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小说皇家女侍郎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2017/11/2 1:11:45 来源:网络 [ ]

小说:皇家女侍郎

008 还要见么?

就在左良准备用匕首反击之时,却感觉贺萱只是把他的手搭在了自己的额头。奇闻网一丝清凉之意,就这样从额头传遍了全身。

正在左良体验着这清凉之时,听见贺萱似乎是自言自语的说道:“果然还是发热了。”

说着,贺萱转身离开了房间,然后不多时,又再次走了进来。

左良觉得一条湿湿的,微凉的脸帕搭在了自己的额头上,然后,似乎贺萱就坐在了自己床边。

“我知道你没睡,匕首也不用握得那么紧,没有人想要害你。如果我真的想对你不利,从你进门开始,你已经死了很多次了。”贺萱淡淡的说道。小说皇家女侍郎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嗯。”

贺萱的话,倒让左良有些不好意思了起来,他张开眼睛,看着贺萱,微微一笑,说:“是愚兄小人之心了。”

“刚才吃饭的时候,看你有些脸色不对,就过来看看。你有些发热了,需要好好休息。明天一早,如果退了烧,我会送你进城的。如果还是发热,那你就写个字条之类的,我帮你送去。”

左良点点头,也许是因为一路奔波太过疲倦,也许是因为失血受伤,虽然左良对贺萱还是不敢放松警惕,但是此时一阵阵的困意袭卷而来,很快,左良就迷迷糊糊的睡着了。奇闻网

贺萱就这样看着左良,也不知道自己现在的心情应该怎么形容……“算了,不要想这些可有可无的东西了。还是盘算一下,如何利用一下老天赐给自己的机会才是正经。”贺萱在心里这样对自己说。

于是,整整一晚,贺萱一直盘算着,究竟应该怎么利用左良进行下一步,以及下下一步……来到到自己的目的。

贺萱这一夜想的辛苦,可左良却感觉自己睡得非常的踏实,等他一觉醒来之时,天际已经见亮了。他抬起眼向床侧一看,贺萱正用手肘支着额头假寐着,看来,他守了自己一夜。

不知为何,左良竟然觉得自己心头涌起了一丝温情。奇闻网他竟然有些冲动想去触摸一下那张秀气的脸庞。

“我这是在做什么!我左良自认是个正人君子,便是个绝色女子离我如此距离,我也断然不会如何,可是现在怎么就……”

虽然心里在生自己的气,可是,他的手还是不由自主的伸了出去,就在他的手慢慢的靠近贺萱脸颊,马上就要触及到的时候,贺萱也张开了眼睛。左良赶忙假装伸了个懒腰,把自己的手才又收了回来。

“你醒了!”贺萱说着,准备用手再试试左良额头的温度,可是,似乎是感觉自己的手太冷,贺萱吃不准自己试的是否准确,索性以额对额的试了下去。

左良明显得感受到了贺萱吐出的气息之中有一股子淡淡的香气扑面而来,还有贺萱细滑的皮肤……虽然只是那么一个短短的瞬间,但他还感觉自己的心脏都快从喉咙冲出体外了。整个人完全呆住了……“太好了,烧已经退了。你现在觉得伤口如何?”

“隐隐的,还有些痛感。来自qi-wen.com”左良忙收回心神,平静的说道。

“你再休息一会儿,我去准备些吃食,用过早饭后,我送你进城。”

说着,贺萱站了起来,先给左良倒了杯水来。

贺萱本想着坐在床边扶着左良起来,把水喝下去,结果,这左良却猛的一下自己坐了起来,然后明显的打了一个晃,差点又撞在床上。

“你慢些。昨晚烧了一夜,你这么个起法,头会不晕么?”贺萱皱着眉问道。

“哦,还好。奇闻网”左良没有正视贺萱,低着头接过水来,一饮而进,然后又那样把杯子还给了贺萱。自己又重重的躺了下去,用被子盖住了脸。

贺萱莫明其妙的看了看蜷在床上的这一团“物体”,摇了摇头,端着盛水的盆子离开了左良的房间。

左良在听到贺萱离开之后,才把被子拉下来,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心想:“还好别人都说我面冷如冰,不然,刚才的那个失态还真让人尴尬。可我这……这究竟是怎么了……那……那可是个男人……”

从贺萱再次进屋之后,左良就有意的不再去多看贺萱一眼。贺萱问,他便答;不问,便一句话也不说。就这样,两人草草的吃过早餐之后,便离家向京都进发。

因为左良身上有伤,不宜颠簸,这两人两马就这样有如踏青般的慢慢着行着。可是这一路之上,却没有讲一句话。

贺萱一直将左良送至左丞府门前,然后调转马头,准备离开。却被左良叫住了。

“贺贤弟,诊金。”

“不必了。”

贺萱冷冷地扔下三个字,然后一夹马腹,这一人一骑,向城门方向驰去。还未等左良策马去追,早有家人急急的跑了过来,拉住了马。

“少爷!您这肩膀……”

“哦,没事。小事情。”

左良边说着,还边回头望了望贺萱远去的背影。他本想让家人去追上贺萱,但是却又败给了自己的自尊心。接下来的时间,左良在家里休息了将近有半月的时间,才恢复了公事。

大半个月后,贺萱与邱实一起参加了会试。

虽然,贺萱完全不喜欢这种八股文章,但是,写起来也并不费什么力气。扬扬洒洒的只在考场里呆了半个时辰左右,就交了卷子回了家。

邱实自从考完之后,就无一日不在担心着。贺萱却拿像无事人一般的,照常生活起居着。每每被邱实看到贺萱一副轻松自得的样子,邱实的气就不打一处来。自己从小与他一起长大,虽然自己尽了所有的努力,却不如他学得好学得精。

三日之后,报喜的快马来到了村子,邱实榜上有名,而贺萱却中了头筹,这让邱实更是郁闷至极。

会试之后的十天,在闲庭居。

“你这次又没中?”左良问道。

“怎么可能中呢。 本来就不想考,连书都没翻一页,我都不知道写了些什么。”廖庸一脸无所谓的说。

“你真是个大少爷脾气。就不能为了你爹好好的看看书么?”左良说,“他花那么大力气,给你请了多少好师傅,你也真是对得起他。”

“他是为什么你还不知道呢。能奔个前程更好,要是奔不上,也最好能攀门好亲……”

“你也别这么说,他……”

“你是知道我的。我喜欢做的事情,首先是有趣。你凭心而论,当官有趣么?我倒真是看不出来。虽然这做官是有些排场,但是,我现在也并不缺排场不是。哎,别说这烦心的事儿了,我问你,你当真的一个大子儿都没给那帮你治伤的人啊?”廖庸笑嘻嘻的问道。

“不是我没给。是他不要,好不好!”左良简洁的回答道。

“你左大公子是不是也太吝啬了些?人家先帮你退敌,再帮你治伤,最后送你平安到家。你竟然一点儿表示也没有,你这为人也太不厚道了。”廖庸嘻笑着说道。

“我再说一次,是他说不要的。”

“他说不要你就不给啊?得,这钱你不出,我出。不管怎么说,这人也救了你一命,我可不想有朝一日此事传出去,你让人笑话事校我可不想伤了自己的体面。”

说着,廖庸唤来下人,他自己又亲自封上了一张银票,然后向左良问清了地址,才打发人去了。

“其实,我很介意这个人。”左良说道。

“为什么?”

“虽然并不明显,但是隐约的感觉他杀机很重,而且城府也很深。”

“要说杀机重,这京都里,除了刽子手和屠户之外,估计没几个人超得过您左大侍卫吧!至于城府……”说到这儿,廖庸一笑,说,“没心机的人,你觉得无趣。有些心机,你又说城府深……看来,你对这人还不是一般的介意呢。”

还有一件事,是左良没说过口的,也是说不出口的。也是因为这件事,让左良纠结了这么久,都没敢去给贺萱道谢,就是他左大少爷现在依然搞不清楚,自己那日清晨时的那种冲动,是不是证明自己有断袖之癖。

不久,打发出去的人就回到了闲庭居。

两位少爷正在花园湖上凉亭中。

时间已经过了二月,天气也比早先时候暖和了许多。尽管如此,这凉亭四下里还是挂着保暖用的暖帐。

此时,左良在对着棋谱下棋,而廖庸则在喂食湖中的锦鲤。

“少爷,这银票,那位公子给退回来了。”派出去的下人回复说。

“什么,退回来了?难道他觉得这三千两少不成?”廖庸说道。

“什么?你封了三千两?”左良说道,“我知道你家银钱几辈子花不完,可是也不是你这么个败法。”

“我乐意,要你管。”说着,廖庸问下人道,“那公子有没有说什么?”

“不是嫌少。那位公子根本就没开信封。不过,他让奴才给少爷带回封信来。”

说着,下人把贺萱的信和银票递到了廖庸的手上。廖庸挥挥手,让下人退了出去。然后,打开了贺萱的信,一行娟秀的字迹呈现在廖庸眼中。

“治病救人,医者本份,无需答谢。”

009 再次相见……

廖庸带着一脸诡异的笑意看过贺萱的“回信”之后,把信递给了左良,然后自我解嘲地笑着说:“看来,你这位救命恩人,真是清高的很呢。这还真是稀奇了,居然我也有送不出去银子的时候。”

“你说这人清高也许没错,我还真觉得他身上有股子仙风道骨的味道。也许,也许人家只是觉得银票这种东西,太过俗气了,诚意不够吧。”

“我俗气?好,好,好,那你给我想个雅致的来!”廖庸很潇洒的一转身,坐到圆凳上,一脸坏笑的盯着左良看。

左良也不去睬他,自顾自的想了想,忽然想到了那天,看到贺萱月下奏萧的样子,当时就觉得那画面虽然绝美,却又似乎差点什么,现在想想,应该是那萧上没个配饰。

想到这里,他从腰间解下一块三环云纹白玉环来,然后对廖庸说,“辛苦下你家下人,再跑一趟吧。把这个送去。”

接过这个玉环,廖庸仔细看了看,然后笑着说:“刚才怎么说我来着?败家!你这玉环只怕也不止三千两吧。”

左良白了他一眼,又从桌上拿起棋谱来,继续下棋。

廖庸吩咐下人,这一次可要加些小心,这个物件可是件老东西,若是磕了碰了,可就再找不到第二件重样的来了。

不消一个时辰,派去的下人再一次无功而返,把玉环原封未动的拿了回来。

“怎么?那人还是不收?”廖庸从下人手里接过玉环来,问道。

“我连东西都没从怀里拿出来,就被那位公子把我打发回来了。”下人回复道。

“没有回信么?”廖庸又问。

“没有!”下人回道。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廖庸大笑起来,挥挥手让下人先退了下去。

“你笑什么?”左良莫明其妙的问道。

“我派人送银票,好歹还有个回信;可是我们左大公子送去的东西,人家不仅没看,而且连个信都没有。”

“这也值得你笑成这样?”

“太值了!”廖庸笑嘻嘻的看着左良说道,“我现在对你这个救命恩人真的是太感兴趣了,还真是想去见见!要不,我们俩亲自走一趟?”

“去干嘛?看你现在这个表情,就知道没安什么好心。”

“怎么说话呢!我是要和你一起去道谢啊!我觉得,人家不收东西不见得是东西俗气,倒是我们只打发个下人去,真是没什么诚意。不如,我们亲自上门如何?”

“你真是个闲人。我好不容易不用当职,你就不能让我歇歇?”

嘴上虽然这样说,可是左良也明显的感觉到自己也想再去看看那个救了自己一命的少年,以证实一下,当时是不是只是自己的错觉,不然,现在的这种感觉,实在让自己有些,不对,哪里只是有些,明明是非常的尴尬。

“唉!你什么时候能学会说谎呢?明明你也是想去的!对了,明天你是不是也不用上殿行走啊?”

“嗯。不用上殿行走,大将军让我把伤养好,所以最近只是派我处理些文书之类。”

“那你今晚就住在我这儿吧。明天一早我们去拜访一下你那位贺贤弟。就这么定了。”也不等左良同意,廖庸就这样自说自话的把他们明天的日程安排了下来,左良无可奈何的看着自己这位发小,笑着摇了摇头,也不去管他。

第二天清早,这两位贵公子,吃过早饭之后,骑马慢行,再次来到了贺萱的家。可是,来到院外叫门,却没有人应。

正在两人思索着,要不要离开之时,只见贺萱披着宝蓝色披风从他们身后走了过来。

从那天自己拒绝了左良的诊金开始,贺萱就知道,总有一天左良一定会再次亲自造访的。自己沉心静气的等了差不多一个月,终于钓上了左良这条大鱼。

这一招欲擒故纵,其实贺萱也不是把握十足,但是如果当时就那么热刺刺的贴上去,只怕只会让左良对自己心存戒备,倒是如果他能返回来找自己,这才说明他对自己没了戒心。

昨天,当那个自称是廖府家人的人来自己家的时候,贺萱还有些茫然,当说明来意的之后,贺萱才知道原来是鱼儿咬钩了。

昨天晚上,贺萱就打算今天练完功后,上午不出去,在家里静侯着左良的到来,没想到,今天自己从山上下来遇到了砍柴受了伤的同村孩子,贺萱把那孩子送回来家,又处理了伤口之后才离开。

结果,刚刚走到路口看到左良和另外一个年轻公子向自家方向走去。

“这不是左公子么?”贺萱有意泠淡的说道。

“贺贤弟。”左良翻身下马,对着贺萱一抱拳。

贺萱看了看和左良一起到来的另外一个人,问道:“这位是?”

“在下廖庸。”

“哦。请进吧。”贺萱依然不冷不热的回答了一句,然后推开院门,自己先走了进去。

对于这位廖公子,贺萱也是早有耳闻的,或者说,对他父亲真是闻名已久,那可是富可敌国的一代名商巨贾,说是手眼通天,也不为过。虽然不是什么达官显贵,但论起人脉来,他廖家父子若说居在次位,那首座估计也只有天家敢坐了。

廖庸看了看左良,不禁哑然失笑,心里想着:居然有人听到自己的名号,只是“哦”了一声,就完结了。这个叫贺萱的人,如果不是有太孤陋寡闻,就是清高到了孤傲的程度。不过,看在他眉清目秀又救过左良的份儿上,暂时不和他计较这些了。

想着,廖庸随着左良跟在贺萱的身后,也进了小院。

进了院子,廖庸左右打量了一下,并没有发现可以拴马的地方,正欲发问的时候,只听贺萱说了话。

“两位公子跟我来吧,马匹可以放在后院。”

说着,贺萱引着他们来到了后院。

上一次来得糊涂去得匆忙,左良也没注意到自己的马究竟被贺萱放在了哪里。这一次,才发现原来在这小院的后面,还有片天地。而此时,在马厩之中,已然有一匹马在那里。

这马看到主人归来,先是长厮一声,贺萱微笑着走了过去。

“霞岚,看到有朋友来陪你,开心啦?”说着,贺萱接过了两位公子手中的缰绳,把两匹马儿也放在了这里,并且抱了些干草过来,放在食槽之中。

等把这些安置好,贺萱才转过身来,说道:“前面请吧。”

然后,领着两位又回到了前庭,然后说道:“天气还有些寒意,两位屋里请吧。”

贺萱引着两位公子进了屋子,贺萱说道:“两位请稍坐片刻,我告个罪。这身装扮不太适合说话,容在下去换换衣服。”

两人点头,在正堂的圆桌边坐了下来。贺萱则进了一侧的房间,把早起练功时穿的短衫换掉。

“你看到那匹马了么?”见贺萱走进屋里,廖庸低声问左良道。

“看到了。上次我还真没留神。刚才细看了看,是匹好马,千金难寻。”

“性子也和主人一样。”廖庸笑着说了句。

“什么意思?”

“清高的很。”

听了这话,左良也是一笑,说道:“你积点口德吧。人家可没请你,是你非要来的。”

“呵呵,”廖庸干笑了一声,说道,“想我廖庸从出生至今为止,除了您左大少爷这么晾过我之外,这位可是天下第二人了。”

正说着,贺萱已经换好了衣装,并且从屋里端出茶来。

“乡下地方,没有什么好招待的,两位公子将就一下吧。”说着,贺萱也自己寻了个位置坐了下来。

“今天登门,是为道谢而来。”左良开门见山的说道。

贺萱一笑,说道:“看来在下昨天并没有说清楚。治病救人这事,无论对已故的家父或者在下来讲,都只是一种乐趣。我们从来不因此而收任何人的诊金。并不是想要借此攀附左公子。所以……”

还未等贺萱说完,只听廖庸问道:“贺贤弟,你这院子倒是宽敞,不知府上是做什么行当的?”

“祖上有些祖业。但到父辈之时,已经有些不济。但家父喜随性而为,也好田园之乐。这院落,不过是家父与在下行至此处时赁下,并非在下的家业。”

“后院那匹骏马真是让人喜爱,不知贤弟从何处购得呢?”廖庸又问道。

“想来应该是当年家父游历时偶尔从马贩手中购得吧。”

“哦。”廖庸微微一笑,想着:这回答倒是圆滑,答了我所有的问题,却自己的身世一字未露。

廖庸拿起茶杯,边啜着茶,边偷眼打量着坐在自己对面的这个年轻人:面似暖玉,鬓若堆鸦,明眸皓齿,荑手纤纤……这哪里是个男人,明明就是个女子么……又或者,是自己少见多怪了,难道男人中还真有如此俊秀人物么?左良先是听廖庸追问贺萱的家世,此时又见他盯盯的看着贺萱,轻轻的用脚踢了廖庸一下。 被他这一踢,廖庸才发现自己有些失礼。

这时却冷了场,各人自顾自的喝着茶,没有人说话。

皇家女侍郎》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皇家女侍郎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极道丹皇7章(第7章 初次炼丹)

    原标题:极道丹皇7章(第7章初次炼丹)书名:极道丹皇第7章初次炼丹杨尘一听,就知道是吓唬人的话语,可环儿天真无邪,俏脸吓得惨白,认真的看了一眼杨尘,银牙紧咬红唇,道:“拿来!”“这就对嘛!”莫凡哈哈一笑,一挥手,一枚三扁四不圆的丹药,出现在环儿面前。环儿抓在手中,刚要吞食,杨尘却突然喊道:“环儿不可,这枚丹药炼制方法不对,容颜花应该采集花瓣,可这枚丹药却用了一整株,这样与七星草相克,产生毒性。九瓣叶则因该去除中间三片叶子,花阳草去根磨粉,九阳果需要剥皮留汁……”杨尘一口气说出了一大串,这让环儿一

  • 无敌不寂寞7章(第一卷 崭露头角第7章 猴窝)

    原标题:无敌不寂寞7章(第一卷崭露头角第7章猴窝)小说名:无敌不寂寞第一卷崭露头角第7章猴窝回到刚杀白猪的地方,已经有一些人组队在杀野猪,估计等级都上了3级的,要不然危险系数就太高了,想到自己也才3级,紧了紧手中的短刀继续朝山林中走去。随着我的深入,林子先是越来越暗,树林也是越来越密,但是慢慢地又变得越来越亮了,可能是走到林子的另一边了吧?一路上杀了不少野猪,可以说是杀出一条血路的,也正是这个时候,我突然发现原来药水是可以打捆的,5瓶药水为一捆,一捆只占用一个空格,本来可以多带好些药水,不过这些

  • 偷心老公蜜蜜宠7章(第7章 她被结婚了)

    原标题:偷心老公蜜蜜宠7章(第7章她被结婚了)小说名:偷心老公蜜蜜宠第7章她被结婚了时萱只觉得热,抱住夜辰逸的一瞬间,她感觉自己的理智都被狗吃掉了,一个劲的往他身上蹭,声音低低的喘说着:“好……舒服……”夜辰逸的手覆上了她的细腰,大拇指轻轻的磨擦了几下,深邃的黑眸望着平静的夜空,车子快速的穿过了一个林子,林子背面的一处河流漾出了一道波光。他看了看,眼眸微眯了一下,然后低下头,扫了眼在自己怀里乱蹭的小女人。突然开声:“停车。”车子停在路帝,夜辰逸从车上下来,随后将时萱从车里拎出来,时萱一下子就搭上

  • 和女上司荒岛求生的日子7章(第一卷 荒岛求生第7章 机舱的位置)

    原标题:和女上司荒岛求生的日子7章(第一卷荒岛求生第7章机舱的位置)小说名字:和女上司荒岛求生的日子第一卷荒岛求生第7章机舱的位置白娇和景苒互相对望了一眼,白娇问道:“你这么肯定?”我点点头:“刚刚你没听皮衣男的话吗?他虽然没有明确说出来,但是他说,这一次我们是运气好才碰上他们,这句话分明就是在提醒我们还有其他人,而且其他人就不会像他们这么好说话了……”白娇似乎是有些疑惑,我又解释道:“而且他说,方圆一里是他的地盘,这说明两点,一,这个岛很大,二,岛上有势力划分。这说明,岛上不止他们一个团队……

  • 神医小农女7章(第7章 梦回)

    原标题:神医小农女7章(第7章梦回)小说名称:神医小农女第7章梦回原来爷爷真的很希望自己学医,离开爷爷这么久他老人家还好吗?他肯定很伤心吧。真后悔以前没能好好陪陪爷爷,现在自己这个唯一的亲人也没了,爷爷该怎么办?无奈自己现在好像也没办法回去了。恩,医书?对啊,在古时候的医术好像都不怎么先进吧,哎!真后悔自己当初没听爷爷的话,不然现在也不会这般无奈了,随便出去给人治个病也能挣点银子花花啊。要是那本医书现在能在我手上就好了,春风正想着眼前突然变得越来越黑了,爷爷的身影越来越远。“爷爷,爷爷,爷……”

  • 最强医仙混都市7章(第7章 警察姐姐)

    原标题:最强医仙混都市7章(第7章警察姐姐)小说名称:最强医仙混都市第7章警察姐姐“老大,这个小子怎么办?”一个警察问道。“也给我带走!”她冷厉地道。“小子,过去呆着!”那警察得了命令,才把一脸懵逼的方川给推到了墙边。“你们干嘛抓我?”方川连忙解释道,“我以为这里是美容院,我是来请教关于美容的问题的……”“废话!”女警怒道,“现在几岁的小孩都知道这里是干什么的,看你也是高中生吧,会不知道这里?”“我真……”方川还试图解释。“不要说了!”女警神色严厉,一挥手,“等你父母来了再说,给我好好呆着,从小

  • 武战苍穹7章(第7章 让你三招)

    原标题:武战苍穹7章(第7章让你三招)小说书名:武战苍穹第7章让你三招罗钰走下比武台,一边等待,一边观察其余少年的比试。“第二轮,346号,二号比武台!”半个时辰后,罗钰的第二轮比试开始。这一次,罗钰的对手是一个黑脸少年。“这位兄弟,你叫什么名字?”罗钰冲着黑脸少年问道。“我的名字你不必知道!不过,你的拳法倒是很厉害啊!”显然罗钰刚才在比武台上的表现,黑脸少年已经注意到了。可是,黑脸少年不知道的是,罗钰的虎烈拳可不仅仅只是厉害,放眼整个比武场,又有几人能够接下罗钰的全力一拳呢?“有意思,有意思!

  • 最强狂医7章(第7章 他应该改一个姓)

    原标题:最强狂医7章(第7章他应该改一个姓)小说名字:最强狂医第7章他应该改一个姓女警厌恶的看向江世安,不耐烦的说道:“我和你不熟,别说这么恶心的话,让人起鸡皮疙瘩。赶紧让人把花弄走,把地弄干净!不然别怪我对你不客气!”听到她这么扫兴且不近人情的话,江世安脸色变了变,说道:“白霜霜,你要是让我出丑的话,我们江家会和白家势不两立的。”他顿了顿,语气柔和下来:“其实,你们白家也是乐于见到我和你结合的,霜霜,你觉得你还能够逃出我的手心吗?哈哈,我会用我的柔情和爱意,慢慢的把你征服,让你彻底沦陷,死心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