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小说总裁欺负人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2017/11/1 16:44:23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字:总裁欺负人

第2章 珍贵的工具

“就是她?”酒店的套房中,黎北辰站在大床几步之遥,墨色的瞳孔紧锁着床上的小小隆起,眉头一点点地皱了起来——她看起来好小!成年了么?

抿了抿唇,他上前一步,俊逸至极的脸上表情难辨,“确定她就是?”

“是……”卫哲点头,回答恭敬谨慎,“她今年21岁,C市人,而且符合十万分之一的概率。版权qi-wen.com

“恩。”听到保证,黎北辰的脸色才缓和了几分:这个所谓的“十万分之一”,其实才是他回国的根本目的!

六年前,他被注射过一支生物制剂,最终遗留下个难以解决的问题:能和他的染色体结合,怀孕生下他孩子的女人,只有十万分之一的概率!

找一个适龄的,来生下他的孩子,确实不容易。

“少爷,那……明天开始我会跟踪她。”确认了身份,卫哲微微颔首便退了出去,其意不言而喻:少爷请慢慢享用,明天开始我会跟踪观察她是否怀孕!

黎北辰点了点头,目光漠然地看向床上的隆起。他不是在欣赏一个女人,不是看爱人,而是纯粹看着他孩子的母亲!十万分之一再珍贵,在他眼里也只是个珍贵的工具。

被子上下有规律地微微起伏,显然她已经睡得很沉。

黎北辰撇了撇唇,去浴室洗了个澡,出来却见她依旧没有任何清醒的迹象。阅读qi-wen.com他转身从桌上倒了一杯酒,骨节分明的五指握着杯沿,凉薄的唇抿了起来,有些嫌弃:他还没有和睡着的女人做过!

“恩……”床上的舒爽却在此时嘤咛出声,被子盖得好闷,她反射性地一脚,把被子踹了出去,翻了个身继续睡。

她的小脸,也顿时清楚地展现在他面前。黎北辰明显愣了愣,好看的眉毛微微挑了挑,随即意味不明地笑了——

是她。

裴家二公子的未婚妻,刚刚在西餐厅里大打出手的女人,竟然还是他的十万分之一!

把玩着冰凉的杯身,黎北辰饶有兴味地踱步过去,居高临下地俯视着她的睡颜——她一头乌黑的长发披散在床单上,微红的小脸在灯光下泛着诱人的光泽,微启的双唇上闪耀着魅人的润泽……

睡着了的她,实在比打架的她温顺太多!

不可否认,裴家二公子的眼光不错。但是很可惜,她可是和裴家有关系的人……

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黎北辰顿时失了一切兴趣,他仰头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绕到大床的另一侧躺下,十几个小时的飞机回来,他也有些累了。碰不碰她,索性明天再考虑!

近四米宽的大床,躺两个人实在是绰绰有余。睡梦中的舒爽却不老实,感觉到身旁的床垫陷下了几分,她完全出于本能地摸索着,寻找到他温热的躯体便自发贴了上去……

软软的、暖暖的,很舒服。说明qi-wen.com

温软的身体贴上来,她的腿甚至大胆地横上他的腰身,黎北辰的身形不由一僵——他可是正常男人!

她丝质衬衫的布料摩挲着他的胸膛,纤细的身体不识相地扭了扭,为自己找了个舒服的睡姿,完全钻进了他的怀里……

黎北辰的呼吸被她折腾得粗重了几分,他不耐烦地拖过她的胳膊想将她拎开,舒爽却不悦地皱了眉头,从他手中挣出来,蛮横地揽上他的腰……

睡着的时候,她一向不讲道理!

小巧的鼻尖正好顶到他赤着的胸膛,她温热的呼吸喷洒在他结实的肌肉上,暖暖的,痒痒的……让黎北辰的某处燥热,开始动摇:和裴家再添一桩新仇,应该影响也不大吧?

偏偏怀里的小东西还在“煽风点火”:睡梦中,舒爽舔了舔嘴唇,鲜红的舌尖在唇瓣上抹上一层莹泽,贴着这么近的距离,她一个小小的动作,正好让湿热的舌尖正好扫过他的胸膛……

黎北辰不由闷哼一声,被这种简单的巧合撩拨得全身燥热。他的目光顿时全黯,俯身捏住她细巧的下巴,低哑地出声:“小妖精,你在床上都是这么热情的么?”

舒爽蹙了蹙眉,摆着头想要从他的钳制中离开,还没有挣脱,他便低头含住了她两片娇艳的唇瓣……

贝齿被轻而易举地撬开,他的舌头长驱直入,挑衅着她的小舌,吮着属于她的甜美。舒爽本能地用舌尖推拒,发出不舒服的低吟,听在他耳朵里却是一片娇软酥魅。

黎北辰低哼,喉结滑动了一下,直接翻身覆压了上去——

她很瘦,纤细的身体完全被他制在身下,让人觉得柔软而无力,偏偏那双泼辣的小爪子还不肯消停,在他的胸膛上不住地阻挠……

第3章 尽情享用

舒爽很烦:到底是什么?压着好重!

黎北辰更烦:他的呼吸一紧,恼怒地抓住她作恶的小手,引导它们抚向血液瞬间汇集到某处,那里紧绷着已经坚硬如铁。

他扯下她的衣服,大掌再也不客气地在她身上游移:摩挲着她柔滑的脊背,修长的手指挑开后背的暗扣,释放了她胸前的软雪,然后一路向下,去扯那最后一丝屏障……

恩,看起来很瘦的丫头,倒也很有料!裴家二公子的眼光真的不错!

“其扬!”舒爽却猛然叫出来,在缺氧的缠绵中找回一丝理智,坚决地阻止着他的手掌:她记得裴其扬说带她去买钻戒!但是他们还没有结婚啊!他们之前明明商量好的,等结婚的晚上再……做的。

黎北辰的动作一僵,脸色顿时沉了下来,但是这个节骨眼上怎么可能停得下来?

“小妖精,你叫错人了!”大力地拉下她阻挠的胳膊,他捏着她的下巴再度吻了下去,“你还是别说话比较好……”

身体被重重地压着,全身都是来源于他的强势钳制。舒爽蹙着眉头难以动弹,又困倦得根本无法睁眼,只能用脚蹬着想将这恼人的重物踢开,却没想到动作间底。原文qi-wen.com裤已经被他褪下,松松地挂在一条膝间……

“好重!”她不满地嘟哝,双膝被他分开,踢动间已经被环上他精壮的腰际,身下更是被某个硬邦邦的东西顶着……

没被碰过?

“不舒服!”她不安地扭了扭腰身,想要从困境中移开……扯了胸前的覆盖,却又阻不了身下的骚扰……她根本自顾不暇!

“一会儿就舒服了……”黎北辰恶意地勾了勾唇角,大掌掐住了她不住乱动的纤腰,然后,倾身猛地往前一送——

“啊!痛……”突如其来的剧痛让舒爽蹙紧了眉低喊出声,身体不由自主地想要弓起,他的大掌却扣住她的肩膀,紧压她不给任何逃离的机会。

她疼得想哭,从来没有做过这种事情,青涩的身体根本无法承受他突然闯入的巨大尺寸!

冲破那层阻隔,黎北辰也是一愣:他还以为……她不是已经订婚了吗?

“裴其扬没有碰过你?”修长的手指抚过她抗拒的小脸,他强势的表情顿时柔化了几分,俯身重新含住她娇艳的唇瓣,将她所有的委屈和痛呼全部堵了进去。

“既然他没有碰过你,以后他也没机会了。”

在心中默默地补充一句,他隐忍许久的紧绷便开始肆意驰骋……

整整一夜,他的霸道持续着,始终不曾放过她。高频率的冲击让舒爽晕了好几次,她困倦得越发睁不开眼,渺小的理智早就被灭顶的欢愉淹没……

至于为什么会做这种事,这是在哪里?她都无暇思考了!

她昏沉着脑袋一直把他当成了裴其扬,晕过去之前还甚至想着:反正结婚以后,他们早晚会发生的……提早也没什么!

他一夜不知疲倦地索取,在她美好的滋味里沉沦,甚至忘了这场欢/爱一开始的那个目的,只有最后释。放在她体内的时候,才仁慈地想着:她得罪野虎团的事情,是不是应该帮她一把?

舒爽在极度的腰酸背痛中醒来,一睁眼,看到陌生的天花板便愣了——陌生的床、陌生的房间、陌生的一次性拖鞋……这是酒店?!

她猛地从床上翻坐起来,却又因为身下的疼痛重重地摔了回去。

这是?等等……难道?!

舒爽的思维停顿了一秒,零星的记忆让她忐忑地掀开被子,然后小脸刷地一下白了——凌乱的床单上还残留着暗红色的血迹,欢爱过后的斑斑点点充斥着整个被窝……舒爽当场傻了!

她渐渐想起来,昨天晚上似乎和一个男人做过那种事!可他是谁?不可能是裴其扬,昨天的案子他肯定要在局里结案。说明http://www.qi-wen.com/

那又是谁?她和一个陌生人上床了?!

等等,她明明是被绑架过来的!有人在巷口给她设了陷阱!那绑架她的人……就是想那个她还是想那个以后杀了她?

脑袋一团乱!舒爽慌得不知所措,想着新闻里类似“花季少女陷魔爪,失踪三天被抛尸荒野”的惊悚标题,鼻尖顿时渗出了一层薄汗,她该怎么办?

她白着小脸尽量让自己保持冷静,这才听到浴室里传来淅淅沥沥的水声……是昨天晚上的那个男人?

第4章 昨晚,是谁?

混蛋!

舒爽的鼻尖不由一酸,猛然攥紧了拳,冲动地想要和里面的人拼命!但是刚想爬起来,身上的酸痛却让她又没用地倒了下去……这一摔,她才彻底清醒了:这是别人的地盘,这些人既然又有绑架她的能力……她这个时候冲上去拼命不是找死吗?

只能趁着他还没有发现,赶紧离开!至于报警……她犹豫了:警就是裴其扬,她难道冲到他的警队报这种事?

舒爽浑浑噩噩地回到家,正好家里没人在,也不会有人发现她此时的一身狼狈。她索性冲进浴室里,把那身皱巴巴的衣服丢掉,再狠狠把自己搓洗了一遍又一遍!

好脏!那个混蛋男人!

直到皮肤被搓红得几乎蜕皮,舒爽才停手,裹着浴巾走出浴室。刚一出去,便听到桌上的手机震动着,她无力地走过去,却在看到来电姓名时心尖猛然一颤——是裴其扬!

他说了今天带她去买戒指的!他终于把结婚提上议程了,但是昨天晚上她却……望着以前那个让她欣喜雀跃的号码,舒爽却犹豫着不敢接。

十几秒以后,电话终于断了,看着暗掉的屏幕,舒爽不由松了口气,但是下一秒,它又重新闪耀了起来,裴其扬的电话再度拨了进来!

逃避总不是办法。

深吸了口气,舒爽尽量克制着自己颤抖的嗓音,故作坦然地接起:“喂?”

“小爽,怎么才接电话?”电话的那端,裴其扬神采奕奕,显然心情不错,维持着他一贯的绅士体贴,“起床了吗?我在你家楼下等你,给你带了早饭。”

“刚……刚起床。”舒爽一开口,就不由自主地撒了谎。阅读http://www.qi-wen.com/

她不敢告诉裴其扬!她很珍惜他们的感情,他们现在的关系,她无法想象:万一他嫌弃她了,他不爱她了,她该怎么办?

“怎么声音怪怪的,感冒了?”裴其扬却细心地发现了她的异常,在电话那端蹙了眉,面色担忧。

“没!”舒爽飞快地反驳,心虚着敷衍了几句连忙挂断电话,“你等我!我马上就下楼!”

特意选了件高领的衬衫,舒爽将脖子上残留的那些玫色痕迹都遮掩下去,又故意化了浓妆,掩饰了脸上的苍白,确定看不出什么异样来,才放心地下了楼。

楼下,裴其扬已经等候多时。

他颀长的身影半倚在那辆墨绿色的吉普车上,看到舒爽下楼,连忙站直了身体,微笑着冲她挥了挥:“小爽,这边!”

今天他穿着一件灰色的衬衫,领口的两颗扣子敞开着,露出里面麦色的肌肤,因为长期的锻炼,从领口便能看到那结实的肌肉……

舒爽的心中“疙瘩”了一下:这往日能让她泛花痴的小小春色,此刻却让她想到了昨天晚上那个男人的肌肉……绷得很紧!

心,顿时沉了沉。

“皮蛋瘦肉粥!”裴其扬没有发现她的异常,从车中提了个精致的小盒子递给她,却又漫不经心地戏谑了一句,“看你没精打采的,昨晚做什么坏事去了?”

“啊?”他的问话让她不由一慌,手上哆嗦了下,滚烫的粥当即泼到了出来,烫得她到吸了口气凉气:他问了‘昨天晚上’……

“小心!”裴其扬神色一紧,连忙把她的手抢过去擦了个干净,确定没烫伤,才舒了口气,无可奈何地敲了敲她的脑袋,“小迷糊,这可是要去试戒指的,你别烫肿了!”

脑门被弹,舒爽这才回身,目光触及他明朗的笑容,嘴角也跟着微微上扬……虽然,心里……还是有些难掩的苦涩。

“走了!”他带她上车,却又像变戏法一样又递过来个塑料盒,“小迷糊,我的这份让给你吧。”

首饰店里,导购小姐很热情,两人很快就挑选到了满意的戒指。

舒爽不是追求饰物的人,裴其扬警队部队混惯了,也不懂这些东西,但是两人的眼光却出奇一致,选了最简单的一套:没有芜杂的切割设计,两个指环普通却也闪耀。

“两位真有眼光,这套戒指是昨天下午才到的。”导购小姐一脸热情,刷完卡还递了一张纸过来,“这是这对戒指的祝福语。”

舒爽展开看了看:爱是简单的百年与共。

“谢谢!”舒爽道谢,眼中已经涌上晶莹,暗暗打定主意:她要把昨晚的事情告诉裴其扬!她要和他好好地百年与共!

“带上他,这一百年你都是我的了!”裴其扬的眉眼间尽是满足,执起她的小手当场帮她带上了戒指,当着众人绅士地吻了吻舒爽的手背,让她不由红了脸。

他爱她,爱她的爽朗,爱她的娇羞。

“裴其扬你也会油嘴滑舌啊?”舒爽脸色发窘,想着反正被围观了,也不妨赖皮一次,笑嘻嘻地取笑她。果然,话一出口,这个军人的脸上也泛起淡淡的粉红……

“走了,找个地方去坐坐?”轻咳了两声,裴其扬故作淡然地扯开话题,高大的身子牵着她离开众人歆羡的目光。

暗处,一道视线远远的紧锁着两人,当看到舒爽戴上戒指的时候,那道视线凝了凝,然后果断地低头发信息汇报……

总裁欺负人》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风车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风车小说)或者(fengchexiaoshuo),关注后回复 总裁欺负人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汉巴宝”汉语桥秀才艺

    “今天我往台上站,各位朋友这边看。我从吉尔吉特来,名叫巴宝才艺全。”在日前举行的第十七届“汉语桥”世界大学生中文比赛巴基斯坦赛区决赛上,一位中文名叫“汉巴宝”的参赛选手身着中式传统的相声大褂,用一段别出心裁的快板表演赢得了现场观众的阵阵欢呼。随后的才艺表演环节,“汉巴宝”更是用一曲《呼儿嘿哟》将现场气氛推向高潮,朗朗上口的旋律带动现场数百名观众大合唱。“汉巴宝”本名阿扎姆·巴尔查,是巴基斯坦国立现代语言大学中文系三年级学生。“汉巴宝”的意思是“热爱汉语的巴基斯坦宝贝”,他想把对汉语的热爱放进名字

  • 87版林黛玉真实生活照,陈晓旭和安雯合影,“晴雯”的气质被压制

    陈晓旭,87版红楼梦林黛玉的扮演者陈晓旭和安雯合影,在小说中一直有“晴为黛影”的说法,就是晴雯是黛玉的影子,而陈晓旭和安雯合影,安雯的气质被陈晓旭轻松压制陈晓旭在海边,真正的美女陈晓旭青春正好的时候就非常有气质

  • 87版红楼梦罕见的试妆照,惊艳时光三十年,值得红迷珍藏

    秦可卿的试妆照薛宝钗的试妆照元春的试妆照,成梅的这一张试妆照太美了,惊艳时光三十年,值得红迷尤三姐的试妆照

  • 每日一句晚安正能量语录

    没有音乐,生活是一种遗憾,没有爱心,生命是一种多佘。我们每个人每天都同时活在兩个世界里:一个是理性的外在世界,一个是情緒的內在世界。每一分鈡你都可以选择你自己要的世界。声明:【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 不爱理你的人就别去打扰了......

    不爱理你的人就别去打扰了,赔了笑脸丢了尊严;不合适的鞋就别去硬塞了,磨了自己的脚还落下血泡。发信息,人家不回,就不要再发了。。。。。。想理你的人在忙也会回一下。主动,是因为在乎,不联系,是因为觉得自己多余。后来有了厌倦、习惯、背弃、冷漠、绝望和冷笑有些人不必说再见,因为只是路过而已;遗忘就是我们给彼此最好的纪念。以后,只有两种人好,一种是对我好的人,一种是懂得我好的人,在这短暂的生命,一个人的温暖是有限的,一点都不能浪费。谁都希望一段感情会有结果,谁都不希望美好的爱情最后是一场痛,但是如果一开始

  • 想你,是一种流泪的幸福!

    生命中有你,那是一种幸福;回忆中有你,那是一种忧伤;失落中有你,那是一种陪伴,一生中有你,那是我最大的幸福,我们心与心连在一起,再苦也是一种快乐,再多的物质,金钱买不来真心相伴,心在一起,再冷的天也会温暖,亲爱的,我想你了!那天你用柔情将我点燃,说过今世与我为伴,好喜欢你说我笨蛋,好喜欢你为我唱的歌,你说过聚散离合随遇而安,无悔今生,想我了,就请你把我点燃,让幸福的泪缠绕在你的指尖。我一直相信缘分,可你我的缘份终将散落在滚滚红尘之中,缘来是你,我惜;缘尽你去,我放。曾经在梦境中鲜活的爱情,此时此

  • 访谈:中国当代艺术已经“心力衰竭”

    编者按:时至今日,盛极一时的中国“当代艺术”运动已经进行了近三十年了,无论是作为一种艺术潮流或艺术运动,中国“当代艺术”都有可圈可点之处,然而遗憾的是关于这一影响中国画坛三十年,必将载入艺术史的艺术潮流,除个别学者有一些各自片面的评介之外,由“当代艺术”主要参与者撰写的著作依然稀少。为弥补这个遗憾,遂由上海喜玛拉雅美术馆和英盟当代艺术馆共同发起《反思絮语——关于中国当代艺术》这个出版项目,特别邀请评论家、艺术家来评述中国的“当代艺术”,冀为后人留下一份珍贵的史料,也让同时代人对此有所了解和思考。

  • 哲思:静穆的忧伤——现代艺术中的美

    经常听人们谈论说,现代艺术已经不再关心美的问题了。说这种话的人,有不少也是艺术家。还有的美学家认为,美学以往只谈美的问题,而忽视了丑的问题,所以有必要建立一门“丑学”,用来解读现代艺术。这些说法听起来似乎有理,但其实似是而非,因为他们都没有搞清一个最根本的问题:什么是美?一、什么是美?美的本质问题是一个自从古希腊以来无数哲学家和美学家都在议论纷纷而莫衷一是的问题。雅典最有智慧的哲学家苏格拉底曾经和希庇阿斯讨论什么是美的问题,希庇阿斯说,这还不知道?美就是一个漂亮的小姐。苏格拉底问,那还有其他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