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谋妃权倾天下》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

2017/11/1 22:35:44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字:谋妃权倾天下
第一章 涅槃重生

A市的某个研究所里,安沁玥痛苦地倒在地上,豆大的汗水不停地从额头上落下。奇闻网眉头紧锁,嘴唇慢慢地发黑,她的身上犹如近千只蚂蚁在那不停地啃食着她的内脏,意志逐渐地瓦解。

听到脚步声由远及近,安沁玥用尽全力,吃力地站起。捂着心脏的位置,安沁玥面无表情地注视着面前的两人:“这下,知道你们要的结果了吧。”

瞧了眼她的面部情况,其中一名研究人员沉静地说道:“沁玥,这一次恐怕你活不过今天。毒性已经侵入你的脏腑,没有救治的可能。”

呵呵,从被他们抓来当做试药人开始,她的下场就已经注定。双腿不停地打颤,安沁玥意识到生命的流逝。原文qi-wen.com为什么所有的人都能简单地活着,而她却不能!她不甘心!抬起眼,对上那只手枪,安沁玥的唇角扬起一抹冰冷:“既然我死,你们……也休想活着!”说话间,安沁玥手臂一挥,几颗种子落在地板上。

看到那些种子,两名研究员的眼里闪过疑惑,突然间,种子快速发芽,不一会儿,研究所内猛然出现一棵棵植物。正在他们惊愕之际,纸条张牙舞爪地朝着研究员扑去。刚准备扣动扳机,却发现手枪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被迅速生长的藤条卷走。顷刻间,偌大的研究所变成了树林。眼前的情况,并不在他们的意料之内。“安沁玥,你不管你哥哥的死活了吗!”研究员大声地喊道,声音里带着恐惧。《谋妃权倾天下》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

哥哥,是她一直努力活着的生存希望,如今却……安沁玥不由吐了口鲜血。抬起手,抹去血渍,安沁玥目光森冷,说出的话犹如从地狱传来:“还想继续欺骗我吗!今天,就是你们的死期。”尾音还未落下,安沁玥猛然一瞪,枝条像有了意识,利落地将研究员甩到墙上。

紧接着,又是啪地一声,研究员的脖子被紧紧地嘞着,双手抓着藤条,痛苦地挣扎着。肆意大笑,安沁玥面无表情地命令:“杀!!”凄厉声乍响,两名研究员瞪大眼睛,眼里满是恐惧地死去。

看到这一幕,安沁玥不由发笑,一滴泪水悄然落下。努力隐藏着身上的异能,却最终还是躲不过。《谋妃权倾天下》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又是一口鲜血吐出,安沁玥虚弱地跪在地上。瞬间,所有的植物也快速地萎靡。双眼注视着夜空,安沁玥的拳头用力地握着。撑着最后的力气,安沁玥瞪着夜空,她的眼里满是不甘!意识渐渐抽离,安沁玥的身体缓缓地往后倒去。与此同时,她的周身空气忽然间出现一道裂痕。

广播里,A市的气象播音员声音里充满着兴奋,说道:“根据多位市民反映,天空疑似出现虫洞,传言虫洞是连接两个时空间的隧道……”

再次睁开眼睛,安沁玥发现四周一片漆黑,用力地呼吸,顿时有类似于沙子的东西进入鼻腔。侧耳倾听,四周十分安静。来自http://www.qi-wen.com/用力地嗅了嗅,闻到了浓郁的泥土清香。手掌微曲,便可捏住一把泥土。直觉告诉她,她应该处在泥土里。只是,为什么会在这?不想继续呆在黑暗的世界里,安沁玥使劲地一个翻身,身上的泥土顿时松动。紧接着,又用了一阵气力,安沁玥终于坐起身。低下头,看着自己所处的位置时,安沁玥的眉头不由地蹙起。她这是被……活埋?带着疑惑的眸子望向四周,安沁玥的眉头不由地蹙起。版权http://www.qi-wen.com/组织里处置失败的试药人,不都是采取火焚吗?呵呵,他们不会留下任何蛛丝马迹。瞧这里的布局,应该是个庭院。眉头蹙起,安沁玥刚准备站起身,却发现头疼得厉害。“这是哪里?”安沁玥自言自语地说道。

等待晕眩感过去,安沁玥这才从坑里走了出来。直到这一刻,安沁玥这才注意到自己的不同。穿着复古的服装,手掌似乎比原先的小了一码。而这个庭院,也不像现代的建筑。此时,安沁玥的心里闪过一个可怕的念头:传闻中的穿越,竟然发生在她的身上。

唇角扬起一抹嗜血的笑容,安沁玥的眼里闪过一阵血红:“看来,我是命不该绝。”抬起脚步,安沁玥刚准备迈开步伐,却发现头疼得越来越厉害。胸口一直窒息,安沁玥用力咬着嘴唇强忍着。

第二章 不过利息

如果她没有猜错的话,应该是原主之前头部受到重创,才导致了死亡,让她钻了空子。紧紧地握紧拳头,安沁玥作势站起,却又猛然倒下。脑袋仿佛要炸开一般,安沁玥一直隐忍着。“啊!”一声大喊,安沁玥再次陷入昏迷。

睡梦中,安沁玥来到一副画卷面前,只见里面正闪过一幅幅景象。一名长得与她一模一样的小女孩,正不同的场景里,被不同的人所欺负着。猜测没错的话,这应该就是原主的记忆。面无表情地冷眼旁观,安沁玥的表情没有丝毫变化。侧过头,看着站在身旁的女子,安沁玥冷漠地说道:“让我看这些的理由是什么。”

没想到她会问得这么直接,女子苦涩一笑,答道:“自我懂事以来的这十五年,因为痴傻,我被父亲嫌弃,被姐妹和庶母欺凌,被百姓们嘲笑。以至于,过着畜生不如的日子。而现在,却又落得这般下常我的心里好恨,所以,我想你替我好好地活着,替我报仇。”

替她报仇?听到她的话,安沁玥不屑地说道:“那是你的事情,与我何干。”

拳头用力地握着,女子的脸上充满着绝望的愤恨。这样的她,令安沁玥有些熟悉。“为什么仅凭一个预言,就要如此待我!我不甘心,我不甘心!”女子激动地喊道。

预言?心里闪过疑惑,安沁玥刚准备询问的时候,发现女子的身影慢慢地变透明。见此,女子连忙说道:“姑娘,我即将魂飞魄散,这是我最后的请求。若有机会,沁玥一定会报答你的恩情。”说完,女子的身影便化作一缕青烟消散。

调转方向,将视线落在因为痴傻而遭受不平等对待的小女孩身上。许久之后,安沁玥弯起一侧唇角:“既然这样,我答应你。”不仅仅只是因为相同的名字,更因为她的那句不甘心,令她产生了共鸣。

睁开眼睛,看着眼前的事物,安沁玥顿了几秒,便起身按着记忆中的方向,往前走去。既然她代替了原先的安沁玥,自然不允许人再次将她伤害。在现代,因为一味的隐忍,最终不仅连累了自己,更害死了哥哥。再次重生,她绝不会让自己重蹈覆辙!

途径院子,安沁玥刚走到一棵柳树下,便注意到有两个身影正在那赏月。而其中一人,便是安沁玥的四妹安翎儿。记忆里,是安翎儿将安沁玥哄骗上了假山,最后趁机将她推下,以至于安沁玥头部倒地而死。抬起脚步,安沁玥缓缓地朝着他们走去,脸上带着诡异的笑容。

听到声音,安翎儿好奇地转过头,当看着安沁玥的那一瞬间,安翎儿的面色顿时苍白,声音里带着惊恐:“鬼……鬼啊!!”飞快地抓住身旁男子的衣襟,安翎儿的身体不由颤抖。

那男子扶着安翎儿,安抚地说道:“翎儿莫怕,是你三姐,不是鬼魅。三小姐,夜已经深了,你怎么能穿成这样出来吓人。”男子责怪地说着,瞧着安沁玥那一身白衣,自然容易引起误会。

瞧着正在他怀中的安翎儿,安沁玥嘲弄地说道:“三更半夜,你们孤男寡女在这幽会,还真是有情调。要是不做点越轨的事情,真对不起这么好的月色。”

闻言,安翎儿的面容刷地变红,但更多的却是愤怒。男子按着安翎儿的手,疑惑地看着安沁玥:“三小姐,你今天说话怎么会……”

走上前,安沁玥的脸上带着冷色,在月光下越显得清冷:“安翎儿,这次我要好好地谢你。要不是你的一推,恐怕我也不会恢复神智。这笔账,我会好好算回来。”

原来她真的没死,还因此恢复了神智,安翎儿大惊。从男子的怀中出来,安翎儿怒骂道:“小贱人,敢威胁我,皮痒了是吗!今儿个,我非好好地教训你不可!”说话间,安翎儿扬起手,作势要教训安沁玥。

目光微微地眯着,安沁玥的眼里浮现出狠戾之色。就在她的手掌即将落下来的那一刻,安沁玥迅速地抓住她的手腕,一个使劲,只听得咯地一声响起,安翎儿痛得哇哇大叫。冷哼一声,安沁玥不屑地放开她。悠然转身,安沁玥冷酷地撂下狠话:“这,只是利息。安翎儿,你欠我的债,我会一笔一笔讨回。”

直直地盯着她的背影远去,安翎儿气愤地大声喊道:“安沁玥,我不会放过你!!”

第三章 上门寻事

身为将军府的三小姐,安沁玥的院子,却十分简陋。只是几间屋子,还有一个小院。院子里,种着几棵树木。瞧见安沁玥回来,一名丫鬟的脸上闪过不悦,指责地说道:“三小姐,你一个人跑哪里去玩了,大半夜都不值得回来。快去睡觉,一个傻子,成天不让人省心。”说话间,丫鬟转身作势进屋。

“慢着。”安沁玥面无表情地命令,“过来。”

转过头,丫鬟梅香并没有迈开步子,不耐烦地说道:“做什么,这么晚了还打扰我睡觉,小心我拿鞭子抽你。”

呵呵,安沁玥活得真是悲哀,竟连一个小小的丫鬟都可以将她踩在脚底下。只可惜,她已经不是从前那个任人欺负的安沁玥。双目泛着寒光,安沁玥冷漠地说道:“梅香,活腻了吗?我的话不说第二遍,想让人给你收尸?没问题!”说话间,一抹嗜血的光从安沁玥的眼里迸射而出,梅香不由一颤。

总觉得今晚的安沁玥有点奇怪,梅香最终还是敌不过她的目光,走到她的面前。梅香才刚停住,安沁玥扬起手,啪地一声,落下一个巴掌。见此,梅香惊愕地睁大眼睛,眼里满是难以置信:“你敢打我?”

直直地盯着她,安沁玥警告地说道:“尊卑有别,说话前掂量自己的分量。就算我再不济,也是堂堂三小姐,而你只不过是下人。今后做事谨慎点,要不然你的下场,绝对不可能只是这个巴掌。”

她脸上的冰冷令梅香一阵害怕与不安,今天的安沁玥,不再是以前可人由着她打骂的安沁玥。低着头,梅香不甘心地说道:“是,小姐。”

回到房间,安沁玥便疲 惫地在硬床上躺下。今晚她要好好补眠,明天应该会有麻烦找上门。再一次重生,她绝对不会让任何人伤害到自己。只有强者,才能站在顶峰。伤害她的人,势必要付出代价!

第二天,果真如安沁玥所料,某人上门滋事。悠悠地躺在躺椅上,安沁玥冷笑地说道:“庶母,这是什么风把你吹来了。”

安家当家主母叶佩琪指着安沁玥,嘲笑地说道:“安沁玥,你还懂不懂规矩。见到主母,都不请安。也是啊,你就是一个傻子。昨天你竟然敢伤害翎儿,欠揍了吗?”

从躺椅上站起,安沁玥平静地看着她,似笑非笑地说道:“庶母,你应该感谢我才是。你的好女儿做出伤风败得的事情,要是传出去,恐怕你的主母地位,可就不保了。待字闺中,却和男子三更半夜赏花弄月,这说两人是清白的,谁信埃”

“你!臭丫头,你敢污蔑翎儿?来人,给我好好地教训这丫头。”叶佩琪大声地命令。话音未落,几名丫鬟便朝着安沁玥扑了过去。见此,安沁玥嗤之以鼻,随手捡起地上的枝条。这是你们,自找的!

手拿枝条,安沁玥身形迅速地在几名丫鬟间穿梭。每当枝条落在她们的身上时,总有一股强烈的疼痛传来。安沁玥的眼里带着平静,手中的动作丝毫都不含糊。这一次,就要好好地让他们吃到苦头。视线落在某个丫鬟的身上,安沁玥握着枝条,猛然戳向她的身上,只听得阿地一声,枝条已经没入她的身体,鲜红的血不停地留下。看到这一幕,众人不由惊呆。

冷漠地将枝条抽出,看着倒在地上的几人,安沁玥嘲弄地说道:“怎么,今天怎么不经打了?平日里,你们打我可是很带劲。”刚刚在枝条里注入了精神力,使得枝条变得强韧,犹如杀人的利刃一般。

看到这一幕,众人不由惊呆,叶佩琪的脸上,满是惊愕。正如安翎儿所说现在的安沁玥不但不痴傻,反而……变得强大。收回心神,叶佩琪教训地说道:“安沁玥,你好大的胆子,竟敢伤害她们。身为三小姐,你……”

第四章 惠妃回门

不等她讲话说完,安沁玥悠悠地说道:“庶母的意思,身为三小姐的我,没有教训丫鬟的资格,反而可以由着你的丫鬟欺负了?这话要是传出去,恐怕大家都要以为,庶母是故意欺压了。”

闻言,叶佩琪的脸色变得难看。黑着脸,叶佩琪愤怒地说道:“是谁准许你这么和我说话,真是不懂尊卑。我是你的母亲,教训你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走到她的面前,安沁玥轻笑地说道:“真的……是吗?我是安家的嫡女,你是安家的庶母。不知道这嫡庶谁尊?再者说道母亲,我母亲是安家名正言顺的主母,只可惜有些恬不知耻的女人,趁着她怀孕之际,爬上我父亲的床。以至于,我母亲在生我的时候,难产而死。不过你也有能耐,竟能让父亲顶着流言,把你扶正。不过这青国上下,谁人不知道……这个丑闻。所以庶母,要教训我之前,可要经过深思熟虑才行,免得惹人闲话。”

叶佩琪没有想到,安沁玥现在竟然如此伶牙俐齿。恶狠狠地瞪着她,却无法反驳。气愤地甩了下袖子,叶佩琪咬牙切齿地说道:“安沁玥,这次的事情,我不会就此罢休。要是翎儿的伤有个好歹,你父亲也不会放过你。哼!”重重地哼了一声,叶佩琪拂袖离开。

站在原地,安沁玥心情愉悦地说道:“庶母,小心着走路。”尾音还未落下,便看见叶佩琪狼狈地摔倒在地。

在丫鬟的搀扶下站起,叶佩琪大声吼道:“是谁把树枝放在路中央,来人,把园丁拉出去砍了!”

半眯着眼睛,安沁玥唇角的笑容肆意地放大。

自从那日之后,接下来的几天,叶佩琪并没有去找安沁玥的麻烦。就算她想找,怕是也没有那个时间。

这一日,府里十分热闹,只因为安家二小姐回娘家省亲。三年前,安家二小姐进宫选秀,封为惠妃。安家也因此沾光。有了这一层关系,朝中许多大臣,纷纷与安府交好。安惠妃与叶佩琪、安翎儿坐在主厅里闲话家常。注意到安翎儿的手腕上包扎着,安惠妃关心地说道:“翎儿,你怎么受伤了?”

说起这个,安翎儿拉着安惠妃的手,脸上挂着泪珠,委屈地说道:“二姐一定猜不到,我这手上的伤,都是安沁玥那个贱人弄得。那晚她不知道哪来的力气,竟害得我腕骨受伤。二姐,你不在家里,都没人替我做主了。”说着,安翎儿难过地擦擦眼角。

闻言,惠妃惊讶地问道:“你是说沁玥?她哪来的胆子,竟敢弄伤你!”因为一母同胞,安惠妃对安翎儿尤为疼爱。

咬着牙,安翎儿愤愤地说道:“可不是,那丫头竟敢对我动手,真是胆大包天。二姐不经常回家,都不晓得最近家里因为安沁玥的缘故,被搅得一团乱。前几日,娘为我去找她理论,没想到不但被她训斥了一顿,还把娘的贴身丫鬟打伤。现在府里好多的下人,都在偷偷看娘的笑话。二姐,你说这可不可气。”

闻言,安惠妃愠怒地说道:“娘,翎儿说的可是实情?她安沁玥好大的胆子,竟不把娘放在眼里。来人,去把贱妮子找来,本宫要亲自教训她不可。”

第五章 合伙欺负

接到命令,两名侍卫转身往外走去。叶佩琪拍了拍安惠妃的手,亲切地说道:“为娘的受点委屈不算什么,我就担心连累了娘娘埃就像安沁玥说的,我毕竟不是正室,总会落下话柄。不过我一直纳闷着,安沁玥为何突然变得牙尖嘴利?而且她的气势,也与以前大为不同。”

仰起头,安惠妃傲慢地说道:“不是正室那又如何,如今本宫贵为惠妃,要是谁敢议论纷纷,本宫非摘下她的脑袋不可。翎儿、娘你们放心,今儿个本宫为你们做主。”

不一会儿,安沁玥便步履平稳地来到主厅。看着坐在主位上的安惠妃,安沁玥的眼里闪烁着不屑。“大胆,见到娘娘竟敢不跪,该当何罪!”一个娘娘腔的太监大声说道。

侧过头,安沁玥随意地瞥了一眼,简单地福了福身,淡漠地说道:“给安惠妃请安。”

见此,一旁的安翎儿嘲笑地说道:“三姐一直痴傻,竟连礼仪都不晓得。见到惠妃娘娘,那可是要行大礼的。三姐,还不好好地拜见惠妃娘娘。”

神情依旧未变,安沁玥不紧不慢地说道:“不懂礼仪的,应该是四妹吧。这可不是宫中,这是惠妃娘娘的娘家。若是在娘家里,还要自家姐妹行大礼,这话要是传出去,岂不是让惠妃娘娘落下个爱摆架势的恶名。四妹,你该不会是故意要让惠妃难堪吧。”

话音未落,安翎儿着急地说道:“安沁玥,你不要故意挑拨我和惠妃娘娘的感情。我们俩可是亲生姐妹,不是你能够攀得上的。”

上下打量着安沁玥,安惠妃冷笑地说道:“三年不见,三妹果然聪明不少,口齿伶俐。好了,不用那些虚礼。三妹,我听说你把翎儿弄伤,你好大的胆子,还不跪下!”

毫无畏惧地与她直视,安沁玥淡然地回答:“弄伤了又如何?那是她自找的。夜半三更与男子花前柳下,好不浪漫。四妹,你是觉得咱们安家的名声太好,想要加一抹色彩吧,嗯?”

闻言,安惠妃忽地将目光放落在安翎儿的身上。见状,安翎儿连忙拉着她的袖子,恳切地说道:“二姐别听她瞎说,我只是和沈公子在那谈事情,并没有做过什么。”

不等安惠妃接口,安沁玥悠悠地说道:“凉风黑夜的,不晓得四妹在谈什么事情?是不打算做什么,还是没来得急做什么。那么好的景致,真是让人沉醉。记得当时,那人的手还放在四妹的腰间,真是让人浮想联翩。”

面容刷地苍白,安翎儿气愤地喊道:“住口,安沁玥你竟敢在这污蔑我。来人,把她拉出去重打!”

双手环胸,安沁玥轻笑地说道:“这惠妃娘娘都没下命令,四妹在那呼来喝去的,有些不恰当吧。莫非,你比惠妃的地位更高?”

看着两人的对话,安翎儿处于下风,叶佩琪连忙出言说道:“娘娘可看见了,安沁玥如今可真是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我这个做庶母的,也被她说得连教育的资格都没有。哎……”

拍了拍她的手,安惠妃走下主位,来到安沁玥的面前,嘲讽地说道:“听说三妹不再痴傻,笨是有点怀疑,如今看来,倒真有几分可能。翎儿下不得命令,不代表本宫也不能。来人,把她拉出去杖责三十。”

记忆里,安惠妃在未进宫之前就相当霸道,如今看来,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冷笑一声,安沁玥平静地说道:“惠妃娘娘当真要杖责我?”

倪了她一眼,安惠妃冷笑地说道:“莫非你以为,本宫在开玩笑?看在你是我三妹的份上,只要你当着众人的面,一一给翎儿与我娘敬茶赔不是,本宫可以考虑饶了你。”

听到安惠妃所说,安翎儿与叶佩琪笑容满面地相互看了一眼。放肆地笑了一声,安沁玥一字一句地开口:“痴人做梦。”事已至此,也怪不得她!

第六章 陈年旧账

双眸瞬间瞪大,安惠妃的眼里迸射出一抹火焰。这安沁玥,确实目中无人。“那就别怪本宫不顾及昔日姐妹情。来人,把她拉出去,狠狠地打!”

尾音还未落下,几名侍卫快速地走到安沁玥的身后,作势将她拖出去。看着安惠妃,安沁玥嗤笑地说道:“惠妃娘娘何时顾及过姐妹之情。三年前的事情,二姐莫非已经忘记了吗?嗯?”

注视着她的眼睛,安惠妃的眼里带着疑惑。见此,安沁玥好心地提醒:“贵人多忘事,惠妃的记性似乎也不太好。娘娘可记得,你是怎样当上惠妃的吗?我可记得,当初圣旨里可是说,让安府的嫡女入宫选秀,只是为何却是二姐,二姐可还记得?”

提起这件事,安惠妃的眼里闪过一丝慌乱。望着安沁玥的目光,安惠妃没有料到,她竟然还会记得。瞧着她的表情有些变化,安沁玥向前迈出一步,说道:“三妹我会落得痴傻的地步,还要多亏二姐与庶母的恩典。那一晚,可是改变了妹妹的一生。”

叶佩琪的眼里同样满是震惊,本以为她永远不会想起,却不曾想……当年,圣旨里要求安府一名小姐入宫选秀。嫡庶有别,按着规矩,应该是身为安府嫡女的安沁玥入宫,但望女成凤的叶佩琪又怎么会放过这个难得的机会。加上安惠妃本身也期盼着能够入宫为妃,于是两人便对安沁玥下了毒手。安惠妃给安沁玥下了毒,整一夜,安沁玥被剧毒所侵害。最后也因此,脑子本就不太灵光的安沁玥,变得痴傻。进而,失去入宫的机会。

回想起这些,安惠妃的眼里闪过一抹恐慌。望着安沁玥毫无波澜的双眸,安惠妃莫名一惊。“那又如何,木已成舟,本宫也贵为惠妃,你能拿我如何?”安惠妃强装镇定地说道。

轻蔑地笑了一声,安沁玥双手负在身后,娇笑地说道:“二姐真的那么放心?如果这件事传言出去,恐怕二姐这惠妃的头衔,担当不起。不但夺了妹妹的所有物,还要将妹妹逼入绝境,还真是很贤惠埃我听说,当朝最受宠的淑贵妃,对二姐可是很不待见。要是这件事传到淑贵妃的耳朵里,恐怕要被大做文章。到时,二姐可要多加注意。”

听到她的威胁,安惠妃的眼里迸射出一抹的火焰。直直地盯着她,安惠妃的拳头用力地握着。而安沁玥的云淡风轻则与她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主厅里没人刚大声说话,就连空气也变得安静。好一会儿,安惠妃忽然露出笑容,对着安沁玥说道:“本宫怎么会是三妹所说的那种人,本宫向来……最在意姐妹亲情。时候不早,三妹快下去歇息吧。”

满意地看着她,安沁玥浅笑地回应:“那,三妹告退。”说完,安沁玥嫣然一笑,转身离去。笑容隐去,安沁玥的眼里闪过嘲讽。接下来,安惠妃会如何报复她呢?对于这个,安沁玥并不在意。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谁都休想将她欺负!

生气地跺着脚,安翎儿拉着安惠妃的手,着急地说道:“二姐,你怎么就让那个小贱人就这么走了?她今天这么不把你放在眼里,要是传出去,岂不是让人笑话吗?”

神色一凛,安惠妃刮了安翎儿一眼,说道:“翎儿,你年龄也不小了,以后别那么大大咧咧。你和那个沈公子的事情,晚些好好和我说说。你也差不多到指婚的年龄,二姐会给你选一个好的夫婿。”

闻言,安翎儿欣喜地说道:“真的吗?谢谢二姐,二姐的心里有盘算了吗?”

安惠妃没有说话,只是平静地看着某处。走上前,叶佩琪皱着眉头,说道:“娘娘,那淑贵妃与你斗得厉害吗?”从安惠妃的脸上,叶佩琪读出一二。

双眼望着某处,安惠妃的脸上带着狠意:“她想要灭了我,没那么容易。娘,接下来,我需要巩固我在宫中的地位,到时翎儿最好能够帮我一把。”

转过身,看着安沁玥离开的方向,安惠妃在心中默默地说着:“安沁玥,本宫定不会让你逍遥自在!”

只是一次无心之事,却为安沁玥酿成之后的风波。或许诸多事情,早已命中注定,无法改变。

谋妃权倾天下》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谋妃权倾天下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猫腻,网文四大文青之首!他的小说文笔绝佳,每一本都是经典神作

    今天小海给大家说一说猫腻大神的作品集,希望大家喜欢!咳咳,首先说明一下,这个四大文青之首是小海查了资料写的,另外小海的推文i只谈作品,不谈人品!希望大家理解1《朱雀记》应该是猫腻的处女座,这是一部以当代方式续写《西游》的玄幻故事。这个才是猫腻真正的神作有没有?我记得当初看朱雀记的时候,简直就大热天喝下一碗冰糖莲子粥一样舒服啊,朴实简单的文字,字里行间的幽默味道,轻松愉快甚至带点恶搞性质的情节设计和人物关系,即使是章节名的县城省城围城倾城焚城梵城空城,现在看来如此的充满灵性啊。更别提其中那么重复一

  • 田园乐八首

    其一浣溪沙·鸡冠花昂首云天血样红,开张叶叶力无穷。雄鸡一唱立秋风。不慕百花柔媚态,独留满树劲刚容。羞惭饮露泣秋蛩。【注释】蛩,指“蝉”。其二三台令·苇圃独步,独步,路转当年苇絮。当时苇帐藏身,酣睡不归恼人。苇去,苇去,玉蜀稀疏无趣。【注释】玉蜀,指“玉蜀黍”。其三生查子·剜葱晨光映露时,汗露齐湿土。入土白根长,剜葱浑劲鼓。西山日落时,绳系百千股。载去待称量,换得几辛苦。其四浪淘沙·暑热田亩变滩涂,浅处成湖。霏霏秋雨浸穿庐。云幕倩谁撕扯去,喜见晴图。连日秋阳毒,暑气蒸炉。夹衣才裹又褫除。愿烤秋阳红

  • 夯实人才基础强化队伍建设

    一位省委组织部长提出的“组工六问”,值得我们深思!人才,是富国之本、强国之基,是实现民族振兴的战略资源。对于要如何构建具有强大竞争力的人才制度体系?笔者认为,要在选拔使用、培养储备、管理监督、栓心留人等方面深入研究、找准症结、同向发力,着力强化人才队伍建设,打赢人才争夺战。要严把选拔关隘,解决好人才“不足”的问题。要严把笔试面试关,秒杀“作弊”干部;要严把体检考察关,筛查“带病”干部;要严把民主评议关,挡住“务虚”干部。要请群众来为选人用人“把脉”,识别出“千里马”;要把群众呼声作为最准确的选拔

  • 深圳御鼎国际拍卖有限公司

    年轻的深圳不仅在2016年人均GDP超过2.5万美元,鹤立鸡群,而且还拥有数以百计上市公司与众多的高新技术企业。经济活跃、国际视野、市场规范、金融科技创新是深圳的标签。深圳的年轻不仅在于城市本身,更在于人口结构。比邻香港的深圳海纳百川、对新生事物敏感,当代艺术有着广泛而深厚的接受群体和较好的共鸣。深圳市场即将成为中国主要的艺术品市场。阳光科创中心:位于南山区东滨路与南新路交汇处,紧临前海门户,周边交通便利,配套完善。经由南山大道、滨海大道、北环大道、深南大道、深圳湾西部通道及广深沿江商速,可快速

  • 呼和浩特第六届万人相亲节300人牵手

    本网讯5月20日,“千岛湖”呼和浩特第六届万人相亲节在维多利时代城上演了一场别开生面的相亲牵手盛宴。此次相亲节由共青团呼和浩特市委员会、呼和浩特市广播电视台共同主办,世纪佳缘呼和浩特体验店、浙江省淳安县千岛湖风景旅游委员会承办。记者在现场看到,此次活动依然延续了往届“诚信、友善、自由、平等、健康、向上”的价值取向,引导广大青年树立正确的恋爱观,以真诚的态度去面对恋爱与婚姻。为了更好地响应团中央为大龄青年脱单的号召,为适龄单身青年搭建良好的交友平台,丰富青年业余文化生活,展示首府青年真诚乐观、积极

  • 《书画家》专刊名家力作欣赏:陆小和

    陆小和,安徽合肥人。现为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安徽省美术家协会副主席,亚明艺术馆馆长。作品曾参展中国首届中国山水画展览(中国美协主办)、第八届全国美展(中国美协主办)、当代中国青年书画展三等奖(中国美协主办)、中国山水画作品赴美国纽约展(中国美协主办)、中国山水画获奖作品赴澳大利亚墨尔本展(中国美协主办)、2007马来西亚国庆50周年国际艺术邀请展(吉隆坡)、水墨境域——中日友好书画交流展(东京)、新徽派美术走进奥地利中国画八人展(2011维也纳)、交融·绽放——长三角地区美术作品学术提名展(20

  • “王琨·牛”展览在北京798方圆美术馆开幕

    “王琨·牛”展览于2018年5月20日下午3时在北京798方圆美术馆隆重开幕。王琨·牛开幕时间:2018年5月20日15时展期:2018年5月20日-6月19日展览地点:方圆美术馆(北京市朝阳区酒店桥路2号798艺术区中二街D06-3)出席开幕式的嘉宾名单:钟涵先生中央美术学院教授、中国国家画院研究员水天中先生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中国美协理论委员会副主任苏高礼先生中央美术学院教授杨飞云先生中国美协油画艺术委员会主任、中国油画院院长徐里先生中国美术家协会分党组书记、驻会副主席兼秘书长贾方舟先生著

  • 纪晓岚:太后过生日,和珅请人代写祝寿诗,写的却是千年王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