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小说嫡女狂妃:太子别惹我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2017/11/2 8:27:48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嫡女狂妃:太子别惹我

第二章   秽乱宫闱,力证清白

甄箭语出惊人,此话一出众人便都将视线移到了甄箭的身上。网站qi-wen.com

“口说无凭,你可有证据?”刘姨娘看着甄箭问着,眼中闪过一抹兴奋的光芒。

“证据在此,此物是沐大小姐赠与我的定情之物。”甄箭从袖中掏出一块手绢来。

太后朝身旁伺候的嬷嬷使了个眼色,那嬷嬷上前接过了手绢。

皇后一看便道:“此乃天蚕丝做的手绢,前些日子西岐进贡之物,帕子只得两条,离儿喜欢本宫便送了她一条。”皇后说完又转过头来看着莫云道:“离儿啊!离儿!你当真是让姑母好生失望。”

皇后此话一出,便坐实了沐纤离与甄箭的关系,不容她抵赖。来自qi-wen.com

众人看沐纤离的眼神也多了几分鄙夷之色,都在想这沐纤离也太饥不择食了。竟然看上甄箭这个混账东西,当真是丢了东陵女子的脸。

莫云勾唇笑了笑,静静的看着皇后做戏。这皇后的话怕是不假,这手绢怕也真是她赏赐给自己的。这手绢本是她贴身之物,竟然到了外人手里,看来她这姨娘和妹妹怕是也参与其中了吧!

哎哟!她怎么忘了,沐纤离这妹妹也对太子殿下十分倾心呢!而且太子好像也很喜欢这个东陵第一美人儿呢!

“姑母先别失望,事情还没弄清楚,姑母可不能随便定了离儿的罪。”

这时候一个白白胖胖的公公带着几个小太监走进了宫苑,先给太后皇后娘娘请了安接着道:“奴才奉陛下之命前来,陛下已知道此间发生的事,请一干人等到承明殿问话。”

皇后本想这事儿就在此处由她同太后解决了便是,时候再禀报皇上,没有想到这事儿竟然惊动了皇上。奇闻网

太后是个人精也明白这其中的道道,今日是她的生辰她本就想高高兴兴的过了,只是出了这样的事儿她却也不得不管。不过这事儿既然皇上要插手,那她就不用再插手了。反正这都是她沐家的事儿,这沐玉华想怎么闹就怎么闹吧!

“今日是哀家生辰,若是寿宴之上哀家一直未在也乎不太好。皇后,甄侍郎家的夫人,还有沐家的刘姨娘你们都跟着刘公公去承明殿吧!其他人都跟哀家一同回去吧!”

“诺”

一行人跟着太后离去,沐纤雪一步三回头,一副十分担心沐纤离的模样。可是她那眼中的幸灾乐祸再怎么掩饰,稍微有些眼力的人便能看出来。

莫云同皇后等人跟着刘公公去承明殿。离开房间的时候,沐纤离忽然看到香案上燃尽的香炉,便让随行的小公公给一起捧上了。小说嫡女狂妃:太子别惹我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进了承明殿,只见那大殿之上坐着一个穿着金黄色龙袍,头戴金龙冠的中年男子。他鬓角微双双目如矩,鼻梁高挺嘴唇之上留着些浅短的胡须,一副中年帅大叔的模样。不怒而威浑身上下都散发着帝王之气,让人心生敬畏之情。

殿下站在两个男子,两个男子一左一后站与两侧。一人身穿蓝色麒麟刺绣锦袍,头戴紫金冠,天庭饱满长眉入鬓,目若朗星挺鼻薄唇容颜俊朗。莫云知道这个男人不是别人,正是这原主心心念念着的太子殿下东陵烬炎。也正是因为这个男人的设计,原主才会气得一口气上不了死了。推荐qi-wen.com

而站与另一侧的男子,却与太子的华丽装扮尽显不同。只见他身月白色的长袍,袍子上月用银色的丝线,绣了朵朵祥云。头发用一条白鹤出运的帛带松松的绑了两缕,手拿折扇绝世而立。他眉若远山不浓不淡,微微上挑的凤眼垂着眼帘,长翘浓密的睫毛在他的眼下打下扇子幅度的阴影。同样高挺的鼻梁,一双粉色的薄唇正微抿着。莫云还是第一次见长得这般赏心悦目的男子,细细的在沐纤离的记忆中搜索了一番,终于知道了这个男人是谁。

当今圣上东陵于晋的七皇子东陵珏,东陵第一美男子,曾经的天才七皇子如今的病秧子。说明qi-wen.com 别看着东陵珏是个病秧子,却有惊世之才名动四国,也是皇上最宠爱的皇子没有之一。

只是长得这般好看,却是个病美人儿,莫云心中只觉得可惜得很。

“臣妾拜见皇上”为首的皇后朝高位之上的皇帝福了福。

“妾身拜见皇上,太子,七皇子”那甄夫人同刘姨娘跪了下来。

“拜见皇上”莫云极不情愿的下了跪,马马虎虎的磕了个不成样子的头。

那甄箭一到承明殿,便匍匐在地上浑身发抖连头都不敢太。

“儿臣见过母后”太子同七皇子也向皇后见礼。

“都起吧!”皇帝虚扶了一把。

莫云同那甄夫人都站了起来,一起身便看见太子那双眼睛毫不掩饰的鄙视着自己。莫云用眼尾扫了他一眼,她知道自己现在的模样,一定是糟糕透了。妆容花乱衣衫不整,可这一切都是拜他所赐。

那甄箭本也想颤颤巍巍的爬起来,可是却听皇上提高声音道:“你给朕跪下。”

那甄箭吓得忙趴在了地上,用余光看了一眼太子东陵烬炎。但是太子似乎想要撇清关系,连看都没看甄箭一眼,一副不想看甄箭同沐纤离这对狗男女的模样。

“微臣参见陛下,皇后娘娘,太子殿下,七皇子”

甄侍郎匆匆而来,看见大殿里的众人忙走到大殿之中跪着一一行礼。

“微臣教子无方,这混账东西竟在宫中行不轨之事,还请陛下降罪。”寿宴之中他夫人跟太后一起走了,他也并未多想只想着是陪太后去哪里游玩了。可是过了半刻钟左右,太后与其他人都回来了,唯独不见他夫人。他这一打听才知道,他儿子在宫中犯了事儿,便忙来承明殿领罪。

“甄侍郎也不用忙着认罪,先听听这前因后果再认罪也不迟。”皇上看着跪在地上的甄侍郎说道,脸上也看不出喜怒。

“臣妾也了解了一下情况,先说与陛下听。”皇后莲步轻易走到了皇上身侧,细细的与皇上讲起了事情的经过。

“大将军不在皇城,离儿竟然干出此等大逆不道之事儿来,还请陛下从轻发落。”刘姨娘说完又朝皇上福了福为沐纤离求情。

沐纤离听着皇后对皇上所讲的事情经过,脸上讽刺的微笑幅度也越来越大。这皇后和刘姨娘摆明了就是想要,让她与甄箭两情相悦在宫中私会的事情给坐实了。

东陵珏听着皇后的叙述,眼中的嘲讽之意一闪过儿。心中不由的有些可怜沐纤离,用余光一瞧,只见那女子花着一张脸不怒不悲,嘴角勾起一个嘲讽的幅度。嘲讽?莫不是他看花眼了,东陵珏眨了眨眼睛,只见她嘴角的笑意已敛去。

“事情就是这样”皇后说完仔细的看着皇上的脸色,但是却什么都没看到。

“阿离你当真与这甄家公子有私情?”

“皇上圣明还看不出来吗?”莫云反问道。

这个皇上对沐纤离有些不同,当初她与东陵烬炎的亲事便是皇上定下来的。皇上对沐纤离十分宠爱,也十分的宽容,以至于沐纤离无才无德,闯祸无数现在却还是未来的太子妃。要不是如此,那东陵烬炎也不会使出毁人清白这样下三滥的手段来毁亲。

皇上还没回答,那东陵烬炎却义正言辞的看着莫云呵斥道:“沐纤离你竟在宫中与甄侍郎家的公子私会,还秽乱宫闱你可曾有把本太子放在眼里。”东陵烬炎一副沐纤离给他带了绿帽子的愤怒模样,演技十分的精湛。

倒打一耙,典型的倒打一耙,东陵烬炎的无耻程度,颠覆了莫云的认知。

“秽乱宫闱?说得好像太子殿下你亲眼看到了一样。”莫云斜眼看着东陵烬炎说道。

东陵烬炎一愣完全没有想到,这个对自己的话言听计从,从来不会对自己大声说话的女人,竟然会这样反驳自己。

“你与甄箭衣衫凌乱,还需要本宫亲眼看到吗?”

“太子殿下怎么只能因为我衣衫稍显凌乱,就定了我秽乱宫闱的罪呢!谁人不知道女儿家的名声是最重要的,好歹我也是殿下你未来的太子妃。这要是传了出去,不知道的还以为太子殿下,不想让我做你的太子妃,故意毁坏我的名声呢!”莫云说完嘲讽的看了东陵烬炎一眼。

“烬炎慎言”高深莫测的帝王说了太子一句。

“是父皇”东陵烬炎看了莫云一眼,心想难道她已经知道了什么?

“甄箭你说沐家小姐与你两情相悦定了终身?还送了你条丝帕做定情之物?”皇上正色看和跪在地上的甄箭询问道。

“是、是的”

“阿离这丝帕可是你的?”皇上接过皇后手中的丝帕问道。

莫云点了点头并不否认:“是臣女的”

“陛下虽然本宫也舍不得离儿,但是既然离儿与那甄公子,两情相悦且也有了肌肤之亲,不如就成全了她们吧!”皇后一副虽有不舍,但却成人之美的态度。

“姑姑你这么说就不对了,什么叫做有了肌肤之亲,侄女儿这守宫砂可还在呢!别说的侄女好像与那甄箭怎么了一样。”莫云说着撩起了自己的袖子,那雪白的藕臂上红豆一般守宫砂,十分的刺目。

“咳咳咳”皇上咳了两声,摆了摆手示意莫云把袖子放下。在这个时代女子,在大庭广众之下撩起袖子还是奔放了一些。

‘当真是不要脸’东陵烬炎心中暗骂道,同时也在想这甄箭真是没用。他都让人用了情香醉,甄箭这个废物竟然还未成事儿。

莫云放下了袖子,故意做出原主沐纤离任性不懂事的模样看着皇后道:“姑母离儿都给你说了,是有人陷害离儿,你怎么就是不信呢!”

皇上看了皇后一眼,有把视线转到莫云的身上问道:“此话怎么说?”

“这甄箭说与我私定了终身,皇上且让臣女问他几句,是真是假便见分晓。”

“那你问吧!”

东陵烬炎给了甄箭一个眼色,示意他小心说话。

刘姨娘看着沐纤离,她就不信这死丫头还能问出什么破绽来。

甄箭心领神会镇定心神,把自己所知道的情报,都默默的在心里整理了一番。

“甄箭你说本小姐与你私定了终身是吧?”

甄箭抬起头道:“是啊!沐小姐你可不要因为,今日是之事儿被人撞破,心中害怕就不认了啊!咱们之间的感情那般深厚,可不能说断就断啊!”

莫云强忍着要揍他的冲动问道:“我们是什么时候定情的?”

甄箭想都没有想便答道:“半年前”

“可有把酒言欢?”

“有”

“可有相携出游?”

“有”

“可有贴身丫鬟随行?”

“有”

“可有书信往来互诉情肠?”

“有”

“呵呵呵”听到甄箭的回答莫云看着甄箭干笑了三声。

听莫云一笑甄箭顿时便慌了,抬眼一看太子,只见太子黑着脸把视线移开了。

“好了,皇上你也知道的,以前在上书房跟太子殿下一起念书的时候,三个太傅都没能教会臣女念书认字儿。这甄箭竟然说臣女与他有书信往来,这分明就是在骗人。还有那丝帕是我的不假,但是沐家下人那么多,也总有那么些个吃里扒外背叛主子的东西,偷出我的丝帕来给了他也十分正常。臣女今日完全是被人陷害,还请皇上为臣女主持公道。”

刘姨娘只觉得周身一寒,为什么她觉得沐纤离说的那吃里扒外不是人的东西,是在说自己呢!这个甄家公子当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好个混账东西,皇宫内院竟敢诬陷设计未来的太子妃,这皇宫的主人是不是该改姓了啊?”皇上的语调一转,吓得甄夫人甄侍郎忙跪了下来。

“皇上恕罪,此中怕是有什么误会,我儿胆小定不会做出这么胆大包天的事情来。”甄夫人吓得浑身如筛糠,但是却还在为甄箭开脱。

甄箭也蒙了,整个东陵皇城的人基本都知道,沐家大小姐大字不识一个。只是这个木纤离刚才一直问他,可有什么、什么?他一时说顺了嘴,也没思考便直接回答了。

“皇上臣女这里还有一个东西要让皇上瞧瞧”莫云说完接过了站在自己身后的小公公手里的香炉。

“宫女以太子殿下之名引到那偏僻的宫殿,进屋后便闻到了一阵异香,随即便浑身乏力热的厉害。皇上随便找个御医,应该都能查出这香炉中的燃的是什么?”根据她的猜测,这炉里燃的香多半是具有催情效果的香料。

“刘公公拿给七皇子瞧瞧”东陵于晋朝东陵珏处指了指。

刘公公把香炉端到了七皇子东陵珏面前,只见他白玉般的手,打开香炉捻起了些香灰闻了闻,随即便拿出手帕擦了擦手。

“此炉中燃的香,应该是情醉香。闻后有催情效果,但是女子闻后还会浑身无力。”只是这香是十分霸道的,沐纤离闻了这香后竟还能保持清醒,当真是有些不可思议。不过这个东陵珏不打算说出来,他不过是个看客没必要多说些什么。

“甄家小儿你作何解?”东陵于晋厉声质问。

甄箭吓得浑身上下的肥肉都在抖,:“小的、小的……”

甄箭求救的看着那蓝色的身影,可是那人却未曾给他半点回应。

“小儿无知,犯下此等大错,还请皇上重重责罚。”甄侍郎跪在地上请罚,他知道自己那儿子是混账了些。但是却也不敢在宫中做出这样的事来,而且箭儿一直朝太子殿下求救,向来这事儿怕跟太子殿下脱不了干系。甄家本就是太子党,他自然不能让太子与这事儿有所牵连,不然甄箭也完了,早早认错请罚才是正经。

“甄侍郎真是个明事理的人啊!皇上甄侍郎说得不错,一定要重重的责罚这个甄箭。这个甄箭欲对臣女行不轨之事之时,还想诬陷太子殿下。还说是太子殿下让他对我臣女做那污秽之事的,皇上你信吗?”莫云看着皇上问道。

东陵于晋微眯着眼睛,看了一眼太子:“朕……”他该真有点相信,是太子指使甄箭做的。

被东陵于晋这么一看,东陵烬炎眼中闪过一抹慌乱,背在背后的手有些紧张的握成了拳。这个该死的甄箭,真是一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家伙。

“甄箭你好大的胆子,竟然还敢诬陷太子殿下。”皇后厉声看着甄箭呵斥道,眼中的慌乱一闪而过。

如果现在吧是在承明殿,东陵烬炎一定能杀了甄箭。他三申五令让这个甄箭别说漏嘴了,没想到甄箭竟然告诉了沐纤离,是自己指使他这样做的。

“臣女就知道这甄箭是在诬陷太子殿下,太子殿下是谁?一国储君诶!东陵国谁不知道,太子殿下宅心仁厚德才兼备。怎么会对自己未来的太子妃,做出这么丧心病狂,丧尽天良、卑鄙、肮脏、下流、无耻的事情呢!诬陷太子殿下可也是重罪,皇上你一定不能轻饶了这个甄箭。”莫云一口气把心里想骂的话都骂了出来,顿时觉得无比的舒畅。

她知道就算自己认定了是太子殿下之事甄箭悔她清白,别说太子不会承认,那甄箭也不会把太子供出来。她自不能把太子怎么样,但是纵使如此,她也要在皇上的心里种下一颗怀疑的种子,让他觉得这事儿或许跟太子有关,心中对她更加亏欠她才能提要求。

第三章 手起刀落,绝不留情

“咳咳咳……”一阵咳嗽声不合时宜的响起,东陵珏忽然咳嗽了起来,其实他是想笑的,但是这个时候笑似乎不太好,也不符合他的人设只好用咳嗽来掩饰。这个沐纤离倒是骂得痛快,瞧瞧这太子同皇后的脸都青了。

东陵烬炎的双手在宽大的袖中,紧紧的握成拳头。沐纤离这样说似乎完全认为此事与自己无关,但是那骂声实在是刺耳。

“你这混账,竟然还敢诬陷太子殿下,为父今日定要打死你。”甄侍郎气得满脸通红爬到甄箭跟前,双手对着甄箭便是一阵乱扇。

“还不快认罪?”甄侍郎小声的甄箭说道。

甄箭也怕了听到他爹的话便连忙磕头认罪:“我错了我认罪,我是鬼迷心窍,对沐大小姐起了不该有的心思。才买通宫人借太子殿下之名,把沐小姐引到了偏僻的宫殿内。还对沐大小姐说是太子殿下让我这样做的,只想让沐小姐对太子殿下死心。小的一时鬼迷心窍,犯下此等大错,还请皇上恕罪啊!”

“逆子啊!逆子!”甄侍郎捂着自己的胸口衣服快要被甄箭气晕了的模样。

“皇上开恩啊!皇上开恩啊!”那甄夫人见自己儿子已经认罪,也无法再为自己的儿子开脱,只能求皇上开恩。

“皇上定要严加处置,断不能委屈了离儿。”皇后有做出了一副疼爱侄女儿的模样,让皇上为沐纤离做主。

刘姨娘暗暗咬这牙,看着沐纤离的后脑勺。 本来能无一点意外的,撤了沐纤离这未来太子妃的名头,没有想到事情竟然演变成了这般模样。这个沐纤离,什么时候变得跟她那短命娘一样能言善道了。以前这丫头遇到了被人诬陷,或者委屈的事儿只会大喊大叫发脾气,今日竟然知道条理清晰的为自己辩白了。

“阿离你是受害者,你说如何处置这混账东西?”东陵于晋看着沐纤离问道,把处置权交道了沐纤离手里。 毕竟这丫头在宫中受了委屈,这丫头脾气大,让她自己处置也好解解气。

莫云眼睛一转道:“皇上是让臣女处置这甄箭吗?”

“没错”

“那请皇上给臣女一把刀吧!”

听到莫云要刀,甄箭肥胖的身躯抖了一下,瞪大眼睛惊恐的看着莫云。

“把刀给阿离”东陵于晋不知道这丫头想要干什么,但是还是让身旁的带刀侍卫把刀给了她。

带到侍卫把刀给了沐纤离,沐纤离接过刀对了侍卫说了声“谢了。”

那侍卫没料到沐纤离会对自己道谢,先是愣了一些随即退到了一旁。

莫云拿着刀居高临下的看着甄箭,那甄箭吓得直往后缩,这个女人不会要杀了自己吧?

“沐小姐请手下留情”甄侍郎也怕她会杀了自己的儿子,这甄箭虽然不是他的独子,但是却也是甄家长房嫡子啊!他自然也是舍不得自己的儿子被杀的。

手下留情?在这个时代,女子被毁了清白就如同要了她的命。这个甄侍郎还有脸求她手下留情,当真是自己儿子的命就是命,别人的清白就不是清白。

莫云笑盈盈的看着甄侍郎道:“甄侍郎放心,本小姐不会要了他的命的,我只会……”莫云话说道一半停了下来,习惯性的勾起一边的嘴角,一脚把跪在地上的甄箭踹翻。对着甄箭的双腿之间,手起刀落十分干净利落,刹那间甄箭的双腿之间瞬间被鲜血染红。

“要了他的命根子,让他不能再害人。”他们不是喜欢被东陵烬炎当枪使吗?那她自然要给他们留下一点惨痛的教训。对于一个男人来说,没了自己的命根子,怕是比死了还难受吧!

“碍…”甄箭捂着自己的双腿之间,大声的叫喊了起来。

那叫声就如同杀猪声一般,让莫云觉得十分的悦耳。她生平最讨厌的就是甄箭对女子不轨,下流肮脏之人。

承明殿里的公公们,看着在地上打滚的甄箭,都忍不住咽了咽口水。这沐大小姐也太狠了,竟然割了甄家少爷的命根子。他们这些有过相同经历的人,自然是能体会甄箭的痛的。不过也是这甄箭活该,惹到了这沐大小姐才会落此下场,从此他们又多了一个同类了。

“你、你……”甄夫人看见自己的儿子命根子没了,本想破口大骂,但是还没骂出来便气的晕过去了。

莫云看着痛的在地上打滚的甄箭道:“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斩草除根。”

莫云的声音不大,但是那清冷的语调,却十分清晰的传到了每一个人的耳朵里。她虽然是对着甄箭说的,但是听在皇后、东陵烬炎、还有刘姨娘的耳朵里,却像是在对她们发出警告 一样。

“荒唐……”皇后见此捂着眼睛直摇头,她最多不过想这丫头会跺了甄箭的手或者脚,没有想到这丫头竟然直接跺了甄箭的命根子。

东陵烬炎只觉得沐纤离粗鄙不堪,竟然这般不知羞耻跺了甄箭的男根,这哪儿是一个大家小姐能做出来的事儿。

东陵于晋微眯着眼睛看着莫云,但是眼神却又是放空的,仿佛在透过她看另一个人一样。

阿离这丫头,真的是跟她越来越像了,处事说话的气势与她如出一辙。就算这阿离再怎么跋扈骄纵不懂事儿,但却也是她的女儿,也继承了她的狂妄和嚣张。

“甄侍郎既然这混账东西,已经受到了应有的惩罚,你且带他回去养伤吧!日后定要严加管教啊!”东陵于晋看着甄侍郎说道,随便敲打了这甄侍郎一番。

“谢皇上”甄侍郎跪着谢了恩,在侍卫的帮助下带着他夫人还有儿子离开了承明殿。

甄侍郎走了东陵于晋看着莫云道:“阿离今日在宫中让你受委屈了,来说说你想要什么?朕这个做姑父的也好补偿补偿你。”

沐纤离好好的在宫中出了这样的事儿,加上东陵烬炎也怀疑这事儿是不是跟太子有关,心中总觉有些愧疚。总觉得要补偿点什么东西,才能让他心里好受些。

莫云心中暗笑了笑,这个皇上姑父当真是没有辜负她的期待。

“皇上……”

“诶……别叫朕叫的这般生分,还是像你幼时一般唤一声姑父。”这丫头小时候可爱的紧,每次见到她的时候,她都抱着自己的腿声音软软糯糯的喊他皇上姑父。只是随着她年纪越来越大,脾气越来越坏也总是闯祸,便与他生分了不少。

“皇上姑父阿离一时也想不起要什么东西,不如皇上姑父赐我一个以后能向你提要求的权利。而且臣女提的要求皇上姑父一定得答应,如何?”莫云说着故意露出一副小女儿的娇蛮之态,她还从来没有这样过,也不知道表情用的对不对。

“呵呵……你这丫头倒是个鬼精灵,若是时候你闯了大祸,便可以以这要求保全自己是不是?”东陵于晋原本以为,这丫头会借这个机会让他下旨,让她和太子早日完婚呢!没有想到这丫头,却让他赐她一个能够向自己提要求的权利。这不相当于是有了一块免死金牌吗?看来这丫头倒是想得深远呢!知道自己在闯祸这条道路上,只会越走越远永远不会停歇。

“皇上姑父你知道就算了,怎么还说出来了。哼……皇上姑父你要是不愿意给就算了”莫云瘪着嘴一副我一点都不委屈,一点都不强求的模样。

东陵于晋看着莫云那样,轻笑着点了点头道:“朕允了。”

莫云闻言随即喜笑颜开忙跪地谢恩:“谢皇上姑父。”

东陵珏看和那狼狈的脸上绽放的笑颜,只觉得十分的耀眼。今日的她心思缜密逻辑清晰的证明了自己的清白,拐着弯把太子骂了个狗血淋头,狠戾的断了甄箭的男根。娇蛮委屈的让父皇赐了她一个能向父皇提要求的权利,今日的她哪里像别人口中那个,骄纵跋扈无才无德,蛮不讲理头脑简单的沐纤离。

“父皇儿臣有话要说”原本一直未开口的东陵烬炎,站在了大殿的中央。

“说”

“今日甄箭对沐纤离行不轨之事之时,虽说甄箭并未成事,但是母后同皇祖母你带了不少命妇前去。沐纤离与甄箭那衣衫不整混乱的模样,怕是也被人瞧了去,这事儿要是传了出去,怕是影响皇家……”

东陵于晋那不知道他这儿子打的什么心思,未等东陵烬炎说完便道:“东陵皇室未来的太子妃,只能是沐家嫡女。”

皇上一句话,便绝了东陵烬炎还有皇后和刘姨娘的心思。而且东陵烬炎这么一提,更加让皇上认为这事儿跟他脱不了干系。

东陵烬炎错失良机,十分无奈的退到了一边,心中却又十分的不甘心。他堂堂东陵太子,一国储君,让他去沐纤离这样一个无才无德、心肠狠毒的女人为太子妃,他岂不是要被世人耻笑一辈子。他绝对不会让这个蠢妇坐上太子妃之位,他身旁的位置只能是雪儿的。

第四章 打马回府,恶奴嚣张

虽然莫云不想做什么太子妃,但是看到东陵烬炎还有皇后和刘姨娘不痛快的模样,她心中就觉得十分畅快。

事情完美解决莫云便请辞回府,东陵于晋也准了,让莫云在偏殿简单的梳洗了一下让她出了宫。

莫云在引路小公公的指引下到了平日里进出南宫门,只见她的贴身丫鬟柳心正在宫门口等候。

“小姐你没事儿吧?听说你在宫里出了事儿,可吓死奴婢了。”见莫云走出来,柳心便忙上前关切的询问道。只见自家小姐除了洗了妆容拆了发鬓,并无狼狈之像便放了心,看来她家小姐真没被那甄箭怎么样。

刚才在丫鬟小厮休息之处,得知自家小姐在宫中,与甄公子私会被抓奸在床。可吓坏了她,她家小姐最爱太子殿下了,怎么会与别人私会。她当时便认为小姐一定是被人陷害了,担惊受怕了好久。好在方才公公来通知她,她家小姐无事,让她在宫门处等候与小姐一起回府,她才松了一口气。

莫云看了柳心一眼摇了摇头道:“没事儿了,你家小姐我可没那么容易被人害了。”

这个柳心十岁的时候便跟着沐纤离跟前伺候,是沐纤离在大街上买了的。虽然沐纤离脾气不好的时候,也会打骂柳心,但是这丫头却对沐纤离十分忠心是个可信之人。

“可是刘姨娘?”柳心小声的看着莫云问道,这些年刘姨娘害她家小姐的事儿可没少干。她家小姐的名声,为什么会差成这样,为什么到了这个年纪却大字不识一个,这全都是刘姨娘的功劳。

莫云笑了笑道:“自然也少不了她,但是主谋却不是她,我的马呢?”

别人都是坐着轿子或者马车前来的,但是沐纤离性子张扬,便骑着马来了。

“马、马不知道怎么回事儿,被惊着了,挣脱绳子跑了。”柳心头垂在胸前小声的说道,不敢看自家小姐的脸色,等着巴掌落在自己身上。那可是大将军送给小姐的及笄之礼,小姐十分喜欢,可如今马儿跑了小姐定会十分生气。

“跑了?”莫云皱起了眉头,那可是汗血宝马耶!在她所在的世界都已经绝种了,她还想着今天能见识见识这神马良驹,没想到马没了。这马自然不会无缘无故的受了惊吓,很显然是有人故意想要整她,弄跑了她的马。她以前倒是学过驯马的马哨声,不知道对这个时代的马管不管用。

“嗯……小姐要不咱们回了府,再差人去找,说不定还能找到。”柳心小心翼翼的提议道,那畏畏缩缩的样子,好像莫云会突然一个巴掌朝她打来一样。

不远处的华丽而沉静的马车前,站着一白一黑的两个男子。

暗影掀开了马车帘子,见自家主子未动便轻唤了一声。

“爷……”

东陵珏看着两米开外站着的主仆二人,似乎听到她们在说马跑了。沐纤离的马那可是货真价实的汗血宝马,整个皇城也只有她沐纤离有一匹,如今跑了当真是可惜了。

“走吧!”东陵珏手回的视线。

忽然一阵尖利嘹亮的哨声冲破云霄,宫门外候着的拉着马车的马儿们,全都骚动了起来。

“嗷……”

“咴咴……”

马儿们都叫着踏着马蹄,似乎要往某处靠拢。

“哎呦、这马疯了。”车夫们用力的拉着缰绳,不让马儿乱跑。

“主子小心”暗影护住自家主子,车夫努力的安抚着自家拉着马车激动的马儿。

东陵珏看着拇指和食指还放在唇边的沐纤离,很显然这马哨声是她吹出来的。

“孝小姐……”柳心看着似有些发狂的马儿们,有些害怕的朝莫云背后缩了缩。那些马儿分明就一副要向她们冲过来的模样,她们家小姐什么时候学会吹马哨了,而且马儿们听了反应还挺大。

莫云看着骚动的马儿们,抓了抓自己的头发小声道:“难道指令不一样了?不管用?”

“咔哒咔哒……”一阵急促强烈的马蹄声响起,一匹健硕的红色宝马,朝莫云的方向跑了过来。

“小姐,是奔雷”柳心激动地抓着莫云的袖子说道,这奔雷性子野,平日没少尥蹶子,没想到小姐一个哨声便让它跑回来了。

“咴咴……”奔雷跑近了脚步渐渐慢了下来,停在了莫云的面前。马鼻子呼出的热气,喷在了莫云的脸上。

“真是匹好马”莫云看着眼前的汗血宝马,忍不住伸出手摸了摸马儿的鬃毛。

奔雷略嫌弃的偏了一下马头,莫云轻笑道:“小东西脾气挺大。”

莫云翻身上马,姿势翩然而潇洒。

“上来”莫云骑在马上朝柳心伸出了手。

诶?柳心看着莫云愣了一下,随即忙摇着头道:“不、不用了,奴婢自己跑回去就是了。”

小姐最喜欢着奔雷的,平日里都不让别人碰的,今日却让她同骑奔雷真真儿是吓着她了。而且这奔雷脾气也大,整个将军府除了大将军、少将军,还有大小姐,都不让别人骑的大小姐为了驯服这奔雷也没少被摔下马背。二小姐眼红大小姐的马,还偷偷骑过一起,被奔雷甩下马背在床上躺了一个月才好。整个将军府的人都知道,珍爱生命远离奔雷。

“同样的话我不想说第二遍”莫云看着柳心说道。

柳心咽了咽口水,颤颤巍巍的伸出了自己的手。她的手还没有碰到莫云,莫云便一把握住她的手,用力一拉让柳心坐在了她身后。

“嗷……”不悦的马鸣响起。

“抱紧我”莫云对身后的柳心嘱咐道。

柳心知道这奔雷是发脾气了,忙用力的抱住自家小姐的腰,这要是被奔雷甩下马背非死即伤啊!

“嗷……”奔雷太高前蹄,似乎想把背上多出来的人摔下去。

莫云勒着缰绳压低重心大声斥道:“畜生再乱来,我就让你去拉石头,不听话的畜生留着可没用。”

莫云的话透着一股威压,奔雷本是通人性的,瞬间便规矩了。

它可是汗血宝马诶,这个女人竟然让它去驼石头,好吧!做为一只血统纯正汗血宝马它还真不想去驼石头。驼人它都略嫌弃,更何况让它去驼石头了。

“听话的马儿,才是好宝宝。”莫云伸出手给奔雷顺了顺毛,夹了下马腹奔雷便跑了起来。

东陵珏目光悠悠的看着汗血宝马消失的方向,原来汗血宝马也会怕被人威胁。让汗血宝马去驼石头还真是暴殄天物,这样的事儿也只有她才能做得出来吧!

沐纤离走了,原本骚动的马儿在车夫的安抚下,渐渐的安静了下来。

“暗影你说这沐大小姐的马哨声,用在战场上如何?”

暗影垂着头道:“不可想象。”

他们皇子府的马都是经过训练的而且性子也不野,但是听到沐纤离的哨声尚且如此。若是上了战场若用这样的哨声对付敌军,极有可能让对方不战而败,今日这沐纤离倒是让人惊喜不少啊!

都说老马识途这话一点头不假,莫云并未用鞭子抽奔雷,也未曾指引让奔雷按着自己的节奏一路跑会了镇国将军府。

回到将军府后莫云什么都没干,回到秋梨院倒在榻上便蒙头大睡,并嘱咐柳心不许任何人打扰她睡觉。

莫云睡了约莫一刻钟便被一阵尖锐的骂声给吵醒了。

“臭丫头竟敢了拦我,知道不知道这府里谁做主啊!”陈嬷嬷双手叉着腰,指着柳心的鼻子大骂道。

“大小姐在睡觉,谁都不能进去。”柳心的态度十分强硬,拦着不让陈嬷嬷进屋。

另外三个沐纤离院儿里的丫鬟抱着手臂站在一旁,看着柳心同陈嬷嬷,一点没有要帮忙的意思。

“哟哟……这大小姐在宫里跟那甄家公子不清不白的,如今倒还睡得着觉。”

“呸,你休要乱说,我家小姐可是清清白白之人。”女孩儿家的清白何等重要,怎能容人乱说。

陈嬷嬷被柳心啐了一脸唾沫,当下便发了狠一把抓着柳心的头发,嘴里咒骂道:“不要脸的浪蹄子,敢吐我一脸,老子打死你。”

“碍…”柳心的头发被陈嬷嬷抓着,头皮被扯得生疼,疼得眼泪直在眼睛里打转。

陈嬷嬷一手抓着柳心的头发,另一只手便要扇柳心的耳光。正当她高高的扬起手,准备重重的落下时,一只白净的素手,却抓住了她的手腕。

陈嬷嬷看向那手的主人,之见大小姐沐纤离正黑着脸狠狠的瞪着自己。

“没脸的老货,竟然敢我这儿撒野,你把本小姐当什么了。”莫云说着手上一用力,只听见咔嚓一声,那陈嬷嬷便发出了杀猪般的惨叫。

“碍…”陈嬷嬷疼得松开了柳心的头发,柳心一得自由便用力的撞了陈嬷嬷一下,直把那老货撞出一米远。

“哎哟、哎哟杀人了,杀人了。”陈嬷嬷疼着在地上打滚,嘴里不停的嚎叫着。

莫云掏了掏耳朵,这老货的声音当真是难听的狠。

“杀人,你若再叫下去,这里当真会多一个死人。那甄箭的下场,我想你也是知道了,你自然知道本小姐敢不敢真的杀了你。”莫云阴测测的看着陈嬷嬷说着,眼中的杀意毫不掩饰。

作为一个特种兵战士,她对敌人狠辣从不手下留情,因为敌人也不会对你手下留情。

陈嬷嬷闻言顿时便收了声,在宫里的时候她已经知道了,这个大小姐可是当着皇上的面断了甄家公子的根。现在不止是皇宫传遍了,整个皇城怕是都传遍了。

“夫、夫人叫你去惩戒堂”陈嬷嬷忍着痛对莫云说道。

嫡女狂妃:太子别惹我》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嫡女狂妃 或 太子别惹我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盛世婚宠,高冷总裁别撩人1章(第1章 奸细)

    原标题:盛世婚宠,高冷总裁别撩人1章(第1章奸细)书名:盛世婚宠,高冷总裁别撩人第1章奸细连城古堡位于半山之上,丛林掩映之中,古堡外山涧清溪蜿蜒而过,自然色的外墙与青山绿水几乎融为一体,低调奢华又彰显神秘高贵。沁凉宽敞的车库位于古堡的地下一层,目之所及皆是各类限量版豪车,一字排开、纤尘不染,在略显昏暗的车库依然闪烁着慑人的光泽。年轻的女孩双眸紧闭,修长的双腿交叠弯曲,一双藕臂被缚在身后,窈窕有致的娇躯无力地斜倚在一辆红色跑车前。“嗯,好疼!”夏念念嘤咛一声,微微张开的眸子就被两道强光刺得重新合上

  • 误闯美男集中营1章(第1章 丑八怪的愚人节)

    原标题:误闯美男集中营1章(第1章丑八怪的愚人节)小说:误闯美男集中营第1章丑八怪的愚人节4月1日,愚人节。明媚的晨光慵懒的穿透过绞缠的云层,在空气中折射出一条条绚烂的光线照射着这座美丽的东方城市,恍若给整个城市的上空镀上了一层淡淡的暖金色。涌入枫城一中的学生越来越多,每个人的嘴角似乎都嵌着一丝若有如无的奸笑。今天是一年一度的愚人节,是个捉弄人的好日子,枯燥的高中生活让这里的学生变成了一头头欺压已久的狼,蓄势待发的寻找着解压的突破口。苏小染同学俨然又成为了他们最大的寻乐对象。弱小的身子窝在墙角,

  • 毒医世子妃1章(第一章 金玉良缘)

    原标题:毒医世子妃1章(第一章金玉良缘)小说名称:毒医世子妃第一章金玉良缘“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兹闻吏部尚书之女安清染贤淑敦厚、端方温贵,品貌出众,太后与朕躬闻甚悦之。今镇南王世子夙言恰适婚娶,当择贤女与配。值安清染待宇闺中,与世子夙言堪称天设地造,特将汝安清染许配世子夙言为世子妃。一切礼仪,交由礼部与钦天监监正共同操办,择良辰完婚。钦此,安清染小姐接旨吧。”平地一声惊雷响起,一道莫名其妙的赐婚圣旨,惊了整个京都,惊了整个尚书府的人,也惊了千佛寺里的四小姐安清染。接了赐婚圣旨的安清染,缓步而来,

  • 逆天爆宠:女王谋天下1章(第一章 时空错乱)

    原标题:逆天爆宠:女王谋天下1章(第一章时空错乱)小说书名:逆天爆宠:女王谋天下第一章时空错乱“轰……轰……哇啊……”空中一声巨响,伴随着女子惊慌失措的喊声回响在苍穹,有人抬头看去,却不见任何异常,纷纷摇头直以为是自己的幻觉。却不知在他摇头之迹,一个庞然大物轰然落向不远处的一座山头,奇异的是,那东西在落下来之后消失的无影无踪。此时,在那座山头上,一位少女艰难的直起身来,一阵天旋地转之后,脑子里还有些混沌,她不适的摇摇头,但看到周围的场景之后愣住了。这里……不是青沪星!眼前是一座山头,从这里看下去

  • 阴婚诡嫁:妖孽鬼夫缠上身1章(第一章 祭月神)

    原标题:阴婚诡嫁:妖孽鬼夫缠上身1章(第一章祭月神)小说书名:阴婚诡嫁:妖孽鬼夫缠上身第一章祭月神“小念,是时候了!小念!”重裘似的黑雾向我滚压下来,那种快要令人窒息的感觉一点点覆盖住我,动弹不得。黑雾中一道低沉迷茫的声音忽远忽近,蓦地从雾中伸出一双白暂如玉指节分明的手,一把紧紧攥住我的手腕,瞬间剌骨入冰的冷流遍全身,恍惚中看到那只手虎口处有一颗红得妖艳诡异的朱砂痣……“啊!”吓得我尖叫一声,猛然醒了过来。居然在和乔诚看电影的时候睡了过去,还做了这么一个可怕的梦。“怎么了?”乔诚一脸关心的看着我

  • 萌宝来袭:总裁撩妻无下限1章(第1章 宫少,您继续)

    原标题:萌宝来袭:总裁撩妻无下限1章(第1章宫少,您继续)小说名称:萌宝来袭:总裁撩妻无下限第1章宫少,您继续“抓住她!站住!”后面几个彪形大汉如影随形的跟着伊馨。她单手撑起吧台,一个漂亮的空翻跳了过去,引起酒吧里无数的喝彩和口哨声,但是现在她却无暇顾及这些,第一时间超门口跑去。说来也是她点背,来这里替好友肖玲玲代个班,居然碰到了不规矩的客人想对她用强。她真的只是下意识的自卫,却没想到力度没掌握好,一时失手卸了对方的胳膊,从而引来了这帮保镖的追逐。伊馨知道,这要是被抓住了,自己的下场一定很惨,况

  • 误惹豪门:高冷总裁夜夜宠1章(第一章 老婆,跟我回家)

    原标题:误惹豪门:高冷总裁夜夜宠1章(第一章老婆,跟我回家)书名:误惹豪门:高冷总裁夜夜宠第一章老婆,跟我回家嘭——一声巨响炸然而起,瞬间便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众人齐齐抬头。伴随着洒落的粉色木槿花,一排金色的滚烫的大字出现在天空,仿佛镌刻在了碧蓝的空中。莫小小,嫁给我!简单霸气的六个字,特别是最后的感叹号,彰显着不容抗拒的意味。群岛的西边,九架战斗机的身影出现在众人的视线中。此时此刻,一身狼狈的莫小小,双手护着自己身上被撕扯的婚纱,裂口直至腰间,她穿在婚纱里的底裤都暴露在了众人的面前。她一张白皙

  • 重生之惑国鬼妃1章(第一章 狗血的穿越)

    原标题:重生之惑国鬼妃1章(第一章狗血的穿越)小说书名:重生之惑国鬼妃第一章狗血的穿越“小七,快睁开眼睛,你不能死!”是小六的声音,只是怎么听起来那么的遥远?小七努力的眨巴着眼皮,可她再怎么努力眼睛也睁不开。“小七,我们是最好的搭档,你死了,我该怎么办?”小六又哭喊道。小七听到好姐妹小六的哭喊声,一直在努力的积攒力气,想张开嘴巴,对小六说——快走!这里危险!可她蠕动了几下嘴唇,却发现嘴巴里空空的,什么都没有。奇怪,小七满脑子的狐疑,她不过是执行任务中,被阴险的对方刺中了要害,失血过多,全身动弹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