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狂妃在上,邪王在下12章

2017/11/3 14:53:24 来源:网络 [ ]

小说书名:狂妃在上,邪王在下

第十二章 为夫怕的很

“只要在协议之内,你做什么我都不会去管的,还有,下次,要是再敢冒冒失失进入我的房间,我可不会像今天这样客气的。来自http://www.qi-wen.com/”暮无颜举起手,作了一个手起刀落的样子。

帝染轩身子一颤,妈呀,暮无颜简直比刺客还要狠啊,等等——她这是答应还是不答应呢?

正要催暮无颜回答,却见暮无颜转身,留个他一个清冷的背影。

“你……”帝染轩气急,她真不怕自己去父皇那边告状呢?

正要说几句狠话威胁她的时候,就听外面一个娇滴滴的急切声音传了过来。

“染哥哥,听说你遇到刺客了,担心死奴家了……”一个细碎的脚步声急促地走了进来。

暮无颜走出屋子的时候,正看到一个浑身打扮得珠光宝气的娇艳女子,神色惊惶,行色匆匆地往屋子里走。

女子看到暮无颜走出来的时候,脚步一顿,抬起一张千娇百媚的小脸,看到暮无颜时候,美眸中浮现出一丝怨恨,不过迅速被笑意取代。

“见过姐姐。原文qi-wen.com”阿娇停住脚步,欠身行礼道。

暮无颜并未停下脚步,清冷的眼神恍若没有见过阿娇一样,错身而过。

阿娇虽然掩饰的好,但眼中的怨气又岂能瞒得过暮无颜,巧言令色,两面三刀,说的就是这种人吧,可是对于这种杂鱼一样的对手,暮无颜根本就没有放在眼里。

对,就是杂鱼一样,对于暮无颜而言,后宫中的那套阴谋诡计根本就对她无效,一切阴谋诡计,在绝对的实力面前,全部会被碾成粉碎。

倘若她安分守己,不惹到自己也就算了,若是不知死活,那就不要怪她心狠手辣了!

阿娇恨得直咬牙,暮无颜并没有表现出冷漠和嘲讽,但那种与生俱来的高贵和出尘,让阿娇隐藏在心底中的卑微一下子全部被激发出来。

“姐姐走好。”阿娇恭敬地在暮无颜身后说道。奇闻网

等暮无颜走后,阿娇眸中才闪过一丝厉色,随即跨步走进屋子,俏脸又像变戏法一样,变得焦急无比。

“染哥哥,你的伤怎么样?”她奔到帝染轩床头,焦急地说道,一双俏目上上下下地扫视帝染轩,看他身上的伤势如何。

“没什么,太医看过了,并没有大碍。”帝染轩笑了笑,摸了摸阿娇吹弹可破的小脸蛋。

“你要担心死奴家了,要是染哥哥有个三长两短,奴家也不活了。”阿娇哭哭啼啼地说道。

“好了,我都说没事了,收起你的眼泪,今天可是我们的大喜日子。狂妃在上,邪王在下12章”帝染轩擦拭掉阿娇脸上的泪水。

阿娇这才破涕为笑,虽然帝染轩的身体有些虚弱,但说话中气十足,想来应该没什么问题。

“我听那些下人说,染哥哥是在东院遇到行刺的,染哥哥为人和善,平素里也没什么对手,想来那些此刻是针对姐姐的。 本来我不应该和姐姐争宠,可是一想到哥哥的安危……我就……我的心就乱成一团麻……哥哥还是搬到我那边去住吧。”阿娇说道。

帝染轩眸中浮现出了一丝冷笑,这丫头绕了半天,就是为了最后一句,暮无颜啊,暮无颜,我就不信你就没有一点醋意的。

帝染轩虽然对着阿娇在笑,不过脑海中却浮现出暮无颜那种清丽脱俗的脸,也不知道暮无颜吃醋起来的样子会是什么样的。奇闻网

帝染轩忽然万分期待起来。

……

是夜,万物都陷入了寂静之中。

一直酣睡的帝染轩忽然睁开眼睛,他转头望了望一旁熟睡的阿娇,英俊的脸上浮现出一抹冷冷的笑意,迥然于白天那个纨绔王爷。

阿娇临睡前,服下了一种嗜睡的药物,此时就是天塌下来,都不会惊醒。

他走到窗前,这时窗前悄无声息地站着一个黑衣人,双眸似电,如果暮无颜在此,一定能认出,这黑衣人就是之前行次帝染轩的那个刺客。

“殿下,王府内的奸细,需不需要我……”黑衣人眸中杀机无限,作了一个斩首的动作。

“时候未到。奇闻网”帝染轩负手站在窗前,双眸仰望着黑漆漆的天空,眸光深邃寒冷,“传我的命令,撤去王府内所有的暗桩。”

“可是王爷的安危——”黑衣人大急,连忙说道。

帝染轩浮现出一抹笑意,声音却不容置疑:“有暮无颜那个战神在,我的安危不成问题。况且,暮无颜的眼神太毒,我怕她看出什么端倪。”

……

遇到刺客后,帝染轩王府的守卫加强了许多,不过经过那一次行刺后,刺客并没有再出现。

这几日,帝染轩一直住在西苑,由阿娇精心服侍着,婚后的日子一直过得不错。起先阿娇担心帝染轩的身体未复,所以在房事上并未强求。

经过一段时间的修养,阿娇估摸地差不多了,两人在一番打情骂俏后,阿娇忽然红着小脸,嘤咛一声,倒在了帝染轩怀里。

帝染轩邪邪一笑,张开嘴,轻轻地咬着阿娇的耳垂,阿娇浑身一颤,犹如一条失去骨头的无骨鱼,周身酥麻无比。

“染哥哥,我要……”阿娇羞涩又无比渴望地喊道。

她犹如八爪鱼一样抱着帝染轩,樱唇灼热地吻上了帝染轩,但帝染轩虽然回应了她,但最后一步始终没有突破。

“染哥哥,我想要都给你……”阿娇喘着气,见帝染轩还始终没有突破最后一步,便再也顾不得矜持,脱了自己的衣裳,双手探进帝染轩的身体里。

可是——

“阿娇,不要——”帝染轩却似受到了惊吓一样,慌忙后退。

“啪嗒——”阿娇的额头碰到了硬邦邦的床头,额头顿时磕出了一个红印子。

“染哥哥,为什么?”阿娇抬起头,眼泪汪汪地望着帝染轩,心里委屈极了。

染哥哥这是怎么了,为什么这么惊慌啊,难道自己长得不好看,像母夜叉吗?

“阿娇,对不起,我们不能做那个。”帝染轩慌忙扶起阿娇,虽然动作关怀备至,但意思却毋容置疑。

虽然可以住在一起,但不能发生关系。

阿娇只觉得脑袋轰地一下,她没听错吧,夫君居然不和自己发生关系?

难道帝染轩那个方面有隐疾?

她脸色一白,倘若真是如此的话,那她这一辈子不就……阿娇心里顿时变得凄苦无比。

“阿娇,你不要乱想,你染哥哥一切很正常。主要是那个……那个暮无颜不是正室嘛,而她又是越国战神,照理我应该先和她洞房,然后才可以和你洞房的。”帝染轩嗫嚅地说道,唇角却浮现出一抹狭促的笑意,一闪而逝。

阿娇听到帝染轩无疾,先是心头一松,不过随即无名之火冒起了三丈。

“染哥哥,理虽然没错,但是那暮无颜不要你,而且你被他所累,遇到刺客受伤,她却对你不闻不问。天底下哪有这样做妻子的?这也就罢了,为何……为何洞房也要管……”说到这,阿娇气得哭了。

“的确是没有这个道理,但……但为夫就是害怕啊,一想到她那眼神,我就怕的要死,那地方也没反应……”帝染轩叹了一口气,很是幽怨地说道。

“你……”看到耸搭着脑袋的帝染轩,阿娇气得要命,原本她嫁给帝染轩,只图帝染轩长得英俊,图一世荣华富贵,她自己并没有什么雄心大志。

可老天偏偏这一点都不让她如意。

“染哥哥,父为子纲、君为臣纲、夫为妻纲,这是天地伦理,那个女人再厉害,也终究是个女人,你是男人,凭什么要听她的。”阿娇开始为帝染轩打气。

“可是为夫就是怕得很。”帝染轩低头,叹了一口气,眸中却精光一闪,闪过一道不易察觉的笑容。

“我都不怕,你怕什么。”阿娇气狠狠地说道,刚才的兴致早已消失无踪,她恨,恨暮无颜的霸道,也恨自己男人的无能。

“不行,暮无颜太过分了,这事绝不能这样算。”阿娇怒气冲冲地说道。

帝染轩再怎么不堪,那也是越王的亲生儿子,而自己,同样出身不凡,暮无颜凭什么骑在自己头上,耀武扬威呢!

东院,

暮无颜倚窗而坐,宝剑横在了她的膝盖上,此时她已经褪去了一身喜袍,身穿一件素白的衣裳,夜风吹动,青丝、衣袂飘动。

暮无颜望着窗外的皎月,清冷的眸光沾上了一层淡淡的冷雾。

无论是前世,还是这个世界,只要有人,便充满了算计,这世界唯有实力才是最强。

这世上,真的没有值得留恋的东西吗?就连曾经以为坚贞的爱情,在阴谋面前,如此的脆弱不堪。

前世,已经遗憾过一次。

今世,她唯有坚强。

翌日。

阿娇早早就来到了暮无颜的东院,此时时辰尚早,她原以为来了个早,暮无颜应该还在睡觉。

先礼后兵,她准备用自己的“诚恳”,慢慢打动暮无颜。当然,这只不过是计划中的一部分,该使阴的还得要使。

熟料,刚一踏进东院,就觉得寒光霍霍,院落中盛开的梨花,漫天飞舞,一道青色的身影飘然舞动。

狂妃在上,邪王在下》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狂妃在上 或 邪王在下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猫腻,网文四大文青之首!他的小说文笔绝佳,每一本都是经典神作

    今天小海给大家说一说猫腻大神的作品集,希望大家喜欢!咳咳,首先说明一下,这个四大文青之首是小海查了资料写的,另外小海的推文i只谈作品,不谈人品!希望大家理解1《朱雀记》应该是猫腻的处女座,这是一部以当代方式续写《西游》的玄幻故事。这个才是猫腻真正的神作有没有?我记得当初看朱雀记的时候,简直就大热天喝下一碗冰糖莲子粥一样舒服啊,朴实简单的文字,字里行间的幽默味道,轻松愉快甚至带点恶搞性质的情节设计和人物关系,即使是章节名的县城省城围城倾城焚城梵城空城,现在看来如此的充满灵性啊。更别提其中那么重复一

  • 田园乐八首

    其一浣溪沙·鸡冠花昂首云天血样红,开张叶叶力无穷。雄鸡一唱立秋风。不慕百花柔媚态,独留满树劲刚容。羞惭饮露泣秋蛩。【注释】蛩,指“蝉”。其二三台令·苇圃独步,独步,路转当年苇絮。当时苇帐藏身,酣睡不归恼人。苇去,苇去,玉蜀稀疏无趣。【注释】玉蜀,指“玉蜀黍”。其三生查子·剜葱晨光映露时,汗露齐湿土。入土白根长,剜葱浑劲鼓。西山日落时,绳系百千股。载去待称量,换得几辛苦。其四浪淘沙·暑热田亩变滩涂,浅处成湖。霏霏秋雨浸穿庐。云幕倩谁撕扯去,喜见晴图。连日秋阳毒,暑气蒸炉。夹衣才裹又褫除。愿烤秋阳红

  • 夯实人才基础强化队伍建设

    一位省委组织部长提出的“组工六问”,值得我们深思!人才,是富国之本、强国之基,是实现民族振兴的战略资源。对于要如何构建具有强大竞争力的人才制度体系?笔者认为,要在选拔使用、培养储备、管理监督、栓心留人等方面深入研究、找准症结、同向发力,着力强化人才队伍建设,打赢人才争夺战。要严把选拔关隘,解决好人才“不足”的问题。要严把笔试面试关,秒杀“作弊”干部;要严把体检考察关,筛查“带病”干部;要严把民主评议关,挡住“务虚”干部。要请群众来为选人用人“把脉”,识别出“千里马”;要把群众呼声作为最准确的选拔

  • 深圳御鼎国际拍卖有限公司

    年轻的深圳不仅在2016年人均GDP超过2.5万美元,鹤立鸡群,而且还拥有数以百计上市公司与众多的高新技术企业。经济活跃、国际视野、市场规范、金融科技创新是深圳的标签。深圳的年轻不仅在于城市本身,更在于人口结构。比邻香港的深圳海纳百川、对新生事物敏感,当代艺术有着广泛而深厚的接受群体和较好的共鸣。深圳市场即将成为中国主要的艺术品市场。阳光科创中心:位于南山区东滨路与南新路交汇处,紧临前海门户,周边交通便利,配套完善。经由南山大道、滨海大道、北环大道、深南大道、深圳湾西部通道及广深沿江商速,可快速

  • 呼和浩特第六届万人相亲节300人牵手

    本网讯5月20日,“千岛湖”呼和浩特第六届万人相亲节在维多利时代城上演了一场别开生面的相亲牵手盛宴。此次相亲节由共青团呼和浩特市委员会、呼和浩特市广播电视台共同主办,世纪佳缘呼和浩特体验店、浙江省淳安县千岛湖风景旅游委员会承办。记者在现场看到,此次活动依然延续了往届“诚信、友善、自由、平等、健康、向上”的价值取向,引导广大青年树立正确的恋爱观,以真诚的态度去面对恋爱与婚姻。为了更好地响应团中央为大龄青年脱单的号召,为适龄单身青年搭建良好的交友平台,丰富青年业余文化生活,展示首府青年真诚乐观、积极

  • 《书画家》专刊名家力作欣赏:陆小和

    陆小和,安徽合肥人。现为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安徽省美术家协会副主席,亚明艺术馆馆长。作品曾参展中国首届中国山水画展览(中国美协主办)、第八届全国美展(中国美协主办)、当代中国青年书画展三等奖(中国美协主办)、中国山水画作品赴美国纽约展(中国美协主办)、中国山水画获奖作品赴澳大利亚墨尔本展(中国美协主办)、2007马来西亚国庆50周年国际艺术邀请展(吉隆坡)、水墨境域——中日友好书画交流展(东京)、新徽派美术走进奥地利中国画八人展(2011维也纳)、交融·绽放——长三角地区美术作品学术提名展(20

  • “王琨·牛”展览在北京798方圆美术馆开幕

    “王琨·牛”展览于2018年5月20日下午3时在北京798方圆美术馆隆重开幕。王琨·牛开幕时间:2018年5月20日15时展期:2018年5月20日-6月19日展览地点:方圆美术馆(北京市朝阳区酒店桥路2号798艺术区中二街D06-3)出席开幕式的嘉宾名单:钟涵先生中央美术学院教授、中国国家画院研究员水天中先生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中国美协理论委员会副主任苏高礼先生中央美术学院教授杨飞云先生中国美协油画艺术委员会主任、中国油画院院长徐里先生中国美术家协会分党组书记、驻会副主席兼秘书长贾方舟先生著

  • 纪晓岚:太后过生日,和珅请人代写祝寿诗,写的却是千年王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