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庶女新生小说txt全文阅读

2017/11/1 20:08:18 来源:网络 [ ]

小说:庶女新生

第3章灯会

入夜,街上逐渐热闹起来。网站qi-wen.com孩子们欢叫着跑到街上,三三两两结伴在街上东窜西走。

孩子们的欢声笑语传进房中,林晓慕好奇的推开窗探出头来,街上杂耍的小贩不断的吆喝着,吸引着路人停驻观看,不断传出阵阵叫好声。

旁边各式五彩的花灯吸引着年轻女子的眼球,人群中传来女子打闹的娇笑声,孩子的嬉笑声还有鼻尖萦绕的各种美食的香味。

林晓慕心中按耐不住,转身开门欲走。不料杨逸恰站在门口,反应不及生生撞进杨毅怀中。忙从他怀中挣扎出来,低垂着头道,“我,不是故意的……”

鼻上突然传来凉凉触感,骨节细长的手指正轻轻揉着适才被撞痛的鼻梁。

小脸一红,林晓慕慌忙后退一步,方才揉着鼻子的手一时僵在空中。推荐http://www.qi-wen.com/

“我…”

“我…”

两人默契的同时开口,“你先说…”

“你先说…”再次同步,林晓慕不好意思的低下脑袋。

“适才杨某越矩了…”杨逸忙开口道歉。

“刚才对不起…啊,没有没有…谢谢”突如其来的道歉惊得林晓慕一时不知该说什么是好。

杨逸见她似乎并未在意,适才的尴尬一扫而光,爽朗一笑道,“走!陪主子去看灯会!”说罢转身微吐一口气,大步离去。

“额。”虽说去看灯会正中自己心意,但陪主子去看灯会,真亏他说的出来,真是厚脸皮。林晓慕暗想着无奈跟上。庶女新生小说txt全文阅读

“扑扑扑扑。”不经意间回头,林晓慕看到一只鸽子跌跌撞撞从客栈飞出,“这店家真不小心,鸽子都跑出来了。”

“一个人在那里嘟囔什么呢?还不快过来!”聒噪的声音再次响起。

“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摊上这么个人,当初怎么不是别人救了她。”林晓慕心中想着,并未注意身后的那抹白色改变之前低低矮矮的状态平稳快速的掠过。

“来啦!大少爷!”小跑几步追上杨逸,小手拉住身前大步前行的某人衣角。

雨后的夜充满泥土的气息,已经有好久未曾闻到如此纯净的空气,林晓慕适才的抱怨也随之而去。网站http://www.qi-wen.com/

杨逸感觉到衣物别人从后面拉住,嘴角露出一抹笑意,心情愉悦的走在前方。

林晓慕紧跟杨逸脚步,小手紧紧拉着杨逸衣角,生怕一不小心他便会失去踪迹,可杨逸走的飞快,街旁各式各样的摊子只可远观不能近触,林晓慕心中痒痒,扯着脖子看向街边不由得放慢脚步。

行走中的杨逸顿觉被人扯住,不耐转头,娇嫩的小手紧紧拉着自己的衣角,一副期待羡慕的样子望着不远处的花灯。

她并未见过这花灯?压下心中疑惑,杨逸开口道,“想要就去吧。”

话音刚落,抓着衣角的小手更紧一分,微微摇头,“不想要。”

可她眼里的不舍却反驳了她口中所说,杨逸微叹一声,这小妮子定是怕再次走散,也罢,陪她一回。

“呐,看在你帮我赚面子花的份上,今日我就陪你一次。奇闻网”妖孽的脸靠近林晓慕耳边低声说道。

“真的吗?”明亮的大眼睛紧紧盯着近在咫尺的面孔。

本想看林晓慕窘态脸红由此靠近的杨逸不由得被这单纯的渴望惊住,尴尬的轻咳一声,“恩,真……额。”

话未说完整个人便被林晓慕拉着挤进人群中,“那我要糖串!”欢快的声音传入耳中,嘴角微扯,这也不错……

杨逸看着双眼发光盯着糖串的小人儿,嘴角止不住的笑意蔓延。

这妮子还是小孩子心性。虽是混在一群孩子中间,但此刻却是他从来未曾体验过的。

糖贩熟练的将煮好的糖浆舀起,非常灵活的活动双手,不一会儿就有一个生龙活现的猴子呈现在众人面前。奇闻网

糖贩用铁铲轻轻将绘好的糖串分离出来,林晓慕接过立在杆子上的小猴子,笑的一脸满足。

小小的舌头从小嘴中伸出,杨逸心中一阵荡漾,忍住心中的不适拉过林晓慕挤出人群。

街道上此时人更加的多了,各种欢声笑语充斥在耳边,杨逸适才的不适也随之而去。

杨逸这才发现小巧的手被握在手中,面上一红可又舍不得放手,两人继续一前一后走着。

道路两旁各色小摊小贩不断吆喝着,人来来往往停驻观看。

刚吃完糖串的小妮子又开始不安分了,一双大眼溜溜的看着两旁小贩,拉着杨逸往一旁走去。

手中软软的触感抹去杨逸挤在人群中的烦躁,身体随着林晓慕拉着停驻在一旁小摊前。

喷香的气息随之而来,杨逸好奇的往内票去一眼,各色肉丸子放在水中,下面有个炉子不断煮着,喷香的味道就是从这散发出来。

林晓慕欢叫着要吃,看一旁杨逸眼中露出的好奇,将手中的肉丸分给杨逸一半,“呐,给你一半尝尝。”

杨逸看着近在咫尺的肉丸,眼中的惊讶随之而去,不动声色的说道,“不用,我对这没兴趣。”

被拒绝好意,林晓慕也不恼,好一个口是心非啊。林晓慕收回手中的肉丸,“不要拉倒,我自己吃。”

眼前的额肉丸随之不见,杨逸微眯下眼便又看向前方,“下一个去哪儿?额……”话未说完,口中便多出一个肉丸。

“不要装了,快尝尝,很好吃呐。”林晓慕趁杨逸不注意将手中的肉丸塞进他口中,好笑的在一旁看着杨逸吃惊的模样。

杨逸压下心中的惊讶,也不恼林晓慕的自作主张,吞下口中喷香的肉丸,大手就去抢林晓慕手中的肉丸,“恩,是挺美味,就都给了我吧。”

林晓慕一惊,忙将手中的肉丸躲过杨逸的毒掌,两人一追一枪,玩的好不乐乎。

满是欢笑的街道上此时多出两道笑声,远处各色花灯环绕纠缠在河面上,一对对的男女站立河道两旁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粉嫩的花灯散发出温和的光线伴随着甜腻的味道,杨逸无奈看着左右手中幼稚的花灯,甜腻腻的糖葫芦。

身边不断被人拥挤着,原本清爽的衣裳此刻染上复杂的味道,失去原本的样式。

真心后悔适才的决定,其中虽是有些欢笑可如今他确是乐不起来了,这小妮子真心会折腾,硬是拉着他挤进拥挤的人群猜了灯谜,买了花灯,还吃遍了街上的小吃铺子……

杨逸一脸嫌弃的看着身旁一边欢快吃着糖葫芦,一边还不忘紧紧抓着衣角的小妮子。

这肚子都不知是什么做的,能塞下这么多东西,真担心她的小身边会承受不了,要是吃坏了,还是自己遭罪……

“够了么?”杨逸微眯着眼道。

“唔,还要吃……额。”塞满糖葫芦的小嘴中飞出一串糖沫子。

“真是….受够了….”额头隐隐有青色浮现,随着物什掉落的声音,林晓慕眼前突然出现一张放大的面孔。

“你…唔唔。”为防止被吐一脸糖沫子,一只大手覆盖她半张小脸。

杨逸温热的呼吸抚过面孔,林晓慕惊讶的眸子中倒影出一张妖孽的面孔….“这是丫鬟该有的本分?还不快提着!”

本分?提着?晓慕眨眼,无辜的大眼示意手上的物什。

“扔掉!”双目瞬的睁大。看着眼前大少爷脾气爆发的某人,林晓慕不甘示弱回目而视。

过往的路人不断擦身而过,不免向两人投去好奇的目光。

“娘,哥哥姐姐在干什么?”用着娘亲的孩童不免好奇出声。

“他们啊,在玩游戏呢。”被突然问道的女子不由一愣道。

“囡囡也想玩!”清澈的大眼散发兴奋的光芒。

“囡囡长大了再玩,现在不好玩哦….”为娘的见这情势不好,一边哄着一遍带着孩童离去。

女子抱着孩子随人流而去,两人听着母女的对话,林晓慕心中一震慌忙转开视线。

“嘭嘭”看着近在咫尺略带红晕的娇小面孔,前不久莫名的心跳再次响起。

杨逸心中一阵慌乱,忙松开手抬脚欲走无奈衣角被人紧紧拉扯着,轻叹一声,“回客栈吧。”

只是不想再次弄脏自己鞋罢了,杨逸内心安慰着。

次日,温煦的阳光洒在前人乌黑的发上。林晓慕一手提着昨日的花灯,一手拿着某人“轻便”的衣裳,内心一阵无力。

回想清晨,某人轻身而至美名其曰为她添置衣物,谁知已进入店中。

某人似她不存在一顿狂点,几乎将店中所有白衣收入怀中,等到结账时却转而笑语到,“晓慕,辛苦你将我房中银两取来。”

为了新衣,林晓慕一顿狂奔,等某人将白衣拿下也不见其有为自己添置衣物的意向。

林晓慕不由得开口,某人一听便将手中银袋大方的抛给她,当她将中意衣裳交予掌柜时却被告知银两不足!

此时转眼看他,他早已带着新衣消失的无影无踪。

林晓慕无奈只能买下一间勉强看的过去的衣裳,还是件男装!本想尝试古代女子衣裳的美梦破灭。

此时看着眼前穿着新衣悠哉前行的杨逸,林晓慕暗自咬牙,要不是为了我的月钱,才不会帮你拿这可恶的包袱!

手中的包袱不断摇曳着,好似在为主人抱不平。

京中

昏暗的房中一抹白色不断晃动着,“扑扑”似是要挣扎出困住自己的力量,“呵,没想到你还活着!那就别怪我了!”

那抹白色渐渐停止挣扎,静止在一片黑色之中。

第4章客栈

“呼~”将包袱放在客栈桌上后,林晓慕大呼一口气,“好热!”

一杯凉茶乍然出现在眼前,林晓慕看着那只骨节修长,白皙美丽的手,故意忽略手上放着的凉茶,自己拿起茶壶倒了一杯。

一杯凉水入肚,驱走不少热意。林晓慕满意的呼出一口浊气。

杨逸见林晓慕并不领情,脸臭臭的回手将茶一口喝下。

“掌柜,两间上房。”眼神扫过低垂头的小人儿,转身离开上楼。

一直埋首在账簿中的人此时一听来人开口要两间上房,瞬间堆起笑容,满脸油光的迎杨逸上楼。

握着茶杯的细嫩小手暗自一紧,有钱住上房居然没钱兑现承诺!林晓慕心中升起一团怒气。

林晓慕一把抓起包袱上楼,路过杨逸房间故意发出很大的脚步声重重踏过。

房内静坐休息的人嘴角轻勾,轻声道,“幼稚。”

重声踏过,一把拉开门发出重重的声音还是挥不去心中的懊恼,林晓慕刚一屁股坐下,房外便传来烦人的声音,“我的丫鬟,你忘记把衣物给你敬爱的主人了。”

看着依门栏而立的某人,林晓慕咬牙忍住怒气将手中的包裹一把扔出去,“不要太欺人太甚!”

“呵呵,开个玩笑,一路劳累早些休息吧。”看着忍住怒气不发作的林晓慕一眼,杨逸嘴角上扬,替林晓慕关上被她大声甩开的房门。

看着随门关上而消失的身影,“算你还有良心,”林晓慕转头轻哼。

深夜,肚子一阵阵的疼痛让林晓慕睡不安稳,捂着肚子下床。

熟悉的温热贴在皮肤上,林晓慕心中暗叫糟糕。

来这里以后还真没有想过这个问题,不知道这里是怎么处理女生的大姨妈的。

她记得进客栈时,有个阿姨在一旁扫地,只能去问问她了,不知道她睡了没有,不管了,继续在这里呆着是不能解决办法的,要是明天被杨逸看到就不好了,只能去碰碰运气了。

林晓慕在腰上系上一件外衫轻声出门,虽然她知道深夜出门应该没有人会出现,但为免将人从睡梦中吵醒看到她这副窘态,林晓慕轻手轻脚的走在楼道上。

路过杨逸房间时,房内依稀传出的话语声让林晓慕一阵心惊,倾耳细听,房内却不再出声,林晓慕以为杨逸说梦话,暗自低笑正要离开时却被房内传出的陌生声音惊得动弹不得。

这是谁?为什么会在杨逸房中?难道是小偷?林晓慕保持着适才的姿势,细细听着,“呵,行动了。”

熟悉却又陌生的声音传入耳中,林晓慕陡然睁大双眼。

杨逸为何深夜不点灯和人在房中低语?语气又为何如此陌生?难道他…

“吱”房门被人打开,林晓慕重心不稳一头倒在地上。

“你在这里做什么?”还是以往懒散的语调,但适才陌生的声音让林晓慕无法释怀。

抬眼向房内望去,屋内空无一人,“你在找什么?难道来看看主人是否金屋藏娇了?

被他的话语一呛,林晓慕暗自翻了一个白眼,“我没你那么无趣,就是恰巧路过。”

“恰巧路过?你这是哪门子恰巧路过?若是上茅房,我记得茅房也不在这个方向,别是说你迷了路。”

头依旧懒散的靠着门框,可眼中的情绪却与以往不同。

林晓慕支起身子,恰巧对上他的眼,不知为何身体微微一颤,“有事找扫地的阿姨。”

“哦?深夜找人?腰上系着什么?”见他明显的不相信自己,可又怎么和他说来事的事情,真心懊恼,看他注意到她腰上的外衣,暗叫不好。

林晓慕转身欲走,谁知身后一股劲风擦着耳边而去,林晓慕心一颤,这是什么?好可怕。

匆忙加紧脚步往前走去,林晓慕不知道自己撞上了什么。

只觉得事情没有自己想的那么简单,杨逸绝不仅仅只是上京的书生而已,定是有什么身份是自己所不知晓的,或许自己混的这趟水还不浅。

看着林晓慕匆忙离去的身影,黑暗中的人收回掌风,“她似没有武功。”

杨逸歪着脑袋,手轻抵门看着林晓慕消失的方向,未有只言片语。

“呼呼”走廊中只剩下自己的呼吸声,周围微弱的灯光照耀着前行的道路,林晓慕一时不知自己该去往何处。

突然面对亲人的背叛,又突然来到这个陌生的世界。事情发生的太快让她措手不及。

黑暗的楼道,渐渐的和记忆重合,林晓慕感觉回到原本的世界,这只是自己做的一场噩梦。

“晓慕,明天我们去春游,快去准备行李。”妈妈温暖的声音仍在耳边。

“晓慕,今天玩的怎么样啊?”老爸爽朗的笑声充斥脑海。

还有陈婶每日的询问,“晓慕,晚饭吃什么?”

“晓慕…..”一声一声晓慕萦绕在她脑海之中,可音犹在,人却….

爸爸,妈妈,陈婶……

“姑娘,这么晚了怎么还没有睡?急急忙忙是有什么事情么?”略微苍老的声音传入耳膜。

前方突来的光芒将林晓慕从回忆中拉了出来,抬头看来人,这不是自己自找的阿姨么?

“我,想找你帮我一个忙……”林晓慕从回忆中回转,看着有些陌生的楼道,并非是适才熟悉的地方。

“多想了。”林晓慕轻声低喃。

来人听到她的低喃,不解的道,“姑娘让老妇帮什么忙?姑娘说的太清,老妇听不真切。”

林晓慕知道自己的将心中所想说出口,轻咳一声掩饰尴尬。

“我……”林晓慕环顾四周,深夜夜深人静,在这里说话不免会有人听见,她面子薄丢不起这个人啊。

老妇看林晓慕腰上系着一件外衣,又支支吾吾的模样,心中也有些了然了,“姑娘要是不方便说,就来老妇房中吧,老妇也刚好要回房间。”

这样再好不过,林晓慕轻声应下,跟在老妇身后走向她的房间。

“呵呵,小姑娘怕是来葵水了。”跟随她来到房中,听林晓慕支支吾吾的描述了半天她笑着突然冒出这么一句话。

“葵水?”难道这里叫大姨妈为葵水?

林晓慕歪着脑袋疑惑的样子落在对方眼里,心中的欢喜又加了一分,“就是小姑娘说的,这个呀就叫葵水,想必姑娘是第一次来吧。”

说着转身在箱子里倒腾着什么,林晓慕投去好奇的目光,见她从箱子里翻出一些棉花和针线,接着便开始缝那些物什。

“这是要做什么?”林晓慕好奇的开口。

“给你做个卫生带,你小小年纪便跟在主子身边,想必主子也不会教你这些,这个呢!

等会我教你怎么用,我啊,你叫我陈姨就好,我的孩子要是还在话,也有你这么大了。”陈姨一边缝着一边和林晓慕聊起天来。

听到她的孩子已经不再了,林晓慕轻轻将手放在陈姨的腿上,陈姨很像陈婶呢,都是这样暖暖的感觉。“陈姨,我叫林晓慕呢。”

“晓慕?挺好听得名字,呵呵,晓慕真是乖巧,一个人跟在主子旁边很累吧?”腿上传来的热量让陈姨眼眶一热,这要是自己孩子该多好。

“还好,有个地方呆着总比露宿街头好。”林晓慕对着陈姨慢慢静下心来。

“孩子,真是苦了你了……”陈姨怜惜的向坐在身旁的林晓慕投去一眼,手中的动作渐渐慢了下来。

“你这孩子真是让人欢喜,你刚进来客栈我便留意上你了,你怎就推了主子的好意呢?”

林晓慕回想起刚来到客栈的情景,心中的怒火又开始浮现上来。

“是他不好,明明答应我的事情没有做到,还让我一个弱女子一路拎着沉重的包袱过来,太是气人。”语气中尽是抱怨不满。

陈姨被林晓慕的话语一惊,这华国虽是民风开放,但这主仆之间仆人是不能对主子有任何不满抱怨的。

林晓慕的这番话将陈姨惊得扔了手掌的物什,忙用手堵住林晓慕的小嘴,以免祸从口出。

“这话可说不得呀,这要是被有心人听到告诉你家主子,你是要被责罚的呀。”

林晓慕突然被陈姨用手捂住口鼻,不明所以的看着担忧的陈姨。

陈姨见林晓慕十分疑惑,微叹一口气,“你呀,小小年纪怕是还不知道这些事情,以后这些话啊还是不要说了,还好你的主子宽宏大量没有责怪于你,你呀,明天好好听你主子的话啊。”

林晓慕听着陈姨的话,对这事有了几分明了,想必她适才的话再这里是十分不对的事情,以后注意着点就是了。

若是因为这个引来麻烦所说杨逸不会在意,但这也是十分不利于她的。

不过说杨逸宽宏大量,她确实不同意的,她和杨逸本来就不是主仆关系,他若是因此她发火责怪与她就是他的不对了。

林晓慕心中虽是对陈姨的话并不认同,但嘴上却不是这么说,“陈姨,晓慕知道了,晓慕会好好的记在心中的,陈姨对我真好。”

陈姨见她的话林晓慕听进去了,便拿起手中的物什开始绣了起来,“记在心中就好,不然啊,祸从口出。

以后啊,你这些话和我私下没人的时候说说就好,别人那里还是不要说得好,也不知你会在这客栈中住多久。”

陈姨想到林晓慕没过多久便会离开这里,话语上免不得多了几份惆怅。

“陈姨放心,晓慕定会回来看你的。”林晓慕甜甜的出声,哄得陈姨笑开怀。

屋内一老一少说的好不畅快,屋外月亮高挂其上,淡淡的银光洒在屋檐上,似是在为屋内和谐的一老一少天价暖意。

门外,一个修长的身影暗自离去。

第5章疑惑丛生

次日,阳光明媚,林晓慕轻哼着歌曲蹦跶着行走在走廊上,昨日和陈姨一起睡着,虽说两个人睡着有点挤,但好久没有这么舒服的睡一觉了,陈姨身上暖暖的,很怀念以往的温馨。

看着房外蹦跶的身影,杨逸轻笑出声。

“可笑之处?”隐在房内的人突然开口,自从林晓慕出现,杨逸真正的笑颜开始增多,不再是以往公式化的笑,可他苦思冥想却不知有何好笑之处。

“哦?”转眼轻撇,“有趣。”

有趣?虽然心中疑惑却未再言语。

隐在房内的身影渐渐消失,睁眼细看哪还有人影,若非适才的言语实在无法发觉那里曾有人存在过。

“陈姨。”一声清脆的声音回荡在楼阁之中。

“恩?晓慕醒啦?”从忙碌中匆忙抬头,不远处娇小的人儿正笑颜相对,心中一暖,“怎么不多睡一会儿?”

湿漉漉的手在围巾上细细擦过唯恐弄湿眼前的人儿,轻手将林晓慕耳边散落的发别于耳后。

“陈姨昨晚睡得可好?”林晓慕眉眼弯弯,明媚的小脸暴露在阳光之下,说不出的明艳动人。

“好~呵呵”陈姨看着眼前的可人儿,虽是一身粗布衣裳却掩不住她身上散发出来的清丽气息。这样的可人儿啊并不多见啊。

向不远处和谐的两人投去一眼,杨逸转身出门。

陈姨眼尖的看到杨逸走出客栈,想起昨日林晓慕与杨逸刚进客栈的情景,再加上昨日林晓慕口中的话语。

陈姨唯恐林晓慕不跟上会因此被杨毅责怪,“孩子,你家主子出门了,快去。”慌忙将手中的小人往门外推去。

“陈姨,为什么他出门我也需要出门?”林晓慕原本和陈姨说的好好,突然被陈姨往外一推,十分疑惑的开口问道。

“你这孩子,主子出门你怎么可以不跟着?快去,免得你家主子责怪于你。”见林晓慕还在这里磨磨蹭蹭的和自己说话,陈姨不免有些着急。

“陈姨,他不是,陈姨。”来不及解释林晓慕已经被陈姨推出门外,嘴呶着前方不断示意她,一幅焦急的样子。

对陈姨无奈,林晓慕只好提步跟上。这陈姨真是被古代的奴仆制度祸害不浅啊。

“怎么跟上来了。”虽是疑问的语句却被杨逸平缓的说出,这人真是,刚才的话他定是听在耳中,不然也不会这么悠哉的在前面走着。

“你不都知道。”林晓慕暗自白了杨逸一眼,心中嘟囔着,撅嘴跟上。

杨逸不语继续向前走着,街上熙熙攘攘,身后跟着娇小的人儿,想来喜静的自己却觉得此时并不恼人,相反还恰是自在。

杨逸继续慢慢踱步前行,这是?一抹黄色吸引杨逸视线,不觉低声低喃道,“想来还欠她一样东西。”

见杨逸转身进入一家铺子,林晓慕刚想抬脚跟上,眼前各式各样的衣裳让林晓慕一阵心惊肉跳。

这是想戏码重演?她可不想再被当成苦力了!林晓慕想着便转身欲跑,不妨衣领被人从后揪住提着进入店铺,我不想做苦力!林晓慕在心中欲哭无泪。

这妮子真是,还不领情了。

“掌柜,符合这身板的女装拿来瞧瞧。”杨逸黑脸出声,真是多次一举。

适才便不应抓你,离开也挺不错,还省下这笔花费。手中不断挣扎的某人此时停止动作,明亮的大眼染上一片疑惑,这是为我选衣?

“客官,这边便是您要的衣裳。”掌柜从伙计手中接过杨逸要求的衣物,站在不远处开口道。

杨逸松开抓着的衣领,“自己选。”说着便倾身坐下悠哉的喝起茶来,留微愣的某人独立于厅中。

林晓慕偷瞄一眼喝茶的某人,见他并未搭理自己,林晓慕便大胆的上前挑选衣物,各种款式的衣裳让她眼花缭乱,真想全部拿下。

但转眼一想毕竟寄人篱下还是不要太过为好,况且自己的身份想必没有杨逸说的那番那么简单,这样想着林晓慕从中精挑细选。

挑了两件较为轻便的衣裳递于杨逸眼前,“好了。”

杨逸向林晓慕手中的衣物抛去一眼,大手一甩,一个白色精修的景衣袋向林晓慕抛去,林晓慕忙接过钱袋,视线落在手中的钱袋上,只见有两朵白色的莲花秀在其上,含苞怒放,好不精细。

轻手拉开,里面放着很多白银和一些银票,小手拉出一个白银,递给掌柜。

掌柜看着递到眼前的银子,一时有些愣了。

林晓慕看掌柜只顾站着不接过银子只是看着,难道是太多了,于是林晓慕又伸进钱袋换了个小的递给掌柜,可掌柜仍是没接过银子。

林晓慕以为还是多了,又伸手在里面掏了掏,没找到更小的了,林晓慕一阵懊恼,这是要怎样?

“你从钱袋里那张钱票给掌柜。”受不住林晓慕迷糊的样子,杨逸忍不住开口道。

“啊,哦。”林晓慕一听忙从钱袋里拿出一张银票递给杨逸,娇小的脸上染上一片霞云,原来是她给的少了。

林晓慕尴尬的站在店铺中,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还好掌柜马上将找钱递给她了,不然她还真像跑出去。

不过她适才挑的是怎样的衣物,怎么会用了这么多银子,适才那张银票也是有一百两吧,怎会用掉50两?

林晓慕并不知道掌柜见杨逸虽是一袭白衣却是上好的布料,看林晓慕并不像是杨逸的随从,便让伙计去拿了店中还算精巧的衣物。

林晓慕挑的虽是简单花样,衣料却也是不错的。

杨逸见糊涂小鬼接过银子,便支起身子大步出门,身后的人儿仍是不断往铺中挂起的繁琐衣物投去视线,这妮子考虑的还挺周全,就是不够果断。

入夜,客栈笼罩在一片黑色之中。

睡梦中的林晓慕隐约听见金属相撞的声音,挣扎着起身,床前隐约立着一个身影,抹眼细看陡然睁大双眼,杨逸!他怎么会出现在我房内?

见林晓慕半坐在床上,“屋外太过吵闹,来看看你,没事便好。”说着便转身推门而去

屋外怎么了?抬首望去,一片漆黑。况且屋外吵闹为何需要来看我?我又会有何事?

带着疑问躺下,适才的金属碰撞声,突然出现在房内的杨逸,这两者之间存在着什么关联?

夜幕裹着黯然无光的客栈陷入沉寂,林晓慕一夜无眠。一声鸡鸣响起,刺目的光线悄然划破黑幕。

眼角隐隐带着青色,林晓慕随手抹脸出门。

陈姨早早的便开始打扫院子,晓慕出声呼唤,与昨日不同,陈姨好似没有听见,自顾自继续挥动着扫帚。

小小的脑袋凑到陈姨眼前,没想到竟另陈姨惊叫出声,慌忙捂住脸庞颤抖着。这是怎么了?

“陈姨陈姨,是我啊,晓慕。”林晓慕见陈姨如此惊慌的样子,担忧出声呼唤。

熟悉的声音传入耳中,陈姨渐渐平静下来。

林晓慕刚想出声询问,却被陈姨一把拥住,“孩子,晚上不要随意出门。”

随后便快速转身离去,留下一头雾水的林晓慕。

陈姨这是怎么了?莫名的在说些什么?为何晚上不能随意出门?与自己说话何时这番短暂了?

林晓慕自顾自的思考着前行不料一下撞进来人怀中,熟悉的味道充斥鼻中,这是……

“想什么这么入神?”轻推开怀中小人。

“没。”林晓慕低垂着头暗自苦恼,为什么总是撞到他。

乌黑的小脑袋在眼前晃悠,杨逸嘴角的弧度逐渐扩大。见林晓慕也不想和他说些什么,杨逸嘴角带笑的往前走去。

林晓慕跟随杨逸来到厅中,总觉得客栈里人少了一些,气氛也是怪怪的,与昨日相比份欢喜。

大步走到桌前一下子坐下,林晓慕立马伸手将包子塞进口中。

掌柜颤巍巍的上前道,“公子,这是您的膳食。”

看着掌柜颤抖的手,林晓慕一阵疑惑,相对而言虽说杨逸在这客栈算是个金主,但这前后差别也太大了,昨日还一脸谄媚,怎到了今日便多了份恭敬和恐惧。

仅一日便有如此大的变化?环顾四周,原本压抑的气氛此时因为掌柜的话语变得诡异起来,脸上的那是什么表情?为何一次正常的早餐会吃的如此诡异?

见身旁的人不断的打量四周,杨逸不由皱眉道“吃饭。”

相聚的双眉浮在杨逸脸上,林晓慕暗叫不好忙压下心中疑惑快速吃完上楼。娇小的身影匆忙消失在视野之中,杨逸留下一句我不吃人便转身上楼。

轻吁一口气,掌柜随之靠着柜台用来支撑身子,他们停留的时间虽是不长,但掌柜好似适才的话语用尽了一身气力支撑不住他的身子。

林晓慕静坐在房中,手托着下颚慢慢梳理着头绪。昨日深夜金属相撞的声音,莫名出现在房内的杨逸,清晨奇怪的陈姨,还有适才诡异的气氛。

昨夜到底发生了什么,让客栈的人对杨逸如此忌惮?陈姨又为何让自己夜里不要出门?等等,金属相撞的声音。

深夜杨逸与陌生男子的谈话,难道……陡然睁大双眼,若自己猜想的没有错,那杨逸在其中必定扮演着重要角色!林晓慕匆忙开门离去,她需要证实自己的猜测。

“为何瞒她?”房中突的传来一句问话。杨逸随意拿起茶具把玩着并未言语。隐在房内之人见得不到回话随之离去。

庶女新生》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风车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风车小说)或者(fengchexiaoshuo),关注后回复 庶女新生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成都人记忆里的冬天,为什么不怕冷?

    明天,我们即将迎来一年二十四节气中最后一个节气——大寒。俗话说:冬雪雪冬小大寒。这个时节寒潮南下频繁,大部地区达到一年中的最冷的时期,大家一定要做好防寒工作哦!熬过这段时间就春暖花开了!兴奋吗?一说到这么冷的天气,就想起前段时间网络上因为“南方要不要暖气”问题炸开了锅,作为一个成都人我想说的是,当然要!但是“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还是醒醒吧。在成都这个湿冷的冬天,我们“取暖都是基本靠抖”!真的感觉天气一年比一年冷!但是奇怪的是,小时候的记忆中却一点都没有冷的印象。记得小时候顶着寒风奔跑,迎着

  • 请不要站在自己的角度和立场评判别人

    马克·李维说:“你不能随意评价别人的生活,因为那是他的人生。”每个人活于人世,都有言不由衷的苦衷,而大多数人透过世相,看到的都是冰山一角。你永远不懂为什么有人深夜痛哭,更不理解每个若无其事的笑脸背后,有多少无法言说的苦楚.......天地之大,这个世界从不缺乏探寻真相的人,缺的是不随意评价他人的善良。”一作家李尚龙讲过这样一件小事:闹腾了大半天,忽然,传来摩托车的声音,转眼间,一个警察骑着摩托车赶来了。阿辽沙本来是用这种触犯众怒的举动给邱红施压,逼她出来。可出来的人越来越多,就是没有邱红,他的预

  • 这部印度生命科学电影,揭示了灵性九大实相

    印度生命科学纪录片电影《灵性的实相》将会带引你展开一趟独特的旅程,一趟改变你的生命,丰富你的人生,带给你知识与安详的旅程。《灵性的实相》探讨的是静坐和静坐的体验,观赏这个节目的时候,请你完全地放松自己,单纯地观照它,跟着它的能量流动,完全地与它同在,念头出现的时候,断绝那个念头,做一个深呼吸,与那个念头同在。这个节目是为你制作的。我们只是整个造化里的一颗微尘,每个人都在追寻:健康、安详、知识、繁荣、和谐。总而言之,我们无时不刻都在追求快乐富足的生活,我们为了达到这个状态而努力奋斗,但我们能够达到

  • 一个睡五分钟等于六个钟头的方法!(熬夜族必看)

    根据医学和我的体验观察,一个人真正睡着觉最多只有两个钟头,其余都是浪费时间,躺在枕头上做梦。正午只要闭眼真正睡着三分钟,等于睡两个钟头,不过要对好正午的时间。所以失眠或真要夜里熬夜的人,正子时的时刻,哪怕二十分钟也一定要睡,睡不着也要训练自己睡着。一、睡眠的规则战国时名医文挚对齐威王说:“我的养生之道把睡眠放在头等位置,人和动物只有睡眠才生长,睡眠帮助脾胃消化食物,所以,所以睡眠是养生的第一大补,人一个晚上不睡觉,其损失一百天也难以恢复。”晚21点到凌晨5点为有效睡眠时间。人是动物,和植物同属于

  • 中国人的性瘾、官瘾与物瘾(深度好文)

    鲁迅先生曾经说:中国人的官瘾实在太深,汉重孝廉有埋儿刻木,宋重理学有高帽破靴,清重帖括而有‘且夫’‘然则’。总而言之:那魂灵就在做官——行官势,摆官腔,打官话。(1926年《学界的三魂》)这将那些有官瘾的人刻画得淋漓尽致:汉朝的时候,还没有科举,普通人做官要靠举孝廉,由地方长官举荐孝顺亲长、廉能正直的人。有人为了显孝,把自己的亲生幼儿活埋了,声称省下粮食来奉养老母;还有人父母都健在,就用木头刻块灵牌,每天对着牌位供奉磕头,好被举荐为官。南宋的时候,官方推崇理学,许多读书人就戴着高帽子,脚穿破靴,

  • 宗萨仁波切:真正让你生气的 是你内心的执着!

    我们经常会说:哦,那个人让我生气,因为她做了什么什么。如果仔细检查一下的话,你会发现,事实上并不是那个人做了什么让你生气,让你生气的是你内心的执着。如果你没有任何执着,那个人做任何事也不会激怒你。你是个非常非常爱干净的主妇,你不能容忍家里有任何不干净的地方,你的家每天都要打扫一遍以确保你感觉良好,你开门倒垃圾的时候却发现你的邻居把你们俩家之间的过道弄得一团糟。你因此而怒火中烧,你去敲他们家的门。但如果你不是那么爱干净,你就会无动于衷。因此,这件事本身并不具备激怒你的因素,你会被激怒完全是因为你有

  • 雅韵红木||经典家具与当代设计理念的融合,碰撞出怎样的火花?

    雅韵红木导语人们越是远离一个年代,越是对那个年代怀有神秘感,越发向往那个年代的时代性。古典家具正是用于寄托这一神秘情怀的物件。▼-懂行的人都知道,古典家具是以“型”“艺”“材”“韵”为准则。正如人的第一印象很重要,挑选古典家具,第一感觉也很重要,而人的第一感觉往往是源于这款家具的设计,而设计就是古典家具的灵魂。明式圈椅的设计正是对以上论证的最好解说。▼明式圈椅,以其在整体尺寸比例及细节上的巧妙处理,给人充分体现了独特的实用匠心以及儒家思想对现实、人性的关怀。明式圈椅以其独特的人性化曲线形靠背、扶

  • 无瑕水晶似少女泪珠,妙琢佛像抛光成点睛之笔~

    水晶贞洁少女的泪珠,夏夜天穹的繁星。圣人智慧的结晶,大地万物的精华。来源网络水晶具有其它天然宝玉石不具备的观赏性,又具有其它宝玉石般的硬度(莫氏7度),雕刻后亦能呈现出不一样的光泽与价值。由于水晶晶体较为纯净,要想雕刻完美,非常考验玉雕师对水晶的把握程度,题材、雕刻工艺、抛光等等,都非常重要。莲花观音玉雕师邵存到,对于水晶有独到的见解,总能在材料与题材中找到平衡点。雕刻中,尽量找到主题明确的题材进行创作;抛光上,通过亚光、亮光之分,形成不同的层次感。最终水晶雕件呈现出的效果才更加立体,而不是单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