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一世情缘小说txt全文阅读

2017/11/1 20:02:25 来源:网络 [ ]
小说书名:一世情缘
第3章灰衣人

一想到这里她就对年青青更加没好脸色,态度也更加的凶悍“你给我老实的待这里,什么时候养好伤什么时候滚蛋,哼,要不是怕害的师父白忙碌一场,姑奶奶现在就想赶你走了”。奇闻网

“什么?都大半个月了,他们都回昆仑山了?”年青青这一惊非同小可,这样一来岂不是没人知道公孙伊泽的阴谋了,师父这么匆忙的回去是不是说明已经出事了?

他不顾一切的反手拉住顾展屏“你去过凌家,你告诉我,玄门是不是出什么事了?玄门有没有发生什么事情?

“咦!难不成你的受伤也和花月楼有关”顾展屏迅速打掉他的手“听说玄门和花月楼不知道为什么结了仇,武林大会结束当天就大打了一场,玄门之人伤亡惨重,才匆匆躲回昆仑山的”。

其实还有一些消息,顾展屏看在他大病初愈的份上没敢说出来,看他这般紧张同门的样子,怕把他好不容易长好的心脉再给气断了。

近日一直有些消息说玄门和花月楼早有勾结,也正是因为花月楼暗中做了手脚,玄门弟子邓璐璐才能那样顺利的成为新秀第一人,双方那场交战不过是分赃不匀而已。多个门派证实了参赛弟子当时身体确实莫名其妙发生不适,从侧面说明了这个消息并不是空穴来风。

如今江湖上对玄门议论纷纷,对邓璐璐更是鄙夷的很!

“伤亡惨重?”年青青闻讯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怎么会?怎么会?……”他张大嘴巴颤抖几声,忽然一跃而起,愤然道“肯定是公孙伊泽那小贼干的,那个混蛋骗了我师妹,骗了师父和众位师兄弟,定是他联合花月楼偷袭了玄门……”

“放屁!”顾展屏怒目圆睁,举起鞭子啪的一声抽在他身旁的桌子上,抽的结实的梨木桌子登时嚓的多了一条裂痕,随即一手指着他脑门怒道“你居然污蔑公孙少主,你以为你是个什么东西?”

“污蔑?哼哼,我倒情愿是我污蔑了他”年青青冷笑一声道:“看样子你早被那个衣冠禽兽迷了心窍!”

“你胡说!”顾展屏一把抓住他的脖子“信不信姑奶奶现在就能掐死你?”

公孙少主为人谦恭有礼、秉性高洁,在江湖上一贯被人称赞,狗嘴里吐不出象牙,年青青这种歪门邪道出身的人自然看了不顺眼!只是没料到他居然如此心黑的平白无故污蔑人,真真要气死她了,她当初肯定是疯了才会救这个一身是毒的家伙。

“你掐好了!”年青青一副鄙视她的表情“就算被你掐死我也要说,公孙伊泽就是个满腹黑水的斯文败类,背地里龌龊无比……”

“够了”顾展屏被他的态度惹的火起,大怒“你凭什么这么说?”

“凭什么?就凭我从他掌下捡回一条命”年青青毫不畏惧振振有辞“你也知道他眼下正和我师妹一起耍朋友,他在人前追我师妹,背后却向我这位师兄下毒手,这还不够说明问题吗?”

“你是他伤的?不可能”顾展屏闻言手头松了松,紧跟着眼睛眨了两眨“他为什么要杀你?除非~”

她上上下下打量了年青青几遍,露出一个轻蔑的笑容“除非你也看上了你那玄门的独苗师妹!你竞争不过公孙伊泽,就想暗中毒杀他,结果偏偏自己技不如人!”

她本就因为邓璐璐而看整个玄门不顺眼,又想起当日在棋盘山上年青青用虫子吓的自己狼狈而逃的丢人情形,恨的牙痒痒!听说玄门只有邓璐璐一个女弟子,一时脑袋发热异想天开,就说出了这么一句没道理的话!

“你,你怎么能如此随意揣测?”年青青被她这话气的真抖,加之脖子还被她掐着,呼吸困难,一时居然反驳不出来。

“难道不是么?”顾展屏嘴上虽然继续硬气,手上却松开了。说明qi-wen.com

年青青得空缓过气来,捂着胸口慢条斯理道:“你们女人就会以貌取人,殊不知许多时候,外表越完美的男人,内心越是险恶。”

“你这话也不是没有道理,只是在没有确切的证据之前,我绝不允许你朝公孙伊泽身上泼脏水!”顾展屏这会情绪虽然缓和了些,态度还是没变。

“我活着,就是最大的证据,你敢不敢与我打个赌?”年青青见她说话间头颅高昂,年龄虽与邓璐璐相仿,却总是一副气势逼人的模样,看着厌烦,便有心想挫一挫她的锐气。

“有什么不敢的!你要怎么赌?赌什么?”

“就赌公孙伊泽是个十足的大坏蛋!如若不是,蓝某当众向你磕头,叫你一声姑奶奶,如果是……”

“如果是,本姑娘就磕头认你做祖宗”顾展屏抢先答道:“还要加上一条,如果确实是你污蔑他,本姑娘除了要当你姑奶奶外,还要割了你的舌头,谁叫你胡言乱语!”

“好,一言为定!”年青青拔脚就往外走。

“喂,你要去哪里?都说了你追不上玄门众人的”顾展屏再次一把拉住他。

“我去找公孙伊泽当面对峙,想尽早看见你给我磕头!”年青青面色不悦的看着她“早就听说中原是礼仪之邦,男女之间规矩大,什么受授不清的,你怎么如此胡乱拉扯男人,是峨眉弟子都这般不拘小节么?”他将语速逐渐放慢,最后几个字几乎是一个字一个字的慢慢从嘴里蹦出来的。听的顾展屏面上一红“没有我们峨眉派,你哪能活到今天?想就这么走了?没门!”

“那你要怎样?大恩不言谢,我以后自会设法回报峨眉派!”

“你要怎么谢?你除了蛊毒还有什么?你可千万别说送你只蛊虫的话,我们峨眉派不稀罕那玩意!”

“你!”年青青最恨别人瞧不起他养蛊,可顾展屏毕竟算是他的救命恩人,他不得不强忍住愤怒问她

“那你想我怎么谢你?”

“很简单,带上我啊!”顾展屏好心情的冲他笑笑“你不是要去找公孙伊泽么?带上我一起!”

两天后,凌家别院外来了一男一女两位客人,女的一身红衣,青春貌美。奇闻网男的一身蓝衫,面色苍白如久病初愈,消瘦的肩上坐着一只大眼睛的毛绒绒可爱的小猴子。

正是年青青和顾展屏两人,拗不过顾展屏的坚持,峨眉派掌门还真的允许她随自己去寻人。反正和她有赌约,年青青无所谓带不带她。

两人到了凌家别院,着人通报后,大管家一脸惊喜的迎了出来“蓝壮士,这些天你去哪里了?可把大伙找死了!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一眼看到他身边的顾展屏“这不是峨眉派的顾姑娘么?前些日子还来过一次的呢!你们两怎么会在一起?难不成?哎呀!”大管家一拍大腿“蓝壮士你失踪这段时间不会一直都待在峨眉派吧!顾姑娘你上次来怎么不说一声,我说峨眉派好好的怎么会跑来打听玄门的行踪呢!”大总管盯着顾展屏,一副有些埋怨又不敢的模样!

这些日子他们为了找年青青,不分昼夜,大街小巷寻针似的把个益州城足足翻了几遍,个个累瘦了一圈,这会知道真相怎么能不激动?

“我这些日子多亏了峨眉派照料才勉强捡回一条小命,好了,先不说这个,我师父他们怎么样?公孙伊泽呢?”年青青迫不及待的问起师门事宜。

“道长和邓姑娘以及我家公子一起都回昆仑山了,公孙少主为了护住玄门受伤中毒,也跟着一起去……”大管家一边将两人迎进院中,一边把知道的情况祥细告诉他。

“好一招苦肉计!”听罢详情后,年青青怒极而笑“他到是舍得下本钱!”

“你又来了!”顾展屏不高兴的白了他一眼“我说过,没证据之前,不许你污蔑他,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哼!”年青青谢过一头雾水的大总管,带着顾展屏径直走进自己住过的小院。原文http://www.qi-wen.com/

托凌风帆交待的福,他住过的房间原样未变,他的衣物什么的都还放在老地方。

寻出剩下的追踪蛊,年青青松了口气“还好,有了它们,自己就能走最快的路线,在最短的时间内追上公孙伊泽和玄门众人了。”

“什么人?”年青青只顾查看自己的东西,并未注意到房间内有什么异常,顾展屏却敏锐的听到了床底下传来的细微的呼吸声。她抽出鞭子,一把扯开了及地的床单。

上午的阳光斜斜的透过窗户照进来,正落在床前的地面上,没了窗单的遮挡,从年青青这头可以清楚的看见有个灰衣人躺在自己的床底下。

“你是谁?”年青青蹲下腰看着蓬头诟面的灰衣人,厉声问道,能进他年青青的房间躲起来,此人本事够大,要知道他不在的时候,房里可是布了毒障的,他回来后并未发现毒障有被破坏的痕迹!!沐南南睡梦正酣,猛然间被人惊醒,他一个打挺欲坐起来,脑门撞在了床板上,疼的哎呦一声叫起来。

“嗯?你是?”年青青听的声音耳熟,伸手拦住欲抽鞭子的顾展屏。一世情缘小说txt全文阅读

“蓝师兄,我可见到你了!”沐南南灵活的像条泥鳅一样从床底下滑了出来,飞快的扑向年青青。扑到一半,他生生刹住身体“蓝师兄,你怎么穿成这样?”

眼角瞟见边上的红色身影,立即欣喜的转头笑道“离……灵灵啊,想死我了”他伸手就去招呼顾展屏身上的小猴子,同时惊讶道“顾姑娘,你怎么在这里?”他行走江湖多年,自然是认得顾展屏的。

第4章黑店

“沐南南,你怎么会睡在我床底下?”可能是因为沐南南身上太脏,分别太久小猴子竟然不认他了,大眼睛一转,吱吱两声跳进了年青青怀里。

顾展屏则被沐南南身上的酸臭气息熏的倒退三步。掩着鼻子道“盗侠沐南南?你怎么脏成这样?你是不是有一个月没洗过澡了?”

事实上沐南南也差不多有一个月没洗澡了。从善若岛回来后,他因为太过心急,没日没夜的冒雨赶路,结果一时大意得了风寒,在一个小破客栈里躺了多日。若不是那客栈掌柜的心肠好,他这条小命早挂掉了。奇闻网

好不容易等身体好转回到益州,武林大会早就结束了,玄门人和邓璐璐也早就离开凌家走了。他听说玄门曾和花月楼起了冲突,就暗中打探消息,意外发现凌家有人在寻找年青青。他一时兴起就潜进年青青的房间想查看下有没有线索,结果因为太过疲惫睡着了。

此时被顾展屏嫌弃,沐南南无所谓的摊开手“男人么,臭就臭点!没关系的!对了蓝师兄,听说你前段时间失踪了,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呀?”沐南南很好奇年青青的行踪。

“此事说来话长”年青青看了眼顾展屏那登时变的不悦的神色,有些顾虑道:“你还是先去洗个澡吧!稍后我们慢慢谈。”

“也好”沐南南看出他言下之意,爽快的答话出了房门。

许是因为受伤又中毒的原因,公孙伊泽的身体一直不见好,大部分的时间他都安静的待在马车里,或小憩或与邓璐璐聊天!

邓璐璐觉得他近日的情绪似乎有些起伏太大:有时候明显很沉默不想说话,有时候却又显得太过开朗,天南海北的胡侃一通。只是邓璐璐觉得,那时候的他眼底依旧有些落寂。

邓璐璐想着许是因为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太突然了,他好歹是在公孙世家长大的,一时心里有些接受不了事实也是正常的。

为了开解公孙伊泽,她每天都尽可能的抽出最多的时间来陪他说话,此时她正坐在他的身边,指着漫天彩霞道:“泽,你看,那块云朵像不像一条刚出锅的红烧鱼,热腾腾红艳艳的,连颜色都像呢!”

公孙伊泽正为花月楼刚传来的新消息而烦躁;年青青不但没死,还携同峨眉派的顾展屏一起现身了。

对于顾展屏他没什么感觉,不过是个喜欢上自己,又恰好长得不错功夫也行的大小姐罢了!只是有她在身边想再杀年青青就变的棘手了。她毕竟是峨眉派的掌上明珠,而花月楼暂时还不宜与八大门派起正面冲突。

“是挺像的”公孙伊泽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向那一片红彤彤的天际,淡然一笑:“你个小馋猫,该不是想吃鱼了吧?”

“你不想吃么?”邓璐璐反问道,最近他们一直急匆匆的赶路,一日三餐基本都是在马车上用的,菜色自然也丰富不到哪去。

“开玩笑的啦!”邓璐璐见他嘴角噙笑,知道他的情绪已经被自己带动起来,随欢快道“我只是想起了十年前,我跟着师父第一次上昆仑山时的情景。”

她看着他,抿嘴一笑:“你都不知道我师父那时候走的有多慢,一路吃好喝好游山玩水,足足走了四个月才到了昆仑山。就那样我还责怪师父害的我路上辛苦呢,现在想来,真是生在福中不知福!”

“正天道长确实是个好师傅,泽很羡慕你!”

“师父当然最好啦!不过我当初确实没什么心情玩,一直以为你那个属下的死和我有关,心里面纠结的很!”

“可不就是和你有关!”忆起往事,公孙伊泽嘴边的笑容变深了些“那时候你真出人意料,那么一个娇滴滴的小姑娘,却那么凶,二话不说上来就打,吓了泽一跳,都没反应过来就被你打倒了。”

想到这里,公孙伊泽的目光有些怅然;命运真是无常,他们居然那么早就纠缠到一起了,若非曾经,她会这么快就接受自己么?

心中黑暗的角落里及时发出一声冷笑:“不接受又如何?难道你还能真的对她动情?你可别忘了你从小到大,身边重情的人有几个有好下场的?人性本就自私,所有的情感都只是会害你沉沦的累赘,你要强大,要自由,你不需要那种没用的东西!”

公孙伊泽微微的楞了下,看在邓璐璐的眼中,还以为他又哪里不舒服了。她立刻紧张的问道“泽,是不是,毒又压不住了……”

“不是”公孙伊泽握紧她的手,看着路边不断退后的风景道“我只是突然想起来,你当初走了那么远,一路看了那么多美丽的风景,最后的落脚点却是终年苦寒的昆仑山,你怎么活的下去的?有没有冲你师父耍性子哭闹一翻?”

害怕被她窥见自己内心的黑暗,公孙伊泽故意故意岔开话题,果然引的她有些撒娇的笑起来。“才没有呢!你就把我想象成那样不懂事啊!”邓璐璐与他并排坐着,将头靠在他肩膀上,凑近他耳朵悄悄的道:“透露一点消息给你,其实总坛那一点都不冷,四季如春,风景可美啦!”

“是吗?”公孙伊泽知道她不会骗自己,他压下内心的惊讶,故意反驳道“你骗人,泽不相信,昆仑山那种地方,不说滴水成冰风刀霜剑,再怎么也不可能四季如春啊!”

“骗人的是小狗”邓璐璐果然着急的辩解:“我才没骗你呢?我们玄门总坛在一处四面环山的谷地中,吹不进寒风,谷中又遍布温泉,空气湿润温暖,是个世外桃园般的美丽地方。”

“果然如此!”公孙伊泽心中暗动“那老家伙推测的不错,昆仑山乃大信龙脉的发源地,那龙眼定是在玄门总坛那,唯有那种灵地才会在昆仑山极冷的环境中造就出世外桃源般的奇景来!”

心中虽如此想,他面上却依旧故作惊讶道“怎么可能真的有那种地方?眼见为实,泽又没见过,才不信呢!”

“等你到了那里就知道我没有骗你啦!不过——”邓璐璐突然想到一个问题,神态顿时变的不自然起来!

“不过什么?”公孙伊泽心之有异,立即追问起来。

“玄门有祖训,非本门弟子,不得踏进总坛,不过你是为护玄门才受伤的,想来师父可能会网开一面让你进去吧!”邓璐璐这话讲的有些吞吞吐吐,她深知正天道长的脾气,他极其遵守祖师爷留下的规矩,会不会放公孙伊泽进去还真难说。

“不进去就不进去,让你师父为我一个人违反门规总归不好”公孙伊泽垂下眼帘,挡住眸中算计的光忙,温柔道“我只求能解了毒好好和你在一起,去不去总坛又有什么要紧!不过是少看一处美景罢了!”

“当然要紧”邓璐璐急切的脱口而出“你不知道那昆仑玉椒有多娇气!它未熟的鲜果离枝后一刻之内就会枯萎黑化!而成熟的果子又没有解毒效果!整株离土即死,无法移栽别处。你不进总坛,如何能得到鲜果解毒?”

临出发的时候,正天道长特意诊断过公孙伊泽身上的毒伤,而后告知邓璐璐公孙伊泽中的毒比较怪异,只怕光配解毒丹还不够,可能需要大量的昆仑玉椒的未熟鲜果来解!师父既然知道这样还同意带他回总坛,应该就是已经准备让他进总坛的吧!

可若是师父坚持不让他进总坛,只配制解毒丹药慢慢帮他解毒怎么办?中毒的这些日子以来,他的脸色一天比一天差,时不时的皱眉头咬紧牙关,肯定是在强忍着毒性的折磨,自己怎么能眼巴巴的看着他多受罪?邓璐璐暗暗的盘算着,想着是不是该好好的求求师父多给点情面放他进去。沐南南与年青青商量了半天,结果很让他们沮丧。

直接去追吧;师父他们都走了大半个月了,他们本来就走的急,能追上的希望太过渺茫。派人传信吧;先不说传信的人能不能追上他们,就算追上了,有公孙伊泽在,花月楼肯定暗中也在,送信的人能不能活着见到师父一行人也是个未知数。难道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事情发生?

“算了,先别纠结了,赶紧上路吧,有什么事咱边走边想,没准咱们人少,能赶在进昆仑山之前追上他们。”沐南南大病一场后,心头还是那样焦急,见没结果立即就要走。

“也是!”年青青看了眼顾展屏“我们要抓紧赶路,接下来的日子可能会很辛苦,也可能会很危险,你还要跟着么?”

“怎么不跟?你小瞧我啊?我有那么娇气么?”顾展屏白了他一眼,年青青和沐南南先前谈话时是背着她的,她倒是不在乎,不过看情况沐南南也认为公孙伊泽有问题。

虽然她本身对一个贼也没什么好感,不过一个巴掌拍不响,沐南南和年青青两个原本八竿子打不到一块的人都说他有问题,都认为他在图谋着玄门什么,那是不是说明他真的有问题?可是,他那样的人真的会有问题吗?

顾展屏很是郁闷,虽然他不喜欢自己,可是自己自从两年前偶遇过他一次就将他深深的刻在了心底。两年前,十五岁的顾展屏初出茅庐,第一次下山,偷偷甩掉一路护送的师兄弟们,独自行走江湖。缺乏江湖经验的她没多久就栽了个跟头,在一处黑店里,被人药倒了。

第5章恨意

行凶之人是对夫妻,原本是看她衣着华丽见财起意,药倒她后发现她随身包裹里有峨眉派掌门的信物,知道她来历不凡,怕受报复,又见她是独自一人,居然一时恶向胆边生起了杀心。她那时已经中了化功散,浑身一丝力气也无,看着对方越来越近的刀锋,只能瞪大眼睛等死。

公孙伊泽在千钧一发之际出手救了她,废了那对贼夫妻的功夫,而后护着手脚瘫软的她回了峨眉派。路上他对她殷勤呵护,考虑的很是周到,不过短短一日时间,为避男女之嫌,还特意买了两个使唤丫头服侍她。

他武艺高超举止高雅、英俊迷人笑容谦和,情窦初开的她霎时就被他吸走了一半魂魄,再后来,知道他是公孙世家的弟子后,她更是在心中对他满意一百分,不怕羞的盘算着自己与他门当户对,应该有机会结成良缘。

为此她数次推脱了师父和爹娘为她安排的婚事,行走江湖时也一次次刻意的制造机会遇上他,她曾经大着胆子数次向他示爱,他虽未接受,却也从未因此而疏远自己,直到——他身边出现了一个邓璐璐。

想到这里她就不明白,说公孙伊泽喜欢邓璐璐也就罢了;那丫头虽然出身差了点,但长的的确不错,武功也好,的确有吸引男人的资本。

可如今竟然说公孙伊泽喜欢邓璐璐是为了图谋什么?这怎么可能?他若是有野心,通过自己图谋峨眉派不是更快捷?

论武功秘籍,江湖至宝和绝世兵器,哪一样峨眉不是收藏多多?玄门一个破落小门户有什么值得他图谋的,还用的是感情这种卑劣的法子。她实在是想不通啊想不通!

这一路她是跟到底了,吃再多苦头都不怕,她要看看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没准是有人在暗中诬陷他,若是能因此为他找出恶意泼他脏水的人,或许他会感激自己,若是能因此——咳咳。顾展屏慢慢又想歪了。

沐南南和年青青互相对视了一眼,一同摇了摇头,低头去收拾东西。

京城里,已在自己秘密据点安置下的瑞王裴昌海乔装从宫中回来,立即洗去面上的易容之物,换了身居家衣服进了密室。

“殿下,公主不肯吃饭,已经绝食两日了”照看甘颜佳的暗卫急忙迎上来在他耳旁道。裴昌海皱了皱眉头,缓步进了幽暗的室内。

他早已带着甘颜佳秘密回了京城,留在陵城大牢的那个,不过是为了诱惑敌人的替身罢了。眼下的甘颜佳眼中所中之毒已解,视力已经恢复,面上的伤疤也消掉了不少,早已不用白绫覆面,看上去也与常人差不多了。

这个甘颜佳果然不是明月公主,她的真实身份是明月公主的妹妹、同父异母的明珠公主。

“你来了?”见他进来,抱膝坐在榻上的明珠公主翻了翻眼皮,有气无力道:“你打算怎么处置我?”

她已经消瘦了不少,比之前的时候更加骨瘦如柴,两颊深深的凹陷了下去,眼圈发青,眼光虽亮,却满是怨恨。

“别这样,明珠,我并不想杀了你”裴昌海看了看桌上未动分毫的饭菜,沉声吩咐侍卫:“再送一份热的来”。

“我不吃”明珠一下子窜起来,尖声叫道“我不要吃饭,我要喝你的血,吃你的肉,你这个畜生”她扑到她的身前,举手去掐他的脖子“为什么,为什么,我明明把刀子插进了你的心口,为什么你还能活着?”

“那个人是替身”瑞王无动于衷,站的犹如一根柱子般仍凭她又掐又挠,有些沙哑的嗓音平和问道:“明珠,替身说你刺中他之后,问那年月下之约我为何不去,还说要自尽随我而去,你到底是谁?”

“我到底是谁?哈哈,我是南海岛国堂堂明珠公主,你不是已经查的很清楚了吗?我还能是谁?”明珠公主身上有伤,又绝食两日,一番大动之后已经撑不住慢慢滑到在地。

两行晶莹的泪滴划过她的眼角落在地上,瞬间隐入脚下的波斯地毯中,踪影皆无。

“我是谁?”她继续喃喃低语“那一年,明月姐姐外出游历,我偷偷藏进她的马车中,跟着来到了大信”。

“姐姐从小待我极好,她知道后并未责怪我,还帮我回了书信向父王母妃圆谎,带我在大信四处游玩,只是嘱咐我不要轻易暴露了身份”。

她抬头看向裴昌海,见后者眼中渐渐迷茫,竟然有些得意的笑了起来。

“那一年花朝节,我与姐姐一同扮作男装,混进了你们大信京城的花朝宴,酒过三巡之后,我与姐姐走散,一时起意去调戏一位尚书小姐,被人英雄救美,打了一掌”。

“后来我与那人不打不相识,弄清误会后一同喝酒聊天差点醉倒,被他送回客栈发现了我是女儿身的事实,而那人当时也是微服出游,我后来才知道,他的真实身份是大信皇帝的亲弟弟,瑞王裴昌海。”

“不可能,你又想骗我”裴昌海的话音里微微有些发抖:“当年与我一同醉酒的是你姐姐明月公主,你定是从她那里听说此事,那件事后我们又约见过数次,本王记得很清楚,绝对不是你”。

“是吗?”明珠公主坐在地上,抬头斜斜的看了他一眼,继续道:“那日我遗失了随身的帕子,我是乔装偷跑出来的,什么都没带,平日里用的都是姐姐的东西,那方帕子自然也是姐姐的,那人查找一番后便以为我是姐姐,拿了帕子来约见她”。

“我跟姐姐讲了那人的事情,她很好奇,执意要去赴约,我们虽不是一母所生,却自小长的相像,姐姐又精通易容之术,刻意装扮后,连父王有时候都难以分辨,我拗不过姐姐,只好同意了”。

“姐姐那时候已有心上人,当晚她回来后说瑞王风采过人,虽与她投缘,却正是我喜欢的类型,希望我能把握住,于是再下一次的约会,去的就是我”。

“胡说!”听到这里,裴昌海有些忍耐不住“都这个时候了,你还想挑拨什么?看在明月的份上,本王并不想追究你意图杀我的罪名,你不用激将本王”。

“哈哈哈哈哈,明月,听听你叫的多亲热,你可知,明月非明月,明珠非明珠,你真的能分清楚谁是谁非么?”明珠公主笑的眼泪四溅“我当时就是太傻,总以为自己相比姐姐少了许多声名在外的才气,怕那人因此会嫌弃我,不敢揭穿我不是明月的事实,就一直默认着,想等到临走的时候再告诉他,那样的话,即便他不喜欢我,也没时间给我难堪。”

她笑容渐散,声音哽咽:“那次我细心着了女装去见他,一眼就看清了他眼底的惊艳,与他一同泛舟游湖时,他握着杯子的手都是发抖的,我知道他心底也是爱慕我的,欣喜万分,一个不慎弄湿了衣裳,便辞了他回去更换,约好下午再见”。

说到这里她忽然握紧了拳头,声音中也多了几分涩重与怨恨:“或许是吹了风,我感染了风寒,午后怎么也爬不起来,害怕失约会让那人失望,我便央求姐姐再假扮我一次,替我赴约”

说到这里,她再次仰起头来看向裴昌海;“我不知道那人有没有发现下午赴约的人有什么不同,为了能快点好起来,我大口喝下自己最讨厌喝的药,顺从的乖乖躺在病床上休息,连做梦时都在祈祷自己能快快好起来,想快点再见到他”。

裴昌海静静的看着她,随着她的诉说慢慢的眯起了眼睛,似乎在回忆着什么,一直冷漠的表情微微有些异样显现。

“我的病很快就好了些,为了见他,我不等痊愈就强忍着不适与他约见,只是受身体拖累,我每次只能坚持半天时间,又因为不想让他担心,每次到了中午我都会找个理由脱身,回去喝药休养,等下一次稍好些再去见他。”

裴昌海的身躯有些抖动,他看向她,目光中带着怀疑与不屑“当年明月明明一连数日都与本王在一起,从早到晚,没有一次是只来半日的”。

“是啊!”明珠公主看他的眼中带着讥笑“我也是在很久以后才明白,为何我会多日缠绵病榻迟迟不好,为何我每天一到下午就没了精神,为何下次与那人再见面时,他总会说些我听不懂的话……一切都是拜我那好姐姐所赐,原来我病倒后每一天下午陪着那人的都是真正的明月,而不是我这个冒充明月的明珠”。

“你方才还说你姐姐早有了心上人,这会又说你姐姐故意假扮你来见我?难道当年她后知后觉的也看上了本王?说谎话也要圆满才能骗的了人!”裴昌海稳住了身形,又恢复了刚刚冷漠的神态。

“如果我说出,姐姐是因为恨我,确切的说是恨我母妃,你信吗?姐姐是不愿意看到我遇上一位优秀的人,她嫉妒,想抢走那人对我的爱,你信吗?如果我再说,真正的明月公主是个沽名钓誉水性杨花朝三暮四的女人,她觉得天底下优秀的男人都应该爱上她,为她死去活来,你信吗?”明珠公主猛的站起身来,眼睛直直的看着裴昌海。

一世情缘》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风车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风车小说)或者(fengchexiaoshuo),关注后回复 一世情缘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一往情深:小叔吃上瘾TXT

    原标题:一往情深:小叔吃上瘾TXT小说名:一往情深:小叔吃上瘾第001章连离婚都不能夏夜。顾心柠站在阳台,看着刚刚驶入院子里的那辆宝蓝色GTR。即便车内没有开灯,她也能清楚的看到架在男人双肩上搂着他脖子的白嫩手臂。他们在忘情热吻,丝毫不介意自己这个偷窥者。不,不能说偷窥者,应该说是旁观者。男人的手不老实的伸入女人的低胸白裙,动作热辣又娴熟。显然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女人仰着头,露出纤细的脖颈。她准确的找到顾心柠的位置,艳红的唇挑衅的上扬。“啊……”她故意发出甜腻的低吟,引得男人更加热情难耐。顾心柠

  • 陌路婚途TXT

    原标题:陌路婚途TXT小说名字:陌路婚途第一章脱光了他都不要初夏的风,带着些许的凉意,透过半开的窗户,吹拂进了二楼的这个房间里面。薄纱在微风中轻轻地飞舞着,却并没有带起任何的声响。房间的光线有些朦胧,吊灯并没有打开,墙壁上的挂灯被人套上了一个浅粉色的灯罩,让整个卧室里面的光线,都透着朦胧梦幻的粉色,说不出的诱人。啪嗒。一声细微的声响突兀的在房间里面响了起来,伴随着的,是掉落在地上的衣物。女人性感姣好的身材,在朦胧的灯光下更是显得格外的诱人美好。就在她对面,男人端坐在沙发上,原本冷毅的脸上眸色渐渐

  • 一见倾心:总裁的换脸娇妻TXT

    原标题:一见倾心:总裁的换脸娇妻TXT小说书名:一见倾心:总裁的换脸娇妻第1章:天翻地覆清晨,城市街头车水马龙。林初樱穿着一身及膝的米色连衣裙,乌黑及腰的长发凌乱不堪,她呆滞地站在车水马龙的街头,手中握着一份今晨的报纸,纤细苍白的手指止不住发颤。“婚礼前夜林氏千金林初樱意外暴毙,新郎伤心欲绝”“樱花集团董事长痛失爱女散手人寰,临终遗愿次女完成长女与顾氏的婚姻。”醒目的新闻标题刺痛了她的双目,眼泪猝不及防滑落……标题的下方附着一张新人的婚纱照,照片上林洁的甜蜜笑容和顾城看着林洁深情的眼神无一不在昭

  • 梦醉何糖TXT

    原标题:梦醉何糖TXT书名:梦醉何糖第1章:何糖凌晨一点半。空气中充满浓郁的靡靡气息,衣物随意在地上散落着。酣战过后,我从陈睿寒的床上爬起来,哼着小曲,聘婷着步子走向浴室冲澡。热水从花洒里倾泻下来,淋在身上很舒服,我满足的叹了口气。继而转身,面对陈睿寒摆个pose,隔空送吻!酒店的设计很有意思,浴室正对着大床,在里面无论做什么,外面都是一览无遗。陈睿寒从床上坐起来,点燃一支事后烟,吐出一圈圈的烟雾。烟雾后的脸庞俊朗非凡,鹰隼一般的眸子看向我却不带一丝温度。我丝毫不以为意,本来我也没指望陈睿寒会爱

  • 唐少的心尖宠TXT

    原标题:唐少的心尖宠TXT书名:唐少的心尖宠第1章嫁给我(1)奢华气派的总统套房。从门口进来,散落在地毯上的物品看起来糜乱不堪。高跟鞋。皮带,男款?领带、白色衬衫。床边,散落着铮亮的意大利定制皮鞋,米黄色小礼服,bra,黑西裤……加大的豪华双人床上。熟睡的女子神情沉静、五官清纯精致,肤若凝脂;海藻般的乌黑发丝柔柔地披在枕头上,身上盖了条毯子,暴露在外如白玉般的圆润香肩上有几处青红色的淤痕,看起来格外刺眼、暧昧。女子身旁睡着一个男人,他蜜色的长臂隔着毯子搂住女子的腰肢,毯子的一角正好1遮住重要部位

  • 爱在世界彼端TXT

    原标题:爱在世界彼端TXT书名:爱在世界彼端第1章到精神病院寒风瑟瑟,白雪飘飘,庄园外偌大的门口,停着一辆精神病医院的车,两个男人一人提着一个女人的手臂,如抓小鸡般将她拖向汽车。安晓淇恐惧的脸上,带着倔强的目光,直视早在汽车边的那个健硕男子,“张子昊,我没疯,我没疯,你听我说,我没有放安眠药,奕奕是我亲生儿子,我怎么可能……”几步之外,一张英俊的脸透着格外的冷血,那大树般健壮的身体,本是她安晓淇最坚强的依靠,可此时,却如恶魔一般,要将她送往疯子们呆的地方。张子昊冷峻的目光一闪,上前两步,一把捏着

  • 谁拈你眉间忧伤TXT

    原标题:谁拈你眉间忧伤TXT小说名字:谁拈你眉间忧伤第1章扔出去“沈知夏,出去好好生活,往前走,不要再进来,更不要回头。”狱警公式化的嘱咐尚还在耳边回荡,紧接着,身后监狱大门就被“砰”的一声带关,卷起滚滚烟尘,彻底隔绝了沈知夏这三年的噩梦。好好生活么?明明已是冬天,沈知夏却仍穿着入狱时的那身T恤牛仔裤,她双目空洞而又茫然的看着监狱外的世界。距离她入狱不过短短三年而已,可这世界却陌生得让她几乎快不认得了,这样的她,谈何好好生活。更何况,她现在连一个能够换衣服的地方都没有。沈知夏冷到唇色惨白,难不成

  • 胭脂劫:一品嫡女TXT

    原标题:胭脂劫:一品嫡女TXT小说:胭脂劫:一品嫡女第一章重生,没落相府嫡女落日黄昏,万里黄沙漫天飞扬。映着血色残阳,尸骨累累堆积成山,一片人间地狱的惨状。而此时,巍峨的城墙之上,一道被铁链吊住的身影摇曳着,那锈迹斑斑的铁钩生生穿透了女子的琵琶骨。血源源不断的涌出,浸透了女子身上的白衣。“宇文靖!你不得好死!”一声怒吼夹杂着悲愤与无力,已分不清是血还是泪,被吊在城墙上的林初月挣扎着,看着断头台上滚落的人头,那一双猩红血眸如困兽般咆哮着。“朕不得好死?”声音轻挑,唇角的笑意微微上扬,城墙之下,一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