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倾世灵医3章(第3章记忆回输)

2017/11/2 18:05:09 来源:网络 [ ]
书名:倾世灵医
第3章记忆回输

“啊...!”

前边的人儿挥洒着自己身上的余水,为自家小姐擦着衣物,灵清只是脸上和衣物稍稍的弄湿了些。倾世灵医3章(第3章记忆回输)灵玉倒是被淋得跟落汤鸡似的,恶狠狠的瞪着白灵烟。

“你这个丑八怪,嫉妒我的容貌就想着用这个方法让我破相是吧!”

灵玉气不打一处来的看着白灵烟,心里的怒火难以压抑。灵清挡在了灵玉的面前,不让灵玉做出什么过分的事情。虽然平日里两人斗得你死我活的,但现在对待她们同一敌人的时候灵清还是知道要怎么做才的。

“烟妹妹看来这么多年是白长了,连盆水都端不好!真不知道你的饭吃哪里去了。”倒是灵玉捂着自己流着血的额头,愤怒的瞪着白灵烟。这容貌对于古代女子来说是何等重要啊,要是被白灵烟这么一砸搞得破相那可是太不值得了。奇闻网

“诗儿,谁准你偷懒的?不知道烟妹妹身体不好不能乱走动吗?来人啊,把诗儿拖下去重打三十大板。”灵清一脸心疼白灵烟的样子,她是想通过此举,一来是想让白灵烟身边的人都远离她,不敢为她做事。二来是想为她树立一个更美好的形象。

“小姐,我没有!”诗儿带着哭腔看向白灵烟,又跪在灵清的面前求饶。

“清姐姐,你误会诗儿了,是我坚持要自己倒洗脚水的。所以...没想到刚刚忘记穿鞋不小心滑倒,才不甚将这盆水倒了姐姐们一身。妹妹在这里给姐姐们赔不是了。版权qi-wen.com”此刻白灵烟的静婉院,也因刚刚的一阵叫喊声引得附近的人都往这流,看她们的热闹。

白灵烟上前去将身子微微发抖的诗儿扶起,淡雅却不失大方,正体现在嫡女的气度。这个举动使白灵烟的形象在大家的心中稍稍的改善了些。倒是灵清凶残,不分青红皂白的形象在大家的心中崛起。

这白灵烟怎么感觉有些不太一样了,不像以前那样缩手缩脚的。这说话做事也以前大有不同...

“白灵烟你也真是的,不会就不要去勉强自己嘛,搞得府里的人不和睦这可就不好了。要是传出去还以为我们有意要刁难你!”虽然她们讨论的声音不大,但却是真真确确的传进了灵清和灵玉的耳边,为了不让自己的在大家面前留下不好的印象。奇闻网连忙把话顺着圆回来。

白灵烟又怎么会不知道她们肚子里装了些什么东西,不就是想(ˇ?ˇ)像以前一样拿着自己当垫脚石嘛。

“连主子跟下人都不分,我看诗儿比你还更有小姐模样,没能耐,还在这里装什么慈悲!要是我的脸破相了,你的小日子也不会逍遥的。”虽然她平日里和灵清不和,但有需要的时候她们还是会站在同一战线的。灵玉仗着自己会点武功,和自家的娘也比较受宠,便成为家中说话最为直接,蛮横的人。如今白灵烟才刚回来就把她的额头砸了个口,本想到她这寻乐子的,却兜了一肚子的火。

“别忘了哥哥是怎么死的,别不知好歹的,要是我早就没脸活在这个世上了。版权http://www.qi-wen.com/”灵玉咬牙切齿的提醒着白灵烟,白灵烟听着这话只是冷冷的一哼,并无将她激怒。

“连哥哥都敢杀的人,你觉得还有什么事会做不出来的?”白灵烟凑到灵玉的耳边,轻声的说着,绵绵的语调却让灵玉身子有些僵硬。白灵烟对着眼前的人冷笑了一把,看着她愣愣的样子,心里说不出的欢喜,她想在九泉下的那个白灵烟知道后会很高兴的,早晚有一天她会让那些人付出她们该得的代价。

“你,个疯子。看我不让爹把你赶出府去。”看着一脸淡然毫无在乎自己存在的白灵烟,她的气就不打一处来,牙痒痒的咬紧,想着怎么冲过去给她几巴掌。

“三姐的本事大,又见多识广,虽然在长相是随便了点,身材有些畸形了点,文采有丢人点,但我想,以三姐的胸怀是不会跟我这个粗人一般见识的。原文http://www.qi-wen.com/”白灵烟的语气很轻巧,轻到让灵玉感觉被一个废物一样的人无视,和数落抓狂的感觉。

“哼,废物的自知之明就是要比普通人的好,让我看看你那小嘴是怎么长成这么贱的。”灵玉将白灵烟扯了过去,白灵烟算好时间,作势假装是被灵玉扯倒的。这一幕刚好被赶过来的老夫人撞见。

“你这个有娘生没爹教的贱货,你算个什么东西?敢跟我比。青青给我狠狠的打。”白灵烟毫无反抗,任由青青的巴掌打下。不料却被气急败坏的老夫人身边的贴身丫鬟寒梅反手扇了一巴掌。

“青青!什么轮到”虽然老夫人看着白灵烟就会让她想起当年灵镐满身是血的情景,但她冷静后仔细想过这件事,灵镐和白灵烟兄妹两自她们母亲辞世后就相依为命,白灵烟生性柔弱,她想这件事必有隐情。

此刻看着堂堂一个嫡女,竟遭任由遮女和丫鬟欺负,不由的心疼起来。扶起虚弱的白灵烟,瘦如干柴的她,不得不让老夫人惊讶,她答应过巧巧会照顾好他们兄妹两的,如今看着面黄肌瘦,身上没有一丝余肉的白灵烟。心中的愧疚之感油然而生。这些年她给马妇的钱不少啊,怎么将好好的一个人养成这般模样。

“嬷嬷!”灵玉一脸委屈的看向老夫人,却遭到她的不满。

“玉儿要是你再敢来这里胡闹,后果你自己看着要怎么承受!”看着老夫人不帮自己,对白灵烟更是厌恶。

“嬷嬷,你忘了哥哥是怎么死的了吗?就是她害的。”

“够了!还闲不够丢人吗?”老夫人是个事实论事的人,这也是她为什么会那么受尊重的原因之一。

受了委屈的灵玉气冲冲的就离开了静婉院,临走时还不忘瞪白灵烟和假惺惺的灵清一把。

“五妹,你怎么赤脚站着呀?”灵冰一脸心疼的从长廊快步过来,扶住白灵烟。

“大姐,那鞋搁脚,穿着疼!”白灵烟低头看起来像是很伤心的样子的,但在别人看不到的死角,白灵烟露出皎洁的笑容。这灵冰总是对自己一副老好人的样子,这灵清跟灵玉想必就是她怂恿过来欺负自己的,不过想是通过他人来博得自己的美名罢了。

“嬷嬷,大姐,我去看看玉儿去。”灵清见老夫人一脸怒颜,便以看望灵玉为借口苍茫离去。

老夫人一手接过灵冰手中的白灵烟,细细的打量一番,看着她的穿戴和灵冰的衣饰简直是天壤之别,寒酸的连附上丫头的穿戴都不如。透过白灵烟的小身板,她看到那双破烂不堪的绣花鞋。她原以为楚乔会安排好白灵烟的一切。

“冰儿,你母亲最近是不是忙的转不身来啊?怎么你妹妹衣物一件也没给准备?堂堂一个嫡女竟然穿戴成这般,传出去让别人怎么看?”平时楚乔要做什么她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当初封她为大夫人的时候还向自己保证过会一视同仁的,现在看来也不过如此。

“嬷嬷!母亲最近着实是忙,我会转告母亲,尽快将妹妹需要的一切都安排好!”灵冰温文尔雅的诉道,好像这件事她不知情一般,在别人眼里很是无辜。只是老夫人的一句嫡女让灵冰很反感,凭什么她什么都不会却拥有嫡女的身份。虽然很想反驳回去,但冷静的她迟

早有一天会想办法证明给大家看,她灵冰才陪得上嫡女的身份。

“不用了,烟儿的一切东西我会准备,可以下去了。”她知道,她们不会给白灵烟准备什么好的东西,还不如她亲自来办,等她们办好了,估计白灵烟也快被冷坏了。

“是,冰儿去为妹妹拿些补品来,五妹你自己多注意身子,姐姐改天再来看你。”灵冰连走都还不忘扔下一句关心的话。以表她内心的美好,这种高等的演技是白灵烟难以效仿的,不得不打心眼里佩服。

“嬷嬷,烟儿有错,烟儿不该跟姐姐们理论,害的嬷嬷如此生气。都是烟儿不好。”白灵烟说着,眼泪却是真实的流了下来。她已经很久没被人保护了,这种久违的温暖感动了白灵烟,前世她并没有得到什么人如此真心的关爱,唯一疼爱过她的人,也深深的伤了自己。

老夫人在灵府是最有权威的,丞相是有名的孝子,对着这个母亲也是敬爱有加,老夫人年轻时也个有名的美人,才德兼备,与太后有一定的交情。虽在灵府不怎么管事,但凡府中的大事都是要经过老夫人之手。

“烟儿,没事了,以后有什么事就来找嬷嬷,有嬷嬷为你做主。”老夫人轻轻的拍打着白灵烟的背部,府中的明争暗斗老夫人是一点一滴的都看在了眼里,看着柔小的白灵烟,不由的为她担心了起来,双眸却是黯淡了下来。

白灵烟跪到地上,重重的在地上扣了几个响头。她知道,她强大需要一个能帮她托起一片天的后援。老夫人在家中的地位白灵烟是清楚的。

“娘!呜呜呜...您可要替我做主啊!”容晴优远远就听到自己的女儿灵玉哭啼的声音。她就这么一个宝贝女儿,看到那样,马上出去接应灵玉。

“玉儿你额头是怎么了?”容晴优看着灵玉额头的斑斑血迹,提着音调就快步的走到她的面前查看她的伤势。

“娘,都是那个该死的白灵烟,这个就是被她砸的,娘你可要为我做主啊!”灵玉摇晃着容晴优的手臂,哭更是厉害。

“好了好了怎么回事?跟娘说说。”容晴优让下人都退下,拉着自己的女人到桌前坐下,为她抹干脸上的泪水.白灵玉将发生的事情源头原尾重诉了一遍。容卿优听完之后,盯着她额头上的伤,脸上露出阴狠的神色,灵玉知道她娘肯定是想到什么好的方法惩治那个白灵烟了。眼泪顿时止住心里的乐呵之花繁开。

“娘你是不是想到什么好的办法治治那个白灵烟了?”灵玉一脸好奇的看着容晴优。

“玉儿,你听娘说,现在白灵烟有老夫人护着,我们不能随便对她下手,但我们可以这样来。”容晴优低头在灵玉的耳边小声的说着,嘴角掩饰不住的笑开了。

倾世灵医》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风车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风车小说)或者(fengchexiaoshuo),关注后回复 倾世灵医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甜蜜暴击:我的恋爱时光9章(第9章 算不算夫妻联手)

    原标题:甜蜜暴击:我的恋爱时光9章(第9章算不算夫妻联手)小说名:甜蜜暴击:我的恋爱时光第9章算不算夫妻联手“这是何家,我姓何,为什么我不能回来?”深吸一口气,何斯迦径直走到何千柔的面前,镇定自若地反问道。“想走就走,想回来就回来,你以为你是谁?”何千柔看着面前脸若桃花的漂亮女人,一番打量下来,她发现,何斯迦竟然比记忆中的样子更美了。而且,她看起来过得相当不错,绝对不潦倒。虽然不愿意承认,可这就是事实。一时间,何千柔心生恨意,大声责问着。“我当然知道我是谁,就怕你不知道你是谁。有些东西,你得不到

  • 第一婚宠:腹黑老公别闹了9章(第009章:前任男友)

    原标题:第一婚宠:腹黑老公别闹了9章(第009章:前任男友)书名:第一婚宠:腹黑老公别闹了第009章:前任男友夏安好发现,在厨艺上面自己和楚泽还是有相当一段距离的。不是同一个等级的啊!楚泽连着原汤化原汁这个道理都知道,可她若不是楚泽说,压根不知道这个常识。吃完之后,夏安好就把碗洗掉了准备回到房间。楚泽刚好也去旁边的那个房间。在楚泽进入那个房间的时候,夏安好无意的朝里面瞥了一眼。虽然只是朝里面瞥了一眼,可却发现那房间根本不是卧室,倒是一个书房。夏安好一开始过来这里,看到这里客厅餐厅厨房都那么大,心

  • 我只喜欢你9章(第九章 怀孕)

    原标题:我只喜欢你9章(第九章怀孕)书名:我只喜欢你第九章怀孕走出了医院的门,陆昕雨温善纯良的笑脸一收,换上了阴毒的面容。口袋里的手机铃声在响,她戴上耳机接了起来:“按照计划行事。”“我说过了,那笔钱等我嫁给了宋衍,会给你,现在你逼着我,我拿什么给?好了,就这样,别啰嗦了。”晚上叶皖卿坐在沙发上,眸光呆滞的盯着窗外,直到那刺眼的车灯透过落地窗玻璃,透到了她的脸上,她才恍惚间回神。宋衍开门进屋后,她木讷的转过脑袋!男人今天似乎心情不佳,那张成熟稳重的面容上布满了寒霜,特别盯着她的视线满是冷鸷。叶皖

  • 与你情深9章(第九章 九九八十一道荒火)

    原标题:与你情深9章(第九章九九八十一道荒火)小说名称:与你情深第九章九九八十一道荒火七色仙障外,君晏清厉色看着风霓裳疯狂之举。千年的时光,他从未见过如此癫狂的风霓裳。君晏清不禁愣怔的失了神!直到,茗雪微颤着倒在了血泊之中,他才面色赫然大变的怒叱:“禀一,破阵,救人!”……茗雪面容扭曲:“救救我……我错了,霓裳姐姐,求你,放过我。”风霓裳眸露着冷光,勾着一抹快意的笑容:“茗雪,你不该惹我?更不该一步步的逼我……”步步忍让,哪怕是被囚禁在暗牢十六年,风霓裳都未曾想过要茗雪的命。直至,茗雪丧心病狂的

  • 和你一起拥抱世界9章(第9章 新征程却不是新心情)

    原标题:和你一起拥抱世界9章(第9章新征程却不是新心情)小说书名:和你一起拥抱世界第9章新征程却不是新心情芮昕关门出来之后,后面屋里传来薛睿发狂似的一声嚎叫。她依旧面无表情,从包里拿出一条围巾来,裹在脖子里。终于要离开这个破地方了。芮昕去幼儿园接了墨墨,又找了一家小旅馆住着,一切都按照她计划中进行。可是目的地却变成了M市。已经走到这一步,幼儿园那边也给墨墨退了学,补足学费和生活费后,芮昕已经剩不下多少钱,没有时间和精力去变换工作,只能顺着这条路走到头。芮昕叹了口气,躺在床上抱着墨墨。“墨墨,我们

  • 韩先生,别来无恙9章(第9章:出卖色相)

    原标题:韩先生,别来无恙9章(第9章:出卖色相)小说:韩先生,别来无恙第9章:出卖色相我所在的这家公司叫做真材装修设计公司,主要从事装修设计,我是一名设计助理。公司老板是一位年近四十的女强人,我们都叫她李姐。离岗时间太长了,一开始工作我有点不适应,工作不比以前效率高。设计部让我去打印文件,我正捧着一堆文件,李姐看到后把我叫进办公室。我一股脑地把文件放到了李姐的办公桌上,文件太多,捧得我手都酸了。李姐帮忙整理着我放在桌上的文件,这让我怪不好意思的。“子倩,正阳走了,你也别太伤心,你还年轻,以后还有

  • 前夫好久不见9章(第9章 他就是想要报复自己!)

    原标题:前夫好久不见9章(第9章他就是想要报复自己!)小说名称:前夫好久不见第9章他就是想要报复自己!时夏浑身湿透,吓得脸色都白了,刚才那一瞬间,她真的是和死亡擦身而过。惊惧的抬头,看向救了她命的人,感谢的话还没说出口,浑身酒是一震,怎么会是他!“你觉得你这条命赔得起车子的维修费吗?”霍云霆声音冰冷的开口,眼角都是危险的寒气,刚才如果他晚一秒钟,现在她就已经躺在地上,变成死人了!嗓子像是被,什么堵住了,被怼的说不出话,她重新站稳身体,拉开和他的距离,刚才,他是为了减少车主的损失,才救她的吗?“老

  • 偷个宝宝:总裁娶一送一9章(第9章:谁把流年暗偷换(4))

    原标题:偷个宝宝:总裁娶一送一9章(第9章:谁把流年暗偷换(4))小说名:偷个宝宝:总裁娶一送一第9章:谁把流年暗偷换(4)“不是这样的...”顾乔想要出声解释,“不是这样的...真的不是这样的....”她看着薄砚祁的脸,她的第一次,给的是他,不过她是顾乔,而不是此刻的‘冷思薇’。但是这些,她没有办法跟这个男人说。薄砚祁仿佛听到了笑话一般,‘呵’了一声,“不是这样的,你以为我傻吗?被多少人上过了?也不知道补张膜再来上我的床!”顾乔紧紧的攥着手,指甲陷入掌心,男人的每一句话对她来说,都像是一把锋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