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大叔难驯小萌妻7章(第七章 文艺小清新)

2017/11/3 5:17:38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字:大叔难驯小萌妻
第七章 文艺小清新

一股热流穿过小腹,陆雪漫低头一看,一抹嫣红在水中晕开,她顿时风中凌乱。大叔难驯小萌妻7章(第七章 文艺小清新)

“怎么回事?”

她突然没了声音,权慕天警觉的折了回来。

“没什么,你别过来……”

算一算,到日子了,怎么把这事儿给忘了?陆雪漫,你敢再二一点儿吗?她的声音透着惊慌,明显不对劲,到底怎么了?浴室里一切正常,没有挣扎的痕迹,窗户紧闭,地上没有水迹。没有人摸进来的话,莫非她……弓着身子站起来,她想拿纸巾将就一下,抬头望见两条大长腿,立刻缩了回去。

“别泡太久,小心晕堂子。”

锐利的目光扫过周围,并没有发现异常。

“我的行李在哪儿?能不能让林助理帮忙拿点儿东西?我有急用……”扁扁嘴,她说的小心翼翼。

“他一个外人,进来不方便。推荐qi-wen.com”眉心收紧,他冷冷回答。

“不用他进浴室,从外面递进来就行。”

已经这么囧了,再被权慕天知道就糗大了。

“陆雪漫,你到底想干什么?”

越过他指挥林聪,她胆子不小!

“我……我家亲戚来查岗,你说我想干什么?”

小腹一抽一抽的疼,她又羞又恼,而权慕天的回答让她彻底无语。

“谁?除了我,还有别人进来过?”

看来,她手上的东西分量很足,不然他们不会来的这么快。那些人想从她那儿得到什么,敢在他的地盘搞事?“我姨妈,大-姨-妈!”

天哪,什么乱七八糟的。他不知道女人每个月都会有那么几天吗?“呆着别动,我去拿!”

他闻言语塞,即便如此,陆雪漫看到的仍旧是一张扑克脸。大叔难驯小萌妻7章(第七章 文艺小清新)

权慕天折回去的时候,陆雪漫已经吹干了头发,坐在椅子上眼巴巴盯着门口。

“这么慢?”

接过东西,她低声嘟囔了一句。身下湿哒哒的,她要是能动,绝对不会坐着干等。

“第一次没经验。”

干咳了一声,权慕天一脸黑线。

他没替女人拿过这种东西,又不想让佣人帮忙,翻遍了行李才在一个粉色包包里找到了卫生棉。

“我开玩笑的……谢谢!”

说的这么认真,这人可真逗!

陆雪漫转身去换衣服,台面上的手机震动,屏幕上跳出一条短信。来自http://www.qi-wen.com/

“漫漫,等你有时间咱们见个面,把我寄存在你那儿的东西带上,是之前我托你保存的硬盘,还有三张瑞士银行的存单。这几天你小心点儿,外面风声紧,有事就给我打电话,我二十四小时为你开机。”

硬盘,存单?照周迈的说法,原始证据还在她手上。一个月前,她传给香港警方的是备份,极有可能只是其中一部分。

那么,他们串谋、想把她置于死地也就说的通了。

果断删掉信息,权慕天快步离去。

穿着小黄人的拖鞋,陆雪漫裹了一身桃红色的家居服,胸口印着粉嘟嘟的猪头,一瘸一拐挪出浴室。说明http://www.qi-wen.com/

腰疼、肚子痛,现在的她就像夹心饼干,趴着难受,躺着痛苦。

在浴缸里摔了一跤,后腰磕了一大块淤青,加上昨晚跟刘丹扭打留下的伤,已然伤痕累累。

陆雪漫,你能再背一点儿吗?看过硬盘的内容,权慕天把林聪叫进了书房。

“查一查这几个公司,我要知道他们的幕后老板、主要客户,还有资金运作的规律。打电话给唐查理,让他找个理由冻结这个账户。”

“是!”

这不是周迈和洛小姐合开的事务所吗?少爷怎么会对他们的生意感兴趣?“把这个硬盘……”

“是!”

虽然不明白他要干什么,林聪还是一一照办。

“少爷,董事长刚才打来电话询问这边的情况,他似乎听到了些什么,说如果有必要,请您回本家住几天。说明qi-wen.com

“知道了。”

动静闹得这么大,外公一定听到了风言风语。

林聪走后,他拨通了权氏集团董事长权振霆的的电话。

“听说,你小子在别墅里藏了个警花?带回来让外公给你参谋参谋。”问的直截了当,他不喜欢绕弯子。

“不用了。这点儿小事儿,我搞的定。”

“今天是最后期限,你小子再不结婚,我就亲自出马给你安排相亲。半年过去了,你到底行不行,找个媳妇有这么难吗?”

早知如此,八年前就不该把他从拉斯维加斯押回来,要不重外孙都会打酱油了。

“晚上我带人回去吃饭。”

“好,挂了。”

放下电话,老爷子不淡定了,“告诉那几块料,今晚必须回家吃饭。让厨房好好准备,今晚少爷回来吃饭。”

抱着被子睡的迷迷糊糊,陆雪漫翻了个身,腰居然不疼了,太神奇了!

什么味道,怎么有股药味儿?回头一看,权慕天的手伸进被子下面,他在干什么?“喂,你干嘛呢!”

瞬间炸毛,陆雪漫迅速拉开与他的距离。

“我还没嫁给你呢!刚才你手放哪里?你爹妈没教过你,非礼勿动吗?”

“过来上药!”

她这才发觉背后凉凉的,很舒服的感觉。

权慕天挽着袖子,手里拿着药膏。她尴尬极了,“原来你刚才在……不好意思,我反应过度了。”

“以后要什么就告诉我,不舒服没必要忍着。”

扯过她的手,权慕天熟门熟路找到伤口,微凉的指尖把药膏摸匀。前一秒,她睡颜安详,红扑扑的脸色很是好看,可睁开眼睛就炸了毛。

“……我习惯了。”

“那就学着放松。”

从小到大,陆雪漫都在隐忍。忍受孤单、打骂和欺凌。她以为,一个人承受一切是她的宿命。

权慕天是第一个让她放松的人。

点点头,她鼻子发酸,低着头没有说话。

从民政局出来,想多看两眼结婚证,权慕天却不给她机会,“放在一起,统一管理。”

一想到从出门到现在没撞上一个记者,她立刻安分起来,对这个男人也多了几分欣赏,效率果然不是盖的。

跟着他走进一家造型工作室,一个浓妆艳抹的女人迎面走来,脸上推着公式化的笑容。

“权总,里面已经准备好了。请问,这位是……?”

“我太太陆雪漫……”

“你就是被金屋藏娇的警花?今天头版头条都是你,想不到真人比照片上还好看,还是权总有眼光。”

明艳的目光上下打量,她拉着陆雪漫边走边说。

“我是汤茱迪,你可以叫我汤姐,也可以直接叫我茱迪。跟我说说,你们是怎么认识的?”

这个女人嘴上抹了蜜吗?她这么不见外,好像权慕天很熟。只是,她要把自己带去哪里?陆雪漫回头张望,人呢,他去哪儿了?仿佛看穿了她的不安,汤茱迪轻声说道,“放心好了,他不会丢下你不管的。当年,要不是权董事长不同意,你哪有机会嫁给他?他这个人哪儿都好,就是太牛”

“我不是担心这个……就是……”

她什么意思?当年,他要娶别的女人,家里人反对,所以他放弃了。万一,权董事长逼着他们离婚,他也会照做吗?看着陆雪漫娇羞的样子,她忍不住打趣。

“刚结婚的时候都是这样的,巴不得时时刻刻黏在一起。可时间久了,都会腻的,就像左手牵右手,没有半点儿感觉。喜新厌旧才是男人的本性,权总也不例外。”

“也许吧。”

这个女人到底想说什么?云山雾绕打哑谜,真有意思!

他们不是情侣,结婚不是因为爱情。不管汤茱迪出于什么目的,她的话都无关痛痒,起不到任何作用。

她知道,权慕天拿走了硬盘和周迈的存单,那里面一定有他想要的东西。

而除了嫁给他,陆雪漫别无选择。

一小时后,她踩着十二分的高跟鞋,穿着Docle的秋季新款长裙,慢吞吞走出来,拽了拽过低的领口,表情异常 别扭。

“Surprise!惊艳吧!”

权慕天正在打电话处理事情,目光停了三秒钟,旋即挂断了电话。

可体的裁剪勾勒出她柔美的线条,前胸圆润饱满,呼之欲出。深V走低的领口惹人遐思。橘色的衣裙在灯下泛起金属的色泽,微卷的长发彰显出十足的女人味。

权总是出了名的挑剔,今天居然说不出话来,看来她的辛苦没白费。

“我爱死她的皮肤了,特别好上妆。”

汤茱迪准备再说些什么,他已经被陆雪漫拽进了角落,“哟哟哟,甜的腻死人哦!”

“你能帮个忙吗?”

遮住胸口,她皱着眉头,五官拧到了一起。

“怎么了?”

“衣服太紧了,我快被勒死了。你能不能跟她说一下,给我搞个裸妆就好。搞什么卷发,我才23岁,可她分分钟把我变成33。还有这个领子,干脆开到肚脐好伐?”

陆雪漫拔下高跟鞋,在他面前晃了晃,金属后跟在灯光下变得狰狞。

JimChoo的鞋子被她拎在手里毫无美感,像极了凶器。

“下次要我穿这种鞋之前,麻烦你亲自试一试。”

“你想怎样?”

不可否认,这身衣服的确让她增色不少,但复杂的做工和金属质感不符合她的年龄,还有……性格。

“文艺小清新。”

她抽身就走,却被权慕天拽了回去。

低头一看,她左手无名指多了一枚亮闪闪的钻戒,硕大的戒面几乎盖住了手指。

他刚才出去是为了买戒指?要不要这么奢?这么大的戒指说买就买,土豪的生活她真的不懂。

“不打算给我戴上吗?”

眉梢微蹙,权慕天从她脸上看不到惊喜,而是几分担忧。

盒子里还有一枚白金指环,陆雪漫盯着看了好久,最终退下了手上的钻戒……

大叔难驯小萌妻》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大叔难驯小萌妻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山东一乡村万人“挑元宝”敬香祈福逛庙会

    2018年2月24日,山东潍坊,一乡村庙会吸引了数万名香客前来祈福,烧香场面火爆,游客在这里“挑元宝”敬香祈福,人山人海场面火爆。据了解,正月初九俗称“天公生”,中国传统农历节日之一。这一天是天界最高神玉皇大帝的诞辰,天公就是玉皇大帝,是主宰天界最高的神,他是统领三界内外十方诸神以及人间万灵的最高神,代表至高无上的天。这一天的传统民俗,妇女多备清香花烛、斋碗,摆在天井巷口露天地方膜拜苍天,求天公赐福。寄托了中国劳动人民一种祛邪、避灾、祈福的美好愿望。2018年2月24日,山东潍坊,一乡村庙会吸引

  • 你所谓的,来日方长

    本来是想早点起床起来码字的。睡得是有点晚。跟着又去拜年。怎么说。极度拖延症患者吧。深夜讲个故事咯。我并不是个有个故事的人。但我又有着很多故事分享。昨天晚上有个女生跟我说了句来日方长。回忆就拉回了三年前。想起男孩女孩的故事。故事发生在广州。东站一家餐厅。a女孩和c先生。初次见面请多多指教。每天晚上。6点到10点。大家一起工作的时间。a是个很好的女生。工作认真服务很好。也不是像另外个女生。长得好看但贪慕虚荣。a学习成绩不好。初三毕业后选择来广州读中职。一开始选择了白云那边的学校。后来为了c退了被抽水

  • 张霞:一位白衣护士、世界冠军之母的“爱心情怀”

    记者朱胜利/文2月21日,洧水河畔,伏羲山下,冬雪还没有完全融化,初春的暖阳已爬上了枝头,一串串大红灯笼在道路两旁高高挂起,洋溢着浓浓的年味。新密市区平安路南段,在新密市中医院,记者见到即将下乡的护士张霞,新密第一个拉丁舞世界冠军的妈妈,听说她最近一直投身于爱心公益活动,并乐此不疲。于是,记者怀着钦佩之情,采访了这位充满爱心的白衣护士。精准扶贫,助贫困户渡难关爱如芳华,不问西东。其实,早在2014年冬,张霞就带儿子黄一航(拉丁舞世界冠军)、女儿黄一雯(记忆力中国冠军)到平陌、苟堂山区,慰问贫困儿

  • 林中放歌鄂伦春豪情化为斗熊舞

    林中放歌鄂伦春豪情化为斗熊舞

  • 神州龙骨寄他乡自力更生叙辉煌

    神州龙骨寄他乡自力更生叙辉煌

  • 大国工匠高凤林入围“2017工匠中国年度十大国匠”

    近日,由国家发展改革委主管的中国发展网发起,工匠中国论坛组委会、中国行业新标杆奖征评委员会主办,CCTV精彩视界、中国网联盟中国、中工网、中国企业报等媒体协办的“2018第二届工匠中国论坛暨寻找工匠精神榜样力量—2017第二届工匠中国年度人物盛典、2017第三届中国行业新标杆奖盛典”活动,将于今年4月29日在北京举行,“大国工匠第一人”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公司第一研究院国营二一一厂(首都航天机械公司)特种熔融焊接工、发动机车间班组长,国家高级技师高凤林入围“2017工匠中国年度十大国匠”候选人。本届

  • 福海:陪你一起看草原

    每个人心里应该都有一个草原梦。在梦里,蓝蓝的天,白白的云,青青的草,随风四处飞扬的驼铃和羊群嘶叫声……仿佛梦中的草原是人世间难以找寻的桃源。草原能让人们心驰神往的,也正在于她的美丽和自由。北疆大漠,有一个以“海”命名的县叫做“福海”。“水”是这片土地上最大的奢侈品,这片方圆800多平方千米的巨大湖泊——乌伦古湖,是福海人心目中的圣湖。历史上,一次次土地易主、兵戎相见,为的就是这片水域。哈萨克族语中,“乌伦古”意为“装不满的天坑”,受到大漠风沙长年累月的剥蚀,乌伦古湖北岸的群山最终形成了红褐色的雅

  • 做人,不要太张扬,才有福报

    沙漠的骆驼做人,不要太张扬。一只骆驼,辛辛苦苦穿过了沙漠,一只苍蝇趴在骆驼背上,一点力气也不用,也过来了。苍蝇讥笑说:“骆驼,谢谢你辛苦把我驼过来。再见!”骆驼看了一眼苍蝇说:“你在我身上的时候,我根本就不知道,你走了,你也没必要跟我打招呼,你根本就没有什么重量。”低调做人别把自己看太重,你以为你是谁?一位著名表演艺术家曾讲过一个故事。他生长在一个大家庭中,每次吃饭都是几十个人坐在大餐厅中一起吃,有一次,他突发奇想,决定跟大家开个玩笑,吃饭前,他把自己藏在饭厅内一个不被注意的柜子中,想等到大家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