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再世巨商全文在线阅读

2017/11/1 15:37:47 来源:网络 [ ]

书名:再世巨商

第五章 谁是傻子?

“无可救药!”

张倩不屑的丢下这么一句话就转身离开了,苏涵和张雷闻声过来问周铭怎么回事,周铭摇摇头没说什么,只是问他们国库券收的怎么样了,苏涵和张雷说自己收了七八百国库券。再世巨商全文在线阅读看了看时间,到了和魏大姐约好的时间了,周铭带着苏涵和张雷又回到了魏大姐家这里。

这个时候魏大姐家门口站了有好些人了,见到周铭他们过来,魏大姐很高兴的给她的邻居介绍说:“你们看那就是收国库券的小兄弟,我没骗你们吧。”

说完魏大姐又朝周铭他们招手道:“小兄弟你总算来了,我们都等你好久了。”

听着魏大姐的话,周铭和苏涵张雷推着自行车小跑了几步过来,周铭对魏大姐说:“抱歉啊魏大姐,我刚才在那边收国库券耽误了点时间,来的晚了一点,不好意思。”

魏大姐则摇手说:“没关系的,只要小兄弟你来了就好了,我已经把街坊邻居都叫出来了,你赶紧收吧,不过估计数目不小,你收的完吗?”

“能收多少算多少吧。如果没今天没收完,我明天还会来的好吗?”

周铭这么说着,然后就开始收了起来。

这个时候的职工楼并没有后世小区那么恐怖的人口密度,虽然魏大姐把她这栋和相邻一栋职工楼的邻居都叫出来了,但也就三十来户,可就是这些人手上的国库券,周铭所借的一万块高利贷都不够收的,当周铭把钱全收完以后,还有四户人家的国库券没钱收了。说明http://www.qi-wen.com/

卖了国库券拿到钱的人家非常高兴,排到最后没卖掉的则满脸失望。看着那四户人家失望的表情,周铭想了想对他们说:“不好意思我实在是带的钱不够,或者这样,你们先把国库券给我,我给你们打个欠条,最晚今天晚上就把钱还给你们。”

听到周铭这么说,那四户人家立即喜笑颜开:“小兄弟我知道你也是咱们760厂的厂子弟,这个大壮还是和我侄儿是一个单位的,还有这小姑娘,我认得她就是那个小涵饭庄的老板娘,我信得过你们,欠条就不用,你记得晚上把钱给我就好了。”

“好的好的,谢谢叔叔了。”

周铭这么说着,然后和剩下四户把国库券的价格说清楚了,就收过来放进小涵的包里了。

“魏大姐,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我应该两个小时以后就会回来找你,还有把叔叔的钱还给他们的。”周铭说。原文http://www.qi-wen.com/

“嗨!小意思,我们信得过小兄弟你。”魏大姐说。

“那好,我就先走了,再见。”

周铭说完就骑上自行车带着苏涵走了,而身后那些人在目送周铭离开的时候,也开始讨论了起来。

“魏小妹呀,没想到还真有这么傻的人来收这个什么国库券呀!”

“可不是嘛,这个东西吃又不能吃用又不能用的,根本就是厂里那些领导坑我们工资用的,还美名其曰说什么支持国家建设。”

“那可不一定,搞不好别人是看这玩意花花绿绿的很好看也说不定。”

“好看有什么用?又不能当饭吃,那种收藏什么的都是资本家和地主玩的东西,我看他呀就是在大城市待久了,沾染上了那种不好的习气,你看他刚才收这些国库券花了有七八千块钱呀!真败家,我看要是老周知道他儿子偷家里的钱来收这个国库券,非打死他不可。奇闻网

“嘘!小声一点,万一给那傻子听到,他要来退可怎么办?”

“钱都已经收了,他说退就退呀?是他自己傻,自己要来收这玩意的,我们可都没有逼他,就算闹到派出所我们都不怕呀!”

“那他说他两个小时以后还来收是不是真的?”

“我看八成应该是真的。”

“哎呀管他是不是真的呢!我先赶紧通知我哥我姐他们,让他们赶紧把国库券准备好,趁着这傻子他的父母还没回家还不知道这个事情,赶紧先把国库券给卖了再说。”

……

骑自行车的周铭突然听到后面传来扑哧的一声笑,周铭回头看去,只见苏涵一脸窃喜道:“这些人真笨,他们明明都吃那么大的亏,在给我们送钱了,还自娱自乐笑话我们是傻子,其实我看他们才是傻子,真不知道当他们以后知道国库券能换钱的时候是什么表情。”

周铭笑道:“那没办法,谁叫他们喜欢占小便宜的,如果稍微动动脑子,就能知道有人突然来收平时没用的东西,肯定有问题嘛!”

“所以还是周铭你最聪明!”苏涵称赞说,随后话锋一转,又说道,“只是那魏大姐也真是的,周铭你都给她十块钱了,她还在背后议论你,简直没有道德底线!”

“知足吧,他们说什么随他们说去,我们闷声发大财才是好的。”周铭说。“好了,小涵你就别说话了,你身上那些国库券可值一万多呢!你可要拿稳了。”

周铭这么说说着脚下用力蹬着朝县城银行的方向骑去。奇闻网大约十分钟以后,周铭带着苏涵和张雷来到了县农行,把车停好,周铭回头才发现苏涵仍然还是死死的捂着装国库券的包包,周铭笑着拉开她紧握着都有些发白了的小手逗她说道:“好了小涵你不要那么紧张,你看你这么用力万一把咱们国库券给弄坏了该怎么办?”

苏涵吓得啊了一声,急忙松开捂着包包的手,但随后又小心翼翼的放上去,嘴里小声解释说:“我……我是怕被风吹走了。”

听到这话周铭一愣,他没想到自己随口说的这么一句话,苏涵居然就这么信以为真了。

“别瞎想了傻丫头,风不会吹走的,我们进银行吧。”

周铭温柔的对苏涵说着,然后拉着她走进了银行来到柜台前,周铭对里面的大姐说:“大姐你好,我来兑国库券的,84年五年期三年期,85年三年期还有84年以前的五年期和三年期的国库券。”

“又是你呀,这一次你要兑多少?”里面的大姐问。

周铭把包从苏涵那里拿过来放在柜台上说:“一万。”

里面那大姐第一时间没反应过来,但随后她就愣住了,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看着周铭。阅读qi-wen.com因为别人或许还不清楚,但是作为银行柜台的她却很清楚,这一万块面值的国库券,哪怕全是三年期的,至少也能兑一万三千多块钱,这笔钱都等于她七八年的工资了呀!现在却被一个这么年轻的小伙子随便拿出来了,这怎么能不让她感到震惊。

对于这位银行大姐的表情,苏涵感到很开心,毕竟这种表情总比厂里面那些笑话他的人要好多了,苏涵也更为周铭能想到倒卖国库券赚钱的办法而感到骄傲和自豪。

周铭今天还想多收一次国库券,没空在这里看这位柜台大姐的脸谱,便催促道:“大姐,不好意思我现在就要兑换,当然如果这个数目你这里不方便的话,你可以请示一下你的领导,麻烦你了好吗?”

听周铭这么一说,那位银行大姐才如梦初醒,她下意识里觉得周铭既然能一下子拿出这么多国库券来肯定来头不小,就马上去请示银行领导了。

不一会就有一位中年男子走了出来对周铭说:“同志你好,我是南晖县农行主任我叫戴振江。”

“戴主任你好。”周铭说。

戴主任点头说:“因为你一次性兑换的国库券太多,我们这里还从来没办过这么大的业务,你先跟我进里面来一下好吗?”

“好的,没问题。”

周铭苏涵和张雷跟着戴主任走进了银行里面,来到一间接待室里坐下,一位银行的工作人员给他们三人沏了三杯茶。

“首先可以给我看一下你们来兑换的国库券吗?”戴主任问。

“当然可以。”

因为是在县农行里面,周铭也不怕会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就把装国库券的包给打开了,戴主任就让银行的工作人员去检查清点和整理分类了。

这个时候,戴主任又问周铭道:“这位小同志,请问你是在哪里工作的?因为你所需要兑换的国库券的数目有点大,我们需要联系一下你们的工作单位。”

“戴主任,应该没这必要吧?”周铭疑惑道。

“不好意思,这是我们的制度,没有联系工作单位的话,我们也很难办的。”戴主任说。

周铭心里叹了口气,他知道这应该是这个戴主任以前肯定是没碰到过这样的情况,所以采取的最保守的措施,哪怕日后有什么问题,他也可以推给工作单位那边,这也是市场经济和金融经济没有开展起来之前,偏僻地方的银行干部对金融和国债的买卖没什么概念,所以才会有点死脑筋。

周铭不想和他在这里扯皮,就说:“是这样的戴主任,我这位朋友他现在是在760厂上班,我们的国库券也全是760厂的,我们都是760厂的厂子弟,戴主任你可以去核实。”

戴主任点点头,就让工作人员去打电话联系核实去了,不一会核实的结果就出来了,同时那边也检查清点清楚了。

“你们五年期的国库券一共是七千三百八十六,三年期的国库券一共是两千八百一十九,本金和利息加一块是一万五千三百三十四块五毛八,你们看一下。”

戴主任说完就把银行工作人员统计出来的清单递给周铭,周铭接过清单拿计算器算了一下,之所以不是一万整,是因为周铭在收国库券的时候都像魏大姐那样以破旧的名义少算了一些的,因此最后就多出来两百多面值。周铭清算完点头对戴主任说:“没错,我们现在可以拿钱了吧?”

“当然可以,不过你要不要在我们这里办个折子?这样就可以把钱都直接存进去了。”戴主任说。

周铭摇头说:“不了,谢谢戴主任,这个钱我还有用。”

“那好吧。”戴主任说完就让银行工作人员去拿钱了。

第六章 投机倒把

啪!

当一摞厚厚的百元大钞被放在面前桌子上的时候,苏涵和张雷的眼睛一下子就瞪直了,虽然刚才这个银行的戴主任就已经说可以兑换了,但从嘴里说出来的一万五千多块钱,和真正把这一万五千多块钱摆在面前给人的冲击力完全是两个概念。

“这里是你们的本息总共一万五千三百三十四块五毛八,你们点一下。”戴主任说。

苏涵和张雷这个时候已经震惊得完全说不出话来了,相比之下,周铭就镇定很多,他接过这一万五千多块钱到手仔细点了三遍,才抬头对戴主任说:“没错。”

说完周铭把钱都收进了自己的包里,然后站起来对戴主任说:“戴主任谢谢你了,那我先走了。”

“好的,我送送你吧。”

戴主任这么说着就送周铭和苏涵张雷离开了银行,在临出门的时候,戴主任突然问周铭道:“小同志,能告诉我你这些国库券都是哪里来的吗?”

其实在戴主任说要送的时候周铭就留了个心眼,现在听戴主任问这个问题,他就心说果然如此,然后笑着回答他道:“我是代替我们760厂的职工家属们来兑换的。”

这话让戴主任愣了一下,他只是笑着摇了摇头,什么话也没说的走回了银行。

银行外面,苏涵的小手紧抓着周铭的衣服,一双乌黑的杏眼看着他激动道:“周铭,这是真的吗?我们真的兑换到了一万五千多块钱吗?我们这不是在做梦吧?”

也不怪苏涵会这么失态,要知道就在几个小时以前,她还在为几十块钱的罚款发愁,却没想到在周铭手上,才这么一会的时间,就轻轻松松的赚了五千块钱,这种事情是个人就不敢相信呀!

周铭微笑着对苏涵说:“这当然不是在做梦,我们现在确实兑换到了一万五千多块钱,而且不仅是这些,我们以后还会赚更多更多的钱。”

这个时候张雷在一旁呵呵傻笑道:“是啊,这才几个小时就赚了五千多块钱,每天勤快一点,应该可以跑银行两三趟,就是一万五千块钱,一个月下来就是四十多万,这两三个月以后我们就能成为百万富翁,也能像三塘的那个狗爷一样放高利贷去啦!”

周铭却一巴掌拍过去道:“做你的春秋大梦去吧,你算的倒是挺好,但是你别忘了咱们厂能有多少国库券,而且现在我们之所以能做的这么容易,都是因为没有人知道国库券的价值,没有人和我们抢生意,不过你觉得我们现在这样去收,会没有人发现吗?等到别人都发现了,你觉得我们挣钱还会有这么容易吗?”

周铭说到这里想了一下又说:“刚才你们注意到我出银行的时候那个戴主任问我的问题吗?我猜他恐怕就已经注意到了一点什么。”

周铭这句话就像是一记晴天霹雳一般惊醒了苏涵。

苏涵虽然不懂什么经济学生意经这些,但她也明白,当一个市场上只有一个人在卖鸡蛋的时候,他不管怎么样都是赚钱的,但当出现了其他人也来卖鸡蛋以后,他的鸡蛋肯定就不好卖了。这国库券也是一样,如果那个银行的戴主任要来抢生意的话,那只怕一天,整个760厂就没国库券可收了啊。还有那些放高利贷的,他们可都是有打手的呀,自己到时候怎么能争得过他们呢?

想到这里,苏涵很着急的问周铭道:“周铭那我们怎么办呀?”

“放心吧,我看至少在三天以内都不会有人来和我们抢生意的,只要我们在这三天时间里跑的勤快一点,就足够赚到我们的第一桶金了,至于以后,”周铭指了指自己的脑袋说,“我还有别的赚钱点子。”

苏涵以前就对周铭的话深信不疑,现在在看到了周铭几乎是点石成金的本事以后,就更是对周铭的话深信不疑了,她说:“那我们就赶紧回去继续收国库券吧。”

周铭点点头说:“当然要回去了,只怕现在那位魏大姐已经召集她家的亲戚朋友在等着继续占我这个傻子的便宜,等着我去收国库券吧。”

听到周铭的话,苏涵当时就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她想着那些人一边嘲笑着周铭是傻子,却一边在不停的给周铭送钱,让他几个小时就能赚到那些人好几年才能赚到的钱,还真不知道谁是傻子呢!只怕要是那些人以后明白过来了,肯定会把肠子都悔青了吧。呵呵!活该,谁叫他们要占周铭的小便宜,谁叫他们没有周铭那么聪明,不懂国库券的价值呢!

“小涵你发什么呆呢?我们要回厂里了。”周铭说。

苏涵哦了一声坐上了周铭的车后座,双手抓着周铭的衣角,她看着周铭宽阔的后背,心里想着如果没有周铭的话,只怕自己应该也是和魏大姐他们一样,明明自己是吃了大亏了,却还傻呵呵的笑话别人是傻子吧,因为苏涵还记得,自己家里甚至还有过把国库券糊窗户的想法,现在想想,真是太笨了。

周铭不愧是念大学回来的人,真是聪明又能干,有一个这样的男人在自己身边,应该也挺好。

苏涵这么想着,她轻轻把头靠上了周铭的后背,她一直紧张注意着周铭的反应,见周铭没什么反应,她才心中窃喜,好像这个男人占了所有厂家属的便宜,但自己却能占他的便宜一样。

十来分钟以后,周铭带着苏涵和张雷回到厂里,果然就和周铭预言的一样,随着魏大姐他们把他要收国库券的消息传开,他才到去厂里的岔路口,就看到有好些人等在那里了,见到周铭骑着单车回来,他们立即兴奋的挥舞着手臂,争先恐后,生怕错过这个店就没这个村了。

于是很快的,周铭他们的一万五千块钱就又收完了,等他们这一次跑完银行以后,一万五就变成了两万二了。

兑换完这一次以后,由于时间的关系,县银行下班了,所以周铭他们就各自回家了。

才走到家门口,周铭就见到自己父母黑着一张脸站在家门口,显然是知道周铭在大量收国库券的事情,在这里等他了。

苏涵和张雷想帮周铭解释,不过周铭却告诉他们没事,让他们先回家去了,而周铭则对父母说:“爸妈,有什么事情回家再说吧。”

才进家门,父亲周国平就问周铭道:“听说你在厂区收了七八千块钱的国库券?”

“不是七八千,是一万,”周铭老实回答说,“第一次收了一万,第二次收了一万五。”

周铭的答案让父母惊了一讶,他们原以为周铭就收了七八千国库前,却没想到周铭居然收了两次,而且一次比一次数目大。

母亲王凤琴着急道:“周铭你哪里来的这么多钱呀?你不会是做什么坏事了吧?”

“当然没有,这些钱都是我和苏涵大壮他们一起凑的,难道你还不相信你儿子吗?”周铭说。

“可是你们凑这么多钱怎么不想办法做点别的生意,非要去收什么国库券呢?你知不知道现在厂里的人都在笑话你们呢!”王凤琴说。

“谁要笑话就让他们笑话好了,”周铭无所谓的说,从包里拿出两万块钱,“爸妈,这就是我今天倒卖国库券赚的钱。”

看着周铭拿出的两万块钱,父母一下子就惊得说不出话来了,他们二老一辈子在厂里上班,每个月工资最多就一百多块钱,哪里见过这么多钱,尤其是当他们听说周铭只是一下午倒卖国库券就赚了一万两千多块钱的事情以后,就更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低价在厂里收国库券,再卖给银行收利息,这……这不是投机倒把吗?”王凤琴很担心的说,“周铭要是有人问起来,你就说是我要你去收国库券的,和你没关系,你什么都不知道,你明白吗?”

周铭苦笑,或许在后世,低价买进高价卖出是再正常不过的商业规则,尤其是在金融市场,想要短期赚钱,不投机是几乎不可能的。但在老一辈人的观念里,这就是投机倒把,是犯罪要枪毙的,所以王凤琴才会这么担心,甚至要把罪名往自己身上背,这就是母爱。

“妈,没关系的,中央下了文件,我的行为是合法的。”周铭向王凤琴解释说。

“真的吗?这样的行为怎么可能是合法的呢?”王凤琴还是不相信。

周铭没办法,只好翻出以前的报纸给王凤琴看,在看到中央允许国库券自由交易买卖的新闻以后,父母才放下了心。

“真是想不到,这国库券居然这么赚钱,还是儿子有办法,比厂里那些人觉悟都要高多了!”王凤琴感慨道。

在安了二老的心以后,周铭又问周国平道:“爸,你现在身体怎么样了?如果不舒服得赶紧去医院看看呀,我现在赚这么多钱,一点医药费没关系的。”

周国平还是摇手说:“不要紧的,我下班的时候去医院开了点药,吃下去好多了,你那些钱还是留着你自己用吧。”

王凤琴也说:“你爸那胃病都是老毛病了,不用花那个冤枉钱的。”

周铭心里很着急,但也拿为自己节省了一辈子的父母没办法,但周铭也在打着主意,自己一定要尽可能再多赚一些钱,到时候就算父母不愿意,自己也要把父亲送去医院。

第七章 马林的阻碍

吃完饭,母亲王凤琴在收拾饭桌,父亲周国平和周铭一边看电视,周国平一边对周铭说:“你现在做这个国库券我不懂,你说不违法能赚钱我也不反对,但是这样的生意毕竟还是投机取巧,你说这是金融经济,但我觉得国家也不可能一直放任这样下去吧?你总不可能一直做下去的,而且国库券这个东西既然这么赚钱,也是在其他人不知道的时候,等大家都知道了,你们恐怕就做不下去了。”

父亲虽然只是厂里的普通工人,但父亲还是很有智慧的,一眼就看出了问题的所在。事实上,国库券这个东西就是像父亲说的这样,只是这个年代特有的产物,后来随着改革开放,中央开始调控,大家也渐渐明白了金融领域的概念,国库券生意就不复存在了。

周铭点头说:“爸你放心,我现在做这个事情只是因为这个钱很好赚,等我赚够了钱我就会做别的生意。”

“你自己明白就好。”周国平说。

周铭父子谈心完,张雷来到周铭家敲门了,周铭出去,才知道原来张雷是因为担心周铭会被父母训斥,所以早早的就来找周铭了,不过周铭告诉他自己已经和父母说了倒卖国库券的事情,只是还没有说他们倒卖国库券的钱都是借的高利贷,周铭叮嘱张雷千万不要说漏嘴了,免得父母无端担心。

张雷这才放心下来,当他们准备去找苏涵,准备晚上继续再去收国库券的时候,却见苏涵朝自己这边跑来:“不好了,有人要抢我们的生意!”

张雷很惊讶:“这怎么可能?这厂里这么多年了,不是没人知道国库券的用处吗?”

倒是周铭冷静一些:“小涵,你先别急,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你慢慢说。”

苏涵弯着腰,一双小手轻拍着酥胸,过了好一会才匀过气来,对周铭和张雷说:“不好了周铭,马林和他表哥要和我们抢国库券的生意!”

原来,刚才马林和他表哥还有张倩在苏涵的小涵饭庄吃饭,张倩和马林说了下午看到周铭在厂里收国库券的事情,马林开始嘲笑周铭是白痴,不过后来被他表哥提醒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周铭的赚钱门道。

“这个周铭别的本事没有,搞这些投机倒把歪门邪道的本事倒是一大堆,不过这个事情既然被少爷我知道了,那你想发财,就做你的春秋大梦去吧!”

苏涵说这是马林当时的原话,至于马林他究竟想怎么做,苏涵着急来这边把事情告诉周铭,就没有听下去。

“什么?”张雷怒道,“张倩这女人真是个婊子,居然敢告我们的秘,恐怕她今天也是故意跟踪周铭的吧。”

“下午她应该不是故意跟踪我的,恐怕是恰好看到我们在收国库券,”周铭叹息道,“不管怎么说,是我疏忽了。”

张雷安慰周铭说:“周铭这也不怪你,谁知道这个女人居然这么不要脸呢?还有这个马林真是烦人,要不我去教训他一顿吧?”

“张雷不要冲动,你想重蹈我的覆辙吗?”周铭说。

张雷不甘的说:“我也知道马林他老爹在厂里有权有势,但我们就要被他这样欺负吗?”

“是呀周铭,马林他爸是厂领导,他爸说话也肯定比我们管用,如果他真打着他爸的招牌去收国库券,那到时候厂里的人肯定都是相信他不相信我们的。”苏涵也说。

“那要不我们就提高一点收购的价格吧?”张雷建议说。

“那如果马林也提高收购价格呢?这样做最后倒霉的只能是我们。”苏涵说。

张雷沉默了,他明白苏涵的意思,毕竟马林他老爹是厂领导,要在厂里做什么事情都比自己这些人方便的,自己提高收购价格,他当然也可以提高收购价格,并且他打着他爸的牌子,总会比自己这边收到的国库券更多,这样下来最后倒霉的肯定是自己。

“哟?这边在开什么三国会议呢?”一个讨厌的声音传来,周铭三人不用回头过去看都知道肯定是马林。

“我们在这里开什么会和你没关系。”张雷不耐烦的说。

“是吗?让我猜一下,你们现在肯定在想该怎么继续做你们国库券生意吧?”马林得意的说,“我就知道小涵饭庄的老板娘突然连店都不要了突然跑出去肯定有问题,这才跟来看一下,果然和我猜的一样,贱货就是贱货,不但会勾引男人,现在连偷听别人讲话这种下作的事情都做出来了。”

苏涵马上否认自己没有,但马林哪会理她,接着说道:“不过也无所谓了,让你们听到就听到了,我就明白的告诉你们,760厂的国库券生意,我包了,明天我就会让我爸给各个车间发通知,说我要收国库券,不要轻易相信其他人,因为有些人是骗子。当然,大家都是一个厂的,如果你们求我的话,我也不是不可以考虑漏一点钱给你们的。”

太嚣张了,马林这个家伙实在是太嚣张了!

这是苏涵张雷这个时候心里共同的想法,不过马林也的确有他嚣张的本钱,他的父亲是厂领导,打出他父亲的招牌,自己这些人在厂里真不可能竞争得过他。

“我说马林你怎么像条狗一样的在这里叫唤没完了?”周铭突然说话道,“如果没事你就赶紧给我滚蛋,少在我面前碍眼。”

听到周铭的话,马林的心情一下就不好了,他指着周铭咬牙切齿道:“你也就只能在这里逞逞嘴上功夫了,我现在就去找我爸,我看你们这国库券的生意还怎么做!”

马林说完就走了,苏涵和张雷心情却不好了,虽然刚才周铭骂马林让他们感到非常痛快,但那也只是心里痛快一下,对眼下的事情却并没有任何帮助。

看着苏涵和张雷那两张愁眉苦脸,周铭笑道:“怎么?你们这就放弃了?”

“不是我们想放弃,实在是马林他爸的确现在在厂里有很大权势,如果马林他真想要做国库券生意的话,凭着他爸的关系,在厂里我们肯定是抢不过他的,”苏涵说,“而且马林这个人心眼很小睚眦必报的,今天周铭你骂了他,他肯定要报复回来的。”

周铭点点头:“小涵你说的没错,马林这个家伙很让人讨厌,但不得不说,他有个好爹,由于他爹是厂领导,在厂这一片他想做什么都很方便,只要他爸发个通知,我们就很难在厂里收国库券了,可如果我们能想办法找到比他爸更大的关系呢?”

苏涵和张雷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他们心想周铭现在怎么这么异想天开呢?他们不就是因为没关系所以才被马林欺负的嘛,如果能找到什么领导,那还用听马林在那里冷嘲热讽吗?

周铭很清楚苏涵和张雷此时心里的想法,他说:“我可不是在异想天开,这年头,有钱能使鬼推磨,我至少有七成把握能找到帮我们的领导。”

“周铭你不是要行贿吧?那可是要坐牢的呀!”苏涵担忧道。

“行贿那种垃圾手段我可不会用,而且就算要行贿我们好像也找不到对象。”周铭说。

的确,行贿也不是你有钱就能办得到的,首先你得认识领导,要不然就算你有再多的钱也找不到人,提着猪头找不到庙门的事情比比皆是。

周铭说,“你们就瞧好了吧,我有比行贿更好的办法,而且也不违法,我们虽然没有马林他那么好的家世,但是在国库券的生意上,我却有的是办法。”

周铭的信心满满让苏涵和张雷面面相觑,他们不明白周铭究竟是哪里来的信心,但在现在的情况也容不得他们多想,只能选择相信周铭了。不得不说,马林的突然出现是他们所没有想到的,但让他们更加想不到的是马林和他家里在这个事情上的积极性。

仅仅第二天,当周铭来到小涵饭庄和苏涵一起吃了早餐,准备开始今天国库券生意的时候,张雷却急急忙忙的跑了过来。

“不好了,马林那个杂碎动手了,你们快去厂门口看宣传栏!”张雷上气不接下气的说。

周铭皱了皱眉,急忙和苏涵一齐,跟着张雷来到了厂门口,这个时候宣传栏旁边已经聚集很多人了。张雷指着那张醒目的红色告示对周铭说:“周铭小涵,你看这就是今天早上厂保卫处贴出来的通知。”

周铭抬头看去,厂保卫处张贴的通知字体比较大,就算不挤进去也能看清。

近期有不法分子打着收国库券的名义兜售假币,请广大厂职工注意,国库券为支援国家建设的凭证,厂里会派专人进行回收,如广大厂职工见到有单独上门收国库券者,请与厂保卫处联系。

这就是通知的全文,看着这个通知,苏涵当即骂道:“可恶!马林这个家伙居然用他爸的关系贴这种告示出来,真是太无耻了!还说我们是不法分子,我看他才是最坏的不法分子!”

说曹操曹操就到,当苏涵咬牙切齿的骂马林的时候,马林却走过来说:“哟?这不是我们厂的大学生周铭吗?怎么也在这里围观告示吗?的确,现在的这些不法分子实在是太猖狂了,居然还能打起国库券的主意,真是让人防不胜防啊!周铭你说对不对?”

看着马林那张让人生厌的脸孔,周铭说道:“不得不说,你有你爸的关系有些再无耻的事情干起来都很方便,只是你这个理由太蹩脚了,还假钞?这东西到银行就能看出来了,难道还真能以假乱真不成?”

马林耸耸肩说:“理由无所谓,只要广大的厂职工相信就行了,而且我爸已经和保卫处那边打好招呼了,如果你们再敢向厂职工家属收国库券的话,保卫处就会把你们给抓去派出所关起来的。”

“马林你不要欺人太甚!”张雷怒道。

第八章 更高利率

“老子就是欺人太甚你又能拿我怎么样?有本事来打老子呀!”马林拍着自己的脸很嚣张的说。

看着马林这一副欠揍的样子,苏涵和张雷很气愤,但周铭则很轻松的说:“没想到你的动作倒很快,但你以为你这样做我的国库券生意就做不成了吗?”

“你还能怎么做?忘了告诉你了,不仅仅是厂里贴了这样的通知,我爸还让保卫处把这个通知发到邻近的乡镇去了,你要去其他地方收,当心被那些农民给乱棍打死啊!就算没被农民打死,被附近的生产队给送去派出所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呀!”马林得意道。

这让周铭有些意外,他没想到马林他爹居然会做到这个份上,还通知了其他乡镇,看来是马林把国库券的事情告诉他爹,他爹也看出来这个生意的巨大利益了,所以才动用自己手上的权力张贴告示,为的就是要把国库券的生意全部垄断在自己手上。

“马林,你爸的确是咱们厂里最有权势的副厂长,但要阻止我的国库券生意,凭你们还做不到,有些事情我原本现在还不想做的,但现在看来也不得不做了。”周铭说。

“你想要做什么都随便你,老子就在这里等着你!”马林说完就哈哈大笑的离开了。

……

“周铭,我们该怎么办?”

苏涵很彷徨的问周铭,另一边张雷没有说话,但是他脸上的表情却是和苏涵一样的。

周铭明白他们已经是完全没主意了的,不过这也正常,面对马林这样用关系来打压,换做是谁都会彷徨无措的,除非是那种很有能力的人。

“你们真的以为马林这样做我们的国库券生意就没法开展了吗?马林他爸再大不过就是个副厂长,你们难道真以为马林他们家可以在咱们南晖县里一手遮天了吗?”周铭问。

“可是周铭,我们都是普通厂职工,不认识什么领导呀!”苏涵说。

“小涵你忘了一个人,”周铭提醒说,“县农行的戴主任,我们可以去找他和他一起合伙做这个国库券生意。”

其实这是周铭在当初戴主任故意试探自己的时候就已经想好的一步棋,作为重生者,他很清楚一个这么大的蛋糕,并且还是完全零风险的生意,自己这些没权没势的人根本不可能吃得下来,开始的时候别人不知道自己还能赚钱,但当别人也发现并利用自己的权势来抢钱以后,自己就不好做了,因此自己必须找一个强有力的合伙人,而周铭选的合伙人就是县农行主任戴振江。

首先戴振江之前就已经试探过自己了,自己找他会比较方便,不会出现提着猪头却进不去庙门的情况;其次拥有后二十多年记忆的周铭很清楚,这个戴振江以后是从银行出来,做官到了省财政厅厅长的,这要是没有一个强有力的后台,是根本不可能的。

除此之外,这个时候的银行并不像后世那样的遍地开花,整个南晖县才只有建行和农行两家银行,那么戴振江这个农行主任,如果说他和县里那些领导没关系,那是打死周铭都不相信的。

原本周铭这一步是打算在国库券的秘密被其他人知道,竞争者越来越多的时候再走的,但现在马林这样搞,周铭只能提前走这一步了。

周铭带着苏涵和张雷来到县农行,周铭直接对农行的工作人员说:“我是昨天来兑换一万国库券的周铭,我找你们银行的戴主任。”

县农行的工作人员被周铭身上的气势吓到了,愣了一下才去向戴振江汇报,过了一会就请周铭苏涵和张雷进去银行里面了。

还是那间接待室,戴振江请周铭苏涵和张雷坐在沙发上,他也坐下,上下打量了周铭几眼后才问:“不知道周铭小同志今天来找我是做什么?难道今天又更大数额的国库券要兑换吗?”

周铭摇头说:“不是,今天我来是想和戴主任您谈合作的,上一次戴主任不就对我一次来兑换这么多国库券感到好奇吗?”

“我想我明白你的来意了,你是想找我合作一起做国库券的生意对吗?”戴振江问,周铭点头说是,戴振江往后一躺,随意的靠在沙发上说,“如果是昨天我一定会很高兴的答应你,但是很可惜,今天恐怕就很困难了,因为你们厂里的事情我已经听说了,你们厂保卫处贴出了通知,说你们要是再在厂里收国库券的话,就会把你们给抓起来吧?”

听戴振江这么说,苏涵和张雷一起啊了一声,他们没想到戴振江居然已经知道这个事情了,看来周铭说的没错,戴振江确实在县里很有势力,厂里今天早上才贴出来的通知,没想到他就已经知道了。

可这样一来就麻烦了啊!因为他们来找戴振江的唯一依仗就是国库券的生意,现在戴振江既然已经知道了这个事情,就说明厂里应该有人和他说过了,那么以他的关系,完全可以自己把这个生意掌握在手里,就算不行,他也可以和其他更有权势的人合作,怎么都不会选他们啊!

这可怎么办?

苏涵和张雷心里非常着急,因为眼下的局势对他们太不利了,但周铭却仍然不慌不忙:“戴主任不愧是咱们县农行的领导,果然能耳听六路眼观八方。”

周铭这副不慌不忙的态度让戴振江感到非常惊讶,他看得出来周铭是真的很有自信,只是他不明白周铭的这份自信究竟从何而来,他问周铭道:“难道你现在还认为我会答应和你合作吗?”

“当然,只要戴主任想赚钱,那么我想我这边的条件一定会让戴主任满意的。”周铭说,“根据昨天我在这里兑换的国库券来看,咱们南晖县的利率应该是在一年一毛一到一毛二左右对吧?那么如果我有办法把这个利率提高到至少一毛五呢?”

周铭的这个反问让戴振江当时就坐不住了,他满脸震惊的看着周铭,死死的盯着周铭的眼睛,想从周铭的眼里看出什么,但结果都失败了,周铭很平静的和他对视着,没有丝毫的慌乱,这证明周铭说的很有可能是真的,他真的可以把一毛二的利率提高到一毛五。

戴振江在死死盯着周铭眼睛的时候,周铭也在盯着戴振江的眼睛,周铭从他的眼睛里读到了一丝挫败感,周铭在心里欢呼一声,因为周铭知道自己已经迈出说服戴振江的第一步了。要知道,戴振江作为县农行主任,自认为是整个南晖县最懂国库券的人了,可他怎么都想不到自己究竟能有什么办法能把国库券的利率提高,那么他如果要想赚这个钱,他就只能选择和自己合作。

戴振江震惊,苏涵和张雷同样感到震惊,因为周铭之前并没有和他们说这个事情,他们不明白周铭为什么要夸这个海口,国库券是国家发行的东西,连银行都没有权力改利率,周铭怎么可能提高利率呢?难道周铭为了拉戴振江上船已经什么都不顾了吗?可在他们的印象里,周铭不应该是这样的人才对呀!

“戴主任好像不相信我?”周铭问。

“你要我怎么相信你?”戴振江说,“国库券的利率是国家定的,怎么可能是你说提高就能提高的?”

周铭一副早知如此的表情说:“其实戴主任,我今天来并没有要你一定要相信我,我也没想说服你什么,我只是想把之前我来银行兑换的那些国库券都买回去,等我再拿着钱回来的时候,我想事实就胜于雄辩了吧?”

“是以一毛五一年的利率买回去吗?”戴振江问。

周铭点头说:“当然。”

戴振江倒吸了一口冷气,略微犹豫了一下就拍大腿决定道:“好!虽然有些不合规矩,但我能做主就让你把你那些国库券全部买回去,欠的钱等你赚钱以后补上就行了。”

“戴主任果然是爽快人。”周铭说。

随后戴振江让银行的会计仔细算了一下帐,才把国库券交给周铭说:“这是两万二的国库券,按照你所说的一年一毛五的利率,去掉零头,你还欠我一万三千块的利息。”

戴振江的话已经让苏涵和张雷说不出话来了,如果不是知道国库券是国家发行的,他们一定会认为这是什么高利贷,要不然利息怎么会超过本金的一半?这简直是在抢钱嘛!

“没问题,”周铭爽快道,“不过我需要戴主任帮我点忙。”

“你说。”戴振江说。

“我需要去江夏市找我一个同学,所以我需要戴主任帮我订两张去江夏市的卧铺票,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戴主任还能帮我报销一下中途的差旅费。”周铭说。

周铭这个要求让苏涵和张雷感觉整个人生观都不对了:戴振江都已经破例赊账把国库券都卖回来了,他怎么还能提这么多要求?

不料戴振江却哈哈一笑说:“这个好说,我在临阳市里车站有熟人,帮你们订两张卧铺票就可以了,至于差旅费,我们银行还是很富余的,也没问题,但前提是你真的能给我把一毛五的利息带回来,如果不行,别怪我丑话说在前面,我会从你的钱里面扣的。”

“戴主任还是个谨慎人,”周铭说,“戴主任你放心好了,你就等着我给你带一万二的利息回来吧。”

第九章 乡巴佬

南晖县没有火车站,要坐火车必须去临阳市里面,戴振江打了个电话,才几分钟,临阳车站那边就有人把车票买好了,周铭带着苏涵坐车来到临阳车站。

在候车室里,周铭和苏涵等着开往江夏市的火车,苏涵问周铭道:“周铭,你江夏的那个同学真的能帮你把国库券的利率提高到一毛五吗?”

周铭笑了笑,他知道苏涵肯定早就想问这个问题了,只是一路上的颠簸再加上苏涵有些晕车,所以才一直没问,现在坐在候车室里休息了一会,她自然就问出了心中的疑惑。可周铭却并没有回答她,而是反问她道:“你知道各地的国库券有什么不同吗?”

苏涵怔怔的看着周铭说:“不同?国库券不都是国家发行的吗?怎么还会有不同?”

“那当然,国家发行国库券的目的是为了支持国家建设,而由于各地经济的发展程度不一样,所能支付的国库券利率也就不一样。”周铭说,“江夏是整个中西部发展的中心,也是国家支持力度最大的地方。”

苏涵一下意识到了什么:“周铭你的意思是说江夏市这边的国库券利率会比南晖县高?是你同学告诉你的吗?”

“是的,江夏这边的利率能达到一毛七左右。”周铭说,其实周铭在江夏市这边并没有什么同学,他的判断完全是来自于前世的记忆,要不是周铭还记挂着父亲随时可能爆发的病情,他都想去利率最高的滨海市兑换国库券了,据说那边的利率都已经不可思议的接近两毛了。也正是因为各地有这种利率诧异的存在,当年有个人就依靠在不同利率的两地之间不停的倒卖国库券,不到一年就成了百万富翁。

“可是……同样是国家发行的国库券,怎么利率差别会这么大呢?”苏涵不能理解。

“这就是市场经济,”周铭说,“一个东西买的人多,他的价格自然高,相反如果一个东西一直无人问津,那么他自然就不会有什么价格了。”

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周铭没有和苏涵说,就是现在各地银行还并没有形成联网系统,各地的银行之间没有联系,中央也没法调控过来,所以才会出现各地国库券利率不一样的情况。等到以后银行之间联网了,这个情况就不复存在了,但考虑到苏涵的时代局限,周铭就不和她说那些她听不懂的词汇了,只要能让她相信自己是一定能赚到钱就行了。

到了中午十二点,周铭和苏涵登上了开往江夏的火车,经过十个小时的旅途,他们终于到达了江夏车站。

“他娘的,这火车真慢,白白浪费了一天的时间!”

周铭骂骂咧咧的走下火车,这个时候,他无比怀念后世的高铁,因为如果是高铁的话,只要两个小时就到了,现在坐火车居然要十个小时,幸好是卧铺,要不周铭真感觉自己要被颠散架了,当然最重要的是,他们到江夏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

从戴振江那里拿了银行的出差差旅费,周铭本着公款不用王八蛋的原则,带着苏涵住进了江夏市一家很好的酒店。

不过这个好也就是相对这个年代来说,在周铭眼里,现在这酒店的环境也就和后世普通的宾馆差不多。但就是这样,也仍然让苏涵感到很拘谨了,她跟着周铭来到房间里,看着洁白的床单,苏涵都不敢去碰,生怕自己身上的尘土弄脏了干净的床单。

看着苏涵这个样子,周铭为她解释说:“你就放心睡吧,我们既然付钱了就不要担心,酒店的人会每天清洗床单的,你就是拿床单擦鞋都没关系。”

这个解释让苏涵很不理解,但周铭也没有解释太多,毕竟要转变过去的观念,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

十个小时的旅途劳顿让周铭和苏涵都很疲惫了,因此很快他们就在各自的房间睡着了,一直到第二天早上,苏涵早起习惯了,七点就来敲周铭的房门,把周铭从梦中拖起来了。

七点半,周铭洗漱好和苏涵下楼吃早饭,饭后周铭又带着苏涵在长江边上走了一会,到了九点多钟,周铭才带着苏涵去银行。

“哈哈!看来我们的运气不错,江夏这边昨天才提高的国库券利率。”周铭高兴道,在他面前,银行挂出来的一块牌子上面赫然写着国库券提高至18%的利率。

对此,苏涵一双妙目瞪的老大,就算周铭给她解释过利率的问题,她也早有了心理准备,但她还是无法理解,为什么江夏和南晖的利率会相差六分到七分的利息。不过这都不是苏涵所考虑的范围了,她只是觉得周铭真的好厉害,不愧是大学生。

不一会周铭就出来了,高兴的对苏涵说:“小涵太好了,我们总共兑换到了四万一千多块钱,扣去本金和要给戴主任的利息,我们还赚了六千多块钱。”

苏涵惊讶得一张粉润的小嘴张成了O字形,让周铭恨不能抱着她狠狠亲上一口,苏涵无法想象,怎么周铭就只是从临阳到江夏这边跑了一趟,居然就赚了六千多块钱。

六千块钱,这可是六千块钱呀!要是在厂里上班的话,要好几年才能挣到这么多钱,这钱也赚得太容易了吧?

周铭看出了苏涵心里的想法,对她说:“赚钱本来就不难,只要你信息完备敢出手去做就行了,就像小涵你之前在厂里开饭店,只不过名字和别人不一样,你饭店的生意就是要比其他地方的好。”

苏涵嗯一声重重的点点头,看向周铭的眼神里满是崇拜,因为苏涵明白,虽然周铭嘴上说的轻巧,只要有信息敢出手就能赚钱,但能看到这些信息当中蕴藏的商机,并且相信自己判断,敢于借高利贷来做这个生意的,恐怕也就只有周铭一人了。

事情做完了,他们也就没有继续待在江夏的必要,就买回临阳的火车票了,但最早一班回临阳的火车也要到下午才有,在江夏闲来无事,周铭就带着苏涵去逛街了。

“哇!好繁华!”来到江夏的商业街,苏涵看着四周琳琅满目的店面感慨道。

不得不说,作为中部地区经济最发达的城市,江夏的商业起步还是很早的,当南晖县那边还处在半计划经济时代的时候,江夏这边就已经引进了风靡沿海的购物广场。

对周铭来说,这种购物广场并没有什么稀奇的,在二十多年的后世这种购物广场比比皆是,很多小县城都要搞上一个,但在现在来说却是个很稀奇的事物,尤其是对习惯了隔着柜台往里看的这个时代的人来说,这种置身于商品当中的感觉对顾客具有相当大的冲击力。

苏涵高兴得像个孩子一样看着各个店铺里的衣服:“好漂亮的衣服呀!”

苏涵高兴,周铭也很开心,看来不管是哪个时代的女人,只要是女人,逛街购物对漂亮衣服的喜爱,就都是一样的。只不过前世苏涵过的并不好,她在家里的安排下,嫁给了厂里的一个小干部,一生清贫,可即便是这样,在自己困难的时候她还是想办法帮助自己,那么自己现在重生回来了,就一定要努力让她过好。别的自己没办法保证,但至少不会让她再为钱发愁,自己也是一样。

国库券的生意只是一个开始,周铭重生回来可不是只想成为一个“周百万”就算了的,他要赚的可不是百万,而是更多钱!

“喂!不要乱碰!”突然一声喝喊打断了周铭的思路。

周铭闻声看过去,只见苏涵正怯生生的站在一个模特道具前,旁边一个花信少妇很严肃的瞪着她。

周铭皱眉走过去问:“小涵怎么了?”

“我……我觉得这件衣服好漂亮,我想摸摸看,她不让我碰。”苏涵懦懦的说。

周铭点点头,对那花信少妇说:“我朋友喜欢这件衣服,想看一下怎么了?”

那花信少妇却切一声,不屑道:“看什么看?有什么好看的?不买就别在这乱看,耽误我们做生意。”

周铭心里叹了口气,想起现在是在80年代,不是市场经济发达的二十年后,要是在二十年后如果有营业员敢拿这样的态度对顾客,保准当天就会被开掉,但现在还是改革开放初期,商场的很多制度都没跟上,这些营业员都还是铁饭碗,她们的思维也还没转变到真正的服务员上面,自然还带有计划经济时代的骄横了。

在这个从计划经济到市场经济转变的过渡年代,各种思想观念的碰撞,让这个时代会出现各种各样的极品,这位花信少妇显然就是其中之一。

当然,要是周铭和苏涵一身名牌的进来,她自然不敢怠慢,但可惜的是,周铭和苏涵刚从南晖那种乡下地方出来,一身的穿着非常土气,那花信少妇显然不认为他们是有能力在这里消费的顾客,对待他们的态度自然就不好了。

苏涵轻轻拉了一下周铭的衣角:“周铭要不我们去其他地方再转转吧?”

周铭正准备说话,那位花信少妇又说话了:“我最烦的就是你们这些人了,买不起东西就不要来这里瞎逛,一点自知之明都没有,乡巴佬。”

听着花信少妇损人的话,苏涵低下了头,紧咬着嘴唇,她很委屈但也没办法。

“是吗?”

周铭原本已经准备和苏涵离开这家店铺去其他店铺看看的,但现在听到她这样说自己和苏涵,周铭就忍不住决定要好好教育教育她了。

第十章 睡一个房间好吗

“怎么?你好像还很不服气?”

花信少妇斜着眼睛看着着周铭,她没想到周铭没有出去却又朝自己走过来了,看来这乡巴佬就是乡巴佬,没点本事脾气还挺大。

周铭不理会她的嘲讽,开口问她:“你们这里应该已经进行过工资改革,你们营业员除了工资以外还有提成,这个提成是和销售业绩挂钩的吧?”

“是又怎么样?那也和你这个乡巴佬没关系,像你这样的,这辈子都买不起这里的衣服,赶紧滚蛋,少在这里耽误我们做生意!你要再在这里胡搅蛮缠当心我报警把你抓起来!”花信少妇叉着腰威胁周铭说。

这话把苏涵吓坏了,她上来要拉着周铭出去,但周铭却冷笑一声,向里面另一个营业员招手道:“那位同志你来一下,帮我把这件衣服包起来。”

周铭指着刚才苏涵喜欢的衣服说,里面那个营业员走出来,花信少妇不满到:“小红你出来干什么?没看到这是个乡巴佬,他逗你玩的,你还真信了。”

那个叫小红的营业员愣了一下,疑惑的看向周铭,周铭说:“我和你一起去结账。”

说着周铭和小红一起来到收银台,衣服是一百块钱,苏涵啊了一声,她没想到这件衣服居然这么贵,都赶上厂里上班的一个月工资了。周铭倒是没感觉,毕竟后世商场里哪件衣服不是几百上千的,一百块钱只能算是很便宜的了,所以周铭很利索的把钱付了。

那花信少妇见状撇撇嘴说:“打肿脸充胖子的乡巴佬。”

她这么说显然是没想到周铭居然真的有能力买下了这件衣服,但她猜测可能这是周铭故意摆阔的,一件衣服一百多块,根本不是一般人能承受得起的,这个乡巴佬只怕是想在他女朋友面前显摆,才忍痛掏钱买的吧。其实花信少妇这么想是没错的,但只可惜她碰上的是周铭。

周铭看了她一眼,对小红说:“把你们店里最好看的几件衣服都拿过来看一下。”

小红答应了一声,很快就拿来了几件衣服,周铭回头问苏涵:“喜欢哪几件?”

“都好漂亮。”苏涵说。

“那你就都去试一下吧。”周铭说。

“这……可以吗?”苏涵很想穿这些漂亮衣服,但刚才花信少妇的话又让她心有余悸。

“当然可以,试衣间在这边。”

听到小红这么说苏涵才放心的拿着衣服去试衣间换了,等苏涵再出来的时候周铭感觉自己的眼睛被晃了一下,因为苏涵换上新衣服以后实在是太漂亮了。

都说人靠衣妆,就算是再美的女人,如果不会打扮也会平庸,以前周铭不怎么相信,但是现在看到苏涵周铭才确信了这句话。原来苏涵一直穿着乡下那种土布衣服还感觉不出来,但是现在当苏涵换上了好看的衣服以后,立刻就不一样了,周铭这也才发现苏涵的身材曲线居然会那么完美,比后世自己看过的那些车模还要好。就连同为女人的小红都在惊叹:“哇!好漂亮!”

面对周铭那直勾勾的眼神,苏涵有些不好意思,一张小脸红扑扑的:“我穿这衣服……是不是有点不太合适。”

周铭连忙摇头说:“绝对没有,小涵这衣服简直就是为你量身定做的,太漂亮了!”

“真的吗?你就会哄我。”苏涵满心欢喜。

“那当然,真没想到小姐你的身材这么好,这件衣服一般的女孩都穿不出感觉的,没想到穿在你身上会这么合身。”小红也夸赞道。

周铭两手一摊:“这可不是我哄你了,你再去试试其他几件衣服吧。”

苏涵点头又试了其他几件衣服,除了一件尺码不对以外其他的都很好看,周铭对小红说:“全包起来。”

“好的先生,一共是两千块钱。”小红说。

周铭拿出钱准备付款的时候,那花信少妇走过来说:“先生很不好意思,您进来就是我接待的您,现在您结账也应该由我来吧?”

花信少妇这么说周铭还没说话,小红先不乐意了:“琳姐你这是什么意思?这位先生是点名让我来结账的。”

花信少妇哀求周铭道:“先生都是我狗眼看人低,刚才怠慢了您,您大人不记小人过不要和我一般见识好不好。”

周铭不理会花信少妇问小红:“卖两千块钱衣服,你们提成大概是多少?”

“差不多五六百吧。”小红回答说。

听到这个答案,周铭才明白那个看起来应该从来没有向顾客低头的花信少妇为什么会主动向自己道歉了,无非就是一个利益在作怪,五百六块钱在80年代可不是一个小数目,就算是在江夏市购物广场这样的地方,也等于是一个季度的工资了。试想有一天能赚到四个月的钱,谁会不愿意呢?

不难想象,这位花信少妇现在肯定后悔得要死,如果给她一次重来的机会,她一定不敢再对自己和苏涵说那些话,而是会把自己和苏涵当成祖宗一样供起来的。

不过世上可没有后悔药吃,周铭对小红说:“今天你做的很好,你去帮我把选好的衣服还有她换下来的衣服都包好吧,还有,以后记住千万不要带着有色眼镜看人,知道吗?”

小红开心的点点头,而花信少妇则是一脸颓然:四个月的工资,就因为自己一句错话,四个月工资就这么没了。

……

周铭拎着衣服和苏涵一起走出购物广场,来来往往的人们都对这对男女投去了惊讶的目光,原因无他,实在是因为苏涵太漂亮了,而周铭则还是穿着南晖县的衣服,这么大的反差让人无法接受,所有人只能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的哀叹一声:又一朵鲜花插在了牛粪上。

苏涵可不管其他人的眼光,在她看来周铭可不是什么牛粪,绝对是所有女孩梦中的白马王子!

苏涵做梦也没想到自己居然能有机会穿上几百块钱的衣服,回想着刚才,如果没有周铭的话,只怕自己就是要被那个花信少妇奚落的命了。

想到这里,苏涵做了一件让周围男人恨不能杀了周铭的事情:她居然主动挽住了周铭的胳膊。

“周铭,谢谢你。”苏涵小声道。

“不要谢我,我们小涵这么漂亮,我的使命就是保护你不受欺负嘛!”周铭笑着说。

“可是……这些衣服都好贵好贵的。”苏涵说的这是心里话,她觉得自己在厂里平时就只是穿几块钱的衣服,这几百块钱的衣服她觉得真的太贵了,就算他们这一次来江夏赚了六千块钱,但一下就花了三分之一在她身上,她还是感觉很对不起周铭。

周铭却无所谓的说:“是吗?可我怎么觉得这些衣服还配不上你,如果我有能力的话,下次带你去岭南经济特区那边去买更好的衣服。”

苏涵抬头问:“周铭,你真的觉得我有那么好吗?”

“那当然,你没看这街上的男人看我的目光都恨不能杀了我吗?”周铭调侃道。

苏涵感觉自己的眼睛湿润了,她头一次感觉被一个男人呵护的感觉是这么好,她紧紧挽着周铭的胳膊,心中做出了一个决定……

时间到了下午五点,周铭和苏涵来到江夏车站,周铭先给戴振江去了一个电话,就和苏涵登上了回临阳的火车,十个小时以后回到临阳,由于是凌晨,周铭和苏涵就在市里酒店开了两间房休息。

周铭正准备睡觉,就听自己的房门被敲响了,周铭打开门一看,是苏涵俏脸通红的站在门口,周铭疑惑道:“小涵你怎么了?”

苏涵低着头,扭捏了好久才说道:“周铭,我那边有蟑螂我怕。”

蟑螂?这里是临阳市里最好的酒店,又不是乡下那些卫生条件很差的招待所,怎么会有蟑螂呢?

不过周铭也没多想:“那要不你睡我这边吧,我去你那房间睡。”

“不要!”苏涵立刻反对道,但面对周铭不解的目光,苏涵犹犹豫豫的解释道,“我……我怕你这边也有蟑螂。”

“应该不会吧,我刚才看过的,这边卫生条件还行。”周铭说。

可是苏涵还是摇头:“周铭,要不……我们就睡一个房间吧。”

周铭一下子瞪大了眼睛,第一时间以为自己听错了,苏涵居然主动请求自己和她睡一个房间?这什么情况?就因为怕房间里有蟑螂吗?还是有其他别的原因?

周铭来不及细想这些,苏涵见他这个样子,居然一下子委屈的哭了起来:“周铭,你是不是嫌弃我名声不好,但那都是黄正污蔑我的,我真的……真的不是那个样子的。”

突如其来的眼泪让周铭变得手忙脚乱,周铭连连摇头说:“不是的小涵,在我心里你永远是最纯洁最美丽的!”

“那……今天我们就睡一个房间好吗?”苏涵眨着她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问。

面对苏涵眼里的希冀,周铭只能硬着头皮点头说:“好吧,小涵你睡床我睡沙发。”

得到周铭的答案,苏涵一下子破泣为笑的欢呼起来,让周铭搞不懂她究竟在想什么。

再世巨商》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风车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风车小说)或者(fengchexiaoshuo),关注后回复 再世巨商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乡村小农民》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原标题:《乡村小农民》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书名:乡村小农民目录预览:第1章强买强卖第2章内有乾坤第3章灵液是好东西第4章白菜价第1章强买强卖烈日高照,已经到了中午,一身臭汗的刘田扛着一把锄头从自家的土豆地走出来,因为长期劳作的原因,他身上的皮肤有些黝黑,一双手上充满同龄人无法想象的角质层,看起来粗糙无比。尽管如此,他的脸上依旧洋溢着笑容,看起来很是阳光。而在他的身后则是站着一条足足及腰的黑白斑交替的土狗,骨瘦如柴但一双眼睛却不时散发着凶光,它吐吐舌头,显然也是被这炎热的天气折磨的受不了。这时,

  • 《夜半婚事:僵尸老公暖暖哒》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原标题:《夜半婚事:僵尸老公暖暖哒》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小说名字:夜半婚事:僵尸老公暖暖哒目录预览:第1章诡异手机新闻第2章你怕我吗第3章我要咬舌自尽第4章小巷第1章诡异手机新闻我叫秦蓁,今年二十岁了,正在读大三,学的是临床医学。我的姑姑秦琼是学校附属医院的主任医师,近水楼台先得月,我率先进入实习期,一方面可以积累工作经验,另外还可以拿点工资,解决长久以来的经济危机。但是正当我为自己有这么好的资源而沾沾自喜的时候,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这件事直接影响到了我的职业方向和人生目标,从此世上少了

  • 《诱宠萌妻:大叔太缠人》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原标题:《诱宠萌妻:大叔太缠人》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小说:诱宠萌妻:大叔太缠人目录预览:第1章惨遭渣男劈腿第2章小道消息出错了第3章殴打大人物第4章我要告你们第1章惨遭渣男劈腿‘哒哒哒’高跟鞋清脆的响声在安静的大厅内有节奏的响起,被擦拭的宛如镜子般光洁亮丽的地板反射出女人的身影,她穿着一件水红色的长裙,脚下踩着一双裸色的细跟高跟鞋,修饰的她的双脚格外小巧。何奈奈踩着一双她从不舍舍得穿的高跟鞋,别别扭扭,小心翼翼的走进了金碧辉煌的走廊,金碧辉煌顾名思义,不论是酒店的外面还是走廊亦或是酒店的房间内

  • 《战神主宰》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原标题:《战神主宰》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书名:战神主宰目录预览:第1章帝皇经第2章旋风聚气法第3章皇族特使第4章赌石第1章帝皇经宁武国,岳阳城。“啊!”昏暗的房间中蓦然响起一声大叫,水无尘陡然自床上坐了起来,满头的大汗淋漓。当水无尘回过神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赤身裸体的躺在一张床上,四周的一切都很陌生。“尘少,怎么了?”一条莲藕般的玉臂从锦被中伸出……被窝中钻出一个青丝凌乱,睡眼惺忪的美丽少女。“我这是在哪里?”水无尘瞳孔微凝。“尘少,你是在春花院啊,在我的床上,刚刚是做噩梦了吧。”少女咯咯娇笑

  • 《玄天魔帝》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原标题:《玄天魔帝》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小说名:玄天魔帝目录预览:第1章衣冠冢第2章九月林第3章弑魔夺灵经第4章一掌拍飞第1章衣冠冢碎月宗位于青凰地南部,是一个传承了千年的修行宗门。如今,宗内弟子已有上千人,实力雄厚,为方圆百里内的第一大宗。早在五百年前,随着弟子的增多,碎月宗第九代宗主便是把宗内弟子按天资修为分为四层。天地玄黄!天门最强,黄门最弱!这四字是身份与实力的象征,天门弟子更是所有人的追求。陈然是碎月宗的弟子,不过他仅仅是一个黄门弟子,灵脉是最低的九品,修为也是最低的开脉一层,普通如

  • 《神武主宰》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原标题:《神武主宰》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小说:神武主宰目录预览:第一卷入世之枭第1章这才是他的种第一卷入世之枭第2章逆天夺时阵第一卷入世之枭第3章大黑暗经第一卷入世之枭第4章仇人相见第一卷入世之枭第1章这才是他的种夜色阴森,山谷风寒,在距离乱城不足三里地的千跌谷底,一名少年睁着双眼仰望苍穹,静静地躺在了一条小河边的泥地里。雨水如帘落下,河水潺潺声响越来越大,画面也就更加地冷寂了几分!泥地里,少年的一身白衫早已血染,又被树枝一类的东西撕扯挂拉,白衫早已破破烂烂,包裹不住他那伤痕累累的身躯。“我只

  • 《绝世剑神》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原标题:《绝世剑神》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小说:绝世剑神目录预览:第1章剑神重生第2章恶奴上门第3章兄弟,剑借我一用!第4章一剑在手,天下我有!第1章剑神重生三百年前,有子叶云,横空出世,天赋绝伦,独领风骚。二百年前,叶云手持断天残剑屠尽万魔,脚踩万千骄子天才,铸就了“苍穹第一剑神”的不朽传奇!一百年前,叶云在开天的关键时刻,却被号称苍穹第一美女的倾世红颜无双仙儿一剑穿心,身陨万界山。…………而今日,落英帝国,战王府一处破败院子,有一个少年猛然睁开了眼睛。“无双仙儿,我全心全意待你为平生挚爱,而

  • 《隐婚溺宠:总裁的萌妻》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原标题:《隐婚溺宠:总裁的萌妻》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小说名字:隐婚溺宠:总裁的萌妻目录预览:第1章总裁的萌妻第2章总裁的绯闻第3章今晚留下来好吗第4章三个180,你懂的第1章总裁的萌妻雨夜。窗外倾盆大雨,如子弹一样噼里啪啦打在窗户上,又亮又响。客厅里电视正开着,里面放着娱乐新闻。人美声甜的主持人播报着昨日的消息:“高干豪门世家公子哥宗世霖,近日被爆出频频与当红女星苏玉出现在五星级的大酒店,疑似好事将近,不日就要完婚……”而卧室里的柔软大床上,两具身体交叠在一起。男人脊背肌肉结实有力,健康的小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