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征途4章

2017/11/2 20:27:20 来源:网络 [ ]
书名:征途
第4章搬家

李科爬起来,从腰间拔出一把短小的匕首,点燃了火信小心翼翼的向洞穴内走去。征途4章发现李科远离洞口,李晨抓紧时机想外功了出去,将敌人逼退了十余丈。

“酒狂徒,今日必绕不得你。”

李晨怒目圆睁,双掌上仿佛染了一层绿色的光芒。附近的绿草树木,感应到木之源的力量,都隐约发出弹绿色光芒,回应李晨的力量召唤。李晨虽然还无法远距离控制植物,却可以通过植物反馈的信息,了解一些不易察觉的战场细节。

木之源中的“自然道”,便是如此。

李晨修炼木之源数十年,对“自然道”掌握如火纯情,不用担心李科的安全,李晨已经完全压制住了酒狂徒。征途4章

酒狂徒为濮阳王氏的家生子,一家七代忠于王家,才得以传授顶级功法,成就八级武者的修为。

此处酒狂徒率队到信阳办差,途径驻马店想看一看传说中的紫云山。在毛胡张小镇偶然间见到的李晨之子李白,李科的父亲。看到李白在镇上做官方的文书,酒狂徒大惊失色,想起了当年的一桩往事。

濮阳王氏为大族,在濮阳境内还有中等家族三十余家,小型家族百余家,都以王氏马首是瞻。当年随着三公子一起,酒狂徒做了许多的荒唐事儿。其中一次,为了一个女子,三公子私自带兵灭了一个小型家族李家。征途4章

李家全家三百七十二口无一幸免,被抢回的女子,三公子玩了七天便玩腻了,赏给酒狂徒把玩了许久。

那女子受辱不过,撞墙自尽。

这本事一件小事儿,家主也只是训斥了三公子,逼着他到李家坟前磕头谢罪,并罚三公子闭关五年,以安抚濮阳上下惴惴不安的附庸家族。

王家统治濮阳,必须靠下面中小家族的支持,像三公子那般动不动就灭人全族,谁还敢跟着王家。杀灭一两个小型家族不算什么,动摇了王家在濮阳的根基,就得不偿失了。

三公子为此被发闭关五年,才算把当时的事儿压下去。

酒狂徒以为这事儿,就算是过去了,当时杀得干净,随又敢为李家报仇。征途4章

可是五年后,三公子出关那天,酒狂徒陪着三公子上街散心,在公众场合露露脸,将失去的五年都找回来。不曾想在街上遭遇刺客,还好护卫拼死护住了三公子,杀退了刺客。

酒狂徒永远都不会忘记,刺客逃离时回头看的那一眼,特别是那眼眸中无法抹平的恨意和杀意。

刺客是李家唯一逃得升天的人,李家家主幼弟李晨。

濮阳成大搜十日,都未能找到李晨。之后十年间,与李家灭门案有所牵连的人员逐一被暗杀,其中就包括酒狂徒的父亲和两个弟弟。

三公子每日躲在家里不敢出门,酒狂徒设计假死,整日带着一张人皮面具,才得以活到了今天。版权http://www.qi-wen.com/

二十五年过去了。

李白只有三十出头,肯定不是当年的刺客。

酒狂徒耐着性质寻访了很久,把李家的情况摸得十分清楚,却无法确定李晨就是当年的刺客。

根据探听的消息,李晨在毛胡张住了近五十多年,重来没有离开过毛胡张。年轻时也在镇上做书记,儿子有了功名后,便将书记的位置让给了儿子,回家养老去了。李晨虽然习武,在乡人看来,却是一个不喜欢打打杀杀的好好先生。

酒狂徒无法确定李晨的身份,又不可能当面质问。征途4章

总不能因为长的像嫌疑人,就要杀人全家,完全没有道理的事儿。可是酒狂徒就要做没有道理的事儿,他策划了一年多,知道李晨想培养孙儿,一定会上紫云山,天下第一拳处来扩展一下视野。

练武读书,许多地方是相同的。

闭门造车之事不可行,只有扩展视野,才能看的更远走的更远。

今日李晨带着李科一出门,酒狂徒就开始准备,他在外面吸引李晨的注意力,里面会有人抓了李科出来,到时不怕李晨不会束手就擒。

管他是不是当年的刺客,只要长得像,就杀了灭口。

一能泄愤,二能疏解一下心中的苦闷,带着面具生活了二十五年的酒狂徒,在面具下隐藏的黑暗,早已超出了常人能够理解的范畴。

他就是一个心理扭曲的变**态。

李科走进洞穴深处,不见有人在安心了许多。

就在李科头顶,蔓藤根须缠绕着四具尸体,四双无神的眼眸看着李科,他们已经永远无法完成任务了。

李科从尸体下方走过,没有察觉丝毫的异样。

走进洞穴内一百余米,洞穴内越发的冰寒阴冷起来。火信的火光越来越弱,燃烧到尽头发出滋啦啦的声响。

李科急忙拿出第二根火信点燃,准备往回走,他今日出来只带着三根火心,如果在走到更森出,他可怕就得摸着黑出去了。

虽说心志坚强,李科还是年幼,多少还有些害怕。

转过身来,李科忽然发现墙壁上有一副画,走上前去查看。发现在玉柱对面的墙壁上,画着一副武者伏虎的简笔画。

画入眼并不起眼,李科走进了观看,忽然觉得画卷无限的扩大,仿佛正面墙壁迎面而来,李科两眼一花噗通昏厥了过去。

“不好!”

蓝色小人儿从洞顶跳下来,探手摸了下李科的脖颈,还有一丝丝的脉搏在,这才松了一口去。转头看向墙壁上的简笔画,骂道:“妈了个巴子的!竟然是天下第一虎,谁这么缺德,在这里留下这种东西,如果不是李科心志坚强,这一拳下去,可就是废人了。”

大叫晦气,蓝色小人儿将李科往外拖了十余米,又在墙上画了一幅似是而非的伏虎图,这才又隐蔽到了暗处。

洞外,李晨以“自然道”攻十八招,防十八招,取下了酒狂徒的向上人头。

到了死,酒狂徒还在等洞穴内的同伙,把李科抓出来,死不瞑目。酒狂徒永远不可能知道为什么,他已经死了。

李晨将酒狂徒的尸体踢落崖下,正要将人头丢了,忽然发现酒狂徒的样子有些扭曲变形,伸手一抓竟然有一张人皮面具。将面具撕下来,看到一张李晨永远无法忘记的脸。

“王狗儿,原来你没死。”

李晨正是当年那个刺客,又斩杀了一名仇家,李晨却一点都高兴不起来,看来毛胡张不能呆了。

王狗儿能找到此处,虽然不知道濮阳王家为何没有派大军来,却也不会太远了。

李晨在洞中找到了昏迷中的李科,也看到了蓝色小人临摹的天下第一虎,以为李科昏厥是被天下第一虎所震慑。撕下一片衣襟,简单的临摹下天下第一虎的简化,背起李科出山洞,下山去了。

等李晨走后,蓝色小人儿现身,得意洋洋的笑道:“我临摹的第一虎只有六分像似,李晨的又是六分像似,只有三分意蕴的天下第一虎,到是很适合李科去修炼。这小家伙,还真是有福气。”

李科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梦到自小家中养了一只,连路过的老鼠都不放过的猫。日子一天天过去,猫儿越长越大,竟然变成了一头猛虎,每日陪着李科在紫云山上玩耍嬉戏,日子过得好不开心。

一日,李科随家人离开紫云山,猛虎送到山脚,眼眸中全是依依不舍。

睁开眼睛,李科觉得脑仁痛得厉害,梦中的情景也一下子模糊了起来。此时,李科被母亲柳岩抱在怀里,在一处车厢内,颠簸前行。

“科儿醒了。”柳岩喜极,抱得更紧了些。

李科现在只有六岁,却要每日苦练,担负起家族的使命,怎能让柳岩不心痛。

车门帘揭开,父亲李白探进头来开,看到李科在朝他笑,长出了一口气,说道:“醒了就好。”

“父亲,我们要去那里?是要去看医生吗?不用去了,我已经没事儿了。”李科挣脱母亲的怀抱,坐直了身体,表示自己没事儿了。

李白伸手,爱惜的摸了摸李科的头,说道:“不看医生,爹带你坐船去。”

坐船?李科心中疑惑。

李家所临的毛胡张镇规模不小,有一条宿鸭河从紫云山内流出,河水常年不枯,是中州境内重要的水路之一,直通重镇驻马店。

李科到时随家人坐过几次船,却从来没有离开过毛胡张镇境内。

“母亲,我们要去哪?”

李科心中疑惑,便问身边的母亲。

柳岩笑着说道:“搬家。”

“搬家,为什么要搬家?”李科先是不解,随后恍然大悟,难道是因为在紫云山上遇到的强人?

李科虽有一颗坚强的心,但对江湖事并不了解,可是也知道被坏人欺负的感觉不好。

能逼得李家举家迁徙,看来那些强人,都不是好相与的。

想到此处,李科便也就不再多问了。

李科随着家人在毛胡张码头上船,顺流直下驻马店,又经遂平、汝阳、新蔡进入徽州境内,在淮南府暂住了下来。

一路上最大的收获,是李科学会了游泳。

李科是家中的独子,小时开始就专心修炼,没有机会学游泳。一路坐船顺溜而下,到是让李科有了接触水的机会,五六岁间正是接受能力最强的时候,李科与船家的孩子学了半天,就学会了。

淮南是徽州境内的大城,人口十余万,算上周边乡间的人口,足有三十余万人。在天下纷乱的如今,便算是富饶繁华地了。

如今天下,有朱氏家族的统御,直辖北方的北直隶和鲁豫大部,南方以镇江为中心的南直隶苏州。

朱家并没有能力直接统治整个天下,所以才去的是一州一封国的分封制度,天下十八州,其中有三州有朱家统治,其余十五州分别又有十五个大家族统治,之下更分散出中小家族无以计数。

形成了一个又门阀贵族统治的天下。

走出毛胡张镇,来到淮南,年幼的李科才知道天下如此之大,不是用小小的毛胡张镇能够想象的。

随祖父站在船头,看着一片繁忙的淮南码头,李科发现码头被分成了两处,一处繁忙拥堵,一处却是只有大船三两艘,显得有一些空挡。

李家所乘的船,正往繁忙的码头处靠去,因为船多,一时半会靠不了岸。

李科忍不住问道:“爷爷,船为什么不停到那边去?”

李晨扶着李科的头说道:“那边是淮南大族刘家的专用码头,普通民船是不许停靠的。”

征途》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风车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风车小说)或者(fengchexiaoshuo),关注后回复 征途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我的老同学,你是我最想感谢的人!此文在无数同学聚会上被朗读!

    我的老同学,你是我最想感谢的人!送给老同学老同学如一杯香茗,相伴儿时的芳香;老同学如一壁暖炉,温暖孤寂的心菲;老同学如一块方糖,丰富平淡的生活。我的老同学,我要感谢你,昨日的憧憬,早已随岁月淡忘。但是当年的同窗友情却永远铭记在心。这是一份永恒的回忆,也是一种无价的财富,我的老同学,我要感谢你,多少年过去,物是人非,容颜变老,我们能还在一起,保持着切不断的联系,一起保存最珍贵的回忆。只要想起,就温暖心底。我的老同学,我要感谢你,虽然我们天各一方,但你却总在节日给我送来祝福,总在寒冷的早晨跟我说早安

  • 这篇文章整整影响了中国三四百年!

    朱子治家格言《朱子治家格言》以“修身”“齐家”为宗旨,集儒家做人处世方法之大成,思想植根深厚,含义博大精深。《朱子治家格言》通篇意在劝人要勤俭持家安分守己。中国几千年形成的道德教育思想,以名言警句的形式表达出来,可以口头传训,也可以写成对联条幅挂在大门、厅堂和居室,作为治理家庭和教育子女的座右铭。因此,很为官宦、士绅和书香门第乐道。自问世以来流传甚广,被历代士大夫尊为“治家之经”,清至民国年间一度成为童蒙必读课本之一。南怀瑾:我八岁起就会背这一篇,对我的影响之大,很多已经变成了习惯……我们那时的

  • 人生八度,你有几度?

    说话要适度“君子不失足于人,不失色于人,不失口于人”了解别人,你是智慧;了解自己,这是高明。当你渐渐克制,朴素,不怨不问不记,就能体会生命盛大。做事有气度处事,一张一弛,轻重缓急分寸要拿捏的合适。太过用心,不仅自己劳心费力,别人也会怨声载道。家庭有温度家不是房屋,不是彩电,不是冰箱,不是物质堆砌起来的冰冷空间。物质的丰富固然可以给我们一点感官的快感,但那是转眼即逝的。试想,在那个空间中,如果充满暴力和冷战,同床异梦,貌合神离,“家”将不成为其家。交往有弧度不要过份介入朋友的私生活,远则疏淡,亲则

  • 放下昨天 ,珍惜今天!

    :在生命里,不管有多少遗憾,多少酸痛,幸也好,不幸也好,都是过去,全是曾经。放下,就会轻松。于人生中,不管多少辉煌,多少精彩,多少波折,多少失败,都不会尽善尽美。努力了,就应该无怨无悔!人生如梦不是梦,因为太真实;生活如水不是水,因为有苦涩。在生命中,许多事情在于自己,很多感受在于个人,心大路则宽,心小事则难。做人需要下心,做事需要埋头。心胸需要拓宽,心态需要放平!珍惜身边的幸福,欣赏自己的拥有。背不动的就放下,伤不起的就看淡,想不通的就丢开,恨不过的就抚平。人生本来就不易,生

  • 博医立春送健康 欢欢喜喜迎狗年

    博医堂2月份大型买赠活动一年之计在于春,立春即春天的开始。春三月,此谓发陈,天地俱生,万物以荣;夜卧早起,广步于庭,被发缓形,以使志生;生而勿杀,予而勿夺,赏而勿罚,此春气之应,养生之道也。为了让博医有缘人过一个“健康、祥和、快乐”的春节,博医堂特举办“博医立春送健康欢欢喜喜迎狗年”大型买赠活动,具体内容如下:活动时间:2月3-5日为期3天活动一:全系口服产品买四送一3000档:买四送一产品满3000元可赠送以下产品之一1.维生素硒2瓶2.牛肉粉2桶3.人参山葡萄酒2提(4瓶)5000档:买四送

  • 蒋勋:用自己的方式完成自己

    我在等风,也在等你作者:蒋勋历史上有两位很让我佩服的老师。第一位是基督教《圣经》的布道者耶稣。耶稣讲过一句很精彩的话。他带着十二个门徒走路,看到路边有野生的百合花,就说,你们知道吗,即使在所罗门王一生最富有的时候,国库的宝藏都比不上这一朵野百合。我觉得这是《圣经》里了不起的一句话。不知道那十二个门徒领悟了多少,可是这句话留在《福音书》里,变成一个对善与美最高的解读。他的意思是,生命的生长高于帝王的权力和财富。这也是儒家讲的仁的原点。第二位是在印度菩提树下讲课的佛陀,也就是释迦牟尼。他每次讲课,学

  • 村田乐——中国绘画中的乡村休闲生活(二)

    田畯醉归图局部(国画)宋佚名故宫博物院藏踏歌图局部(国画)宋马远故宫博物院藏田畯醉归图局部(国画)宋刘履中款故宫博物院藏倘若不限定在夏季,那么对于农村休闲生活的描绘早在宋代就已经是个重要的艺术主题了。存世宋画中,有一类表现的是乡村的生活景象,如《田畯醉归图》(故宫博物院)、《春社醉归图》(波士顿美术馆)、《花坞醉归图》(上海博物馆)等,都描绘了醉醺醺的簪花老叟骑在牛背或驴背上,被人护送回村的景象。此外,《踏歌图》(故宫博物院)中也有醉酒簪花、踏歌而行的老少妇孺。画中的时间都是新年伊始的春天,放在

  • 赏读:燃亮心灯,温润自己

    文肖洁·主播阿郎·摄影菲菲·编辑一白回望往昔,时过境迁,物换星移。身边的人走了一拨又一拨,擦肩的多少,相伴的多少,你可曾忆起?经历的事一茬又一茬,成功的多少,失败的多少,你可曾细数?脚下的路一道又一道,平坦的多少,坎坷的多少,你可清楚?人生短短数十载,寒来暑往弹指间。身边的人,经历的事,脚下的路,犹如一个个细小的点,汇聚成人生的景,是苦是甜都得尝,是喜是悲都得过,承受是人生的必修课。脚下的路,走走停停,停留的多少?路过的多少?身边的人,来来去去,相识的多少?擦肩的多少?向往的事,追逐的梦,成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