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太傅庶女不好欺》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

2017/11/1 22:48:36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字:太傅庶女不好欺

第一章 野丫头变成二小姐

老教授扶了扶鼻梁上的老花镜,隔着反光的镜片盯着颜小茴,手里拿着根教鞭在讲桌边沿反复敲了打几下,发出“啪啪”的响声。奇闻网

沙哑的嗓音传到她的耳朵:“清热解毒的中草药有什么?你给我背一遍速记歌!”

颜小茴蹙紧了眉,浸满了汗水的双手悄悄在裙角擦了两下,“‘三花’是金银花、紫花地盯野菊花,‘三草’是鱼腥草、白花蛇草、和……”

最后一种却怎么也想不起来,脑中一片空白。

老教授虎目一瞪,蹒跚着走下讲台,不由分说的将她的左手拉过去,举起教鞭对着她的手心就要打下来!

颜小茴吓得紧闭着双眼,几乎尖叫着:“败酱草!是败酱草!我想起来了!”

尾音高高的挑起,在空中兜了个圈才落下来。

忽然,有风从什么地方猛然灌进来,吹得她一个激灵,立刻就将她从梦中唤醒!

眼睛茫然的盯着身上繁复的衣裙,大半晌神志才渐渐清明。

来到这个世界已经半年了,前世的记忆还是频繁的出现在她的梦中,像一块巨石投入原本平静的湖心,激起巨大的涟漪。波纹荡涤到心岸,时不时搅乱她的思绪。

她轻轻吐了两口气。

身上的不住流淌的虚汗遇上冷风,吹得身上凉飕飕的。《太傅庶女不好欺》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双手忍不住拢紧了衣襟,抬头看向掀开马车车帘的罪魁祸首。

花楹一手拽着车帘,立在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下来的马车边,一脸不耐烦:“我说,你个野丫头,还真以为自己是大小姐啊,叫你多少声你都没反应!”

花楹嘴角抿出一个深深的细纹:“大夫人说,今儿天晚了,再往前走恐怕就没有人烟了。野外露宿又太危险,今儿就在这寺庙里凑合一夜。明天早些起床再加紧赶路,天黑之前就能回京城了。你快下车,夫人在前面等你呢!别慢慢吞吞的耽误大伙的功夫!”

颜小茴猛然间想起现在的身份,认命的撑手坐起身来。

不料长时间一个姿势窝在马车里睡觉,加上整日颠簸,后腰像被谁拧断了一样疼的她直吸气。动作稍微停顿了一下,就见花楹的脸色已然转青,只能把疼悄悄吞进肚子里,暗自咬牙忍痛。《太傅庶女不好欺》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

其实,就在前几个月,她还窝在九溪村的李家,跟书中所写的穿越人士一样忙着适应突如其来的乡野生活,跟温饱做着斗争。

整日被养父养母使唤的脚不沾地,扛着锄头田间地头的来回跑。

不成想,就在前天,这颜府的大夫人刘氏突然带着几个人找到了九溪村,称自己是颜家已故二姨娘遗弃多年的女儿,更拿出了块跟自己脖子上一模一样的通透白玉做凭证。

李家在九溪村出了名儿的穷苦,只有个巴掌大的篱笆院和一顶茅草房。

李家夫妻看到刘氏带来的二百两银票之后,简直两眼放光,问都没问颜小茴的想法,当下就将她打包给了刘氏。

只有李家女儿李香云在听说她要走的瞬间死命的拉住了她的手,又哭又闹。不是因为舍不得,而是因为颜小茴走了以后,李家的农活估计就要转嫁到她的头上了。版权http://www.qi-wen.com/

至今颜小茴都忘不了李香云看见自己坐进马车时,挤在向她祝贺的人群里,那不甘心又嫉妒的眼神。

思绪霎时回转,颜小茴小心翼翼的扶着车辕跳下马车。

举目一看,才发现太阳已经完全滑落到地平线以下,金黄色的夕阳透过茂密的森林洒下斑驳的光影,斜斜的打在寺庙门口的青石板上。

正对面的寺庙匾额上刻着几个刚劲有力的大字,上书“潭水寺”。

这潭水寺虽然看起来有些古旧,香火不是很旺的样子。但是修葺的却十分讲究,整个院落门进打扫的干干净净,连门前的石狮子都被擦的光光亮亮的。

此刻,寺中沉沉的钟声在山谷中荡起袅袅的回音,让人莫名觉得心静。奇闻网

花楹见颜小茴乖乖的下了车,就扭身走到了刘氏身边,连个眼神也不屑给她了。

第二章 夜宿潭水寺

刘氏浅碧色锦裙裙摆拖在地上,从颜小茴这个角度能看见袖口和腰带上金线刺绣的繁复的花纹。

只见她抬手轻轻扣了扣寺院朱红色的木门,露出手腕上与衣裙相照应的两只碧绿玉镯,似乎彰显着她温婉华贵的身份。

开门的小沙弥十分机灵,只扫了几个人的样子就知道是来借宿的,爽快的给几个人安排了三间空着的禅房。

花楹服侍刘氏进了屋,赶车小厮款冬、凉秋跟着小沙弥去后院喂马。

颜小茴跟刘氏告了退,走进自己的禅房,把手上的包袱往床上一放,闭眼躺了下来。

虽然身体休息着,脑子却思索着这两天发生的事。《太傅庶女不好欺》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

按刘氏的说法,她的亲生母亲是何细辛何氏。何氏小时候父母染上天花不治身亡,因而被卖到了刘氏的娘家当丫鬟,少不得受些委屈白眼,因此心思极重,不过跟刘氏的感情倒是像亲姐妹一般亲近。

后来何氏跟着刘氏嫁到颜家,做了颜海生的二房,凭着美貌很受宠爱。

然而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颜家下人间流传着谣言,说颜海生专宠何氏,不顾颜家老爷子的反对要休弃刘氏,然后把何氏扶正。

刘氏向来温良淑德,深得下人之心。

传言一出,所有人暗地里都谴责排挤何氏。

当然,这些事刘氏当时并不知情。

何氏最终受不了府里人的流言蜚语,背着颜海生和刘氏在颜小茴生下那天就差人悄悄送走了,随即自己服毒自缢。

直到今年颜府终于辗转找到当年送走颜小茴的老车夫,这才打听到了她的下落。

自来古代的内宅就复杂纷乱的可以写书,颜小茴不知道刘氏所说是否百分之百属实,见到她的时候搂着她流下的那些泪是否是真泪。

不过有一点却可以肯定的,未来的日子要格外小心!

正蹙眉思索着,忽然听见门“哐啷”一声被人从外面一脚踢开。颜小茴吓了一跳,一个激灵就爬了起来,正对上门口花楹黑着的一张脸。

这姑娘从第一回见面就对她存着莫名的敌意,任颜小茴绞尽脑汁,也想不出什么时候得罪了她。

花楹将端着的托盘“哐”的一声放在了桌上,语气生硬:“夫人今儿累了要早些休息,晚饭不吃了。这儿有些素斋,让你对付着吃一点儿,回到颜府再给你接风。”

顿了顿,她弯唇嘲讽的一笑,“不过,依我看,夫人简直是多虑了。就是这一般般的素斋,估计你在那穷村子也吃不到吧?”

嚯!富贵人家的丫鬟都是这么瞧不起人么?颜小茴心里腹诽,表面上却不想跟她一般见识,只笑了笑:“谢谢你送过来,我会好好吃的。”

花楹用鼻子哼了一声:“你吃完了自己把碗筷送到前面的厨房,我一天下来也很累了,没功夫伺候你一个野丫头。没事儿的话就早些休息,不要弄出什么声响来打扰夫人,明儿还得接着赶路呢。”

说完,也不等颜小茴回答,甩了门就出去了。

颜小茴拿起筷子,看着碗里清清淡淡一碗稀粥,戳了戳碟子里的豆腐,在心里哀嚎一声。之前在李家吃豆饭,现在吃稀粥,虽然情况好了不少,但是她想吃肉啊!

不过想归想,这寺庙里就算有肉,她也没胆儿吃。在佛门吃肉,实在是太不敬了。

眼前这些虽然清淡,但是卖相不错,于是简单吃了两口。想着花楹临出门之前的交代,自己收拾了碗筷,端着托盘出了屋。

不知不觉夜色已深,朗朗的天空被乌云遮着,连颗星星也瞧不见,周围黑漆漆的。颜小茴一撇嘴,真是够扣的,偌大的寺院里居然连个灯笼也没有。

尽管今儿刚进寺时,小沙弥特意指着寺院里的各处地点介绍了一翻,不过此时她什么也看不清,只能依稀分辨出一间挨着一间的房屋,一点方向感都没有。

一阵风起,卷着周围的树枝沙沙作响。小茴猛然想到吃饭前随着刘氏在大雄宝殿逛了一圈儿。

殿后的韦陀,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顿时觉得一股寒气从脖颈后面窜上来,连毛孔都竖了起来,两旁的树影似乎都变得形如鬼魅,张牙舞爪。

第三章 黑暗里的人

本来她是绝对的无神论者,但是自从莫名来到了这个世界,她就有些畏惧了。此刻她无比后悔就这样冒冒失失的跑出来,早知道把房里的油灯带出来好了。

正在这时,面前不知哪里突然窜出来一只野猫,“喵呜”一声从她脚边窜了过去!

颜小茴再也忍不住,惊叫了一声。也不管什么送碗筷了,扭过头顺着来时的路匆匆跑了回去。

一口气跑到禅房门口,利落的推开门,飞速的闪身跑了进去。将手上的东西放在桌子上,又微微颤抖着手提起桌上的茶壶,给自己倒了杯茶,浅嘬了一口,这才觉得刚刚惶惶不安的心,渐渐的安定了下来。

将手中的茶盏放在桌上,看着这房间里的东西,忽然间觉得好像有什么不对劲儿。

刚刚出门时,她明明记着自己点了桌上的油灯,可是此刻,回过神来才发现,屋里黑漆漆的,桌上的灯不知道什么时候灭掉了。

“今儿真是邪门了。”

颜小茴在嘴里念叨着,睁大了眼睛,在桌上摸索火折子,却怎么也找不到。正急的挠头,忽然耳边衣料摩擦的声音,接着一个什么东西被扔在了她的手边。

颜小茴半眯着眼,仔细分辨了下声音的来源处,依稀看见一个高大的身影,分明是个男人!这一惊可不小,脑中轰隆隆作响,耳边是自己惊慌而急促的呼吸声。

“什么人?你在这里干什么?你是怎么进来的?”

她听见自己声音都有些颤抖了。

一边屏息等着回答,一边禁不住后退,同时双手不停的摸索身边顺手的东西,打算拿起来防身。

男子却仿佛没有听到她语气里的惊慌,几乎是有些戏谑的笑了两声:“哦?装的还挺像,但是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打的什么主意。一个姑娘家巴巴的追着我,来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也算是有心了。但是我也说过,喜欢本少爷的人多了去了,我接受不接受,还要看本少爷的心情!”

说着,在黑暗中向她走过来。他身材十分瘦削,却很高大,即使在黑暗里,颜小茴也能感觉到他的影子就笼罩在自己身上。

颜小茴被他的话弄的一头雾水,猫一般的大眼睛在黑暗里怒视他,一闪不闪地。

“你说什么呢?什么追着你!我问你是谁呢!为什么在我房间里!”

她的手还在摸索东西,可是这禅房实在太简洁,居然一件能拿来防身的东西都没有。

男子伸出手,“嗤”的一声用火折子点燃桌上的油灯,微黄的灯光将他的脸照亮。

饶是这种情况下,颜小茴还是不得不承认这是个好看的男子。

墨色般的头发高高束着,如画的眉眼,嘴角带着一丝笑意,一件极为普通的灰色僧衣穿在他身上,都能显现出一股特别的气质。

他修长的手指随手一抛,将火折子重新扔在桌上,迈步向颜小茴一步步走过来,越走越近。

颜小茴后退了两步,后背一下子抵在了门上。

男子栖身上前,几乎是贴着她站着,伸出一只手捏住了她一边的脸颊:“口是心非可不怎么可爱!明明喜欢我都追到这里来了,你还装什么矜持?”

说着一低头,温热的呼吸喷上她的脸。

颜小茴只觉眼前一暗,鼻尖传来男子身上淡淡的兰草味道。他贴的她极近,身上的热度不断的从他身上传来。

颜小茴做梦也想不到,这佛门清净之地,私下里居然有这种花和尚混进来,还想借机吃她的豆腐!

不知道此前这寺里,曾有多少前来借宿的姑娘们被这男子的美色糊弄了,占了便宜!

想到此处,一股火气就从心底烧了上来。她扭过头对着男人的虎口就想咬下去,没想到男人利落的收回了捏着她脸颊的手。

颜小茴却没打算放过他,她以手为刀,顺着男子的脖颈就想劈下去。但是男子利落的一转身,她的手落了空,她纤细的手腕反而被男子宽厚的大掌紧紧抓祝

第四章 奇遇

男子眯了眯眼,弯唇浅笑:“小野猫性格还挺辣!这是你欲擒故纵的把戏?这种计量我见得多了,跟小孩子闹脾气没什么两样,一点都不吸引人!”

颜小茴怒瞪着他:“谁想吸引你,我是真想打昏你,你这个道貌岸然的花和尚!”

话音刚落,男子眼里闪着怒火,抓着她的手箍的更紧了,语气里带着压抑的火气:“你说什么?你睁大眼睛看着我,清清楚楚的对我再说一遍,谁是‘花和尚’?”

颜小茴被他抓的生疼,不住的挣扎:“还有谁?就是你!明明穿着一身僧衣,却留着头发,还偷偷闯进姑娘家的房里想要图谋不轨,你不是花和尚谁是!”

顿了顿,她眼珠一转威胁他:“我警告你快放开我,不然一会儿我可就喊人来了!到时候让你们的住持狠狠处置你这个败坏寺风的人!”

听了她的话,男子明显愣了一愣,“偷偷闯进姑娘家的屋子?你看清楚了,这明明就是我的房间!”

什么?这回颜小茴也愣住了,视线越过男人的肩膀落在里间的床上。

原来自己放着的包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床叠的板板整整的被褥;不远处的书桌上,还摊着几本书,一副主人随时会回来接着看的样子;对面的椅子上挂着几件男子的长衫,但却不是僧衣……颜小茴一下就明白了,视线慌乱的避开男子的眼睛,咬了咬唇轻咳了一声,“那个,不好意思,我才发现,我好像走错了禅房。”

她看了眼几步之外的房门,低着头走过去:“那我告辞了。”

男子却更快的走到房门口,在颜小茴的手还没摸到门闩之前,闪身挡在了她面前。微微扬着头,露出好看的下颚线。

男子双手抱在胸前,一副不依不饶的样子,“这么容易就想走?本少爷看起来这么好欺负?刚刚你的态度可不是这样的,谁信誓旦旦说要找住持来的?”

他俯下身,黑曜石般的双眼紧紧盯着她的眼睛,嘴角微微翘着,却一点真实的笑意也没有:“估计他老人家来了,才会想处置你这个半夜溜到男子房里不守规矩的女人吧?看你的样子应该还没嫁人,到时候你这败坏妇德名声传出去了,看谁还敢娶你!”

这人居然抓着自己的失误不依不饶,颜小茴蹙紧了眉,也微扬了头跟他理论:“天这么黑,我跟家人又是第一次来这里,禅房都长得一模一样,我一时走错了也是情有可原的。倒是你,上来就跟我说一些乱七八糟的话,好像我是主动找上门来的,明明你自己也有错好不好。”

男子倏地站直了身体,瞪大了眼睛仿佛不可置信的样子:“跟家人来的?不是因为喜欢我所以特意从京城追来的?”

颜小茴暗自咋舌,这人可真是够自恋的,难不成每个在他身边出现的女人都得喜欢他追着他不成?她懒得跟他计较,伸手推了推他:“我之前根本就不生活在京城,而且根本就没见过你!解释清楚了,我总算可以走了吧?”

男子身体却一动不动。

“走错房间就算了,那你骂我是‘花和尚’,总该赔礼道歉吧?”

颜小茴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他穿着僧衣,刚刚还对着她凑那么近,她能不想歪么?正要张口辩解,忽然男子歪了歪头,仿佛了听见什么动静一般,倏地将她扑倒在地。接着一只手将她揽住,另一只手紧紧捂住了她的嘴。

颜小茴的后背撞在地上,觉得又凉又疼,接着眼前一花,随着他的动作一起滚到了床榻下面。

周围灰尘扬起,呛人的很,她皱着眉想咳嗽两声,可是此刻被他捂住了口鼻,连呼吸都有些不畅。

刚刚被他扑倒的瞬间,幸亏她反应快,有意识的侧了侧头,不然现在非被撞出脑震荡来不可。

这人到底是怎么回事?莫不是纠缠不休伺机占她的便宜?她“唔”了两声,用力挣扎躲避他的束缚。

男子轻轻的松开了揽着她的一只手,捂在她嘴上的手却没动,而是整个人贴在她的耳边。

第五章 黑衣人

男子整个人贴在她的耳边,极为小声的说:“外面有人来了,不想死的话就别动也别出声。”

颜小茴侧耳听了听,确实是有脚步声,不断地在接近这间禅房。

但是跟正常的走路声不同,这脚步声极轻,不用心根本听不到。而且不像是一个人的,至少两三个人。

奇怪的是,这些人在附近转来转去的徘徊着,却始终没有进来。

颜小茴不敢说话,只能用眼神询问:“外面是什么人?”

身边的男子嘴唇抿成了一条直线,却不理她,一双眼眸敏捷的注视着外面的动静,像是一只随时等待抓捕猎物的豹子。

忽然,外间窗户的窗纸被人捅破了,接着缓缓伸进来一根非常细的竹筒,颜小茴清清楚楚的看见一股白烟儿顺着风吹了进来。

心里暗叫不好,这烟儿绝对不是什么好东西。

果然,身旁的男子眼疾手快的扯下自己的衣摆,撕成两条,一条蒙住自己的口鼻,另一条递给身旁的她,动作行云流水,放佛经历了多少次一般。

颜小茴学着他的样子遮住自己,听见他用极小的声音嘱咐她:“一会儿不论发生什么,你都要呆在这里不要出来。”

明明两人躲在床榻下面,黑暗的阴影里,颜小茴还是看到了他对她斜了斜眼,话语里一点温度都没有:“不要拖我的后腿。”

颜小茴气极,这人!究竟是谁拖谁的后腿啊?她只是出来送个碗筷,若不是被他误会了,被绊住了脚,现在估计早就躺在床上睡着了,还用的着躲在这满是尘土的床榻下,战战兢兢的防着外面的人吗?越想越生气,她嘟了嘟嘴,极小声的回复:“你放心吧,就算是你快要被人打死了,我也会呆在这里一动不动,绝对不会出去救你的。”

男子青了脸,刚要说什么,忽然斜对面的竹窗“吱呀”一声,被人小心翼翼的推开了。接着,从外面轻手轻脚翻落进来三个黑衣人,都蒙着面。

他们像是早有目的似的,一人跳进来后,兀自躲在窗边,将竹窗开了个小缝,仔细观察着外面的动静,其余两人则径直奔向了床榻。

蒙面人黑色的靴子停在藏着两人的床榻旁,颜小茴和男子一下就绷紧了全身的神经,屏息等待那人接下来的动作。

然而他只是用手轻轻撩开刚刚颜小茴和男子匆匆躲避间放下的床帐,视线往床上一瞥,接着眉头一皱,对另两个同伴说,“人不在!先找东西!”

说着,开始在这禅房各处仔细搜寻着什么。

衣柜被打开,衣服一件件被扔在地上,书架的书也被翻的乱七八遭,屋里霎时一片狼藉。

颜小茴能明显感到身旁的男子动了怒,整个人绷得紧紧的,像一张拉紧了的弓。

她深吸了一口气,这些人明显冲着身边这男子的什么东西找来的,而且看起来是来者不善。

虽然自己跟他们毫无瓜葛,但是难保会被这些蒙面人当成男子的同伙。

万一硬碰硬,身边这人估计是不会管自己的,那自己一个弱女子岂不是很倒霉?当务之急应该先把这些人的注意力引开,好寻个有利时机逃跑。

这么想着,她不顾身旁男子的疑惑和反抗,硬是将他推到了身后最里面的床脚下。并暗自用脚踹了踹他挣扎着的胳膊,示意其藏好。

自己却伸展了下身体,挡在前面,全神贯注的注意蒙面人的动静。

这些人搜不到想要的东西,像没头苍蝇一般在屋里乱撞,迟早会翻看床榻下面。

果然,之前查看床榻的人在别处搜寻无果又转了回来,猛然间蹲下身子,看向床下,见里面黑团团的阴影,料定有人躲在里面,嬉笑了一声:“戎二爷,我知道你就躲在里面,别装了,趁我说好话的时候赶紧给我出来!其他的好商量。”

他狠厉的目光在床下逡巡,用手向里抓了抓,一下子抓到了颜小茴的手臂,嘴里笑道:“哈,这下可抓到你了吧,戎二爷!”

他略一用力,就将她从床下拖了出来。

接着大手一挥,将她蒙在脸上的布条扯了下来。

目光落在她的面上,顿时一愣,接着露在外面的眉就拧紧了:“怎么回事?你是谁?戎修呢?”

颜小茴眉头一皱,大力挣扎着要挣开男子的大手,身体故意向后倾,将床下的风景遮的严严秘密,嘴里嘟囔着:“哎呀,放开我,放开我!你们抓错人啦,我也是找戎修算账的!”

第六章 黑衣人(2)

蒙面人一听,果然松开了她,一脸迟疑:“真的?你找他干什么?戎修那小子人呢?”

颜小茴像看白痴一样看着对方:“我若是找到他了,还用得着偷偷躲在床下守株待兔吗?”

说着她一只手撑着地,坐了起来:“戎修那小子在京城跟我结了怨,我是追着他找过来报仇的。打听到消息说他住在这间禅房,下午的时候就偷偷溜进来了,可是等到现在把你们都等来了,他居然都没有出现。这人平时就机灵的很,估计是听到什么风声事先溜了。”

蒙面人面面相觑,思忖了半天,缓缓说道:“不可能,这回是他家老爷子把他弄来,让他在这寺庙里思过的,他若是偷偷跑了,他家戎老将军还不大发雷霆?”

颜小茴眼珠略微一转,“难道是藏在这寺里别的地方了?或者是山上?”

蒙面人一听说,互相对视了一眼。

“那我们去别处搜一搜,东西估计是在他身上带着呢。”

说着,三步并作两步走到窗边,身体一个前倾,人就翻了出去,只剩下竹窗被夜风吹得“吱呀”作响。

几个人走后,颜小茴赶紧站起身,悄悄走近竹窗边,顺着窗缝向外看去,茫茫的夜色将蒙面人最后一丝痕迹也掩盖去了,她莫名就松了口气。

回头叫依旧藏在床下的人:“喂,出来吧,人已经走了!”

戎修身体一骨碌,从床榻下面闪了出来,手掌一撑地面利落的站起身,接着长臂一伸将窗边站着的颜小茴一下拉到身边,虎视眈眈的看着窗口。

颜小茴见状轻笑了下:“喂,行了你,人都已经走了,你现在装什么英雄?”

戎修铁青着脸,抿紧了嘴角:“闭嘴,你这个愣丫头!”

什么?颜小茴瞪大了眼睛,居然叫自己愣丫头?若不是她想办法将坏人引走了,说不定这会儿正被人修理的鼻青脸肿呢!这人怎么过河拆桥啊!

戎修却好像没看到她愤怒的表情一般,黑曜石般的眼睛紧盯着竹窗,沉声说道:“行了,别偷偷摸摸藏着了,都出来吧!”

外面响起一声轻笑,接着蒙面人顺着竹窗去而复返,三人抱着双臂站在颜小茴和戎修面前互相对峙着。

见颜小茴睁大了猫一般的眼睛一副吃惊的样子,其中一人笑道:“小丫头,想骗我们,你还嫩了点!练武之人,连这屋子里有第二个人的呼吸声,我们都听不出来,岂不是太蠢了?”

既然知道还装,这不是拿人当傻瓜吗?颜小茴小脸气的鼓鼓的。

蒙面人轻笑了下:“不过难得你这小丫头见到我们居然一点都不害怕,还能脸不红心不跳的扯谎。 比京城府里一般的莺莺燕燕强了不少,难怪堂堂京城小霸王戎修都甘愿躲在床榻下面当缩头乌龟。”

另一个身形略高的黑衣人也附和着:“就是,怪不得戎二爷连在寺里受罚都要将你带在身边,无情公子也变成痴情种子了。”

说着对站在前面的戎修一笑:“戎二爷真是好福气啊,被戎老将军送到寺庙里关禁闭也有小美人心甘情愿的陪着!”

戎修冷哼一声:“废话少说,想动手尽管来!只不过我的事跟这丫头没有关系,你们不要动她!”

蒙面人轻声一笑:“呦,了不得了,戎二爷居然也懂得怜香惜玉了。您不从来都是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么?看来这丫头跟你关系匪浅啊!”

这人兀自拖过了一旁的椅子熟门熟路的坐了下来,十足的主人模样。

“不过,我们本来就不想动手,只不过是受人所托,来二爷这儿寻点东西。您若是乖乖交出来,那我们立马就拍拍屁股走人。您若是不交呢,那可就怨不得我们哥儿几个不规矩了!”

戎修连面色都不变一下,想都不想的说道:“不可能,你们别做梦了。”

那人将桌上的茶盏拿过来,在手里转来转去,却不喝:“戎二爷您也不问问我们跟你要的是什么,就一口回绝了,这不是逼我们兄弟们几个动粗呢么?”

戎修翘了翘一边的嘴角,“我从京城来这寺里是闭门静思的,不想惹事,但是不代表你们就可以欺负到我的头上来。不管你们替谁办事,想要什么,都不可能从我这儿得到!我戎家的人,还没那么怂!”

蒙面人一听,脸色顿时一变,“既然戎二爷不识相,那也怨不得我们不客气了。”

话音未落,就将手中的茶盏对着戎修一扔,茶水立刻泼了出来。

趁着他晃神的一刹那,极快的闪身接近,手腕一翻,露出一柄乌青的匕首,冲着戎修的面门劈头就戳过来。

太傅庶女不好欺》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太傅庶女不好欺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小说摄政女王爷第13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摄政女王爷第13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摄政女王爷第十三章一石二鸟一阵微风吹拂,立于青竹之下的青衣女子,淡淡的看向竹林深处,随着时间的推移,她的心渐渐冷却下来,无半点在悠静院内的怒意。其实,冷艳并没有生气,更没有必要生那无双的气!因为假的,永远都是假的,成不了真!而,真的,早已离她远去。她假意生气,只是为了给杨南与司越看而已。真真假假,假假真真,让人弄不清楚!她最讨厌的,便是有人来窥探,猜测自己的心了!她很是厌恶!既然想要得知她的心思,敢冒大不韪来触她的霉头,那便是要付出一定的代价的!冷

  • 小说闪婚一百天第13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闪婚一百天第13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称:闪婚一百天第十三章完全调转?“刚才的你,难道是想要吃了我吗?”慕枫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平稳,但是语气之中却掺杂了一丝并未见过的温柔。两人的脸颊越来越近,仿佛连呼吸都是近在咫尺。顾涵一瞬间的反应居然是希望时间永远停格在这一刻,纵使她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想的。慕枫抬起双眸,眼睛眯成了一条缝隙。随后在顾涵那有种受宠若惊的眼神之中将自己推到一旁,开门离去。顾涵站在原地愣神了好一会儿,直到听到公寓房门关上的响声之后,才是缓过神来。刚才,发生了什么?好像是短暂的

  • 小说余生因你更温暖第13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余生因你更温暖第13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字:余生因你更温暖第13章看不到的爱情萧雅咳嗽得气都快要喘不过来,一张脸红得仿佛可以滴出血来,看得林深心中一阵绞痛。他不该激她,尤其是在她身体这样恶劣的前提下。好不容易缓过神来,电话铃声已经停止了响动,萧雅不敢迟疑,找到苏长明的电话,拨打了过去。电话响了几声,才被人接起,一开口隔着冰冷的电话,依旧可以感受到他滔天的怒意。“萧雅!你现在胆子是越来越大了!”她手一抖,险些连电话都握不住,“对不起,我有些事耽误了,我现在马上过去接孙玥……”“够了!有

  • 小说迷情岁月:神偷小妻不要跑第13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迷情岁月:神偷小妻不要跑第13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迷情岁月:神偷小妻不要跑第13章:重口味翎玥清楚的感觉到他鼻间所吐出的气息,更加隐隐觉察车内的气氛越发不对劲。“你,你该不会是想,是想为了一条裤子,就……就叫我以身体赔偿吧?我告诉你哦,你想都别想!!!”双手紧张的护住了自己的胸口。谁知……战辰夜‘噗嗤’一声,不屑的笑道:“用身体赔偿?那吃亏的岂不是我?先下车,回头我再想怎么惩罚你!!”“……”‘那吃亏的岂不是我?’‘岂不是我……’耳畔,不断回荡着战辰夜在说这话时浮现在脸上那抹耐人寻

  • 小说步步逼情:老公请推倒第13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步步逼情:老公请推倒第13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书名:步步逼情:老公请推倒第13章你不会是嫉妒了吧“长辈,老师?”她轻轻一嗤,“一个水性杨花,脚踏两只船的女人有什么资格为人师表?又有什么资格当我的长辈?”想到那天撞到的肮脏事儿,想起屡次救她的小叔,颜菲一股不知名的怒火越烧越旺。“白晴柔,记住,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你,根本配不上沈默!”她面容冷厉,字字铿锵,让人如同置身于法庭之上,充满了压迫感。白晴柔不自觉后退了一步,在她的逼视下,竟有一种不敢直视的心虚恐慌感,但她到底不是一般人,

  • 小说亲密任务:少爷,把持住!第13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亲密任务:少爷,把持住!第13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亲密任务:少爷,把持住!第13章你究竟和谁出去了?“接下来有请商界精英,本市最年轻的总裁,同时也是我院历史上最年轻的名誉院长致词!”秃头院长慷慨激昂,台下的记者不停摆弄手里的闪光灯,把镜头都对准了那个,嘴角时刻都带着一抹疏离微笑的男人。他吐出的每一个字,都随时有可能影响全国经济的发展。“商杰财团收购怀恩,并非是为了盈利。当然口说无凭,经过公司董事会决议,我们将拿出三个亿来扩建医院,以及引进新的医疗器械和更多的专家,全力将怀恩打造为京都

  • 小说婚约难赴第13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婚约难赴第13章在线免费阅读书名:婚约难赴第013章来见我江未晚没有回答顾执的话,而是自顾自的吃着碗里的饭菜。顾执之前答应了老爷子,他说,他和江未晚的事情他会自己处理,并且结果一定让老爷子满意,老爷子这才答应不出手参与。他不能让老爷子失望,也不能折了自己的面子。更何况,他对江未晚这个女人很感兴趣。江未晚一早只吃了一个汉堡,这个时间里本该大口吃饭,可见到手腕上的玉镯子,她忽然就没了胃口。结婚……“顾执,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江未晚放下手中的碗筷,抬眸看着自己对面的顾执。“如果你想问能不

  • 小说我的乡村发迹史第13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我的乡村发迹史第13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书名:我的乡村发迹史第13章收获因此在当地我们所受的待遇极好,当地政府部门提供我们住宿,缺油、缺水之类的,他们也主动帮忙。有些好心的,还会给你弄点吃的、喝的!那时的情况是,不是你找不着活干,而是你根本干不完,他们就那样,开着车,或拿着口袋,在田间地头等着,催着你干!因此,我和铁柱几乎每天都要割到半夜。但是虽然累,我和铁柱却快乐着,因为收益着实不错!一亩地四十元,那时油价低,除去十来块油钱,净赚二十多块钱。一天能收一百多亩,一天能赚二千多!我和铁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