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谋妃权倾天下》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

2017/11/1 22:35:44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字:谋妃权倾天下
第一章 涅槃重生

A市的某个研究所里,安沁玥痛苦地倒在地上,豆大的汗水不停地从额头上落下。网站qi-wen.com眉头紧锁,嘴唇慢慢地发黑,她的身上犹如近千只蚂蚁在那不停地啃食着她的内脏,意志逐渐地瓦解。

听到脚步声由远及近,安沁玥用尽全力,吃力地站起。捂着心脏的位置,安沁玥面无表情地注视着面前的两人:“这下,知道你们要的结果了吧。”

瞧了眼她的面部情况,其中一名研究人员沉静地说道:“沁玥,这一次恐怕你活不过今天。毒性已经侵入你的脏腑,没有救治的可能。”

呵呵,从被他们抓来当做试药人开始,她的下场就已经注定。双腿不停地打颤,安沁玥意识到生命的流逝。来自http://www.qi-wen.com/为什么所有的人都能简单地活着,而她却不能!她不甘心!抬起眼,对上那只手枪,安沁玥的唇角扬起一抹冰冷:“既然我死,你们……也休想活着!”说话间,安沁玥手臂一挥,几颗种子落在地板上。

看到那些种子,两名研究员的眼里闪过疑惑,突然间,种子快速发芽,不一会儿,研究所内猛然出现一棵棵植物。正在他们惊愕之际,纸条张牙舞爪地朝着研究员扑去。刚准备扣动扳机,却发现手枪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被迅速生长的藤条卷走。顷刻间,偌大的研究所变成了树林。眼前的情况,并不在他们的意料之内。“安沁玥,你不管你哥哥的死活了吗!”研究员大声地喊道,声音里带着恐惧。来自qi-wen.com

哥哥,是她一直努力活着的生存希望,如今却……安沁玥不由吐了口鲜血。抬起手,抹去血渍,安沁玥目光森冷,说出的话犹如从地狱传来:“还想继续欺骗我吗!今天,就是你们的死期。”尾音还未落下,安沁玥猛然一瞪,枝条像有了意识,利落地将研究员甩到墙上。

紧接着,又是啪地一声,研究员的脖子被紧紧地嘞着,双手抓着藤条,痛苦地挣扎着。肆意大笑,安沁玥面无表情地命令:“杀!!”凄厉声乍响,两名研究员瞪大眼睛,眼里满是恐惧地死去。

看到这一幕,安沁玥不由发笑,一滴泪水悄然落下。努力隐藏着身上的异能,却最终还是躲不过。阅读http://www.qi-wen.com/又是一口鲜血吐出,安沁玥虚弱地跪在地上。瞬间,所有的植物也快速地萎靡。双眼注视着夜空,安沁玥的拳头用力地握着。撑着最后的力气,安沁玥瞪着夜空,她的眼里满是不甘!意识渐渐抽离,安沁玥的身体缓缓地往后倒去。与此同时,她的周身空气忽然间出现一道裂痕。

广播里,A市的气象播音员声音里充满着兴奋,说道:“根据多位市民反映,天空疑似出现虫洞,传言虫洞是连接两个时空间的隧道……”

再次睁开眼睛,安沁玥发现四周一片漆黑,用力地呼吸,顿时有类似于沙子的东西进入鼻腔。侧耳倾听,四周十分安静。说明qi-wen.com用力地嗅了嗅,闻到了浓郁的泥土清香。手掌微曲,便可捏住一把泥土。直觉告诉她,她应该处在泥土里。只是,为什么会在这?不想继续呆在黑暗的世界里,安沁玥使劲地一个翻身,身上的泥土顿时松动。紧接着,又用了一阵气力,安沁玥终于坐起身。低下头,看着自己所处的位置时,安沁玥的眉头不由地蹙起。她这是被……活埋?带着疑惑的眸子望向四周,安沁玥的眉头不由地蹙起。《谋妃权倾天下》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组织里处置失败的试药人,不都是采取火焚吗?呵呵,他们不会留下任何蛛丝马迹。瞧这里的布局,应该是个庭院。眉头蹙起,安沁玥刚准备站起身,却发现头疼得厉害。“这是哪里?”安沁玥自言自语地说道。

等待晕眩感过去,安沁玥这才从坑里走了出来。直到这一刻,安沁玥这才注意到自己的不同。穿着复古的服装,手掌似乎比原先的小了一码。而这个庭院,也不像现代的建筑。此时,安沁玥的心里闪过一个可怕的念头:传闻中的穿越,竟然发生在她的身上。

唇角扬起一抹嗜血的笑容,安沁玥的眼里闪过一阵血红:“看来,我是命不该绝。”抬起脚步,安沁玥刚准备迈开步伐,却发现头疼得越来越厉害。胸口一直窒息,安沁玥用力咬着嘴唇强忍着。

第二章 不过利息

如果她没有猜错的话,应该是原主之前头部受到重创,才导致了死亡,让她钻了空子。紧紧地握紧拳头,安沁玥作势站起,却又猛然倒下。脑袋仿佛要炸开一般,安沁玥一直隐忍着。“啊!”一声大喊,安沁玥再次陷入昏迷。

睡梦中,安沁玥来到一副画卷面前,只见里面正闪过一幅幅景象。一名长得与她一模一样的小女孩,正不同的场景里,被不同的人所欺负着。猜测没错的话,这应该就是原主的记忆。面无表情地冷眼旁观,安沁玥的表情没有丝毫变化。侧过头,看着站在身旁的女子,安沁玥冷漠地说道:“让我看这些的理由是什么。”

没想到她会问得这么直接,女子苦涩一笑,答道:“自我懂事以来的这十五年,因为痴傻,我被父亲嫌弃,被姐妹和庶母欺凌,被百姓们嘲笑。以至于,过着畜生不如的日子。而现在,却又落得这般下常我的心里好恨,所以,我想你替我好好地活着,替我报仇。”

替她报仇?听到她的话,安沁玥不屑地说道:“那是你的事情,与我何干。”

拳头用力地握着,女子的脸上充满着绝望的愤恨。这样的她,令安沁玥有些熟悉。“为什么仅凭一个预言,就要如此待我!我不甘心,我不甘心!”女子激动地喊道。

预言?心里闪过疑惑,安沁玥刚准备询问的时候,发现女子的身影慢慢地变透明。见此,女子连忙说道:“姑娘,我即将魂飞魄散,这是我最后的请求。若有机会,沁玥一定会报答你的恩情。”说完,女子的身影便化作一缕青烟消散。

调转方向,将视线落在因为痴傻而遭受不平等对待的小女孩身上。许久之后,安沁玥弯起一侧唇角:“既然这样,我答应你。”不仅仅只是因为相同的名字,更因为她的那句不甘心,令她产生了共鸣。

睁开眼睛,看着眼前的事物,安沁玥顿了几秒,便起身按着记忆中的方向,往前走去。既然她代替了原先的安沁玥,自然不允许人再次将她伤害。在现代,因为一味的隐忍,最终不仅连累了自己,更害死了哥哥。再次重生,她绝不会让自己重蹈覆辙!

途径院子,安沁玥刚走到一棵柳树下,便注意到有两个身影正在那赏月。而其中一人,便是安沁玥的四妹安翎儿。记忆里,是安翎儿将安沁玥哄骗上了假山,最后趁机将她推下,以至于安沁玥头部倒地而死。抬起脚步,安沁玥缓缓地朝着他们走去,脸上带着诡异的笑容。

听到声音,安翎儿好奇地转过头,当看着安沁玥的那一瞬间,安翎儿的面色顿时苍白,声音里带着惊恐:“鬼……鬼啊!!”飞快地抓住身旁男子的衣襟,安翎儿的身体不由颤抖。

那男子扶着安翎儿,安抚地说道:“翎儿莫怕,是你三姐,不是鬼魅。三小姐,夜已经深了,你怎么能穿成这样出来吓人。”男子责怪地说着,瞧着安沁玥那一身白衣,自然容易引起误会。

瞧着正在他怀中的安翎儿,安沁玥嘲弄地说道:“三更半夜,你们孤男寡女在这幽会,还真是有情调。要是不做点越轨的事情,真对不起这么好的月色。”

闻言,安翎儿的面容刷地变红,但更多的却是愤怒。男子按着安翎儿的手,疑惑地看着安沁玥:“三小姐,你今天说话怎么会……”

走上前,安沁玥的脸上带着冷色,在月光下越显得清冷:“安翎儿,这次我要好好地谢你。要不是你的一推,恐怕我也不会恢复神智。这笔账,我会好好算回来。”

原来她真的没死,还因此恢复了神智,安翎儿大惊。从男子的怀中出来,安翎儿怒骂道:“小贱人,敢威胁我,皮痒了是吗!今儿个,我非好好地教训你不可!”说话间,安翎儿扬起手,作势要教训安沁玥。

目光微微地眯着,安沁玥的眼里浮现出狠戾之色。就在她的手掌即将落下来的那一刻,安沁玥迅速地抓住她的手腕,一个使劲,只听得咯地一声响起,安翎儿痛得哇哇大叫。冷哼一声,安沁玥不屑地放开她。悠然转身,安沁玥冷酷地撂下狠话:“这,只是利息。安翎儿,你欠我的债,我会一笔一笔讨回。”

直直地盯着她的背影远去,安翎儿气愤地大声喊道:“安沁玥,我不会放过你!!”

第三章 上门寻事

身为将军府的三小姐,安沁玥的院子,却十分简陋。只是几间屋子,还有一个小院。院子里,种着几棵树木。瞧见安沁玥回来,一名丫鬟的脸上闪过不悦,指责地说道:“三小姐,你一个人跑哪里去玩了,大半夜都不值得回来。快去睡觉,一个傻子,成天不让人省心。”说话间,丫鬟转身作势进屋。

“慢着。”安沁玥面无表情地命令,“过来。”

转过头,丫鬟梅香并没有迈开步子,不耐烦地说道:“做什么,这么晚了还打扰我睡觉,小心我拿鞭子抽你。”

呵呵,安沁玥活得真是悲哀,竟连一个小小的丫鬟都可以将她踩在脚底下。只可惜,她已经不是从前那个任人欺负的安沁玥。双目泛着寒光,安沁玥冷漠地说道:“梅香,活腻了吗?我的话不说第二遍,想让人给你收尸?没问题!”说话间,一抹嗜血的光从安沁玥的眼里迸射而出,梅香不由一颤。

总觉得今晚的安沁玥有点奇怪,梅香最终还是敌不过她的目光,走到她的面前。梅香才刚停住,安沁玥扬起手,啪地一声,落下一个巴掌。见此,梅香惊愕地睁大眼睛,眼里满是难以置信:“你敢打我?”

直直地盯着她,安沁玥警告地说道:“尊卑有别,说话前掂量自己的分量。就算我再不济,也是堂堂三小姐,而你只不过是下人。今后做事谨慎点,要不然你的下场,绝对不可能只是这个巴掌。”

她脸上的冰冷令梅香一阵害怕与不安,今天的安沁玥,不再是以前可人由着她打骂的安沁玥。低着头,梅香不甘心地说道:“是,小姐。”

回到房间,安沁玥便疲 惫地在硬床上躺下。今晚她要好好补眠,明天应该会有麻烦找上门。再一次重生,她绝对不会让任何人伤害到自己。只有强者,才能站在顶峰。伤害她的人,势必要付出代价!

第二天,果真如安沁玥所料,某人上门滋事。悠悠地躺在躺椅上,安沁玥冷笑地说道:“庶母,这是什么风把你吹来了。”

安家当家主母叶佩琪指着安沁玥,嘲笑地说道:“安沁玥,你还懂不懂规矩。见到主母,都不请安。也是啊,你就是一个傻子。昨天你竟然敢伤害翎儿,欠揍了吗?”

从躺椅上站起,安沁玥平静地看着她,似笑非笑地说道:“庶母,你应该感谢我才是。你的好女儿做出伤风败得的事情,要是传出去,恐怕你的主母地位,可就不保了。待字闺中,却和男子三更半夜赏花弄月,这说两人是清白的,谁信埃”

“你!臭丫头,你敢污蔑翎儿?来人,给我好好地教训这丫头。”叶佩琪大声地命令。话音未落,几名丫鬟便朝着安沁玥扑了过去。见此,安沁玥嗤之以鼻,随手捡起地上的枝条。这是你们,自找的!

手拿枝条,安沁玥身形迅速地在几名丫鬟间穿梭。每当枝条落在她们的身上时,总有一股强烈的疼痛传来。安沁玥的眼里带着平静,手中的动作丝毫都不含糊。这一次,就要好好地让他们吃到苦头。视线落在某个丫鬟的身上,安沁玥握着枝条,猛然戳向她的身上,只听得阿地一声,枝条已经没入她的身体,鲜红的血不停地留下。看到这一幕,众人不由惊呆。

冷漠地将枝条抽出,看着倒在地上的几人,安沁玥嘲弄地说道:“怎么,今天怎么不经打了?平日里,你们打我可是很带劲。”刚刚在枝条里注入了精神力,使得枝条变得强韧,犹如杀人的利刃一般。

看到这一幕,众人不由惊呆,叶佩琪的脸上,满是惊愕。正如安翎儿所说现在的安沁玥不但不痴傻,反而……变得强大。收回心神,叶佩琪教训地说道:“安沁玥,你好大的胆子,竟敢伤害她们。身为三小姐,你……”

第四章 惠妃回门

不等她讲话说完,安沁玥悠悠地说道:“庶母的意思,身为三小姐的我,没有教训丫鬟的资格,反而可以由着你的丫鬟欺负了?这话要是传出去,恐怕大家都要以为,庶母是故意欺压了。”

闻言,叶佩琪的脸色变得难看。黑着脸,叶佩琪愤怒地说道:“是谁准许你这么和我说话,真是不懂尊卑。我是你的母亲,教训你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走到她的面前,安沁玥轻笑地说道:“真的……是吗?我是安家的嫡女,你是安家的庶母。不知道这嫡庶谁尊?再者说道母亲,我母亲是安家名正言顺的主母,只可惜有些恬不知耻的女人,趁着她怀孕之际,爬上我父亲的床。以至于,我母亲在生我的时候,难产而死。不过你也有能耐,竟能让父亲顶着流言,把你扶正。不过这青国上下,谁人不知道……这个丑闻。所以庶母,要教训我之前,可要经过深思熟虑才行,免得惹人闲话。”

叶佩琪没有想到,安沁玥现在竟然如此伶牙俐齿。恶狠狠地瞪着她,却无法反驳。气愤地甩了下袖子,叶佩琪咬牙切齿地说道:“安沁玥,这次的事情,我不会就此罢休。要是翎儿的伤有个好歹,你父亲也不会放过你。哼!”重重地哼了一声,叶佩琪拂袖离开。

站在原地,安沁玥心情愉悦地说道:“庶母,小心着走路。”尾音还未落下,便看见叶佩琪狼狈地摔倒在地。

在丫鬟的搀扶下站起,叶佩琪大声吼道:“是谁把树枝放在路中央,来人,把园丁拉出去砍了!”

半眯着眼睛,安沁玥唇角的笑容肆意地放大。

自从那日之后,接下来的几天,叶佩琪并没有去找安沁玥的麻烦。就算她想找,怕是也没有那个时间。

这一日,府里十分热闹,只因为安家二小姐回娘家省亲。三年前,安家二小姐进宫选秀,封为惠妃。安家也因此沾光。有了这一层关系,朝中许多大臣,纷纷与安府交好。安惠妃与叶佩琪、安翎儿坐在主厅里闲话家常。注意到安翎儿的手腕上包扎着,安惠妃关心地说道:“翎儿,你怎么受伤了?”

说起这个,安翎儿拉着安惠妃的手,脸上挂着泪珠,委屈地说道:“二姐一定猜不到,我这手上的伤,都是安沁玥那个贱人弄得。那晚她不知道哪来的力气,竟害得我腕骨受伤。二姐,你不在家里,都没人替我做主了。”说着,安翎儿难过地擦擦眼角。

闻言,惠妃惊讶地问道:“你是说沁玥?她哪来的胆子,竟敢弄伤你!”因为一母同胞,安惠妃对安翎儿尤为疼爱。

咬着牙,安翎儿愤愤地说道:“可不是,那丫头竟敢对我动手,真是胆大包天。二姐不经常回家,都不晓得最近家里因为安沁玥的缘故,被搅得一团乱。前几日,娘为我去找她理论,没想到不但被她训斥了一顿,还把娘的贴身丫鬟打伤。现在府里好多的下人,都在偷偷看娘的笑话。二姐,你说这可不可气。”

闻言,安惠妃愠怒地说道:“娘,翎儿说的可是实情?她安沁玥好大的胆子,竟不把娘放在眼里。来人,去把贱妮子找来,本宫要亲自教训她不可。”

第五章 合伙欺负

接到命令,两名侍卫转身往外走去。叶佩琪拍了拍安惠妃的手,亲切地说道:“为娘的受点委屈不算什么,我就担心连累了娘娘埃就像安沁玥说的,我毕竟不是正室,总会落下话柄。不过我一直纳闷着,安沁玥为何突然变得牙尖嘴利?而且她的气势,也与以前大为不同。”

仰起头,安惠妃傲慢地说道:“不是正室那又如何,如今本宫贵为惠妃,要是谁敢议论纷纷,本宫非摘下她的脑袋不可。翎儿、娘你们放心,今儿个本宫为你们做主。”

不一会儿,安沁玥便步履平稳地来到主厅。看着坐在主位上的安惠妃,安沁玥的眼里闪烁着不屑。“大胆,见到娘娘竟敢不跪,该当何罪!”一个娘娘腔的太监大声说道。

侧过头,安沁玥随意地瞥了一眼,简单地福了福身,淡漠地说道:“给安惠妃请安。”

见此,一旁的安翎儿嘲笑地说道:“三姐一直痴傻,竟连礼仪都不晓得。见到惠妃娘娘,那可是要行大礼的。三姐,还不好好地拜见惠妃娘娘。”

神情依旧未变,安沁玥不紧不慢地说道:“不懂礼仪的,应该是四妹吧。这可不是宫中,这是惠妃娘娘的娘家。若是在娘家里,还要自家姐妹行大礼,这话要是传出去,岂不是让惠妃娘娘落下个爱摆架势的恶名。四妹,你该不会是故意要让惠妃难堪吧。”

话音未落,安翎儿着急地说道:“安沁玥,你不要故意挑拨我和惠妃娘娘的感情。我们俩可是亲生姐妹,不是你能够攀得上的。”

上下打量着安沁玥,安惠妃冷笑地说道:“三年不见,三妹果然聪明不少,口齿伶俐。好了,不用那些虚礼。三妹,我听说你把翎儿弄伤,你好大的胆子,还不跪下!”

毫无畏惧地与她直视,安沁玥淡然地回答:“弄伤了又如何?那是她自找的。夜半三更与男子花前柳下,好不浪漫。四妹,你是觉得咱们安家的名声太好,想要加一抹色彩吧,嗯?”

闻言,安惠妃忽地将目光放落在安翎儿的身上。见状,安翎儿连忙拉着她的袖子,恳切地说道:“二姐别听她瞎说,我只是和沈公子在那谈事情,并没有做过什么。”

不等安惠妃接口,安沁玥悠悠地说道:“凉风黑夜的,不晓得四妹在谈什么事情?是不打算做什么,还是没来得急做什么。那么好的景致,真是让人沉醉。记得当时,那人的手还放在四妹的腰间,真是让人浮想联翩。”

面容刷地苍白,安翎儿气愤地喊道:“住口,安沁玥你竟敢在这污蔑我。来人,把她拉出去重打!”

双手环胸,安沁玥轻笑地说道:“这惠妃娘娘都没下命令,四妹在那呼来喝去的,有些不恰当吧。莫非,你比惠妃的地位更高?”

看着两人的对话,安翎儿处于下风,叶佩琪连忙出言说道:“娘娘可看见了,安沁玥如今可真是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我这个做庶母的,也被她说得连教育的资格都没有。哎……”

拍了拍她的手,安惠妃走下主位,来到安沁玥的面前,嘲讽地说道:“听说三妹不再痴傻,笨是有点怀疑,如今看来,倒真有几分可能。翎儿下不得命令,不代表本宫也不能。来人,把她拉出去杖责三十。”

记忆里,安惠妃在未进宫之前就相当霸道,如今看来,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冷笑一声,安沁玥平静地说道:“惠妃娘娘当真要杖责我?”

倪了她一眼,安惠妃冷笑地说道:“莫非你以为,本宫在开玩笑?看在你是我三妹的份上,只要你当着众人的面,一一给翎儿与我娘敬茶赔不是,本宫可以考虑饶了你。”

听到安惠妃所说,安翎儿与叶佩琪笑容满面地相互看了一眼。放肆地笑了一声,安沁玥一字一句地开口:“痴人做梦。”事已至此,也怪不得她!

第六章 陈年旧账

双眸瞬间瞪大,安惠妃的眼里迸射出一抹火焰。这安沁玥,确实目中无人。“那就别怪本宫不顾及昔日姐妹情。来人,把她拉出去,狠狠地打!”

尾音还未落下,几名侍卫快速地走到安沁玥的身后,作势将她拖出去。看着安惠妃,安沁玥嗤笑地说道:“惠妃娘娘何时顾及过姐妹之情。三年前的事情,二姐莫非已经忘记了吗?嗯?”

注视着她的眼睛,安惠妃的眼里带着疑惑。见此,安沁玥好心地提醒:“贵人多忘事,惠妃的记性似乎也不太好。娘娘可记得,你是怎样当上惠妃的吗?我可记得,当初圣旨里可是说,让安府的嫡女入宫选秀,只是为何却是二姐,二姐可还记得?”

提起这件事,安惠妃的眼里闪过一丝慌乱。望着安沁玥的目光,安惠妃没有料到,她竟然还会记得。瞧着她的表情有些变化,安沁玥向前迈出一步,说道:“三妹我会落得痴傻的地步,还要多亏二姐与庶母的恩典。那一晚,可是改变了妹妹的一生。”

叶佩琪的眼里同样满是震惊,本以为她永远不会想起,却不曾想……当年,圣旨里要求安府一名小姐入宫选秀。嫡庶有别,按着规矩,应该是身为安府嫡女的安沁玥入宫,但望女成凤的叶佩琪又怎么会放过这个难得的机会。加上安惠妃本身也期盼着能够入宫为妃,于是两人便对安沁玥下了毒手。安惠妃给安沁玥下了毒,整一夜,安沁玥被剧毒所侵害。最后也因此,脑子本就不太灵光的安沁玥,变得痴傻。进而,失去入宫的机会。

回想起这些,安惠妃的眼里闪过一抹恐慌。望着安沁玥毫无波澜的双眸,安惠妃莫名一惊。“那又如何,木已成舟,本宫也贵为惠妃,你能拿我如何?”安惠妃强装镇定地说道。

轻蔑地笑了一声,安沁玥双手负在身后,娇笑地说道:“二姐真的那么放心?如果这件事传言出去,恐怕二姐这惠妃的头衔,担当不起。不但夺了妹妹的所有物,还要将妹妹逼入绝境,还真是很贤惠埃我听说,当朝最受宠的淑贵妃,对二姐可是很不待见。要是这件事传到淑贵妃的耳朵里,恐怕要被大做文章。到时,二姐可要多加注意。”

听到她的威胁,安惠妃的眼里迸射出一抹的火焰。直直地盯着她,安惠妃的拳头用力地握着。而安沁玥的云淡风轻则与她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主厅里没人刚大声说话,就连空气也变得安静。好一会儿,安惠妃忽然露出笑容,对着安沁玥说道:“本宫怎么会是三妹所说的那种人,本宫向来……最在意姐妹亲情。时候不早,三妹快下去歇息吧。”

满意地看着她,安沁玥浅笑地回应:“那,三妹告退。”说完,安沁玥嫣然一笑,转身离去。笑容隐去,安沁玥的眼里闪过嘲讽。接下来,安惠妃会如何报复她呢?对于这个,安沁玥并不在意。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谁都休想将她欺负!

生气地跺着脚,安翎儿拉着安惠妃的手,着急地说道:“二姐,你怎么就让那个小贱人就这么走了?她今天这么不把你放在眼里,要是传出去,岂不是让人笑话吗?”

神色一凛,安惠妃刮了安翎儿一眼,说道:“翎儿,你年龄也不小了,以后别那么大大咧咧。你和那个沈公子的事情,晚些好好和我说说。你也差不多到指婚的年龄,二姐会给你选一个好的夫婿。”

闻言,安翎儿欣喜地说道:“真的吗?谢谢二姐,二姐的心里有盘算了吗?”

安惠妃没有说话,只是平静地看着某处。走上前,叶佩琪皱着眉头,说道:“娘娘,那淑贵妃与你斗得厉害吗?”从安惠妃的脸上,叶佩琪读出一二。

双眼望着某处,安惠妃的脸上带着狠意:“她想要灭了我,没那么容易。娘,接下来,我需要巩固我在宫中的地位,到时翎儿最好能够帮我一把。”

转过身,看着安沁玥离开的方向,安惠妃在心中默默地说着:“安沁玥,本宫定不会让你逍遥自在!”

只是一次无心之事,却为安沁玥酿成之后的风波。或许诸多事情,早已命中注定,无法改变。

谋妃权倾天下》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谋妃权倾天下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舞魂道12章

    原标题:舞魂道12章小说名:舞魂道第十二节踏水而行清风跃过学校的院墙,来到外面,也就是学校的北面,校外有一片小树林,小树林再往北就是庄稼地,但这片庄稼地中间有个不太大的长条形的水塘,宽有五十米,长有个一百五十米左右。平时都是天然集水而成,遇到干旱的季节也可以用来灌溉庄稼。而清风的目标就是这个水塘,水塘离学校也只有五百米,对于王清风来说只是几十个跳跃而已。这里附近也没有居民,天也黑,清风在这里根本不会有人看到。来到水塘边之后,清风把书包放下来,取出两块木板鞋,然后把木板鞋用绳子系在脚底,系牢之后清

  • 无上力量12章

    原标题:无上力量12章书名:无上力量极品啊!三天后,星城,天门楼。这几天里,一个爆炸性的消息迅速传遍整个修真界,竟然有人要拍卖仙器。虽然不知道具体是什么样的仙器,但顶着仙器的身份,再怎么着也是神兵,如果能得到,战力的提升可不是一点半点。这三天时间里,有实力的,没实力的,看热闹的,想打劫的,怀着各种想法,大量的修真者络绎不绝的涌入星城。本来,拍卖会并不是谁都能想看就看的,但是,机会难得,为了扩大影响力,天门楼却破了一次例,凡是想看的,来者不拒。为此,天门楼还特意启动了一种空间法阵,大大扩展了内部空

  • 天魔神决12章

    原标题:天魔神决12章小说名:天魔神决第一辑在凡间第十二集老师第一辑在凡间第十二集老师“遇到神仙了,姥姥的!”这是他醒来的第一个想法。“那至高无上的道啊!我毕生所寻求的真理。”道士对天自语。“什么是道?”听到道士感慨,昌凡好奇的问。“‘什么是道?”那不可言说、不可解释的最根本的存在,我把它称之为‘道’。道浑然如一,诞生在天地之前。道寂然自处,独立而不可更改。道孕生了世间万物,却一点不会减少。道运行在万物之中,却从来不会磨损。‘道’是它的真实地名字吗?我想称呼他的另一个名字‘大’,但‘大’也不足以

  • 御龙征程12章

    原标题:御龙征程12章小说书名:御龙征程第十二集魔力测试第十二集魔力测试两个少年,一个身在他乡,举目无亲的孤独;一个登临高校,心情大好的兴奋,两人同样的年龄,一路并肩前往考试的地点——学校操场,渐渐的聊的开心起来。不愧是首屈一指的学校,就是不一样,大操场足有一万五千平丈以上,渐渐的后面的学生也都赶来了,再之后就是等待。正在无聊等待的李冬雷突然被尤塔轻轻一拍,“我的朋友,你看那边。”尤塔突然一脸奸笑,指向左方。李冬雷闻声看去,那是水系魔法师考试的地点,只见那里站着一个个身穿蓝色魔法袍的美女,美女之

  • 龙腾古武12章

    原标题:龙腾古武12章书名:龙腾古武第十二章诡异事件二双腿灌力,犹如一头发狂的野豹在公路上疾驰,幸亏晚上人少,不然要是被别人看到,一定会被把人吓的半死,那超越汽车的速度,只能看到一阵淡淡的影子。邓宵全力追击,在特异体质的支持下,很快便逃离城市来到郊区。黑色的夜显得更加阴沉,一股危机感悄上心头,瞪大双眼仔细的观察着周围,此时邓宵已经将警惕性提升至最高,周围非常的安静,只有一些废弃的民房等待拆迁,周围杂草丛生,偶尔传来老鼠的叫声,异常的诡异。小心的挪动脚步,脚尖点地,尽量减少噪音,猫着腰缓慢的移动身

  • 霸决洪荒12章

    原标题:霸决洪荒12章小说:霸决洪荒第十二章战斗随着蛤蟆精喊的:“开始。”罗力立刻从衣袖中取出了一颗散发着黄,色光芒的珠子,口中念念有词。只见,珠子立刻朝四面发放散发着一股黄,色的烟,很快的蔓延了整个擂台,下面的人根本就观看不了上面的情况,立刻有人作乱,却被蛤蟆精所制止。王峰已经被黄烟给逼到了角落胖,已经没有闪避的空间,立刻屏住呼吸,却发现,自己的身体突然之间中了大约15倍左右,身体一下子承受不了这个重量,被压爬在了地上。另外一边,罗力施展了黄烟之后,可见度也下降到了一个极低的水准,只能依靠着从

  • 债主大人别惹我(完)12章

    原标题:债主大人别惹我(完)12章小说名:债主大人别惹我(完)XX电视台的真人秀?她正胡思乱想想着,就进来个脸黑得像炭的50多岁的男人,还有个一见到小涵手上戴着的戒指就眉开眼笑的中年美妇!陆妈妈悬着的心,终于落了下来,那个戒指既然儿子送出去了,就代表他已经放弃那个女人了吗?“爸,妈!”陆瑾中规中矩地叫道。“这个就是你选的,你想要的女人吗?”陆爸爸突然又指着郑小涵,黑着一张脸问他。“是的!”陆瑾平静地答道。“那好,既然你喜欢,不如打铁趁热,那就直接结婚!讨论一下你们什么时候举行婚礼吧!”陆妈妈看了

  • 龙血至尊12章

    原标题:龙血至尊12章小说:龙血至尊第12章危机重重下静下心来的楚飞渐渐想明白了这里的生存规则,他已经不能用在地球上的那一套来面对这个世界了,因为这里是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易筋经他刚刚只是练了第一层就没有再练,不是他不练,而是他觉得没有必要一直练功,可是现在他却不得不练了,在这里,不提高实力就等于自杀。易筋经第二势:韦驮献杵第二势,两足分开,与肩同宽,足掌踏实,两膝微松;两手自胸前徐徐外展,至两侧平举;立掌,掌心向外;两目前视;吸气时胸部扩张,臂向后挺;呼气时,指尖内翘,掌向外撑。摆着这奇怪的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