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婚情摇摇欲坠全文在线阅读

2017/11/1 22:09:34 来源:网络 [ ]

小说书名:婚情摇摇欲坠

第5章乔若晗的无奈

“姐,我说你要是愿意现在离婚,我一定会说服阿彦给你一笔很可观的分手费的。婚情摇摇欲坠全文在线阅读”乔安看着她不回答,就站了起来走到乔若晗的面前,全然就是这个房子的女主人模样,“阿彦只有跟我在一起才能幸福,你也希望阿彦能够幸福对吧。”

乔若晗的手握成了拳,用力又再用力,“没有其他事情的话,你可以走了。”

“还有你知道吗,昨天晚上我跟阿彦一整晚在一起你知道吗?我早就已经是阿彦的女人了,所以姐,你心里要是还有我这个妹妹的话,那你就离开阿彦吧。”完全无视乔若晗的话,乔安自顾自的继续说道,脸上还有胜利的微笑,一脸鄙夷的看着乔若晗,“我的话说完了,我希望你能好好想想清楚。”

起身,又打量了这房子一眼,“这房子的确是不错。”说完之后,这才满意的出了门去。

乔若晗看着乔安出去,然后重重的把门带上,一个人背靠着门不知道怎么就哭了起来。版权qi-wen.com

她难过的不是徐彦一的出轨,这一年的时间来他和什么女明星、女模特进出酒店的新闻他早已经免疫了,让她难过的是她的亲妹妹,乔安。

那时候最困难的时候,就算自己吃昨天的剩菜冷饭自己都要让她吃上自己喜欢吃的东西。

她还记得小时候乔安最喜欢粘着自己了,还说以后要一直和爸爸妈妈还有姐姐在一起,三个人都不分离。

可是,是什么时候开始改变的,一切竟然会变成这样子。

一年前,乔安在那里的冷笑,让她不由地怀疑这件事的主使者是不是她,而且这一年来,自从自己和徐彦一的感情名存实亡之后,乔安更是名正言顺的和徐彦一在一起了。其实在自己的心里,自己也很想告诉自己这样的事情怎么可能是那个单纯善良的安安做的,可是当所有的矛头都指住了她,即使自己再想否认,心里却也是清清楚楚,自己唯一能做的就是不去问她,一问她,自己怕自己心里仅存的那一丝希冀都会被毁灭;所以,她宁愿自己省吃节用,去找侦探查这件事情。

乔若晗胡乱的擦了擦自己眼角的泪,更紧的抱紧了自己,这个世界上连安安都不值得自己信任,都不值得自己真心相待,那么还有谁能够让自己信任,让自己真心相待的呢?

乔若晗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扶着门站了起来,现在就算自己死在这里应该都不会有人再管了吧,自己死了倒是让他们称心如意,所以自己一定要好好的生活,一定要比他们都活得更好,这样才对得起自己。奇闻网

只要那件事情的真相查出来,还她一个清白,她就离开这里。反正这里也没有任何东西是属于她的,在这里只会让人看不起,倒不如住她小小的出租房,一个人倒是自由自在。

乔若晗走到厨房去,把早上的煮的面拿出来热了热,然后就吃了进去。吃好之后就回卧室继续睡觉,她要好好的养好自己的身体,自己不可以在真相没有查出来之后倒下。

没有钱给自己大补,而且她这样子的身体也补不起来,以前徐彦一几乎什么名贵的食材、药材都试过了,她还是这么瘦。倒不如好好睡个免费的觉,保证明天精力充沛。

想到徐彦一,乔若晗的嘴角又勾起了一丝的苦笑,乔若晗,不要想了!那个男人,已经和你没有关系了!

当断则断,现在马上断了才是对自己最后的选择,不然到最后受伤害的是自己,又不是别人,到时候自己受了伤害也没有别人来心疼,倒是说不定那个男人挽着她妹妹的手在一边笑得开心。奇闻网

所以,乔若晗,马上断了你对那个男人的感情,你要好好的为你自己活,活得开心,这样子才对得起自己!

乔若晗就这么把两天的周末都睡过去了,而且这两天徐彦一都没有来打扰她,周一的时候真的是精神饱满。

乔若晗给自己打了打气,敲了敲总裁室的门。

“请进。”凌杰说了一声,却没有抬头,直到手上的那一份文件被处理好了,才把头抬了起来,看到是乔若晗的时候,更是很惊讶,他没有让她来见他,这应该是第一次她主动来找他吧。所以不由心情大好的问,“怎么了?”

乔若晗却是一脸的严肃,眸子紧紧地盯着凌杰,没有半分的玩笑,“凌总,跟韩阳集团的那个案子我是真的不能接手。”

“为什么?”凌杰几乎是反射性的回答,他以为他都已经跟她说了这么多了,她应该已经接受了,而且这么好的一个案子,就算她怕别人讲什么,这也可以给她带来很多的经验,那这些应该也值了。

“因为我一些私人的原因。原文http://www.qi-wen.com/”乔若晗想要带过,那些事情,她不想要让太多的人知道。

“私人原因?”凌杰皱眉,“是因为你在意别人的看法吗?我不是跟你说过……”

凌杰急急的想要开导她,话说到一半却被乔若晗打断,“凌总,不是因为这些,是因为我其他一些私人原因。”

“其他私人原因?还有什么其他私人原因?”

“凌总,你可不可以不要再问了,我是真的有很大的原因不能接这个案子,所以你找别人吧。”这么好的案子,想要接手的人那么多,为什么一定要找她啊?

“你都说了是私人原因。”凌杰看着她厌烦皱眉的样子,心里是一阵的不爽,“既然是这样的话,你就更没有理由拒绝了,这是公事,所以我希望你可以公事公办。”

“凌总,我……”乔若晗气急,“我是真的有原因的。”

“哦~是什么原因啊?”其实,他对她的了解太少,可是他想要了解她的全部,只要她肯告诉他,只要那个理由是真的不能让她接这个案子,那他就答应她,毕竟想要接这个案子的人多得是。婚情摇摇欲坠全文在线阅读

乔若晗的眉头越皱越紧,语气也显得有些不耐烦了,“凌总,我说了是我私人的事,所以可不可以请您不要再问了!”

“那我也说了,这是公事,请你公司分明。”凌杰很讨厌她总是把自己当作外人的样子,自己那么喜欢她,对她那么好她都感觉不出来吗?“没有事情的话,你就出去吧。这件事情就这么定了。”说完之后就低下头,不再理睬她。

“凌总!”

“出去!”

“那我要辞职!”乔若晗心一横,如果要面对徐彦一的话,那她宁愿选择失去这份工作。

辞职?凌杰手上的笔顿住了,心里产生了惊慌,可是火气也是越来越大了,为什么就是不愿意跟他说到底是什么事情呢?“好埃那你就付了合约上的赔款吧。”凌杰在赌,乔若晗的经济情况他也是略有了解,这一点成为他最后一点点的赌注。

最后,还是乔若晗败了。钱,乔若晗苦笑,开了总裁办公室的门出去,一分钱难倒英雄汉。接这个案子就接这个案子吧,反正,自己都已经决定和那个人划清界限了,那么公事上的合作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倒是凌杰看着她嘴角带着笑出去,心里一慌,想着自己是不是做错了,自己这么做是不是把她越推越远了。

乔若晗出去之后,就回自己的位置做事了,公司里的流言自从传出她会接受和韩阳集团合作的案子之后就越来越凶猛了,不仅仅是女同事,现在连有些男同事都用鄙夷的眼光看着她了。

乔若晗告诉自己要忍,一定要忍,自己又没有做过的事,管别人讲什么呢!而且,她相信不久以后她就可以离开这个地方,离开这个城市,离开这个城市里面所有的人和事了。

乔若晗规规矩矩的在自己的座位做事,手上跟进的另外一个案子已经差不多结束了,剩下来的内容也已经被交给其他的同事了,现在她主要的任务就是好好跟进韩阳的案子。

对于韩阳集团,她了解的并不是很多。以前徐彦一总是不喜欢跟她说工作上的事情,除非是特别好玩的。所以,对于韩阳的认识,她要现在开始打基础了。

打开了电脑,电脑的桌面是一张阳光灿烂的图片,上面风景很好,是他们以前去普罗旺斯旅游时候留下的,大片大片的薰衣草,美得让人炫目。

看到自己最喜欢的花的时候,乔若晗的心情终于转好了一点点,现在的自己是没有资格赌气的,一如和徐彦一结婚之前。只有好好的做好自己的工作,才能够早点查明真相,才能够早点离开这个她不喜欢的地方。

想到这里,乔若晗微微振作了一些,深吸了一口气,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心情。

然后打开了百度开始查关于韩阳集团的资料。不可否认,徐彦一的确是一个经商天才,当年徐爸爸把公司交给他的时候,公司连现在的一半大都没有,可是在短短的几年时间内,他就让公司变成了现在T市的第一龙头企业,在T市呼风唤雨。而徐爸爸和徐妈妈在一年前就出去环球旅行了,和他们也很少联系,再加上徐彦一的刻意隐瞒,所以他们现在都还不知道他们之间现在的关系,乔若晗真不敢想象要是他们回来之后,知道了现在他们这样名副其实的婚姻,他们会有什么样的反应?

第6章医院风波

其实,走到这一步,乔若晗觉得最对不起的人还是徐爸爸和徐妈妈,自从结婚以来,他们对她就很好,就像亲女儿一样,走到现在这一步,他们一定会对她很失望的吧。可是她也是真的没有办法。她也多么希望这一切只是一个梦,只是一个噩梦,梦醒来之后,一切就回到了一年前的样子,那该有多好。可是现实就是现实,永远也不可能改变了。

有一句话不是说的很好吗:理想是丰满的,现实是骨感的。

乔若晗苦笑。

那一晚乔若晗回去的很迟,关于韩阳集团的资料太多了,回到别墅反正也只是一个人,倒不如直接在公司里看。

到了别墅门口,刚把门打开,还来不及进门,就听到了男人暴怒的声音,“你去哪里了?怎么这么迟才回来!”

乔若晗的眉头微微的皱了皱,这个男人怎么这么阴魂不散,自己去哪里跟他有什么关系,她本来以为他有两天没有来打扰自己是因为已经想通了,没有想到今天竟然又出现了,想到这里,乔若晗不禁有些厌恶的开口,“关你什么事?”

“关我什么事!”徐彦一这一次是真的生气了,关他什么事!这个女人竟然可以这么冷静的问他关他什么事,天知道他十点钟来到这里的时候发现她还没有回来,打她手机她也不接,他是有多么着急,他几乎出去把整个T市找遍了,差点就要报警了,这个女人竟然问他关他什么事,“好,我就让你知道关我什么事!”

徐彦一怒极的把乔若晗扛在了肩上,也不顾她还没有脱鞋,就把她往楼上扛。

“徐彦一,你干什么啊!”乔若晗也生气了,不断用手上的包包砸着徐彦一的后背,却是好像对这个男人一点用都没有。

“徐彦一,你放开我,否则……”

乔若晗的话还没有说完,就已经被徐彦一狠狠的丢在了床上,“否则?否则怎么样,你说啊,你说啊!”徐彦一这个时候的理智全部都已经不知道到哪里去了,她竟然说她的事和他没有关系,他是她的丈夫,他是她的丈夫!

乔若晗看着徐彦一狠厉的目光,这个时候的他几乎比一年前那个夜晚的他还更加恐怖。

“啊!”乔若晗惨叫,“徐彦一,你滚开,你滚开!”乔若晗再也忍不住眼泪。

徐彦一醒来的时候,发现乔若晗还在一边睡着,而且一点都还没有醒来的痕迹。

这样的感觉真好,徐彦一在心里暗暗想道,要是每一天都可以在她身边醒来,看着她在自己身边熟睡的模样,那该有多好。

徐彦一满足的笑了笑,然后拿起一边的手机看了看时间,竟然已经是早上十点多了,连忙起来,公司里还有好多的事情等着他去处理呢!

匆匆的穿好了衣服,走之前还不忘帮乔若晗盖好了被子,可是手在触碰到乔若晗的脸颊的那一刻,徐彦一终于发现了什么不对劲,她的身上怎么那么烫,还有她脸上不正常的酡红。

“晗晗,晗晗!”徐彦一忙紧急地喊着她,想要把她喊醒,看她的情况应该是发烧了吧,应该还烧的很严重,徐彦一心里不由的重重一痛,是不是自己昨天做得太过分了,所以她才会发烧的?

乔若晗好像听到有人在叫她,也很想回应,可是头很重,眼睛也很重,嘴巴更是没有一点力气可以说出一句话来。

“晗晗,晗晗,不要怕,我送你去医院。”徐彦一几乎是手忙脚乱的帮她穿好了衣服,然后把她紧紧地抱在了怀里,飞速的往医院赶,“晗晗是不是很难受?我马上带你去医院,很快就不难受了!”

徐彦一整个人都在颤抖,这几天他本来就没有好好休息,也许是一年前就开始没有好好休息了吧,现在被乔若晗吓到,脸色苍白的几乎他比乔若晗更加虚弱。

“晗晗,晗晗,你忍一下。”徐彦一一直不停地说着,是说给乔若晗听,更是说给自己听,天知道要是晗晗出了什么事,他一定不会原谅自己的。

他还记得结婚的时候自己说要好好照顾她一生一世的,可是现在自己却让她变成这个样子,他是一个不称职的丈夫,他是一个不值得她好好爱的丈夫。

徐彦一踩下油门,把车子开得飞快,一路上不知道自己闯了几个红灯,也不知道自己让多少司机停了下来骂娘,他的心里只有一个念头——赶快到医院去!

乔若晗烧得几乎已经要神志不清楚了,她不知道自己在哪里,只感觉得到有一只大手紧紧握着自己的手,是阿彦吗?乔若晗和想要苦笑,怎么可能是阿彦呢?她的阿彦早就已经在那个不问青红皂白的夜晚不见了,他已经不要他了,他把自己孤零零地丢在了这个世界上,一个人不知道去了哪里。

“阿彦~”乔若晗终是忍不住心痛低低的出声,两行清泪从眼角滑落。

徐彦一的神经一直处于紧张的绷紧状态,却在第一时间听到了乔若晗的话,握着乔若晗的那只手又用了点力,好像是要她感受自己的存在,可是也是要自己感受到她还在自己的身边,“晗晗,不要怕,我在这里,我一直都在这里。”

“阿彦,我好想你。”乔若晗的声音很轻很轻,轻到差点要让徐彦一以为是自己的幻觉。

徐彦一本来很是紧张的心因为乔若晗的这句话升起了一丝丝的暖意,好久了,好久没有听到她说这样的话了,徐彦一突然有了一种想哭的冲动,自己好像自从懂事以来就再也没有哭过了,可是现在眼泪却不受控制的溢上了眼眶,那只手里还握着她的手,她一直都在他的身边。

“阿彦,你去哪里了,怎么不回来找我?”

徐彦一的心突然跳了一下,“晗晗,我在这里,我一直都在这里埃”为什么她会问自己去哪里了,他不是一直都在她的身边吗?

车子到了医院,徐彦一来不及纠结自己内心的困惑,忙把车子胡乱的停在了一边,也不管自己会不会被超牌,熄了火,就把副驾驶室的门打开,急急忙忙却又是减轻了力道把乔若晗抱了出来,急急忙忙地往医院里跑。

“医生,快出来看看我太太!”一进了门,徐彦一就开始咆哮,她的小女人好像烧得更厉害了!

“先生,请您保持安静!”一边的护士很尽职的出来说,虽然这个男人长得帅的没天理,可是这里是医院,“还有有什么事情的话请您先去挂号,然后再排队。”

徐彦一看都没有看他,就像打算往内科里面走,还挂号排队,等看到她的小女人的时候,她的小女人情况都不知道怎么了!

“先生!”那个新来的小护士也有点生气了,她本来被从乡下的小医院被调到了这么大的医院很开心的,可是没有想到大医院里还是有这么不讲素质的人,真是太让她生气了,“难道你不知道在医院里要先排队吗?!”

徐彦一的眉头越皱越紧,周边在等待叫号的人也都纷纷抬起了头来看发生了什么事。

徐彦一齐刷刷的接受着几十个人目光的洗礼,不由的骂了一声“shit!”她的女人的情况好像越来越糟了呢!轻轻地把女人放在了一边空着的座椅上,然后掏出了手机拨了个电话,“马上给我到内科的门口来。”说完也不等那边回答,就直接挂了电话。

徐彦一又恶狠狠地瞪了那个护士一眼,几乎是咬牙切齿的说道,“要是我太太有什么事,我第一个就不放过你!”说完,又将轻柔的将乔若晗抱起,前后完全就像是两个人,“晗晗,马上就没事了。”

那个小护士心里一惊,被这个男人全身散发出来的冷冽的气质隐隐有些吓到,不过还是装作冷静地说道,“先生,这就是医院的规矩。”

徐彦一又瞪了她一眼,不再说话,所有的心思都放在了她怀里的小女人的身上,一只手将乔若晗脸上松散下来的发丝理了理。

倒是旁边的有些人看不下去了,纷纷指责这个男人怎么可以这么做。

“我说你我们都是在这里等,你怎么可以这么就硬闯啊!”一个男人终于忍不住开口,虽然医院这个地方应该要保持安静,可是这个男人也太让人火大了。

“对啊,你这人看起来这么正紧的样子,怎么可以这么不遵守公共秩序!”其他人看到有人开始开口也都忍不住了。

那个小护士看到有这么多人为她撑腰,刚才被男人的气势吓到了的心也终于平复下来,甚至是为自己刚才的英勇不屈的行为有了一些小自豪,“先生,我都说了不可以乱插队的,现在你终于知道了吧。”

还没有等护士的话说完,人群中突然爆出了一声尖叫,“这不是韩阳集团的总裁徐彦一吗?”

这一回几乎是所有的人都把眼光锁定在了徐彦一身上,这个男人真的好像他们一直都在报纸上看到的那个身家有好几百个亿的韩阳集团的总裁啊!

就在那个护士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医院的院长急急忙忙的赶来了,“徐总,你怎么过来了也不先打个电话过来埃”说的话好像是带着责备,可是没有人知道院长的心里是有多慌,刚才在电话了,徐总的态度听起来好像是很生气,这家医院可是韩阳集团下面的产业,要是一个不小心,他的院长之位可就要不保了。“总裁夫人这是怎么了?”

“马上进来给我太太检查一下!”徐彦一没有理会院长的讨好,直接严厉的开口,“还有这个护士你自己看着办,你走还是她走!”说完,也不再看其他人,只是紧紧地抱着乔若晗往里面走。

第7章矛盾的徐彦一

徐彦一往里面走的时候,院长擦了擦啊冷汗,连忙跟上,幸好是内科是自己的专长,不然真不知道要怎么临时去找一个质量极高的专业医生来。,而后又狠狠地瞪了一眼身后这个刚来的小护士,刚刚来,就不仅仅害了自己,还差点要害到他,这样的人怎么还能留在医院里呢?

徐彦一有些轻车熟路地来到了一个豪华的包间,这才舍得把女人放了下来,看了看门口看到院长正急匆匆的进来,后面还跟了其他的护士拿着检查的用具。

徐彦一示意院长马上开始检查,院长也一点都不敢怠慢,立刻开始了几乎是全方位的检查,这个包间是徐彦一家里私人的,里面几乎是什么设备都有,当年徐彦一的父亲是打算把这个包间弄在家里的,可是被徐彦一的母亲否定了,认为不吉利,就直接安排在了医院的内科这边,到时候真的有什么紧急的事情,医生来得也方便,也正是因为这个的缘故,他立下了不少功劳也坐上了现在这个位置。

院长打断了回忆,仔仔细细地给床上的总裁夫人检查了一遍,然后才转过身来,面色有点沉重地对着徐彦一说道,“徐总,夫人是不是最近很长一段时间都很劳累?”

徐彦一看着院长的脸色,心里的担心更甚,“没有。”应该没有吧,她每天都呆在家里,最多就做一点家务,怎么可能会很劳累呢?

“没有?”院长皱眉,“可是根据我的观察应该是夫人很长一段时间太过于劳累,而且心情也不好,也没有什么进补,再加上这几天可能发生了什么事让她一下子难以承受,所以才会一下子晕倒的。”院长一口气说完,没有停顿,有些颤颤的看着眼前这个浑身还在散发这冷冽的男人。

“什么!”徐彦一的眉头紧紧皱起,“你确定是这样?”

院长点头,根据他这么多年的经验,应该是这样的。

“那她现在严重吗?”徐彦一几乎是不确定的开口,自己这一年来好像真的对她一点了解都没有了,甚至她劳累到这种情况了自己都不知道,而且自己昨天晚上竟然还对他做出那样禽兽不如的事情,想到她昨天晚上的眼泪,徐彦一的心几乎痛得他无法支撑自己站祝

“嗯。”院长点了点头,“夫人现在这样的情况,可能需要很长的一段时间好好修养,我现在去开些药,先让夫人的体温退下去,其他进补修养的事情也要等到夫人的身体康复之后。”

徐彦一呆呆的点了点头,竟然很严重,他竟然一点都不知道。

院长得到允许之后松了一口气却还是面色沉重的走了出去,徐彦一一步一步的走到床边,明明就是几步路的距离,他竟然走得这么沉重。

乔若晗躺在床上,消瘦得让他更加心疼,晗晗,我就是一个混蛋!

轻轻地把唇贴上了她的额头,我怎么可以整整一年来不管不顾你,我怎么可以在这样的情况下强迫你。

晗晗,你知道吗?那一晚的事情只要你真心实意的跟我道个歉,只要你跟我发誓你以后再也不会了,只要你说以后你的心里永远就只有我一个人了,我就会原谅你的。可是为什么明明我都看到了,你却还要否认。

晗晗,你知道吗?我的心真的好痛,好痛,我好想好好的疼你爱你,可是只要想起那一晚的事情还有你的极力否认我就没有办法冷静下来。

我也想要不再爱你了,可是就算我的身体做到了不去看你,我的心却做不到不去想你。

晗晗,我到底要拿你怎么办?

为什么才这么短短的一年的时间,就把自己的身体照顾成这个样子,你知不知道,你这个样子,我真的真的好心疼。

徐彦一把她苍白的几乎透明了的手拿起来放到嘴边吻了吻,晗晗,真的只要你跟我道歉我就原谅你,好不好?

我们以后再也不吵了,我们还是跟以前一样好好的过,好不好?

徐彦一的心痛得快要窒息,低垂着自己的脑袋不想要让任何人发现他此刻的懦弱,眼泪却在不经意之间在他的眼眶汇聚,越来越多,到最后不受控制的掉了出来,掉在了乔若晗身上盖着的洁白的被子上,晕开一圈圈的水渍。

要是时光可以倒退那该有多好,那我就一定不会说自己那一天晚上不会回来,可是他真的只是想要给她一个生日的惊喜而已,他真的不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情,要是早一点点知道的话,那一天,他一定狠狠地把她困在自己的身边,让她没有机会见到任何人,让她只能看到他只能想他,也只能爱他。

可是,时间已经过了就是已经过了,再也回不去了,他们只能选择往前走,没有办法去改变已经成为历史的东西。

徐彦一沉痛的看着床上还没有丝毫痕迹要醒来的乔若晗,这一次终于开口说了出来,“只要你愿意跟我承认你自己的错误,我就原谅你。”

乔若晗醒来已经是晚上了,嘴巴很干,可是感觉自己的身体已经没有那么烫了,但是还是很难受。

徐彦一一直都守在乔若晗的床边,一看到乔若晗的眼睛睁开了一条缝,人不由得立刻雀跃了起来,“晗晗,你醒了埃还有没有哪里不舒服的?”

乔若晗好像听到了徐彦一的声音,努力的想要把自己的眼睛打开,可是外面的光线太过于刺眼,忙虚弱地用手遮了一下眼睛。

徐彦一也注意到了她的动作,忙把卧室的大灯给关了,留下一盏小灯。他知道她最讨厌医院消毒水的味道了,还有她惧怕医院曾经给她带来的回忆,所以早上拿了药就把她带了回来。

回来之后,自己不停地用冷毛巾给她敷脑袋,几乎是每隔半个小时就要给她量一次体温,幸好到现在她的体温已经基本上都退下来了。

“水……”乔若晗虚弱的喊着,喉咙很干很难受,自己好像是已经整整一天没有喝水了。

“哦,你等等,我去给你拿。”徐彦一听清楚了她的话之后,忙急匆匆地到楼下去给她倒了一杯温水,“晗晗。”然后又坐到了床边,将乔若晗扶起来靠在自己的身上,然后小心翼翼的用勺子给她喂水。

乔若晗却是根本满足不了这一点水,自己伸出手就拿起了那杯子使劲的给自己灌水。

“晗晗,慢点。”徐彦一却是被她突然的行为吓到了,“慢点。”还不停的用食指擦拭着她嘴角流下来的水。

“还要。”喝完那一杯水之后,乔若晗开口还要喝水。

徐彦一只好轻轻地把她放下,然后又帮她弄了弄被子,生怕是吓到她一样的轻声说道,“等一等,我马上去拿。”

乔若晗的眼睛已经闭上了,没有回应,只是轻轻的点了点头。水,她好渴。

又是一杯水,徐彦一看着乔若晗大口大口地喝掉,心里泛出越来越重的心疼的感觉。

“晗晗,还难受吗?”徐彦一看着她喝完,忙着开口,“还要不要再喝?”

乔若晗却是轻轻地摇了摇头,半闭着的眼睛再次阖上,倒在了床上又一次沉沉的睡去。

“晗晗!”徐彦一看着她又闭上了眼睛要躺下去睡,本来已经有些放下了的心又提到了嗓子眼,“是不是哪里还不舒服,要不要我再叫医生过来看看?”

乔若晗却是很快地就进入了梦乡,完全把徐彦一的话阻挡在了自己的世界外面。

徐彦一的心“砰砰砰”跳得飞快,用手轻轻地去触了触乔若晗的鼻子下面,发现她的气息还在平稳的流动,这才放下了心,苦笑了一声,自己好像已经神经过敏了。

又去拿体温计给乔若晗量了一下体温,看到体温终于回到了三十六度八,这才欣慰的笑了笑,也终于支撑不住趴在了床边睡着。今天发生的事情太多了,他到现在都还没有吃过一口饭,再加上连日来的劳累终于是抵不住了,也沉沉的睡了过去。

乔若晗第二天早上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的身体已经舒服了不少,只是脑袋还是有点昏昏沉沉的感觉,可能是因为睡太久了吧。

她揉了揉自己的脑袋,昨天晚上好像……好像她记得徐彦一给自己喂水喝。真的吗?乔若晗想让自己会想昨天晚上的那个情景,却是就是想不起来。算了,乔若晗自嘲般的笑了笑,再那么可能是徐彦一呢?她的阿彦早就不要她了,她的阿彦早就已经走了。

乔若晗伸手拿起了床头柜上的手机,想要打开看看几点了,才发现手机里有好多的未接来电,全部都是凌杰的,自己昨天又没有去上班又没有请假,哎呀!乔若晗低咒一声,自己这个月的全勤奖要没有了,自己真是的,好好的生什么病啊!

可是来不及抱怨,乔若晗匆匆的传好了衣服,已经七点五十了,再不起来今天都要迟到了。踢踏着一双拖鞋急忙往楼下走,却在厨房里看到了一个让她意想不到的人,“你怎么会在这里的?”乔若晗眉头皱起,难道昨天晚上真的是他?

“昨天你发烧了,是我带你去了医院然后一直照顾你。”徐彦一转过了身来,看着乔若晗的脸色比昨天已经好了不少,心里有些欣慰。

“哦。”乔若晗一时之间竟然不知道怎么回答,他竟然还会理睬自己的生死,“谢谢。”

第8章不欢而散的谈话

徐彦一的眉头皱了皱,谢谢?他们之间什么时候竟然陌生到了这样的地步,他照顾她,她竟然要对自己说谢谢。此时此刻,徐彦一的心脏就好像是被一只大手揪住了一样的疼痛,他们之间竟然会变成这个样子。

徐彦一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扯起一个笑容,对着乔若晗道,“早餐我已经做好了,医生说你身体不好,要好好休息,中午的时候我会给你叫外卖,晚餐等我回来做。”

乔若晗听着徐彦一的话,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她有多久没有听到他用这种口吻和自己说话了,突然有了一种想哭的冲动,可是嘴上还是忍不住想要问,“徐彦一,你怎么了?”

“什么?”徐彦一奇怪,可是很快好像又想起她是在说什么一样,走到她的面前,把她搂在了怀里,“晗晗,我们和好吧,只要你跟我保证你以后再也不会那么做了,我就原谅你好不好?”

乔若晗被他搂着的身子有些不自然,心里却义无反顾的因为他的动作和他的话而泛起了无限的涟漪,但是他接下来说的话却给了她一个致命的打击,他还是不相信她,乔若晗挣扎开了徐彦一的怀抱,双目含恨的看着他,“徐彦一,你为什么还是不相信我?”

“那是我亲眼看到的,难道还是会有假的吗?”为什么自己都肯这么低声下气的原谅她了,她为什么还要否认,难道承认她自己做错了一件事情就这么难吗?

“徐彦一,我说了多少次了我没有!”乔若晗疯狂的看着徐彦一,发烧刚刚好了的身子本来就没有多少的力气,这么一吼更是耗尽了她几乎所有的力气。

徐彦一一脸凝重的看着她,突然伸手扫掉了桌子上他早上一大早起来做的所有的早餐,“乔若晗,你知道吗?我这一辈子最讨厌别人欺骗我了,我已经给你机会了,是你自己不要的!以后你不要后悔!”说完,之后就摔门而去。

乔若晗虚弱的坐在了地上,看着被重重关上了的门,心里又是一阵刺痛,为什么在自己决意要放手了,他还要对自己好,为什么还要显示他最自己的不信任来刺激自己呢?

他说要自己道歉,自己又没有做错,那为什么要道歉呢?为什么这么严重的一件事情他都不去查清楚,而却是直接口口声声的指责自己的不对,难道在他的心里自己就是那样的一个女人吗?

乔若晗胡乱的抹掉了自己脸上的泪,自己不能因为他而耽误了自己的工作,他不配,自己也耽误不起。

地上还是被他扫掉的那些东西,凌乱不堪,乔若晗叹了口气,又看了看时间,看来只能在晚上下班回来的时候再收拾了。

整理了一下衣着和包包,然后出门去挤公交车。

到公司的时候刚好赶上了上班的时间,可是公司里大多数的人都已经到了,一看到她过来了,就开始议论纷纷,说现在还没有爬上凌杰的床竟然就敢随便不来公司里,还有些人说她是多少不要脸才能拿到韩阳的案子。

乔若晗没有理会这些人,只是坐到了自己的座位上,又开始看韩阳的资料和了解这一次的合作上的内容。

可是还没有坐多久,办公室里突然安静了下来,乔若晗抬头,这才发现是凌杰来了,心想着这一回终于可以安静一会了。

可是没有想到,凌杰却是径直走到她的桌子边,语气里隐隐有些怒气,“到我办公室来。”

乔若晗愕然,去他办公室干什么,难道是自己昨天的事情?

乔若晗看着凌杰的背影迟迟没有动作,倒是看到凌杰走远之后,办公室不少的人又在笑是不是她这一次终于要受罚了。

乔若晗心里惊了惊,想起早上看到手机里那么多个的凌杰的未接来电,心里突然有了一种不安,还有带着一份隐隐的歉疚。

站了起来,看着他离去的背影,然后乔若晗快步也跟了上去。

“昨天怎么没有没有来上班?”凌杰坐在了自己的办公椅上,一双眼睛直盯盯的盯着她看,隐隐有一些怒气迸发出来。

“我昨天,对不起,我不是故意不请假的。”乔若晗回答道,昨天的事情确实是她不对。

“可是为什么我给你打了这么多的电话都不接!”凌杰的语气一下子就提高了起来,其实他最在意的是这个,天知道他昨天有担心她,可是给她打了那么多电话,她都没有接,他直接去翻了她的档案,竟然发现上面没有她的地址!

“对不起。”乔若晗低垂下了头,心里是越来越重的歉疚感,“我昨天发烧了,早上才醒过来的。我不是故意没有接你的电话的。”

“什么!”凌杰的怒气立刻消散了大半,取而代之的浓浓的关心,“怎么那么严重?看医生了吗,医生怎么说?”

“看了,医生说是可能太累了。”

“那你今天怎么还来上班,马上回家休息!”凌杰几乎是要跳起来了,这个女人怎么这么不珍惜自己的身体,医生都说她太累了,今天竟然还来上班,“我批了你的假马上回去休息!”

“不用了。”乔若晗回答,没有想到凌杰竟然会有这么大的反应,心里却是因为他的话而被一种温暖所充斥,其实这个世界上,还是有关心她的人的,“我已经没事了,以后我会注意的。”

凌杰皱眉,“真的不用休息了吗?不然你可以再休息一天,明天再来上班。”还是很关心的道,这个小女人怎么可以这么不在意她自己的身体,难道……难道她不知道他会心疼的吗?

“不用了。”乔若晗抬起头,对着凌杰笑了笑,“凌总,我已经没事了。”

“真的吗?”凌杰还是很不放心地又问了一声。

乔若晗点了点头,“真的没事了,要是凌总没有什么事的话,我就出去做事了。”

凌杰又深深的看了她一眼,然后点了点头。

乔若晗又对着他笑了笑,然后出去,关门的时候,对着他轻轻地说了声,“凌总,谢谢你。”

凌杰看着被关上的门,脸不知怎的竟然一下子就“刷”的红了,她在跟自己说谢谢,她还是第一次在上班时间对自己说除了公事之外的事情。

凌杰的嘴角一下子拉到了眼角,心情大好。

坐在办公椅里转了几个圈,看向落地窗外面,今天的天气好像变得格外的好,然后又好像想起什么一样,把办公椅转向正对着电脑,点开了百度。

中午的时候,办公室里只剩下乔若晗一个人了,所有的人都去吃饭了,乔若晗真是很好奇凌杰要她呆在这里等他干什么,昨天和今天早上都没有吃什么东西,到现在她的肚子已经在打架了。

乔若晗嘟了嘟嘴,心里不停地抱怨着。

凌杰进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乔若晗嘟着嘴的可爱模样,心里不禁一荡,下身不知怎么的竟然就有了反应。

凌杰忙夺到了门后面,努力的平息着自己的狼狈,不想让乔若晗看着他这么狼狈的样子。

许久才走了进去,“饿了吗?”

乔若晗一看到凌杰进来,两只眼睛差点就要放出光来了,终于来了,终于可以吃饭了。“恩恩恩。”

“猜猜我给你带了什么?”凌杰故作神秘,走到乔若晗前面,两只手却是被藏到了后面。

“额?”乔若晗没有想到他竟然给自己带了什么,让自己在这里等他就是为了给自己什么东西吗?

“猜猜看。”凌杰看到乔若晗的疑惑,更是兴致勃勃的看着她,想要看看她到底能不能猜出自己究竟给她带了什么?

“午餐?”乔若晗皱眉,应该是午餐吧,不然干嘛叫自己先不要去吃午餐。

“具体的!”

“啊?”

凌杰白了这个小女人一眼,怎么这么没有情调,叫她猜一下都不会,可是还是带着笑把手上的东西拿到了前面来,“你发烧刚好,不可以吃太油腻的东西,所以我就帮你买了点小米粥。这个对身体好,外面快餐店的东西本来对身体就不好了,更加不适合你现在这种情况下吃了。”

凌杰的眼睛一直都停留在了乔若晗的身上。

而乔若晗现在心里是无限的温暖,“谢……谢。”他竟然不仅仅亲自去帮她买粥,还很贴心地给她带来了一个饭盒。

凌杰看着乔若晗感动的样子,心里也是很满足,“你喜欢吃什么粥,这几天我帮你去买好了,今天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所以就买了小米粥。”嘴角还带着浅浅的笑容。

乔若晗这个时候真的是感动的感动得难以附加了,“凌总,不用那么麻烦你的,我自己去买就可以了的。”

凌杰却是轻笑了一声,“你这样病怏怏的样子要是出去买粥的时候晕倒在地上了,别人就要说是我虐待员工了。”

“呵~~”乔若晗被凌杰的这一句逗乐了,“凌总,真的是很谢谢你。”

“傻瓜。”凌杰却是亲昵的拿手去摸了摸她的发,然后道,“你先吃着吧,我先到办公室去了。”他知道她不喜欢被别人说三道四,那些不在意,不过是伪装出来的罢了,哪里真的会有一个女孩子不在意别人的看法的呢?

乔若晗因为凌杰的这个小动作,脸一下子就变红了,呆呆的不知道怎么样反应,想起来自己应该挥开他的手的时候,凌杰早已经放手了,脸上还是他平常一贯的桀骜不羁的笑容,“以后要是没有人的话,就不要叫我凌总了,听着怪别扭的,叫我阿杰就好了。”说完,对她挥了挥手,好心情的回办公室去。

第9章遇见你是我今生最大的错

乔若晗还是整个人呈呆愣状态,许久才拿起桌上的小米粥开始吃。这样的动作,除了爸爸妈妈以前对她做过,就只有徐彦一曾经对她这么做过了,心里是暖暖的感觉,却又是一种很不在的感觉,他们之间这样,是不是太过了?乔若晗心里想道,却还是一口一口地咽下了桌上的小米粥,真的好久好久没有这样温暖的感觉了。

小米粥很烫,乔若晗却舍不得吹冷它,就好像冷了之后就没有这么烫等的感动了。

乔若晗吃完之后,同事们基本上也都回来了,乔若晗忙把那个饭盒放了起来,要是被他们看到真不知道又会说些什么?

不过因为是午休时间,大家在餐厅都已经热闹过了,来到办公室之后就纷纷趴在了办公桌上午睡,只有少数的人还在悄悄的说着悄悄话,到底是在说什么乔若晗不知道,她也不感兴趣,别人的事与她无关,她要是能够处理好自己的事情都已经很不错了。

午休之后,乔若晗又开始了工作,韩阳集团的资料太多,需要她花大量的时间去了解,不仅仅是了解这个集团,甚至还有她一年前的枕边人,直到现在她才发现自己对他是多么的不了解。

乔若晗盯着电脑不停地看,凌杰的身影却是总在不期然之间闪进自己的脑海,他为什么要对自己那么好的?难道就仅仅是因为自己是他的下属吗?感情的事情,她早已经不再敢去接受,她的人生已经走到了一个结点,重新要开始那些日子里将不会有男女的感情;可是她又是多么贪恋凌杰给她的那一份感动,就好像哥哥一样,给了她家的温暖。

晚上,乔若晗回到别墅的时候,别墅里灯火通明,乔若晗心里一惊,不会是来小偷了吧。一颗小心脏跳得飞快。脱了鞋子,轻轻地走到里面去,看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乔若晗发现她整个人都开始有些颤抖。

一进门却看到早上还一片狼藉的餐厅都已经被收拾地整整齐齐了的,桌上还有一盘盘正在冒着热气的菜肴。

乔若晗心里疑惑:难道这个小偷还有帮人家收拾和做菜的癖好?还真是奇怪。

尽管如此,乔若晗还是小心翼翼、胆战心惊地一步一步的往楼上走,不知道这到底是一个怎么样的小偷。

却在进了卧室的时候,整个人的脚步都停住了——竟然是徐彦一,他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他不是都是晚上才会来的吗?

此刻的徐彦一正整个人靠在了阳台的栏杆上,面朝外面,正在抽着烟,被吐出来的眼圈慢慢地升起,把他整个人笼罩在烟雾之中。

乔若晗看着徐彦一的背影,却看出了落寞之感。

落寞?他落寞吗?有那么多的女人,有这么大的身家,他为什么还会落寞呢?

乔若晗看着他,本来想要开口叫他,话到嘴边又停住了,自己叫他做什么呢?自己跟他还有什么好讲的,自己这么叫他不过是徒增了尴尬而已。

乔若晗又站了一会,然后回身下楼,给自己盛了一碗米饭,一个人吃了起来。

不知道有多久没有吃徐彦一做的饭菜了,应该是很久很久了吧,自己以前常常会怀念那种味道,可是现在真的吃到了,却再也吃不出当年的那种味道了。那些明明就是很好吃的饭菜现在到了她的嘴里,却像糟糠一样难以下咽。

乔若晗突然想起了中午凌杰给自己买的小米粥,很烫,很清淡,他说发烧的人要少吃一点油腻的东西,要吃清淡的食物。

想到这里,乔若晗嘴角不禁勾了勾,自己要是能有那么一个哥哥那该有多好,那自己这一辈子都应该会很幸福。可是那是不可能的,就算是他愿意做自己的哥哥,她也承受不起公司里漫天的流言蜚语。

乔若晗又叹了口气,继续扒着碗里的米饭,就那么一口口只吃着碗里的米饭,那些色泽鲜艳的菜肴让她再也下不了手。

就好像徐彦一,当年她是那么的甘之如饴,就算是飞蛾扑火也不会害怕,可是到了现在自己对他,却是避之不及。恨不得马上让真相大白,恨不得自己马上离开这里,去一个没有人认识自己的地方,一个人清清静静的好好生活。

徐彦一,为什么我那么爱你,你就可以那么挥霍我的爱?为什么你就那么一点点的信任都不愿意给我?为什么要这么的不公平?

人们都常常说爱情是不公平的,可是我不相信,因为是你让我相信了爱情的美好,是你同等的给了我对你的同等的爱恋,可是到最后我才发现,就算感情上的付出是公平的,信任上的付出也永远不可能是公平的。

你知道吗?以前安安拿过好几次你进出夜店,和一些MM拥抱亲吻的照片,可是我告诉自己一定要相信你,因为我们是夫妻;我告诉自己,那些照片一定是合成的,因为我永远都相信你不会背叛我,可是你怎么可以吝啬到如此的一点点的信任都不愿意给我呢?

徐彦一在楼上不知道抽掉了多少的烟,都没有看到他的小女人回来,有些生气,他不是早上就跟她说过了让她好好在家里休息的吗?虽然他们早上不欢而散,可是那是她自己的身体,就算她跟自己怄气,有必要跟她自己的身体怄气吗?

徐彦一灭掉了最后一支烟,转过身来,楼下的饭菜应该都已经冷了,掏出了手机想要拨给她,却发现自己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想了想,还是慢悠悠的下了楼,到楼下去等她吧。

可是没有想到楼梯还没有走完的时候,徐彦一就听到了从厨房传来的“哗哗”的水声,心里想着难道是她已经回来了,心里的怒火一下子就上来了。

加快了脚步走到厨房去,果然看到那个小女人正在那里洗碗,明显的,她已经吃过了。

徐彦一心里的怒火像野草一样滋长,自己担心她早早地回来给她做饭,还在阳台上等着她回来,她好,竟然不叫他,一个人就在这里吃饭,吃完了还不叫他,他要是一直在阳台上等她,是不是等她睡了她都不说一句话了。

“乔若晗!”徐彦一怒气冲冲,一走过去就抢过她手里的瓷碗摔在地上,那个碗立刻四分五裂,碎片像各个方向飞去。

乔若晗是真的被吓到了,之前不管徐彦一是多么的生气都没有当着她的面这么摔过东西,乔若晗被吓过之后,心里的怒过“噌”的一下子就上来,“徐彦一,你有病啊!”

徐彦一却是一下子就用力的掐住了乔若晗的脖子,逼着她节节后退,靠在了琉璃台上,“乔若晗,你以为你是谁啊!你不就是一个没有爸妈的人吗?还带着一个拖油瓶一样的妹妹,要是没有我,你现在说不定还在最底层打拼呢!”

乔若晗听着徐彦一的咆哮,看着他的脸都开始慢慢的变形,心竟然不知道怎么的竟然慢慢开始惧怕他,却是不愿意表现出来,挺起胸膛,不怕死的对着他咆哮,“徐彦一,要是没有你,我和安安一定会过得更好!要是没有你,我和安安根本就不会到这种地步的!”

“哼,安安?”徐彦一冷笑,手上的力道又加重了几分,就好像是从地狱来的使者,“那样想要千方万计地爬上她姐夫的床的人,亏你还把她当妹妹,还是说你们两姐妹都是这样的人!”

乔若晗想要说什么,可是脖子里的空气都被阻断了,发不出一个字的声音来。胸膛里的空气越来越稀薄,一双眼睛却还是含着满满的恨意等着他,徐彦一,要是有下一辈子,我发誓我再也不要见到你!

徐彦一暴怒的头脑现在就像被冲昏了一样,只是一个劲的加大了手上的力气,这个女人自己这么爱她,她竟然这么对他,他可以原谅她的出轨,为什么她连道个歉都不愿意,还有自己今天那么好好的做好一桌子菜在家里等她,她竟然不理自己,一个人就吃了!

乔若晗胸膛里面的最后一丝空气终于被消耗完了,再也没有了任何的挣扎,只有眼角的两行清泪诉说着她现在的痛苦,然后,一双本来充满了光芒的眸子现在黯淡的慢慢的阖上,最后一眼憎恨的狠狠地投掷在了徐彦一的脸上。

徐彦一,此生此世遇见你是我最大的过错,下一辈子、以后生生世世我都不要再遇见你,遇见你,我宁愿就那么死去。

乔若晗闭上了眼睛之后,一滴眼泪落在了徐彦一的手上,那么的滚烫,徐彦一这个时候好像才反应了过来,掐着乔若晗脖子的手终于浑浑噩噩的松开,看着她的身子一点一点的顺着琉璃台滑落。

徐彦一摇着头,“不,晗晗!晗晗,你怎么了!晗晗!”这不是他做的,他怎么可能做出这样的事情啊!

徐彦一赶紧地想要抱起乔若晗,却发现自己的手现在一点力气都没有了,“晗晗,晗晗你不要吓我!”徐彦一整个人都开始颤抖,声音更是颤抖的不像话。

第10章哀莫大于心死

手机哆哆嗦嗦的拿出了手机,拨通了韩阳医院的院长的电话,“快,马上带医生来我家,马上!”徐彦一咆哮,然后又颤抖着报出了这里的地址,“快来,求求你们快一点!”

徐彦一说完之后,手机被掉在了地上,里面还传来院长的声音,可是徐彦一好像没有听到,晗晗怎么了,“晗晗,你醒一醒好不好?”

徐彦一紧紧地把乔若晗抱在了怀里,“晗晗,我错了,你快点醒过来好不好?”徐彦一的声音几乎是低到了骨子里。

然后又像是想起了什么,忙把乔若晗松开,他大学的时候学过急救的,不能把一个没有了空气供给的人抱的这么紧的,徐彦一伸手,极度的晃动着的手指伸到了乔若晗的鼻子下面。隐隐的只有一点点的呼吸了。

徐彦一的心好像被什么揪住了,揪得紧紧的,痛得他喘不过气来,一双眼睛的眼珠好像不会动了,只是死死地盯着乔若晗,害怕一不看着她她就会消失不见。

使劲的吸了一口气,徐彦一把自己的嘴对上乔若晗的唇,然后用舌头打开了她的牙关,把自己吸进来的空气给乔若晗度了进去。

晗晗,很快就没有事情了,很快就没有事情了,不要怕,我在这里陪着你,不要怕,晗晗,对不起晗晗。

徐彦一飞快的加快了自己嘴上的动作,晗晗,马上就有空气了,不要怕,到最后他的嘴唇都要麻木了,可是却没有停止。

晗晗,徐彦一的眼泪就那么的掉了下来,自己不知道有多久没有哭了,也许是自打自己记事起就没有哭过了,可是现在眼泪却不自觉的使劲掉,打湿了乔若晗苍白的脸颊,也打湿了她的发。

徐彦一看着乔若晗还是没有反应的脸和身体,终于是虚脱了身体上还有心里,一个人默默地爬了过去,在乔若晗的身边躺了下来,晗晗,不怕了,要是死的话,我就陪着你一起,我们一起下地狱,我们都不要喝孟婆汤,那么下一辈子,见到的第一眼我们就会认出彼此的,见到的第一眼之后我们就会很幸福很幸福的生活的。

晗晗,徐彦一的一只手紧紧地握了握乔若晗没有温度的手,晗晗,其实我们都这么死了挺好的,起码我们以后都不用再这么煎熬了,晗晗,相信我,我是真的爱你的,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徐彦一伸出一只手擦去了自己眼角的泪,自己要开开心心地和晗晗一起上黄泉路,他们要一直都开开心心的。

就在徐彦一想要闭上眼睛想要用碎了的碗片去割自己手上的静脉的时候,想要彼此都这么死去的时候,乔若晗的手指却轻轻地动了一下。

很轻,很轻,可是徐彦一却感受到了,他的晗晗还没有死,徐彦一倏的睁开了眼睛,他的晗晗还没有死,他可以死,他的晗晗不可以死的!

徐彦一求生的希望好像是回来了一样,把手上的瓷片扔得远远的了,他的晗晗还没有死,他要好好照顾她的。

徐彦一似乎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爬了起来,把自己的身子伏到了乔若晗的身上,依旧努力着把自己口中的空气度到乔若晗的身体里中去,动作有些的缓慢,可是终是没有再停止。

晗晗,你很快就会没有事的,医生马上就会来的,你一定会没有事的。

徐彦一颤抖着抱着乔若晗,哭着说:“晗晗,你不能走,你不能就这么丢下我的。我不允许,我不允许你死的。我们还有以后,以后我天天给你做饭,你不用再出去上班;以后我要把你养得胖一点点,我要让你给我生个宝宝,那一定是个女儿,她一定跟你一样的漂亮。我会用我全部的力气来宠着你们,我再也不会对你大声的说话了,晗晗。晗晗,你醒过来呀,你不要这么吓唬我了,好吗?晗晗,你不能这样对待我的呀,你不记得我们在大学里有多么相爱了吗?这些,你都不记得了吗?晗……”

徐彦一正在伤心着,就听到按门铃的声音,他忙放下乔若晗飞奔着去开门。门外是医院院长带着几位有经验的急救医生来了,徐彦一让他们进来后就忙带着他们进了厨房,对院长说:“快,快救救我太太,快救救她,如果她有个三长两短,这个医院,我也不会再开了的。”

院长和几位医生围在乔若晗身边,他翻看了一下乔若晗的眼皮,又给她号脉;一个医生拿出听诊器听听乔若晗的心脏,然后对院长点点头。院长问:“请问徐总,徐夫人是如何会晕倒在这里的呀?”

徐彦一的脸红了一下,反问:“这跟你们救她有关系吗?你们倒是赶快救人呀。”

院长说:“徐夫人已经没有生命之忧,只是曾经窒息过,我想了解一下是什么原因让她窒息的。如果是她自己晕倒还窒息了,那说明她的身体有大问题了,但是,不应该呀,前段日子,我才帮她检查过的,没有这方面的问题的;如果是……那就让她静养几天好了。您看这样好吗?我们现在就用救护车带徐太太去医院里全面的检查一下,然后,我会把全医院各科室比较资深的医疗专家汇聚起来组成一个医疗小组,由我带队来为徐太太治疗的。”

徐彦一经历过刚才乔若晗差点离开自己的惊吓后,忙点头说:“你们要好好的替我为她看病,不能让她有任何隐疾,在她出院时,要还我一个健康的太太。”

由院长带着几位医生都一起点头答应:“是,一定做到。请徐总放心。”然后,由院长亲自己带着几位医生一起用单架抬着乔若晗上了救护车。

其实,在医生还没有来的时候,乔若晗就已经醒了,她只太虚弱了没有力气说话,况且,经历了刚才的事她真的觉得对徐彦一无话可说了。她知道一年前的事,除非自己有非常有力的证据证明这事不是真的,否则,徐彦一根本无法相信自己。虽然,乔若晗对徐彦一已经从失望到绝望了,但是,她现在还不能死,就算是要死,她也一定要把这事给弄清楚了,要让徐彦一也知道了真像后才能考虑是否要死的。

乔若晗睡在地上,她才醒过来时,思绪是混乱的,她刚刚从徐彦一差点就把自己给掐死的恐惧中逃脱出来,闭着眼睛判断着周围,她听到徐彦一的哭声和诉说。

乔若晗很感激徐彦一能这样想,但是,她明白这只是他害怕自己会真的为死去,受到惊吓时说出来的话,其实,他还是不可能相信自己,这让乔若晗很难过,相恋多年,他居然还是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样的一个女人,如果他能知道自己是怎么样的一个女人就不可能相信自己会做出这种事来的。

乔若晗任由着后来进来抢救她的院长和医生检查着自己,却一动也不想动。他们在说话,他们在搬动自己,他们要把自己带走,这一切,乔若晗都不在乎了。

在今天以前,乔若晗一直在努力工作想存钱雇侦探找出那个人来证实自己的清白,以便挽回自己的婚姻,但是,现在看看,自己的丈夫居然会亲手掐住了自己的脖子,想把自己给掐死,而自己还在傻傻的想着挽回他的信任和爱。这事,真是好笑呀。

乔若晗睡在救护车上,想着:应该结束了,应该放弃了。她的生命自从爸爸妈妈离开后,完全就成了一场带悲惨色彩的闹剧了。再也不想等徐彦一相信了自己后,他的爱能回归了。她真的累了,厌了,倦了,该放下了。

乔若晗想到这里,一行清泪顺着脸颊流了下来。一直坐在单架旁边守护着乔若晗的徐彦一看到她流下了眼泪,知道自己让她伤心了,忙蹲在她的身边说:“晗晗,对不起,对不起呀。是我太冲动了,是我不好,你原谅我。这次,等你身体好了起来后,我一定不再跟你吵架了,我会宠着你,让着你的。晗晗,你别伤心了,是我不好,你打我,你打我呀。”

徐彦一拉着乔若晗的手去打他的脸,乔若晗还是象从来没有醒过来一样的,闭着眼睛,手上一点点力气都没有,任由着徐彦一拉着自己的手去打他的脸。

徐彦一看她还是不动就急了,对院长吼着:“你说她是醒了的,醒了的人会是这个样子吗?你到底有没有给她好好看呀?”

院长不敢答他的话,忙着也蹲下来再去查看乔若晗。乔若晗从徐彦一手里抽出自己的手来,用很细微的声音说:“你不要为难他们了。我只是不想跟你说话而已。”

虽然,乔若晗是让徐彦一很尴尬的话,但是,徐彦一还是很高兴乔若晗能够说话,他笑着说:“好的,好的,你不想跟我说话也没有关系,我会让院长他们给你好好的调理身体,等好了之后,我们再回去好好的过日子。”

乔若晗还想说什么,但是,因为对他太灰心了,再不想跟他争辩什么了。

车子开进医院后,乔若晗住进了最好的房间,院长就要安排一系列的对乔若晗的检查。乔若晗小声的说:“院长,能不能请大家都出去,我跟你单独说几句话呢?”

站在病床前的院长和徐彦一都听到了她说的话,院长为难的看着徐彦一,徐彦一对他递了个眼色,让院长答应乔若晗。

婚情摇摇欲坠》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婚情摇摇欲坠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精分撒旦求放过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

    原标题:精分撒旦求放过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小说:精分撒旦求放过目录预览:第十一章许青莲与秦以洛的往事第十二章秦以洛闯浴室第十三章始终没说出第十四章贪恋她的温度第十五章凌年昔的身世第十六章躺枪大户第十七章断电第十八章啪啪啪打脸第十一章许青莲与秦以洛的往事雨点滴答滴答拍打在玻璃上,窗外夏蝉鸣鸣作响。今夜,无月。屋内灯光明亮,莹白色灯光将少女映得更加白皙,凌年昔伫立在窗口,纤细的手掌在蓄满了雾气的窗上缓缓移动,小巧的脸庞眉头紧锁。‘咚咚……’“进来。”忽然响起的敲门声打断了她的思绪。门开了,来者的相貌

  • 婚妻如令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

    原标题:婚妻如令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小说名称:婚妻如令目录预览:第十一章要躲就躲彻底点第十二章开直升机亲自来抓第十三章你是要闹哪样第十四章长得太帅,以防非礼第十五章你耍无赖第十六章逃兵,一律枪毙第十七章这朵名花是有主的第十八章晚淘汰不如早淘汰第十一章要躲就躲彻底点而且,好好的禁闭室,竟然遭遇这么一大群蛇,明显就是禁闭室出了什么漏洞,聂皓天身为最高首长,这漏洞就是他管理不善的漏洞。他管理不善出了漏洞被蛇咬了,居然还冤枉是她的错,要负责护理?这一切的一切,归结起来就三个字:全怪他!所以,她连半分歉意

  • 总裁先生求放过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

    原标题:总裁先生求放过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小说名称:总裁先生求放过目录预览:第11章:教训第12章:高压锅来煮水第13章:米晴的身世第14章:解救女孩第15章:未知的黑衣人第16章:是来散步的第17章:被救了第18章:不速之客第11章:教训病房内的两人看着米晴和徐哲帆出去,气氛开始尴尬。“瑶瑶,饿了把,我给你拿饭。”苏子谦转身去拿饭盒。做到病床边的凳子上,揭开饭盒,热腾腾的热气冒出。蓝瑶看着眼前的人:“饭太烫了,话说,你怎么在我家那里?”“是大哥,他去找米晴,我回来开车,恰好看见了,所以....

  • 美女主播:总裁的网红新娘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

    原标题:美女主播:总裁的网红新娘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小说名称:美女主播:总裁的网红新娘目录预览:第0011章遇见方佳人第0012章胸针第0013章一百五十万第0014章为了钱第0015章温存第0016章义务第0017章一定要好起来第0018章大厨第0011章遇见方佳人这个女人,迟早会成为他的软肋,但不管如何,顾皓然,要定了她。第二天一早,叶聘婷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上午十点钟左右了,见房间中早就没有顾皓然的身影,一种满心的失落,让叶聘婷的心情格外的压抑。从前,她最讨厌情妇,可如今,她扮演的,不就是情

  • 战神再现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

    原标题:战神再现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小说书名:战神再现目录预览:第十一章小说作者就是爹第十二章小狐狸落泪报恩第十三章大梦醒来得奇书第十四章大宝带人搞事情第十五章紫玉仗义挡刀子第十六章伊依医院来探望第十七章暴发户大闹医院第十八章神秘药膏有奇效第十一章小说作者就是爹从小树林里跑出去的紫玉,对于他刚才,捉弄村长那些人的事情,实在忍不住的,从离开了那片小树林,就一直大笑着,跑到了他家瓜田的,小棚子外面,可在他刚要开门的时候,却忽然停止了笑声。因为他忽然间看到了,被他救的那只小狐狸,正叼着一只野兔,静静的

  • 特工凰凤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

    原标题:特工凰凤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小说名字:特工凰凤目录预览:第11章无耻的女人第12章不喜欢?那就讨你厌第13章处处算计第14章月国妖女第15章入不了眼第16章本王不会娶个废物第17章想拉她一起下水第18章一月之约第11章无耻的女人上次的赏花宴是“相亲宴”,这一次又是什么?凤云歌莫名的脸上一热,皇帝为何这么一心一意的要撮合她和萧夜?自己是一个无用的质子公主,若是说有什么值得别人觊觎,那就是与她身世有关联的月国了。难不成这一切都是冲着月国而来!凤云歌的心登时一沉,面色也不觉沉了一下。萧夜正看过

  • 皇上拒绝失宠:粉嫩皇后好抢手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

    原标题:皇上拒绝失宠:粉嫩皇后好抢手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小说名称:皇上拒绝失宠:粉嫩皇后好抢手目录预览:第11章小嘴甜的什么似的第12章像个瓷娃娃般讨喜第13章小嘴嘟嘟,亲到一起第14章太妃阿姨们,有礼了第15章就像是被泼了人类的排泄物第16章和皇上拉钩钩为誓第17章戴花二折柳第18章玉足一蹬,绣鞋横斜,踢飞!第11章小嘴甜的什么似的如此一来,米铃自然不免就为水娃娃担心甚至盘算起来。当然,如果这几天水娃娃出事,她头一个难辞其咎。至于她有没有受水夫人的贿赂之类的,外人就不得而知了。在米铃陪同下,水

  • 来自阴间的快递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

    原标题:来自阴间的快递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小说:来自阴间的快递目录预览:第十一章殉葬鬼影第十二章亦敌亦友第十三章神秘的白衣女人第十四章闫至阳的过往第十五章情仇一线第十六章不要脸的交换第十七章闫家的请帖(上)第十八章闫家的请帖(下)第十一章殉葬鬼影我只好闭嘴,站在她身旁傻愣愣地看着前方。我蓦然想起昨晚到这里来,貌似看到什么东西从周围的殉葬坑里爬了出来,不由打了个寒噤,目光落到不远处的殉葬坑上。这次倒是没看到什么,光秃秃的月色下,四周安静明亮。我刚松了口气,便觉得一股寒意从脚底传来。本以为是站久了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