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总裁挚爱迷糊宝贝】素昧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2017/11/1 16:55:02 来源:网络 [ ]

小说:总裁挚爱迷糊宝贝

第二章 随行秘书

难道说因为流言?她被炒的原因是酒店里传闻她被老总潜了,借机上位,所以事业才风生水起,很快升到了客房部经理的位置。网站qi-wen.com

流言蜚语甚多,老总把她炒了,以证自己清白,她也不是不能理解。毕竟,老板家的那只“母老虎”不是好惹的。

但是在外人看来,她就是狐狸精。要是被江涵之知道这件事情,AN集团能收她么?

许是良久没有等到她的回答,江涵之也觉得自己唐突了点,随即轻咳一声,伸手点了点合同,“不方便回答就不用回答了,合同看好了,没问题的话把字签了。”

邵晓曼这才回神,看了江涵之一眼,埋头签字,连看都不看了。一是她心里还是不确定这一切到底是不是真实的;二是想着万一要是AN集团真的搞错了,她有了合同,他们也反悔不了。

见她如此惊慌,江涵之心里觉得好笑,面上却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你不看看?”

此时,邵晓曼已经把字签好了,将合同与笔递还给他,“AN集团的福利和信誉,我还是信得过的。网站qi-wen.com

“哦?”江涵之接过其中一份,然后优雅的伸出手,“那么,欢迎你加入AN集团。”

邵晓曼的目光垂下,看着眼下那只白皙修长的手,愣了半晌才伸手握住。江涵之的手很漂亮,像是白玉一般滑腻白皙,握着冰凉凉的,夏季必然解暑。

两人一握后便松开了,邵晓曼点头道谢,“谢谢江总,我一定会好好工作。”

话落,她忽然想起什么,缓缓抬头,怯怯的看向江涵之,“不过……江总,我还不知道我就职的职位是……”

“秘书。”男人头也没抬,将合同放进抽屉。

邵晓曼微愣,眨了眨眼,“秘书?”

秘书这差事,她可从来没有干过,“江总,您确定是秘书吗?我……”

她的话没说完,江涵之便掀起眼帘,半眯眼眸看着她。原文http://www.qi-wen.com/邵晓曼抿唇,将后话吞了回去,不知道为什么,面对江涵之,她总是觉得很压抑,很胆怯。

这个人浑身上下都散发着迫人的气质,就像一位王者,在他面前她就像蝼蚁,只能被他踩在脚下。她原本揣着满腹狐疑来到AN集团,打算先把问题问清楚的,可是在看见江涵之的那一秒,她就什么问题也不敢问了。

就好比现在,她被他那高深莫测的眼神一打量,原本拒绝的话全都咽回去了,“好的江总,那请问我的岗位在哪儿?”

对于她的顺从,江涵之不甚满意。

随即他扬起下颌转向办公室里的小隔间,“以后你就是我的随行秘书,换而言之,上班时间你都要随叫随到。”

邵晓曼的目光随之看去,江涵之低沉的嗓音在寂静的办公室里继续响起,“隔间我已经派人收拾过了,你进去看看还有什么需要的。”

他的话落,邵晓曼已经步进了小隔间。阅读qi-wen.com

空间倒也不小,30平米,还有个小阳台,阳台上还养着盆景。办公设备齐全,办公桌对面还摆了一张长沙发,估摸着是休息用的。

有空调,有饮水机……简直就是一个完美的小型办公室。

邵晓曼将包包放在沙发上,自己去了阳台,此时阳光已经散了白雾,视线能放得很远。

江涵之的办公室在AN大厦的顶层,高处风大,将邵晓曼吹醒。她的视线逐渐变得模糊,心里的狐疑又浮起。想到昨天收到的聘书,以及今天江涵之的态度,她就有些迷茫。推荐http://www.qi-wen.com/

一个月前,她从何氏酒店离职,因为业界谣传她被潜上位的事情,导致其他酒店不肯收她的简历。

本来霉气冲天的,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走运的呢?

邵晓曼抬手摸了摸下巴,要是没记错的话,应该是前天房东给她送炖肉来开始的。

原本房东还凶巴巴的告诉她,没房租就滚人,可是转眼房东又嬉皮笑脸半带讨好的来给她送炖肉……

紧接着,第二天又收到AN集团的聘书……

这一切太巧合了,邵晓曼直接就把房东的事情和AN集团聘书的事情联系到了一起。原本想着是不是AN集团有什么贵人认识她,可是今天见了江涵之,她能确定的是,江涵之在今天之前肯定没有见过自己。

但是他很明显知道她邵晓曼这个人,从哪里知道的呢?又为什么要让她入AN集团呢?

“唉,好烦……”邵晓曼随意的抓了抓头发,不愿继续去想了。

她索性转身回到了小隔间,聋拉着脑袋,脚步拖沓,一副焦躁不满的样子。

正好落入靠在门边的江涵之眼里,他默默打量着邵晓曼的一举一动,忍不住想起徐思远的叮嘱,在他面临死亡的那一刻都念念不忘嘱托他要好好照顾的女人。推荐http://www.qi-wen.com/

第三章 很难娶到媳妇

他会替他好好守护,等着他醒过来!

思及此,他微微挑眉,沉声开口,“怎么?不满意?”

邵晓曼被他突然响起的声音吓了一跳,仓皇抬头,小脸惨白的看着他,半晌才牵强笑道,“没有啊……这里很好,我很喜欢。”

这江大总裁走路怎么没声儿的,什么时候跑到小隔间门边来了?

心里暗自腹诽,邵晓曼面上还是笑着,即便笑意未达眼底。

江涵之听她这么说,点了点头,尔后将她身上的衣服来回打量个遍。

邵晓曼原本就揣着怀疑,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来的,所以没穿正装。一件单薄的黑色西服款风衣,里面套了件白衬衫,下身一条牛仔裤,脚上一双坡跟鞋,就这么来了。

现在被江涵之那沉甸甸的目光一打量,她有些心虚的开口,“江总放心,我明天一定会穿正装来上班。”

“太麻烦。”男人喃喃一句,旋即转身掏出手机给特助打了个电话,“进来一下!”

邵晓曼愣在原地,看着他那挺拔稳重的背影,无端觉得安心。那种安心的感觉很熟悉,让她想起了徐思远。

厚重的门再次被推开,邵晓曼从恍惚中回神,只听江涵之道,“带她去对面的商场,买几套职业装。”

邵晓曼张大嘴,本想拒绝,可是江涵之根本没有给她开口的机会,只道,“我还有个会议要开,先这样。”

话落,他阔步离开,走得头也不回。邵晓曼只得闭上嘴,心里暗暗添了几分好奇。

*

AN集团位于H市最繁华的地段,集团大厦对面的沃森商场,以及大厦前的广场都是AN集团名下的。

名叫李思的特助此刻就领着邵晓曼,穿梭在沃森商场里。

总裁要他带着邵晓曼来买正装,李思平日里没伺候过女人,所以显得有些拘谨。

倒是邵晓曼,跟在他身边,时不时的跟他说话,“李特助,你跟在总裁身边多久了?”

邵晓曼眉开眼笑,神情温柔真诚,与之前在江涵之面前时胆怯怕事的模样截然不同。

李思有些苦恼,他跟在江涵之身边久了,习惯了沉默。

“邵小姐,我们到了。”索性已经到了最好的那家正装店,李思领着她进去。

邵晓曼觉得他很是无趣,“看来你跟在总裁身边的时间想必不短。”

她跟进店里,因为她的嘀咕,李思回眸看了她一眼,一副“为什么这么说”的眼神。

“你和总裁一个样,话少性冷。这样是很难娶到媳妇的,知不知道。”邵晓曼说笑着,已经从李思身边过去了。

整个沃森商场都是属于AN集团的,江涵之刚回国就带着李思来商场转悠了一番,谁都知道李思是江涵之身边的特助,所以他这张脸,在这个商场里,比金卡还要管用。

“李特助,您是来拿江总的西服的吧!正想着给您送过去呢!”出来说话的是经理,一看见李思就喜笑颜开,像是见了财神爷似的。

邵晓曼心里感慨万分,寻思着,是不是以后她也会和李思一样,出门只需要刷脸就行了?

李思和煦的笑笑,点头,又看了看邵晓曼,“顺便给邵秘书选几套正装。”

一听是秘书,经理惊讶了一把,继而目光落在了邵晓曼身上,“这位小姐年纪轻轻的,就当上江总的秘书了?”他笑问,已经伸手打算与邵晓曼握手。

谁知店门口却出现一道挺拔清冷的身影,他扫了一眼邵晓曼伸出去的手,旋即冷沉的嗓音传过去,“衣服挑好没?”

正要与经理交握的手顿住,邵晓曼愣了愣,旋即与店里几人一同看向门口。

只见一袭黑色名贵西服的江涵之,正两手揣在裤袋里,迈着闲散的步子从门口进来。他面若寒霜,目光是有意又似无意的扫过她,最终看向李思,“办事效率什么时候变慢了?”

李思的脸色一变,立时垂首,“抱歉,总裁。”

其实邵晓曼想说,速度也不慢了,只是刚才等电梯上楼等久了而已。江涵之刷的金卡走的总裁通道,自然不明情况。

可看见男人那张冷脸,邵晓曼到嘴边的话,再次咽回去了。

“江总,您怎么亲自来了?”经理的手急忙探向江涵之,邵晓曼只好默默地收回手,站在一边不吭声。

江涵之看了经理一眼,揣在兜里的手根本没打算抽出来,只转目看着邵晓曼,“给她量下三围,按照我衣服的质地,给她定做三套正装,两天后送到我办公室。”

经理讪讪的收回手,连连点头应下。

第四章 用身体换的

邵晓曼被带到一边量三围,李思则跟在江涵之身边,好奇道,“您不是有个会议吗?怎么亲自过来了?”

江涵之没有回答,只是扫了一眼正在量三围的邵晓曼,忽然想起关于邵晓曼被炒鱿鱼的事情。

那个女人不肯说,不代表他查不到。

“李思,查一下邵晓曼离职的原因,我明天就要答案。”江涵之说完,便提步往外走,他打算去给邵晓曼挑几双鞋。

李思自然是跟上去的,反正邵晓曼在这家店里,是绝对不会有问题的。

谁知,他们两人前脚一走,后脚便又进来两人。

而邵晓曼三围正好量完,经理站在她面前,满脸堆笑道,“邵小姐,您身材可真好。”

对于经理的恭维话,邵晓曼并不在意,笑着抬目,寻找江涵之和李思的身影,却发现两人已经不见了。

不过,她的目光却顿在了刚进门的一男一女身上。

男人四十岁上下的年纪,女人与她年纪相仿,二十四五岁。

邵晓曼的目光在他们身上停留片刻后,那女人也发现了她。

女人先是脚步一顿,旋即是一声嗤笑,“这不是邵晓曼嘛?”

“谭米……何总!”邵晓曼在看清男人的脸时,低低惊呼。

女人叫谭米,是她在何氏酒店时的同事,也是客房部的副经理,后来顶替了她的位置成为了经理。而被她挽着手臂的男人,则是何明,是何氏酒店的老总。

他们两个人出现在这里,还如此亲昵的挽着手依偎着,邵晓曼自然惊讶。

“晓曼啊!在这儿做什么呢?”何明将她上下打量一番,细长狭小的眼眯成一条缝,看上去色眯眯的。

贼眉鼠眼,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好货色。

邵晓曼当职的时候不是没被他打过主意,不过她总能巧妙的摆脱他,始终洁身自好。可最终,还是被传言,说她勾引何明,借机上位,坐上客房部经理的位置。

一看见他们两个人,邵晓曼的心情就变差了。

“何总,您这是带着新欢出来逛街呢?”她扬唇讥讽,眉目轻蔑的扫了谭米一眼,仿佛对一个月前谭米污蔑她的事情不以为意。

邵晓曼又不笨,这个时间段,谭米和何明在一起,而且看上去关系亲密暧昧,两个人必然关系匪浅。

谭米的脸色一变,挽着何明的手自然松开了,“邵晓曼,别以为天下人都跟你一副德行。我今天是跟何总来买东西的,什么新欢?你嘴巴最好放干净点。”

邵晓曼但笑不语,打量的目光在那两人身上来来回回。何明到底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更何况家里还有一头母老虎。要是邵晓曼将他和谭米的事情说出去了,那回家他可有得受了。

随即眼珠子一转,何明笑着拍了拍谭米的肩膀,“你们以前关系挺好,这么久没见就叙叙旧吧!我去趟洗手间。”说完,男人转身迅疾的离开现场。

邵晓曼目送那猥琐的背影远去,然后看向谭米。

何明走了,谭米却似乎并没有打算放过邵晓曼,“这一个月,你的日子想必不好过吧!”

看着她们两个女人,店里的店员以及方才那位经理已经回避了。反正这个时段店里也没什么生意,权当免费看场戏。

被谭米这么一问,邵晓曼拧眉,想起之前酒店里传出的谣言,始作俑者,恰好就是谭米。

“为什么要污蔑我?”邵晓曼看向她,摘下了不以为意的面具,眼里带着几分痛心。

当初谭米进酒店,全亏她一手提携,没想到最后,却也是她反咬一口,将她变得一无所有。

谭米轻蔑一笑,目光从淡然转为狠厉,“自然是因为你蠢笨无知好欺负!”

邵晓曼愣住,她从来不知道在谭米的眼里她竟然是这么好欺负的人。

“你说的对,我就是污蔑你了。被潜的人是我不是你,和那个猥琐男人睡觉的人是我不是你。可是邵晓曼,你知道我为什么甘愿被潜吗?”

谭米的情绪有些激动,可是她还有分寸,这些话都只是覆在邵晓曼耳边低声说的。

她极力的克制自己内心的激荡,将声音压得更低,“全都是因为你。”

因为邵晓曼,她一直屈居副经理的位置,一直屈居光芒万丈的她身后。谭米也算天生反骨,即便邵晓曼当初待她很好,即便知道没有邵晓曼就没有今日的自己。她还是不甘心。

“能用身体换你下台,我这副躯壳也算是牺牲得值了。”

“倒是你……”谭米从她身边退开,阴沉的脸忽然云开雾散,扬着笑意,“邵晓曼,你现在臭名昭著,在业界怕是难混吧!要不要我代你向何总求求情,让你回酒店里讨个服务员做做?”

第五章 总裁护送

她的每一句话,都像是针刺一般,扎在邵晓曼的心里。

垂在腿侧的手不由攥紧,邵晓曼死死的咬着唇瓣,看着眼前的女人,像是不认识她似的。这也的确不是她认识的谭米,内心如此的丑陋。

“我以前怎么就没看出来呢?”邵晓曼笑着,眼神逐渐变得冷漠,“为了一个客房部经理的位置,你把自己送到何明的床上!现在还有脸来怪我?”

她的态度转变,言语间满满都是讽刺,倒是让谭米大吃一惊。在她的记忆里,邵晓曼一向是个好说话的,说她善良,倒不如说她愚蠢。

可是现在……

“你当真觉得我愚蠢吗?”邵晓曼略略往前迈了一步,唇角的笑更为讽刺,“我当你是朋友,你却想着污蔑我毁我的名声……谭米,你的良心被何明吃了吗?”

提到“朋友”两个字,谭米心中怒火蹭的往上冒,扬手冲着邵晓曼那张脸就想一巴掌扇下去。

掌风拂过邵晓曼的面颊,她眼也不眨,定定的看着谭米,目光下滑,落在谭米被截住的手腕上。

男人的手白皙修长,紧紧的攥着谭米的手腕,她根本动弹不得。

“你放开我?你谁啊?”谭米气急,不满的叫嚣着。

江涵之微微用力将她往后一送,尔后抽手。李思试试递上一条丝绸手帕,江涵之仔细的擦了擦方才握过谭米手腕的手。

邵晓曼却愣住了,看着男人挡在她身前的背影,不知所措。

许久,她才听见江涵之那低沉淡漠的嗓音说道,“李思,把鞋拿给邵秘书试试。”

李思得令,急忙捧着鞋盒走到邵晓曼面前,“邵秘书,这是总裁亲自为你选的鞋。”

跟在江涵之身边多年,李思对江涵之的心思最了解不过了。方才他们就在店门外站了许久,邵晓曼被欺负打压笑话,他们全都看在眼里。没想到那个叫谭米的女人竟然还动手!

总裁这是想帮着邵晓曼反将一军,身为特助,他岂能不配合。

邵晓曼受宠若惊,狐疑的看了江涵之一眼,却见那男人已经缓步走到了谭米面前。

脚步声在谭米面前止了,她抬目讶异的看着眼前的男人,在触到那张俊脸时,心狠狠的颤了颤。不是因为男人长得英俊,而是因为男人那暗沉骇人的脸色。

他居高临下的睨着她,那眼神淡漠疏离带着几分厌恶,谭米被他那么盯着,俨然没了方才嚣张的气势。

江涵之两手插在裤兜里,脊背笔直的站在谭米面前,挡住了她看向邵晓曼的视线。

“这位小姐。”江涵之开口,语气淡漠疏离,如他的目光一般。

谭米不得不看向他,只见男人微微倾身,薄唇递到了她的耳边,“我江氏集团的人你也敢打,何氏酒店客房部经理的位置,你坐腻了是吗?”

江涵之的声音很小,除了谭米听得清楚,其余人一概不知他说了什么。

邵晓曼只是看见谭米的目光一变,脸色霎时惨白,尔后惊恐的看了她一眼,转身落荒而逃。

看着谭米跑出去的背影,邵晓曼狐疑的蹙了蹙眉。

李思递给她的鞋子,已经试好了,很合脚,穿着也舒服。

江涵之徐徐回身,敛起了眼角的冷意,不温不火的看了邵晓曼一眼,道,“你已经是AN集团的人了,以后少跟何氏酒店的人接触。”

邵晓曼点头,虽然心里好奇谭米落荒而逃的原因,但是她没胆量去问江涵之。

谭米的事情告一段落,邵晓曼跟着江涵之在商场里逛到中午,方才去吃午饭。下午的时间她自己打发,因为还在熟悉秘书工作内容阶段,邵晓曼几乎没什么事情做。

把江涵之买回来的一些小饰品摆放在小隔间里,又趁着江涵之外出的空当收拾了一下总裁办公室。做完这一切,差不多到了下班的时间。

AN集团的员工不仅每周双休,凡是法定节假日也都会休假,每天朝九晚五,工资还高,也难怪那么多人想来AN了。

*

下午五点十分,邵晓曼见江涵之还没回来,便打算自行离开。

谁知刚走出AN集团大厦的大门,就看见一辆黑色的迈巴赫在门口停下,紧接着李思下车,走到后座拉开了车门。

江涵之抬目往外看了一眼,看见邵晓曼时,他眯了眯眼,“上车,送你回去。”

李思立时明白了他的意思,只好侧身看向邵晓曼。

邵晓曼张了张嘴,干笑两声摆手,“不用麻烦了,总裁,我自己回去就可以了。”她一个小秘书,哪能让总裁亲自送她回家。

被她拒绝的江涵之却有些不爽了,浓眉一蹙,便不耐的道,“我再说一次,上车。”

第六章 一起用餐

这次邵晓曼学乖了,麻溜的上了车,与江涵之坐在后面,连大气儿也不敢喘。李思已经回到了驾驶座,发动引擎,驱车便离开了AN大厦。

一路上邵晓曼都很安静,车内的氛围压抑,她不敢看江涵之,便只好扭头看着窗外的街景。这条路她很熟悉,是她回家的路。

可是……李思怎么会知道的?

“那个……李特助,你怎么知道我家在哪儿?”邵晓曼犹疑的话音传到李思耳里。

他有些尴尬,从后视镜里看了看江涵之。江涵之却在闭目养神,仿佛根本就没有听到邵晓曼的话似的。

李思抿唇,一时间不知如何回答。难道告诉她,自家总裁一回国,就派人找她的下落调查她的住址?

而且不仅如此,还帮她交了一年的房租,听说她失业在家为钱发愁,还好心的给她发聘书。这些事情,李思可没胆子告诉邵晓曼。

毕竟,总裁交代过,做这一切都得保密。

“李特助?”邵晓曼以为李思没有听见,本想再问一遍。

谁知身边那男人漫不经心的开口了,“AN集团每一位员工的资料都很详细,李思看过你的档案,知道你家地址,有什么不对的吗?”

邵晓曼扭头,对上江涵之那双浅淡的眸,摇摇头,“没有。”

男人瞧她惊怕的样子,不由生笑,“那你还有什么疑问吗?”

邵晓曼依旧摇头,“没有。”

果然,江涵之的气场能压得她乖巧听话,他说往东,她绝对不敢往西。

迈巴赫拐进了一条小巷,在一栋老小区门口停下。

邵晓曼推门下车,抱着包包恭谨的朝车里的江涵之鞠了一躬,“我已经到了,谢谢总裁。”

车里的男人终于掀起眼帘,看了她一眼,又看了看她身后的老小区,“这里的治安怎么样?”

“啊?”邵晓曼微愣,不知道江涵之为什么这么问,“挺好的,进出门都要刷卡呢!”

男人敛眸,没再说话。他心里却寻思着,什么时候给邵晓曼换个地方。

邵晓曼见他没说话,便自觉的道别,“谢谢总裁,谢谢李特助,你们回去吧,我就先进去了。”她的话说完,转身欲走。

谁知刚一转身,便看见小区门口又停了一辆保时捷。直接越过了迈巴赫,停在小区大门前,挡住了邵晓曼的去路。

李思见状,回眸看了一眼后座的江涵之,见他没有表示,也就没有驱车离开。

邵晓曼本打算绕进小区,谁知刚迈出两步,保时捷的车门便开了。一道高大的身影挡在她面前,遮住了倾泻在她脸上的阳光。

“好久不见,晓曼。”高大的阴影投在她身上,头顶传来温软的男音,邵晓曼觉得很是熟悉。

她举目看去,而那男人也体贴的侧身凑近,让邵晓曼看得清楚。

看清男人面容的一刹,邵晓曼瞪大了眼,“晓峰!”

李晓峰则是温和一笑,抬手便揉了揉邵晓曼的发顶,“三年不见,晓曼可是越来越漂亮了。”

阳光下那两道身影映入车内的江涵之眼里,看着李晓峰眼中对邵晓曼那十分明显的占有欲和爱恋,江涵之甚觉不妙,在徐思远醒来之前,绝不能让任何男人别有用心的接近邵晓曼,他浓眉微挑,随即下车。

李思跟着下车,“总裁,您这是?”

江涵之并未看他一眼,两手揣在裤兜,缓步走到了邵晓曼身后。

李晓峰的目光随之看去,似有疑惑,“晓曼,这位是?”

“AN集团,江涵之。”未等邵晓曼开口,站在她身后的男人,已经淡漠的开口。

江涵之的声音从背后传来,邵晓曼立时浑身绷紧,动也不动。

倒是站在她对面的李晓峰,脸上的笑意微滞,看着江涵之的眼神带着几分讶异,“原来是江总,幸会。”唇角的弧度深了些许,李晓峰朝江涵之伸出手。

那人却并没有理他,只是低垂眼眸,看着邵晓曼的后脑勺,“邵秘书,还不进去?”他催促着,明明知道邵晓曼遇上了故人,却一点让她叙旧的意思都没有。

对于他的无视,李晓峰并没放在心上,只是优雅的抽回手,亦是垂眸瞧着邵晓曼,“晓曼,我们这么久没见了,一起吃晚餐叙叙旧怎么样?”

他一边说着,一边浅笑着抬目,对上江涵之那被冷意渲染的眸。

一时间,邵晓曼夹在中间,只觉得前后两人的气压不断的汇聚在她身上,有些透不过气。

未等她回答,身后的江涵之便先替她回答了,“正好,我和李助理也没有吃晚饭,一起怎么样?”

不远处的李思微微惊讶,总裁向来不喜欢热闹,怎么今天还主动去凑热闹了?

李晓峰垂首,温声有礼的道,“能与江总吃饭,可是我们的荣幸。”

“那就走吧!”江涵之也不客气,目光扫过邵晓曼,转身便回到了车上。

至于邵晓曼,自然上了李晓峰的车,至少不用面对江涵之那张冰山脸,不会那么紧张。

总裁挚爱迷糊宝贝》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总裁挚爱迷糊宝贝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倾心倾情倾了所有》第16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倾心倾情倾了所有》第16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称:倾心倾情倾了所有第16章那个女人多么残酷苏哲宇薄薄的嘴唇颤抖着。他和莫小阮纠缠了五年,可他从没想过莫小阮会把眼角膜摘除,还是在生完孩子以后。这个女人,她真的是疯了,她用了一种自毁的方法,想让他痛不欲生……这一刻,悲恸忽然漫出心口……尖锐的疼着……他一直以为,他不会为那个女人心痛的。哪怕一点点,都不会。可是,这颗心,它真的疼了……程家明冷冷地看着一言不发的苏哲宇,告诉他,“苏哲宇,这世上不会再有第二个莫小阮,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情到深处人孤独》第16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情到深处人孤独》第16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称:情到深处人孤独第十六章好好地活下去而另一边,容湛站在城堡的一边,幽深的眼眸看着周围的一切,夜,静得让人烦躁不安。远处的紫藤花开得正艳,好似当年的那桔梗花那么美。他好似听到了,有个小女孩笑吟吟地呼唤,容湛,以后我和容爷爷一样叫你阿湛可好……长安……那是长安在叫他。可是为什么,为什么长安你不能和以前一样呢?你为什么要变,你为什么要变?“女人,你就继续叫吧,最好叫得大声点,让老子高兴高兴!”“你们想死吗?”顾长安看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日落前说爱你》第16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日落前说爱你》第16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称:日落前说爱你第16章她不爱他了,就换他来爱她“都是因为我!”下一秒,叶苏却蹲在地上,哭了起来:“如果不是我不肯马上跟他回去,如果不是我非要去找你和林琳做个了结,哥就不会伤的这么重!都是我害了他!在这个世界上,就只有他,是我唯一的亲人,也是唯一会对我好的人了,我竟然该死的害了他!”两个“唯一”被叶苏说出来,格外的心酸。“贺景行!”叶苏抬起头,用满是泪水的眼睛,冰冷的盯着他:“都到了这个时候,你还在试图解释什么?收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平步青云之草根逆袭》第16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平步青云之草根逆袭》第16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字:平步青云之草根逆袭第16章来者不拒就在秦为民在为刘伟名的表现而惊叹时,在坐的各位新林开发区的官员心里都是冒着嘀咕。刘伟名虽然说了句随意,但是人家说的清清楚楚,是代表金书记喝的,自己这些人敢不喝吗?但是要喝了的话这得喝几杯啊?六杯?还是一杯啊?不按规矩来喝的话人家是代表金书记喝的,自己喝一杯就是对金书记不敬。假如按规矩喝了六杯等下敬秦为民的时候又该喝几杯?喝三杯不是明摆的说秦为民连个秘书都不如吗?在座的新林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情深不相忘》第16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情深不相忘》第16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称:情深不相忘第16章惊天秘密车子停下后,贺铭恩缓缓从驾驶室走了出来,他穿着一件灰色的长款风衣,里面搭配着简单的白色衬衣,干净而又清爽。笑起来的时候,眼睛里仿佛有无数闪耀的星辰,耀眼得让人挪不开眼。可是他从来没有对自己这样笑过。夏遇敛去脸上的是失落,打开房门往楼下走去。如今他回来,必定是和自己谈论离婚细节的事,她早就已经想好,贺家的财产,她一分都不会要。来的时候干干净净,走的似乎也绝不能拖泥带水。下了楼,才刚刚走到一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我卑微的爱情》第16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我卑微的爱情》第16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书名:我卑微的爱情第十六章你准备好接招了吗?那日霍绍谦离开发布会现场以后,直接去了外地出差。周晴宣布婚礼将会在两个月后举行这件事,他还是从同行的同事口中得知的。对方恭喜他的时候,霍绍谦几乎是一头雾水,上网看到铺天盖地的新闻,更是恼火不已。回到滨城后,他连家都没回,直接去了周晴那里。“婚礼的事情,我根本没有同意,你为什么要对媒体乱说?”霍绍谦浑身散发着不悦的气息,大声质问周晴。“绍谦,我们在一起已经五年了,一直不结婚,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田野爱情生活》第16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田野爱情生活》第16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称:田野爱情生活第十六章逼婚方含梅家门前,停了六辆汽车,两辆黑色凯美瑞,两辆大皮卡,还有两辆五菱。黑色凯美瑞洗得铮亮,叠着喜字,车头上放着一大束心形花圈,明显是婚车。后面的每一辆车都贴着双喜,皮卡车上放着很多崭新家电和家具。在农村结婚,能弄出这种排场,已经算是很好了,新郎家绝对很有钱。凯美瑞车门打开,一位长相英俊的青年下车,他西装革履,头发梳得油光,手指上带着大金戒指,双眼带着墨镜,他刚下车,后面的两辆面包车纷纷打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逆凰医妃惊天下》第16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逆凰医妃惊天下》第16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逆凰医妃惊天下016跪求一遍又一遍地重复着,却没有一丝的效果。凤轻尘都想要放弃这个最笨的办法,直接进行麻醉,然后拿手术刀打开咽喉部位,取出那异物。凤轻尘很明白这个少年的生命体征越来越弱,如果无法将异物及时取出来,就必须尽快动手术,不然真的会变成死人。是提出手术,还是坚持呢?两种想法不停地在凤轻尘脑中打转,凤轻尘一边重复之前的动作,一边思索着如何说服苏文清。可就在她准备去和苏文清说动手术的事时,她的脑海里闪过东陵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