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小说先离厚爱:情迷前妻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2017/11/2 8:23:41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称:先离厚爱:情迷前妻

第二章 你有什么资格委屈

“你委屈?你凭什么委屈?我要强了一辈子,就因为你被人指指点点,我难道就不委屈吗?”庆芯几乎是声嘶力竭,说到最后,眼睛已经湿润。推荐http://www.qi-wen.com/

权家大家大业,在整个C城的名声数一数二,哪个人不认识她庆芯?哪个人不认识权漠泽?锦素生不出孩子来,大家可都等着看她们一家的笑话呢!

锦素皱眉,“生不生孩子是我自己的事情,跟外人有什么关系?外人谁会在乎我生不生孩子?”

锦素不想跟庆芯吵架的,可她自小就不是忍气吞声的性子,不是非要弄出个谁对谁错来,但要让她坐着挨骂不去辩驳,绝对不可能。

“你生的孩子姓权,是权域集团未来的继承人。这就是我们权家的事!一个女人的本分就是相夫教子,这点你都做不到,还有什么资格委屈?”庆芯眼眶红肿,脸上泪痕交错。

权漠泽的父亲在权漠泽十六岁的时候就去世了,那时候她才三十多岁。一个女人家,谁不想安安分分的待在家里?可是现实不容许她那么做。她只能强大起来,这些年来,她被迫接手公司,抚养儿子,与儿子相依为命,论委屈,她比谁都有资格委屈!

对,锦素说得对。外人谁也不会关心她们权家的媳妇生没生孩子,但是他们一个个的都对权家的财产虎视眈眈!权家没有继承人,难道要她把权域集团拱手让人吗?

袁暖溪自始至终都在一旁看着,心里免不了幸灾乐祸,见差不多了,她适时的给庆芯递上纸巾。小说先离厚爱:情迷前妻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阿姨,你也别太难过了,气大伤身。权家都压在你的身上,你要是有个什么三长两短的,你要漠泽哥哥怎么办啊?暖溪也会伤心的。”

凝重的空气里,袁暖溪安慰的声音反倒显得突兀,这一次,庆芯没有接她的话,而是继续说道:“呵,你以为真像你想的那么简单吗?漠泽的孩子,关系到的是权家财产的继承。小地方出来的人到底见识少,你任性的时候考虑过我说的这些吗?恐怕你只顾着享福了吧?让你来顾全大局,真是做梦!”

锦素紧攥着拳头,骨节发青。

顾全大局?早在结婚前,她就做了婚前财产公正,被迫和权漠泽签了协议,就算有一天她们离婚,她也不能拿权家一分一厘的财产。总归她嫁给权漠泽也不是图他的财产,签了就签了,她毫无怨言。可是现在,他们却要她来顾全大局?是不是有些强人所难了?

锦素的眉头紧蹙,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一句话,“孩子的事情,我只是暂时没有,又不是以后一直都没有。阅读qi-wen.com妈你这么说,难道还要漠泽去外面找女人生一个吗?”

“你!”

“锦素!”还不等庆芯再说什么,权漠泽沉声打断,“别再说了,妈不可能这么做,快给妈道歉。”

锦素目光锐利的扫过袁暖溪,心底冷笑了一声。都把人领到家里来了,还有什么不可能的?袁暖溪对他的心思昭然若揭,庆芯总带她来家里,这意思还需要明说?

锦素迎上权漠泽的目光,却看见他眼底的隐忍,她咬了咬下唇,“我没错,我不会道歉。”

话音刚落,锦素就转身上楼,一点余地都不留。

权漠泽有些头疼,锦素的性子她是知道的,庆芯也是个女强人,总的来说,她们两个的性子太像,让谁认输都不可能。可是他身为儿子,怎么可能让自己的母亲给别人低头?

袁晓溪撇嘴,“哎,锦素这是怎么了?要她道个歉也不会少块肉,耍什么脾气?”

权漠泽脸色一沉,“袁小姐,这是我们的家事,你一个外人就别在这里评头论足了。”

“漠泽,你这又是做什么?怎么说暖溪也是客人,你有气也别往她身上撒!我看你跟锦素在一起待久了,家教礼仪都丢没了,也被她带出了一身野气是不是?”

袁暖溪垂着头,声音柔软,似乎是真的在自责,“阿姨,不怪漠泽哥,是我多嘴了。来自http://www.qi-wen.com/

权漠泽眼里闪过一抹厌恶,却碍着庆芯在场,没有多说。

“漠泽,今天暖溪也在这儿,我就不说太难听的了。现在还只是个开始,以后你们俩之间的矛盾会越来越多,我话可摆在这里,漠泽,你好好考虑。”庆芯语重心长,声音不容置疑。

从锦素跟权漠泽结婚的第一天起庆芯就对她不满意,权家一直讲究门当户对,一个渔村出来的野姑娘,没权没势没背景,她拿什么配权漠泽?根本就不是一条路上的人,怎么生活在一起?

“妈,我和素素之间一直都很和睦,也没什么矛盾,你多想了。”他们之间所谓的矛盾,全都是因为压力,家里给他们的压力,外界给他们的压力。

“最好是这样,可别让我知道她有什么过分的动作。版权qi-wen.com否则就算你护着,我都不会再容她。”庆芯知道,如今她就算再怎么浪费口舌,权漠泽和锦素的婚事都生米煮成熟饭了。总归他们走不到最后,不差这一天两天的,她又何必说得太难听,惹权漠泽不高兴。

安抚完庆芯,权漠泽见袁暖溪也没有要走的意思,他再继续呆下去的话,真不能保证会不会对袁暖溪发脾气。

“妈,我先上楼了。处理完事情我还要回公司。”

庆芯点了点头。版权http://www.qi-wen.com/她心里也明白,锦素在楼上,权漠泽是坐不住的,她拦得了一时却拦不了一世,索性任由他去,

袁暖溪的目光一直追随着权漠泽,直到她的身影消息才收回目光。庆芯把一切都看在眼里,却不多言。

推开卧室的门,只见锦素安静的躺在床上,背对着他望着阳台上新种的昙花,平静的样子让人心疼。

“素素。”权漠泽叫了一声,却没人答应。

他有些无奈,锦素越是安静,就越让人担心。她跟别的女人不一样,别人不高兴了会哭、会闹,可她什么都憋在心里,有时候就算她生气了,身边的人都可能感觉不到。

第三章 我不是专门来生孩子的

“素素,你别怪妈,妈也都是为了我们好。”

锦素在他看不见的地方自嘲的笑了笑。寄人篱下,庆芯又是长辈,她怎么敢怪她?

“你不说话,是在生我的气?”权漠泽觉得自己的太阳穴突突的疼,夹在妻子和母亲之间,任谁都会不好做。即便他在商场上叱诧风云,但是在家人面前,还是得放下架子。

他抓了抓头发,有些烦躁,“那我跟你道歉。”

“不用。”

锦素终于开口,声音却有些干涩沙哑,“你又没错,道什么歉?”

“别阴阳怪气的,这是在家里,不是在公司,没什么事情是板上钉钉不能商量的。”权漠泽移步到床前,试探性的碰了碰她的手臂,见她没有躲,就知道还有余地。

“别生气了,总归是一家人,你就算是为了我,忍一忍还不行嘛?”

锦素就“呼”的一下坐起来,“如果让我给妈道歉就是你商量出来的结果,那我们就真的没什么好商量的了。”

“我现在不是没有让你去道歉嘛?刚刚妈在气头上,难道还要妈给你道歉不成?”

锦素冷笑了一声,“我可受不起,到时候我这罪过可就大了。”

权漠泽刚想去握住她的手,就被锦素甩开,“到时候我就不光是生不出孩子了,欺负婆婆这个帽子往我头上一扣,恐怕你妈真的会把我换了,让个会生孩子的女人进门。”

“你怎么还抓着这点不放?”权漠泽皱眉站起来,眼里出现短暂的不耐烦。

锦素深吸了一口气,觉得有些鼻酸,却也尽量让自己的声音显得平缓而不颤抖,“是我抓着这点不放还是你妈抓住这点不放?你搞清楚了,权漠泽,我是嫁进你们家,嫁给你,不是嫁给你妈,也不是专门来生孩子的!”

权漠泽良久没有说话,锦素盯了他半晌,气呼呼的倒在了床上闭上眼,眼不见为净。

权漠泽皱眉,顿了顿,有些疲 惫的说道:“你自己冷静一下吧,我先去公司。”

客厅里。

庆芯和袁暖溪听到开门声相视一眼,心中明白,权漠泽这么快就下楼,肯定是和锦素谈崩了。

见权漠泽脸色不好,袁暖溪想到他对自己以往的态度,心有戚戚然,但还是讨好地站起来,拉住了权漠泽的手臂,“漠泽哥,你去哪儿?我和陪你一起去吧。”

权漠泽皱皱眉头,不着痕迹的把胳膊抽出来,“你要是想回家我倒是可以顺路送你一程。”

权漠泽的话明里暗里都是在赶她走,见袁暖溪站在那里迟迟没有动作,权漠泽不耐烦的叫了司机下楼。

袁暖溪有些尴尬的转头看了一眼庆芯,得到肯定后,毫不迟疑的跟了上去。

即便是顺路送她回家,只要能和权漠泽单独呆在一起,她也愿意。

……

锦素躺在床上越想越不对劲,她和庆芯之间一直都很难和睦相处,就算她再怎么讨好,庆芯心中理想的儿媳妇还是袁暖溪。如果这个时候权漠泽出去了,难保袁暖溪趁她不在又作什么妖。

想到这里,锦素重重的拍了一下床坐起来。

她真是太冲动了,庆芯和袁暖溪站在一起对付她,她竟然还把权漠泽从自己身边推走。孤军奋战怎么可能赢过她们?

锦素咬着牙推门,刚出去就看见袁暖溪跟在权漠泽身后进了她们刚刚坐过的车里,姿态好不亲密。

庆芯冷眼看着她站在楼梯口,勾了勾嘴角,“知道下来了?”

锦素脚步一顿,只听庆芯毫不掩饰的冷笑了一声,“今天的事,你也看到了。我不是说你不好,但是有些事情,你自己也该有自知之明,是不是?”

“妈,我不是下来跟你吵架的。但是我觉得,我应该为了避免我的丈夫被一些居心不良的人盯上而做一些努力。”

庆芯随意拨弄头发的手停下,目光锐利,“居心不良的人?我看居心不良的人是你才对。真以为嫁进我们家就飞上枝头变凤凰了?你要是真有能耐,就早点给我们生个一男半女,延续我们家的香火,让我少操点儿心。”

锦素非但没有避开,反而迎着她的目光,语气从容得仿若在谈今天天气如何,“不好意思,我有点累了,先上去休息。”

既然庆芯心中认定了袁暖溪,她现在说什么都没用,何必浪费口水做无用功?

锦素这边想着息事宁人,庆芯却不依不饶,“你站住!今天你必须要跟我说清楚!”

“妈,你到底想要我说什么?要我把漠泽让给别的女人?还是要我承诺生一个孩子?我的确是想,但这又不是我说生就能生的!”锦素将下唇咬得泛白,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却没有落下来。

这么多年,她一边要承受自己心理上的压力和对权家的愧疚,还要应付着婆婆一次一次的刁难和挑拨,尤其今天,庆芯明明知道她们去做了检查,却还是把袁暖溪带过来,让一个外人来看她笑话。

庆芯走近她,突然抓住锦素的手腕,直把她攥得生疼,“妈,你做什么?”

“你跟我走,我们下去好好理论理论。”

锦素皱眉,见庆芯不依不饶,她下意识的甩手,想要挣脱开她的禁锢,可是她明明没有使多大的力气,庆芯却忽然惊叫一声,重重的摔倒在地。

锦素一愣,半晌才回过神来,慌忙上前,想要把庆芯扶起来。

但,还没等她走过去,权漠泽就冲了过来,后面的袁暖溪也小跑着将她推开,焦急的模样仿佛倒在地上的那个人是自己的母亲一样,“阿姨,您没事吧,有没有摔伤哪里?要不要去医院检查一下?”

庆芯倒吸了一口凉气,皱着眉头,似乎摔得不轻,她没有接袁暖溪的话,反而定定的看着权漠泽,仿佛在等着他做一个决定。

锦素也反应过来庆芯的用意,怪不得……怪不得庆芯刚才那么奇怪,非要拉着她下楼,还不依不饶说些莫名其妙的话,原来是早就听到权漠泽他们回来了……

第四章 诈

锦素脸色有些苍白,想解释又不知道从何开口,张了张嘴,却只说出了一句:“事情不是你所看的那样,我……”

没等锦素说完,袁暖溪便打断她,“不是这样是什么样子的?我们这么多双眼睛都看到你把阿姨给推倒了,我知道你一直都不喜欢阿姨,总觉得她说的话是在针对你,但你也不能趁着我们都不在就欺负阿姨啊!如果阿姨摔出什么毛病可怎么办?”

袁暖溪说完,根本不给锦素辩白的机会,直接转头看向权漠泽。

“漠泽哥,你难道任由你的女人这么欺负阿姨吗?她这分明是报复,今日是我们看到了,我们没看到的,说不定有多少次呢,这个女人的心真是太狠了!她怎么忍心!”

锦素当然知道袁暖溪是在故意挑拨,看着权漠泽的脸色渐冷,锦素的心也一寸一寸的沉了下去,“我们在一起这么久,我是什么样的人你最清楚不过。”

她不想再解释,话说得多了就是借口,反正这些人里她不需要讨好谁,只在乎权漠泽信不信。

权漠泽看着她,目光深沉让人猜不透什么,也让锦素的心慢慢变凉。

“妈,你没事吧。”权漠泽转头去查看庆芯的伤势。

袁暖溪瞥了锦素一眼,接话道:“幸亏是摔在地毯上了,要不然肯定得出事儿。锦素,你跟阿姨道个歉,到现在阿姨没说过你一句,你还有什么不知足的?”

锦素眼神望着权漠泽,嘴上却道,“袁小姐,请你不要多管闲事。好吗?”

“我……”

“暖溪,算了……”庆芯有气无力的打断她,袁暖溪有些意外的看着她,却见到庆芯摇了摇头,一副息事宁人的模样。

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庆芯竟然没有逼着权漠泽做个决定,反而是大事化小,袁暖溪不明所以,心里有些愤愤不平。

锦素冷眼旁观,仿佛现在被众人指责的人不是她一般。她在乎的只是权漠泽的看法,其他的,她只知道她要更加小心的应付就是了。

权漠泽看了她一眼,意味不明,锦素以为他要质问什么,权漠泽却起身到楼梯口接电话,隐约间,锦素听到他说了一句,“好,我明天赶最早一班飞机去。”

袁暖溪嘀嘀咕咕的附在庆芯耳边道,“还好我东西落下了,让漠泽哥跟我回来取,要不然还不知道她会对你怎么样呢!”

权漠泽挂了电话也听到她说的这句话,眼神越发的阴寒,“妈,我今天就不去公司了,在家陪你。”

庆芯满意的点点头,权漠泽扶着她倒沙发上坐下,袁晓溪跟着坐下。几人将锦素排除在外,好像他们才是一家人。

锦素身侧的拳头握紧,咬了咬唇,有些赌气的转身上楼,重新窝回床上,迷迷糊糊的,不知怎么就睡着了。

权漠泽是什么时候走的,锦素都不知道,只是看到衣柜里的衣服少了几件,想到昨天晚上赌气没有帮他收拾东西,锦素有些懊恼。

因为害怕再次被庆芯抓到错处,锦素赶着时间点下楼吃饭,本以为她们独自相处会很尴尬,没想到袁暖溪竟然也在桌前,两个人还有说有笑的,见到她下来却都立刻冷了脸。

这回倒好,有了昨天的事情,这两个人在自己面前连装都不用装了。

袁暖溪放下手里的杯子,没事找事:“锦素,不是我说你,你说你都这么大的人了,怎么还跟小孩子似的怄气,就算阿姨不是你婆婆,但对待老人,我们做晚辈的也要尊重些吧?”

锦素坐在椅子上,“昨天到底是怎么回事,不用我说了吧?我没有不尊重我婆婆的意思,就算有,轮不到你这个外人插手,我倒是好奇,你来我们家搅和了一通,居心何在?”

“你父母就是这么教你跟客人说话的?”庆芯“砰”的一声将碗摔在桌上,里面的粥还滚烫着,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的溅到了锦素的手背上。

锦素像是没有感觉似的,面无表情的喝完了杯里的奶,站起来道:“妈,我希望你可以让我对你还有一点点的尊重。”

“你别以为我对你一点办法都没有!你现在这个样子,哪还有一点当儿媳妇的样子?”

锦素仿佛没听到,转身自顾自的回屋,身后传来袁暖溪安慰庆芯的声音,虚伪至极。

……

与此同时,权漠泽的飞机即将落地。

昨晚他就没有睡着,今天在飞机上也不知怎么的,还是没有丝毫睡意。

昨天的事情的确蹊跷,妈的反应太过于反常。而且……锦素根本不是那种会故意报复他母亲的人。

他还是太冲动了。锦素没必要说谎,她已经辩解过,是他一心扑在母亲身上,没有顾及她的感受。

权漠泽皱了皱眉,只觉得心里更乱了。也不知道锦素现在在做什么,这个女人,估计又在赌气呢!

权漠泽将手里的时尚杂志扔到一边,刚想点根烟,又突然想起自己是在飞机上,只能默默的装回去。算了,现在天高皇帝远的,锦素正在气头上,就算他打电话过去她也不一定会接,还不如等出差回去再当面细说。

……

“权夫人,上次答应我的事情什么时候能兑现?我可等了一个多月了。”年轻的女子坐在沙发上,眉眼精致艳丽,甚至于同她对面的庆芯相比,她不输分毫。只不过在气势上,她比庆芯多了些咄咄逼人的感觉,少了些雍容华贵。

“我答应你的事情?”

女子一笑,涂抹着大红色口红的嘴唇上挑,竟有些惊艳,“权夫人可别揣着明白装糊涂,你可答应了我,会给漠清权域集团百分之十的股份,怎么?还想赖账?”

庆芯额头上的青筋直跳,咬牙切齿,“你做梦!”

上次权漠清母子两人来权家闹事的时候的确是提过这个要求,但是她再傻也不可能同意。她和权漠泽手里加起来才不过百分之四十的股份,却要分给那个私生子百分之十?这岂不是在变相的支持他夺权漠泽的家产?

先离厚爱:情迷前妻》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先离厚爱 或 情迷前妻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非常医仙16章

    原标题:非常医仙16章小说名称:非常医仙都解决了“我是林大宝,林广山的儿子。”林大宝看着他那德行,就气不打一处来。“林大宝,你从监狱里放出来了?”林大宝冷笑一声,”怎么,我放出来,你不高兴吗?““啊不是不是,你今天到底想干啥?”许大柱逞强道。林大宝知道在他眼里,能进监狱的都不是一般人,再说林大宝是以故意伤害罪进监狱的,更让他忌惮几分。“想干啥你还不知道吗?别在那装了,你自己对许昕做了什么你还不清楚吗?”“那是我家的事,你一个外人管得着吗?”他狡辩道。“我就他妈管得着了,怎么着,这里是十万块,以后

  • 我的小姨16章

    原标题:我的小姨16章书名:我的小姨解决这个时候,那名走在最前面的花吻蜘蛛却是冷笑了一声,一步朝前踏出,直接一刀就朝我的小腹捅去,这一刀,他并不是要我的命,只是要重伤我。“啊……”林美欣等人都没有想到对方竟然来真的,说捅就捅,一点都不含糊,顿时发出一声惊呼,小姨更是想要本能的拉扯我,可是我不仅没有朝后退去,反而又朝前踏出了一步。“小凡……”在小姨的惊呼声中,我一把抓住了那人握刀的手腕,然后用力一拧,那人的手腕吃痛,手中的小刀被我一把抓在手中,然后在众人惊愣的目光中,一刀插在了那人的肩头……“嗤”

  • 爱上你爱上寂寞16章

    原标题:爱上你爱上寂寞16章小说名:爱上你爱上寂寞第16章自己惹了不痛快叶思寒看向林文森,脸上的笑容淡去,不卑不亢的回答,“对不起!先生的要求叶思寒不能满足!”“什么意思?”林文森眸色开始变冷,寒意开始蔓延。“叶思寒的工作并没有哺酒表演这一项,先生想要看哺酒表演,请出门右拐!”“你不想活了?”林文森勃然大怒。这个女人太不识趣了,陆战北和她说话她笑嘻嘻的,可是对他却表现出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她真以为她是什么香饽饽?。“这是要干什么?恼羞成怒啊?”陆战北在一旁冷笑一声。叶思寒对林文森的态度让他愉快极

  • 就是要你爱上我16章

    原标题:就是要你爱上我16章小说名称:就是要你爱上我第16章更可靠的靠山书房里。“子瑶,你跟非凡结婚五年了吧?五年了,我想抱孙子的心情,你应该明白,也该理解,所以平时,我这个做婆婆的,对你难免会苛刻了些。”姜小凤强行挤出一抹微笑,季子瑶暗暗冷哼。只是苛刻了些?“你看你跟非凡闹成这样,对你们……对顾家都不好。”姜小凤说着,叹了一声:“是,非凡这孩子,在外面确实……可是你也应该理解他,明明有老婆,却摸不得碰不得,他又是血气方刚的年龄,不管换成哪个男人,都忍受不了,对不对?”呵,能够在顾家稳座长媳位置

  • 因为遇见你16章

    原标题:因为遇见你16章小说名:因为遇见你016陆总在等您我在床上翻来覆去,眼睛一闭上,就看到了陆正歧头破血流的样子,顿时睡意全无。于是我就这么睁着眼睛,呆呆的看着天花板,看了一夜。清晨第一缕阳光照射进来的时候,我觉得眼睛有些刺痛,上下眼皮开始打架,不一会儿重重的合上,还没有几分钟,就听到了敲门声。我拖着疲惫的身体下床,门一打开,陆正歧站在门口,面色不善,质问道,“早饭呢?”我一脸茫然,陆正歧直直的看着我,点了点自己的额头,我才回过神来,“我……对不起,我忘记了。”陆正歧不耐烦的看了一眼手表,说

  • 偏偏喜欢你16章

    原标题:偏偏喜欢你16章书名:偏偏喜欢你第16章:哪怕百分之一我都赌医生为难道:“简小姐,我早就做好手术的准备了,不过……刚刚我给您舅舅那边打了电话,他们拒绝了支付手术费,如果你能现在交费,我立马就给病人做手术。”简家的情况医生也清楚,昂贵的医药费一直都是简清风给支付的,病人的女人还是个大学生,哪里有什么支付能力。简沫脸色一白:“要多少手术费?”“三十万。”她瞬间觉得天快要塌下来,三十万不是个小数目,她身上三千都没有,更何况是三十万?“沫沫,我有三万积蓄,你先拿去交费,医生,这样可以吗?先帮伯母

  • 此生与你不相逢16章

    原标题:此生与你不相逢16章小说名字:此生与你不相逢第16章隐藏的仇恨提到那一个月,叶秋仿佛陷入了什么痛苦的回忆里。她一把拽住顾凌桓的衣角,咬牙切齿的说道,“得知我和你上床之后,我继父气坏了,把我丢进地窖里关了一个月,我逃跑的时候他还把我的腿打断了,最后是我妈大发慈悲把我救出来的!”听到她的话,顾凌桓的眉头紧皱起来。他一把揪住叶秋的衣领,声音冷得像冰,“就算这样,你也不该诬陷宋岚!”想到因为她的诬陷,他差点把宋岚卖进了风月帝都,他的心居然狠狠抽疼了一下。原来真正阴狠的人不是宋岚,而是他一直护在身

  • 念念不忘16章

    原标题:念念不忘16章小说名:念念不忘第16章孕吐不再担心孩子会被拿掉,陆明歌放松了不少,但是孕期的反应却让她吃不消。“呕!”睡到半夜,她诈尸一样的冲进洗手间,双手撑着马桶边缘,吐到后面只剩下了苦胆水,喉咙里起的血泡破裂,血腥苦涩的味道让她忍不住浑身打颤。霍向年跟进去,见她这么难受,眉头越皱越紧,伸手在她后背处轻轻拍打。“我带你去医院。”他知道怀孕会吐,却没想到这女人会吐成这样子,再这么吐下去,人根本撑不住。“我不去。”难受的劲过去了一点,陆明歌撑着马桶边站起来,拉开了和霍向年的距离。只要去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