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征途4章

2017/11/2 20:27:20 来源:网络 [ ]
书名:征途
第4章搬家

李科爬起来,从腰间拔出一把短小的匕首,点燃了火信小心翼翼的向洞穴内走去。阅读qi-wen.com发现李科远离洞口,李晨抓紧时机想外功了出去,将敌人逼退了十余丈。

“酒狂徒,今日必绕不得你。”

李晨怒目圆睁,双掌上仿佛染了一层绿色的光芒。附近的绿草树木,感应到木之源的力量,都隐约发出弹绿色光芒,回应李晨的力量召唤。李晨虽然还无法远距离控制植物,却可以通过植物反馈的信息,了解一些不易察觉的战场细节。

木之源中的“自然道”,便是如此。

李晨修炼木之源数十年,对“自然道”掌握如火纯情,不用担心李科的安全,李晨已经完全压制住了酒狂徒。阅读http://www.qi-wen.com/

酒狂徒为濮阳王氏的家生子,一家七代忠于王家,才得以传授顶级功法,成就八级武者的修为。

此处酒狂徒率队到信阳办差,途径驻马店想看一看传说中的紫云山。在毛胡张小镇偶然间见到的李晨之子李白,李科的父亲。看到李白在镇上做官方的文书,酒狂徒大惊失色,想起了当年的一桩往事。

濮阳王氏为大族,在濮阳境内还有中等家族三十余家,小型家族百余家,都以王氏马首是瞻。当年随着三公子一起,酒狂徒做了许多的荒唐事儿。其中一次,为了一个女子,三公子私自带兵灭了一个小型家族李家。原文http://www.qi-wen.com/

李家全家三百七十二口无一幸免,被抢回的女子,三公子玩了七天便玩腻了,赏给酒狂徒把玩了许久。

那女子受辱不过,撞墙自尽。

这本事一件小事儿,家主也只是训斥了三公子,逼着他到李家坟前磕头谢罪,并罚三公子闭关五年,以安抚濮阳上下惴惴不安的附庸家族。

王家统治濮阳,必须靠下面中小家族的支持,像三公子那般动不动就灭人全族,谁还敢跟着王家。杀灭一两个小型家族不算什么,动摇了王家在濮阳的根基,就得不偿失了。

三公子为此被发闭关五年,才算把当时的事儿压下去。

酒狂徒以为这事儿,就算是过去了,当时杀得干净,随又敢为李家报仇。阅读qi-wen.com

可是五年后,三公子出关那天,酒狂徒陪着三公子上街散心,在公众场合露露脸,将失去的五年都找回来。不曾想在街上遭遇刺客,还好护卫拼死护住了三公子,杀退了刺客。

酒狂徒永远都不会忘记,刺客逃离时回头看的那一眼,特别是那眼眸中无法抹平的恨意和杀意。

刺客是李家唯一逃得升天的人,李家家主幼弟李晨。

濮阳成大搜十日,都未能找到李晨。之后十年间,与李家灭门案有所牵连的人员逐一被暗杀,其中就包括酒狂徒的父亲和两个弟弟。

三公子每日躲在家里不敢出门,酒狂徒设计假死,整日带着一张人皮面具,才得以活到了今天。征途4章

二十五年过去了。

李白只有三十出头,肯定不是当年的刺客。

酒狂徒耐着性质寻访了很久,把李家的情况摸得十分清楚,却无法确定李晨就是当年的刺客。

根据探听的消息,李晨在毛胡张住了近五十多年,重来没有离开过毛胡张。年轻时也在镇上做书记,儿子有了功名后,便将书记的位置让给了儿子,回家养老去了。李晨虽然习武,在乡人看来,却是一个不喜欢打打杀杀的好好先生。

酒狂徒无法确定李晨的身份,又不可能当面质问。网站qi-wen.com

总不能因为长的像嫌疑人,就要杀人全家,完全没有道理的事儿。可是酒狂徒就要做没有道理的事儿,他策划了一年多,知道李晨想培养孙儿,一定会上紫云山,天下第一拳处来扩展一下视野。

练武读书,许多地方是相同的。

闭门造车之事不可行,只有扩展视野,才能看的更远走的更远。

今日李晨带着李科一出门,酒狂徒就开始准备,他在外面吸引李晨的注意力,里面会有人抓了李科出来,到时不怕李晨不会束手就擒。

管他是不是当年的刺客,只要长得像,就杀了灭口。

一能泄愤,二能疏解一下心中的苦闷,带着面具生活了二十五年的酒狂徒,在面具下隐藏的黑暗,早已超出了常人能够理解的范畴。

他就是一个心理扭曲的变**态。

李科走进洞穴深处,不见有人在安心了许多。

就在李科头顶,蔓藤根须缠绕着四具尸体,四双无神的眼眸看着李科,他们已经永远无法完成任务了。

李科从尸体下方走过,没有察觉丝毫的异样。

走进洞穴内一百余米,洞穴内越发的冰寒阴冷起来。火信的火光越来越弱,燃烧到尽头发出滋啦啦的声响。

李科急忙拿出第二根火信点燃,准备往回走,他今日出来只带着三根火心,如果在走到更森出,他可怕就得摸着黑出去了。

虽说心志坚强,李科还是年幼,多少还有些害怕。

转过身来,李科忽然发现墙壁上有一副画,走上前去查看。发现在玉柱对面的墙壁上,画着一副武者伏虎的简笔画。

画入眼并不起眼,李科走进了观看,忽然觉得画卷无限的扩大,仿佛正面墙壁迎面而来,李科两眼一花噗通昏厥了过去。

“不好!”

蓝色小人儿从洞顶跳下来,探手摸了下李科的脖颈,还有一丝丝的脉搏在,这才松了一口去。转头看向墙壁上的简笔画,骂道:“妈了个巴子的!竟然是天下第一虎,谁这么缺德,在这里留下这种东西,如果不是李科心志坚强,这一拳下去,可就是废人了。”

大叫晦气,蓝色小人儿将李科往外拖了十余米,又在墙上画了一幅似是而非的伏虎图,这才又隐蔽到了暗处。

洞外,李晨以“自然道”攻十八招,防十八招,取下了酒狂徒的向上人头。

到了死,酒狂徒还在等洞穴内的同伙,把李科抓出来,死不瞑目。酒狂徒永远不可能知道为什么,他已经死了。

李晨将酒狂徒的尸体踢落崖下,正要将人头丢了,忽然发现酒狂徒的样子有些扭曲变形,伸手一抓竟然有一张人皮面具。将面具撕下来,看到一张李晨永远无法忘记的脸。

“王狗儿,原来你没死。”

李晨正是当年那个刺客,又斩杀了一名仇家,李晨却一点都高兴不起来,看来毛胡张不能呆了。

王狗儿能找到此处,虽然不知道濮阳王家为何没有派大军来,却也不会太远了。

李晨在洞中找到了昏迷中的李科,也看到了蓝色小人临摹的天下第一虎,以为李科昏厥是被天下第一虎所震慑。撕下一片衣襟,简单的临摹下天下第一虎的简化,背起李科出山洞,下山去了。

等李晨走后,蓝色小人儿现身,得意洋洋的笑道:“我临摹的第一虎只有六分像似,李晨的又是六分像似,只有三分意蕴的天下第一虎,到是很适合李科去修炼。这小家伙,还真是有福气。”

李科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梦到自小家中养了一只,连路过的老鼠都不放过的猫。日子一天天过去,猫儿越长越大,竟然变成了一头猛虎,每日陪着李科在紫云山上玩耍嬉戏,日子过得好不开心。

一日,李科随家人离开紫云山,猛虎送到山脚,眼眸中全是依依不舍。

睁开眼睛,李科觉得脑仁痛得厉害,梦中的情景也一下子模糊了起来。此时,李科被母亲柳岩抱在怀里,在一处车厢内,颠簸前行。

“科儿醒了。”柳岩喜极,抱得更紧了些。

李科现在只有六岁,却要每日苦练,担负起家族的使命,怎能让柳岩不心痛。

车门帘揭开,父亲李白探进头来开,看到李科在朝他笑,长出了一口气,说道:“醒了就好。”

“父亲,我们要去那里?是要去看医生吗?不用去了,我已经没事儿了。”李科挣脱母亲的怀抱,坐直了身体,表示自己没事儿了。

李白伸手,爱惜的摸了摸李科的头,说道:“不看医生,爹带你坐船去。”

坐船?李科心中疑惑。

李家所临的毛胡张镇规模不小,有一条宿鸭河从紫云山内流出,河水常年不枯,是中州境内重要的水路之一,直通重镇驻马店。

李科到时随家人坐过几次船,却从来没有离开过毛胡张镇境内。

“母亲,我们要去哪?”

李科心中疑惑,便问身边的母亲。

柳岩笑着说道:“搬家。”

“搬家,为什么要搬家?”李科先是不解,随后恍然大悟,难道是因为在紫云山上遇到的强人?

李科虽有一颗坚强的心,但对江湖事并不了解,可是也知道被坏人欺负的感觉不好。

能逼得李家举家迁徙,看来那些强人,都不是好相与的。

想到此处,李科便也就不再多问了。

李科随着家人在毛胡张码头上船,顺流直下驻马店,又经遂平、汝阳、新蔡进入徽州境内,在淮南府暂住了下来。

一路上最大的收获,是李科学会了游泳。

李科是家中的独子,小时开始就专心修炼,没有机会学游泳。一路坐船顺溜而下,到是让李科有了接触水的机会,五六岁间正是接受能力最强的时候,李科与船家的孩子学了半天,就学会了。

淮南是徽州境内的大城,人口十余万,算上周边乡间的人口,足有三十余万人。在天下纷乱的如今,便算是富饶繁华地了。

如今天下,有朱氏家族的统御,直辖北方的北直隶和鲁豫大部,南方以镇江为中心的南直隶苏州。

朱家并没有能力直接统治整个天下,所以才去的是一州一封国的分封制度,天下十八州,其中有三州有朱家统治,其余十五州分别又有十五个大家族统治,之下更分散出中小家族无以计数。

形成了一个又门阀贵族统治的天下。

走出毛胡张镇,来到淮南,年幼的李科才知道天下如此之大,不是用小小的毛胡张镇能够想象的。

随祖父站在船头,看着一片繁忙的淮南码头,李科发现码头被分成了两处,一处繁忙拥堵,一处却是只有大船三两艘,显得有一些空挡。

李家所乘的船,正往繁忙的码头处靠去,因为船多,一时半会靠不了岸。

李科忍不住问道:“爷爷,船为什么不停到那边去?”

李晨扶着李科的头说道:“那边是淮南大族刘家的专用码头,普通民船是不许停靠的。”

征途》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风车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风车小说)或者(fengchexiaoshuo),关注后回复 征途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金主的替身小妖精 金主的替身小妖精 全文免费

    原标题:金主的替身小妖精金主的替身小妖精全文免费小说书名:金主的替身小妖精目录预览:第一章我是你的人!金主的替身小妖精第二章警察,查房!金主的替身小妖精第一章我是你的人!“颜冰,一号包厢!”颜冰从沉思中缓过神来,挪动起婀娜的身体,娴熟地拿起了自己的酒盘。“哟!一号包厢向来都是一些钻石王老五的聚会地点,福分不浅啊。”一旁的阿娟用着嫉妒且嘲弄的口吻说着。颜冰冷哼一声,走向一号包厢。“切!嘚瑟什么?老娘年轻那会不比你现在的人气差!”阿娟在背后瞥着远去的颜冰,满脸的不屑,心里却产生一丝嫉妒。颜冰穿梭在迷

  • 独家宠闻,总裁的萌妻心得 独家宠闻,总裁的萌妻心得 全文免费

    原标题:独家宠闻,总裁的萌妻心得独家宠闻,总裁的萌妻心得全文免费小说书名:独家宠闻,总裁的萌妻心得目录预览:第一章奔跑吧,姑娘独家宠闻,总裁的萌妻心得第二章投案自首独家宠闻,总裁的萌妻心得第一章奔跑吧,姑娘“孙怡人!我要跑路了,快给我订张去国外的机票!”“哟,”电话那头的声音带着十二分的幸灾乐祸:“程晓萌,你这是杀人了还是放火了,这么急着潜逃?”杀人放火?这跟她现在的处境比起来,完全都不算事儿!程晓萌急得几乎要吐血:“少废话,过来再说!”挂了电话,她才哆嗦着打开门,一把瘫倒在沙发上,几乎万念俱灰

  • 锦绣缘,江山为聘 锦绣缘,江山为聘 全文免费

    原标题:锦绣缘,江山为聘锦绣缘,江山为聘全文免费小说名:锦绣缘,江山为聘目录预览:第一章骄横重生锦绣缘,江山为聘第二章小计得逞锦绣缘,江山为聘第一章骄横重生“咿呀——”偌大的水帘长袖如水仙花瓣一般的层层散开,铺洒的如层层浪涛,身上的锦衣玉石徐徐随身姿跃动,繁目琉璃,翠翠的声声念念。一个年过四十的妇人缓缓走到了前院的土墙前面,看着那里站着的腰身挺直的小姑娘,孤直的背影,顿时心里暗叹了一声,走上前去,温声道:“大姑娘,快回去歇着吧,今天想必是不能来人差遣干活了。”小姑娘缓缓的转过头,眉眼如画,如芙蓉

  • 攻妻不备:老公大人枕边欢 攻妻不备:老公大人枕边欢 全文免费

    原标题:攻妻不备:老公大人枕边欢攻妻不备:老公大人枕边欢全文免费书名:攻妻不备:老公大人枕边欢目录预览:楔子:她的初夜001卖就要卖的彻底002我是不出场的003情急之下的自保楔子:她的初夜恍惚中唐馨闻到了那熟悉又想念的气息,仿佛他正静静的抱着她。回到了将第一次主动交给他的那一夜,缠绵入骨。唐馨主动解开遮住自己身体的浴巾,面红如血的望着他,主动搂住他的腰。他有些震惊,有些无措,身体不可抑制的渴望贴近她。修长温柔的手指像抚摸价值连城的精致瓷器般的抚摸着她的身体,有些生硬笨拙的吻着吸//吮着她胸前饱

  • 薄总,潜一个呗 薄总,潜一个呗 全文免费

    原标题:薄总,潜一个呗薄总,潜一个呗全文免费小说名称:薄总,潜一个呗目录预览:第1章取悦他是她最重要的事薄总,潜一个呗第2章这还只是开始薄总,潜一个呗第1章取悦他是她最重要的事极富奢华气息的酒会中,男人们推杯换盏,互相商讨着生意上的心得,而女人们,则攀比着珠宝首饰或是身上的高级定制。辛可可拿着红酒安静的站在角落,她现在虽然算得上是当红花旦,但是在这些自视甚高的贵妇人的眼中,她也没有当红到能让她们趋之若鹜的地步。“你不过是个戏子而已。”薄少哲当初冰冷的话语再一次回荡在辛可可的耳边。她看向宴会上最热

  • 即使爱他是种罪 即使爱他是种罪 全文免费

    原标题:即使爱他是种罪即使爱他是种罪全文免费书名:即使爱他是种罪目录预览:第1章别的男人床上即使爱他是种罪第2章顾悦然!给我站住!即使爱他是种罪第1章别的男人床上我叫顾悦然,一名曾经的职场女汉子,现任的全职家庭主妇。我是外地媳妇,而且有严重的脸盲症,所以嫁过来后公公婆婆一直对我很不满。这种不满,在秋秋出生后,达到了顶峰——因为,秋秋也遗传了的我脸盲症。“长得再好看有什么用?!连个人都分不清!光吃不挣钱,还生个同样分不清人的小丫头片子,我们老李家是造了什么孽哟……”类似这样的谩骂,是家常便饭。有时

  • 曾经爱你若尘埃 曾经爱你若尘埃 全文免费

    原标题:曾经爱你若尘埃曾经爱你若尘埃全文免费小说名称:曾经爱你若尘埃目录预览:第1章我们离婚吧曾经爱你若尘埃第2章你很廉价曾经爱你若尘埃第1章我们离婚吧入夜,酒吧。依旧一片灯火通明。舞池里男男女女疯狂的扭动着自己的身躯。总统包厢内,意大利玫瑰摆放的整整齐齐,四周的摆设好不气派,暧昧的气氛渲染开来……一对男女丝毫不被噪杂声打扰。女人媚眼如丝,哈气如兰,粉颊贴在冰冷的吧台上,微微曲身,雪臀高高翘起。男子不为所动,尽情欣赏着面前的肉体,似乎在欣赏一场表演。“来嘛,拓,我要……”女人扭动着臀部,等待着更

  • 爱你不过一场输 爱你不过一场输 全文免费

    原标题:爱你不过一场输爱你不过一场输全文免费小说:爱你不过一场输目录预览:第1章我送你的礼物还满意吗爱你不过一场输第2章想知道的话就来找我爱你不过一场输第1章我送你的礼物还满意吗方雁从没想过,她和李洋的婚礼,会变成一场闹剧。当神父在神像面前,问出那句:“在婚约即将缔成时,若有任何阻碍他们结合的事实,请马上提出,或永远保持缄默。”一个挺着大肚子的女人,在保镖的护卫下,闯进了礼堂,高喊:“我反对!”“你凭什么反对?”神父看看神坛上的新人,又看看不速之客,推推鼻梁上的眼镜,鬼使神差地问了一句。“凭我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