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一婚定情小说txt全文阅读

2017/11/1 20:06:27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一婚定情
第3章是我的外孙

一家人在休息室聚了大半个小时,期间骆雨将自己在离岛的事情大略的提了提,但并未过多的提及关于倪陌的事情。奇闻网而一旁的晓宇,原本是有些落寞的站在一旁,盯着这一家团聚的一幕,自己则是被晾在一边被冷落。

毕竟,雨姐姐并未对他提过关于化验报告的事情,所以他并未将自己已经看到化验报告的事情告诉她。

也就是说,雨姐姐根本就不知道,他已经知道了自己的亲身父亲是谁。

而同样被晾在一边的史晟轩却明显不满,他同病相怜的拍了拍晓宇的小肩膀,笑拉着他的小手上前,在骆父面前介绍着,“爸,这是我和小雨的儿子……晓宇,今年五岁了。”

这么一说,原本围成一团的三个人终于有了反应,将注意力放在晓宇身上。

“晓宇?你……你是小雨的孩子,是我的外孙?”骆父好不容易止住的眼泪又突如其来,他颤抖着手,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面前的男孩,一手还轻轻抚上了晓宇的脸颊,“好外孙,长得跟小雨和晟轩还真是像,好外孙呐……”

一手将晓宇抱在腿上,骆父笑得十分的开怀。

“我……”

晓宇手足无措的僵直了身子,眼神斜睨落在一旁故意将自己推出来的史晟轩身上,他不禁有些气恼。说明qi-wen.com他最不擅长的就是和别人太亲近,也向来不喜欢和别人太亲近,可是面前的老人却是自己的外公……

心底闪过外公这两个字,他原本挣扎的眼神变得沉寂下来,任由骆父抱着,但脸上却难掩尴尬。

对于他来说,自己虽然只有五岁,但是已经算得上是个小小男子汉了,这么大了却还让别人抱着,多难堪呐。只可惜,面前的人并不是别人,而是他的外公啊。

外公,眼角闪过一抹笑意,他脸上僵硬的线条终于柔和下来。

而另一边,骆辰逸对于自己突然多出来的外甥还是挺感兴趣的,小小模样眼神却很亮,以后长大了肯定是个了不得的人物。

“哎,原来我有个这样帅的外甥呢,长得可真帅!”他笑着双手摸上了晓宇的脸,放了些力道捏着他的脸蛋儿。肉肉嫩嫩的脸蛋捏起来很顺手,简直让人有些欲罢不能,再加上今日得知的消息实在是太令人振奋,太兴奋了,他不禁捏上了瘾,一捏再捏。阅读qi-wen.com

“唔唔唔……”晓宇挣扎着想要摆脱骆辰逸的手,可是身子被骆父抱着,一双手也不得动弹,而面前所谓的舅舅却两手捏着他的脸颊,他额上不禁冒出了好几条黑线。

虽然他很兴奋有家人的感觉,可是也不是这样的啊。

“混小子,你轻点儿,别捏疼我们的小宇宇了。瞧瞧这小手,肉肉嫩嫩的……”骆父抬头说了骆辰逸几句,而后自己却本性不敢的捏着晓宇的小手,而一旁的史向伟也不甘落后的过来,加入了阵营。

“小宇宇,我是你爷爷……瞧这眼睛水灵的……”一双双大手在身上东摸西碰的,晓宇本想要直接跳身下去,可是面前脸上一张张大咧咧的笑容,他实在是不忍心破坏,极力的忍着想要叫嚣出来的冲动,他任由这些个手在自己身上作祟。

骆雨在一旁盯着这一幕,眼底不禁闪过错愕的神色。

晓宇他并不是自己的……

她反射性的想要说出这个事实的时候,可是身旁的人却一点机会都不给她,一双大手已经搂上了自己的腰身,骆雨诧异的伸手抵着男人的胸膛,不让他更靠近自己,“你……你想做什么?”

两个人之间的距离很近,她几乎能够感觉得到史晟轩温热的呼吸洒在自己颈项间的感觉,这种气息,让她忍不住浑身都长出兴奋的疙瘩,甚至是脸红心跳的。说明qi-wen.com

不,这样是不对的。

理智提醒着她,绝对不能够沉沦在史晟轩的诱惑里面。

“你放开我……”骆雨挣扎着想要推开男人,可是男人却没有给他机会。

那一双手,仿佛就像是绳索一样紧紧地牵制着自己,让她毫无还手之力。骆雨憋红了脸,抽空瞥了瞥一旁逗弄晓宇的几个人,看他们似乎并未察觉到他们之间的动静时,她忍不住小声呵斥着身旁的男人,“该死的,你快点放开我。”

顾忌的瞥了眼身旁的几个人,这儿有大人有孩子,他怎么可以这样?

难道他不知道,她会难看吗?

尽量放低了声音,骆雨一再的提醒男人趁着还没人发现的时候赶紧松手。

“好了,我们出去吧。来自qi-wen.com”史晟轩刻意一手牵着骆雨的,而后者又不好当着别人的面甩掉,只好僵笑着朝着里面的人点了点头,便匆忙的旋身出去了。

待他们一离开,史向伟顿时就同骆鹏辉交换了个彼此才懂的眼神,随后吩咐着一旁的两个年轻人,“齐澈,辰逸,你们也出去招待客人吧。说不定他们两个太恩爱了,半路随时可能会离开,你们先出去应付着,让他们多留点精力生孩子。”

“老爷子,这里还有小孩子呢。”想到马上又要做吃力不太好的苦活儿,齐澈忍不住撇了撇唇角。

而被称为小孩的晓宇则是趁着他们的手离开了自己的身,便赶紧跳下来,恢复自由之身,“我已经五岁了。”

冷沉而老练的口气很大,一双黑眸定定的盯着齐澈,完全不像是个孩子该有的眼神。一婚定情小说txt全文阅读

齐澈忍不住心下一打盹儿,他甩了甩头,定睛多看了面前的男孩几眼,才笑着摇了摇头,“哟,人小鬼大,这神态还真有几分晟轩的模样呢。好啦,去就去,哎,辰逸,你说我们俩儿怎么就这么苦情呢?”

一对难兄难弟肩搭肩,背靠背,迈着大步朝着大厅里去。

而晓宇,回过头对着面前的两个老人绅士的鞠了鞠躬,“那我也去招呼客人了。”事实上,他只是想要溜走而已。

虽然,他对于有了家人的感觉很高兴,自己私心里也很喜欢这两个爷爷,可是他们的热情实在是让人难以承受。想着他们一双手在自己身上东摸西摸的,男孩忍不住皱了皱眉头,就连秀气的鼻子都皱成了一团。

他还是先走为上,去外面随便看看也好。

小小的身子正准备转身的时候,背后的两个老头儿却一人一边,很快上来将小家伙给捉了回去,继续抱在腿上捏来捏去,他们好不容易来找回来的女儿和孙子,自然是要好好的热情一番了。

如今女儿跟女婿努力生小孩去了,他们自然是要含饴弄孙乐乐了。

想想,这小家伙都已经五岁了,他们现在却才见到面……

想到这儿,两个老头儿脸上的黯然不禁加深了些,手下的动作更加频繁。晓宇欲哭无泪的盯着大门的方向,一手伸着,可是却只能够任由他们的手在自己身上摸来摸去……

他怎么有种碰到变态爷爷的感觉?

啊啊啊……他不要啊……

只可惜,宽敞的休息室里除了两个老头儿此起彼伏的笑声之外,却没有人能够听得到他心底的求救声。

配合着史晟轩从休息室出来,骆雨乖乖的扮演着乖巧的角色,刚刚一到门口拐角的地方,她确定没有人能够看清这里的时候,这才一脸嫌恶的瞪着腰上那只爪子。

定了许久,她毫不留情直接将那爪子一掌拍掉。

“史晟轩,就算我们之前是父亲,你也用不着这样吧?光天化日,你有必要故意来扮深情么?动不动就动手动脚的,我还真当你不只是脑抽了,就连手都抽了呢。”狠狠的将面前的男人骂了一番后,骆雨这才觉得心里好受了些。

刚刚在里面发生的事情,真的是快要气死她了。

这该死的男人,真的是不分场合就动手动脚的,实在是令人无法忍受。

卑鄙,无耻,下流!

这些全都是对这个男人最好的刻画,最好的描述。

心中一阵痛骂,良久,她才觉得心里好受了许多。抬头,面前的男人还是没有走,依旧乖乖的站在这儿,骆雨不禁狐疑的扬了扬眉头,“你还想要耍什么花样?”

男人沉重的点了点头,鲜少有表情的脸上此刻却是深情一片,看得差点腻死人了。

但是,他出口的话却更加的腻人。

“老婆还没有下命令,我自然是不能够随便就走了,老婆,骂完了吗?”男人一双眼直勾勾的盯着她,一本正经的问出这句话。

骆雨错愕的盯着他,不明白他又在玩些什么手段,一时之间,她惊诧的半张着嘴,一点都没有察觉到危机朝着自己的方向过来。

男人眸底闪过一抹深沉的颜色,还未待面前的女人反应过来,他一手紧紧地牵制着她的腰身,将她整个人往自己怀里带了过去,而后另一手则是压着她的后脑勺,望着自己的方向过来。

“史晟轩,以后没有我的允许,你绝对不能够对我动手动脚。”她刻意压下心底的骚动,冷沉下脸,一脸严肃的盯着面前的男人。

她必须要杜绝这种现象再次发生,每次这男人吻她的时候,她感觉自己心底乱糟糟的一片,根本什么都无法思考。也正因为如此,所以她才会任由这个男人一再的非礼。

哼,她绝对不会让这个男人再近身了。

双眼直直的落在男人身上,她非要得到他肯定的答复,才肯罢休。否则,光是对付男人时不时的偷袭就足够让她身心俱裂了,更何况她还要想办法对付这个男人,还有找到那份合同书。

都已经来L市这么多天了,她现在的行动却还是一只裹足不前的。

不行,一定要加快速度才行,女人在心底暗忖着。

第4章否则,我们就……我们就……就离婚

与此同时,史晟轩也观察着女人脸上的细小变化,他对于骆雨的排斥一点都不在意,因为每次接触到她的时候,他知道她对自己还是有感觉的。虽然她并没有回应他,但是她身体的热情他十分的了解,他知道她是要他的。

虽然不明白究竟是什么原因让她拒绝自己,甚至是强烈的排斥自己,但是他相信,她最后一定是他的,也只能够是她的。

对于她,他能够给够自己所能够给的一切任性。

男人眼角噙着宠溺的笑容,对于女人的命令表示遵从,“是,老婆大人,我以后在行动之前已经会先知会你的。”

什么,知会?

男人的说法让骆雨实在是有种傻眼的冲动,她突然觉得自己很有杀人的冲动了,看尽男人眼底,她强调着,“就算是知会也不可以,只要没有我的批准,你绝对不能够对我动手动脚。否则,我们就……我们就……就离婚!”

硬着嗓子说了半天,骆雨终于吐出了离婚两个字。

听到这两个字,男人脸上极快的闪过一抹冷漠,但很快,他依旧笑对着女人点头,“老婆,你说什么就是什么,但是可就是千万别再提离婚这两个字了。”不动手动脚,大不了就直接用重点部位咯,比如嘴,再比如……

男人心底暗忖,同时,他脸上也有着极大的变化,虽然依旧带着笑意,语气也十分的温柔,可是无形当中,骆雨却觉得这句话后半句听起来很冷,很冷,甚至是让她不禁有种想要打寒颤的感觉。

她忍不住双手搓着肩膀,想要减轻这种莫名的寒意。

男人轻笑着脱下自己身上的西装,覆在她肩上,轻声嘱咐着,“老婆,好好照顾身体,可千万别生病了。等你身子骨养好一点,我们到时候给晓宇添个弟弟妹妹,好不好?”

好你个头!

瞪了痴心妄想的男人一眼,骆雨直接冷哼着别过头。

正好,一个侍者从身旁走过,她的目光直勾勾的盯着那侍者托盘上的东西,是酒!

脑中闪过一个念头,骆雨不禁抓紧了手中的钱包,这确实是个很好的时机。眼底闪过一抹笑意,她回头瞥了眼身后未动的男人,“我去拿两杯东西过来。”留下一句话,她便朝着最近的餐桌过去了。

男人凝望着女人离去的背影,只是默默地站在原地等待着。

骆雨到了餐桌边上,取了两杯淡黄色的香槟,拿着酒转身的时候,她极快的将已经从钱包中取出来的药丸丢进了其中一杯里面。转身的瞬间,她也迅速的摇晃着酒杯,想要让那颗药丸尽快的融化在杯底。

说来也奇怪,那药丸仿佛遇水即化般,很快便不见踪影了,仿佛她刚刚什么事情都没有做过一般。

真神奇!

骆雨在心底小小的感叹了一下,随后端着酒杯朝着男人的方向过去,直接将那杯有加过料的酒杯递给男人,“喏,给你的。”

她小小的啜了一口酒,香槟的酒味儿并不浓,反而有着饮料淡淡的香甜味儿,十分诱人。但是她很聪明,这一次只是浅尝辄止,毕竟她可是以碰上酒就会醉的人,在这男人身边实在是太危险了,她并不能够保证喝醉之后会有什么事情发生。

目光若有若无的落在男人身上,随后落在那杯上,可是男人却只是一直灼灼的盯着她,一句话也不说。

这种感觉,仿佛她刚刚做的事情完全都落入他眼底,仿佛他知道,她刚刚有在杯子里加过什么东西一般。

骆雨脸上不禁闪过些许的慌乱,拿着高脚杯的手不禁也有些发抖了,“咳咳……这里面好像太热了,我出去吹吹风。”女人捏紧了手中的杯子,朝着最近的侧门出去,到了庭院之中。

男人瞥了眼手中的酒杯,放在鼻翼间闻了闻。

无色无味,这究竟是什么东西?

他刚刚十分确定自己有看见,骆雨确实是有将什么东西放进去,那究竟是什么?

眼底闪过一抹深沉的光芒,史晟轩毫不犹豫的跟上了骆雨的脚步,也直接往庭院里去了。

庭院幽深,里面的布局有点类似江南风格的庭院,深深茂密的树丛,层层叠叠的假山,甚至是还有着虫鸣的声音。这一切,让人无形当中有种融入大自然的感觉,仿佛进了深山一般,身上的重任似乎一下子变轻了。

莫名的,他觉得身形都舒缓了许多。

史晟轩扬长着头,四处寻觅后,才终于发现了骆雨的身影。

只瞧见她手中的酒杯放在假山旁边一块及腰身处的石头上,坐在大石头上,她一手撑着那石头的某一角,抬头望着天上寥寥可数的星子,嘴里还念叨着一颗、两颗、三颗……

“老婆,你好像很好的兴致,来这儿数星星也不叫上老公我。”史晟轩出声打断她,径直在她身旁坐下。

这倏然出现的声音让女人不禁有些惊吓到,但仅仅只是一瞬间而已,骆雨趁着垂头的时候瞥了眼男人手中的杯子,里面的酒却还是一滴都未曾动过。

莫非,他发现了什么?

抬头,她本想从男人的脸上发现什么疑迹,眼睛却对上了一双深邃的眸子。

只一眼,骆雨便沉入到那漆黑望不到底的眸子当中了。

史晟轩勾唇一笑,十分满意自己对她的魅力,“老婆,这个……是什么酒?”男人晃了晃手中的玻璃杯,淡黄色的液体随着他手腕的力道,而四下的散开,回旋着。

男人的动作十分的熟稔,玻璃杯里的酒一滴都没有漏出来,看来应该是个经常喝酒的人吧。

骆雨有些心虚的收回视线,她耸了耸肩,“只是普通的香槟,怎么了?”

史晟轩深深的看了她一眼,在女人还未反应过来的时候,一口将所有的液体全都饮下,咕隆咕隆的声音在两人之间回荡着,女人望着男人的眼不禁有些忧虑了。

他怎么真喝了?

还是一口全喝了……

女人皱了皱眉头,一手拿过他的杯子,里面几乎滴酒不剩,“你、你怎么全都喝了?”

男人并未回应她,只是慵懒的耸了耸肩,一双眸子紧紧地落在她身上,那眼眸中的神色太过于深沉,实在是让人猜不透他到底在想什么。

骆雨不禁急了,虽然她确实是想要恶整史晟轩,可是她根本就不知道这药丸究竟有什么效用。若是只是让人普通的拉拉肚子之类的还好,可若是出了人命的话,那……

脑中闪过一些幻想出来的场面,她赶紧拎着男人的领口,伸手过去勾着男人的脖子,让他低垂着头,一直小手还轻拍着他的后背,“快点,吐出来,吐出来……”

男人深深的凝望了她一眼,女人却依旧催促着他赶紧将酒全都吐出来。

想到他可能会被毒死,女人心底最深处不禁有些疼痛,她更焦急了,甚至是眼泪都掉出来了。

“快点,你快点吐出来呀……”她的声音都有些带哭腔了。

男人咧着嘴,顺着她的手反而主动的勾着女人的脖子,滚烫的唇落在女人唇上。他轻而易举的撬开女人的唇,将一阵清凉的液体哺入女人口中,感觉到女人的挣扎,他一直并未离开,反而不断在她唇中搅弄着,直至耳边听到清晰的‘咕隆声’,他这才离开。

“啊……呸呸呸,该死的,你究竟喂我喝了什么?”女人使劲儿的擦着唇,边朝着地上吐着口水。

该死,这男人刚刚究竟喂她喝了什么?

男人无辜的眨了眨眼,“不就是香槟咯。”

“香槟?”女人狐疑的瞪大了眼睛,视线落在女人已经空空的玻璃杯上,继而又回到男人身上,她笑得十分的僵硬,“你说得香槟,应该不会是我刚刚给你拿的那杯吧?”

千万不要是啊,千万不要……

女人在心底哭天喊地的拜托着,可是面前的男人却点了点头,打破了她最后的一点希望。

是,真的是同一杯。

苦着脸,她有些欲哭无泪,“完了,这下估计要拉上好几天肚子了,也不知道这药效究竟好不好?最好是不要太好了,要是太好了,恐怕整个人都得虚脱了……”拉到四肢发软,全身虚脱。

想到这儿,骆雨就想要尖叫了。

“你,该死的你,你自己喝就喝光光好了,干啥要喂给我喝?”他就非要拉上一个替死鬼么?

男人笑了笑,“我们是夫妻,当然要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了,怎么,你不是说那只是香槟吗?莫非,这里面还加了其他的东西?”隐隐约约,男人早在喂给女人喝那东西的时候,便已经感觉到那酒里面参合的东西了。

现在,他好像已经有些忍不住了。

男人深呼了一口气,忍住自己身体的不适,视线落在女人身上。

骆雨哭丧着脸,叹了口气,她有气无力的决定还是从实招来,“放心,这里面没什么毒,只不过是些折磨人的东西,或许是拉肚子,也或许是其他的一些什么反应,反正就是不会让人好受就对了。”

史晟轩挑了挑眉,骆雨的模样看起来并不太像是说谎的模样,看来这东西……

身体的不适越来越严重,他强忍痛楚将女人拉到假山后面,将她整个人都拦在自己的怀抱和假山之间,史晟轩黑沉的眸子炙热的盯着女人的脸,他决定告诉她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小雨,你知道你做错了事吗?”男人的声音十分的沙哑,他们现在这个角度,正好是背对着酒店大厅的死角。在依稀的星光照耀下,骆雨看着男人炙热的眼神,心底有种怪异的感觉。

这一次,她觉得自己很奇怪了。

第5章怎么这么热

不只是脸,就连整个身子似乎都很热佷热。

她直接将肩上的西装外套扯下来,又忍不住扯了扯原本就削肩的礼服,抱怨着,“怎么这么热。”而且,不只是发热,她感觉自己的四肢还有些发软,身体的某个地方好像很奇怪。

一手推着身前的男人,骆雨低有种很强烈的感觉,自己绝对不能够和他呆在一起了,否则一定会出事。她心底隐约只是觉得,一定会出事,可是究竟会出什么事情,她根本就不知道。

“我……我做错了什么事情?我只不过是想要随便整整你,所以让你喝了加料的酒而已,顶多、顶多就是拉几天肚子而已。”

骆雨感觉自己的头似乎有些昏昏沉沉的,四肢也轻飘飘的,整个人异常的难受,“你快点让开啦,我、我可能要去洗手间了。”

浑身虚软,遭了,一定是药效发作了。

或许是因为药性实在是太重,直至宴会结束,齐澈同骆辰逸将所有的宾客都送走了,他们还沉沦在两个人的世界中,无法自拔。

“咦,老姐他们去哪儿了?”送走了所有的宾客,骆辰逸本想找老姐好好的聚聚,在大厅和楼上找了许久都没有找到。

看来,他们似乎不再里面。

注意到外面的门开着,他好奇的往前走了两步,还未到门口,外面一道影子便进来挡住了他的去向,“齐澈,你干啥?”

骆辰逸挑眉,望着面前挡路的男人,不明白他为什么要这样。

齐澈涨红着脸,尴尬的咳嗽一声,朝着面前的男人耸了耸肩,“没什么,你找人?”心底明明知道面前找的人是谁,可是他却还是故意问着,想要借此来转他的注意力。

只是,骆辰逸丝毫不受影响,“恩,我找我老姐,五年了,好不容易知道她还活着这个好消息,自然是要好好的聊聊。这五年来,也不知道她是怎么过的。”

说着说着,他的双眸都暗淡下来了。

五年的时间,说短不短,说长不长,可是对于他们来说这五年却像是过了六十年一样漫长。

每天二十四个小时,每个小时他们无时不刻都在思念着骆雨婷。

现在知道她还活着,他们自然是激动了。

“哎,不跟你说这些了,我先出去找找人。”骆辰逸甩了甩头,让自己暂时将这些伤春怀秋的念头都丢在一边,好不容易老姐回来了,他们从今以后就是一家人在一起了。

至于从前的悲伤痛苦,就让它过去好了。

抬脚还一步都未走出去,齐澈再次又拦到了他身前,干笑搓着手,“我刚刚在外面瞧了老半天的风景,外面根本什么都没有。”只是有一对在光天化日下恩爱的情侣,那尺度,还真是大的让人脸红心跳的。

脑中浮现刚刚在外面瞧见的那一幕,齐澈忍不住吞了吞口水。

他从来都不知道,向来冷面的史晟轩看起来一副稳重的模样,可没想到居然也这么喜欢户外运动。

里面还这么多人呢,外面就嗯嗯啊啊个不停的,偏偏他刚刚准备出去透透气,却听到了那暧昧的声音。

哎,这事儿可千万不能够让史晟轩知道,否则那家伙一定会好好的折腾他一番。虽然刚刚他根本什么都没瞧见,可是光是听着声音,恐怕那男人都会超级不满吧。

齐澈在心底暗忖着,可是就在这会儿,骆辰逸瞧着他脸上咋青咋白的神色,心中生疑,已经掠过他到了外面。

刚出去,一阵热烈激情的声音便传来,其中的暧昧程度太大,若是心脏不好的人恐怕会现场就倒下。

骆辰逸一时没反应过来,他愣在原地,许久都没动静。

反倒是齐澈回过神来,瞧着人已经过去了,他赶紧将人给拉了进来,小声嘱咐着,“咳咳……你知道的,小夫妻俩儿五年都没见面了,你姐夫也就等于过了五年的和尚生活,自然是会勇猛一点……”

勇猛一点?

那何止是一点……

耳边的求饶浪潮一波高过一波,骆辰逸脸红的别过头,一声不吭。

没想到,老姐居然也这样的开放。

虽然里面听不到他们的声音,可是刚刚在外面的那几秒钟,他简直就是听得彻底。各式的尖叫声,各种的求饶声,还有男人兴奋的声音都仿佛是一种催化剂,骆辰逸觉得自己浑身都有些发热了。

“咳咳咳,我们还是先回去吧,顺便吩咐一下别人,别打扰到了庭院里忙碌的人。”他笑得十分尴尬,脚下就像是抹油一般,溜得极快。

齐澈点了点头,“恩,这小子还挺有头脑的,懂得不让人去打扰。不行,我还是再去听听,再听一会儿就成。”

一个人咕哝了好几声,齐澈还未来得及过去,便已经被返回来的骆辰逸给拽走了,“我已经跟经理事先打过招呼了,不会有任何问题,我想,我们还是去楼上吧。”

“不是吧?”为什么要去楼上?

不要啊,他想要留下来听这些声音呢啊啊啊……

齐澈哀怨的伸着手,想要借助某个东西留下来,可是骆辰逸也不是吃素了,直接将人半架着上了楼。

楼上,老人家依旧玩着自家的孙子不亦乐乎,而一个所谓的叔叔,一个所谓的舅舅上去了,自然也没有放过这大好机会。

毕竟,晓宇的个性实在是别扭的惹人爱,一伙人很快就超喜欢这个小家伙的。

许久,也不知道是过了一个小时,还是过了两个小时,他们才终于的玩累了,在楼上的客房睡了。

五年来,在无数个孤寂的夜晚,他都是抱着她冰凉凉的照片入睡,今夜,他终于可以拥着她了。

柔软的薄被,柔软的床垫,他们沉入甜美的梦中,临睡前两人的唇角都是高高扬起。

翌日,当太阳晒屁股的时候,骆父同史向伟一直在酒店大厅里念叨着,好在一旁有晓宇陪着他们,否则他们恐怕早已经闯入了男女主角的房间,直接将床上那两人给拖起来。

“哎,这年轻人精力真是好,可精力再怎么好也不是这么用的啊,至少要收敛一点,不然要是早早的就不能够用了,那岂不是一生的幸福都没了?”史向伟同骆父交换了眼神,两人都摇了摇头。

而另一旁的齐澈和骆辰逸则是紧蹙着眉头,一脸担忧的看了旁边的晓宇一眼,随后责斥的视线落在两个老头子身上,“老爸,史老爹,晓宇还在这儿,别说这种敏感话题嘛。”

怎么说,当着小孩子的面说这种事情,实在是不太好吧。

“哟……对对对,不说不说。不过小孩子肯定不懂的,也不用这么顾忌,等差不多年龄了,我让帮里的兄弟找几个身家清白漂亮的女人来,好好的教教晓宇……”史向伟向来都是混的,说出来的话自然是刺激了一点。

而一边,向来保守的骆父则黑了脸,“亲家,先不说孩子年龄还好,这种事情最好是少在孩子面前提,就算是孩子长大了,也不能随便和别的女人那个……”

骆父吞吞吐吐半天,终究还是没将后面几个不雅的词儿说出来,反而眉头越加的紧了,“这孩子以后还是我多带带,至少以后能够有一手的好手艺,以后找老婆也简单……”

俗话说,要抓住一个女人的心,俺首先就得抓住女人的胃啊。

骆父脑海似乎已经幻想到了晓宇跟着自己学做菜的场景了,他微翘着唇角,脸上笑得那个春风得意哟。

一旁的史向伟不满了,“哎,这孩子是我孙子,自然是要跟着我了,到时候我将我们史家的绝学全都留给晓宇,让他无论哪方面都是顶尖的人才。”

瞧瞧史晟轩,也不就是在他的培养下才变得这样出色?

想着自己又培养了一个小史晟轩,史向伟眼底的笑容也是十分的灿烂,他心底还特别想着,晟轩那小子的个性不讨喜,他一定要让这孩子个性讨喜一点。

至少,不要像他老子那样总板着一张脸。

“要跟着我……”

“不,要跟着我……”

两个年过半百的老头儿怒发冲冠的彼此怒瞪着,就为了一个莫名奇妙被扯到的抚养问题,就为了还在想象中的事情。

而反观被他们争执的当事人,晓宇则是一脸冷沉的享受中盘中的早餐,这个酒店的早餐做的倒是不错,培根火腿煎蛋,这么简单的一道早餐味道却好极了,他不禁多吃了几口。

另一边,齐澈和骆辰逸则是有些无语的瞪着旁边争得脸红脖子粗的老头儿,翻了翻白眼。

拜托,他们还没问过孩子爸、孩子妈,现在就决定这么一大堆事情,甚至是都快要打起来了。

太激烈了。

摇了摇头,骆辰逸也开始进攻着盘子里的早餐,虽然早餐的诱惑力很大,可是齐澈还是将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面前的孩子身上,他直勾勾的盯着面前的孩子,眼底闪烁着感兴趣的光芒,“晓宇,你怎么说?”

朝着一旁的俩儿老头儿努了努下巴,他倒是想要看看,这小子在大人面前要怎么选择。

这一句话,成功的让两个糟老头停止了对骂的状态,他们期望的盯着面前的孩子,等待着他的回答。

他,会怎么样选择?

四个人八双眼睛直勾勾的盯着自己,晓宇有些脸黑了,他瞪了瞪齐澈的方向,虽然年纪很小,可是他却从这人眼底看到了玩味儿的光芒。

这男人,想要耍他?

哼,痴心妄想!

一婚定情》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风车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风车小说)或者(fengchexiaoshuo),关注后回复 一婚定情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神魔逆天改命:剑斗九天17章(第17章 废物?)

    原标题:神魔逆天改命:剑斗九天17章(第17章废物?)小说名:神魔逆天改命:剑斗九天第17章废物?沈遗风不开口。他师傅便也不再开口,他在等。时间一点一滴地过去。沈遗风让自己的师傅站面前干等着自己的答复,内心很是不安。终于,他还是点了点头,道:“是,师傅,弟子听您的。”黄英脸上浮现一抹笑意,道:“嗯,这就好。”沈遗风道:“师傅,弟子……弟子想知道师姐什么时候出关?”黄英脸色微怔,随即想到了什么,道:“两年,两年后的八月十五,便是真武大赛的开幕之日,在那之前,她和你几位师兄都会出关。”沈遗风暗暗松了

  • 末世神话17章(第17章:巨鸟)

    原标题:末世神话17章(第17章:巨鸟)小说名字:末世神话第17章:巨鸟16.飞龙降临就在王天打的欢快时,头顶突然倒影下来一个巨大的阴影。可,因为太巨大了,覆盖了附近近百米的面积,王天倒是没有注意到。而在这时候,黑巨人已经被他打的脑袋变形,一张脸都没有了人形,简直就和恶鬼一样。可就算这样,黑巨人依然有力的挣扎着。“大爷的,生命力好强大啊,要是有斧头,就好了。”王天的拳头有些红肿起来。“艹,给我破啊……”王天气急败坏的扶下身子,用胳膊肘子,打在了黑巨人的额头上,只听“咔嚓”一声轻响,黑巨人的脑壳裂

  • 一号保镖117章(第17章洁癖女侍卫和泡泡糖美女保镖一)

    原标题:一号保镖117章(第17章洁癖女侍卫和泡泡糖美女保镖一)书名:一号保镖1第17章洁癖女侍卫和泡泡糖美女保镖一伊塔芬丽小姐是有一定的武术功底的,看的出,她的基本功很扎实,伊塔芬丽小姐告诉我,她从小就是个爱动的女孩子,喜欢端枪武棒,李小龙先生的功夫电影,让她深深地喜欢上了中国功夫,她也曾买过几本相关书籍,但是她毕竟是Y国人,如果没有师父的指导,想练好的话实在不是易事。我开始教伊塔芬丽练习基本功,教她扎马步,伊塔芬丽练的满头大汗,但是没有丝毫懈怠,很认真。一上午的工夫,伊塔芬丽已经香汗湿衣,衣

  • 一号保镖217章(第17章永乐茶楼里的神秘女人 二)

    原标题:一号保镖217章(第17章永乐茶楼里的神秘女人二)小说名:一号保镖2第17章永乐茶楼里的神秘女人二赵健道:“姓名赵龙,男,今年25岁,职业是国家特级警卫,目前正在负责C首长的贴身警卫工作。兴趣爱好是武术散打,有时还喜欢舞文弄墨,写几段激昂文字。军衔嘛,现在是上尉,职务是警卫秘书,月收入在二千五百元左右,加上奖金,每个月的薪水在三千元上下……我说的没错吧赵先生?”赵健的一番话,让我有些摸不到头脑,他怎么会对我的情况,掌握的如此清楚?而且,他既不是内部人,也不是媒体记者,更不是我的亲朋好友,

  • 乱世萌妃醉天下17章(第十七章 樱雨不要胡闹)

    原标题:乱世萌妃醉天下17章(第十七章樱雨不要胡闹)书名:乱世萌妃醉天下第十七章樱雨不要胡闹“不必客气。”君倾肃看着轩辕钰说道,语气轻轻地,甚是好听:“信应该已经送到了。”“这么快?”轩辕钰看着君倾肃,眼里有着疑惑。“清歌叫人飞鸽传信送去了我在轩辕城的故友那里,他应该把信送去丞相府了。”君倾肃坐在了轩辕钰的不远处,之后轩辕钰才知道君倾肃所说的故友并非是故友。“谢谢。”轩辕钰看着君倾肃笑了笑。“不谢。”君倾肃看着轩辕钰轻轻地摇了摇头。“为什么从来不问我的名字?”轩辕钰看着君倾肃。“你想说自然会说。

  • 元素风17章(第17章:初战)

    原标题:元素风17章(第17章:初战)小说名:元素风第17章:初战。《元素风》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添加朋友→公众号→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元素风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varwodeSite=12;varwodeName=元素风;varwodeKey=;

  • 九世轮回17章(第九世完结篇)

    原标题:九世轮回17章(第九世完结篇)小说名字:九世轮回第九世完结篇一世匆匆几十载,雎鸠的历劫一世也已经完了。可是雎鸠在天上却不时的想起来上一世的画面。不知鲲现在如何了,青木再等百年便可以和玄一在一起了…而自己又要做回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石仙雎鸠了。万年前雎鸠初入神界,对所有事情都不懂,还不知神界礼数,所有在她看到青木的时候不知道行礼,只说了一句这个男子长得真是好看,别的仙君都在想这个小石头这次估计要遭殃,毕竟司命仙君青木素来不喜别人不懂礼数,而且这姑娘还说司命仙君长得好看,谁不知道司命仙君因为这

  • 危险总裁:韩少,轻点撩17章(第17章:误会)

    原标题:危险总裁:韩少,轻点撩17章(第17章:误会)书名:危险总裁:韩少,轻点撩第17章:误会康若林觉得李玉凤脸上的笑容着实让人刺眼,他的手紧紧攥成一个拳头。他全身的细胞都在叫嚣不要去相信,但是只要一想起金小希被韩夜搂在胸膛,两个人衣衫不整的样子,他就觉得无法再冷静下来。“康总,我觉得她说的也挺有道理的。无缘无故,为什么韩夜要给金小希请假,两个人关系肯定不一般呢。你还这么紧张她,我都为你鸣不平!”柳恬扭动着细腰,都快要贴上康若林的身上了。她有一张瓜子脸,画着精致的妆容,由于今天没有工作,她穿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