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小说前妻更风光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2017/11/3 17:07:04 来源:网络 [ ]

书名:前妻更风光

第二章 慈善拍卖会(二)

慈善酒会刚刚开始没多久,纪老爷子由于身体不适就早早离开了,纪歌和宋浩明的戏也就演完了。说明qi-wen.com纪歌准备去找点吃的东西,宋浩明也撕下了脸上的伪装,搂着洛圆圆到一边关切的询问着。

  结婚后宋浩明很少带纪歌出门应酬,认识纪歌的人不多,纪歌自己拿了些儿吃食坐到一个没人的角落静静的吃着。

  “我最讨厌的就是你这样的女人,仗着家里有点儿钱,无法无天,真是让人恶心。”宋浩明那张俊脸又浮现在纪歌的眼前。而这句话就一直萦绕在纪歌的心头,她也不知道是哪里得罪过宋浩明,他会如此的看她。

  当年结婚的时候确实是宋浩明的家族最困难的时期,不过她也是受害者,被父亲逼着从法国回来嫁给宋浩明,父亲想吞并宋氏集团,可是由于自己不擅经营,现在是赔了女儿又折兵,不但被宋浩明夺回了宋氏集团,连女儿都不被待见。

  想到父亲,纪歌心里就不是滋味,父亲给自己找了个后妈,抛弃了自己的母亲,现在和后妈卷了家里的财产去美国定居了,把一个烂摊子扔给了爷爷。奇闻网

  “慈善拍卖会正式开始。”铜锣一响,把纪歌从回忆里拉了回来。

  放下餐盘,整理了一下子妆容,给自己打了打气,纪歌走向了拍卖会场。

  第一样是一条紫水晶的项链,闪闪发光的项链让很多女人心动不已,不过纪歌可不喜欢这样太招摇的东西,连着几件超炫的东西都没有让纪歌动心。

  喝了五杯水,已经是第六样拍卖物品,主持人打开一个普通的丝绒盒子,里面是一枚祖母绿的戒指,底座是银质的镂空花,只是那祖母绿绿的就像一滴泪水。

  纪歌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对这枚戒指情有独钟,当她无意之间看到这枚戒指的拍卖消息之后,她就确定一定要得到它。

  “这枚祖母绿的戒指是周家当家主母的最爱,这次为了拍卖会拿了出来,起价十万。来自http://www.qi-wen.com/”主持人报出了底价。

  对于如此普通的戒指,很多名媛都不感兴趣。

  “十五万。”有人给出了价钱。

  “十六万。”有人跟进。

  纪歌的手心都湿了,她的心情很激动,但是还没有出价。小说前妻更风光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价钱越来越高了,纪歌看了一下那些儿出价的人,都是一些儿小公司的老板,纪歌定了定神,拿起了价码牌。

  “我出一百万。”清丽的声音响彻了整个大厅,所有的人都把目光投向了纪歌。一百万买一枚普通的戒指,大家都以为她疯了。

  纪歌出了个惊天的高价,其他人都没有做声了,沉寂了一会儿之后,主持人敲着锤子。

  “一百万第一次,一百万第二次。”就在马上要拍板的时候,又有人出价了。小说前妻更风光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一百五十万。”再次震惊了全场的人,不会今天来的人都没吃药吧。

  纪歌也吃惊的看着那人,宋浩明,他怎么会想买这个戒指。

  “二百万。”又一个声音响起,大厅再次沸腾了。

  纪歌回头就看到了穆思修,穆思修却没有看她,冷着一张脸看着那枚戒指。

  穆思修的身边坐着紫清,正一脸的鄙视,看样子她是不喜欢这枚戒指。来自http://www.qi-wen.com/

  纪歌抓紧了手包,里面是她全部的家当,只有一百五十万,这枚戒指看样子是无缘了,她狠狠的瞪着穆思修,这个男人是老天派来和自己作对的吧?

  也许是感觉到目光太刺人了,穆思修的脸微微的侧过来瞟了一眼纪歌,纪歌想收回目光已经来不及了。

第三章 祖母绿戒指

没有悬念,那枚祖母绿的戒指被穆思修给拍下了。宋浩明也带着洛圆圆来到了休息区。整个拍卖会圆满的完成了,舞会开始了。

  纪歌心里不痛快,对舞会也是没有兴趣了,颓丧的想离开周氏庄园,刚走到门口的时候,被一个穿着黑色西装男子拦住了。

  “是纪小姐吗?我们总裁请你过去。”男子很有礼貌的伸了伸手。

  “对不起,我不认识你们总裁,而且我现在要回家。你给我让开。”纪歌推了推面前的人,那人却像铁塔一样纹丝不动。

  识时务者为俊杰,纪歌想着自己走不了,也就不强求。“那他实在想见我,那我就给他一个面子好了,在哪?走吧。”

  跟着黑衣男子在周氏庄园里转了几个弯,来到了楼上的一个房间,推开门里面有淡淡的灯光和淡淡的红酒味,让纪歌进去了,黑衣男人退出去把门关上。

  窗户大打开,可以看到外面朦胧的山峦,靠窗站着一个高大的男人,穿着合体的黑色西装,一只手揣裤兜里,另外一只手端着一杯红酒,正眺望着远方,那背影说不出的孤单。

  听到门响,男人转过身来,深不见底的眼睛盯着纪歌,性感的红唇抿着,就那么盯着纪歌,让纪歌有点儿手足无措的紧张。

  两人持续沉默了一会儿,还是纪歌忍不住:“请问您找我有事?”

  “你过来。”穆思修把手伸给纪歌,纪歌听话的朝前走了几步,在离穆思修一步的位置停了下来。

  “请问您找我有事?”纪歌再次问起。

  “你为什么要那枚戒指?”穆思修低沉的声音就犹如大提琴一样的悦耳。

  “你为什么要那枚戒指?”纪歌没有回答,同样的问穆思修。

  “我这人好奇心很重,看到你特别想要这枚戒指,就把它拍下,让你得不到,就可以知道你的秘密。”穆思修喝了一口红酒,把红酒递给了纪歌。

  “我不喝,对了您有这样的爱好我也有一个爱好,人家越是想知道,我就越是不告诉他,如果没什么事,我就走了。”纪歌白了穆思修一眼,转身就准备离开。

  “不要走。”穆思修抓住纪歌的胳膊,由于惯性作用,纪歌穿着十公分的高跟鞋没站稳,整个人朝着穆思修倒去。

  穆思修也没想到纪歌会摔倒,下意识的一扶,纪歌一阵的乱抓,抓到了一个东西稳住了身体,身后是穆思修的大手接住了她。

  就在她抓住那个东西的时候,穆思修大手一缩,纪歌就继续朝下倒,而穆思修也跟着倒下去,趴在纪歌的身上。

  “你,快起来。”纪歌满脸通红,穆思修的嘴唇正吻在她的额头上,温热温热的。

  “你不松手我怎么起来?”穆思修趴在纪歌的身上,软软的让他不想离开。

  纪歌这才发现自己的手被穆思修压着,而手里正握着一个东西,刚才还比较小,现在却变的大大的。

  “哎呀。”纪歌嫌弃的松了手,脸就更红了。

  “是你招惹的它,现在怎么办?”穆思修也没有想到自己对纪歌会有这么大的反应,毕竟他的宝贝已经沉睡很久了,遇到了纪歌居然苏醒了。

  “我这里有点儿钱,要不你去找个小姐?”纪歌虽然没有经历过人事,可是没吃过猪肉总见过猪跑,她知道她是惹了事了。

  “你有多少钱?”穆思修又好气又好笑,他堂堂穆少,居然沦落到花钱找女人的下场了。

  “这支票你不能动,现金只有三千,应该够了。”纪歌推了推穆思修,想去把手包拿过来。

  “女人,你知道我是谁吗?”穆思修彻底被激怒了,他捏着纪歌的下巴迫使纪歌面对着自己。

  “你,你是谁?如果我说挺面熟的,你会给我打折吗?”纪歌莫名其妙的盯着穆思修,如果说认识就打折的话,她还是愿意的。

  穆思修从纪歌的身上起来,整理了一下衣衫,这个女人居然完全想不起自己了,好,很好,他会给她一点苦头吃的。

  这时纪歌的电话响了,拿过手包掏出手机,纪歌看到显示屏上显的宋浩明,皱起眉头接通了电话。

  “你在哪里?”宋浩明不带任何感情的问。

  “路上。”纪歌看了一眼穆思修,撒了个谎,她可不敢告诉宋浩明自己和一个男人在一起,而且刚才那个男人还在自己身上。

  “快点回家,我有事要找你。”说完宋浩明就挂了电话。

  “这是三千块钱,给你,不行,我要拿一百,一会儿我还要打车。”本来都把钱拿给了穆思修,纪歌又缩回手,抽了一张出来。

  “女人,你引起的火本来应该你来灭的,不过今天就放过你,我们很快就会见面的,钱我收下了。那欠的一百明天再还,我会跟你联系的。”穆思修抓过纪歌的电话,给自己拨了一个电话。

  看到长的如此好看的人,却如此小气,一百块还要专门来还。

  纪歌看了一下自己的全身上下,确实拿不出一百了,只能忍口气。

  正要走到门口,穆思修又喊住了她,站到纪歌的面前,穆思修拉起纪歌的手,把那二百万拍下的祖母绿的戒指戴在了她的手上。

  “暂时借给你戴着,别忘了明天还钱。”说完拉开门,穆思修先跨了出去,等纪歌回过神的时候,穆思修已经不见了踪影。

  看着手上多出来的戒指,再想到那个连一百块都要计较的男人,纪歌摇了摇头,现在不正常的人太多,也不多眼前的这个。

第四章

纪歌出来的时候周氏庄园的人都走的差不多了,想在这里打车也是很不容易的,到这里来的人恐怕没有人会打车来的。

  天已经有点晚了,黑色的天空繁星点点,一轮月牙挂在了天空,宛如一张笑脸。

  纪歌脱下了十公分的高跟鞋,提在手里,披散着长发,赤脚走在青石板的路上,在这个宁静的夜色里,没有焦虑,也没有算计,微风吹来长发随风飘舞,她就好像是黑夜的一只精灵。

  一直跟在纪歌身后的宋浩明心里一动,他一直知道纪歌是美的,可是眼前的她却让他有了一种不一样的感觉。

  由于仇恨,他没有认真看过自己结婚三年的妻子,他的眼里只有青梅竹马的洛圆圆,纪歌从来都不吵闹,只是扮演好宋太太的角色。

  宋浩明吓了一跳,在准备离婚的前期,他怎么忽然感受到妻子的好了,不行不行,纪歌一家人都充满了算计,自己一定是被她迷惑了。

  酒会之后宋浩明就发现纪歌离开了,可是他打电话回去家里却没有人,他知道她的车坏了,让人跟着她却跟丢了,那一刻他有一点儿慌乱,才让人把洛圆圆送了回去,自己还在这里等着。

  走了很长一段路,纪歌的脚有点儿磨皮了,坐在路边揉起了脚,看着脚上的血泡,纪歌自嘲的笑了,没有人爱的感觉还真的是不好。

  一个人影罩在她的头上,把微弱的月光都挡住了,纪歌下意识 握住了手里的高跟鞋。

  黑影一把抱起了纪歌,纪歌抡起高跟鞋就要砸下去,却传来了宋浩明的声音:“是我。”纪歌的手呆滞在空中,宋浩明,他怎么会在这里?

  “好巧,宋总裁,你也在这里散步?”纪歌调侃着宋浩明,难道这又是一位没吃药就出门的。

  “回去好好交代你到哪里去了。”宋浩明黑着脸,把纪歌扔进副驾驶。

  宋浩明的车纪歌很少坐,他也从来都不去接她,纪歌都有点儿怀疑宋浩明连她是做什么工作的都不知道吧。

  宋浩明打燃了火,一下子就看到了纪歌手上的戒指,他的手一顿,整个拍卖会都知道这枚戒指是被穆思修买下了,可是现在却在他的太太手上,而且他的太太手里没有结婚时他买给她的钻石戒指,只有这枚突兀的戒指。

  宋浩明一把就抓住了纪歌的手:“这是什么?怎么会在你手上。”

  “宋浩明,你是今晚没吃药还是吃多了?我容忍你是因为你是我的老公,很快你就不是了,我也可以找下家了。”纪歌挣了挣,没有挣脱。

  宋浩明想了想,也是,自己今天出门好像是没有吃药,怎么忽然关心起仇人的女儿了。想通了宋浩明就松了手,可是他心里却不好受,想到自己的妻子会和其他男人在一起,他的心里就不好受。

  “纪歌,我们去吃点东西。”结婚三年他们在一起吃饭的次数一双手都用不完。

  “行。”正好纪歌也饿了,既然有人请吃饭,她也不矫情,谁让自己兜里只有一百块。

  宋浩明开车来到了一家火锅店,纪歌觉得很巧,这家就是自己和闺蜜经常来的,难道洛圆圆也喜欢来这里?

  要了一个包间,宋浩明抱着纪歌落座,点了菜,上菜之前宋浩明又出去了,纪歌在背后喊他:“要走也把钱付了哦。”宋浩明的脚步一顿,又走了。

  不一会儿菜品就上来了,纪歌问了问服务生:“小哥,刚才那个人走的时候结账了吗?”如果结了纪歌吃的还安心一点儿,如果没有结,也只能在心里把宋浩明祖宗八代问候一遍。

  “没有。”服务生老实的回答。

  “这个宋浩明!”纪歌咬着牙狠狠的问候着他,对女人小气的男人还真的是大有人在,不过宋浩明只是对她小气,对洛圆圆可是大方的很,买的别墅都要赶上他们的婚房了。

  “说我什么?”说曹操曹操到,宋浩明提着一个袋子走了进来。

  “你回来做什么?”纪歌斜了一眼宋浩明,心里有着怨气。

  宋浩明也没有理会她,走过去扶起了她的脚,打开塑料口袋,把里面的药拿出来,清洗了脚底,细心的上着药。

  纪歌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夹在筷子上的肉还没有进嘴就掉到地上她都没有发现,只是呆呆的看着宋浩明,末了放下筷子使劲的揉了揉眼睛,面前的人确实是宋浩明,她又伸手去摸了摸宋浩明的额头,不烫。

  “做什么?”宋浩明把药上完了,把买的布鞋给纪歌穿上了。

  “码子还合适,和圆圆的一样大。”宋浩明做完了到洗手间去洗手。

  “宋浩明,宋浩明,你是被鬼附体了?”纪歌活动了了一下脚,没有刚才那么痛了。

  “可能吧。”宋浩明出来开始涮起了火锅,还细心的给纪歌挑着鱼刺。

  “说吧,是不是离婚的时候让我净身出户?没关系,我也不会恨你的,你用不着对我如此好,这样我会不习惯的。”纪歌看着一桌子自己爱吃的菜,却吃不下,这突如其来的好,让她有点儿受不了。

  “先吃吧。”宋浩明顿了一下,确实他是要她净身出户,可是从她嘴里说的那么无所谓,他又觉得有点儿不甘心。

  两人无语的吃完了火锅,这时宋浩明的电话响了,他没有避讳纪歌,接起了电话:“喂,圆圆,有点儿不舒服?好,我马上回来。”

  宋浩明挂了电话拿起了衣服,走了几步走到门口,想了想又拿出几张钱。

  “一会儿你打车回去吧,账我去结。”放下了钱宋浩明就离开了。

  和谁过不去也不能和钱过不去,纪歌收起了钱,忍着脚痛,走出了包间。这个时候吃火锅的人已经很少了,纪歌慢慢的走出了火锅店,已经是夜晚十二点了,路上灯火阑珊,拉长了纪歌孤独的背影。

  车里,穆思修正在想着今天发生的事情,一个急刹车,司机老黄紧张的下了车,穆思修也是郁闷,今天都出了两次车祸了,是出门没有看黄历。

  “小姐,小姐。”老黄扶起了地上坐着的纪歌,纪歌对他摆摆手,让他走。

  “不行啊,小姐,你哪里受伤了?”老黄着急的看着纪歌,怕她是脑子撞坏了。

  “没事,大叔,是我自己脚崴了,你没有撞到我,还谢谢你刹车及时。”纪歌是刚才踩到了一个石头,把脚崴了摔倒了,正好就遇到老黄开车过来,老黄还以为是自己撞到人了。

  “去医院看看吧。”半夜的一个女孩子走在路上也让老黄不放心。

  “真的不用,大叔谢谢你。”纪歌可不想麻烦别人。她再一次的拒绝了老黄。

前妻更风光》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花朵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花朵文学)或者(huaduowenxue),关注后回复 前妻更风光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大湾区杯”龙舟赛昨日在香港举行

    “香港龙舟嘉年华”22日至24日在香港维多利亚港和中环海滨举行。作为嘉年华的压轴赛事,首届“大湾区杯”24日上演,大湾区内9个城市及港澳的11支龙舟队伍展开激烈对决。经过激烈的初赛、复赛和决赛,冠军由深圳农村商业银行龙舟队获得,香港西区龙体育会和广东新会兄弟龙舟队分别获得亚军和季军。《十分新闻》

  • 文怀沙去世,享年108岁 这个不服老的老头还是走了

    6月23日凌晨3时许,文怀沙先生在日本东京一家医院逝世,享年108岁。一个曾被奉为国宝也被批为败类,年龄是个奇迹也是个谜团的人,从此不再长髯飘飘,永远告别了这个文化江湖!文怀沙(1910年1月15日—2018年6月23日),生于北京,祖籍湖南。斋名燕堂,号燕叟。笔名王耳,司空无忌。曾在电视节目上看他侃侃而谈,也曾在图书签售现场看他挥笔写字,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老头儿。后来有人质疑,说他根本不是什么国学大师,也根本没有那么大年纪,都是自己吹的。身份真假、水平高低,对学术界可能有意义,但对大众来说,他

  • 穿越了? 诸葛亮与梅西, 竟有如此相似之处

    今天,小豆和我聊起了一个非常有趣的话题。“你说,梅西像不像诸葛亮呢?”小豆问。事实上,我对梅西并没有很感冒,《三国演义》我读过,《三国志》我玩过,可我不是一个足球粉。小豆则不是,他是梅西的脑残粉,他的至理名言是:“世界上有两种球迷,一种是梅西迷,另一种是伪球迷。”他和我说过许许多多关于梅西的话题,说的最多的还是那些记录,比如:什么单赛季联赛50球记录、年度91球记录、5次金球奖、西甲进球记录和助攻记录保持者,等等。在他眼里,梅西自然是一个“神”。可是“神”却在这个流火的六月,跌落人间。六月是四年

  • 禅林宝训:平生行知足之计,不以声利自累

    仁祖皇佑初,遣银珰小使,持绿绨尺一书,召圆通讷住孝慈大伽蓝。讷称疾不起,表疏大觉应诏。或曰:“圣天子旌崇道德,恩被泉石,师何固辞?”讷曰:“予滥厕僧伦,视听不聪,幸安林下,饭蔬饮水。虽佛祖有所不为,况其他耶?先哲有言:大名之下难以久居。予平生行知足之计,不以声利自累。若厌于心,何日而足?故东坡尝曰:知安则荣,知足则富。”避名全节,善始善终,在圆通得之矣!(行实)平台声明以上内容并不反映或代表禅林之意见及观点,转发及引用请自行核实或抉择。本平台所有影音图文,都各自注明来源及作者,请重编录用者注明出

  • 憨山大师:学要

    憨山老人梦游集来源:《憨山老人梦游集》卷第三十九尝言为学有三要:所谓不知春秋,不能涉世;不精老庄,不能忘世;不参禅,不能出世。此三者,经世出世之学备矣。缺则一偏,缺二则隘。三者无一,而称人者,则肖之而已,虽然不可以不知要。要者,宗也。故曰,言有宗,事有君。言而无宗,则蔓衍无统;事而无君,则支离日纷。学而无要,则涣散寡成。是故学者,断不可以不务要矣。然是三者之要在一心,务心之要在参禅,参禅之要在忘世,忘世之要在适时,适时之要在达变,达变之要在见理,见理之要在定志,定志之要在安分,安分之要在寡欲,寡

  • 小编也奇怪,为啥铜鎏金佛像这么金贵

    这要从上次4月份香港皇室贵族拍卖会说起了,亲眼见证了,从举牌到成交的一个过程,看似普普通通的佛像尽然能有如此高的价格,看来我们都低估了它的价值。瞬间占据了整个拍卖会。整理了一些,大家可以参考看看呦。铜鎏金五官佛像成交价RMB30,000,000HKD36,144,578USD4,500,000EUR3,300,000铜鎏金观音菩萨像成交价RMB62,634,000HKD78,000,000USD9,984,000EUR7,800,000铜鎏金白度母坐像成交价RMB45,771,000HKD57,

  • 虚云老和尚:一心不乱就是定

    《虚云和尚全集》佛所说法,千经万论,总是要叫众生明自己的心,若人识得心,大地无寸土。众生无量劫来,被物所转,都是心外见法,不知自性。本来无一物,万法了不可得,妄执心外有法,成邪知邪见。既然说识得心无寸土,那就算了,何必还要说许多名堂,什么三归五戒,三千威仪,八万细行等等;说这么多法门,无非对治众生的心而已。众生习气毛病,有八万四千烦恼。所以佛就有八万四千法门来对治,这就是佛的善巧方便。你有什么病,就给你什么药。佛说一切法,为度一切心;若无一切心,何用一切法?众生无量劫来,被无名烦恼污染了真心,妄

  • 欣赏榕树盆景:今天的努力,成就未来的美好!

    ▲榕树盆景-岭海榕荫▲榕树盆景-南国春深【盆景人感悟】文福建厦门@周英志人这一辈子,没有四季,只有两季。努力就是旺季,不努力就是淡季!今天的努力,成就未来的美好!每一个清晨,给自己一个微笑,告诉自己!人不仅活得要像钻石一样闪亮,还要像钻石一样坚强!!自己选择的路就要坚持努力向前走!活出真正的自我!天天保持阳光、积极、包容的态度,好运的正能量就每天跟着你!也许我不说话的时候正是我努力做事的时候,我个人认为行动胜于口号!▲榕树盆景-同根共勉▲榕树盆景-雨落声声人和人之间的差距,很多时候都在于那些背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