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枭雄争霸小说txt全文阅读

2017/11/2 2:01:07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字:枭雄争霸

第3章 桀骜之心!

“从军?”

张光启的眉毛挑了起来,显然没有料到刘如意竟然会给自己这个答案。来自qi-wen.com

“如意,这是为何?可是因为你对你父亲的安排有所不满?”张光启站起身来,走到刘如意的跟前,轻轻拍了拍刘如意的肩膀,又道:“如意,我自认识你父母和你,一晃也有十多年了!你父亲虽是武人出身,但杀伐果断,义字为先,当真是我山东豪杰!但是,有一点你得明白,我大明的军籍残忍至极,一旦踏入,怕是想出来就难了!你可是想清楚了?”

大明自太祖朱元璋开国以来,对军人的限制尤为严格!

朱元璋本就是元末的流民军出身,自然是知道流民军的可怕,所以,朱元璋为了给后世子孙留下一个安稳的天下,可谓是用心良苦至极!而军户制,应运而生,这就像是一道残酷的枷锁,牢牢的卡在了所有军人的脖子上。

按照大明的例律,一人为军户,则全家世世代代都要充为军户,永世不得翻身!比所谓的商籍,乐籍,甚至娼籍还要低贱几分。

举个例子,如果一家人为军户,但其家中只有一个男丁,而且不幸在战场上战死了,这并不意味着这家人的军户生涯就此结束。反而,必须需找到一个有亲属关系的男丁,继续从事军户职业,可谓是永远没有尽头。

而且,大明对军户有诸多的限制,如科举,娶亲等等各个方面,都会受到严重的歧视,平常的民户女子,是绝技不会嫁给军户子弟的,所以,军户们之间只得互相通婚,十分凄惨。如果军户子弟参加科举,就算是考中了进士,只有做到内阁大学士这一级,才有可能摆脱军籍,否则,一切只能照旧。

从洪武元年到现在崇祯九年,大明王朝已经走过了近三百年的岁月,其内部早已经是腐朽不堪。奇闻网靠山吃山,靠水吃水,靠兵只能是喝兵血了!军官们层层克扣,一级压迫一级,导致底层的军户生活十分悲惨,而由这些子弟所组成的明军,战斗力可想而知。

大小凌河之战,萨尔浒之战,浑河之战,沈阳之战,一场场惨痛的失利已经为迟暮的大明帝国敲响了丧钟!

张光启此时能对刘如意说出这番话来,已经是将刘如意当做心腹子侄一般,否则,绝对不可能这般直白!

刘如意也感受到了张光启的诚意,径自跪在了张光启的面前,“元明先生,如意无礼,让您失望了!”

张光启看着刘如意年轻但又倔强的脸孔,心中也是有些苦涩,摆了摆手道:“罢了!即是如此,我也不便勉强与你!只是,你母亲现在也在这里,如意,你可否告知与我,你为什么会做出这样的选择?是张某才学不够么?”

张光启说到最后,脸上已然增添了几分怒气,语气也重了起来。

“元明先生,您误会我了!”刘如意恭恭敬敬的对着张光启磕了三个响头,又道:“元明先生,如意蒙先生厚爱,招为弟子,当真是前世修来的福分!只是,不知元明先生以为我大明眼下的局势如何?”

张光启一怔,惊讶的看了刘如意一眼,旋而深深叹息一声,“流年不利!流年不利啊!眼下我大明,内有流贼作乱,外有鞑虏虎视眈眈,在辽东,已经有近十年未曾听闻胜仗的消息!天灾人祸,饿殍满地,忆起显皇帝当年的盛世情景,当真是,当真是……”

张光启说着说着,便再也说不下去了,整个人的情绪也低落了不少,往昔看似平淡的生活,现在却只能在记忆里找寻。

前世,刘如意沉浮与商海,但在静下心来的时候,也喜欢品读一些史书演义,虽然并不精通,但是对这一些历史也稍有了解。

万历年间也可以算的上是大明的盛世年节,虽然有万历三大征,但天下总体太平,尤其是商品经济高度发达,物价低廉,百姓得以安居乐业!

而到了现在,柴米油盐,这许多食用之类,哪一样价钱不翻了十倍不止?更不要说如狼似虎的满清鞑子,和那些剿之不尽的流贼乱匪,天灾人祸,百姓焉能过活?张光启没有像那些依然沉醉在天朝上国梦想里的士大夫一样,能清醒的看清眼下的形式,就足以让人敬佩了。

“元明先生,正是因为如此,如意才想从军!”刘如意道。

张光启并没有说话,只是对着刘如意点了点头,示意刘如意继续说下去!

若是生在太平盛世,读书,科举,考功名,闲来无事招上三两好友吟诗作赋,再养上几个俏丽的小丫鬟,花前月下,美酒佳人,刘如意自是也十分向往!但可惜的是,现在已经是崇祯九年,满清鞑子的八旗铁骑马上就要席卷这万里河山,覆巢之下,安有完卵?文,或许可以安邦,但在满清鞑子粗暴野蛮,又残忍血腥的绝对武力面前,一切都是显得那么苍白!更何况,刘如意来自后世,历史的血泪已经证明了一切!

太祖有句话说的好,“枪杆子里出政权!”什么都是假的,只有强兵在手,自己将自己的命运握在手中,这才是最可靠的保障!

深深吸了一口凉气,刘如意努力使自己的意识更加清明,缓缓道:“元明先生,如意虽然读书不多,但也知道,皮之不存,毛将焉附的道理!如今天下世事纷乱,百姓流离失所,苦不堪言!虽如意尚且年幼,气力微薄,但也想效仿先贤,提刀上马,为我大明尽一点绵薄之力!”

张光启微微一怔,只是看向刘如意的眼神却有了一丝变化!

刘如意挺直了胸膛,目光中掩饰不住的露出了几分桀骜之色,又道:“先生,不说别处,就说咱们山东,这些年来,流贼乱匪还少了?我们刘家大宅,就曾经被乱匪攻打过几次,好在都被父亲抵挡住了!退一万步讲,刀枪在手,就算是真的有恶人来了,至少也有拼命的本钱啊!”

张光启长叹一声,苦笑道:“话虽粗,但是理却不粗!夫人,刘家有后啊!”

“那,那元明先生,如意,如意他……”邹氏纠结道。版权qi-wen.com

“呵呵,夫人,不必忧心!此子不同寻常啊!他日必非池中之物!”说完,张光启又对刘如意道:“如意,闲暇之时,你可愿到我这小院里,听我唠叨几句诗文典籍?”

刘如意还未答话,邹氏便已经抢先道:“如意,还不快给先生磕头?”

“是!先生,请受弟子刘如意一拜!”刘如意也反应了过来,恭恭敬敬的对着张光启磕了几个响头,行了拜师之礼!

阴霾散去,张光启的心情也好了不少,又吩咐一个小厮去他的书房中取来几本书,递到了刘如意手中,“如意,你虽然在为师这里住了两月有余,但碍于你有身体有异,为师并没有教给你什么学问。这几本书,有几本是为师看书的一些心得,还有一些诗文杂记,你虽意向从军,但是圣人教诲却是不得不看!”

顿了一顿,张光启又道:“如意,为师看得出你是个有志向的孩子,以后还要好自为之才是!”

张光启说的十分诚恳,刘如意也是十分感动!

“先生,如意定当谨记先生的教诲!”

……………………吃过晚饭,已经是戌时初刻,大约是后世七八点钟的样子,夜色已浓,而淅淅沥沥的秋雨却是停了下来。

邹氏婉拒了张光启留宿的好意,带着刘如意,登上马车,一行人借着夜色,朝着十几里外的刘家大宅而去。

马车里的空间并不大,约莫只有六七个平方,而且光线十分昏暗,只在车厢的一角处点了一盏油灯。

两个丫鬟坐在车厢前侧,默默不语,而刘如意则是和母亲邹氏坐在稍微宽敞的车厢中央。马上就要入冬了,天气已经十分寒冷,不过车厢里铺着几层柔软的羊皮毯子,还有一床丝质的棉被,邹氏将棉被盖在刘如意的身上,眼神中却是流露出一丝抹不去的忧色。

若是换做以前的刘如意,肯定不能体会母亲邹氏的用心良苦,而现在,刘如意却是多少有些了解!

在这个时代,文贵武贱,读书,科举,考功名,这才是人们眼中的正道!

邹氏也知道刘虎恐怕是真的醒不过来了,如果要是再去跟齐氏和刘建武母子争权,恐怕真的会死无葬身之地了!所以,未雨绸缪,邹氏这才费尽心机,让刘如意拜在章丘大文士张光启的门下,为自己母子二人留一条后路!

毕竟,张光启名满齐鲁之地,交游广阔,他日若是齐氏刘建武母子真要动手,怕是也要有所顾忌,可以放过刘如意一命!而对邹氏自己而言,只要能保全自己的儿子,还有什么是割舍不下的呢?“娘,是不是有心事?”刘如意握了握邹氏的手,轻声道。说明http://www.qi-wen.com/

邹氏微微一怔,轻轻叹了口气,转过身来,对着两个丫鬟道:“秀儿,春桃,你们去外面看看到哪里了?”

两个丫鬟虽然极不情愿,却是不得不钻到车厢外面,将空间留给刘如意母子二人。

看到两人离开,邹氏这才将刘如意拉到车厢后面,小声道:“如意,你长大了,娘真的很高兴!只是如意,你爹他……所以,如意,咱们娘俩和你大娘之间……”

“娘,我省的的!那本来就是属于大哥的东西,我不会在动那份心思,放心吧!”刘如意看着邹氏的眼睛,轻声道。

邹氏猛的松了一口气,“如意,你能明白就好,你能明白就好……”

掀开车厢一侧的窗帘,刘如意深深呼吸了一口新鲜的空气,心中却是暗暗道:‘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现在放弃,真的有用么?’…………

第4章 大母齐氏!

刘府大宅并不在章丘城内,而是位于章丘城东南方十里处,距离张光启的丘池别院仅有十多里的路程,这也是邹氏为何要将刘如意安置到那里疗养的原因。 毕竟,儿子能离得自己近一些,邹氏心中也能稍有心安。

整个刘府大宅,主体架构与两座小山之间,中间有一条小河穿行而过,占地约有五十亩左右,碧瓦青砖,气派异常!

自崇祯五年孔有德在登莱作乱以来,整个山东之地,无论是政治、经济、人口等等各个方面都受到了沉重的打击。叛军过处,如蝼蚁过境,百姓苦不堪言。虽然叛乱已经过去了两年多,但眼下朝廷除了对一些大城市还可以掌握之外,山野之间,流贼乱匪四起,他们烧杀抢掠,恶事做尽,以至于许多乡绅豪强纷纷筑堡招兵,保卫自己的家财田产,而刘府也只是其中一个。阅读qi-wen.com

刘虎本就是军人出身,曾经多次参与过剿匪平叛,对这些乱匪的危害有着更直观的认识,所以对刘府的防御工作,刘虎也是格外的小心。

现在,经过了刘虎几年辛苦经营,刘府外院的堡墙高十丈有余,宽且厚实,而且,在堡墙的四周,还挖了宽十丈深不见底的护城河,进出府外,只有正门处一条道路可以出行,当真如同一个小型军事要塞一般。

这还仅仅是表面,除却在刘府中看家护院的两百多号精壮的庄丁之外,刘如意却是知道,刘虎还利用职务之便,花费了重金,私自豢养了一批约莫五十来人的精锐骑兵,由刘如意大母齐氏的族弟齐猛,亲自统领!这些骑兵大多是出身于济阳的齐氏子弟,装备精良,训练有素,战力十分彪悍,这也是齐氏和刘建武母子赖以依仗的根本!

说来也是可笑,齐氏的祖父曾经是山东一带最大的马贼头子,只是后来不知什么原因,齐氏的祖父放弃了自己的基业,接受了朝廷的招安,回到老家济阳做起了富家翁!不过,瘦死的骆驼比马大,齐氏家族的男丁个个骑术精湛,武艺过人,这也是刘虎最可靠的兵源!

虽然养活这些人,会消耗掉刘府大量的钱粮,但是钱粮和性命想比,到底是后者更重要一些!况且刘家生意很广,进账不少,这些精锐骑兵虽然会难养,还不至于使刘府内揭不开锅!

如此一来,就算真的是有流贼乱匪来袭,怕是没有个几千人,绝对攻不下这固若金汤的刘府!

此时,刘如意母子的马车穿过城门处的吊桥,静静的来到了刘府后院的一间小院之内。

小院并不算大,但是收拾的十分精致,周围种满了各种各样清香的花草,而在院子中间,还有一座不大的假山,隐隐可以听到上面传来滴水的声音。在刘如意离开的这段日子,这带有丝丝江南水乡的风景,便是母亲邹氏唯一的寄托罢了。

“如意,你的屋子来时我已经吩咐丫鬟收拾过了,好好睡一觉吧!明日,咱们再去看望你爹!”邹氏轻轻整了整刘如意的衣衫,柔声道。

“恩,娘,现在时辰也不早了,您也早点休息吧!”刘如意也知道母亲经过了这一趟折腾,身体已经十分疲 惫,转身便欲离去。网站qi-wen.com

可刘如意还没踏出门口,一个约莫五十出头的老仆慌慌张张的小跑了过来。刘如意知道,这老仆名叫孙福,刘如意唤他福伯,是刘府后院的管家之一,也是母亲的心腹。

“福伯,出什么事了?”刘如意不动声色的问了一句。

“啊!小少爷,您,您真的回来了?”福伯脸上一惊,四下打量一下,发现并没有外人,这才道:“小少爷,您怎么这个时候回来了呢?哎!这真是!小夫人呢?”

“母亲在里面,到底出什么事了?”刘如意又道。

福伯凑到刘如意耳边小声道:“小少爷,大夫人那里刚刚派人传过话来,让您和小夫人现在就去见她!”

“什么?”刘如意也是一惊,自己这才刚刚到家,齐氏哪里竟然已经得到了消息,看来母亲身边也不安生埃

“现在去见她?”邹氏也从房内走了出来,脸上隐隐现出惧色。

“小夫人,是大夫人的贴身丫鬟春娥传来的话,她还在院子门口候着呢。”福伯也是忧心忡忡的道。

“这?这该如何是好?”邹氏紧张的看着眼前的儿子,双手更是纠结在一起,显然,齐氏在邹氏的心中留下了很深的阴影。

刘如意沉思片刻,缓缓道:“娘,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况且,爹爹尚在,她应该不敢把我们怎么样!有些话说开了反而亮堂!”

邹氏轻轻点了点头,虽然心中恐惧,但看了看一旁的刘如意,邹氏心中又充满了无尽的勇气。

…………齐氏的宅院在刘府后院的正中,是刘府内最好的位置,院子很大,中间有一块四方形的池塘,里面种满了荷叶,所以又叫“荷园”。

此时夜色已深,但齐氏却并没有任何睡意,因为刚刚一个丫鬟传来消息,老爷最宠的那个孽子居然回来了,这让齐氏心中有着一种强烈的不安。

齐氏今年年不过四十,保养的也是相当不错,只是她颧骨凹出,嘴唇很薄,一双丹凤眼又细又长,从相貌上看,就给人一种很刻薄的感觉。而且,随着年龄增大,齐氏的身子也有些微微发福,与充满了江南灵秀之气的邹氏相比,当真是差了一大截。

虽然已经掌握了刘府内大部分的权利,又有娘家坚硬的后盾,但齐氏却仍然有些不放心。她是一个极为小气的女人,刘虎当年对邹氏的宠爱,以及对自己的冷淡,在齐氏的心中留下了深深的阴影。

刘虎以前曾经当着齐氏的面,不止一次的说过,“吾儿如意,乃上天赐我刘家之宝!”这就像是一根毒刺,在齐氏的心中慢慢生根发芽,不知不觉中,已然长成了参天大树。

“贱人,贱种,居然还敢回来!看来需要提早些动手了!”齐氏心中恨恨道。

…………片刻,刘如意母子在那个换做“春娥”的丫鬟带领下,走进了大母齐氏的院子。刘建武已经成家,并不和齐氏住在一块,所以偌大的院子中,只有一些婆子丫鬟,稍稍显得有些冷清。

“小妹见过大姐!”邹氏恭恭敬敬的对着齐氏行了一礼。

而刘如意则是跪倒在地,对着齐氏磕了几个头,“如意见过大娘!”

齐氏看着刘如意母子态度十分恭敬,心中的阴郁稍稍散去了一些,鼻孔朝天,淡淡道:“起来吧!如意,听说今晚你回来了,我还有些不放心,怎么样?身体现在好些了么?”

“劳大娘挂念了,如意的身体已经好了很多,只要在休养些时日,应该就可痊愈了!”刘如意不卑不亢的应道。

“呵呵,那我就放心了!”齐氏微微一笑,又对邹氏道:“妹妹啊,按说咱们都是一家人,出了这样的事情,我也是很伤心啊!要知道刀枪可是无眼啊,要是下一次,恐怕如意就没有这样的好运气了!”

齐氏说完直勾勾的盯着邹氏的眼睛,威胁之意溢于言表。

“是,是!大姐说的是!妹妹以后一定好好管教如意,定然不会让他在乱来。”邹氏连忙保证道,“大姐,我已经让如意拜在了大文士元明先生的门下,以后如意定然会潜心读书,考取功名,家里的事情不会再过问半分。”

“嗯?”齐氏闻言问问一怔,心中却是有了几分吃味。当初,齐氏也曾想让刘建武拜在张光启的门下,挂个名头,谁知张光启对残忍暴虐的刘建武没有半分好感,将齐氏送去的财物,原数送回,根本不买齐氏这个面子,这也让齐氏恼火万分,不经意间,已经将张光启恨上了。

“如意,你也是这么想的么?”齐氏的嘴角抽动了一下,不咸不淡的问道。

“是,大娘!经过这段日子在元明先生家中的修养,如意也想明白了很多事情。父亲的基业有大哥就足够了,大哥文才武略,尽得父亲真传,而如意武艺低微,不及大哥万分之一,所以,如意决定潜心苦读,争取可以早日考取功名,可以在济南府里谋份差事,早日成家立业,也好让娘亲安心。”刘如意恭敬道。

“你能这么想,倒是不错!”齐氏点了点头,心中却是有几分得意,看来这贱种当真是被自己儿子的那一刀给劈傻了,早知道如此,当初就应该对他们更狠一点。

“今天就这样吧,我也有些乏了!”齐氏见已经问不出什么有价值的东西,便不耐烦的摆了摆手。

刘如意也受不了齐氏阴霾的目光,拉着母亲的手,便想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但邹氏却轻轻拉住了刘如意,又对齐氏行了一礼,恭敬道:“大姐,如意已经离家两月,明日我想带如意去看看他的父亲,不知可否?”

齐氏原本舒缓的神经猛然紧绷了起来,“腾”的站起身来,大声怒喝道:“这绝对不行!老爷大病缠身,正需要休息,不能见客!”

“是,是!那如意和母亲明日就去庙里烧香,为爹爹祈福!”邹氏还想说些什么,却已经被刘如意强拉着拽出了门外。

看着刘如意母子二人离去,齐氏愤恨的将桌上一个茶杯狠狠的摔在了地上,“贱人,贱种,我还当你们真的转了性子,本想留你们一条狗命,谁知你们竟然如此不知好歹!那可就别怪老娘心狠手辣了!”

第5章 注定!

“娘,刚才为何不走?为何还要说最后那番话?”走出齐氏的院门,刘如意忍不住叹了一口气。

“如意,娘,娘只是想让你能再见到你爹爹最后一面!”邹氏说着说着眼睛又红了起来,泪水也忍不住的掉了下来。

看到母亲无助的样子,刘如意心中也是十分心疼,“娘,你也不用自责!该来的迟早回来的,就算现在咱们母子跪下讨饶,她也是绝对不会放过咱们的!您还是保重身体才是,以后的事情,我自有计较!”

邹氏默默点了点头,母子二人朝着来路缓缓的返了回去——

接下来半个月的时间,风平浪静,齐氏并没有再派人来,仿佛彻底忘记了刘如意母子二人一般,不过,这也使得刘如意母子得以安静的渡过了一些时日。

可能是当日心力憔悴,再加上染了风寒,邹氏自那日回来之后便一直卧病在床,好在儿子刘如意一直陪伴在邹氏身边,邹氏的心情也渐渐好了一些,身子虽是还有些弱,但是已经没有什么大碍。

在这个时代,医学并不发达,加之受小冰河气候的影响,天气十分寒冷。放在后世最普通的轻微感冒,在这个时候,或许就可以轻易的夺走人的性命。所以,母亲生病之后,刘如意悉心照料,不敢有半点大意。

好在,齐氏虽然对刘如意母子恨之入骨,但是毕竟现在没有彻底撕破脸,该有的月钱和食物药材之类,都能按时送到邹氏的小院中。

这些日子,刘如意每天天不亮就起床,绕着小院跑跑步,习练几套父亲刘虎传下来的拳法,精心打熬着身体。中午则是读读张光启赠与的诗集,与母亲聊聊天,日子颇有些波澜不惊。

“小少爷,你说,这地球真的是圆的么?那咱们站在顶上怎么不会掉下去?”一个身高体壮,脸孔却是十分稚嫩的少年,崇拜的看着刘如意,瓮声瓮气的问道。

这少年名叫小六,是福伯的养子,虽然只有十五岁,但个子却是比刘如意还要高出半个头去,足有一米九几。小六家原本是南山里的猎户,只是十几年前,家中遭了灾祸,父母和上面的五个兄弟都被饿死了,只留下三岁的小六活了下来。福伯那时正好去南山中采办货物皮毛,见小六儿可怜,便将他收养了下来。

算起来,小六儿也算是跟刘如意一起长大,虽然名为主仆,但是感情却是十分深厚,是刘如意为数不多的可以信任之人。 别看小六儿虽然年幼,但其不仅力气大的惊人,箭法更是超群,在刘家大宅这几百庄丁当中,小六儿绝对是可以排在前头的好猎手。

不过,上天是公平的,给你打开一扇窗户的同时,也会为你关上一扇门。小六儿小时候生过一场大病,把脑子烧坏了,虽然已经十五岁了,但是他的智商,却只是同七八岁的小儿一样。

但话说回来,痴人必有痴福,小六儿虽然脑子不好,但平生就跟刘如意对脾气,是刘如意最忠实的保镖兼小弟,所以,在这个大部分人都吃不饱饭的年代,由于刘如意的庇护,小六儿不仅吃得饱穿得暖,个子更是曾曾往上长,刘如意甚至估摸着,他能长过两米大关,在这个时代,绝对是不可想象的。

当日,刘如意与刘建武发生冲突之时,小六儿由于上山打猎,并没有陪在刘如意的身边,这才使得刘建武得逞,否则,谁胜谁败,还真的有些难以预料。

“这是因为地心引力!就像苹果从树上掉下来,为什么不掉到左边,不掉到右边,偏偏掉到下边呢?这就是因为地心引力!”刘如意笑着对小六儿解释道。

小六儿虽然喜欢听刘如意讲故事,但说到这些专业的术语,小六儿却是一脸茫然,直如同听天书一般。

刘如意心中也是有些苦涩,除了娘亲邹氏,自己在这个世界上真的一无所有,所以在小六儿的跟前,刘如意才会袒露心扉。

“对了,小六儿,咱们不说这些了!你这几天打猎都是去过那里?”

听到这个,小六儿来了精神,“小少爷,我这几天听你吩咐,都是往南边去。前天下午,我还在山中碰到了一只大虫,足有牛犊子那么大!本来我还想将他射死,扛回来给小少爷打打牙祭,可谁知道后来又来了一只母的,我见敌不过,这才跑了回来,就猎到了几只野兔。”小六儿说完,愤恨的指着院子里丢着的几只野兔,显然还有些不甘心。

“呵呵!六儿,大虫打不到,咱们可以等下一次,只是,对于南边的地形,你现在熟悉一些了么?”刘如意不经意的道。

“哦!那里的山都是一个样的!不过出了府门,径直往南走三十里地,有一条小河,那边有个村子,我听村里的老人说,顺着小河一路朝西,再翻过十几座山,那边好像是有一个小镇子。”小六儿憨声道。

刘如意点了点头,前世刘如意的家乡离这里并不是太远,对这边的地形也有些了解。

章丘城位于鲁中平原,济南府东侧,这里地势平坦,土地肥沃,后世人口密集,但在这个时代,天灾人祸,人烟并不兴旺。

刘如意知道,齐氏已经对自己母子二人动了杀心,现在不肯动手,只是因为刘虎尚在罢了!倘若刘虎一旦仙去,她定然不会心慈手软!

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刘如意现在虽然式微,但并不意味着就会任齐氏和刘建武宰割,这些时日,刘如意一直都在精心安排退路。 毕竟,刘家大宅附近都是一马平川,想要逃过齐猛的骑兵追捕,一定需要另辟蹊径。

从刘府大宅往西直走便是济南城,往东则是新城,往北那是章丘城,只有往南,逃到茫茫群山里,这才是刘如意母子唯一的生路。

事实上,刘如意也同母亲提过,想要提早离开这里,但是邹氏挂念着刘虎的身体,不忍心连他的最后一面也见不到,所以,一定要等到最后一刻。

山东之地,孔孟之乡,礼义廉耻,孝字为先,对这些更是极为重视!刘如意虽然对自己那便宜老爹,并没有什么感情,但毕竟占据了他最疼爱的儿子的身体,于情于理,都应该陪伴在父亲身前,陪他走完这最后一程。虽然这样会平添许多危险,但事已至此,刘如意已经没有了选择——

天空中飘起了细碎的雪花,眨眼之间,萧瑟的秋季已经过去,冬天悄无声息的来到了人们身边。

刘虎最终没有熬过寒冷和病痛的双重折磨,崇祯九年十一月初,刘虎撒手人寰,只留下了这偌大的基业。

府内的各个角落,都被系上了白布,而宽大的主厅内,黑白映衬,已经被布置成了灵堂的模样。

“娘,爹爹已经去了,您还是要保重自己的身体才是啊!”刘如意扶着母亲邹氏跪在一侧的草席旁,轻声劝慰道。

“如意,你爹他,他真的去了么?”邹氏紧紧抓着刘如意的手,一遍又一遍的重复着这句话,仿佛不敢接受这个事实一样。

刘如意也不知该说些什么,只是紧紧的握紧了母亲邹氏的手。

这已经是第三天了,过了今夜,到明天中午,刘虎就要下葬。三天以来,刘如意的大母齐氏和大哥刘建武只在头一天的时候露了一面,其余的时间,则都是安排刘如意母子看护在灵堂之前。

接连跪了三天,刘如意的双膝已经不听使唤,但看到母亲邹氏哀切的神情,刘如意只得硬生生的咬牙坚持着。

“如意,你知道么?你刚刚出生的时候,你爹他真的好高兴!从见到你第一眼开始,你爹就把你抱在怀中,整整一天啊,你爹饭都顾不上吃,一直抱着你!那时候,娘真的好开心,有了夫君,有了儿子,娘简直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可是,你爹他,他怎么就忍心抛下咱们母子……”

天若有情天亦老,刘如意深深叹了一口气,泪水却是止不住的涌了出来——

与此同时,在齐氏的院子中,齐氏正悉心叮嘱着刘建武,“武儿,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眼下那贱人和那贱种,已经失去了最后的依仗,明日发丧之时,便是咱们动手之时,你切不可大意,定要准备妥当!”

刘建武却是有些不屑的道:“娘,至于么?那小杂种已经被我一刀劈破了胆子,还能掀起什么风浪?我听说他已经拜在了张光启的门下,准备读书考功名,应该对咱们没有什么威胁了吧?再说,我爹刚去,我和他也算是兄弟,这样是不是,是不是有点……”

刘建武虽然有些暴虐,但毕竟是刘虎的种,骨子里面还稍稍留恋那一丝手足之情,只想给刘如意母子一点教训,让他们知难而退,而并不愿意下那狠手。

“哼,你懂什么!”齐氏狠狠的瞪了刘建武一眼,“为娘做的这一切还不都是因为你么?你以为要是那贱人母子得逞了,咱们娘俩还有活路么?不要在多说了,就按为娘吩咐的去办!”

“是,是!”刘建武不敢在多说什么,只是重重的点头应是。

枭雄争霸》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枭雄争霸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梅森埃蒙斯艺术家爵士钢琴家——罗宁给大家拜年啦!

    梅森埃蒙斯艺术家、爵士钢琴家——罗宁给大家拜年啦!

  • 《和平饭店》大结局, 陈佳影王大顶最终走向同一个火车站

    《和平饭店》最后一级中,老左对南门瑛(顶替陈佳影的女共产党员真实名字)说,能够顺利出逃应该感谢王大顶的配合。可南门瑛说还应该感谢窦仕骁。老左把她送到一个车站,在他们等待的过程中可以看到,黑暗中他们的右手有一辆火车正开过来。窦仕骁用计策打消了日下和野间的怀疑后,已经继续任命他当警长。他把自己的妻子孩子托付给王大顶一家人。他来这里送行。也是同一个车站。火车从他们右手方向缓缓开过来。这时候是白天,站台名看得很清楚,三马关(三馬關)站牌上用的是繁体字。南门瑛(陈佳影)走的时候是晚上,但依稀还是可以看到站

  • 红楼梦里最像黛玉的戏子不是龄官,很多人都误解了!

    文/夕四少读红楼,很多红迷都知道,红楼梦里有个戏子长得像黛玉,这件事是王熙凤首先发现,由大大咧咧的史湘云脱口而出说出来的,这件事发生在宝钗的生日宴会上,自此以后,很多人都认为,最像黛玉的那个戏子是龄官。然而,事实上并非如此,最像黛玉的戏子根本就不是龄官,而是另有其人。我们不妨先来看原文第二十二回,宝钗生日宴上发生的情节。贾母听了戏,非常喜欢那个作小旦的和作小丑的,就让带进来,细看时益发可怜见。一问才知道,那小旦才十一岁,小丑才九岁,大家叹息一回。贾母令人另拿些肉果与他两个,又另外赏钱两串。就在这

  • 贾宝玉身边有个心肠狠毒的丫鬟,不是袭人晴雯

    文/夕四少贾宝玉身边有大大小小十多个丫鬟,单是大丫鬟,就有袭人、晴雯、麝月、秋纹等人,曹公的如椽大笔,不仅对这公侯之家的主子小姐不吝笔墨,就是对这些在主子身边服侍的大小丫鬟也没有忽略,寥寥数笔,就勾勒出一个鲜活的丫鬟形象。关于宝玉身边的几个大丫鬟,我们最熟悉的莫过于管理宝玉饮食起居的袭人和针线活做得最好模样也最好的晴雯,就是麝月,我们也知道她是个吵架小能手,还是陪宝玉到最后的丫鬟,反而是秋纹,可能很多人并没有过多注意曹公对她的刻画,今天我们不妨分析一下。通读红楼我们知道,秋纹是与袭人麝月一伙的,

  • 红楼梦里元春封妃贾府上下喜气洋洋,但有一个人却毫不关心!

    文/夕四少红楼梦第十六回元春封妃,对已经走下坡路的贾府来说,无疑是一件泼天喜事,有烈火烹油、鲜花着锦之盛。听闻元春封妃后,贾母等不免又都洋洋喜气盈腮。……宁荣两处上下里外,莫不欣然踊跃,个个面上皆有得意之状,言笑鼎沸不绝。众人之所以如此得意高兴,是因为元春封妃意味着“赫赫扬扬,已将百载”的贾府还会持续富贵荣华下去,其实作为读者的我们,已经看出端倪,元春封妃不过是贾府最后的回光返照,是败落前的最后一个富贵已极的顶点而已。虽然阖府上下都面有得意之色,但有一个人不仅高兴不起来,甚至还有些愁闷,这个人不

  • 红楼梦里贾元春早就死了,很多人都没发现!

    文/夕四少最近读红楼的时候,越读我越开始怀疑一件事情,元春真的是八十回以后才死亡的吗?她有没有可能在前八十回里就已经死亡?今天我们不妨来探讨一下这个问题。八十回后的文字我们是看不到了,关于元春的结局,主流红学界大致都认为她在八十回后死去,因为文章中有明显的文字告诉我们,前八十回中,元春还活着,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虽然可能在宫中已经失势,至少还没有死亡。我这里说的元春死亡,是通过他人死亡的映射。关于映射,要说一下。细读红楼我们会发现,很多人物的结局在前八十回中都有他人映射,这个映射不是判词,也不是

  • 红楼梦里袭人与宝玉云雨,到底越不越礼?

    文/夕四少我们都知道,袭人是宝玉身边的一等大丫鬟,是贾母从自己身边挑选出来拨给服侍宝玉的,宝玉是贾母王夫人等的心肝宝贝,能够近身服侍宝玉,可知袭人绝非等闲丫鬟。原文有一段关于袭人出身和品性的描写:原来这袭人亦是贾母之婢,本名珍珠。贾母因溺爱宝玉,生恐宝玉之婢无竭力尽忠之人,素喜袭人心地纯良,克尽职任,遂与了宝玉。……这袭人亦有些痴处:伏侍贾母时,心中眼中只有一个贾母,如今服侍宝玉,心中眼中又只有一个宝玉。……这是贾母眼中的袭人,说他“心地纯良,克尽职任”且很忠诚,而袭人也正是具备了这些优良的品性

  • 神评:西游记中除了孙悟空 竟然还有三位神猴?

    《西游记》几乎是中国家喻户晓的古典名著了,而其中孙悟空尤为妇孺皆知。但是很多人不知道的是,尽管是神通广大的孙悟空,也有四大跟他匹敌的同类——混世四猴。下面我们一起来看看这些混世四猴都有什么本领以及都有什么来头?混世四猴各有千秋混世四猴源于古典名著小说《西游记》中,分别为灵明石猴、赤尻马猴、通臂猿猴和六耳猕猴,混世四猴各有各的本领与神通。第一是灵明石猴,通变化,识天时,知地利,移星换斗。第二是赤尻马猴,晓阴阳,会人事,善出入,避死延生。第三是通臂猿猴,拿日月,缩千山,辨休咎,乾坤摩弄。第四是六耳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