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邪王宠妃小说txt全文阅读

2017/11/1 16:16:32 来源:网络 [ ]

书名:邪王宠妃

第3章讥诮小阴谋

她明明什么事情都没有做错,可老天为什么把所有的倒霉的事情都摊在她的身上。阅读qi-wen.com

方楚楚那双明亮的水眸一时间恨意丛丛,她绝对不会让萧瀛和方雪鸢好过!

第二天,天刚蒙蒙亮。方楚楚披上衣服,下了床,又在刘月香的催促下洗漱完毕。然后便像牲口一般被刘月香赶到下院子,分派了她一大堆的任务。

“好好干,今天干不完就不要吃饭了!”刘月香得意洋洋的命令着,然后扭着妖娆的水蛇腰轻飘飘的离开下院。

方楚楚蹲身拿起手中的的柴刀,双眼剧痛的望着刘月香的背影消失在下院。她双唇勾了勾,昨晚已经把一切都盘算好了。

反正她嫁到张大善人那里,也是死路一条。说明http://www.qi-wen.com/即使这次她死命抵抗了,方富贵暂时妥协了,可他还是会琢磨着把她嫁给其他不三不四的男人。

这个家,她是住不下去了!

她的命统共只有一条,这个家既然已经没有什么让她留恋的,那她也不想再待下去了。她要走,走的远远的,永远不要再和这个家有一丝的接触。

只不过,走之前,她必须办点事情!

萧瀛,方雪鸢……她不能白白的牺牲自己,成全他们两人。

既然人人都夸他们两人是郎才女貌,是天造地设的一对。那她倒是想看看,如果萧瀛和方雪鸢反目时,两人会是什么样的情景。

方楚楚丢下手中的柴刀,又一头扎进自己的院子,换掉自己身上的粗布长衣,脸上随意的涂了些胭脂,小心翼翼的从自己的床下拿出一个木匣子,里面装的是个做工很考良的古埙。网站http://www.qi-wen.com/

方楚楚把那个古埙轻轻的攥紧在自己的手心里,黝黑的眼珠子映着亮光,有一种冰一样的寒意,淡粉色的唇角微微翘着,带着几分洞悉一切的讥诮。

拿着那个古埙,她转身离开自己住的小屋……花府门口,花富贵和刘月香因为早接到萧家小厮的通禀,此刻两夫妻正立在大门口,时不时的张望着。刘月香第一次见自己的女婿,害怕给女儿丢人,便时不时转身去问旁边丫鬟她的妆容如何?这花府上下没有一个丫鬟是不惧怕刘月香的,故刘月香这么问,那些丫鬟也自然拣些好听的话说给刘月香听。

马车终于缓缓在方府门口停下,从马车里首先走出一个梳着少妇发髻的绝美女子,其后便是……方府的客厅。

方富贵哈着腰偷偷打量自己的二女婿萧瀛,瘦削白皙的手骨节分明,一袭单薄的青衫裹着清瘦的身子,仿佛意识到方富贵正在偷偷打量他,他顺着方富贵的方向看过来,然后方富贵就看到了萧瀛淡漠的眉,狭长的丹凤眼澄似秋水,不,似寒水。

方富贵被那种渗人的眼神一望,他立马收起规规矩矩的收回自己的目光,哈着腰又去望自己的二女儿。只见才三个月未见,她的二女儿全身都是上等的绫罗,就连她头上佩戴的绢花也是要二十两一朵的上等绢花。推荐http://www.qi-wen.com/方富贵的目光又从方雪鸢的伸手悄悄移开,看向客厅里摆满的礼盒,心里乐颠颠的似神仙。

果然找了个好女婿啊,好女婿。

相对于方富贵的那视财如命的性格,刘月香则把更多的目光投射在自己的女婿身上。虽然萧瀛不良于行,但他的长相真的宛若仙人,再看她的女儿,脸上的笑容也比出阁前灿烂了许多。

方雪鸢一双剪剪水眸深情的望向萧瀛,温柔的问道,“夫君累不累。如果累了,我让我爹先给你安排一间房间休息下。”方雪鸢知道他平日的作息,往常这个时候他早已经午休了,今天为了陪她回门,他很早就起床了,磨蹭了这么半天,他肯定是困倦了。邪王宠妃小说txt全文阅读

萧瀛眨了眨狭长的双目,想到自己的身体,终究还是点了点头。方雪鸢连忙推他出了客厅到了院子。经过花园的时候,萧瀛看到花园种着的一株树姿优美的合欢树。萧瀛眉头微舒,淡淡道,“这株合欢树应该不少年了吧?”

方雪鸢厌弃的瞥了一眼那棵合欢树,回答萧瀛的话里也带上了自己的感情,“嗯。这株合欢树是大娘在时种下的,大娘死后我姐姐也非常喜欢这株合欢树。她们母女两的喜好总是跟人不同。像我娘她就喜欢梅花,你看那里种的一片梅花都是我娘让人种下的。原文qi-wen.com

合欢树的寓意为稍纵即逝的快乐。

大抵那种高门楣的人家都不喜欢这种树的。方雪鸢便以树喻人,暗讽方楚楚她们母女两的性格为人。

萧瀛敛了敛长睫,也顺着方雪鸢的目光看向院子里整齐种着的那一排梅树,嘴角勾起一抹失望的弧度。

他突然问道,“怎么没有见你大姐?”

第4章自重个屁!

三个月前娶亲时,他正犯着病,卧床不起。等他的病好了,更没有人把方楚楚的事情告诉他,他并不知道方楚楚出嫁之日失贞的事情。等方雪鸢嫁到方家,她巴不得抹掉方楚楚的印记,更不会主动和萧瀛提起方楚楚。

如今听萧瀛这么一问,方雪鸢脸上闪过一丝不自然,但很快的又恢复了她以往温柔的笑容,俯下身子道,“我姐姐的性格向来比较孤立,不喜欢和他人接触。也不怎么理会大人的艰辛,今天恐怕又偷溜出去玩了。等晚上回来,我再带你去看她。”

“算了。”萧瀛懒懒道,“我就只是这么随口一问罢了。”

方雪鸢嘴角勾出一抹贤良的微笑,“还请夫君不要怪我姐姐。我姐姐也挺可怜的,从小母亲就早亡了。我母亲见她可怜,便把她当自己的亲生女儿来养,所以她的性格上难免有些孤僻,还请夫君多多见谅。”

“我累了。”萧瀛对他们家的事情并不怎么感兴趣,目光所及之处唯有院子里的那一株合欢树。

梅花?纵使傲骨又怎样?

他还是喜欢合欢树。

方雪鸢推着他进了自己的闺房,又让下人小心翼翼的把他抱到床上。做好这一切,方雪鸢才优雅一笑,对萧瀛道,“夫君小憩一会儿,那我就不叨扰了。”刚才离开客厅时,她娘偷偷拉了她的手,她等下要去找她娘亲说说体己话。

萧瀛点点头,“你让门外守着的人都撤下去吧。我一个人睡着安静些。”对于他这个媳妇,他没有的情爱,有的只是相敬如宾的过日子。

或许要是真的能这样过一辈子,也不错。

方雪鸢依言退下,至于门口守着的家丁,她走时也一并的带走。萧瀛睡眠极浅,很容易就能被惊醒。她不想让无关的家丁打扰了他的睡眠。

萧瀛缓缓的闭上眼皮,细不可闻的叹了口气。

突然,他的耳畔传来了一阵窸窣的开门声,随后有个极细的脚步迈了进来。他以为是方雪鸢,便太也没有抬眼皮,开口问道,“雪鸢,你怎么又回来了?”

“呵呵!”方楚楚立在床前居高临下的看着床上的萧瀛,放在身后的那只手上攥着一把柴刀,凉薄道,“你认错人了,我不是方雪鸢。我叫方—楚—楚。”

萧瀛突然睁开自己狭长的双目,眼前一花,瞳孔瞬即收缩,讶异道,“你,你是……”

方楚楚直接打断萧瀛的话,“没错,我是方雪鸢的姐姐。”

方楚楚站在床边,阳光透过窗户照进屋子里,她黑黢黢的身影便笼罩在萧瀛的身上,让萧瀛有了种全所未有的压迫感,这种感觉很不舒服。他皱皱眉,淡淡道,“你,想要做什么?”

方楚楚突然粲齿一笑,露出一个天真的笑容,“没见到你之前,我想要废了你。但见着你之后,我想……嫖你!我要让我的后娘我的妹妹知道,再沉默的羔羊也有爆发的一天。刘月香只配逢年过节给我娘亲顶礼膜拜,而她方雪鸢只配用过我厌弃的男人!”

“你……”萧瀛眸光微闪,一双影沉沉的丹凤眼举目时,摄人如旭日高悬。

方楚楚眼睛一闭,迅速的把自己的唇瓣向萧瀛贴去,萧瀛蓦的感觉脸颊上一凉,全身继而一僵,整个大脑瞬间停止的运转,一片空白,整个世界仿佛只剩下脸颊上留下的那一吻。

方楚楚扔下手中的柴刀,心里猛吸了几口气,直接揪住他的衣领,粗暴的要去扯开他的衣衫,萧瀛丹唇紧抿,呼吸陡然间有些急促,“你,你这样做……你妹妹……”

方楚楚嗤嗤一笑,梨白的脸颊上挂着一抹嘲讽,“方雪鸢是不是跟你说我是个性格孤僻的人?我死去的娘亲是个不正经的女人?”

萧瀛好看的丹凤眼微微一挑,怎么说呢,方雪鸢是曾经跟他提过他的大娘。而她口中的大娘也似乎是个不堪的女子。

就在他犹豫踌躇的片刻,方楚楚心里已经确定了自己刚才说的话。

她心跳如鼓,但面上依旧保持着冷漠,“既然她都这么说了,我要是不做点事情,还真的对不起她的这番评价了。”

“方姑娘……请你自重。”萧瀛顿觉胸闷,目眩,他看着面前和方雪鸢有几分相似的脸庞,心里浮浮沉沉的像个溺水之人。

“我,自重个屁!”方楚楚忍耐了三个月,终于见到了把她害成如今这副模样的萧瀛。她心里积压着所有的不满便一腔的发泄出来。

她今天走进这厢房之前,她本是想直接废了萧瀛的命根,让萧家永远断子绝孙。

第5章你还想反咬一口?

可现在她改变主意了。

萧瀛让她成了整个幽州城的笑话,她也要让他受到同等的羞辱。

他萧瀛和方雪鸢不是相敬如宾吗?

她倒是非常期待当方雪鸢看到萧瀛和她在一起厮混时,会是怎样的反应。

凭什么她的命就得那么贱?凭什么她就要去嫁给那个张大举人?而方雪鸢就能嫁到大富大贵之家,有个疼爱她的相公,有一群待她极好的长辈。她可以一辈子都不愁吃穿,可她这个做姐姐的却要被打发到张府,要忍受着张大举人的折磨,可能活不到今年的年底。

她带着厚厚蚕茧的手指,若有若无的擦过萧瀛的脖颈,依稀的可以感受到他皮肤处传来的炙热。

这种炙热,让她一瞬间全身颤栗,生出丝许退意。

可不能,她不能也不想就这么轻易的放过萧瀛。闭起眼睛,不再看着面前这男子,她心下一狠,继续自己的计划。

萧瀛眼眸一深,突然伸手去推开方楚楚,厉声道,“方姑娘,你是雪鸢的姐姐,还请你自重些。不然我就叫人了,到时候方姑娘你的名声……”他菱唇微启,神色不明的望着被他推到在地的方楚楚。

方楚楚被他推到在地上,又听到他口中提的“名声”两字。她咬咬牙,眼中快速的闪过一丝绝望的悲戚,她从地上爬了起来,又壮着胆子扑向萧瀛,把他恨恨的压在身下,她一双水润的眼眸似是燃着两把小火苗,蹭蹭的燃烧着,“名声?萧瀛你想羞辱我吗?我的名声不是早被你糟蹋没了吗?你但凡对我有一点点的在意,我也不会沦落到今天的地步。你现在还有脸配提名声两个字?”

萧瀛瞅着他眼底燃烧着两簇小火苗,身子不自觉的又僵硬了几分,他不明白自己什么时候得罪了方雪鸢的姐姐。他的心神有些恍惚,但是他又很快的回过神识过来,侧头问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方楚楚冷笑,这萧瀛现在这算什么回事?

装失忆?

呵呵!真正应该装失忆的人是她。

她伸手勾起萧瀛的下巴,脸上显现出几分戏谑之意,“萧瀛,你还真会装,不过我告诉你,你这样只会让我更加鄙视你。”她说话间,一双眼睛带着冷漠与疏离看着萧瀛。

屋外温暖的阳光徜徉在她的脸上,萧瀛能感觉到她全身的颤抖,他低哑着声音道,“方姑娘……”只是话音刚脱口,那喑哑的嗓音让他素白的脸上也忍不住的染上一抹娇羞。

他的大脑昏昏沉沉的,身体也不受控制地有些发烫。

他今年也有十八了,可因自小不良于行,他的活动空间便被限制在萧家府邸之内,看着萧家后院女人的不断争斗,他也早歇了娶妻生子的念头。只不过后来迫于他娘亲的苦苦劝求,他才咬牙点头答应娶了方雪鸢为妻。

只是他们结婚这三个月,方雪鸢她知书达礼,贤良淑德,是个好妻子。不过他们并未同过房,可以说他的这副身体从未被人像现在这般的撩拨过。

方楚楚知道自己要来勾引萧瀛,只是她并不知道要如何实施她的步骤。所以她只在萧瀛的额头上不停的亲吻,细细密密的吻仿佛春日里的细雨。

萧瀛的呼吸渐渐的困难起来,他睁着雾气蒙蒙的眼睛望着身上的人。她有一张不太协调,带着天真气息的面孔,唇红齿白,鼻若悬胆,黑白分明的大眼睛更是圆溜溜地十分可爱,弯曲向上的睫毛煽啊煽,两片粉嫩色的小嘴,微微向上撇着,甜蜜诱人。

有一瞬间,他甚至自己都觉得自己的思维不受掌控了,心脏猛烈的跳动,他猛的支起自己的上半身,大手用力,把方楚楚困在自己的臂弯下……方楚楚没有想到他会宣兵夺主,……她的身子陡然的一僵,愣在场中,不知道该怎么办。

萧瀛一双黑曜石似的眸子沉敛而深情。

她怒,双眼瞪大挣扎着推开开始靠近他的萧瀛,一双妙眸闪着盈盈的光泽,“你,你……你无耻……”对!她实现是想来勾引萧瀛的,但见到主动了的萧瀛,她原本鼓起来的那一丝勇气瞬间土崩瓦解,在萧瀛面前直接落败。

萧瀛被她推开,神识一下子清醒过来。面对方楚楚的指责,他心里暗自嗔怪自己。平时他的自制力一向很好,怎么遇到面前的这个女子就突然……心里暗自的恼恨自己,但面上他还是保持着自己的该有的傲骨。他白净的脸颊上勉强的挤出一抹微笑,莹润的芊芊玉指在自己衣服上弹了弹,面色显得有些漫不经心,“方姑娘,此话有失公道。明明是方姑娘趁着在下午睡,私自闯进来的。怎么?你还想反咬在下一口不成吗?”

方楚楚被他这么一说,心下讪讪,也是,她本来就是为了勾引萧瀛而来。自己这样指责他,似乎真的有倒打一耙的嫌疑。

不过……想到她这三个月受的耻辱,方楚楚的眸眼熄灭下去的那两簇小火苗又蹭蹭的燃烧起来。她伸手暗捏了自己一把,心里又重新鼓起勇气。

她要报仇,报仇……忿忿的闭上眼睛,她颤抖着手伸向自己的衣领。

邪王宠妃》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风车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风车小说)或者(fengchexiaoshuo),关注后回复 邪王宠妃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神魔逆天改命:剑斗九天17章(第17章 废物?)

    原标题:神魔逆天改命:剑斗九天17章(第17章废物?)小说名:神魔逆天改命:剑斗九天第17章废物?沈遗风不开口。他师傅便也不再开口,他在等。时间一点一滴地过去。沈遗风让自己的师傅站面前干等着自己的答复,内心很是不安。终于,他还是点了点头,道:“是,师傅,弟子听您的。”黄英脸上浮现一抹笑意,道:“嗯,这就好。”沈遗风道:“师傅,弟子……弟子想知道师姐什么时候出关?”黄英脸色微怔,随即想到了什么,道:“两年,两年后的八月十五,便是真武大赛的开幕之日,在那之前,她和你几位师兄都会出关。”沈遗风暗暗松了

  • 末世神话17章(第17章:巨鸟)

    原标题:末世神话17章(第17章:巨鸟)小说名字:末世神话第17章:巨鸟16.飞龙降临就在王天打的欢快时,头顶突然倒影下来一个巨大的阴影。可,因为太巨大了,覆盖了附近近百米的面积,王天倒是没有注意到。而在这时候,黑巨人已经被他打的脑袋变形,一张脸都没有了人形,简直就和恶鬼一样。可就算这样,黑巨人依然有力的挣扎着。“大爷的,生命力好强大啊,要是有斧头,就好了。”王天的拳头有些红肿起来。“艹,给我破啊……”王天气急败坏的扶下身子,用胳膊肘子,打在了黑巨人的额头上,只听“咔嚓”一声轻响,黑巨人的脑壳裂

  • 一号保镖117章(第17章洁癖女侍卫和泡泡糖美女保镖一)

    原标题:一号保镖117章(第17章洁癖女侍卫和泡泡糖美女保镖一)书名:一号保镖1第17章洁癖女侍卫和泡泡糖美女保镖一伊塔芬丽小姐是有一定的武术功底的,看的出,她的基本功很扎实,伊塔芬丽小姐告诉我,她从小就是个爱动的女孩子,喜欢端枪武棒,李小龙先生的功夫电影,让她深深地喜欢上了中国功夫,她也曾买过几本相关书籍,但是她毕竟是Y国人,如果没有师父的指导,想练好的话实在不是易事。我开始教伊塔芬丽练习基本功,教她扎马步,伊塔芬丽练的满头大汗,但是没有丝毫懈怠,很认真。一上午的工夫,伊塔芬丽已经香汗湿衣,衣

  • 一号保镖217章(第17章永乐茶楼里的神秘女人 二)

    原标题:一号保镖217章(第17章永乐茶楼里的神秘女人二)小说名:一号保镖2第17章永乐茶楼里的神秘女人二赵健道:“姓名赵龙,男,今年25岁,职业是国家特级警卫,目前正在负责C首长的贴身警卫工作。兴趣爱好是武术散打,有时还喜欢舞文弄墨,写几段激昂文字。军衔嘛,现在是上尉,职务是警卫秘书,月收入在二千五百元左右,加上奖金,每个月的薪水在三千元上下……我说的没错吧赵先生?”赵健的一番话,让我有些摸不到头脑,他怎么会对我的情况,掌握的如此清楚?而且,他既不是内部人,也不是媒体记者,更不是我的亲朋好友,

  • 乱世萌妃醉天下17章(第十七章 樱雨不要胡闹)

    原标题:乱世萌妃醉天下17章(第十七章樱雨不要胡闹)书名:乱世萌妃醉天下第十七章樱雨不要胡闹“不必客气。”君倾肃看着轩辕钰说道,语气轻轻地,甚是好听:“信应该已经送到了。”“这么快?”轩辕钰看着君倾肃,眼里有着疑惑。“清歌叫人飞鸽传信送去了我在轩辕城的故友那里,他应该把信送去丞相府了。”君倾肃坐在了轩辕钰的不远处,之后轩辕钰才知道君倾肃所说的故友并非是故友。“谢谢。”轩辕钰看着君倾肃笑了笑。“不谢。”君倾肃看着轩辕钰轻轻地摇了摇头。“为什么从来不问我的名字?”轩辕钰看着君倾肃。“你想说自然会说。

  • 元素风17章(第17章:初战)

    原标题:元素风17章(第17章:初战)小说名:元素风第17章:初战。《元素风》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添加朋友→公众号→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元素风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varwodeSite=12;varwodeName=元素风;varwodeKey=;

  • 九世轮回17章(第九世完结篇)

    原标题:九世轮回17章(第九世完结篇)小说名字:九世轮回第九世完结篇一世匆匆几十载,雎鸠的历劫一世也已经完了。可是雎鸠在天上却不时的想起来上一世的画面。不知鲲现在如何了,青木再等百年便可以和玄一在一起了…而自己又要做回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石仙雎鸠了。万年前雎鸠初入神界,对所有事情都不懂,还不知神界礼数,所有在她看到青木的时候不知道行礼,只说了一句这个男子长得真是好看,别的仙君都在想这个小石头这次估计要遭殃,毕竟司命仙君青木素来不喜别人不懂礼数,而且这姑娘还说司命仙君长得好看,谁不知道司命仙君因为这

  • 危险总裁:韩少,轻点撩17章(第17章:误会)

    原标题:危险总裁:韩少,轻点撩17章(第17章:误会)书名:危险总裁:韩少,轻点撩第17章:误会康若林觉得李玉凤脸上的笑容着实让人刺眼,他的手紧紧攥成一个拳头。他全身的细胞都在叫嚣不要去相信,但是只要一想起金小希被韩夜搂在胸膛,两个人衣衫不整的样子,他就觉得无法再冷静下来。“康总,我觉得她说的也挺有道理的。无缘无故,为什么韩夜要给金小希请假,两个人关系肯定不一般呢。你还这么紧张她,我都为你鸣不平!”柳恬扭动着细腰,都快要贴上康若林的身上了。她有一张瓜子脸,画着精致的妆容,由于今天没有工作,她穿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