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小说嫡女狂妃:太子别惹我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2017/11/2 8:27:48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嫡女狂妃:太子别惹我

第二章   秽乱宫闱,力证清白

甄箭语出惊人,此话一出众人便都将视线移到了甄箭的身上。小说嫡女狂妃:太子别惹我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口说无凭,你可有证据?”刘姨娘看着甄箭问着,眼中闪过一抹兴奋的光芒。

“证据在此,此物是沐大小姐赠与我的定情之物。”甄箭从袖中掏出一块手绢来。

太后朝身旁伺候的嬷嬷使了个眼色,那嬷嬷上前接过了手绢。

皇后一看便道:“此乃天蚕丝做的手绢,前些日子西岐进贡之物,帕子只得两条,离儿喜欢本宫便送了她一条。”皇后说完又转过头来看着莫云道:“离儿啊!离儿!你当真是让姑母好生失望。”

皇后此话一出,便坐实了沐纤离与甄箭的关系,不容她抵赖。奇闻网

众人看沐纤离的眼神也多了几分鄙夷之色,都在想这沐纤离也太饥不择食了。竟然看上甄箭这个混账东西,当真是丢了东陵女子的脸。

莫云勾唇笑了笑,静静的看着皇后做戏。这皇后的话怕是不假,这手绢怕也真是她赏赐给自己的。这手绢本是她贴身之物,竟然到了外人手里,看来她这姨娘和妹妹怕是也参与其中了吧!

哎哟!她怎么忘了,沐纤离这妹妹也对太子殿下十分倾心呢!而且太子好像也很喜欢这个东陵第一美人儿呢!

“姑母先别失望,事情还没弄清楚,姑母可不能随便定了离儿的罪。”

这时候一个白白胖胖的公公带着几个小太监走进了宫苑,先给太后皇后娘娘请了安接着道:“奴才奉陛下之命前来,陛下已知道此间发生的事,请一干人等到承明殿问话。”

皇后本想这事儿就在此处由她同太后解决了便是,时候再禀报皇上,没有想到这事儿竟然惊动了皇上。说明http://www.qi-wen.com/

太后是个人精也明白这其中的道道,今日是她的生辰她本就想高高兴兴的过了,只是出了这样的事儿她却也不得不管。不过这事儿既然皇上要插手,那她就不用再插手了。反正这都是她沐家的事儿,这沐玉华想怎么闹就怎么闹吧!

“今日是哀家生辰,若是寿宴之上哀家一直未在也乎不太好。皇后,甄侍郎家的夫人,还有沐家的刘姨娘你们都跟着刘公公去承明殿吧!其他人都跟哀家一同回去吧!”

“诺”

一行人跟着太后离去,沐纤雪一步三回头,一副十分担心沐纤离的模样。可是她那眼中的幸灾乐祸再怎么掩饰,稍微有些眼力的人便能看出来。

莫云同皇后等人跟着刘公公去承明殿。离开房间的时候,沐纤离忽然看到香案上燃尽的香炉,便让随行的小公公给一起捧上了。阅读qi-wen.com

进了承明殿,只见那大殿之上坐着一个穿着金黄色龙袍,头戴金龙冠的中年男子。他鬓角微双双目如矩,鼻梁高挺嘴唇之上留着些浅短的胡须,一副中年帅大叔的模样。不怒而威浑身上下都散发着帝王之气,让人心生敬畏之情。

殿下站在两个男子,两个男子一左一后站与两侧。一人身穿蓝色麒麟刺绣锦袍,头戴紫金冠,天庭饱满长眉入鬓,目若朗星挺鼻薄唇容颜俊朗。莫云知道这个男人不是别人,正是这原主心心念念着的太子殿下东陵烬炎。也正是因为这个男人的设计,原主才会气得一口气上不了死了。小说嫡女狂妃:太子别惹我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而站与另一侧的男子,却与太子的华丽装扮尽显不同。只见他身月白色的长袍,袍子上月用银色的丝线,绣了朵朵祥云。头发用一条白鹤出运的帛带松松的绑了两缕,手拿折扇绝世而立。他眉若远山不浓不淡,微微上挑的凤眼垂着眼帘,长翘浓密的睫毛在他的眼下打下扇子幅度的阴影。同样高挺的鼻梁,一双粉色的薄唇正微抿着。莫云还是第一次见长得这般赏心悦目的男子,细细的在沐纤离的记忆中搜索了一番,终于知道了这个男人是谁。

当今圣上东陵于晋的七皇子东陵珏,东陵第一美男子,曾经的天才七皇子如今的病秧子。阅读http://www.qi-wen.com/ 别看着东陵珏是个病秧子,却有惊世之才名动四国,也是皇上最宠爱的皇子没有之一。

只是长得这般好看,却是个病美人儿,莫云心中只觉得可惜得很。

“臣妾拜见皇上”为首的皇后朝高位之上的皇帝福了福。

“妾身拜见皇上,太子,七皇子”那甄夫人同刘姨娘跪了下来。

“拜见皇上”莫云极不情愿的下了跪,马马虎虎的磕了个不成样子的头。

那甄箭一到承明殿,便匍匐在地上浑身发抖连头都不敢太。

“儿臣见过母后”太子同七皇子也向皇后见礼。

“都起吧!”皇帝虚扶了一把。

莫云同那甄夫人都站了起来,一起身便看见太子那双眼睛毫不掩饰的鄙视着自己。莫云用眼尾扫了他一眼,她知道自己现在的模样,一定是糟糕透了。妆容花乱衣衫不整,可这一切都是拜他所赐。

那甄箭本也想颤颤巍巍的爬起来,可是却听皇上提高声音道:“你给朕跪下。”

那甄箭吓得忙趴在了地上,用余光看了一眼太子东陵烬炎。但是太子似乎想要撇清关系,连看都没看甄箭一眼,一副不想看甄箭同沐纤离这对狗男女的模样。

“微臣参见陛下,皇后娘娘,太子殿下,七皇子”

甄侍郎匆匆而来,看见大殿里的众人忙走到大殿之中跪着一一行礼。

“微臣教子无方,这混账东西竟在宫中行不轨之事,还请陛下降罪。”寿宴之中他夫人跟太后一起走了,他也并未多想只想着是陪太后去哪里游玩了。可是过了半刻钟左右,太后与其他人都回来了,唯独不见他夫人。他这一打听才知道,他儿子在宫中犯了事儿,便忙来承明殿领罪。

“甄侍郎也不用忙着认罪,先听听这前因后果再认罪也不迟。”皇上看着跪在地上的甄侍郎说道,脸上也看不出喜怒。

“臣妾也了解了一下情况,先说与陛下听。”皇后莲步轻易走到了皇上身侧,细细的与皇上讲起了事情的经过。

“大将军不在皇城,离儿竟然干出此等大逆不道之事儿来,还请陛下从轻发落。”刘姨娘说完又朝皇上福了福为沐纤离求情。

沐纤离听着皇后对皇上所讲的事情经过,脸上讽刺的微笑幅度也越来越大。这皇后和刘姨娘摆明了就是想要,让她与甄箭两情相悦在宫中私会的事情给坐实了。

东陵珏听着皇后的叙述,眼中的嘲讽之意一闪过儿。心中不由的有些可怜沐纤离,用余光一瞧,只见那女子花着一张脸不怒不悲,嘴角勾起一个嘲讽的幅度。嘲讽?莫不是他看花眼了,东陵珏眨了眨眼睛,只见她嘴角的笑意已敛去。

“事情就是这样”皇后说完仔细的看着皇上的脸色,但是却什么都没看到。

“阿离你当真与这甄家公子有私情?”

“皇上圣明还看不出来吗?”莫云反问道。

这个皇上对沐纤离有些不同,当初她与东陵烬炎的亲事便是皇上定下来的。皇上对沐纤离十分宠爱,也十分的宽容,以至于沐纤离无才无德,闯祸无数现在却还是未来的太子妃。要不是如此,那东陵烬炎也不会使出毁人清白这样下三滥的手段来毁亲。

皇上还没回答,那东陵烬炎却义正言辞的看着莫云呵斥道:“沐纤离你竟在宫中与甄侍郎家的公子私会,还秽乱宫闱你可曾有把本太子放在眼里。”东陵烬炎一副沐纤离给他带了绿帽子的愤怒模样,演技十分的精湛。

倒打一耙,典型的倒打一耙,东陵烬炎的无耻程度,颠覆了莫云的认知。

“秽乱宫闱?说得好像太子殿下你亲眼看到了一样。”莫云斜眼看着东陵烬炎说道。

东陵烬炎一愣完全没有想到,这个对自己的话言听计从,从来不会对自己大声说话的女人,竟然会这样反驳自己。

“你与甄箭衣衫凌乱,还需要本宫亲眼看到吗?”

“太子殿下怎么只能因为我衣衫稍显凌乱,就定了我秽乱宫闱的罪呢!谁人不知道女儿家的名声是最重要的,好歹我也是殿下你未来的太子妃。这要是传了出去,不知道的还以为太子殿下,不想让我做你的太子妃,故意毁坏我的名声呢!”莫云说完嘲讽的看了东陵烬炎一眼。

“烬炎慎言”高深莫测的帝王说了太子一句。

“是父皇”东陵烬炎看了莫云一眼,心想难道她已经知道了什么?

“甄箭你说沐家小姐与你两情相悦定了终身?还送了你条丝帕做定情之物?”皇上正色看和跪在地上的甄箭询问道。

“是、是的”

“阿离这丝帕可是你的?”皇上接过皇后手中的丝帕问道。

莫云点了点头并不否认:“是臣女的”

“陛下虽然本宫也舍不得离儿,但是既然离儿与那甄公子,两情相悦且也有了肌肤之亲,不如就成全了她们吧!”皇后一副虽有不舍,但却成人之美的态度。

“姑姑你这么说就不对了,什么叫做有了肌肤之亲,侄女儿这守宫砂可还在呢!别说的侄女好像与那甄箭怎么了一样。”莫云说着撩起了自己的袖子,那雪白的藕臂上红豆一般守宫砂,十分的刺目。

“咳咳咳”皇上咳了两声,摆了摆手示意莫云把袖子放下。在这个时代女子,在大庭广众之下撩起袖子还是奔放了一些。

‘当真是不要脸’东陵烬炎心中暗骂道,同时也在想这甄箭真是没用。他都让人用了情香醉,甄箭这个废物竟然还未成事儿。

莫云放下了袖子,故意做出原主沐纤离任性不懂事的模样看着皇后道:“姑母离儿都给你说了,是有人陷害离儿,你怎么就是不信呢!”

皇上看了皇后一眼,有把视线转到莫云的身上问道:“此话怎么说?”

“这甄箭说与我私定了终身,皇上且让臣女问他几句,是真是假便见分晓。”

“那你问吧!”

东陵烬炎给了甄箭一个眼色,示意他小心说话。

刘姨娘看着沐纤离,她就不信这死丫头还能问出什么破绽来。

甄箭心领神会镇定心神,把自己所知道的情报,都默默的在心里整理了一番。

“甄箭你说本小姐与你私定了终身是吧?”

甄箭抬起头道:“是啊!沐小姐你可不要因为,今日是之事儿被人撞破,心中害怕就不认了啊!咱们之间的感情那般深厚,可不能说断就断啊!”

莫云强忍着要揍他的冲动问道:“我们是什么时候定情的?”

甄箭想都没有想便答道:“半年前”

“可有把酒言欢?”

“有”

“可有相携出游?”

“有”

“可有贴身丫鬟随行?”

“有”

“可有书信往来互诉情肠?”

“有”

“呵呵呵”听到甄箭的回答莫云看着甄箭干笑了三声。

听莫云一笑甄箭顿时便慌了,抬眼一看太子,只见太子黑着脸把视线移开了。

“好了,皇上你也知道的,以前在上书房跟太子殿下一起念书的时候,三个太傅都没能教会臣女念书认字儿。这甄箭竟然说臣女与他有书信往来,这分明就是在骗人。还有那丝帕是我的不假,但是沐家下人那么多,也总有那么些个吃里扒外背叛主子的东西,偷出我的丝帕来给了他也十分正常。臣女今日完全是被人陷害,还请皇上为臣女主持公道。”

刘姨娘只觉得周身一寒,为什么她觉得沐纤离说的那吃里扒外不是人的东西,是在说自己呢!这个甄家公子当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好个混账东西,皇宫内院竟敢诬陷设计未来的太子妃,这皇宫的主人是不是该改姓了啊?”皇上的语调一转,吓得甄夫人甄侍郎忙跪了下来。

“皇上恕罪,此中怕是有什么误会,我儿胆小定不会做出这么胆大包天的事情来。”甄夫人吓得浑身如筛糠,但是却还在为甄箭开脱。

甄箭也蒙了,整个东陵皇城的人基本都知道,沐家大小姐大字不识一个。只是这个木纤离刚才一直问他,可有什么、什么?他一时说顺了嘴,也没思考便直接回答了。

“皇上臣女这里还有一个东西要让皇上瞧瞧”莫云说完接过了站在自己身后的小公公手里的香炉。

“宫女以太子殿下之名引到那偏僻的宫殿,进屋后便闻到了一阵异香,随即便浑身乏力热的厉害。皇上随便找个御医,应该都能查出这香炉中的燃的是什么?”根据她的猜测,这炉里燃的香多半是具有催情效果的香料。

“刘公公拿给七皇子瞧瞧”东陵于晋朝东陵珏处指了指。

刘公公把香炉端到了七皇子东陵珏面前,只见他白玉般的手,打开香炉捻起了些香灰闻了闻,随即便拿出手帕擦了擦手。

“此炉中燃的香,应该是情醉香。闻后有催情效果,但是女子闻后还会浑身无力。”只是这香是十分霸道的,沐纤离闻了这香后竟还能保持清醒,当真是有些不可思议。不过这个东陵珏不打算说出来,他不过是个看客没必要多说些什么。

“甄家小儿你作何解?”东陵于晋厉声质问。

甄箭吓得浑身上下的肥肉都在抖,:“小的、小的……”

甄箭求救的看着那蓝色的身影,可是那人却未曾给他半点回应。

“小儿无知,犯下此等大错,还请皇上重重责罚。”甄侍郎跪在地上请罚,他知道自己那儿子是混账了些。但是却也不敢在宫中做出这样的事来,而且箭儿一直朝太子殿下求救,向来这事儿怕跟太子殿下脱不了干系。甄家本就是太子党,他自然不能让太子与这事儿有所牵连,不然甄箭也完了,早早认错请罚才是正经。

“甄侍郎真是个明事理的人啊!皇上甄侍郎说得不错,一定要重重的责罚这个甄箭。这个甄箭欲对臣女行不轨之事之时,还想诬陷太子殿下。还说是太子殿下让他对我臣女做那污秽之事的,皇上你信吗?”莫云看着皇上问道。

东陵于晋微眯着眼睛,看了一眼太子:“朕……”他该真有点相信,是太子指使甄箭做的。

被东陵于晋这么一看,东陵烬炎眼中闪过一抹慌乱,背在背后的手有些紧张的握成了拳。这个该死的甄箭,真是一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家伙。

“甄箭你好大的胆子,竟然还敢诬陷太子殿下。”皇后厉声看着甄箭呵斥道,眼中的慌乱一闪而过。

如果现在吧是在承明殿,东陵烬炎一定能杀了甄箭。他三申五令让这个甄箭别说漏嘴了,没想到甄箭竟然告诉了沐纤离,是自己指使他这样做的。

“臣女就知道这甄箭是在诬陷太子殿下,太子殿下是谁?一国储君诶!东陵国谁不知道,太子殿下宅心仁厚德才兼备。怎么会对自己未来的太子妃,做出这么丧心病狂,丧尽天良、卑鄙、肮脏、下流、无耻的事情呢!诬陷太子殿下可也是重罪,皇上你一定不能轻饶了这个甄箭。”莫云一口气把心里想骂的话都骂了出来,顿时觉得无比的舒畅。

她知道就算自己认定了是太子殿下之事甄箭悔她清白,别说太子不会承认,那甄箭也不会把太子供出来。她自不能把太子怎么样,但是纵使如此,她也要在皇上的心里种下一颗怀疑的种子,让他觉得这事儿或许跟太子有关,心中对她更加亏欠她才能提要求。

第三章 手起刀落,绝不留情

“咳咳咳……”一阵咳嗽声不合时宜的响起,东陵珏忽然咳嗽了起来,其实他是想笑的,但是这个时候笑似乎不太好,也不符合他的人设只好用咳嗽来掩饰。这个沐纤离倒是骂得痛快,瞧瞧这太子同皇后的脸都青了。

东陵烬炎的双手在宽大的袖中,紧紧的握成拳头。沐纤离这样说似乎完全认为此事与自己无关,但是那骂声实在是刺耳。

“你这混账,竟然还敢诬陷太子殿下,为父今日定要打死你。”甄侍郎气得满脸通红爬到甄箭跟前,双手对着甄箭便是一阵乱扇。

“还不快认罪?”甄侍郎小声的甄箭说道。

甄箭也怕了听到他爹的话便连忙磕头认罪:“我错了我认罪,我是鬼迷心窍,对沐大小姐起了不该有的心思。才买通宫人借太子殿下之名,把沐小姐引到了偏僻的宫殿内。还对沐大小姐说是太子殿下让我这样做的,只想让沐小姐对太子殿下死心。小的一时鬼迷心窍,犯下此等大错,还请皇上恕罪啊!”

“逆子啊!逆子!”甄侍郎捂着自己的胸口衣服快要被甄箭气晕了的模样。

“皇上开恩啊!皇上开恩啊!”那甄夫人见自己儿子已经认罪,也无法再为自己的儿子开脱,只能求皇上开恩。

“皇上定要严加处置,断不能委屈了离儿。”皇后有做出了一副疼爱侄女儿的模样,让皇上为沐纤离做主。

刘姨娘暗暗咬这牙,看着沐纤离的后脑勺。 本来能无一点意外的,撤了沐纤离这未来太子妃的名头,没有想到事情竟然演变成了这般模样。这个沐纤离,什么时候变得跟她那短命娘一样能言善道了。以前这丫头遇到了被人诬陷,或者委屈的事儿只会大喊大叫发脾气,今日竟然知道条理清晰的为自己辩白了。

“阿离你是受害者,你说如何处置这混账东西?”东陵于晋看着沐纤离问道,把处置权交道了沐纤离手里。 毕竟这丫头在宫中受了委屈,这丫头脾气大,让她自己处置也好解解气。

莫云眼睛一转道:“皇上是让臣女处置这甄箭吗?”

“没错”

“那请皇上给臣女一把刀吧!”

听到莫云要刀,甄箭肥胖的身躯抖了一下,瞪大眼睛惊恐的看着莫云。

“把刀给阿离”东陵于晋不知道这丫头想要干什么,但是还是让身旁的带刀侍卫把刀给了她。

带到侍卫把刀给了沐纤离,沐纤离接过刀对了侍卫说了声“谢了。”

那侍卫没料到沐纤离会对自己道谢,先是愣了一些随即退到了一旁。

莫云拿着刀居高临下的看着甄箭,那甄箭吓得直往后缩,这个女人不会要杀了自己吧?

“沐小姐请手下留情”甄侍郎也怕她会杀了自己的儿子,这甄箭虽然不是他的独子,但是却也是甄家长房嫡子啊!他自然也是舍不得自己的儿子被杀的。

手下留情?在这个时代,女子被毁了清白就如同要了她的命。这个甄侍郎还有脸求她手下留情,当真是自己儿子的命就是命,别人的清白就不是清白。

莫云笑盈盈的看着甄侍郎道:“甄侍郎放心,本小姐不会要了他的命的,我只会……”莫云话说道一半停了下来,习惯性的勾起一边的嘴角,一脚把跪在地上的甄箭踹翻。对着甄箭的双腿之间,手起刀落十分干净利落,刹那间甄箭的双腿之间瞬间被鲜血染红。

“要了他的命根子,让他不能再害人。”他们不是喜欢被东陵烬炎当枪使吗?那她自然要给他们留下一点惨痛的教训。对于一个男人来说,没了自己的命根子,怕是比死了还难受吧!

“碍…”甄箭捂着自己的双腿之间,大声的叫喊了起来。

那叫声就如同杀猪声一般,让莫云觉得十分的悦耳。她生平最讨厌的就是甄箭对女子不轨,下流肮脏之人。

承明殿里的公公们,看着在地上打滚的甄箭,都忍不住咽了咽口水。这沐大小姐也太狠了,竟然割了甄家少爷的命根子。他们这些有过相同经历的人,自然是能体会甄箭的痛的。不过也是这甄箭活该,惹到了这沐大小姐才会落此下场,从此他们又多了一个同类了。

“你、你……”甄夫人看见自己的儿子命根子没了,本想破口大骂,但是还没骂出来便气的晕过去了。

莫云看着痛的在地上打滚的甄箭道:“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斩草除根。”

莫云的声音不大,但是那清冷的语调,却十分清晰的传到了每一个人的耳朵里。她虽然是对着甄箭说的,但是听在皇后、东陵烬炎、还有刘姨娘的耳朵里,却像是在对她们发出警告 一样。

“荒唐……”皇后见此捂着眼睛直摇头,她最多不过想这丫头会跺了甄箭的手或者脚,没有想到这丫头竟然直接跺了甄箭的命根子。

东陵烬炎只觉得沐纤离粗鄙不堪,竟然这般不知羞耻跺了甄箭的男根,这哪儿是一个大家小姐能做出来的事儿。

东陵于晋微眯着眼睛看着莫云,但是眼神却又是放空的,仿佛在透过她看另一个人一样。

阿离这丫头,真的是跟她越来越像了,处事说话的气势与她如出一辙。就算这阿离再怎么跋扈骄纵不懂事儿,但却也是她的女儿,也继承了她的狂妄和嚣张。

“甄侍郎既然这混账东西,已经受到了应有的惩罚,你且带他回去养伤吧!日后定要严加管教啊!”东陵于晋看着甄侍郎说道,随便敲打了这甄侍郎一番。

“谢皇上”甄侍郎跪着谢了恩,在侍卫的帮助下带着他夫人还有儿子离开了承明殿。

甄侍郎走了东陵于晋看着莫云道:“阿离今日在宫中让你受委屈了,来说说你想要什么?朕这个做姑父的也好补偿补偿你。”

沐纤离好好的在宫中出了这样的事儿,加上东陵烬炎也怀疑这事儿是不是跟太子有关,心中总觉有些愧疚。总觉得要补偿点什么东西,才能让他心里好受些。

莫云心中暗笑了笑,这个皇上姑父当真是没有辜负她的期待。

“皇上……”

“诶……别叫朕叫的这般生分,还是像你幼时一般唤一声姑父。”这丫头小时候可爱的紧,每次见到她的时候,她都抱着自己的腿声音软软糯糯的喊他皇上姑父。只是随着她年纪越来越大,脾气越来越坏也总是闯祸,便与他生分了不少。

“皇上姑父阿离一时也想不起要什么东西,不如皇上姑父赐我一个以后能向你提要求的权利。而且臣女提的要求皇上姑父一定得答应,如何?”莫云说着故意露出一副小女儿的娇蛮之态,她还从来没有这样过,也不知道表情用的对不对。

“呵呵……你这丫头倒是个鬼精灵,若是时候你闯了大祸,便可以以这要求保全自己是不是?”东陵于晋原本以为,这丫头会借这个机会让他下旨,让她和太子早日完婚呢!没有想到这丫头,却让他赐她一个能够向自己提要求的权利。这不相当于是有了一块免死金牌吗?看来这丫头倒是想得深远呢!知道自己在闯祸这条道路上,只会越走越远永远不会停歇。

“皇上姑父你知道就算了,怎么还说出来了。哼……皇上姑父你要是不愿意给就算了”莫云瘪着嘴一副我一点都不委屈,一点都不强求的模样。

东陵于晋看着莫云那样,轻笑着点了点头道:“朕允了。”

莫云闻言随即喜笑颜开忙跪地谢恩:“谢皇上姑父。”

东陵珏看和那狼狈的脸上绽放的笑颜,只觉得十分的耀眼。今日的她心思缜密逻辑清晰的证明了自己的清白,拐着弯把太子骂了个狗血淋头,狠戾的断了甄箭的男根。娇蛮委屈的让父皇赐了她一个能向父皇提要求的权利,今日的她哪里像别人口中那个,骄纵跋扈无才无德,蛮不讲理头脑简单的沐纤离。

“父皇儿臣有话要说”原本一直未开口的东陵烬炎,站在了大殿的中央。

“说”

“今日甄箭对沐纤离行不轨之事之时,虽说甄箭并未成事,但是母后同皇祖母你带了不少命妇前去。沐纤离与甄箭那衣衫不整混乱的模样,怕是也被人瞧了去,这事儿要是传了出去,怕是影响皇家……”

东陵于晋那不知道他这儿子打的什么心思,未等东陵烬炎说完便道:“东陵皇室未来的太子妃,只能是沐家嫡女。”

皇上一句话,便绝了东陵烬炎还有皇后和刘姨娘的心思。而且东陵烬炎这么一提,更加让皇上认为这事儿跟他脱不了干系。

东陵烬炎错失良机,十分无奈的退到了一边,心中却又十分的不甘心。他堂堂东陵太子,一国储君,让他去沐纤离这样一个无才无德、心肠狠毒的女人为太子妃,他岂不是要被世人耻笑一辈子。他绝对不会让这个蠢妇坐上太子妃之位,他身旁的位置只能是雪儿的。

第四章 打马回府,恶奴嚣张

虽然莫云不想做什么太子妃,但是看到东陵烬炎还有皇后和刘姨娘不痛快的模样,她心中就觉得十分畅快。

事情完美解决莫云便请辞回府,东陵于晋也准了,让莫云在偏殿简单的梳洗了一下让她出了宫。

莫云在引路小公公的指引下到了平日里进出南宫门,只见她的贴身丫鬟柳心正在宫门口等候。

“小姐你没事儿吧?听说你在宫里出了事儿,可吓死奴婢了。”见莫云走出来,柳心便忙上前关切的询问道。只见自家小姐除了洗了妆容拆了发鬓,并无狼狈之像便放了心,看来她家小姐真没被那甄箭怎么样。

刚才在丫鬟小厮休息之处,得知自家小姐在宫中,与甄公子私会被抓奸在床。可吓坏了她,她家小姐最爱太子殿下了,怎么会与别人私会。她当时便认为小姐一定是被人陷害了,担惊受怕了好久。好在方才公公来通知她,她家小姐无事,让她在宫门处等候与小姐一起回府,她才松了一口气。

莫云看了柳心一眼摇了摇头道:“没事儿了,你家小姐我可没那么容易被人害了。”

这个柳心十岁的时候便跟着沐纤离跟前伺候,是沐纤离在大街上买了的。虽然沐纤离脾气不好的时候,也会打骂柳心,但是这丫头却对沐纤离十分忠心是个可信之人。

“可是刘姨娘?”柳心小声的看着莫云问道,这些年刘姨娘害她家小姐的事儿可没少干。她家小姐的名声,为什么会差成这样,为什么到了这个年纪却大字不识一个,这全都是刘姨娘的功劳。

莫云笑了笑道:“自然也少不了她,但是主谋却不是她,我的马呢?”

别人都是坐着轿子或者马车前来的,但是沐纤离性子张扬,便骑着马来了。

“马、马不知道怎么回事儿,被惊着了,挣脱绳子跑了。”柳心头垂在胸前小声的说道,不敢看自家小姐的脸色,等着巴掌落在自己身上。那可是大将军送给小姐的及笄之礼,小姐十分喜欢,可如今马儿跑了小姐定会十分生气。

“跑了?”莫云皱起了眉头,那可是汗血宝马耶!在她所在的世界都已经绝种了,她还想着今天能见识见识这神马良驹,没想到马没了。这马自然不会无缘无故的受了惊吓,很显然是有人故意想要整她,弄跑了她的马。她以前倒是学过驯马的马哨声,不知道对这个时代的马管不管用。

“嗯……小姐要不咱们回了府,再差人去找,说不定还能找到。”柳心小心翼翼的提议道,那畏畏缩缩的样子,好像莫云会突然一个巴掌朝她打来一样。

不远处的华丽而沉静的马车前,站着一白一黑的两个男子。

暗影掀开了马车帘子,见自家主子未动便轻唤了一声。

“爷……”

东陵珏看着两米开外站着的主仆二人,似乎听到她们在说马跑了。沐纤离的马那可是货真价实的汗血宝马,整个皇城也只有她沐纤离有一匹,如今跑了当真是可惜了。

“走吧!”东陵珏手回的视线。

忽然一阵尖利嘹亮的哨声冲破云霄,宫门外候着的拉着马车的马儿们,全都骚动了起来。

“嗷……”

“咴咴……”

马儿们都叫着踏着马蹄,似乎要往某处靠拢。

“哎呦、这马疯了。”车夫们用力的拉着缰绳,不让马儿乱跑。

“主子小心”暗影护住自家主子,车夫努力的安抚着自家拉着马车激动的马儿。

东陵珏看着拇指和食指还放在唇边的沐纤离,很显然这马哨声是她吹出来的。

“孝小姐……”柳心看着似有些发狂的马儿们,有些害怕的朝莫云背后缩了缩。那些马儿分明就一副要向她们冲过来的模样,她们家小姐什么时候学会吹马哨了,而且马儿们听了反应还挺大。

莫云看着骚动的马儿们,抓了抓自己的头发小声道:“难道指令不一样了?不管用?”

“咔哒咔哒……”一阵急促强烈的马蹄声响起,一匹健硕的红色宝马,朝莫云的方向跑了过来。

“小姐,是奔雷”柳心激动地抓着莫云的袖子说道,这奔雷性子野,平日没少尥蹶子,没想到小姐一个哨声便让它跑回来了。

“咴咴……”奔雷跑近了脚步渐渐慢了下来,停在了莫云的面前。马鼻子呼出的热气,喷在了莫云的脸上。

“真是匹好马”莫云看着眼前的汗血宝马,忍不住伸出手摸了摸马儿的鬃毛。

奔雷略嫌弃的偏了一下马头,莫云轻笑道:“小东西脾气挺大。”

莫云翻身上马,姿势翩然而潇洒。

“上来”莫云骑在马上朝柳心伸出了手。

诶?柳心看着莫云愣了一下,随即忙摇着头道:“不、不用了,奴婢自己跑回去就是了。”

小姐最喜欢着奔雷的,平日里都不让别人碰的,今日却让她同骑奔雷真真儿是吓着她了。而且这奔雷脾气也大,整个将军府除了大将军、少将军,还有大小姐,都不让别人骑的大小姐为了驯服这奔雷也没少被摔下马背。二小姐眼红大小姐的马,还偷偷骑过一起,被奔雷甩下马背在床上躺了一个月才好。整个将军府的人都知道,珍爱生命远离奔雷。

“同样的话我不想说第二遍”莫云看着柳心说道。

柳心咽了咽口水,颤颤巍巍的伸出了自己的手。她的手还没有碰到莫云,莫云便一把握住她的手,用力一拉让柳心坐在了她身后。

“嗷……”不悦的马鸣响起。

“抱紧我”莫云对身后的柳心嘱咐道。

柳心知道这奔雷是发脾气了,忙用力的抱住自家小姐的腰,这要是被奔雷甩下马背非死即伤啊!

“嗷……”奔雷太高前蹄,似乎想把背上多出来的人摔下去。

莫云勒着缰绳压低重心大声斥道:“畜生再乱来,我就让你去拉石头,不听话的畜生留着可没用。”

莫云的话透着一股威压,奔雷本是通人性的,瞬间便规矩了。

它可是汗血宝马诶,这个女人竟然让它去驼石头,好吧!做为一只血统纯正汗血宝马它还真不想去驼石头。驼人它都略嫌弃,更何况让它去驼石头了。

“听话的马儿,才是好宝宝。”莫云伸出手给奔雷顺了顺毛,夹了下马腹奔雷便跑了起来。

东陵珏目光悠悠的看着汗血宝马消失的方向,原来汗血宝马也会怕被人威胁。让汗血宝马去驼石头还真是暴殄天物,这样的事儿也只有她才能做得出来吧!

沐纤离走了,原本骚动的马儿在车夫的安抚下,渐渐的安静了下来。

“暗影你说这沐大小姐的马哨声,用在战场上如何?”

暗影垂着头道:“不可想象。”

他们皇子府的马都是经过训练的而且性子也不野,但是听到沐纤离的哨声尚且如此。若是上了战场若用这样的哨声对付敌军,极有可能让对方不战而败,今日这沐纤离倒是让人惊喜不少啊!

都说老马识途这话一点头不假,莫云并未用鞭子抽奔雷,也未曾指引让奔雷按着自己的节奏一路跑会了镇国将军府。

回到将军府后莫云什么都没干,回到秋梨院倒在榻上便蒙头大睡,并嘱咐柳心不许任何人打扰她睡觉。

莫云睡了约莫一刻钟便被一阵尖锐的骂声给吵醒了。

“臭丫头竟敢了拦我,知道不知道这府里谁做主啊!”陈嬷嬷双手叉着腰,指着柳心的鼻子大骂道。

“大小姐在睡觉,谁都不能进去。”柳心的态度十分强硬,拦着不让陈嬷嬷进屋。

另外三个沐纤离院儿里的丫鬟抱着手臂站在一旁,看着柳心同陈嬷嬷,一点没有要帮忙的意思。

“哟哟……这大小姐在宫里跟那甄家公子不清不白的,如今倒还睡得着觉。”

“呸,你休要乱说,我家小姐可是清清白白之人。”女孩儿家的清白何等重要,怎能容人乱说。

陈嬷嬷被柳心啐了一脸唾沫,当下便发了狠一把抓着柳心的头发,嘴里咒骂道:“不要脸的浪蹄子,敢吐我一脸,老子打死你。”

“碍…”柳心的头发被陈嬷嬷抓着,头皮被扯得生疼,疼得眼泪直在眼睛里打转。

陈嬷嬷一手抓着柳心的头发,另一只手便要扇柳心的耳光。正当她高高的扬起手,准备重重的落下时,一只白净的素手,却抓住了她的手腕。

陈嬷嬷看向那手的主人,之见大小姐沐纤离正黑着脸狠狠的瞪着自己。

“没脸的老货,竟然敢我这儿撒野,你把本小姐当什么了。”莫云说着手上一用力,只听见咔嚓一声,那陈嬷嬷便发出了杀猪般的惨叫。

“碍…”陈嬷嬷疼得松开了柳心的头发,柳心一得自由便用力的撞了陈嬷嬷一下,直把那老货撞出一米远。

“哎哟、哎哟杀人了,杀人了。”陈嬷嬷疼着在地上打滚,嘴里不停的嚎叫着。

莫云掏了掏耳朵,这老货的声音当真是难听的狠。

“杀人,你若再叫下去,这里当真会多一个死人。那甄箭的下场,我想你也是知道了,你自然知道本小姐敢不敢真的杀了你。”莫云阴测测的看着陈嬷嬷说着,眼中的杀意毫不掩饰。

作为一个特种兵战士,她对敌人狠辣从不手下留情,因为敌人也不会对你手下留情。

陈嬷嬷闻言顿时便收了声,在宫里的时候她已经知道了,这个大小姐可是当着皇上的面断了甄家公子的根。现在不止是皇宫传遍了,整个皇城怕是都传遍了。

“夫、夫人叫你去惩戒堂”陈嬷嬷忍着痛对莫云说道。

嫡女狂妃:太子别惹我》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嫡女狂妃 或 太子别惹我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重生乱三国 重生乱三国 全文免费

    原标题:重生乱三国重生乱三国全文免费小说名字:重生乱三国目录预览:第一章毫无新意的穿越第二章初见古代城池第三章交易第四章我的田野第一章毫无新意的穿越陈楚,男,现年二十三岁,三流大学毕业,在这个本科生都只能卖猪肉的年代里,如果他的父母是某部门高官,或许他还可以在官场上混个风生水起,但可惜他没那么好的命,家世平凡的他无可奈何地只能在社会底层拼搏。在刚出校门那会儿,陈楚可是雄心勃勃的,在他想来,自己好歹也是一大学生啊,找个不错的工作应该是不成问题的。但当他拿着三流大学的文凭奔走于各大人才市场,受尽白眼

  • 霸道总裁如沐春风 霸道总裁如沐春风 全文免费

    原标题:霸道总裁如沐春风霸道总裁如沐春风全文免费小说:霸道总裁如沐春风目录预览:第一章一夜迷情第二章被人算计第三章面试第四章路遇渣男第一章一夜迷情季暖心从睡梦中醒来,眸光逐渐从模糊变得清明。将身体往被子里面缩了缩,慢慢的伸出一节藕臂,用指尖戳了戳身边的男人,见男人的身体动了动,于是轻声说道,“易恒,昨晚我们”后面的话语,在男人转过脸朝向她的那一刻,戛然而止,取而代之的是一声尖叫,“啊!”“你是谁?!”条件反射的尖叫之后,季暖心从床上坐了起来,用被子遮着自己的身体,冲着床上的陌生男人质问道。听到质

  • 邪王在世 邪王在世 全文免费

    原标题:邪王在世邪王在世全文免费小说:邪王在世目录预览:第一章紫色的雷电第二章血斗第三章融合第四章苏醒第一章紫色的雷电电闪雷鸣,无数的雨点夹杂着莫名的劲力洒落到了大地上。一位中年男子捂着胸口看着天空嘴里微微的叹息了一口气。只见这位中年男子身着一身青色的长袍,满头的金黄色长发便随着雷声呼呼的飘动着,剑眉星目的他依旧可以看出年轻时候的英俊之气,一双深邃的眼睛中流露着莫名的伤感,孤独的身影在这个风雨交加的夜晚显得更加的孤寂。此时不是别人正是武林中赫赫有名的五绝之一的东邪黄药师。在武林当中提起五绝,大多

  • 风云化龙 风云化龙 全文免费

    原标题:风云化龙风云化龙全文免费小说书名:风云化龙目录预览:第一章兄妹第二章虚伪的嘴脸第三章美女小偷第四章报名风波(1)第一章兄妹冉冉杨柳碧,娟娟花蕊红,一座无名山的山脚下,一处青山绿水环绕的古朴茅舍前,一名身形矫健的年轻人脚踩八卦,一套太极拳在他的演练下,另有一番不同的意境,动静之间,似乎连空气都会随着年轻人的动作而流动。这要是让懂得武道的人发现,一定会大吃一惊,因为年轻人已经达到了武者称之为后天大圆满的境界,离着先天之境也只是一步之遥。以他这样的年纪就有如此成就,前途不可限量。这是华夏国南方

  • 全职管家 全职管家 全文免费

    原标题:全职管家全职管家全文免费小说:全职管家目录预览:第一章下山遇美女第二章功夫高手加好男人第三章百分之二百的回头率第四章转眼成负翁第一章下山遇美女夏日的栖霞峰翠绿苍茫景色如画。陈十三嘴里哼着歌,沿盘山公路悠闲而下,江都市在望,他的心情也是越来越好。哈哈哈,终于解脱了。5岁上山学艺,青灯孤影的苦修,足足侍候老头子18年。终于老天开眼放我下山,还在城里给我买房,定下一门亲事。只要进城便是有家有室的准成功人士。比村里的二嘎子他们可是强多了。听说城里钱很好赚,轻松就能月入过万,更是美女如云,而且开放

  • 天刀帝王 天刀帝王 全文免费

    原标题:天刀帝王天刀帝王全文免费小说名称:天刀帝王目录预览:引子第一章DJ调酒师(上)第二章DJ调酒师(下)第三章酒吧斗殴引子云南边境一处茂密的森林之中微风吹动树林沙沙做响,枝叶摇摆不定,一条蜿蜒迂回的河流象一条蛇一般盘在林中,伸向远方。任谁也不会想到如此深山之中竟然还有一处聚集地,高空中望去,只见那下面密林深处若隐若现的出现了一个村落。不,不应该说是村落,这下面并没有多少户人家,一眼望去一些小木屋隐在大树下而建,修建的隐蔽之极,这一看便不是普通的村落。下面一共数栋房屋,都是由巨大的树木修建而成

  • 穿越之绝地逢生 穿越之绝地逢生 全文免费

    原标题:穿越之绝地逢生穿越之绝地逢生全文免费书名:穿越之绝地逢生目录预览:第一章镇国兵院第二章祖孙闲话第三章孟璇公子第四章驸马府宴第一章镇国兵院帝都南城外,气势恢宏的镇国公府旁,坐落一座军事操练场,正是名满天下的镇国兵院,这是镇国公崔氏一族的私产,又与朝廷有紧密联系。崔氏一族是军功贵族,也是本朝世家大族。操练场是崔氏训练军官的地方,既练兵法,又习骑射。受训的多是崔氏一族的年轻子弟,也有其他大族显贵送来代训的子弟。外族子弟在崔氏兵院受训,不仅费用不菲,且必须有三品以上官员的推荐信。因此,崔氏兵院的

  • 身骑白马 身骑白马 全文免费

    原标题:身骑白马身骑白马全文免费小说名:身骑白马目录预览:第一章重回校园第二章震撼全场第三章血腥暴力第四章找茬?第一章重回校园“操,没想到穿越这样的好事竟然会落在我身上,不过人家要么穿越到异界,要么穿越到古代,我他妈的怎么穿越到一个小毛孩身上?还要跑到学校上课?真他妈极大的讽刺啊!”云龙高中外面,身穿黑色外套,脑后留有一条小辫子的叶星辰低声暗骂了一句。他原本是一名刚刚毕业的大学生,后搞投资借了高利贷,最后投资失败,无钱偿还,被砍成肉酱,却没想到竟然穿越在这个同样叫叶星辰的少年身上,而且还全盘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