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誓不为妃5章(005 二人拖出去杖毙)

2017/11/3 1:04:29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字:誓不为妃

005 二人拖出去杖毙

顾葭苇这才发现原来李德海也跟在皇帝身后,见他的目光凌厉地射过来,心下不由得一惊,难道皇帝看不顺眼的,是她?

不是吧,得罪了皇宫最大的BOSS,今后还怎么活?不行,一定要让他对自己改观。阅读qi-wen.com顾葭苇心里暗暗为自己鼓劲,随着龙辇赶往勤政殿。

龙辇在勤政殿侧门停下,顾葭苇不敢再随意直视皇帝了,把头埋得低低的,恨不得隐身。直到皇帝脚步远去,才敢摊开手,打开刚刚李德海塞过来的纸条。

“机灵些,先不说得到宠爱,至少不能让他烦厌。”

顿时手心有点湿湿的,心里有点堵,我让他烦厌了?靠。

都顺着他的意,努力摆出奴才的样子给他看了还想要怎样啊?不就是偷偷看了一眼嘛,看一眼会死啊,会少块肉啊?顾葭苇忿忿地扯着衣袖,真想大声喊一句,老娘不干了!

突然,前方一个公公直直地倒了下去,众人连忙围了上去,只见他手捂着腹部,双脚在地上乱蹬,额头上布满了汗滴,表情扭曲,看上去十分痛苦。

顾葭苇心中一惊,这和当年自己海鲜中毒的情况非常相似,于是蹲下问道:“公公你今早用了些什么食物?”

“就是……哎哟……几个昨儿个剩下的小龙虾……碍…痛死我了!”

“还有没有吃别的?”

“好像……还有几颗枣。誓不为妃5章(005 二人拖出去杖毙)

好吧,感情这兄弟当自己是超人,吃了龙虾还敢吃枣,这古代的生活常识就是零阶段,顾葭苇起身严肃道:“他这是海鲜中毒了,这里附近哪里可以弄到牛奶?烦请哪位知道的去帮忙弄一罐子来。”

另外一个貌相清秀的太监听了立马道:“这个我倒是知道,我这去就。”说完拔腿就跑,顾葭苇在身后大喊:“哎,多拿点,救命的啊!”

她叫来小颜帮忙,扶起地上的人,“公公,现在你用力把手指往喉咙里扣,要把吃下去的东西全部吐出来才行。”

小青子一听,顾不上手指上的灰尘,立刻塞进嘴巴,恶心感顿生,双手撑着身子在一旁呕吐不止。

众人被那气味熏得往后退了好几步,只有顾葭苇仔细瞪着小青子不断增加的呕吐物,秀眉紧紧皱起。

小颜站在她身后,愣愣地望着她的侧脸,有些恍惚。

“不行啊公公,你再试着想想其他恶心的东西。网站http://www.qi-wen.com/

小青子连忙在脑海里搜索着,手上的动作也没停下。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身子抖得像是筛子,爬在地上大吐特吐起来。

气味变得更加难闻,小紫姐妹俩都掏出了手绢儿捂住口鼻,其余人更是一脸嫌恶的表情退避三舍。

这时去找牛奶的小晟子也抱着个小桶小跑着过来,顾葭苇接过,让小晟子给他移了个地方,开始灌牛奶。

古代还没有加工技术,鲜牛奶都含着一股腥味儿,喝了不到几口,小青子又开始呕吐起来。

“亲,加油啊,使劲吐!”

小青子心下一紧,突然就来了眼泪。还没有谁对自个儿这么好过,要是今天这条命真的保住,以后这个女子就是自己的再生父母了!

顾葭苇瞥见他眼角的眼泪,以为他实在是痛苦至极,便轻声安慰道:“没事的,吐干净就好了,加油,你不会死的。誓不为妃5章(005 二人拖出去杖毙)

终于,她在呕吐物里面瞧见了血丝,而且渐渐变成了干呕,胃里面已经清空了。

她长呼一口气,表情刹那松动,“好了好了公公,不用扣喉咙了,吐干净了。”

小青子一听,这才觉着腹部果然没有先前那么疼痛,他挣扎着坐起,朝顾葭苇跪拜下去,“小青子叩谢恩公救命之恩!”

“哎哎哎,别,叫我小苇就好,嘿嘿。”顾葭苇连忙扶起他,接着道:“你现在身上的余毒还没有清理干净,去抓一贴药,就简单的清余毒的那种,喝几碗就会没事了。”

“谁来给朕解释一下这是怎么回事?”皇帝的声音从背后传来,顾葭苇浑身一震,天啊,这满地的呕吐物还有浑身脏兮兮的自己,岂不是扰了圣驾?“求皇上赎罪,司女顾葭苇乃是救人心急才扰了圣驾,还请皇上赎罪!”小颜已经趴在地上求饶了,顾葭苇也连忙跪下,“回皇上,小青子公公食物中毒命在旦夕,奴婢情急之下才造成此等局面,还请皇上赎罪!”

“情急之下?”皇帝一声闷哼,就为着一个奴才,竟然如此胆大包天?联想起她之前的表现,他不禁挑挑眉。

“李德海——”顾葭苇见他声音恢复了之前的慵懒随意,心想原来这个皇帝也不赖,暗暗呼出一口气,这才发现自己刚刚紧张地忘记了呼吸。

“奴才在。网站qi-wen.com

“把这二人,拖出去,杖毙。”

“什么?”顾葭苇不可置信地抬起头,她没听错吧?杖毙?小青子紧咬住下唇,是他拖累了恩公,都是他的错。

心中百转千回,突然想到皇家的御权之术,顾葭苇镇定地起身,从容不迫地道:“皇上,我们打个商量如何?”

皇帝眼睛微眯,活生生就像一只发现了食物的野狼。

顾葭苇浑身一震,努力驱赶从他的气场上感受到的危险,强迫自己直视他的眸子。

司马晔嗤笑一声,“其余司女留下清理现场,你——”他伸出修手的手指着顾葭苇,“在御前伺候。”

随后抬步迈进龙辇,李德海放下帘子对着小紫她们吩咐了几句,就用眼神示意顾葭苇跟上。

顾葭苇身体顿时矮了几分,强打起精神,忽然耳边飘来一句,“恩公,对不起。网站http://www.qi-wen.com/

她勾起一个灿烂的笑,转身道:“没事儿,就算知道这个后果,我还是会选择救你的,还有我叫顾葭苇,别再叫恩公了。你记得去抓药,好好调养!”随后抬步追向前面的龙辇。

多年后,已是宫里人人敬畏的大总管青公公始终忘不了这一幕,他坐在一堆污秽|物旁边,腹部还隐隐作痛,瞧见她灵动调皮的表情后,竟忍不住号啕大哭,匍匐在地。

也就是这一刻,他下定决心,一定要爬上去,以后恩公,就由他来照顾。

***书房外,李德海走出将门关好,嘴角扯出一个似有若无的弧度,很好,看来,事情比预料中的要快。

司马晔斜靠在躺椅上,左脚支起,右脚自然下垂,蹭着脑袋打量着跪在跟前浑身紧绷的顾葭苇。

真是有趣的紧,还敢跟他谈条件?“这下又不说话了?刚才不是还要跟朕谈条件?”

顾葭苇稍稍挺了挺脊梁,刚刚在路上,她就已经想过了,这个大景朝国泰民安的,周边又没有什么小国来犯,貌似朝中的宰相大人也是忠心耿耿,那些个权术完全没有发挥之地。

既然温饱解决了,孔子大人“饱暖思淫|欲”这句千古名言总有他的道理,于是张口道:“不知皇上可有想过娱乐?”

司马晔眼睛稍稍眯起,整个人更显妖媚,顾葭苇忍不住吞了吞口水,尤物啊尤物,要不是有个皇帝身份在那里镇着,果断扑倒了。

“娱乐?说来听听。”

“所谓娱乐,就是在闲暇的时候找找乐子,皇上您想啊,您整天日理万机,朝前应付那些臣子,朝后还要均衡后宫雨露均衡,不找点乐子的话,这样的人生也太过于寂寥了。”

司马晔不说话,只是定定地望着她。

原来这种感觉叫寂寥啊,他在心里自嘲。当年父皇把皇位交给他的时候就叮嘱过,要耐得住高处不胜寒的感受,才能做一个好君王。

这五年来,他自认是个好皇帝,大景朝风调雨顺,国泰民安。只是身边女人无数,却总是在深夜醒来,久不能寐。

原来,这样的感觉叫寂寥。

顾葭苇见他没了反应,全身的寒毛都竖了起来,甚至都能感觉到皮肤上一片片的鸡皮疙瘩。她在心里斟酌着刚才的措词,好像没有什么逆着他龙鳞的地方埃

恍惚了一会儿,司马晔收回思绪,恢复成一贯漫不经心的慵懒模样,“罢了,此事就到此结束吧,朕乏了,下去。”

要是再让她待下去,他不敢保证自己会不会显露出脆弱的一面。

在一个宫女面前显露真实情绪?开玩笑,皇帝的尊严不许他如此。

见他放过自己,顾葭苇跳到嗓子口的心微微放了下来,咽了口唾沫,立刻福了福身子,躬身往后退。

“不过——”好吧,他承认,能够摸着他的心思,这只宠物还真挺有意思的,“以后的御前司女,就由你一人来当。”

顾葭苇一愣,随即下跪,“谢主隆恩。”然后再次起身离去。

司马晔端起矮杌上的茶杯,满足地啜了一口。

顾葭苇浑浑噩噩地在皇宫中走着。人的情绪真的不宜有太大的落差波动,否则精神就会疲劳。

她只感觉全身的细胞都叫嚣着累,精神还有些恍惚,直到现在都没有从那句“拖出去,杖毙。”中缓过劲来。

要不是当时的自己够冷静还能耍些小聪明,恐怕现如今的顾葭苇就是一具冷掉的尸体。

誓不为妃》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誓不为妃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未曾深爱,何以言婚10章

    原标题:未曾深爱,何以言婚10章小说:未曾深爱,何以言婚第10章善良的让他愤怒,傻的让他心疼曹富兰早就摸清了舒念歌的性子,她就跟她死去的那个妈——叶雅安一样,自诩清高,个性倔强。最关键的是,顾念亲情,不善辩驳!正因为这样,这些年,她才能一次又一次的在舒正雄面前抹黑舒念歌,让本来对舒念歌还有几分疼爱的舒正雄越来越嫌恶她。就像,她当初抹黑叶雅安水性杨花,在外面找了野男人,一样。而这次,她明知道舒念歌离开金豪大酒店后一定不会那么快的回家,才故意提醒舒正雄给舒念歌打电话,只要舒正雄和舒念歌之间产生争吵,

  • 下一站婚姻10章

    原标题:下一站婚姻10章小说名:下一站婚姻第10章拉拢人心但是这样的关系仅仅只是维持到白琰正式认祖归宗的那一刻起,要说谢水柔也真是倒霉,生不出儿子继承家业也就算了,偏偏生的女儿也是个不成气候的,所以当白琰进入白家的时候,谢水柔是极其恐惧的。而白琰何尝又不对谢水柔极其谢家一派忌惮重重,所以为了避免发生白氏夺权争利的斗争,白琰一直都在小心拉拢谢氏一族,对于谢水柔母女俩更是给出优厚的待遇。但是谢水柔一直都不甘心,妄图将白琰拉下马,自己好上位。天不遂人意,白琰的机会来了,终于让白琰等到了抓住谢水柔痛脚的

  • 将爱10章

    原标题:将爱10章小说名称:将爱第10章绝不后悔陆延煊转头去看沈星辞。此刻她还靠在凌凯祺的怀里,一张苍白的脸看不清表情。嘴上说着自己有多爱他,现在还不是对别的男人投怀送抱。贱人就是贱人,他就不该听信这些人的谎言。“沈星辞,你就那么想要男人吗?一边勾引自己妹妹的未婚夫,一边躲在别的男人怀里装可怜。就你这样放荡无耻的贱人,还妄想和我在一起吗?”陆延煊的视线越过院落,直直投在沈星辞身上。放荡无耻……他对她,就这么四个字的评价。他看向她的眼神,也是满满的,不加掩饰的鄙夷和厌恶。是不是她的出现,真的就那么

  • 我借春风嫁予你10章

    原标题:我借春风嫁予你10章小说名字:我借春风嫁予你第10章怎么就那么喜欢陆庭安顾沅一个人在家楼下的小区走了许久,踩在布满青苔的台阶上,耳边是孩子们玩耍的声音,现在是放暑假,小区很热闹。顾沅心里突然就踏实了。当她推开家里的门时,这份踏实又荡然无存。她才离开三天,家里并未布上多少尘埃。可是对于重活一世的顾沅来说,她离开这个家真的太久太久了。所有回忆汹涌而来,顾沅几乎摇摇欲坠。她记得摆放电话座机的小桌子上,有他们家的合照。现在那副合照依然在,照片上笑容灿烂的三个人,爸爸在,傅修哲也在,她在他们两人中

  • 囚婚10章

    原标题:囚婚10章小说名:囚婚第10章惩罚“沈远,你放我下车!”白清浅哭着捶打着沈远的手臂:“阿泽他还受着伤,你快放我下车!”“吱——”尖锐的摩擦声响起,白清浅被强烈的冲击力推到了挡风玻璃上,额头被磕出血痕。她忍住眩晕,搭上了车门,只要一步,她就可以逃离他了。沈远突然将她的身体扳正,直直的看着她。白清浅被他盯得发憷,越发的想逃。可是沈远完全没有给她任何逃离的机会,他死死钳住她的身体,逼着她看向自己。“沈——”白清浅的话还为出口,就被沈远粗暴的吻堵住,她呆住了,不敢相信这一切。沈远将她的唇,里里外

  • 乍见生欢10章

    原标题:乍见生欢10章书名:乍见生欢第十章你要闹哪样?苏文思被纪子宸这样一闹,一张俏脸绯红,抬起头,怒瞪着他,“谢谢二少爷的好意,我习惯了坐王叔的车。”苏文思毫不犹豫的表明自己的态度,她不想和这个花花公子一般的二少爷有任何交集。苏文思虽然对纪子宸无感,但也必须承认,纪子宸长得很帅,他的帅跟纪子默不同。纪子默身材挺拔修长,俊美无比的五官冷硬地散发着王者之气,更如暗夜里的魔鬼,走到哪里,都能震慑所有人。而纪子宸呢?一八五的身高,完美的身材比例,如同精刀雕刻的脸颊,每一个器官都仿若被人精心设计一般,只

  • 爱你不过深情而已10章

    原标题:爱你不过深情而已10章小说书名:爱你不过深情而已第10章录音他往陆衍之的办公桌上甩了一只录音笔,“陆先生,这是无意间被录下来的音,这里面,有顾颜宋亲口承认自己罪行的证明。”接着,是一张U盘,“另外,我在顾颜宋家里安装了监控,这是火灾那天发生的全程视频,自己看看,这些年你都爱了条什么狗。”陆衍之一见他污蔑顾颜宋,还在她家里安装监控器窥视,脸色立马染上了几分危险,冷呵,反问,“你这种小把戏,我见得可多了。”李一航怒极反笑,眼底尽数都是鄙夷,递进的情绪渐渐染上了悲愤。“顾希花光了一整个青春来爱

  • 贵女风流10章

    原标题:贵女风流10章书名:贵女风流第十章执刀杀人不能,不能束手待毙!慕容歌狠狠合紧牙根,将自己一条温香小舌咬得鲜血淋漓。疼痛让她不得不打起精神来面对此刻的困境,心思急转之间,想到了一条计策。忍住反胃的冲动,慕容歌露出一个自己都觉得恶心的娇笑,语似流莺:“刘安大哥,你先别急,等等……”刘安停下动作不解看她:“怎么了?还想劝我手下留情啊,我劝你不要白费这个力气,我从你十岁就开始等这天了,要不是我爹成天告诫我不要乱来,你早就是我的了知道吗!”十岁?这畜生居然也说得出来!慕容歌恨不能一口将他耳朵咬碎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