人退出去把门关上。

  窗户大打开,可以看到外面朦胧的山峦,靠窗站着一个高大的男人,穿着合体的黑色西装,一只手揣裤兜里,另外一只手端着一杯红酒,正眺望着远方,那背影说不出的孤单。

  听到门响,男人转过身来,深不见底的眼睛盯着纪歌,性感的红唇抿着,就那么盯着纪歌,让纪歌有点儿手足无措的紧张。

  两人持续沉默了一会儿,还是纪歌忍不住:“请问您找我有事?”

  “你过来。”穆思修把手伸给纪歌,纪歌听话的朝前走了几步,在离穆思修一步的位置停了下来。

  “请问您找我有事?”纪歌再次问起。

  “你为什么要那枚戒指?”穆思修低沉的声音就犹如大提琴一样的悦耳。

  “你为什么要那枚戒指?”纪歌没有回答,同样的问穆思修。

  “我这人好奇心很重,看到你特别想要这枚戒指,就把它拍下,让你得不到,就可以知道你的秘密。”穆思修喝了一口红酒,把红酒递给了纪歌。

  “我不喝,对了您有这样的爱好我也有一个爱好,人家越是想知道,我就越是不告诉他,如果没什么事,我就走了。”纪歌白了穆思修一眼,转身就准备离开。

  “不要走。”穆思修抓住纪歌的胳膊,由于惯性作用,纪歌穿着十公分的高跟鞋没站稳,整个人朝着穆思修倒去。

  穆思修也没想到纪歌会摔倒,下意识的一扶,纪歌一阵的乱抓,抓到了一个东西稳住了身体,身后是穆思修的大手接住了她。

  就在她抓住那个东西的时候,穆思修大手一缩,纪歌就继续朝下倒,而穆思修也跟着倒下去,趴在纪歌的身上。

  “你,快起来。”纪歌满脸通红,穆思修的嘴唇正吻在她的额头上,温热温热的。

  “你不松手我怎么起来?”穆思修趴在纪歌的身上,软软的让他不想离开。

  纪歌这才发现自己的手被穆思修压着,而手里正握着一个东西,刚才还比较小,现在却变的大大的。

  “哎呀。”纪歌嫌弃的松了手,脸就更红了。

  “是你招惹的它,现在怎么办?”穆思修也没有想到自己对纪歌会有这么大的反应,毕竟他的宝贝已经沉睡很久了,遇到了纪歌居然苏醒了。

  “我这里有点儿钱,要不你去找个小姐?”纪歌虽然没有经历过人事,可是没吃过猪肉总见过猪跑,她知道她是惹了事了。

  “你有多少钱?”穆思修又好气又好笑,他堂堂穆少,居然沦落到花钱找女人的下场了。

  “这支票你不能动,现金只有三千,应该够了。”纪歌推了推穆思修,想去把手包拿过来。

  “女人,你知道我是谁吗?”穆思修彻底被激怒了,他捏着纪歌的下巴迫使纪歌面对着自己。

  “你,你是谁?如果我说挺面熟的,你会给我打折吗?”纪歌莫名其妙的盯着穆思修,如果说认识就打折的话,她还是愿意的。

  穆思修从纪歌的身上起来,整理了一下衣衫,这个女人居然完全想不起自己了,好,很好,他会给她一点苦头吃的。

  这时纪歌的电话响了,拿过手包掏出手机,纪歌看到显示屏上显的宋浩明,皱起眉头接通了电话。

  “你在哪里?”宋浩明不带任何感情的问。

  “路上。”纪歌看了一眼穆思修,撒了个谎,她可不敢告诉宋浩明自己和一个男人在一起,而且刚才那个男人还在自己身上。

  “快点回家,我有事要找你。”说完宋浩明就挂了电话。

  “这是三千块钱,给你,不行,我要拿一百,一会儿我还要打车。”本来都把钱拿给了穆思修,纪歌又缩回手,抽了一张出来。

  “女人,你引起的火本来应该你来灭的,不过今天就放过你,我们很快就会见面的,钱我收下了。那欠的一百明天再还,我会跟你联系的。”穆思修抓过纪歌的电话,给自己拨了一个电话。

  看到长的如此好看的人,却如此小气,一百块还要专门来还。

  纪歌看了一下自己的全身上下,确实拿不出一百了,只能忍口气。

  正要走到门口,穆思修又喊住了她,站到纪歌的面前,穆思修拉起纪歌的手,把那二百万拍下的祖母绿的戒指戴在了她的手上。

  “暂时借给你戴着,别忘了明天还钱。”说完拉开门,穆思修先跨了出去,等纪歌回过神的时候,穆思修已经不见了踪影。

  看着手上多出来的戒指,再想到那个连一百块都要计较的男人,纪歌摇了摇头,现在不正常的人太多,也不多眼前的这个。

第四章

纪歌出来的时候周氏庄园的人都走的差不多了,想在这里打车也是很不容易的,到这里来的人恐怕没有人会打车来的。

  天已经有点晚了,黑色的天空繁星点点,一轮月牙挂在了天空,宛如一张笑脸。

  纪歌脱下了十公分的高跟鞋,提在手里,披散着长发,赤脚走在青石板的路上,在这个宁静的夜色里,没有焦虑,也没有算计,微风吹来长发随风飘舞,她就好像是黑夜的一只精灵。

  一直跟在纪歌身后的宋浩明心里一动,他一直知道纪歌是美的,可是眼前的她却让他有了一种不一样的感觉。

  由于仇恨,他没有认真看过自己结婚三年的妻子,他的眼里只有青梅竹马的洛圆圆,纪歌从来都不吵闹,只是扮演好宋太太的角色。

  宋浩明吓了一跳,在准备离婚的前期,他怎么忽然感受到妻子的好了,不行不行,纪歌一家人都充满了算计,自己一定是被她迷惑了。

  酒会之后宋浩明就发现纪歌离开了,可是他打电话回去家里却没有人,他知道她的车坏了,让人跟着她却跟丢了,那一刻他有一点儿慌乱,才让人把洛圆圆送了回去,自己还在这里等着。

  走了很长一段路,纪歌的脚有点儿磨皮了,坐在路边揉起了脚,看着脚上的血泡,纪歌自嘲的笑了,没有人爱的感觉还真的是不好。

  一个人影罩在她的头上,把微弱的月光都挡住了,纪歌下意识 握住了手里的高跟鞋。

  黑影一把抱起了纪歌,纪歌抡起高跟鞋就要砸下去,却传来了宋浩明的声音:“是我。”纪歌的手呆滞在空中,宋浩明,他怎么会在这里?

  “好巧,宋总裁,你也在这里散步?”纪歌调侃着宋浩明,难道这又是一位没吃药就出门的。

  “回去好好交代你到哪里去了。”宋浩明黑着脸,把纪歌扔进副驾驶。

  宋浩明的车纪歌很少坐,他也从来都不去接她,纪歌都有点儿怀疑宋浩明连她是做什么工作的都不知道吧。

  宋浩明打燃了火,一下子就看到了纪歌手上的戒指,他的手一顿,整个拍卖会都知道这枚戒指是被穆思修买下了,可是现在却在他的太太手上,而且他的太太手里没有结婚时他买给她的钻石戒指,只有这枚突兀的戒指。

  宋浩明一把就抓住了纪歌的手:“这是什么?怎么会在你手上。”

  “宋浩明,你是今晚没吃药还是吃多了?我容忍你是因为你是我的老公,很快你就不是了,我也可以找下家了。”纪歌挣了挣,没有挣脱。

  宋浩明想了想,也是,自己今天出门好像是没有吃药,怎么忽然关心起仇人的女儿了。想通了宋浩明就松了手,可是他心里却不好受,想到自己的妻子会和其他男人在一起,他的心里就不好受。

  “纪歌,我们去吃点东西。”结婚三年他们在一起吃饭的次数一双手都用不完。

  “行。”正好纪歌也饿了,既然有人请吃饭,她也不矫情,谁让自己兜里只有一百块。

  宋浩明开车来到了一家火锅店,纪歌觉得很巧,这家就是自己和闺蜜经常来的,难道洛圆圆也喜欢来这里?

  要了一个包间,宋浩明抱着纪歌落座,点了菜,上菜之前宋浩明又出去了,纪歌在背后喊他:“要走也把钱付了哦。”宋浩明的脚步一顿,又走了。

  不一会儿菜品就上来了,纪歌问了问服务生:“小哥,刚才那个人走的时候结账了吗?”如果结了纪歌吃的还安心一点儿,如果没有结,也只能在心里把宋浩明祖宗八代问候一遍。

  “没有。”服务生老实的回答。

  “这个宋浩明!”纪歌咬着牙狠狠的问候着他,对女人小气的男人还真的是大有人在,不过宋浩明只是对她小气,对洛圆圆可是大方的很,买的别墅都要赶上他们的婚房了。

  “说我什么?”说曹操曹操到,宋浩明提着一个袋子走了进来。

  “你回来做什么?”纪歌斜了一眼宋浩明,心里有着怨气。

  宋浩明也没有理会她,走过去扶起了她的脚,打开塑料口袋,把里面的药拿出来,清洗了脚底,细心的上着药。

  纪歌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夹在筷子上的肉还没有进嘴就掉到地上她都没有发现,只是呆呆的看着宋浩明,末了放下筷子使劲的揉了揉眼睛,面前的人确实是宋浩明,她又伸手去摸了摸宋浩明的额头,不烫。

  “做什么?”宋浩明把药上完了,把买的布鞋给纪歌穿上了。

  “码子还合适,和圆圆的一样大。”宋浩明做完了到洗手间去洗手。

  “宋浩明,宋浩明,你是被鬼附体了?”纪歌活动了了一下脚,没有刚才那么痛了。

  “可能吧。”宋浩明出来开始涮起了火锅,还细心的给纪歌挑着鱼刺。

  “说吧,是不是离婚的时候让我净身出户?没关系,我也不会恨你的,你用不着对我如此好,这样我会不习惯的。”纪歌看着一桌子自己爱吃的菜,却吃不下,这突如其来的好,让她有点儿受不了。

  “先吃吧。”宋浩明顿了一下,确实他是要她净身出户,可是从她嘴里说的那么无所谓,他又觉得有点儿不甘心。

  两人无语的吃完了火锅,这时宋浩明的电话响了,他没有避讳纪歌,接起了电话:“喂,圆圆,有点儿不舒服?好,我马上回来。”

  宋浩明挂了电话拿起了衣服,走了几步走到门口,想了想又拿出几张钱。

  “一会儿你打车回去吧,账我去结。”放下了钱宋浩明就离开了。

  和谁过不去也不能和钱过不去,纪歌收起了钱,忍着脚痛,走出了包间。这个时候吃火锅的人已经很少了,纪歌慢慢的走出了火锅店,已经是夜晚十二点了,路上灯火阑珊,拉长了纪歌孤独的背影。

  车里,穆思修正在想着今天发生的事情,一个急刹车,司机老黄紧张的下了车,穆思修也是郁闷,今天都出了两次车祸了,是出门没有看黄历。

  “小姐,小姐。”老黄扶起了地上坐着的纪歌,纪歌对他摆摆手,让他走。

  “不行啊,小姐,你哪里受伤了?”老黄着急的看着纪歌,怕她是脑子撞坏了。

  “没事,大叔,是我自己脚崴了,你没有撞到我,还谢谢你刹车及时。”纪歌是刚才踩到了一个石头,把脚崴了摔倒了,正好就遇到老黄开车过来,老黄还以为是自己撞到人了。

  “去医院看看吧。”半夜的一个女孩子走在路上也让老黄不放心。

  “真的不用,大叔谢谢你。”纪歌可不想麻烦别人。她再一次的拒绝了老黄。

前妻更风光》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花朵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花朵文学)或者(huaduowenxue),关注后回复 前妻更风光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影后归来:叶少的全民女神 最新章节

    原标题:影后归来:叶少的全民女神最新章节小说:影后归来:叶少的全民女神目录预览:第1章当红明星深夜买醉第2章经验值第3章开个价第4章那些女明星怎么甘心?第5章最理想的妻子人选第1章当红明星深夜买醉“当红明星深夜买醉,跟著名富商出入酒店…”“某明星不雅照流出,尺度之大令人震惊!”“某剧女三号还未开拍就对当红小生脱衣表白,语句之露骨让小编都深感羞涩…”沈宴青坐在沙发上,捧着ipad看的津津有味,仿佛里面的那个主人公不是她一般。呵,当红明星?放p!她从入行到现在也不过短短两个月时间,连十八线小艺人都算

  • 独守一座孤城 最新章节

    原标题:独守一座孤城最新章节小说名:独守一座孤城目录预览:第1章绑架第2章自投罗网第3章纠缠第4章再次相遇第5章救他第1章绑架“思涵,我跟严氏集团的董事长是二十几年的老战友,爸爸在你们和严雨泽未出世前就与他们有了约定,如果生了一男一女就结为夫妻,谁知道你妈却一下生了俩,这些年爸也看出来了,你姐姐的性格不适合嫁过去……所以,爸爸决定,让你嫁进严家!”关思涵潜意识里不停的回荡着这句话,慢慢地,她睁开了眼睛。刺眼的灯光让她几乎无法看清身在何处。破旧斑驳的墙壁,一片狼藉的地面,安静的让人窒息的空间。手指

  • 军婚缠绵:首长大人,体力好! 最新章节

    原标题:军婚缠绵:首长大人,体力好!最新章节小说名字:军婚缠绵:首长大人,体力好!目录预览:第1章采访夜遇第2章冤家对头第3章爬墙送包第4章特别任务第5章随军作战第1章采访夜遇半夜十二点钟的京都,夜色让昏黄的灯光给映照着,雷紫潇才刚结束完最后采访,背着工作包一个人从深巷中走出来。这里是一个比较老的城区,四处都是杂乱无章的深巷子,今天雷紫潇便是来这块采访一位老翻译家的,老婆婆都八十多岁了还坚持不懈地翻译作品,本来很早就采访完了,只是翻译家是个空巢老人,平时只与保姆生活,难得有生人来,拉着她话长道短

  • 终是离别伤情时 最新章节

    原标题:终是离别伤情时最新章节小说:终是离别伤情时目录预览:第一章偷渡出国第二章嗜血的场面第三章暴露了第四章生死关头第五章他很奇怪!第一章偷渡出国在中国内地,很多人听到偷渡这个词汇,大概会有些恐惧,毕竟,是犯罪的。不过,对于生活在边境地区的老百姓,偷渡已经成为一种家常便饭。我叫钟璃,22岁。从未出过国的我,在好友的怂恿下,跟着好友偷偷从瑞丽偷渡到了缅甸密支那。密支那,缅甸国度的第一大城,盛产翡翠,也是东南亚金三角毒品的转移点。1956年之前,密支那是属于中国的,之后由于全国人民的生产需要,与缅甸

  • 再见,前夫 最新章节

    原标题:再见,前夫最新章节小说:再见,前夫目录预览:第1章前夫再见第2章餐厅偶遇第3章七年后的吻第4章跨越七年的爱第5章乔家大宅第1章前夫再见“啊!”美国时间凌晨十二点,妇幼保健医院中传出一声撕心裂肺的尖叫。“乔小姐,用力!用力!”这场生产已经持续了十三个小时,乔初浅躺在病床上,汗湿的发一缕缕紧贴在脸颊,眼角溢出盈盈泪花,虚弱得连呼吸都断断续续。她真的没有力气了。“乔小姐,用力!憋着一口气用力!小家伙等不了了!”产科大夫急得红了眼,若是再耽误下去,只怕是一尸两命。乔初浅狠狠闭了闭眼,揪紧了身侧的

  • 守婚如玉:敬前夫一杯酒 最新章节

    原标题:守婚如玉:敬前夫一杯酒最新章节小说名称:守婚如玉:敬前夫一杯酒目录预览:第一章一别两宽各生欢喜1第二章一别两宽各生欢喜2第三章一别两宽各生欢喜3第四章一别两宽各生欢喜4第五章一别两宽各生欢喜5第一章一别两宽各生欢喜1“下车!”陆泽笙修长骨节分明的手指搭在方向盘上,有一搭没一搭的敲着,淡淡的开口,情绪太浅,看不出悲喜。我看了一眼四周,有些害怕,这四周都是荒山野岭,在这里下车?恐怕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了。“泽笙.........”求情的话没有说出来,他的手机就响了。“.......嗯,在回城的路

  • 错惹霸道总裁 最新章节

    原标题:错惹霸道总裁最新章节小说名称:错惹霸道总裁目录预览:第1章他的宠物(1)第2章他的宠物(2)第3章给她去火第4章挨打第5章为什么偏偏是我第1章他的宠物(1)“小姐,少爷要回来了。”柳妈敲门说道。正看得起劲的安若心里面一惊,赶紧的将言情小说全部都给藏到了床底下面,当然还有那些一大堆的杂志,只因为那上面有男模裸上身健壮身材照片。安若将“罪证”全部都藏好以后,这才赶紧的溜到浴室里面去。其实最好的选择是完全的毁灭掉,但是安若舍不得。在浴室里面清一色的都是牛奶香气的沐浴品,就算是护肤品也是。她脱光

  • 重生之豪门影后 最新章节

    原标题:重生之豪门影后最新章节小说名字:重生之豪门影后目录预览:第一章:遇见狗血一幕第二章:演技这么好第三章:碰瓷的第四章:什么鬼第五章:总裁的绯闻男友第一章:遇见狗血一幕窗外一弯浅浅的上玄月悬挂天空。月色如水,夜色清凉。淡白的月光透过窗户落在凌乱散落一地的衣服上,勾出一个暧昧旖旎的轮廓。“唔……”一声浅吟在静谧的房间里轻轻的响起,随之而来的是一阵更为剧烈的呻.吟.声伴随着粗重的喘息声如潮水般起起伏伏。一浪高过一浪。房间里,偌大的床上,二具炙热的身体正忘情的交缠在一起,交织出一幅绵缠诱惑的香艳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