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妙手回春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

2017/11/2 5:41:18 来源:网络 [ ]

小说:妙手回春

第十一章 未来的家主?

一层层淤泥杂质被洗干净之后,周辰的面貌展现了出来。版权http://www.qi-wen.com/此刻的他和昨晚有着极大的不同,皮肤要比久经保养的少女还要白皙滑腻,白里透红。

洗漱完毕下楼的时候,客厅的长桌上已经坐满了正在吃早餐的周家人。让周辰高兴的是,经过一夜的休息,老爷子已经可以起床走动。

看到周辰走下楼,老爷子在众人惊愕的目光之中站起了身,笑意盈盈的看着周辰。“辰儿,昨晚休息的怎么样?”

周辰点点头,坐了下来,“好不错,爷爷的身体感觉怎么样了?”

周天啸哈哈一笑,拍了拍胸脯,道:“倍儿棒,心脏也不疼了,感觉自己也有了力气。”

不得不说,眼下的周天啸和昨晚的时候实在是有极大的差别。昨晚的时候他是行将就木,而现在却是能吃能喝能哈哈大笑,可见周辰医术之神奇,用医到病除来形容绝对不为过。原文http://www.qi-wen.com/

老爷子和周辰旁若无人的聊了几句之后,终于脸色一正,将手中的筷子放下,环视长桌两侧所有周家人一眼,威严无比,“有个事情要宣布下。鉴于我身体状况,万一我哪一天走了没留下一句话,必然会因为财产分割问题导致家族分崩离析,亲人反目。为了避免这种情况发生,我已经请高盛律师事务所帮我起草了一份遗嘱。另外,周辰从今天起挂名至诚集团的独立董事,协助我的工作。我百年之后,他就是我周家的下一代家主。”

沉默,还是沉默……整个客厅安静到诡异,一根针掉在地上都能够听得见。听完了老爷子的话之后,周家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时半会消化不过来。奇闻网遗嘱的事情倒是没有什么出人意料的,但让周辰挂名集团董事就足够让人震惊了。虽然只是挂名,但是谁都看得出来,老爷子这是在为周辰未来上位铺路了。

周家未来的家主!

所有人的目光重新聚集到了周辰的身上,每个人的眼神不是嫉妒就是羡慕,还有人带着深深的失望和不甘。

本来老爷子即便去世,周家家主也应该是第二代,却没想到老爷子金口玉言,直接掠过了周怀军、周怀文、周怀兵这三兄弟,传给了周辰。这其中最不是滋味的怕是要属于周怀军了。按道理来说,自己的儿子成了下任家主,他该高兴才是,但周怀军却无论如何也高兴不起来。

“爸,下任家主的事情您决定的是不是有些草率了,您不是说过要慎重慎重再慎重吗?小辰年纪还小,怕是……”周辰的三叔周怀兵张了张嘴,小心翼翼的问道。推荐qi-wen.com

谁知道他话音刚落下,老爷子周天啸虎眼一瞪,便中气十足的大骂出声:“我主意已定,你要么就接受,要么就滚出周家。

顿时,周怀兵被吓的头一缩,再也不敢说话。

周辰的声音响起,“爷爷,我对家主以及董事的职位没有丝毫的兴趣,谁如果想当就给他们吧。”

顷刻间,众人大眼瞪小眼的看着周辰,心想这家伙吃错药了么?别人抢都抢不来的好事,他居然说推就推掉了?对周辰来说,他只想努力修炼,早日恢复上一世的实力,对凡俗的权利和金钱真的没有什么欲望,拒绝也是可以预见的。

然而,老爷子却手一摆,制止出声:“这件事情就这么定了,你不用推辞,整个家里就你我看起来最顺眼,不给你给谁?另外,辰儿你虽然还在上学,可年纪也不小了,我帮你谈了一门亲事,等你毕业就结婚,我还想早点抱孙子呢。”

周辰顿时一个头两个大,老爷子实在是太热情,热情的让他手足无措……

第十二章 五行指法治疗乳痛症

一顿早饭吃的无比沉重,众人各怀心思,吃完之后纷纷离开了别墅。

周辰想起昨晚在中医院遇到的窦以彤,今天还要去帮她治玻

按照纸条上的地址,周辰打了辆车来到了金海市郊区的一个别墅区,找到了23号。妙手回春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

按响了门铃之后,开门的是窦以彤。她今天穿了一身浅蓝色的针织纱,下身穿着居家的休闲运动裤,气质恬静,像是邻家姐姐一样。尺寸不大的运动裤之下,一双玉-臀被紧紧包裹,凹凸有致,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让人恨不得抓上一把。

看到周辰,窦以彤也没什么好脸色,昨天傍晚的那一幕至今仍历历在目,她直接将周辰打上了色狼的标签。冷笑了一声,窦以彤道:“来的可真够早啊,我还以为今天你不敢来了呢?”

周辰笑了笑,“我要不来,你的乳痛症还怎么治?何况,我也不是吃干抹净的人埃”

窦以彤闻言一滞,脸色微红,狠狠的瞪了一眼周辰,没好气的道:“进来吧。”

进门之后,周辰直接挽起了袖子,对着刚刚坐下的窦以彤道:“脱衣服吧。”

窦以彤顿时吓了一跳,又羞又怒,“又脱?昨天不是已经检查过了吗?”

“昨天是检查,今天是治疗,有问题吗?”周辰一脸理所当然的反问。奇闻网

“可……还有没有别的治疗方式?”窦以彤的小心肝扑通扑通直跳埃昨天仅仅是检查,就已经让她大感吃不消,治疗的话那还得了?那种被男人温暖的大手包裹在自己最私密那里传来的阵阵心悸感让她羞涩的同时,又隐隐有一丝丝享受。

闻言,周辰皱了皱眉,“你的乳痛症是肝郁气滞所造成,胸部两侧胀痛或刺痛,月经前期胀痛加重,经后期则减轻,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应该还有痛经。按摩是最好的治疗手法,只要疏肝理气,和胃化痰便能治愈。除此之外没有什么好的办法。如果你觉得不好意思,我也不勉强,那样的话就别怪我了。”

窦以彤秀眸惊讶的看了一眼周辰,没想到周辰居然把她的病症描述的完全一致,顿时心中对周辰有了几分信服,又想起那种钻心的疼痛,窦以彤顿时犹豫了起来。

“你……你真的能治好吗?”想了想之后,窦以彤试探的问道。

周辰笑了笑,“既然信不过我,昨天又为什么做检查,今天又要我过来看病呢。”

听周辰这么说,窦以彤原本犹豫的心里顿时明朗了,反正昨天已经吃过亏,今天再吃一次亏也就那样了。

“如果有效果就好,要是没有,你会死的很难看的。”示威似的扬了扬小拳头,窦以彤伸着脖子瞪了一眼周辰。她实在是被疼痛折磨怕了,要不然也不会答应周辰。

脱光上衣之后的窦以彤刚抬头,就看见周辰那直勾勾的眼神盯着自己目不转睛,顿时吓了一跳,惊慌失措的连忙捂祝

“喂,你乱看什么?”

周辰尴尬的笑了笑,咳嗽一声,“嗯,开始吧。你可以闭眼休息了。”

周辰眼观鼻鼻观心,默念清心咒,全力施展五行指法在窦以彤浑身上下游走。

窦以彤的呼吸越来越急促,越来越感觉自己的脸红的发烫,整个人恨不得找个洞钻进去。

窦以彤是舒服了,但是周辰却是累的满头大汗,这五行指法可是表面上看上去那么稀疏平常,实则讲究与天地合,与万物合。分别用五种指法对应人体的五种属性的部位。

迷迷糊糊之中,窦以彤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喉咙和声带,发呼呼一阵“嗯嗯”绵绵轻哼声,她的皮肤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泛红,变成了极为美丽的粉红色。

当周辰双手以最后一种指法木指法按在窦以彤脚底涌泉穴的时候,窦以彤再也支撑不住,整个人一阵剧烈的筋挛抽搐,差点没昏死过去。

周辰看的一阵哑然,这女人真是极品。

当窦以彤重新有意识的时候,睁眼望去,就看见周辰正老神在在的坐在沙发上看着美容杂志。

响起刚才那种销魂蚀骨的感觉,窦以彤仍然感觉身体发麻,但想想又觉得害羞。

窦以彤心中哀嚎,同时拿眼睛偷偷打量着周辰,“我……我这是怎么了,怎么这么不要脸。都怪这个坏家伙,他肯定发现了。”

过了小半天后,窦以彤才重新坐到了周辰的面前。

撂下手中的杂志,周辰看着窦以彤道:“一共有三个疗程,今天是第一个,后面两个星期每个周末都要进行一次。结束以后,你的乳痛症就彻底好了。事实上,经过了第一个疗程之后,就几乎感觉不到疼痛了。只是三个疗程下,会保证永不复发。”

周辰不提醒,窦以彤还不知道,一提醒之下,胸部好像感觉不到疼痛了,更让她讶异的是平时这里自己用手轻轻碰下都会疼,可为什么刚才周辰在治疗的时候却感觉不到?“哦,哦。”窦以彤双颊通红,犹如傍晚天边的火烧云一般,低着头也不敢看周辰。

“走了。”周辰看着心不在焉的窦以彤,摆了摆手,向屋外走去。

看着周辰的背影,窦以彤心中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周辰也是心中好笑,要是外面的那些男人,窦以彤的男粉丝们知道他们心中的女神这个样子的话,不知道会不会有杀了自己的心。

第十三章 同学聚会

出了小区,周辰没有停留,直接朝着学校赶去。

今天是拍毕业照的日子,已经到了大四,平时也没什么课,即便是有课也会缺很多人,相对来说今天才是一个班人最全的时候。

拍完照刚好差不多中午时分,班长提议大家一起找个馆子吃顿散伙饭,反正班费还有不少。

“就去门口的大排档吧,虽然档次差了点,但优点是近,也省得我们跑了。”班长提议道。

“别啊,难得一次班级聚会,干嘛整的那么寒酸嘛!再说那大排档里的菜是人吃的么?”班级里的胖子谢进家里条件不错,平时出手就相当阔绰,喜欢显摆。“依我说,咱们也别怕远,大家都打的到玉皇阁吧,到了之后拿打车发票来找我报销车费。”

班长一听玉皇阁,顿时愣了愣。

玉皇阁是什么地方?那是金海市顶级的饭店,进去消费一次就要好几千,还仅仅是三四个人的消费,这全班上下四五十人,去那种地方消费的话,每个几万还能打的住?“咳咳,没开玩笑吧,老谢,玉皇阁啊,我们班那点班费哪够啊?”班长无奈的道。

谢进笑眯眯的,脸上的横肉都堆到了一起,拍着胸脯道:“放心啦,我来买单,大家见面的机会不多了,怎么着也得我来表示表示吧?”

顿时,班长就惊喜的笑了起来,班上的其他同学也都喜滋滋的。毫无疑问,能去玉皇阁那种高档次的地方消费一次,回头足够出去吹一个月牛 逼的了。

“哇塞,不愧是谢老板,这可真是大手笔埃”

“土豪,求包养,暖床小正太还需要么?”

……看着班级上下欢呼雀跃的样子,周辰无奈的笑了笑,虽然有些不喜欢这样的场面,但依旧没有先行一步离开,免得落人口实,但要仅仅只是吃个饭,周辰觉得倒不如回去修炼来的好。

刚准备离开的时候,耳边就传来一道悦耳的嗓音,“喂,周辰,集体活动你又不参加?”

周家无奈驻足脚步,回头看去,发现是班花袁姗姗。“我还有事情要办。”

袁姗姗不满的撇了撇嘴,道:“什么事情能比班级聚会还重要,大家就要毕业了,往后见面的机会掰着手指头都能算的出来。”

就在这时,胖子谢进走了过来,色眯眯的盯着袁姗姗胸口那对饱满,“嗨,珊珊,他不参加聚会就不参加呗,我还懒得请呢,我们玩也是一样的。”

看得出来,袁姗姗对谢进更是反感,但不好打击买单侠的热情,别扭的笑了笑,回头径直抓住了周辰的胳膊往教室里拖,蛮横的道:“今天不管你有什么事情,都不许走。”

周辰的右手臂被袁姗姗抓在怀里,能够清晰的感觉到对方胸前的那对饱满又软又挺。

“好吧,我不走就是了。”周辰无奈的道。

见班花对自己爱理不理,却对一个自己眼中的乡巴佬大献殷勤,一时间谢进气的说不出话来,目光阴鸷的盯着周辰冷笑了一声。

一伙人打了十几辆车统统赶到了玉皇阁,浩浩荡荡的几十人往玉皇阁宽阔的大门口一站,气势一时无两。

大堂经理已经迎了出来,看到谢进之后,顿时谄媚的陪笑,“哎哟,谢少爷,快请快请,同学们也快请。 本店最大的包厢已经给你们安排好了。”

谢进相当享受这种众星捧月的感觉,微微点了点头,大手一挥。

进了包厢,酒菜上桌,一大批人不停的朝着谢进敬酒。这些同学家里条件一般,本身能力也很一般,此刻想着巴结好谢进,后面好让谢进帮着安排一个工作。

众人之中唯独周辰和袁姗姗两个人是例外,特别是袁姗姗是也不搭理,就一直找周辰说话。

谢进身边的热闹和这两人之间的冷清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然而谢进看在眼里,却恨在心里。眉头一皱之间,又是一松,下一刻谢进站起身来,慢悠悠的走到了周辰身旁。

“我说大才子,你毕业后的工作安排好了吗?你这么有能力,不如回头来我家里的公司上班吧,一个月两千块钱,起码比在外面辛苦奔波来的强埃”

“不好意思,没兴趣。”周辰连看都懒得看谢胖子一眼,直接开口拒绝。开玩笑,他连家族企业里的独立董事都懒得做,还会在乎这个?“周辰,你怎么这样。谢公子好心好意帮你,你不说声谢谢也就算了,居然还这么生硬的拒绝,真是没有礼貌。”顿时,有人跳了出来,为谢进鸣不平。

第十四章 灌酒还是被灌?

谢进笑眯眯的摆手,表示不在意,“没事,没事,周辰这么有才华,肯定有好的发展前途,不在意这么个小职位也是正常。”说完,谢进转头继续对周辰道,“大家同学一场,今天又有机会,我们一起喝几杯,我想周辰同学不会再拒绝了吧?”

“好啊!”周辰笑了笑,答应了下来。这个谢胖子一直阴魂不散的找自己麻烦,泥人都有三分火,更何况是周辰?他已经打定主意让谢进自讨苦吃。

袁姗姗一脸担心的拉了拉周辰的手臂,悄悄的道:“别跟他们喝,我听说谢进特别能喝,经常跟他爸在外面应酬。况且,其他人肯定也要跟他一起喝你一个了。”

莫名的感觉心中一暖,周辰拍了拍袁姗姗的手背,示意她放心。“我有数。”

有好事者,速度极快的打开了一瓶白酒,三四两容量的酒杯慢慢的倒了两杯。

谢进嘿笑着端起了其中一杯,仰头就灌下了肚子,顿时周围一群人鼓掌叫好。

周辰也是二话不说,仰头就干了一杯,面不改色。

这倒是让谢进愣了愣,这一杯酒可有三四两,就连他一口干都有些吃不消,纯属硬撑着的。他却没想到周辰酒量这么好。

但牛皮已经吹了出去,谢进此时也不可能半途而废,下一刻再次端起个一满杯酒喝了下去。

两人一连干掉四杯,周围人看到他们这么豪爽,纷纷鼓掌叫好,大声尖叫抬高气氛。

四杯酒下肚,谢进已经有点晕晕乎乎的了。这可是一斤多白酒,而且喝的这么急,谁能受得了。谢进本来以为周辰这样的书呆子是一杯就倒的主,却没想到这会却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这要是认怂的话,可就丢大人啦。

悄悄的对身旁的跟班使了眼神,谢进佯装去厕所,实际上是遭不住,跑去避风头的。

周辰看在眼里,也不在意,淡淡的笑了笑,伸出拇指在自己腹部天枢、中脘两穴点了点。这两个穴位有着醒酒解毒明脑的功效,今天他大可以一直喝下去而不醉。

果然,就在谢进特地在包厢外面抽了几支烟,等了差不多有半个小时的时间,心想着周辰这会儿总该倒下了吧,被那么多人轮流灌,除非是酒神。

喜滋滋的进了包厢,想要找袁姗姗聊几句,却陡然发现桌子上趴着一群人,还有几个酒品不好的家伙在刷酒疯,唯独周辰像是没事人一样依旧在和袁姗姗说话。

“这……这怎么回事?他们怎么全趴下了。”谢进呆呆的指了指周围这些人,心里虽然大致明白了什么,但依旧不敢相信。

尼玛……真的这么能喝?想想谢进就有些心疼,桌子上摆满了差不多二十个五粮液的酒瓶,这些可都是钱啊!

最让谢进脸绿的是美女给周辰泡了,好酒也被周辰喝光了,账单却要他来付。

那头,袁姗姗也对周辰爆发出来的超强酒量给吓了一跳,这简直就是牛饮啊,还不会醉。

“喂,你不要紧吧,喝了这么多酒,最好是去医院看看吧,万一身体喝坏了怎么办?”袁姗姗有些担心的道。

周辰却摆了摆手,“没事。”刚才通过刺激天枢和中脘两处穴位,使得他白酒下肚立马就被肝肾转化,所以他一点也没有醉。这个法子看起来不错,但实际上也是有弊端的,毕竟肝肾功能在短时间内超负荷运转。但对周辰来说就不是问题,他可是清医门的埃

一场同学聚会本来应该是开开心心的,却没想到搞成了这样的闹剧收尾。班上近三十个男生,有十四个是横着被抬出包厢的,另外一些都是要么不喝酒,要么酒量不佳的。

“先生,请您结下账。”正在说话的当口,周辰的耳边传来服务生的声音。

不远处,谢进满脸阴笑的看着这边。班长微微皱眉,道:“这不太好吧。都是同学,事先你也说了要请大家伙,可现在这样,不是坑人么?”

谢进用白痴的眼神看了一眼班长,冷哼出声:“坑人怎么了,只要不是坑你不就行了。管那么宽?”

谢进结账的时候,只把其他的人账结算掉了,故意没有结算周辰的单。虽然这一顿饭价值五六万块钱,平摊到五十多个人的头上,一个人也就一千块钱。可谢进居然把酒钱全部算到了周辰头上。

周围的同学也都明白过来发生了什么事情,但终究没人愿意为了周辰去得罪谢进,纷纷保持沉默。唯独袁姗姗秀眉微皱,朝着谢进问道:“你搞什么名堂,故意的是不?当初你自己说你买单,现在又故意不结周辰的账单,是什么居心?”

说完,袁姗姗回过头,从随身携带的包包里掏出一张信用卡递给周辰,“你先拿着把账结了,我去找谢进理论,太坑人了!”

周辰为人低调,大家并不知道他的家境,看他穿着朴素,都以为他家境一般,所以袁姗姗二话不说掏出了信用卡。

更何况,袁姗姗心里很清楚,谢进之所以难为周辰,完全是因为自己的缘故。另外,要不是自己拉着周辰的话,周辰也不会来参加这个同学聚会的。

周辰有些感激的看了一眼袁姗姗,刚想说话,就听见对面传来谢进的声音,“周辰,你要是个男人的话,就别花女人的钱,否则你就是个吃软饭的!要是没钱,也简单,过来叫我三声大哥,哥哥我替你把单结了。”

“从你的鼻梁以及天庭,我就能看出你那根家伙胀大了也不过八九厘米,还带包茎,勉勉强强刚刚发育的青春期少男水准,也想让我叫你哥哥?做梦!”冷笑一声,周辰的声音极大,包厢里的人挺的清清楚楚。

霎时间,所有人的目光统统汇聚到谢进的身上,眼神或暧昧或不屑的扫了一眼谢进。

谢胖子是又怒又气又惊。惊的是他不明白周辰是怎么知道他尺寸大小的;怒的是这家伙居然当着全班的面说出了自己最不想让人知道的隐私,这简直比杀了谢进还要难受!

第十五章 玉皇阁老板

谢胖子脸上火辣辣的,本来白白的肥脸蛋上满是火烧云,直接红到了耳朵根子。

“你……你胡扯!妈的,你想死么?”谢进手指着周辰,气的说话都打结巴。

周辰笑笑,“我是不是胡扯,你把裤子脱下来给大家看看就是了。”

谢进不敢再接周辰的话,而是转过身,对刚刚走进来的大堂经理道:“这个人买不起单,想吃霸王餐,你们还不报警?”

“哦,哦,好的。”大堂经理愣了愣,随即朝外走去。

就在这时,周辰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了一张黑色的银行卡递给了服务员,道:“拿去刷。”

看到那张黑色的信用卡,谢进和袁姗姗都愣了愣,他们都是识货的人。信用卡很少有黑色的,传说之中有种额度不设上限的黑卡,难道是?脑袋里刚冒出这个念头,谢进就好笑的摇摇脑袋,这种穷鬼怎么会有黑卡?不过周辰能拿到卡付账,本身也让谢进吃了一惊。

谁知道不过三四分钟之后,跑去结账的服务员再次把卡拿了回来,并且异常恭敬的看着周辰,道:“您好,先生,我们老板说您来吃饭,是我们玉皇阁的荣幸,以后但凡您过来,一律免单。”

“哦,那就帮我谢谢你们老板了。”周辰面无表情的点点头,让人看不出深浅。

闻言,谢进一脸震惊的看着周辰。玉皇阁的老板神秘相当神秘,很少有人知道他的真正身份,但毫无疑问的是玉皇阁老板很有地位和实力。有传言,金海市以前还有另外一个和玉皇阁档次差不多的饭店,老板因为嫌玉皇阁生意太好,影响了他的生意,所以白道黑道都找了人去难为玉皇阁。却没想到翻手之间就被玉皇阁老板轻松摆平,更让人震惊的是,最后关门的反倒是那一家饭店。

谢进心中惊疑不定周辰到底是什么身份,居然可以让玉皇阁的神秘老板巴结讨好?袁姗姗也是惊讶的看着周辰,她虽然以前就隐隐约约觉得周辰可能不一般,却没想到这么强悍,偏偏这家伙在学校还表现的相当低调!

一时间,袁姗姗觉得自己有些看不透周辰了。班级之中的学霸,又或者是富家公子,袁姗姗都不知道哪一个才是真正的周辰了。

就在这个时候,包厢门被推开,接着传来一道爽朗的笑声,“周老弟在哪,我来找周老弟的。”

众人循声望去,发现走进来的是个中年男人,一人名贵的休闲西装,一看就不是凡品,极有可能是专门定做的。

这个男人长得虽然普通,但是很有男人味,一举一动似乎都是焦点。

周辰回头,“是我,找我有什么事?”

男子走到周辰身边,恭敬的掏出名片递了过去,“鄙人真是玉皇阁的老板,名叫许凡,我托大叫你一声周老弟可好?”

站在一旁,目睹这一切发生的谢进这时候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一张脸红成了猪肝色。他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不禁在心中破口大骂周辰不上道,居然玩什么扮猪吃虎!

毫无疑问,连玉皇阁的老板都对周辰这么恭恭敬敬,那说明周辰的身份了不得了。想到这里,谢进就浑身发软……周辰淡淡的点了点头,“有什么事情直说吧。”

许凡看了看四周,皱了皱眉,道:“这里说话不是太方便,我们换个雅静的地位聊几句可好?我有要事拜托周老弟。”

两人一同来到玉皇阁三楼的茶社之中,许凡脸上带笑恭敬的给周辰倒了杯茶。

“你怎么会认识我的?另外找我什么事?”

许凡哈哈一笑,道:“认识周老弟有什么稀奇的。周家作为金海市的庞然大物,一举一动自然深受金海市各个方面的关切。实不相瞒,我们都已经知道周老弟眼下是周老爷子定下的下任家主,我们知道你还有什稀奇的么?”

“哦,如果仅仅是这个的话,那我就先告辞了。”

许凡见周辰真的站起身来,打算走人,随即苦笑一声,快步拦在了周辰身旁,道:“我说周老弟啊,我找你当然不是这个事情啦。直说吧,昨天周老弟妙手回春不但救回了危在旦夕的周老爷子,更是让他康复如初,让人震惊。我有个朋友,也得了相当棘手的病症,想请你出手相助埃你放心,诊金好说,有什么要求也尽管提,我那个朋友还是很有能量的。你若是治好了他的病,便是他的救命恩人,我想他会很感激你的。”

妙手回春》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妙手回春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七绝散作十首

    1、从教感言——观大型眉户现代剧《迟开的玫瑰》(小序)2004级2班“思索人生价值,畅想美好未来”主题班会将于2003年9月26日午自习召开,余作此诗以明志,并鼓舞士气。三尺讲台添岁月,人生无悔慨然过。吾虽左耳突聋客,愿捧明星撒满河!2、题理补(2)班“为了理想而努力”主题班会植桃种李忘春秋,苦辣酸甜在心头。但得桃飘和李舞,不辞羸病溉清流!3、世博会有感廿一世纪世博开,百态千姿入眼来。五彩缤纷融万汇,和谐盛世唤春回。4、题“西部鹰王”王澄宇鹰画《雄霸天地》(小序)公元2010年3月3日,岁在庚寅

  • 2018最具投资价值的书画艺术家:冀绘明

    2018最具投资价值的书画艺术家:冀绘明冀绘明,别号抱朴子,三晋上党人,中国当代画家兼书法家,醉心于中国画及中国书法研究与创作。现为世界华人书画家协会北京宋庄分会执行主席、中国领导干部书画研究院常务理事。国家一级美术师、中国书画艺术委员会会员、全国美术教师工作委员会理事、中国艺术教育促进会会员、山西省美术家协会会员。画家师承:痴迷绘画三十余年,堪称“画痴”。之前在山西大学美术学院国画专业科班学习,继而赴北京大学国画高研班、清华大学美术学院国画高研班深造。远求顾恺之、文徵明、徐悲鸿、傅抱石等大师,

  • 奋斗之风飘扬中国梦

    幸福是一个人的需求得到满足而产生长久的喜悦,并希望一直保持现状的心理情绪,要幸福就要奋斗,因为奋斗,我们享受挥汗如雨的畅快;因为奋斗,我们拥有无悔的青春;因为奋斗,我们终觉自我价值的实现是对人生最好的交代;因为奋斗,我们愿意以耕耘换来更多的满意。站在新时代的征程上,每个人都有出彩的机会,幸福需要更多的色彩描绘;幸福需要更多的地气实现;幸福需要更多的实干填充。陈希说:要把奋斗精神落实到本职岗位上,落实到改造主观世界和客观世界上,幸福也就可以以小见大。肯干事。是党员、是干部,身居不同岗位的要职,要以

  • 致敬大雨中那些我们“最可爱的人”喀什警察

    新疆喀什讯:(张成学)暴雨来袭,别人往家里跑,他们往路上跑,他们是城市的坚守者、守卫者。5月20日至21日,喀什市连降大雨,部分路段淹水导致交通拥堵严重,警情就是命令,我市警方迅速启动恶劣天气应急预案,喀什民警特警冒雨上岗、全力以赴,疏导交通、救助群众、处理交通事故,确保道路交通安全、有序、畅通,守护着群众出行安全。一场大雨让路边不少公交站产生积水,为了确保道路畅通,执勤的民警特警前往各个路段积水严重区域疏导道路交通,引导车辆、行人往安全地带通行,使用铁锹、抽水设备、扫把等工具持续疏通下水道,不

  • 释延振第九期的收徒班上,又一奇迹出现

    为方便北方的学员,应大家需求,釋延振师傅狼牙山佛缘禅寺第九期免费收徒训练班成功举办,2018年5月18日-21日,30多人,各美业大咖,养生达人以及中西医医生等有缘人共同交流学习。这个小伙子叫李达今年37岁,小学四年级的时候就犯头疼病,病疼起来撞墙痛苦不堪,吃止疼药打杜令丁最后也不管用了,来到狼牙山佛缘禅寺参加我第九期的培训班,他说了这种情况后我就让他喝了喝自在绛酸茶。当天奇迹发生啦这几天已好了不疼了,给病人解除痛苦是我最开心的事!

  • 男子每次约会都用一个暗号

    两个人的约会是有暗号的。而他们两的暗号就是她家客厅的那扇窗户。如果窗户是开着的,就表明这天晚上她有机会出去。于是,他就在老地方等。常常是等了最多不到半个钟头,她就会如约而至。当然也不是绝对的灵。有时候就不行。比如有一次,明明窗户是开着的,可他左等右等就是不见来人。第二天打电话一问,才知道是在临出发的时候突然有不速之客来访,而且一坐就是好半天。她心里干着急,又不好表现出来。不过,这种情况毕竟不多,绝大多数情况下是愉快的,她也是愉快的。有时候就想,那扇窗户,不正是一种象征物么?当那扇窗户是开启的时候

  • 那些留在老西安人回忆中的身影,如今都在哪里?

    时代在进步,科技在发展当大家在不断接触新事物时,你还会记得曾经那些老古董吗?笨重的大哥大,慢吞吞的老爷车、台数很少的黑白电视机?还有那些街头巷脚用双手谋生的手工匠人你还记得吗?钉秤记得小时候爷爷带回来一个秤,教我怎么称重,那时候没有电子秤,用的秤都是制秤人精心制作的,做秤是精细活儿,精细制作,毫厘必究,现在各种店铺中电子秤已经代替了手工秤,制秤人这个老行当也渐渐消失在人们视野中了。补锅匠那时候家里锅坏了,会先存放起来,等着那流动在大街小巷挑着特殊担子的身影叫喊着“补锅咯,补锅噢.....”然后补

  • 故事:公公早出晚归,还穿红戴绿,儿媳跟踪一天,回来哭瞎眼

    我叫梅子,我和老公开了家小饭馆,生意虽好,但也只够维持基本生活,因此尽管我俩结婚五年了,可依旧没要孩子。因为现在养个孩子,实在是千难万难。前些日子,婆婆因病去世了,我怕公公一个人孤单,于是就将他接到我家,方便照顾。公公很是消沉了一段时间,后来缓过劲来,就到我的小饭馆帮忙。看着他成天忙前忙后,脚不沾地的跑,我又怕他累着,就让他歇着,有什么活也抢着干。我让公公没事就出去散散步,打打太极或者找个老朋友下下棋什么的,怕他孤单,还给他买了台唱戏机。最近几天,我发现公公经常早出晚归,走路都带风,似乎心情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