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小说我家有个穿越门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2017/11/1 20:37:40 来源:网络 [ ]

小说书名:我家有个穿越门

别处的世界

这堵墙呈现的颜色说蓝不蓝,说绿不绿,如宝石般晶莹剔透,但却又不是透明的,上面隐隐有什么东西在流动,细看时却什么也没有。小说我家有个穿越门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岳俊奇怔了半晌,忽然笑了:“时空通道?哈哈!时空通道!我这一定是在做梦!”

这么超前尖端的玩意儿,怎么可能会出现在自己的卧室!

可是这道门就摆在他的眼前,由不得他不信。

“这真是时空通道吗?”岳俊奇壮了壮胆,凑近了这道门,仔细瞅了瞅。

说实话,这种材质的门,他别说见过,连听都没听说过。也许,它真的是时空之门,或者说是穿越门么?

他伸出一根手指,小心翼翼地碰了一下这堵门,没想到自他手指处,像一池绿水般,向周围泛起了一圈圈的波纹。

岳俊奇看到这奇异的景象,急忙抽回手指:“不会吧!这还真够邪门儿的!”

一屁股坐到地上,他盯着这道门想了好长时间,不知道该不该冒险一试。

穿越,不正是许多失意吊丝们最大的理想吗?可这个机会终于放到了岳俊奇跟前时,他却有点畏缩了。其实这也不说他胆小,只要是正常人,面对未知事物都会有一种莫名的恐惧。小说我家有个穿越门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万一门后头有一只无比凶猛的怪兽在等着他,那他这条小命可就不保了。或者他一进去就遇到了两伙人正在开战,刀枪无眼,这也实在太危险了。还有,他刚才只是胡乱按了一组随机数字,要是不巧刚好随机到正在喷发的火山口上,那他瞬间不就被烧成了灰?

可是,就这么眼睁睁看着一道可能是通向另外一个世界的大门而不进去看一眼,那也是不可原谅的。

岳俊奇想了想,来到桌子前,拿起一张纸卷成棒状,往上面倒了点水弄湿,然后来到这堵门前,慢慢地把这纸卷插进了那道门里。

这道门上再次荡起了一串涟漪,纸卷毫无阻力地就穿了过去。

过了几秒钟,岳俊奇把纸卷收回来看了看,纸卷并没有被烧毁,上面的水没有被蒸发掉,也没有结冰。这说明,门后面的温度基本不会对人体造成伤害。来自qi-wen.com

但他仍没有冒冒失失地一头钻进去,而是先伸进去了一根手指,感觉了一下温度。指尖传来的感觉稍微有些温热,但尚可接受。

岳俊奇心中暗喜,先把脑袋伸出去看了一下。

这一看之下,岳俊奇却大失所望。他希望看到的美丽海滩并没有出现,而且也没有碧绿的草地,甚至连荒原都没有。

他看到的是满目的黄沙,一望无际的大沙漠。天空中,一轮明晃晃毒辣辣的大太阳,正无情地灸烤着热腾腾的大地。小说我家有个穿越门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只过了几秒钟,岳俊奇就热得冒汗,这里的温度估计接近五十摄氏度。

其实即便是热一点也没什么,他原本准备迈开这异时空的第一步,也算是留个纪念,谁知道这道门却是开在了离地面十来米的半空中!幸好他没有直接走进来,不然一头摔下去,非要了他半条命不可。

岳俊奇把头从门里缩回来,长长出了一口气。刚才他怕那个世界的空气有毒,一直在憋着一口气。

现在,他总算是彻底相信这是一道真正的时空之门了。在这小小的门后面,是另外一个广袤无边的世界。

可惜的是,那个世界似乎并不太适合居住。来自http://www.qi-wen.com/不过这也不一定,说不定那个沙漠外边,还有大片富饶美丽的土地。要知道,即便是地球上的某些沙漠,不也是温度很高么?

岳俊奇在密码锁上找到刚才胡乱输入的一组密码,数了数,居然足足有二十二位!

其实,这个根本就是个输入装置,而不是什么密码锁。

按道理,这么一长串的数字,是很难瞎猫碰到死耗子,恰好就定位到了异时空的一个星球。可当岳俊奇在这上面又随便敲出了二十二个数字和字母后,那个女声再次响起来了。

“成功开启时空通道!”

“时空序列为……”

“时空通道定位于……”

“……”

不过,最后,那女声却警告道:“警告!警告!时空通道已在运行当中,请关闭后再重新操作!”

岳俊奇一惊,看向那个小屏幕,只见屏幕右下角,有一行正在不停跳动的数字。

“6/14/31/21。”

最后那组数字,越来越小,等到变为零时,又从59开始倒数,同时,倒数第二组数字会减一。小说我家有个穿越门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岳俊奇一看就明白了,这像是定时炸弹上安装的倒数定时器一样,现在总共还剩余六天零十四个半小时。

想来这就是时空门开启的时间,到了时间这道门就会自动关闭。

他再看那组数字的末尾,上面是159,也就是159个小时,刚好是六天多的时间。

不过,这个控制面板上有关闭的选项,岳俊奇点了关闭后,这组数字立刻就消失不见了。

而时空门外面那道金属门,马上又缓缓移了出来,很快就把这道时空门遮得严严实实。

岳俊奇没有再次尝试输入,而是把之前他输入的两组数字进行了对比。他发现,这两组数字和字母完全没有相似性,第一组好几处是数字的地方,第二组却是字母,而第一组是字母的地方,第二组却是数字。

这说明了什么?这说明这个输入装置有极强的容错性。字母有时可以代替数字,数字也可以代替字母。不管怎么输,只要输够二十二个数字或字母,这个装置就会自动作出判断,给出一个最接近的时空坐标。当然,如果输入的数字太离谱,可能也会打不开。

岳俊奇感叹自己的运气真是不错,瞎蒙乱撞之下,恰好就输入了二十二个,不然,他还真难解开这道门的谜题。

一扇几乎所有人都渴望得到的时空之门,现在就摆在他面前,岳俊奇心中的激动可想而知。

跑到另外一个世界里闯荡,想想都觉得无比刺激。

岳俊奇让自己冷静了一下,然后决定找个合适的位面空间,到里面好好转上一圈。

第一次进入的地方,环境太恶劣,他果断放弃了。不过,他仍把这个坐标储存了起来,并在上面标注了“疑似可居”几个字样,等以后有机会的话,他说不定还会进去探险。

而他第二次胡乱输入的时空坐标,还不知道里面是什么样子,他把这个数据调了出来,重新按下了确定键。

伴着那个机械的女声,那金属门再次打开了。

父女

岳俊奇故伎重施,又拿了湿纸卷来测试门后面的温度,没想到这次依然没有任何问题。他又把手指伸进去试了试,同样没事。

有了上次的经验,岳俊奇仍然先把脑袋伸过去看了看环境,让他大喜过望的是,这次居然中了头彩!

他看到的是连绵起伏的青山,不远处就是一条浅浅的小溪,清澈的水流如一条玉带般,绕过一处山脚流向了远方。

除了这里优美的环境,更让他惊喜的是,几百米的远处,溪流的对岸,竟有一处房舍!

有山有水有人烟,这绝对是穿越者最佳的选择。

更妙的是,这次时空门刚好是在一堆草丛里,而不是在半空中。

岳俊奇并没有直接走进去,而是把脑袋又缩了回来,他抱着肩膀想了想过去以后都会遇到什么事,而他又该如何应对。

后来他又觉得自己多虑了,不管哪里都是好人多,就算是一个穷凶极恶的歹徒,也不可能在路上见人就随意乱砍。

下定了决心后,岳俊奇又看了看那组数字,最后面是M41,而刚才的机械女声提示的时间似乎还不止41个小时,好像时间还要更长一些。

他这次只不过是探路而已,就算只有一天多时间也足够用了。

拍了拍胸口,深呼吸了两下,岳俊奇迈步就跨进了那道门。

这里的空气很清新,温度不冷不热,景色宜人。岳俊奇闭上眼睛,陶醉地伸开双臂,然后压低声音吼道:“异世界,俺来了!”

在探险之前,他还得把时空门处理一下,他从地上拔了一堆草,盖到了时空门上,让它看起来不那么惹眼。这地方人迹罕至,被人发现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就算是对面的那户人家,也不大可能来到这片荒地。

穿过一大片杂草丛,岳俊奇来到小溪边,找了处水浅的地方,把鞋子脱掉,挽上裤腿,趟过浅浅的小溪,然后重新穿上鞋子,朝那处房舍走去。

这处房舍是由大大小小的石块砌成,顶上铺着树枝干草,还用一些石块压着,以防被风吹落。由此可见,这里还是比较贫穷落后的。

还没等岳俊奇走到房子跟前,就看到一个极富异国风情的少女打房里出来,手里还拎着一个木桶,似是要到溪边打水。

岳俊奇不算**,但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在他看到这女孩儿的模样时,一下子就被她的美丽给惊到了。

金黄色的披肩卷发,如牛奶般光洁柔嫩的脸庞,一双蓝汪汪的大眼睛,简直比电影明星还要漂亮。而且她身材高挑,足足有一米七五,差不多跟岳俊奇一般高低。

即便她身上穿着的是破旧的灰色粗布长裙,却依然遮不住她傲人的妙曼身姿,该大的地方大,该挺的地方挺,整个人几乎无可挑剔。

这女孩儿看到岳俊奇后,先是一怔,然后脸上露出惊慌的表情,转身就跑回了屋去。

岳俊奇摸了摸自己的脸,有点自卑:我长得真有这么丑?嗯,跟她一比,好像是丑了点儿。

就在岳俊奇盘算着要不要直接进屋跟她打声招呼时,从屋里冲出来一个中年壮汉。

这壮汉身材高大,满脸胡须,手中赫然提着一把弯刀!

岳俊奇见状,心里有点发慌,怎么刚一来就硬到个硬茬子!

不过,这壮汉从房内冲出来后,并没有其他动作,只是一脸戒备地盯着岳俊奇。

岳俊奇稍稍放下心来,这说明壮汉对他也有些惧意。他脸上挤出一丝笑容,抬手跟对方打招呼:“嗨!哈喽!你好!空尼奇娃!安你哈噻哟……”

那壮汉脸上露出迷惑的表情,完全一副听不懂的模样。不过,他脸色也渐渐缓和了许多,似乎知道岳俊奇是在跟他招呼。

“玛塞维纳,罗西斯亚门……”

壮汉嘴里也吐出了一长串的鸟语,同样把岳俊奇听得一愣一愣的。

最后,两个都心照不宣地笑了,壮汉把手一摆,在前边引路,请岳俊奇进屋。

岳俊奇发现这中年壮汉走路时姿势有点不太自然,似乎腿上有什么毛病。

屋内的陈设很简单,一张木桌,几把木椅,一个屋角放着一个小木柜,另一个屋角堆着几个陶罐。不过墙壁上挂的东西倒很丰富,两副弓箭,两把弯刀,各种各样的兽皮,还有几个凶相毕露已风干了的兽首。

这壮汉看来是个猎人,其实住在这山野之中的,大多数人应该都是以打猎为生。

壮汉朝里屋喊了一声,刚才岳俊奇看到的女孩儿微低着头走出来,去旁边的柜子上泡了一碗茶水过来,递到了岳俊奇跟前。

岳俊奇接过茶碗时,触到了她如葱白般的手指,她慌乱地缩回手去,快步跑回了里屋。

茶碗里不知泡的是什么东西,又苦又涩,水也不是热水,温不吞的,岳俊奇勉强喝了两口,便不再尝了。

壮汉拍拍自己的胸口:“维恩!维恩!”

岳俊奇开始还不明白他这是什么意思,后来才明白,他可能是在介绍自己的名字,他的名字叫维恩。

“维恩?”岳俊奇指着壮汉问。

壮汉连连点头:“维恩!维恩!”

岳俊奇指着自己的胸口:“岳——俊——奇!”

维恩指着岳俊奇:“岳——俊——奇?”

“对对!我就叫岳俊奇!”

壮汉指了指里屋:“薇儿!薇儿!”

那女孩儿在里面听见了,以为是父亲在叫她,马上从里屋探出头往这边望了望。

岳俊奇笑了,这女孩儿原来叫薇儿。

维恩,薇儿,这父女俩的名字怎么这么像!要是说快了,都分不清是谁的名字了。

互相介绍完名字后,双方明显熟络了许多。

刚开始一见面维恩就提刀弄枪的,岳俊奇以为他性格很强悍,但经过接触,他才发现维恩其实还挺和善的。

维恩看着岳俊奇身上的衣服,似乎很是好奇,他用双手比划着,好像是在问他是从哪里来。

岳俊奇也连说带比划,说他是从很远的地方来。其实他也不太确定维恩是不是在问他这些,但语言不通,他也只能凭感觉猜测了。

他们两个就好比鸡对鸭讲,都不明白对方在说些什么,但却说得十分热闹,叽叽呱呱说个没完。

不知道什么时候,薇儿也从里屋出来了。她端了个小凳子坐在角落,一边缝补着一件旧衣服,一边不时地偷偷抬眼朝岳俊奇张望一眼。深山里难得看见个生人,而这人模样又长得奇特,衣服穿得还这么怪异,她难免会产生一些好奇心理。

礼物

两个人连说带比划聊了一阵子后,维恩看了看外面的天色,让薇儿去准备吃的。

没多长时间,薇儿便把饭菜端上桌来。

几块黑乎乎的面包,几块腌肉,一盆菜汤,这就是他们的一顿饭。

岳俊奇也没怎么客气,拿起小刀来就吃。他们吃饭只有小刀和勺子,刀子既能切开面包和肉块,还能扎起食物放到嘴里。而勺子是用来喝汤的。

谁知没吃几口,他就放下了刀子,不再吃了。

面包硬得像石头,吃两口就累得腮帮子疼,而腌肉也咸得难以下咽,那菜汤就更不用提了,又涩又苦,都快比得上喝中药了。

“靠!这家人过的是什么日子啊!”岳俊奇见他们父女俩儿吃得还挺香,不由暗叹。

维恩发现岳俊奇不吃了,又看到岳俊奇脸色有异,便放下食物,脸上露出惭愧的表情。

“乌加,鲁米亚……”维恩用手比划着跟岳俊奇解释,可岳俊奇根本不知道他在说什么。

维恩忙把一条裤腿往上拉,露出毛绒绒的粗腿来。

岳俊奇一看,这是怎么回事?你还要在饭桌上秀肌肉怎么着?可就算秀肌肉,也不能比谁的腿粗吧!

维恩把裤子往上拉到膝盖上,露出了一个好大的伤疤。看样子这伤已经有些时日了,不过仍没有痊愈,还在发炎,看着颇为吓人。

维恩用双手比划着射箭,又张大了嘴巴,两只手做出扑食状,哇哇讲了一大通。

岳俊奇明白了,他这是在说打猎时遇到猛兽,被猛兽咬伤了。不过他英勇神武,最终还是把猛兽给打败了。

维恩用手指着桌上的饭菜:“提斯!提斯!”

岳俊奇也指着饭菜:“饭!提斯!饭!提斯!”

维恩又说了大串鸟语,可能是说他身上有伤,没去打猎,没有好食物招待岳俊奇。

岳俊奇表示对此很理解。

吃过饭以后,维恩又和岳俊奇聊了很久,虽然岳俊奇听不太懂,但也得到了一些信息。

在离这里不远处,还住着几家猎户,平时多少也能有个照应。而附近还有个小镇,很是热闹,不过由于交通不便,他们很少有机会去镇上。

很多人都觉得外语很难学,其实那是没用心,也没有那种环境,要是把一个人扔到语言不通的地方,他不学也得学。

维恩指指墙上的狩猎工具,又拍拍自己胸口:“查克!查克!”说完他又摆出了一个拉弓射箭的姿势。

查克,肯定就是猎人的意思。

维恩拍拍桌子:“奇思克!奇思克!”这是桌子的发音。

男人女人,房里各种实物的发音,岳俊奇渐渐也学到了不少的单词。而有了这些单词,他有时也能猜出维恩在说什么了。

不知不觉,又是半天过去,岳俊奇实在不想再尝他们家的饭菜,便提出告辞。

维恩以为岳俊奇此一走,只怕再无相见的可能,十分惋惜。而薇儿也依依不舍地靠在门边,目送岳俊奇走远,直到再也看不见。

岳俊奇沿着小溪一直往下走,直到确定维恩父女看不见时,才越过小溪往回走,找到了时空门。

把杂草掀开,露出时空门,岳俊奇钻进去,又回到了自己的家。

看着家里熟悉的一切,再想想刚才在异世界里所遇到的事,岳俊奇觉得就好像是做了一个梦。

躺在床上休息了一会儿,天色已暗了下来,岳俊奇打起精神走出门去。

他来到小区门口的一家超市,买了一袋五公斤装的大米,几个大个面包,又买了一箱火腿肠。最后他考虑了一下,又买了几个刻花瓷盘和几个瓷碗。

维恩家里的盘子和碗都十分破旧,为了感谢维恩的招待和教他学习当地语言,他认为要表示一下谢意。当然,他这么做还有另外的一些深意。

把这一大堆东西搬回家以后,他忽然又想起了一件事,再次下楼,来到不远处的一家小诊所。

药绵,碘酒,绷带,消炎药,乱七八糟又买了一包东西。

晚上,躺在床上,岳俊奇本想早早睡觉,谁知道翻来覆去睡不着,脑海里总是晃动着那青翠的山野,那条白亮的小溪,还有像溪水般纯净的薇儿。

一直折腾到大半夜,他才昏昏睡去。

这一睡,岳俊奇一直到八点多才醒。

他迅速下楼买了点吃的,然后上楼,找了几个大塑料袋,把大米、面包、盘子碗,还有治伤的药绵等装了起来。

至于那箱火腿肠,岳俊奇则是把箱子打开,把火腿肠拿出来,也装进一个大塑料袋里。

昨天他已经把时空通道关闭了,现在他再次调出那串数据,重新打开通道,然后拎着几个袋子就钻了进去。

重新来到这个世界后,岳俊奇首先把时空门再次隐蔽了起来,然后拎着几个大大小小的袋子,穿过草丛,越过小溪,朝维恩家走去。

还离着老远,岳俊奇就看到维恩正在溪边钓鱼。

其实这么浅的水,完全可以直接下水去抓鱼,不过维恩腿上有伤,也只能这样了。

岳俊奇一直走到了维恩的身后,全神贯注钓鱼的维恩都没有发现。他的身后放着一个小木桶,里面有几只虾和几条小鱼,加起来最多也就大半斤重。

岳俊奇踢踢木桶,说:“这成果可不咋滴呀!”

维恩猛然回头,一脸的惊喜,扔下鱼竿,重重地朝岳俊奇肩上猛捶了两下,嘴里呜拉呜拉说个没完。

“好了好了!”岳俊奇忍着肩上的疼痛说:“你说些什么反正我也听不懂!”

维恩不知听懂没有,他急忙收拾起鱼竿水桶,带着岳俊奇就往家里走。

“薇儿!薇儿!”还没进门,维恩就叫了起来。

薇儿应声出门,一看见岳俊奇,脸上顿时露出欢喜的表情,她想对岳俊奇说些什么,但最终还是没有说话,只是微低着头,站在门边迎岳俊奇进屋。

来到房内,岳俊奇把手里的袋子放到桌子上,然后比划着手势,意思是说,这是送给维恩一家的礼物。

维恩一副受之有愧的样子,再三推辞。而岳俊奇则一再坚持,最后维恩总算是表示接受了下来,并再三点头称谢。

可能这里的风俗是接受的礼物,主人必须要当客人面打开,维恩把袋子里的东西一样样拿出来后,脸色变了又变,时而迷惑,时而震惊,表情十分丰富。

我家有个穿越门》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风车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风车小说)或者(fengchexiaoshuo),关注后回复 我家有个穿越门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天价宠妻之权少太凶猛19章(019章 被砸场了)

    原标题:天价宠妻之权少太凶猛19章(019章被砸场了)书名:天价宠妻之权少太凶猛019章被砸场了刚吃完午餐后,权以熙的电话就响了起来,接听电话的他,脸色有点凝重,过了一会,他放下了电话,面无表情地道:“我们走吧!”看到他的脸色有点凝重,冷初月知道他有正事去办,她“善解人意”地说道:“你有事先去忙,我可以自己回去!”权以熙低下头,看向冷初月的一脸的浅笑,他宠溺地点点她的鼻尖,“有你在身边我才不会无聊。”说完以后,看到她脸上僵硬的笑容,他脸上的笑意加深了起来,不要以为他不知道,她现在不想待在他的身边

  • 前妻,别来无恙19章(第十九章 我们打赌吧)

    原标题:前妻,别来无恙19章(第十九章我们打赌吧)小说书名:前妻,别来无恙第十九章我们打赌吧洛冰连续的推了两次也没能推开车门,她停下动作,转而回神望向云若汐。两人视线交汇,云若汐狭长的凤眸拉长了眼尾促狭的笑意,“不用紧张,我说了,我只是想和你聊聊……”“你到底想做什么?”洛冰的语气冷沉下来。云若汐还是那副淡然的模样,白皙娇嫩的脸写上了决然的神色,“我想赌一把。”“赌?”洛冰皱眉。“赌他到底是爱你还是爱我!怎么样,洛冰,你敢吗?”云若汐握紧方向盘。洛冰不可思议的望着云若汐的侧颜。云若汐的红唇一张一

  • 王爷无耻:溺宠一品小狂妃19章(019 不按常理出牌)

    原标题:王爷无耻:溺宠一品小狂妃19章(019不按常理出牌)小说书名:王爷无耻:溺宠一品小狂妃019不按常理出牌想到这,她嘴角的笑意更加浓烈了。她迈出步伐,高贵优雅的往外走去。一见到洛小安,她脸上的笑变得亲和关切:“小安,你回来了?有没有受伤?”“伯母这是巴不得我受伤?”洛小安挑了挑眉,不悦的打量她。这是她的伯母陶雅心,表面总是一副和和善善的模样,在外人面前更是对她好极了,落不得丝毫的把柄。京城的人都夸她心善,简直是后妈的好榜样。可只有洛小安知道,即使是给她送的燕窝鱼翅,也是她们吃过的残渣来熬的

  • 深度囚爱:老公太撩人19章(第十九章叶先生,请享用)

    原标题:深度囚爱:老公太撩人19章(第十九章叶先生,请享用)书名:深度囚爱:老公太撩人第十九章叶先生,请享用“那秦总,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做?”jina连忙狗腿的问道,之前让沐小蛮按照合同上的要求办事就是秦影授的意,现在事情没如期办好,秦影自然是不会罢休的。坐回总裁椅上,秦影看着电脑上jina刚刚传上去的照片,是沐小蛮的比基尼照。嘉影娱乐在和每一个演员签约后,都会借着庆祝的名义,由经纪人带着新签约的几个或十几个女演员出去游玩一下,顺便去沙滩或者温泉洗洗澡。而这期间一直有嘉影娱乐的人在偷拍,当然这些照

  • 重生星途:腹黑BOSS撩上瘾19章(第19章 别这样)

    原标题:重生星途:腹黑BOSS撩上瘾19章(第19章别这样)小说名称:重生星途:腹黑BOSS撩上瘾第19章别这样顾久久不明所以,但是也不敢随意猜测,只觉得他的视线让她背脊阵阵发凉。顾久久连忙定住身形,却也不敢转身,“穆总……”“转过来。”穆爵琰再度开口,顾久久连忙照做。“抬头。”抬头那不就啥都看见了?想整死我也不带这样搞得啊!虽然心里这么想,但是顾久久还是听话的抬起了头,只不过拿着手机的手却背在身后。抬起头,顾久久这才发现眼前的情况似乎并不像她幻想的那么污,穆爵琰与那个女人的衣服都是穿的非常整齐

  • 独家蜜爱19章(第19章:权宜之计!)

    原标题:独家蜜爱19章(第19章:权宜之计!)小说名称:独家蜜爱第19章:权宜之计!他哪只眼睛看见她心疼了?苏岩正想辩解,倏地注意到傅言深的热气似乎都已经扑在了她的耳垂上。而且,他刚才叫什么?夫人?“谁是你夫人?”顾不得在意那边到底发生了什么,苏岩对夫人这两个字尤为在意,她又没有跟谁结婚,这都是哪门子的夫人呢?苏岩半分没有客气一把推开他,转身直勾勾的瞪着自己前一刻的救命恩人。傅言深轻笑,笑容即使温雅悦耳,与刚才给人的冰冷感觉相比,那笑声,突然之间让苏岩如沐春风般。傅言深深深的看着苏岩,低沉磁感的

  • 军婚撩人19章(019:一个吻)

    原标题:军婚撩人19章(019:一个吻)书名:军婚撩人019:一个吻余式微依旧很抗拒他如此亲密的碰触,立刻手脚并用的推他踢他,可陈瀚东已经决定不放过她了,他自信能给她一个美好的夜晚。控制住她乱动的小手,狠狠的吻了她。余式微身子颤了颤,然后猛地闭上眼睛咬紧了牙关。陈瀚东吃痛立刻松开了她,身体却依旧牢牢的压在她的身上,在看到她那妖艳的红唇之后心里那一点点的怒气也淡了下去,修长的手指攫住她的下巴,不甘心的说到到:“只是一个吻而已,何必这么小气?”她急忙伸手推开他压的更近的肩膀,低头说了一句:“我去给你

  • 契约新娘:总裁的替身宠妻19章(第十九章只是给你提个醒)

    原标题:契约新娘:总裁的替身宠妻19章(第十九章只是给你提个醒)小说书名:契约新娘:总裁的替身宠妻第十九章只是给你提个醒听到他的话,路兮琳不乐意了。“哎,你左一个戴绿帽右一个找男人,你倒是说说我怎么给你戴绿帽找男人了?”她最讨厌被人冤枉,尤其是贺文渊。张口闭口不离绿帽子,好像她真的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似的。“只是给你提个醒!”无论这段婚姻的始因是因为什么,他都不能接受一个女人的背叛。“提醒?真是笑话,这句话你应该对你自己说!”路兮琳讥讽,“说得好像自己多清白一样,白天那个金饰,是送小情人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