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小说邀宠:总裁的私有情人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2017/11/2 7:41:21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字:邀宠:总裁的私有情人

第0002章 我跟你拼了

“砰”一声关门声响起,林温祎终于忍不住放声大哭了起来。阅读qi-wen.com

怎么办?怎么办?

满心都是慌张和恐惧,刚刚强撑着跟慕思哲对抗,现在松懈下来,她整个人都觉得虚脱了。

谁来解释一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昨天晚上明明是她和丈夫励阳一起来的,为了庆祝结婚两周年,丈夫励阳还专门包下了一个可以看到S市夜景的餐厅,餐厅里布满了鲜花,空气中都荡漾着浪漫的气息。

他们准备在这样的氛围中,完成两年前缺少的那段洞房礼,从此成为真正的夫妻。

可是为什么一觉醒来,整个世界都颠倒了?

不行,不能便宜了这个坏蛋,报警,报警!让警察把这个坏蛋抓起来。

林温祎拿起电话来,手指僵硬的按了110,却没有勇气拨出去。

万一自己被玷污的事情泄露出去,励阳还能容得下自己吗?怎么办?怎么办?

林温祎泄气地将手机往旁边一摔,伸手抓住自己的头发,不停地撕扯着,最后她紧紧地抱住了自己的双臂,哭的昏天黑地。

盛乐大酒店的另外一层套房内,励阳站在窗户边,看着窗外晨阳升起。版权http://www.qi-wen.com/

“阿阳!”一个阴鸷的男人的声音,饱含着万分的柔情,从励阳的身后抱住了他的腰。

“泽安,以后我们不要再见面。”励阳表无表情地看着外面的太阳,脸上看不出来悲喜。

“为什么?阿阳”身后的男人大惊失色,连忙转到励阳的前面来,满眼的痛苦。“是不是因为林温祎?因为你跟她结婚了,所以就不爱我了?”

“跟她无关!”

“阿阳,你还在骗我?昨天晚上,你是不是准备跟她上床了?是不是?”

“泽安,你冷静点!”励阳双手抓住曹泽安的肩膀,不停地晃着,试图让这个本来就有点狂躁症的他冷静一些。

“你让我怎么冷静?当初你说要结婚,为了掩饰我们的关系,我答应你了。可是你现在呢?你变本加厉,说为了生孩子要跟她上床!你居然要跟她上床!”明明可以试管的,阿阳却要跟她上床,曹泽安怎么也接受不了。来自http://www.qi-wen.com/

“泽安,我们在一起不可能生孩子!”

“我不管,我不答应分手,不答应分手。”曹泽安摇着头往外面退,眼看就要到了危险的地带,励阳伸手把他拉了回来,他趁机扑在了励阳的怀里。

“阿阳,不要离开我,没有你,我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励阳的脸上闪过一丝痛苦的神色,俩人紧紧相拥着。

曹泽安在紧紧地抱着励阳,眼睛里的狠厉一闪而逝。

他们相爱这么多年,却一直只能偷偷摸摸的在一起。

阿阳需要一个女人来生孩子,也需要一个女人来掩盖他们之间的关系,他以为自己可以理解,可以大度。

在S市,找一个愿意为阿阳生孩子的女人大有人在,可是他偏偏选了那个爱阿阳爱了十二年的女人。小说邀宠:总裁的私有情人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从他们开始的时候,她就一直是他们的掩盖,可是阿阳最近的变化让他有了深深的危机感。

一想到他要跟那个女人上床,他就有一种毁天灭地的冲动。

他不甘心,凭什么那个女人可以光明正大的站在阿阳的身边,而自己要偷偷摸摸,明明他们才是最相爱的一对。

昨天晚上,如果不是自己来的急,励阳就会跟那个女人上床。如果只是为了生孩子,根本没有必要上床,没有必要!

他不敢想象,如果励阳真的跟那个女人上了床,他会做出什么事来。

也许,提着刀砍了那个女人,也未尝可知。

励阳的电话响了,是林温祎打过来了,励阳的脸上闪过一丝的不忍,划开手机声音温和地说:“温祎,醒了吗?昨晚公司里有点事,我就先赶过来处理了,很抱歉,我……”

“没、没事,励阳,你忙。网站qi-wen.com”林温祎听到励阳温和的声音,本来鼓足了勇气想要跟他坦诚,但是还是没有说出口。

他不知道自己已经被玷污,她还能听到他温和的声音,依旧如同三月的春雨。只是,今天的这场三月小雨,有些寒冷,让她心虚害怕。

“以后,有机会,我们再……”励阳把补洞房花烛礼给咽了回去,他想到了此刻身边还站着一个曹泽安。

“啊?以后,再说吧!”林温祎听到励阳这样说,自然也明白他的意思,不过她曾经期盼的洞房花烛,如今让她望而生畏。

“呵呵,是不是没有睡好?要不你再睡一会儿?”

“我是不是打扰你工作了?我现在就要回家了。”

“嗯,晚上见!”

曹泽安一旁冷冷的看着励阳满脸都是柔和地跟那个女人讲电话,他深深的感到了威胁,来自那个女人的威胁。说明http://www.qi-wen.com/任何威胁到他和阿阳的人事物,他都一定会清除,不留后患!

林温祎挂了电话,就打了一辆出租车往家里回。

“还知道回来?”林温祎刚进门,就听到婆婆江永春就阴阳怪气的说。

“妈~”林温祎垂下头,有些害怕婆婆。

“你这一句妈,我可担当不起。我们励家的规矩,如果一日没有为励家生儿养女,就一日不算我励家的人。你说说你,这都两年了,还是一点动静都没有,这是怎么回事?就算是养一只母鸡,两年也应该下个蛋了吧?”江永春嫌弃地瞥了瞥林温祎平坦的小腹。

“妈,你就少说两句!生孩子不生孩子,是两个人的事儿,不能都怪嫂子。”小姑励薇听到妈妈江永春在客厅里阴阳怪气地说话,知道定是嫂子回来了,就连忙出来解围。

“咦,我说你这个丫头,到底谁才是你亲妈?”江永春伸手要往励薇的头上点,励薇巧笑着推开妈妈的手,挽着林温祎就上了楼。

“哎,你这个死妮子……”江永春在楼梯口处朝楼上嚷嚷了一句,励薇回头朝她做个鬼脸,就关上了门。

“嫂子,怎么样?昨天晚上……”励薇一脸你懂得的表情,林温祎想起了慕思哲,脸上露出一丝丝的不自在,内疚,伤心,表情极其尴尬。

励薇见林温祎并不是羞涩幸福的表情,立刻明白了昨天晚上恐怕有些不尽人意了。

她同情地看着林温祎,自己哥哥励阳喜欢男人的事,不敢告诉林温祎。

她是见证林温祎是怎样从少女时代就开始追随哥哥的脚步,她害怕她伤心失望。

第0003章 他有病!

“嫂子,不要担心,来日方长。”励薇伸手握住林温祎的手,心里一阵难过,她精心策划了这么久,好不容易说服了哥哥,还是没有成功。

“以后,我慢慢帮你策划,争取帮你一举拿下我哥哥,你不要灰心。”

“薇薇,我累了。”林温祎倒头就躺在了床上,拉着被子将自己裹了起来。

励薇叹了一口气,说:“好吧,你好好睡一觉吧。我也要出去看看我的男神今天要去哪里了。”

门轻轻地关了起来,林温祎缓缓地睁开了眼睛,心里痛苦至极。

她莫名其妙的就跟一个陌生人上了床,被逼无奈的成了那个魔鬼的情人,随叫随到?呵呵,一串眼泪从眼眶中跌落出来。

她不但背叛了励阳,更是背叛了自己的感情!

励阳的温和励薇对自己的维护,如今都成了她自责的理由。

自从她初中时代,认识励阳之后,爱屋及乌,自然就跟励薇走的近了。

励薇也喜欢林温祎,她不像别的女孩子那么懦弱,也不像她们那样做作,她就是那个独特的招喜欢的她。

更何况,她和用情专一,无论有多少多么优秀的男人在她面前走过,她都绝对不会多看他们一眼。

她的眼里,从来都只有励阳。

励薇对林温祎的喜欢,使得林温祎和励阳的婚事格外的顺利,刚开始江永春也格外喜欢林温祎。

只不过婚后一年多,林温祎的肚子一直没有动静,她才开始慢慢的对她有了意见。

“我知道你没有睡着,我告诉你,你要是不能生孩子,趁早让位,不要耽误我抱孙子。”励薇出去追随男神去了,江永春就来到了林温祎的房间内。

林温祎听到江永春的话,就闭着眼睛一动不动,她不想跟婆婆争吵,这样会无端地给励阳添堵,更何况,她今天不想说话。

“别以为你魅惑了励阳和励薇,我就拿你没有办法了。我已经托人给励阳看好了媳妇,那女人白白胖胖的,大胸大屁股,一看就是能生儿子的,识相的话早点让位子。”江永春生怕林温祎听不见,刻意大嗓门嚷嚷着,林温祎想装睡都难。

“妈,励阳说我们还年轻,不想这么早生孩子,我们还想多过两年二人世界,更何况……”

“呸呸呸,你这个狐媚子,是不是你不想身材变形才故意不要孩子的?是不是你在励阳面前成天吹枕旁风?你是什么心肠?想要我们励家绝后啊,励家的老祖宗那,你们把我带走吧,这个家的心我操不了了哇……”江永春一拍大腿就坐在地上哭了起来,一只手握着脚踝骨,一只手擦眼泪,哭的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

林温祎坐在床上,看着江永春,一阵头疼。

“阿姨,阿姨你这是怎么了?谁欺负你了,快别坐在地上了,快起来快起来。”一个年纪约莫二十来岁的姑娘冲了进来,上前来拉起江永春的胳膊,江永春趁势站了起来,摸着这姑娘的手,说:“还是艳玲懂事,不像某些人。”

林温祎看着曹艳玲,可不就是白白胖胖的,胸大屁股大,难道婆婆说的给励阳找的女人就是曹艳玲?林温祎一阵头晕目眩,她需要冷静冷静。

曹艳玲扶着江永春出去,林温祎倒头就将自己埋在被子里,也许是昨晚被慕思哲折腾的太苦,一觉睡到励阳下班回来。

“呦,阳阳回来了,快点过来吃饭了。”江永春笑眯眯地看着踩着点回家的儿子,“艳玲今天来看你了。”

“阳阳哥。”曹艳玲的脸上带着一些羞涩,脸庞淬着桃红。

“嗯!”励阳朝曹艳玲点了点头,转向江永春问:“温祎呢?”

江永春一听到励阳问道林温祎,脸上闪过一丝不高兴,说:“还在睡觉,怕是累了,就不要打扰她了,等会儿她醒了,再让王嫂给她做点吃的。”

励阳本来是要上楼去叫林温祎,听到江永春这么一说,就停住了脚步,说:“也好,那我们先吃饭吧。”

江永春匆匆吃了两口,就说吃饱了,闪到了楼上,留下曹艳玲和励阳在饭桌上。

“阳阳哥,你偿偿这个,味道挺好的。”曹艳玲夹起一块糖醋排骨放在励阳的碗里,励阳冲她笑了笑,也给她夹了一块。

林温祎站在楼梯口处,看着眼前的一幕,突然觉得世界都将她抛弃了。原本她还可以上前去争一争,可是她现在已经做了对不起励阳的事,她没有那个勇气上前。

曹艳玲瞥见了林温祎,却是对着励阳甜甜地笑了笑,林温祎甚至看到了这个曹艳玲马上就取代了自己的位置,坐在励阳的怀里,她手里的杯子咚一声掉到了地上。

“温祎,你醒了?”励阳听到动静,连忙朝身后看过来,看到了林温祎之后,就站了起来,走到了楼梯口处。

“嗯!”林温祎点了点头,励阳的眼眸中有些笑意,这个女人一直以来都不会掩饰自己的表情,看样子怕是吃醋了。

“来,一起吃饭吧。”

“我不想吃。”林温祎从楼梯口下来,走到了励阳的面前,面色极其不自然。

“要不,我带你出去吃。”励阳说着就拉着林温祎要往外走,林温祎连忙躲开他的手,说:“我不去。”

林温祎看着曹艳玲,这个女人就是她的好朋友曹泽安的妹妹。从高中时代,她就喜欢励阳,只是励阳似乎从来都没有把任何一个女人放在眼里。

曾经林温祎以为励阳也从来没有把自己放在心上,只是等到励阳说要娶自己的时候,她以为自己做了一个灰姑娘的梦。

“乖,别闹!”励阳扯着林温祎的胳膊柔声道。

林温祎浑身的刺,瞬间就柔了下来。

“毛病多,连个蛋都不会下的母鸡,还矫情啥?”江永春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一旁冷嘲热讽道。

“妈,你说什么呢?”励阳的声音微冷。

曹艳玲看着励阳维护林温祎,像母鸡护小鸡一样,脸上露出一抹苦涩来。

“你看看你,就你媳妇精贵,说一句都说不得。”江永春不满地看了看励阳,又朝被励阳护在身后的林温祎翻了一个中国式白眼。

“妈,你说话注意点。”

“怎么了,说不得呀?有本事给我生一个孩子出来啊?”江永春不依不饶地说道。

“妈!”励阳冷冷地吼了一声,声音像是凝固在了空气中一样,极其的寒冷,江永春还想说什么,撇了撇嘴,将话咽到了肚子里。

“以后我们生不生孩子,跟你无关,谁也不准再提!”

励阳甩手就上了楼,林温祎看着励阳的背影,以及他刚刚的怒气,似乎有些明白了,他这两年不跟自己同房,是因为他生理的原因,他有病!

第0004章 励阳,我爱你

林温祎看着励阳的背影,脸上闪过一丝丝的心疼,这个男人到底背负了多少不为人知的痛苦?

他为什么不告诉自己,如果他早告诉自己,这两年来她也就不会故意地在他的面前袒胸露背,让他难堪。

林温祎后悔不已,早知道他有病,她就不应该故意地去勾引他,如今想来还不是一般的尴尬。

励阳回到书房里,狠狠地扯了领带,坐在了电脑前,伸手插在自己的头发中,陷入了深深的痛苦之中。

“励阳,我可以进来吗?”林温祎站在门口小心翼翼地听着里面的动静,听了许久都没有听到里面有动静,终于忍不住开口。

“哗”一声门被打开,还继续保持听墙角姿势的林温祎冷不防跌向屋里,励阳伸手扶住了她。

“小心!这么大个人了,怎么还冒冒失失的?”励阳眼睛里的痛苦被掩盖了下来,取而代之的是满眼的宠溺,就像是养狗的人看着自己的狗狗一样。

“呃……”林温祎见到这样的励阳,大脑极度兴奋,连语言的组织能力都丢失了,就这样傻愣愣地看着他。

她刚刚是想来跟他好好谈谈,她想告诉他,就算是他有病,没有那个方面的能力,也没有关系,只要他的心里是爱着她的。

就算是过无性的生活,那有什么关系?

“怎么了?傻了?”励阳眼里含着笑,看着傻愣愣的林温祎,这个丫头从初中的时候就跟在他的身后,总是一脸花痴的样子,每次看到她他都觉得她的表情很滑稽,到现在还是这样。

“没、没、没……”林温祎连忙从他弯着的手臂中出来,站在一边,中规中矩的。

她不能再故意引 诱,这样会让他难堪。

励阳看了看自己的手臂,这丫头转性了?居然规规矩矩地站在一边了?他伸手关上门,问:“有什么事?”

“我想跟你谈谈!”林温祎一本正经地说。

励阳瞧了瞧林温祎,满脑子都是疑问,还有一点不习惯。

以前,她总是会制造各种各样的意外,意外的崴到脚,意外的露出半截香肩,意外的摔倒在他的怀里,甚至连内衣都出现过意外。

这两年来他见多了有关于她的意外,从来没有见过她这么中规中矩的跟自己单独相处。

“你想谈什么?”励阳走到书房的柜子里,拿出了一瓶红酒,倒了一杯递给了林温祎。

林温祎看着励阳端过来的红酒,想起了曾经自己端着红酒出现在他的面前,装作醉醺醺的样子,坐在他的怀里,非要他陪自己喝酒,那场面现在想想,真尴尬!

励阳看着林温祎脸上突然红了起来,自然也想起了那一次她“醉倒”在自己怀里的场景,这个丫头的演技还是太差,漏洞百出。

“想跟你谈谈你身体的事。”林温祎接过杯子来,装作一本正经的样子,坐在了励阳的对面。

“我身体的事?”励阳放好了红酒,端着酒杯转过身来看着林温祎,满眼都是不解。

“对,就是有关你身体的事,我知道这两年来你不肯碰我是因为你的身体有恙。不过我不在意,我只想你有什么事不要瞒着我,我们可以共同承担。就算是一辈子都这样,只要能在你身边我都甘愿。”

林温祎突然一口气把杯子里的红酒全部都喝完了,借着这股劲儿,存着破罐子破摔的心理,把自己刚刚准备了半天的话,一起说了出来。

励阳张大了嘴巴,诧异的魂不守舍的,这丫头居然以为自己身体有恙?

不过,林温祎给励阳带来的是震惊,就算是自己真的不行,她也愿意跟着自己?

“励阳,我爱你!”林温祎见励阳半响没有吭声,就抬起头来看着励阳的眼睛。

她怕他会自卑,她不记得在哪里看过,说男人就怕自己满足不了老婆。

更不要提根本就没有办法施展雄风的男人?恐怕自尊心更加容易受到伤害吧?

励阳看着林温祎,一把把她拉进了怀里,林温祎被励阳突然拉到怀里,心跳突然加速,她几乎能听见自己的心跳声“哄动哄动”的。

励阳抱着林温祎,心里有些不忍。她跟着自己也已经有两年了,这两年她过的怎么样,他比谁都清楚。

人前的光鲜亮丽和深夜中哭泣的眼泪,他不是没有见过,也不是没有自责过,但是除了物质上可以满足她之外,他没有办法多给其他的。

可是,他不能给的,正是她最想要的。

“你刚刚说什么?”励阳在她的头顶上问。

林温祎的大脑已经混沌一片,哪里听得清楚励阳问什么?半天都没有反应过来。

励阳以为林温祎是害羞了,就伸手抬起她的下巴,把手里的红酒伸到她的嘴边。

她机械地张嘴,励阳喂她喝下了那杯红酒。

“励阳,我爱你!”林温祎脸上微红,双目明亮清澈,此刻她正含情脉脉地看着励阳。励阳放下手里的杯子,双手环住林温祎的腰,渐渐地凑近她。

林温祎看着眼前渐渐放大的俊脸,露出了满脸的期待。

他们只有在婚礼上接过吻,而且那个吻极其短暂,她还没有开始,励阳那边就结束了。

她曾经一度的后悔,感觉自己有点像猪八戒吃人生果一样,吃完了还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滋味。

励阳渐渐地凑近林温祎,他能闻到她身上若有若无的香气,这种香气是她身上特有的。他还能闻到她因为紧张而急促的呼吸。

或者,接受她,跟她上床,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难,根本不需要用什么辅助的东西。 比如现在,他没有感觉跟她接吻是一件很恶心的事。

林温祎感受到励阳的呼吸,就深深浅浅地在她的鼻孔边,即将沉迷的她突然脑袋里像是吹过一阵冷风,他身体有恙!

她连忙推开了他,往后倒退了几步,说:“我还有事,先走了。”

励阳错愕地看着林温祎从自己的面前离开,还保留着他刚刚环抱她的姿势,这姿势现在在他看来极其的滑稽。

他无法跟林温祎解释什么,如果说自己没有病,那么这两年又该怎么解释?

励阳有些头疼,他揉了揉太阳穴,坐回了椅子上,盯着电脑的屏幕开始工作了起来,这两年来他也是靠着这台电脑的帮忙,打发了林温祎无数次的勾 引。

林温祎退到卧室里,捂着自己的胸口,不停地轻轻拍打,刚刚差点就吻上了。

如果在今天之前,那是一件多么令人愉悦的事啊!

可是她突然明白他身体有恙之后,连接吻的勇气都没有了,就怕万一情动,那是多么的尴尬。

不行,自己得想个办法避免这样的事情发生才是!

励阳回到卧室里,看到林温祎孩子气的睡在那头,失笑地摇了摇头,走到另外一头躺下。

林温祎等到励阳呼吸渐渐平顺之后,才慢慢地趴起来,悄悄地爬到励阳的那头,痴痴的看着励阳熟睡的面孔,伸手在他的面部慢慢勾画他的轮廓。

半响,林温祎回到自己的那头,励阳闭着的眸子缓缓地睁开,眼睛里透露着万分的纠结。

邀宠:总裁的私有情人》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邀宠 或 总裁的私有情人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美国人使用9个时区 为何却不会乱?

    国内读者最熟悉的两个地区,纽约所在的美国东部时间和北京的时差从13个小时变成了12个小时;而加州所在的美国西部时间与北京的时差则从16个小时变成了15个小时。举例来说,通常上午十点开始的苹果发布会,换成北京时间就是次日凌晨1点。中美时差复杂在于美国时区众多,美国时区划分和政体一样,不采用大一统制。美国50州包含海外领地共有九个时区。光美国本土,从东(大西洋的海岛)到西(太平洋上的小岛)就有四个时区,分别是东部时区、中部时区、山地时区、太平洋时区。海外还有五个时区:夏威夷时区、阿拉斯加时区、萨摩亚

  • 【世界杯球迷指南】让你边看边赚!

    此文谨献给不是很懂足球,但是又想参加竞猜活动的小姐姐们。无论你懂不懂足球,“世界杯”这三个字你一定听说过,在这一天你的男朋友会忽略“求生意识”丢下你守在电视机旁边,你的客户们忽然不跟你谈钱了,而是谈足球……今天小编就和大家聊聊世界杯的正确打开方式。2018世界杯常识【初级篇】.今年是第21届世界杯,举办国是俄罗斯,4年一届,赛程时间为6月14日——7月15日。.国内和俄罗斯的时差是5小时,俄罗斯的时间比我们慢5小时,所以不要问球员为什么在下半夜2点踢球这种问题哟~.在俄罗斯多个城市举行,不是都在

  • 到底是先有鸡还是先有蛋?这个答案最符合常识

    关于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问题,我认为是先有鸡后有蛋。与其我们去从科学、遗传学、神学等各种角度去争论问题,不如从我们身边的常识来回答这个问题。其实从困难度上来讲,先有蛋要比先有鸡困难的多。说先有蛋的人,大多数认为没有蛋是无法敷出小鸡的,但是同样,没有鸡也无法生出蛋。而且相比于两个的难度,鸡蛋是需要公鸡与母鸡交配后,才能生出有精卵鸡蛋的,生出之后还需要进行孵化,才有可能敷出小鸡。如果先有蛋的话,那么难度实在是太大,而如果先有鸡的话,那么就很好解释了。因为除了蛋之外,鸡还可以有一种我们不知道的方式,来出

  • 功夫不够深,真假奇楠难分?

    楠沉香是沉香的中的一种,为极品沉香中的极品,如果说在金银财宝中以钻石为首,那么奇楠就是香料中的钻石,可见奇楠在沉香市场的地位,在这几年的奇楠拍卖市场上奇楠的价格更是不断上涨,因而更多商家为了获取高额利润,更是制假贩假,造假技术也是越来越高,各种造假手法也是层出不穷,很多沉香收藏爱好者因此常缴过无数学费才买到真品,如何分辨奇楠的真假是以非常紧要!以下是几种简单鉴别方法:第一,一般沉香质地粗硬,奇楠却质地柔软,用刀切片时会感觉非常柔滑,而用刀削屑,刀削成片或卷起,用手搓不容易碎或成粉,其屑片能捻捏成

  • 媳妇不是闺女,婆婆不是娘,如是说

    俗话说,媳妇不是闺女,婆婆不是娘。可我总是有一颗痴心:想要婆婆做娘。记得三十年前刚结婚那会,回婆家一次,就像走亲戚一样,客客气气的,日子久了慢慢融入那个家庭,我很想把婆婆当娘,因为我的母亲不在人世间了,自己从内心讲想让婆婆像娘那样疼我。我呢,也尽全力做一些力所能及的家务,如下山挑水,拉风箱做饭,也下地干农活。有一次,下地收玉米回来,婆婆做了两碗面条,我和丈夫一人一碗,我的碗里面条上面有一个荷包蛋,心里真实的刮过一股羞涩而感动的小热风。我看丈夫碗里没有,不加思索地自然地把荷包蛋夹给了丈夫。一碗面就

  • 王麒诚出席中国国学高峰论坛并发表生命艺术重要演讲!

    2018年6月8日,中国国学院《国学新时代走进古都西安》暨国学与健康养生高峰论坛隆重举行。著名艺术家、南开大学客座教授、晓景国际美术馆执行馆长、中国国学院艺术研究院执行院长王麒诚出席论坛并发表重要演讲。高峰论坛由中国国学院执行院长高嗣和著名学者刘丰担任学术主持。王麒诚发表演讲《生命艺术与龙的精神》本次中国国学新时代高峰论坛以”中华魂之龙的精神”为论坛主题。王麒诚教授发表主旨演讲《生命艺术与龙的精神》。中国国学高峰论坛现场气氛热烈在此次重要演讲中,王麒诚表示,中国国学博大精深,龙的精神中“天行健,

  • 群山中阳光花城之攀枝花初印象

    《群山中阳光花城之攀枝花初印象》一个人拎着行李箱,走在未知的路上,就像四年前,一个人去上大学一样。人生的路很多都需要自己去走,别人是无法陪伴我们的。一个人走着走着,最后也就只剩下自己了。这是我们所无法改变的,看似能够陪伴我们走下去的人,其实也是在各自走各自的路而已。我们的方向一致,道路相近,似乎也就有人陪伴了。喜欢一个人走路,讨厌一个人走路,但路总是要走下去的。以往,我总是往北方走,但这一次,我要改变我的方向,向南边去。看惯了北方的一望无垠,看惯了北方的冰雪满天,看惯了北方的蛰龙大川,体会了那充

  • 为何说善人念佛,方能得念佛之真实利益?|印光大师

    印光大师地藏占察入净土道场念佛一法,乃佛法中之总持法门。三根普被,利钝全收。上之则等觉菩萨,不能超出其外。下之则逆恶凡夫,亦可预入其中。语其浅,则妇孺均能修持。语其深,则圣哲莫能了解。而且于在家善信,最为合机。以孝养父母,奉事师长,慈心不杀,修十善业,如来称为三世诸佛净业正因。故凡念佛之人,必须于家庭伦常中,各尽其分。所谓父慈,子孝,兄友,弟恭,夫和,妇顺,主仁,仆忠者是也。又须惩忿窒欲,闲邪存诚,诸恶莫作,众善奉行。而修善去恶,尤须在起心动念处,认真省察,笃实扩充而克除之。战兢惕厉,毋或怠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