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小说修仙专家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2017/11/2 0:36:34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字:修仙专家

008 纳物戒之谜

睡梦之中,外面客厅内的异常响动将林风惊醒。小说修仙专家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爹,娘……是你们回来了吗?”

林风顿时一喜,掀开被子便下床往外走去,连鞋都忘了穿。

打开卧室的门,借着窗外透射进来的微亮月光,林风却并没有看到爹娘的身影,而是看到了一幅让他毛骨悚然的景象……一个骨瘦如柴、披头散发、青面獠牙的‘人’静立在客厅中央,那仿佛一团青色火焰一般跳动着,却根本不含一丝感情的双目,正定定地看着自己!!

林风被吓得几乎忘了动作,张了张嘴,正要本能地发出尖叫,却突然感觉眼前一花,眼前那‘人’的身子似乎晃了晃,下一瞬,就贴身出现在了自己眼前!

“啊!!!!”

一声惊恐的尖叫,林风猛地睁开双眼,从床上弹坐了起来,大汗淋漓,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

“又是这个梦……那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林风脸色苍白,表情近乎扭曲地苦苦思索着,双手死死抓着被单,几乎将之撕裂。

好一阵之后,林风的呼吸才终于平缓了下来,他下意识地抬手摸了摸胸前,感觉到那挂在脖子上的纳物戒还在,这才安心。

“无数次做这个梦,却每一次都立刻就被惊醒……梦里的事情一定是真的,那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父亲一定回来过了,否则不可能留下这一枚纳物戒,可是……既然回来了,为什么又消失了?”

林风懊恼地抓了抓自己的头发,又一次思索起了自己已经思索了无数次的问题,可是结果也依旧是什么也想不起来什么也猜不出来。

十二年前,林风八岁的时候,他爹娘像往常一样外出,可是却并没有像以前一样很快就回来,直到三个月后的一天晚上,林风遇到了刚才梦中所见的那样的恐怖事情,可是具体发生了什么他却是根本记不起来了,详细的记忆是从第二天在一片狼藉的客厅里醒来开始,当时家里除了他根本就没有其他任何人,而在他手中,则是握着一枚纳物戒。

这枚纳物戒林风不陌生,正是父亲的纳物戒,所以他才认定那一晚父亲回来过了,可是随之而来的疑问就更多了,他一直百思不得其解。阅读http://www.qi-wen.com/

或许,秘密就在这纳物戒里,所以林风才在那之后想尽办法弄到了一本低阶的修炼功法,又费劲艰难的自己摸索着修炼到了练气一层,可当他尝试探索纳物戒的时候,却发现上面居然设置了禁制封印,自己根本无法打开。

——既然父亲将这纳物戒留给自己,那为什么又要设下封印禁制,不让自己打开?林风无从知晓,只能咬着牙艰难修炼着,期望早日达到更高的境界,能解开戒指上的封印,得到想要的答案。

这枚纳物戒,是自己寻找父母的所有希望,林风将之看得比自己的生命还要重要,所以在戒指被抢的时候,他才会那般疯狂。

……有些失神地在床上呆坐了一会儿,林风用力拍了拍自己的脸颊,让自己清醒过来,然后起床准备出门。

——再怎么猜想也是无济于事,只有尽快提升实力,才能寻找真相。

准备完毕之后,林风带着昨天从韩铁身上得来的那两件法器出了门,往珍宝阁走去。

昨天下午那一战之后,林风从调息中醒来时,已经是傍晚了,所以他就放弃了立即去珍宝阁找曹杨算账的打算,因为当时珍宝阁已经关门了。奇闻网

时间还早,街上都没什么人,林风很快到了珍宝阁,发现店门已经开了,殿内只有两个人,一个正是刘翠,另一人却并非曹杨,而是一个身穿丝绸锦服的矍铄老者。

刘翠最先发现了林风,微笑着打招呼道:“林风,你来啦!昨天的急事忙完了么?”

林风还以微笑,点头道:“嗯,已经解决了,多谢关心。”

说完,他扫了一眼店里,看似随意地问到:“咦?曹哥今天还没来么?”

“他啊,还没来呢!说来也奇怪,昨天下午他也说有急事就请假走了,今天也都还没来呢……”刘翠摇了摇头,然后又小声地说道,“对了,昨天你们两个同时‘旷工’,李管事很生气呢!你一会儿可要小心说话了……”

说着,她悄悄地瞄了一眼坐在殿内里侧左边角落里一张木制柜台后面,正拿着一本账册低头翻阅的那名老者。

“果然,已经逃了么……”

林风眼中精光微闪,心中暗道‘果然如此’,然后对刘翠小声道:“嗯,多谢提醒了。”

说完他径直走到了那名老者面前,略显恭敬道:“李管事。”

老者这才抬头看着林风,表情上看不出什么喜乐,有些刻板道:“昨天未经同意就私自离开,算你旷工半天,按照规矩,你这个月的银两提成扣除百分之五。”

听了李管事的话,林风却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平静道:“昨天的确是我违了店规,我没有意见。小说修仙专家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这李管事虽然看起来刻板,但为人也算不错,至少从来没有故意为难过林风,而且昨天的确是自己‘旷工’了,处罚也没什么不对,再说,现在林风也根本不在意这些了。

李管事有些意外的看了林风一眼,然后点头道:“嗯,那你做事吧。”

林风却没有马上离开,而是将手中提着的布包裹放在了李管事面前,说道:“李管事,其实昨天我是去接见我的一个朋友了,他托我帮他处理几件法宝,我看过了,两件是下品法器,一件是中品法器,而且短剑是全新的,另两件都是七成新的,我觉得可以二十五颗下品灵石收购,您看可以吗?”

“哦?”李管事略微一愣,然后打开包裹,拿起三件法器端详了一阵,点头道,“护甲类的中品法器,还算不错……这短剑虽然是下品法器,但的确是全新的……嗯,可以,你自己去取二十五颗灵石吧。”

林风神色微喜:“谢谢李管事。”

……来到自己的柜台后面,林风先从下面的灵石柜子里取出了二十五颗灵石收好,然后随意地检查着展柜里的二手法宝,不过心中却是暗自盘算着下一步的计划。

刚才卖掉韩铁的那两件法器以及自己的那一把短剑,也实在是迫不得已,那护甲和拳套如果等修复完全了再卖的话,自然能够卖到更高的价钱,不过林风现在可是连买那点材料的灵石都没有了,所以只能直接卖了。

——巧妇难为无米之炊,虽然修复术能够带来巨大的收益,但也需要有启动资金才行啊!

现在这二十五颗下品灵石,就算是林风发家致富的第一笔启动金了。版权qi-wen.com

接下来要做的,就是收购废旧法宝以及材料,将法宝修复之后再卖出去,一来二去之间,应该能赚一些灵石,然后再继续收购更多的废旧法宝和材料,继续修复了再卖……林风仿佛已经看到了无数灵石从天上掉下来,将自己淹没…………面前这些二手法宝,多数都是六七成新的,‘利润’似乎不太大,林风打算的是,以超低价格购买那些磨损度八九十的法宝,那样投入最低,利益最大。

破损度八九十的话,基本上已经到了‘报废’的边缘了,甚至只能充当‘一次性’法宝来用,很少有人会要了,大多数都沦为了一些特殊爱好的人的‘收藏’了。

说起这类法宝,其实珍宝阁里面也有,就在李管事旁边的那个小展柜里,平时也偶尔会有一些凡人‘收藏家’来光顾,他们没办法成为修真者,但能收集这种修真者用过的法宝来满足自己的一点渴望。

不过,林风却并不打算就在店里买,因为他实在想不到好的‘借口’,所以最后他还是决定去城东的自由市场收购。

009 发家之路,从‘收废品’开始

——在林风的暗自思索中,大半个上午的时间渐渐过去,而他也计划完全,准备中午的时候就再请一下午假,然后就去自由市常

从思索中回过神来,林风转头看了一眼店内某个位置,目光微闪,沉吟道:“果然,曹杨是不会来了吗?这么说他应该已经知道那四个人死在我那里了,怕我报复么?”

曹杨此人,林风是没想过轻饶的,如果可以的话,他甚至会杀了对方,只不过现在对方见机得快跑掉了,他也没办法,毕竟也不知道对方住哪里,再说他也没那个闲工夫。

……中午过后,林风直接向李管事说了一声,然后在对方神色阴沉的注视中,离开了珍宝阁。

知道自己使得李管事有些不满了,不过林风并不在意,因为他已经决定要放弃这个‘工作’了,没有马上提出‘辞职’,只是想等情况稳定之后再说而已。推荐http://www.qi-wen.com/

没过多久,林风就轻车熟路地来到了城东的自由市场,昨天他只是为了买材料而匆匆走了一趟,今天他时间充裕,所以就饶有兴致地从入口处就开始慢慢逛了进去。

仔细观察,林风才发现这自由市场实在是一个超级大杂烩的地方,几乎什么东西都有,法器、法符、精矿、药草、妖兽材料甚至修炼功法等等,甚至还有人出售宝器和术法,当然,这些就比较少了,而且要价也高地吓人,至少都是几百下品灵石。

林风一副刘姥姥进了大观园的样子,使得众摊主几乎从他脑门上看到了‘我是肥羊’这几个字,沿途不停有‘热情’的摊主向他推销东西,不过在一翻讨价还价之后,他们才发现,这个‘肥羊’对这些东西的价格简直比自己还要清楚,给的价格几乎都是正巧压着他们的心里底线,倒是让这些人错愕不已。

足足逛了大概一个小时,林风却只买了两件破损度为80%的中品法器以及修复所需的材料,破损度不高的他实在不怎么想买,不过如果破损度太高了的也少有人摆出来卖——除了林风,谁会要?找不到满意的东西,林风就决定用另一种方法了,他寻了一阵,正好看到一个小摊的主人好像有事收摊走了,他眼疾脚快,立马上去占了那个位置。

恰好有个石墩,林风索性坐了下来,有模有样的从怀里摸出一块不大的桌布铺在面前,却没有摆上任何东西,而是清了清嗓子直接吆喝了起来。

“咳咳!!走过路过的道友请注意了啊!回收各类废旧法宝了诶!太完好的不要,只要破损程度八成九成的啊,不管是法器宝器还是灵器道器……破损了不想用了的就拿来卖啊!反正留着也没多大用,不如拿来换点灵石再买好东西啊!走过路过的道友请注意了碍…”

“……”

林风这一嗓子,倒是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周围的人全都错愕地看了过来,一脸古怪地看着他。

“嘿!回收破损程度八成九成的法宝?还是第一次看到有人做这个生意诶,他傻了吗?这东西有什么利益可图吗?”

“靠!也不怕闪了舌头,还灵器道器,那玩意儿就算是破损得只能用一次对我们来说也是保命的好东西,谁会拿来卖啊,再说,他买得起么?”

“估计是个法宝收藏爱好家吧?看他修为好像也不高,估计是对修炼失去信心了,所以想收藏点东西来以作慰藉吧。”

“嗯,要是有破损得差不多了的法宝倒是的确可以卖了,那玩意儿用着不安全,上次有一个练气后期的修士就是因为使用一件破损度太高的法宝,结果和一头妖兽战斗的时候法宝直接报废了,他也因此断了一条胳膊还差点丢了性命呢!”

“我这件中品法器已经基本上不能用了,倒是可以卖掉……”

林风如此奇葩的举动,立即就如愿吸引了周围人的注意,而且很快就有人将信将疑地走了上来。

“你真的连破损程度八九成的法宝也要吗?”

一个看起来二十五六岁的男子走到了林风面前,有些怀疑地问到。

林风笑着点头道:“嗯,不错!太新的不要,只要不是已经完全报废的,越破越好!”

那人从腰间抽出一把补满裂纹的匕首,递到林风眼前道:“那你看看,这件中品法器你收不收?”

林风神色微喜,没想到第一个‘生意’就是中品法器,他伸手接过了匕首,同时心念一动。

“装备破损度:91%”

“修复所需材料:二级精铁。”

表面上不动声色,林风仔细看了看这匕首,然后对那人道:“的确是中品法器,破损度九成以上,估计就算和一件下品法器对拼一下就会完全碎掉了吧?”

听到林风如此说,那人微微皱眉,还以为林风嫌弃不买了,但随后却听林风道:“不过我要了,两颗下品灵石卖不卖?”

“嗯?你真的要?!”那人顿时一愣,随后微喜地点头道,“卖了!两颗下品灵石!”

正如林风所说,这件中品法器已经几乎不能用了,他可不敢再用来战斗,原本也是打算去城里的法宝商铺看看能不能卖一两颗灵石的,现在听到林风说两颗下品灵石,他立即就同意了。

“好嘞!两颗下品灵石您收好了!”林风爽快地从腰间的小布袋里摸出了两颗下品灵石交给了这人,然后自己将那匕首收了起来。

“嘿!真买了诶!他到底是要做什么?莫非真是传说中的废宝收藏爱好者?”

“他对法宝好像也有点研究,说不定还真是‘专业人士’呢!破损度九成的法宝一般商铺都是不收的,卖给他倒是还不错……”

见到林风真的买下了一件几乎已经报废了的法宝,周围的人都有些惊奇的小声议论了起来,大多数人都觉得有趣,也有一部分人明显有些意动的样子,大概也都有废旧法宝想要卖点灵石。

很快的,第二个‘卖主’就出现在了林风面前,他拿出了一件破损度85%的下品法器,被林风以一颗下品灵石收购了。

几乎紧接着,第三个‘卖主’就出现了,然后是第四个,第五个……在这个自由市场里的修士,基本上都是练气期修为,对这些修士来说,哪怕只是两三颗下品灵石,也是很珍贵的,用已经无法使用了的法宝换点灵石,何乐而不为呢?很快,林风的‘摊位’面前就围了一小堆人,而人堆中则不时传出林风隐带兴奋的声音。

“嗯,下品法器,破损度九成,还是算你一颗下品灵石吧。”

“中品法器,破损度八成,想要三颗下品灵石?不好吧?两颗我就收了……好嘞,这是灵石,请收好!”

“什么?用剩的法符收不收?收!当然收!对了!用剩的连环法符也收啊!而且高价收购!想卖的道友拿来卖啊!”

“不好意思,你这件法器太新了,还是留着再用一阵吧,我只收快报废的法宝……”

“……”

只是短短十多分钟的时间,林风就收购了十余件法宝,而他身上为数不多的25颗下品灵石也只剩下六颗了。

待会儿还要买修复这些法宝的材料,林风只能宣布停止收购,这让后来围上来的不少人都大为失望,不过见林风已经直接开始收拾摊位了,他们也只能扫兴地离开了。

一堆法宝,幸好都是比较‘小巧’的,林风直接用摆在地上的那块桌布一裹,提着就准备离开。

“这位小兄弟,听说你在收废品?哦不……是收购废旧法器?不知道还要不要?”

不过林风才刚要走,却被一个中年男子拦住了,有些期待地看着他问到。

林风略微一愣,歉意道:“不好意思,今天带的灵石不多,暂时不收了,明天我或许还会来……”

“别啊,你先看看我的东西吧,我想你肯定会满意的——它可是很具有‘收藏价值’的。”

这中年人却是有些急了,从怀中摸出了一样东西递到了林风眼前,听他的话,倒真以为林风是收藏爱好者了。

“对不……咦?”林风正要再拒绝,可当看到对方手中的东西时,却突然一愣,然后惊疑道:“这是……”——

修仙专家》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修仙专家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小说《前妻不要逃》之第十一章 暗恋【11】

    原标题:小说《前妻不要逃》之第十一章暗恋【11】书名:前妻不要逃第十一章暗恋自从冷清溪上班之后,她就专门避开和凌菲儿于慕寻城见面的机会,幸好她总能拿捏好时间,既不让自己迟到,又不会碰上那两个讨厌的人。“早,冷姐”“你们早”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公司里的员工相处的如同姐妹一样,这可能也是老板管理有方吧,短短的一段时间,让冷清溪都不的不佩服这位年轻的小老板,不仅在设计上有独到的见解,在生意上更是有自己的一套办法。“冷小姐,麻烦到我办公室来一下。”老板白书南却一直都客气的叫她“冷小姐”,只是除了冷清溪之

  • 小说《相思君知否》之玉碎瓦全【11】

    原标题:小说《相思君知否》之玉碎瓦全【11】小说名称:相思君知否玉碎瓦全若妃的孩子没保住,不到五个月,流产时异常困难,最后和着血水掏出来,是个刚成型的男胎。她身体底子不好,宫壁极薄,本已有滑胎之照,这一摔,宫裂血崩,能保住性命已属侥幸,更遑论再孕育孩儿。丑妃数罪并罚,重阳节那夜之后,便被关入地牢,等待判决。宋庆成的牌位,终究没能留给她,第二日宫人们打扫凤鸣阁,见那灵牌还在龙口里卡着,好几个年轻力壮的宫人耗尽力气,倶没能将它拔出来,那东西好似与生俱来便生长在其中,坚如磐石,刀砍斧劈无以撼动。献帝只

  • 小说《半生情缘半生劫》之第11章 药哑【11】

    原标题:小说《半生情缘半生劫》之第11章药哑【11】书名:半生情缘半生劫第11章药哑苦涩的汤剂被强行灌入嘴里,顺着喉咙很快流入了胃中。应雪桃没有反抗,她又能反抗得了什么?她害死了父皇,如今连母后也保护不了。她真的累了,想哭,可是眼泪像是早已流干了。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她翻身下床找水喝,不小心跌倒在了地上。剧烈的疼痛让她张大了嘴巴,可是嗓子眼一个音节也发不出来。应雪桃哑了,这件事在宫里很快传开了。被派来看管她的宫女,如同看待畜生般看她。她们私下里议论,有的说应雪桃可怜,有的说她活该,还不如一头撞死得

  • 小说《先生,我们不约》之第11章 误会发怒【11】

    原标题:小说《先生,我们不约》之第11章误会发怒【11】小说:先生,我们不约第11章误会发怒当林语嫣按响门铃时,酒店房门忽然就开了,屋里漆黑一片,一只大手拽进她就将她抵在了房门上。口中全是浓重的红葡萄酒味,熏得她脑袋有些发沉,男人迫不及待撕碎她的连衣裙,双手转过她的身,从身后占有了她。林语嫣从开始的挣扎到被他完全掌控,她的身体发软要往下坠,男人抱起她就走进了卧室。等她的背刚碰到柔软的大床,男人很快就压了上来,动作粗鲁不带一丝温柔。“今晚的你,很特别……”过了没几秒,突然,冷爵枭的动作停了下来,一

  • 小说《烟波江上余音绕梁》之第11章 逼问【11】

    原标题:小说《烟波江上余音绕梁》之第11章逼问【11】小说书名:烟波江上余音绕梁第11章逼问多么温柔,多么体贴,萧月看着她的动作,却只觉得恶心。“不用了。”陆温泽搂住她转身,声音清冷,“她不像你一样善良柔弱,这点雨算不了什么。”门被“哐”的一声关紧,大雨倾盆,她站在原地像是一尊石像,浑身上下都是冷的。她不知道站在那里站了多久,离开时仍旧下着雨,她没有拿地上的行李,只拖着沉重的步子往夏遇的家里走去。夏语是她唯一的朋友,也是见证着她爱上陆温泽这十五年的人。等到夏语打开房门的那一刻,她甚至来不及开口和

  • 小说《相思满心间》之第011章 面对他的……【11】

    原标题:小说《相思满心间》之第011章面对他的……【11】小说名字:相思满心间第011章面对他的……乐宝儿听到来人的动静,立刻从沙发上爬下来,扑到方小鱼的怀里。方小鱼蹲下身,把想念了一天的宝贝儿子揽进怀里,好一顿亲。“咯咯咯……”乐宝儿窝在妈咪怀里撒娇,清脆地笑着。“哎呦喂,小鱼啊,你可算回来了,我这一把老骨头都要散架咯!”沐老爷子佯装抱怨到,脸上满是享受天伦之乐的乐意,没有一点不耐。方小鱼抱起乐宝儿,满脸歉意的朝老爷子鞠躬,笑了笑:“给您添麻烦了。”“乐宝儿就还给你啦,我先去睡了,老咯,熬不得

  • 小说《略过岁月去爱你》之第11章 误会发怒【11】

    原标题:小说《略过岁月去爱你》之第11章误会发怒【11】书名:略过岁月去爱你第11章误会发怒当林语嫣按响门铃时,酒店房门忽然就开了,屋里漆黑一片,一只大手拽进她就将她抵在了房门上。口中全是浓重的红葡萄酒味,熏得她脑袋有些发沉,男人迫不及待撕碎她的连衣裙,双手转过她的身,从身后占有了她。林语嫣从开始的挣扎到被他完全掌控,她的身体发软要往下坠,男人抱起她就走进了卧室。等她的背刚碰到柔软的大床,男人很快就压了上来,动作粗鲁不带一丝温柔。“今晚的你,很特别……”过了没几秒,突然,冷爵枭的动作停了下来,一

  • 小说《倾城时光只与你》之第11章那是我的孩子【11】

    原标题:小说《倾城时光只与你》之第11章那是我的孩子【11】小说名称:倾城时光只与你第11章那是我的孩子我挺直了脊梁骨,“对,我不愿意。如果你打算用婚检单的事来要挟我,那你随便。比起林薇捏造检查结果,你掐死自己亲生骨肉的事,是不是更让业界震惊?”“你把医院经营得那么好,树大自然招风,我相信业内一定有很多竞争对手巴不得你名誉扫地吧?”沈寒惊了惊,表情诧异得就像从未认识过我一样:“你敢!”“你觉得一个亲眼看着自己孩子被掐死的妈妈,有什么事做不出来?”他的瞳仁狠狠一缩,“秦歌,我好像真的有点在意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