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战气凌霄】新闻工作者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2017/11/1 14:50:00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字:战气凌霄
第2章 因祸得福

眼前,是一片茫茫白色寒气,陆天羽仅能看清楚前方三丈左右的距离,但求生的欲望令得他忘记了一切,只是机械般的不停划动双臂,双腿拼命蹬动着,艰难的向着前方慢慢游去。原文qi-wen.com

“嗷……”突然,一声尖利的哀嚎从身后传来,随即便是一阵剧烈的水花激荡之音响起,陆天羽吓得一个激灵,努力扭头望向身后战场,但凭他的目力,却是无法看清楚分毫。

“这么快就分出胜负了吗?”陆天羽心中更为焦虑,再次拼命的掉头游动起来。

“嗤嗤……”陆天羽刚游出三米左右,身后立刻响起一阵刺耳的嗤嗤声。

那大蟒,又追来了。

陆天羽吓得魂飞魄散,扭头一望之下,那大蟒嘴里正叼着一颗篮球大小的赤红色珠子,疯狂向着自己追来。

“妖丹?”陆天羽一见之下,更为惊骇,那颗赤红色珠子,应该就是先前那只七彩火鸟的妖丹,没想到已经结成妖丹的七彩火鸟,竟然还丧命在大蟒手中,被开肠破肚,夺走了妖丹,这说明,那只妖兽大蟒,绝对是实力超强之辈,它要杀死自己的话,就像是捏死一只蚂蚁般简单。

但那大蟒虽然取得了最终胜利,却也是付出了极为惨重的代价,只见它身上遍布着无数沟壑般的伤痕,血盆大嘴中,明显可见,缺了几颗门牙,应该是在与七彩火鸟的激战中掉落。奇闻网

“呼”那大蟒虽然身受重伤,速度比之以前慢了许多,但在陆天羽眼中,仍然是快得恐怖,几乎眨眼间,便乘风破浪,冲到了他的身后,两只闪烁幽红之芒的三角眼,在白色寒气的衬托下显得更为吓人。

“嗤嗤”大蟒冲至,毫不犹豫的张嘴猛然一吸,陆天羽立刻感觉到一股巨大的吸力涌来,整个人伴随着身周的潭水,迅速被拉扯着,唰的冲进了大蟒的血盆大嘴之中。

“咕噜”陆天羽与那颗赤红色的妖丹一起,咕噜噜的沿着大蟒的喉间滑落,直接进入了大蟒肚中。

进入大蟒肚内的陆天羽,最终啪的落到了实处,一阵刺鼻的腥味扑鼻而至,不由骇然睁开双目,顿时发现,自己所在之处,竟然是一处莫约上百平米的空间,四周是一片蠕动的肉壁,里面存在着许多还未完全消化的食物残渣,那颗赤红色火鸟妖丹,正静静躺在自己身旁。

“啊!”突然感觉到腰身位置传来一阵剧痛,陆天羽忍不住发生一声痛苦哀嚎,低头一望之下,这才发现,刚才自己掉落的地方,竟然还有着一块拳头大小的石头,此石晶莹剔透,犹如白色的玉石一般,其上散发出阵阵耀眼至极的白光,将大蟒肚腹内部照得亮如白昼。

刚才,便是因为砸在这块石头上,令得陆天羽腰身位置遭受重创,从而忍不住哀嚎出声。

但此刻的陆天羽,身陷大蟒肚腹之中,却无暇去观察这块白色石头,迅速收回目光,不由绝望的喃喃嘀咕了一句:“难道我今日注定要死在这里了吗?”

陆天羽心中雪亮,一旦大蟒发动消化功能,那么自己很快便会成为四周那些食物残渣一样的存在了。阅读qi-wen.com

果然,陆天羽思绪刚落,便见到四周的肉壁疯狂的蠕动起来,拼命向着自己和那颗赤红色妖丹挤压起来。

陆天羽脑子顿时一片空白,一股窒息感随之而来,慢慢的,眼前闪过一张慈爱的笑脸,那张脸,正是母亲李香慧所有。

“娘……”陆天羽喃喃嘀咕了一句,脸上露出开心的笑容,在死前,能最后见到母亲的笑脸,于愿足矣。

陆天羽的思绪越来越模糊,很快,整个人便在窒息的压迫中,忍不住头一歪,昏死过去。

谁也没有看到的是,陆天羽腰身受创位置,迅速流出一缕缕鲜红血液,不断洒落在身下的白色石头上,而那白色石头,也像是吸水的海绵,尽数将陆天羽的鲜血吸收,晶莹剔透的白色石头,正逐渐向着浅红色转化。

“蓬!”就在此时,异变突生,那颗赤红色火鸟妖丹,难以忍受四周肉壁的强横挤压之力,突然疯狂爆炸开来,一股近乎毁灭性的力量,猛然涌出,将那四周逐渐收缩的肉壁,瞬间炸成了碎片,与此同时,那股毁灭性的火红能量,一直冲撞到了大蟒的肚腹下方丹田位置,将那颗拳头大小的白色妖丹,一下子撞得四分五裂。

“嗷!”剧痛难耐之下,大蟒忍不住张嘴发出一阵撕心裂肺般的哀嚎,整个身子疯狂在水潭中抽摆着。奇闻网

这就叫做“自作孽不可活”,大蟒的实力比之火鸟高不了多少,它竟然妄图强行炼化吸收火鸟的妖丹能量,最终却是难以掌控,火鸟妖丹爆炸之下,弄了个同归于尽的下场。

火鸟的妖丹性极炙热,而那大蟒妖丹,碎裂后却是发出一阵极为冰寒的能量,两股能量互相撞击中,迅速融为一体,疯狂向着昏死过去的陆天羽冲撞而来。

若无意外,被这股能量一撞,陆天羽定必落得个粉身碎骨的下场。

但,就在此等生死一线的关键时刻,陆天羽压在身下的那块白色石头,突然发出一阵耀眼夺目的白光,化作一面白色大网,迅速罩住了那股冲来的能量,随之拉扯而回,全部强行注入了陆天羽的头顶百会穴内。

“澎”伴随着一阵惊天巨响,大蟒的身体迅速爆炸开来,其内的陆天羽,兀自紧闭双目,像是一枚炮弹般,猛然从大蟒肚中飞出,啪的重重摔在了寒潭之中。

那块白色石头,也随之沉到了潭底,静静躺在潭水中,此刻的石头,其内部清晰可辨,隐隐出现了一条细微的红色血线,正是吸收了陆天羽的鲜血所致。

“咕咚咕咚……”逐渐下沉的陆天羽,身体左边不断冒出阵阵冰寒之气,右边身子,却是不断冒出阵阵炙热至极的烈焰,瞬间将极寒的潭水煮得沸腾,不断冒出阵阵白色水泡。奇闻网

寒潭中,这一幕奇景,一直持续了莫约半个时辰。

“小子,醒醒……”模模糊糊间,陆天羽似乎听到一个苍老的声音,在耳畔呼唤着自己。

眼睫毛微微动弹了一下,陆天羽终于幽幽睁开双目,但看清楚身周情况后,却是忍不住大吃一惊,自己身周,仍然是一片碧绿的潭水,而自己正静静躺在寒潭底部的一块岩石之上。在自己右侧,还躺着一个拳头大小的白色石头,除此之外,别无他物了。

“谁在叫我?”陆天羽想起先前朦胧间听到的那个声音,不由惊诧的张嘴喝问起来,可刚一张嘴,立刻便有着一口极寒潭水冲进了嘴里,将他的话语淹没。

只是,极为诡异的是,陆天羽喝进了这口寒潭之水,却无半点不适,就像是平日里喝水一般。

“这是怎么回事?”陆天羽挣扎着爬起,就这么站在寒潭之中,竟然发现,自己能够在这潭水内正常呼吸,就算是鼻子进水了,也无半点不适。【战气凌霄】新闻工作者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小子,你醒了!”就在此时,耳畔再次响起那个苍老的声音。

“你是谁?”陆天羽犹如见鬼了一样,心中大骇,纵目四顾,却没发现半点端倪,身周除了那无尽的碧绿潭水,没有一个人存在。

“我是你旁边的这块白石,你只需心中兴起念头,便能和老夫正常交流了。”苍老的声音缓缓道。

“啊?”陆天羽闻言再次震惊莫名,不由自主的弯腰伸手抓起那块白色石头。

“你到底是什么东西?怎么能够和我说话?”陆天羽死死盯着手中石头,心中疑惑的问道。

一块白色石头,竟然能够开口说话,像此等诡异之事,他还是第一次遇到。若不是亲眼所见,就算别人讲给他听,他也是绝对不会相信的。

突然,陆天羽脸色剧变,想起一个可能,立刻慌不急待的猛然将手中白色石头丢在了地上,战战兢兢的喝问道:“你……你莫非是先前那只妖兽?”

传闻中,一些实力强横的妖兽,能够以灵魂体的形态,寄居在一些东西之上,而这白色石头,很有可能便是那只白色大蟒寄身所致,如若不然,也不可能会开口说话了。

见闻有限的陆天羽,也只能想到这个可能了,

“混账小子,胡说八道什么,老夫乃是至高无上的《盘古天书》器灵,你岂能拿我与那低劣的妖兽相提并论?”那苍老声音闻言,似乎极不高兴,扬声怒喝起来。

“《盘古天书》?什么玩意?”陆天羽绞尽脑汁,却是想不起《盘古天书》是什么东西,不由疑虑至极的追问起来。

“就你这乳臭未干的小子,自然不知道《盘古天书》是什么,此事还是以后再解释把,莫非你想一直就呆在这寒潭中,和老夫说话吗?”苍老的声音语带讥讽的道。

“啊?”陆天羽看清楚形势,这才发现,自己一直站在寒潭底部,竟然没有半点不适,心中虽然极为疑惑,可也来不多想,再次弯腰捡起那块奇怪的白色石头,双腿一瞪之下,拼命向着寒潭上方浮去。

可双脚刚一离地,陆天羽立刻懵了,他整个人竟然像是一枚炮弹般,疯狂离地,破浪上冲起来,不到一分钟,已然浮至寒潭顶部,而且,现在身处这极为寒冷的潭水中,竟然再无半点先前的不适,整个身体,就像是侵泡在温泉中一样,暖洋洋的,感觉非常的舒服。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陆天羽就像是大梦初醒般,目瞪口呆的睁圆了双目,愣愣的仰首望天,完全不知道自己身上发生了何事。

第3章 洞悉真相

从震惊中清醒,陆天羽立刻想到了一个可能,这一切,应该是那块白色石头搞的鬼。

“《盘古天书》器灵前辈,请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陆天羽想了想,还是难以忍住疑惑,出声问询起来。

“你先游到岸边,老夫再慢慢为你解释把。”白色石头光芒一阵闪烁,随即那个苍老的声音在陆天羽脑海响起。

“好的。”陆天羽立刻点了点头,抓紧白色石头,四肢齐动,拼命向着前方游动起来。

奇怪的事情再次发生,陆天羽刚一动作,便发现自己游动的速度比之先前快了一倍不止,就像是鱼儿一般,在水中畅通无阻。

而且,自己的视线,也能看到近十丈远的距离了。

心中饱含疑虑的陆天羽,没有再多言,只是一个劲的拼命前游,终于,莫约一刻钟后,顺利抵达寒潭边缘。

湿漉漉的爬上了岸,陆天羽一屁股坐倒在谭边的一块大石上,张嘴喘了几口粗气,很快,疲惫感就尽数消散。

“若是往昔,游了这么久,我非得累趴下不可,但现在竟然只是稍微感觉有些疲惫,而且很快就恢复正常了,我身上一定发生了什么神奇之事。”陆天羽坐下后,心中暗暗想道。

目光落在前方清澈的潭水中,看清楚水中自己的倒影,陆天羽再次震惊无比的睁圆了双目,只见水中的自己,额上那道恐怖的伤痕,竟然消失无踪,就像是从未出现过一样。

陆天羽立刻举起手中白色石头,死死的盯着它,疑惑的问道:“器灵前辈,现在我已经上岸,您可以告诉我,到底发生何事了吗?”

“呵呵,小子,你身上发生的诸多变化,其实也没必要大惊小怪的,只因老夫稍微帮你改造了一下身体罢了。”白色石头光芒一闪,苍老的声音直接在陆天羽脑海响起。

“改造身体?”陆天羽闻言一愣,随即想到了一个可能,立刻连呼吸都变得粗重起来,慌不急待的追问了一句:“器灵前辈,请问我……我是否能够修炼了?”

也难怪陆天羽如此的激动,因为以前的他,在陆府可是有名的废物,一直不能够修炼,因此,在这个强者为尊的神荒大陆,很是被人瞧不起。

神荒大陆修炼之风盛行,只有实力强大之人,才能受到别人的尊重,但要修炼,必须满足一个前提条件,那便是须得具有灵根。

只可惜,陆天羽八岁的时候,被家族检测出,毫无半点灵根,根本无法修炼。

但现在,陆天羽感觉到自己身上发生的变化,再加上那器灵前辈的话,心中不由再次生出浓浓希望。或许,得到改造后,自己已经具有灵根了也说不定。

“小子,其实你本身的体质很不错,只是从小被人做了手脚,封住了你的天生五行灵根,因此,你无法正常修炼,老夫只是借助了那两只妖兽内丹自爆能量,帮你疏通了封印的五行灵根,从而使你恢复正常,修炼,自然是没问题了。而且,也只能是拥有五行灵根之体之人,才能使得老夫认你为主。”苍老的声音缓缓道。

“我有五行灵根,只是从小被人做了手脚?”陆天羽闻言顿时一愣。

思索片刻,陆天羽立刻变得面沉似水,他记得小时候,父亲还健在的时候,曾经和他说过,说他骨骼奇佳,体质很是不错,日后修炼,定是事半功倍,比之常人要快上许多。

但在七岁那年,父亲与三叔外出办事,最后却只有三叔一人独自回来,而且带回来一个惊天噩耗,父亲死了。

悲愤欲绝之下,陆天羽大病一场,混混僵僵的过了近一个月,才完全痊愈,在这一个月内,他自己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知道大病痊愈后,身体变得比之以前虚弱了许多。

八岁的时候,陆府举行灵根测试,陆天羽被检测出,没有半点天生灵根,无法修炼。

从此,陆天羽母子俩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陆府之人,对他们母子再无半点尊敬,就连下人丫鬟们,也开始冷言冷语相向。

这一切,全都是因为那次灵根测试,因为在这个强者为尊的神荒大陆,没有天生灵根,不能修炼之人,就注定一生碌碌无为,只能是个废物。

陆天羽本以为,这一切可能是父亲当时看错了,其实自己并无灵根,但今日听了《盘古天书》器灵的话,却是犹如雷霆轰顶,如梦初醒。

往昔的一幕幕,犹如放电影似的在脑海中闪过,陆天羽的脸色变得越来越阴沉,牙齿咬得咯咯作响。

他想起,自己测试失败后,他们母子俩,便被三叔从陆府前院赶到了后院,和下人丫鬟们住在一起。

而且,他们两个,也从此失去了领取陆府月俸的权利,为了生存,他的娘亲李香慧,必须和丫鬟们一起做着粗活,才能领取很少的银子,维持他们母子俩的生活。

三叔的儿子陆天赐,更是隔三差五的来到后院一次,在他面前耀武扬威,将他肆意欺凌羞辱,若是他胆敢反抗,陆天赐便会吩咐管家,派下大量的重活给他娘亲做,将李香慧累得半死。

更悲惨的是,每次他反抗的结果,就是被陆天赐那个达到战士后期的家伙打得鼻青脸肿,奄奄一息,而且从来都没有赢过。

久而久之,为了保护自己和娘亲,陆天羽便不敢再兴起半点反抗之心了,每次都只能默默忍受着陆天赐的折磨、欺凌。

本以为,这一切都是上天注定,谁让自己天生毫无半点灵根,无法像他人一样正常修炼呢?

但在洞悉了真相后,陆天羽心中怒火,立刻像是燎原之火般,疯狂焚烧起来。

因为,这一切,并非上天注定,而是有人从小在他身上做了手脚,自己与娘亲今日的遭遇,全是拜人所赐。

“到底是谁这么恶毒?从小在我身上做了手脚,封住了我的天生灵根?”陆天羽不由仰首望天,发出一声仿若野兽般的疯狂怒吼。

“若是被我查出,我定将你碎尸万段不可。”双拳紧握,双目猩红的陆天羽,再次仰首咆哮,他心中虽然已经想到了几个人选,但还不能完全确定。

而且,就算自己想报仇,现在也没有这个实力,因为那几个有可能害自己的人,可全是实力超强之辈,现在的自己,在他们面前,就犹如蝼蚁一般,若是硬抗,无疑是以卵击石,不自量力。

所以,当务之急是尽快提升自己的实力,拥有了超强实力,才能实现自己后面的计划。如若不然,可能还未等自己查出那个在自己身上做手脚的人,便已身首异处了。

冷静下来,陆天羽立刻望向了手中的白色石头,带着迫切的心情大声道:“器灵前辈,您既然有这么大本事,能将我身上的封印解除,那您能否帮帮我,传授我修炼之法,助我提升实力?”

“这个自然没问题,你现在已是《盘古天书》的主人,我也希望你能有一番作为,不要辱没了《盘古天书》主人的身份,但想要修炼《盘古天书》上记载的高深功法,就必须逐渐将《盘古天书》的封印打破,才能获得其内的功法。而打破封印的条件,甚为苛刻,就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了。”白色石头光芒一闪,器灵的声音在陆天羽脑海响起。

“啊?器灵前辈,难道您不能直接传授我功法吗?”陆天羽闻言不由一愣,有些失望的问道。

“以前可以,但在万年前,发生了一些事情,导致老夫遭受了严重的创伤,更是被人利用大神通封印起来,历经万年之久,这封印才稍微松动了一些,因此,老夫才能在吸收了你的鲜血后,使得《盘古天书》认你为主,目的,便是希望你能帮助老夫,逐渐恢复,打破封印。当然,你在帮助老夫的同时,也会获得巨大的好处的,若你能成功帮助老夫破除封印,那么,日后的你,有了老夫的指导,定会傲立乾坤,打遍天下无敌手,成为巅峰般的存在。”器灵缓缓道。

“器灵前辈,您觉得小子我能办到吗?”陆天羽闻言不由大为沮丧。

器灵虽然说得好听,什么傲立乾坤,打遍天下无敌手的,但这一切,全都有一个前提,那就是必须先行帮助《盘古天书》器灵恢复创伤,破除封印,要知道,这封印可是别人利用大神通布置的,就凭自己,行吗?

“小子,你别灰心,我说你行,你就行,关键是在助我破除封印之前,你得谨慎行事,千万不可泄露身怀《盘古天书》的事情,如若不然,就会立即大难临头,遭受灭顶之灾,无人能够救你。”器灵郑重其事的叮嘱道,语气显得很是严厉。

“我知道,器灵前辈,那你能否告诉我,要如何才能助您复原,并且破除封印?”陆天羽闻言立刻点了点头,这点他还是知道的,俗话说得好“匹夫无罪怀璧其罪”,既然这本《盘古天书》如此厉害,那么,定是件不一般的宝物,自是不能轻易让人知道的。

第4章 废物少爷

“要助我复原,破除封印,其实很简单,那就需要你找到足够的金木水火土五行属性的天材地宝或者是五行属性妖兽内丹,供我吞噬吸收,只有这样,我受到的创伤才能逐渐复原,有了实力,便能逐渐打破封印,获取《盘古天书》内记载的功法,传授于你。”器灵详细的解释道。

“这么简单?”陆天羽闻言不由一愣,神荒大陆上,有关金木水火土五行属性的东西,他倒是知道不少,在陆府内,就有着不少这样的天材地宝和妖兽存在。

“说简单也简单,说难也难,因为要让老夫遭受的创伤复原,一般的宝物是不行的,必须是极品宝物才行,而且,老夫身上的封印,只能逐渐破除,越到后面,越是强横,最终破除,可能需要吞噬天级的五行属性宝物才行,这点,就不是你们小小的陆府那些低阶宝物能够做到的了。”器灵好像能够洞悉陆天羽心中所想,解释道。

“呃……器灵前辈,那小子就无能为力了,天级的宝物,那可只是传闻中的存在,小子我怎么能弄到呢?”陆天羽闻言有些沮丧的道。

陆天羽从小便随着母亲识文断字,父亲在世的时候,曾看过一本父亲从陆府藏书室里面带出来的秘典,其上记载着,大陆上的天材地宝,分为天地玄黄四个阶别,那天级宝物,可是传闻中才有的,就算是陆府的藏宝室,也最多只有黄级宝物存在。要弄到天级宝物,谈何容易?

而且,妖兽也是和人一样,能够吸收天地灵气进行修炼,品阶越高的妖兽,实力越是强横,现在的陆天羽想要杀兽取丹,那无疑是厕所里点灯——找死。

所以,思来想去,陆天羽没有半点底气,觉得此事实在太难太难。

“小子,你怎么这么没志气呢?现在的你,当然无法弄到,但不代表以后也无法弄到啊,而且,做事要一步一步来,切忌不切实际,一步登天,你先帮我弄到一些黄级的低阶宝物,让我稍微恢复一些元气,到时候我便能打破《盘古天书》外围的小部分封印,获取一些简单功法,传授于你了,随着你的实力慢慢提升,日后不就能够取得更高阶的宝物了吗?”器灵恨铁不成钢的呵斥道。

“前辈教训的是,小子记住了。”陆天羽闻言汗颜的点了点头,心中暗暗嘀咕了一句,就算是黄级的宝物,在陆府也是属于顶级的存在,视如珍宝,不是那么容易弄到,更别谈其他玄级、地级、天级的宝物了。

但这话,陆天羽只能在心中想想,他明白一个道理,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想要获取修炼功法,想要变强,是必须付出代价的。

无论多难,为了变强,自己都要努力去尝试一下。

“对了,器灵前辈,为何我现在的力气突然变大?而且游动起来速度比之以前快上许多?请问这又是怎么一回事?”陆天羽想起先前的种种异常现象,不由疑惑的追问了一句。

“小子,老夫先前已经说过,借助两只妖兽自爆的能量助你打破了体内的封印,而且顺便帮你改造了一下身体,最后将那两股水属性和火属性能量,一并留在你体内,但因为现在的你,还未掌握任何的修炼法诀,因此无法完全吸收那两股能量,只有你日后掌握了修炼法诀,才能逐渐消化吸收,将这两股能量据为己有,现在的你,只是身体强度比之常人强上一些,力气比常人大一些,也没有其他的优势了,你可不能沾沾自喜,而要时刻保持警惕和低调,免得暴露了身怀重宝《盘古天书》之事,遭来杀身之祸。”器灵再次警告道。

“我记住了,谢谢器灵前辈的提醒。”陆天羽闻言差点吓出一身冷汗,本来还以为自己和以前不同,变得厉害了。这次回去陆府后,定要好好的教训一下陆天赐和他手下的那帮狗奴才,但听了器灵前辈的话,却是犹如醍醐灌顶,一语惊醒梦中人,现在的他,的确没什么资格去和陆天赐叫板,如若不然,可能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了。

所以,这次回去后,一定要低调行事,在实力不够强之前,千万不可随意暴露自己身上封印已经破除之事,免得引起昔日那个加害自己的人的注意,将自己无情扼杀。

“以后你也不要再叫我器灵前辈了,昔日老夫曾得盘古大神赐名,为道古,日后,你便称呼老夫为道古前辈把,对了,老夫还得告诉你,先前老夫已经吸收了那两只妖兽自爆后产生的一部分能量,因此,已经拥有了一部分的水属性和火属性能量,你只需再找到一些金、木、土属性的天材地宝或者妖丹,便能令得老夫的五行暂时获得圆满,恢复一部分元气,从而打破《盘古天书》外围封印,获取一些低阶功法,正好适合现在的你修炼。”器灵见陆天羽陷入沉思,立刻缓缓讲述起来,将一些事情交代清楚。

“哦,小子记下了。”陆天羽闻言点了点头,站起身来,开始寻找离开的路线。

虽然他在陆府没有半点地位,而且还得经常遭受陆天赐和府中那帮恶奴的欺凌,但陆天羽却是必须要回去,因为他的娘亲还在陆府受苦。

若不是心中惦记着娘亲,陆天羽这次死里逃生后,那是打死他也不会回去了。

第二天中午时分,狼狈不堪的陆天羽终于九死一生的爬上了悬崖,跌跌撞撞的向着陆家镇所在方向走去。

若不是得到了《盘古天书》器灵道古前辈的帮助,改造了身体,以前身体十分嬴弱的陆天羽,是绝对无法爬上悬崖的,但此刻也是弄了一身的外伤,身上那袭粗布青袍早已成为布条条挂在身上,别提多狼狈了。

但陆天羽目中,却闪烁着炙热的精芒,瞳孔深处,似有着一团不屈的火焰在燃烧,他,这次回去,是为了报仇的。

走在青石铺就的陆家镇街道之上,无数行人向着陆天羽投来异样的目光,看清楚他便是陆府那个有名的废物少爷后,一些具有同情心的人立刻暗暗叹息不已,对他的境遇表示同情,但还有着一些人,却对其投来鄙夷的目光。

对这一切,陆天羽置若罔闻,只是低着头,大步朝着陆府所在地走去。

陆府,位于陆家镇最中心位置,乃是由无数古色古香的高大建筑物构建而成,明显区别于镇上那些低矮的建筑物。

陆府老太爷,也就是陆天羽的爷爷,乃是陆家镇的镇守,在这个偏远的小镇,陆老太爷便是这里的土皇帝,他的话,便是圣旨,整个陆家镇上之人,无敢不从,所以这陆府的建筑物,亦是极为豪华,就仿若皇帝的一处行宫般。

陆天羽直奔陆府后门,因为自从他们母子俩被三叔赶到后院后,他已经失去了从前门进入陆府的资格,曾经有一次,因为有急事想要从前门进入陆府,结果被陆天赐撞见,狠毒的陆天赐立刻指挥一帮恶奴,将他打了个半死。并且扬言,日后若再发现陆天羽走前门,便会打断他的腿。

这一切,陆天羽现在只能忍了,因为现今的陆天赐,他惹不起。

“站住,你是什么人?竟敢擅闯陆府?”后门处,有着两个彪形大汉守门,见到衣衫褴褛、满脸灰尘的陆天羽想要进入,其中一人立刻上前几步,挡住了他的去路。

“我是陆天羽,请让我进去。”陆天羽只得自报姓名。

“吆,是你这个废物啊,我问你,陆少爷,你这是怎么回事?为何弄得像是叫花子似的?是不是吃不饱,故意打扮成这样出去讨饭了?”那守卫甚为恶毒的讥讽起来。

“让开!”陆天羽闻言心中火起,本想当场发作,扇这狗奴才几耳光,但想起器灵道古前辈的嘱咐,只得强行压下心中怒火,脸色阴沉的盯着守卫喝道。

“哈哈,没想到废物也会发火了,还真是新鲜啊,我说陆少爷,若我不让你进去的话,你能把我怎么样?”那守卫继续调侃道。

“你……”陆天羽双目喷火,死死的盯着这守卫,差点连肺都气炸了。右拳更是捏得咯咯作响。

“你什么你,你这废物,想动手不成?”达到武徒后期实力的守卫继续阴阳怪气的道,根本未把陆天羽放在眼里。

“老三,别太过份了,让他进去把。”就在此时,旁边那名守卫不忍心的开口了。

“吗的,想进去,也得好声好气才行啊,你这废物,下次天赐少爷让我动手的时候,老子非得好好修理你不可,还瞪?小心把你眼珠子挖出来喂狗。”那守卫仗着有陆天赐撑腰,立刻恶声恶气的怒骂了一句,但还是让开了道路。

陆天羽心中怒火万丈,但最终却是恨恨咬了咬牙,低着头跨进了后院。

在实力不够之前,一切不堪的羞辱,都只能忍。

“陆老三,我记住你了。”陆天羽回头狠狠瞪了恶奴陆老三一眼,心中暗暗嘀咕了一句,随之掉头,快步向着自己所住的小院走去。

接触到陆天羽那冰寒至极的目光,陆老三忍不住激灵灵打了个冷战,似乎发现,这废物少爷和以前有些不同了。

但随即,陆老三便冷冷一笑,就这废物少爷,眼神再冷又能怎么样?他天生没有灵根,无法修炼,注定一辈子只能是个废物,永远也无法在陆府抬起头来,只要自己巴结好陆天赐少爷,便不必惧怕这废物。

第5章 陆怡

低着头跨进自家小院,陆天羽立刻听到一声高分贝的惊呼:“啊?天羽哥哥,你这是怎么了?”

声音极甜极清,令人一听之下,说不出的舒服。

陆天羽闻言立刻抬头望去,只见面前站着一位亭亭玉立的少女,莫约十六七岁左右,生的纤巧削细,面凝鹅脂,唇若点樱,眉如墨画,神若秋水,说不出的柔媚细腻,一身翠绿的裙子,独自屹立小院花草旁边,显得格外的夺目鲜润。

此女,正是四叔陆星空的养女,陆怡。

四叔陆星空成婚数年,一直不育,娶了好几房妻妾,也是毫无子嗣,十六年前,四叔外出办事,途中巧遇一女婴,躺在草丛中,四叔觉得这是天赐子嗣,便欣喜的将其带回,赐名陆怡,视若亲生,将其养大成人。

在整个陆府,除了娘亲李香慧外,陆天羽只对陆怡有好感,因为他们两个从小玩到大,就算被检测出了没有灵根,无法修炼,陆怡也对陆天羽没有半点歧视之心,还是一如既往的好。

陆天羽曾经问陆怡,为什么对他这个废物少爷这么好,陆怡只是淡淡一笑,缓缓道,谁对她好,她就对谁好。

这也是实话,自小到大,陆天羽都将陆怡视若亲生妹妹般看待,有人欺负陆怡,便会毫不犹豫的挺身而出,哪怕被打得遍体鳞伤,也在所不惜。

“天羽哥哥,我问你话呢,你怎么弄成这副模样?”见陆天羽愣神,陆怡立刻嘟着小嘴,继续追问起来。

“哦,我没事,只是摔了一跤。”陆天羽闻言心中深感温暖,随便扯了个谎,笑着答道,他,不想陆怡为他担心。

若是说出事情真相,说不定性子火爆的陆怡,会忍不住前去找陆天赐理论,到时候受苦的又是自己,每次陆怡大闹,陆天赐都会将这笔账记在陆天羽头上,带着一帮恶奴前来找他和娘亲的麻烦。

“真的?”陆怡闻言半信半疑的道。

“当然是真的,对了,小怡,我娘呢?”陆天羽环顾小院,没看到娘亲的身影,立刻疑惑的问道。

“哦,二娘被三伯派人叫去打扫前院去了,应该很快就能回来了把。”陆怡闻言暗暗叹了口气,缓缓道。

“三叔……”陆天羽闻言恨恨咬了咬牙,又是三叔,自从父亲死后,陆府老太爷便一直在闭关修炼,几乎将陆府大小事情都交给了三叔陆星耀打理。

因为大伯一出生便患上了小儿麻痹,双腿瘫痪,无法正常行走,因此,从一出生便注定了在陆府没什么地位。

至于陆府二爷,就是陆天羽那死去的父亲了,本来陆天羽的父亲天赋绝佳,实力也是陆府第二代中佼佼者,最有希望成为陆府未来的府主,但却不幸英年早逝。

至于四叔陆星空,最喜欢做的事情便是打理家族生意,不太喜欢修炼,因此,陆老太爷便将陆府在外生意,尽数交由他打理。

陆天羽父亲的死,对陆老太爷打击太大,或许是因为这个原因,陆老太爷自此便一直闭关修炼,将陆府大小事务交由三叔陆星耀打理。

从小,陆天羽就看出三叔对他很不友好,但他父亲在时,还不会把他怎么样,当他父亲一死,他们母子俩的命运,便立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被三叔从前院赶到后院。

这件事,四叔陆星空虽然颇为不满,但自从家族检测出,陆天羽乃是毫无灵根,无法修炼之人后,也不能再说什么了,毕竟,没人会在乎一个废物。

“天羽哥哥,其实我也劝过三伯,让他不要派那些下人的活给二娘做的,但三伯不听……”陆怡幽幽道。

“谢谢你,小怡,这一切,总有一天会改变的。”陆天羽闻言坚定的望向前院所在,他相信,总有一天,自己能够帮助娘亲脱离苦海,不再受罪。

“对了,天羽哥哥,这几天你都不在家,去哪了?”陆怡想起这几天来找陆天羽,都没见到人,立刻疑惑的问道。

“哦,我有点事出去了。”陆天羽不想打草惊蛇,因此没有说出真相。

“什么事啊?天羽哥哥,我能帮到你吗?”陆怡立刻关切的问道。

陆天羽闻言心中一动,说实话,自己还真有事需要陆怡的帮助,除了她,整个陆府,再也没人能帮上忙了。

“小怡,我的确有事需要你帮忙,但此事有些难度……”陆天羽欲言又止,有些不好意思开口。

“天宇哥哥,说吧,到底何事?只要能帮上的,小妹我义不容辞。”陆怡立刻道。

“小怡,我需要一些金、木、土属性的天材地宝,你能帮我从陆府的藏宝室里取出一些吗?若是为难,那便算了。”陆天羽鼓足勇气,终于说出。

“呵呵,那有什么为难的,你是知道的,我爹掌管着陆府所有在外生意,平日里在外收集了大量的天材地宝,全都存放在了陆府藏宝室内,那藏宝室对其他人来说,或许是禁地,无法自由进入,但我却是不同,只要我拿着爹的通牒,便能畅通无阻了,放心吧,天羽哥哥,我这就去帮你拿。”陆怡闻言满口答应,随即想起,陆天羽无法修炼,要这些东西干什么呢?

“天羽哥哥,你要这些干什么?”陆怡还是忍不住追问了一句。

“小怡,你别问原因好吗?现在还不是告诉你的时候,日后,时机一到,你自然会知道的,而且,我希望你能为我保密,不要将此事告诉任何人,就算你爹,也不能让他知道,好吗?”陆天羽立刻郑重的叮嘱道。

“恩,那好吧,我不告诉别人就是了,要是我爹问起,我就说需要这些材料炼制丹药。咯咯,天羽哥哥,你等我的好消息把。”陆怡说完,立刻蹦蹦跳跳的转身离去。

“小怡,谢谢你!”陆天羽望着陆怡远去的背影,真诚的道谢了一句。

“傻哥哥,和我还客气什么呢?”陆怡闻言,头也不回的笑了声,最终消失在小院外。

“现在天材地宝的事情终于有了着落,不知道《盘古天书》解开外围封印后,会有着什么惊世功法出现呢?”陆天羽心中大石落地,不由长长舒了口气,立刻小跑着进入自己房间,取来一盆清水,将自己全身清洗了一遍,换上一袭干净的青布长袍。

手中抓着白色石头,陆天羽不由眉头微皱,这么一块拳头大小的石头,若是整日里带在身上,那多不方便啊?说不定一不小心,就掉落出去,让别人发现了。

“道古前辈,你在吗?”陆天羽想起心中顾忌,立刻盯着手中白色石头问道。

“小子,什么事?”道古的语气似乎显得有些不耐烦。

“道古前辈,小子觉得您这么大的体积,一直随手携带的话,很不方便,不如我在床底下挖个洞,将您藏在里面怎么样?这样的话,就不会轻易被人发现了。”陆天羽缓缓道。

“不必那么麻烦,只要你帮老夫找齐了金、木、土属性天材地宝,老夫五行达到第一次小圆满后,便能施展一些神通,藏匿于你的眉心之中,这样的话,除非是实力达到战尊境界,无人能够发现我的存在。”道古立刻答道。

“啊?这么简单?”陆天羽闻言再次一愣。

“好了,小子,你记住了,以后没什么重要的事情,千万不要打扰我,老夫正忙着炼化那两只妖兽内丹的能量,转化为纯正的冰、火属性能量,为接下来的五行第一次小圆满做准备,听清楚了吗?”道古不耐的叮嘱道。

“好的,道古前辈,等小子找到了其他三种属性的天材地宝,再叫你。”陆天羽立刻道。

将白色石头贴身放好,陆天羽立刻一头倒在床上,开始休息起来,这几天饱受折磨,再加上艰难的爬上悬崖,他也累得够呛,不多久,便进入了熟睡状态。

迷迷糊糊间,陆天羽似乎感觉到像是下雨了,无数水滴噼里啪啦的摔在自己脸上,不由睡眼朦胧的睁开双目,顿时见到,一双慈爱的眼睛,正紧紧的盯着自己,那双熟悉的双目内,饱含泪水。

“娘,您回来了,您……您怎么哭了?”陆天羽睡意全消,立刻一咕噜从床上爬起,抓住母亲的手,关切的问道。

李香慧早已站在床边多时,见到熟睡的儿子,并未打扰,只是默默垂泪,见儿子醒来,立刻慌不急待的擦去眼角泪水,强装笑脸道:“娘没事,羽儿,你告诉娘,这些天,你都去哪了?你知道吗?娘都快急死了,夜不能眠,整日里担心你出事……”说到这里,李香慧眼角泪水再次不受控制的溢出,滴落在陆天羽肩头。

“娘,孩儿这几天有点事出去了,对不起,让您担忧了,别哭了,娘,孩儿这不是回来了吗?”陆天羽立刻紧紧抓着母亲的手,心中甚为感动。

俗话说“儿行千里母担忧”,陆天羽这几天不在,李香慧头上又多了几缕白发了。

“羽儿,你记住了,以后有事出去,记得和娘说一声,这样娘也能安心在家等你回来。”李香慧将陆天羽的头按在自己肩头,无限慈爱的道。

“我知道了,娘。”陆天羽倚在娘那温暖的肩头,目光扫过,立刻发现她头上,又多出了几缕白发,不由心如刀绞,泪水忍不住夺眶而出。

陆天羽的母亲李香慧现今还只有四十几岁,按理说,这个年纪的人,是不会生白发的,但这些年,长年的辛勤劳作,再加上饱受陆府恶奴的欺压,还要天天为儿子操心,已经显露出未老先衰的迹象了。

第6章 五行小圆满

“对不起,娘,孩儿没用,让您受苦了。”陆天羽喃喃的嘀咕着了一句,暗暗在心中发誓,自己一定要尽快提升实力,不能再让母亲受苦了。

“孩子,说什么傻话呢?该说对不起的是娘,要不是娘没用,也不会让你遭受他人欺负了。”李香慧闻言,身子微微一颤,立刻和陆天羽抱头痛哭起来。

陆天羽当然知道娘话里的意思,娘一直很自责,只因她出生在贫寒之家,身后没有什么大家族的背景,因此,在丈夫死后,才令得他们母子俩沦落到如此地步。

但,这是她能选择的吗?一个人的出生,是不由她自己决定的,关键是,日后的路,看他自己怎么走,所以,陆天羽绝不会因此责怪娘亲,觉得还是自己这个儿子没用,没本事让娘亲过上好日子。

但,改变命运的时刻,已经不远了。

“娘,别哭了,您放心,总有一天,我不会再让您受苦的。”陆天羽想起自己体内封印已经解除,恢复了天生五行灵根之事,目中立刻迸射出坚定之芒,轻轻把头从娘亲肩头抬起,随手帮母亲擦去眼角泪水,斩钉截铁的盯着李香慧道。

“恩,娘相信你。”李香慧闻言笑着点了点头,虽然别人都把自己儿子当做废物,但李香慧却觉得自己的儿子是最棒的,一直对他不离不弃,痛爱有加。

“二娘,天羽哥哥。”就在母子俩闲话家常之际,门外突然传来一个好听的声音。

“是小怡来了,羽儿,你也饿了把?娘这就去为你做些好吃的,你和小怡聊吧。”李香慧擦去眼角泪水,笑着和陆怡打了声招呼,立刻一头钻进厨房,为陆天羽做吃的去了。

“天羽哥哥,我帮你把要的东西带来了。”陆怡进入房间,随手关上房门,笑嘻嘻的道。

“啊?这么快?”陆天羽闻言不由欣喜若狂。

“呵呵,当然,有我出马,什么事情办不到?”陆怡有些小得意的道,嘴角微微翘起,别有一番动人味道。

话落,陆怡立刻走到桌边,取下腰间储物袋,晃了晃,立刻哗啦啦的出现无数天材地宝,铺满了整张桌子。

陆天羽差点连眼珠子都看直了,说实话,从小到大,他还是第一次见到如此多的天材地宝,有的闪烁着明晃晃的金属光泽,有的则是色泽青绿,上面散发出一阵微微的青草香味,还有着的色泽暗黄,和泥土的颜色相似。

这些东西,正是陆怡从陆府的藏宝室取来,看样子,这丫头差不多把整个陆府藏宝室的金、木、土三种属性的天材地宝拿得差不多了。

“小子,你让这丫头先出去,我不想让人见到我。”就在此时,陆天羽脑海中突然响起《盘古天书》器灵道古,那略带惊喜的声音。

“道古前辈,其实被小怡看到也没什么的,她和我娘都是我最亲的人……”陆天羽闻言立刻解释道。

“不行,在你实力未能自保之前,绝对不能泄露你身怀《盘古天书》之事,就算是你娘,也不能让她知道。”道古闻言,立刻毫不客气的训斥道。

“好吧。”陆天羽闻言,只得无奈的点了点头,随即望向陆怡,带着歉意道:“小怡,谢谢你,你能否出去一下,哥哥有点私事要办。”

陆怡闻言一愣,她本想打算看看陆天羽需要这些天材地宝干什么,但没想到陆天羽竟然让她出去,不由嘴角微翘,脸上露出一丝不悦之色。

“对不起,小怡,日后,我会向你解释一切的。”陆天羽见状也是有些内疚,喃喃道。

“没事,天羽哥哥,我在外面等会,什么时候好了,你再叫我。”陆怡也是善解人意,见状并未多言,笑着打了声,立刻转头离开了房间。

站在门外,陆怡兀自好奇的竖起双耳,想听听屋里的动静,看天羽哥哥在做什么。

“唰”陆怡刚一离开,陆天羽贴身放置的那块白色石头,立刻发出一阵耀眼夺目的白光,穿透陆天羽的衣袍,化作一张白色大网,迅速罩住了整个房间,在房中设置了一层强横的结界,如此,就算房里发生了大爆炸,外面也听不到丝毫声响了。

白光再次一闪,几乎眨眼间,陆天羽前方桌子上所有的天材地宝,便猝然消失无踪。

“哈哈,小子,没想到你还挺有本事的,这么快就弄到如此多的金、木、土属性天材地宝了,虽说这些天材地宝都是最低阶的,但有了它们,也勉强能够让老夫的五行达到小圆满,恢复一部分元气了,你且等老夫的好消息把,明日午时,老夫便能成功破开《盘古天书》外围小部分封印,取出你所需功法了。”话落,房里迅速恢复寂静,而笼罩整个房间的白色大网,也逐渐消失无踪,不复存在。

“道古前辈,希望您不要令我失望。”陆天羽满怀憧憬的摸了摸贴身放置的白色石头,小跑着来到门边,打开了房门。

“小怡,进来把。”陆天羽笑着和陆怡打了声招呼,返身回到房间。

“啊?天羽哥哥,那些天材地宝呢?”陆怡见到满桌子的天材地宝瞬间消失无踪,不由惊诧的问道。

“小怡,现在你别问,哥哥以后再向你解释好吗?”陆天羽无法说出事情真相,只能喃喃苦笑着道。

“恩,好吧,天羽哥哥。”陆怡颇为乖巧,闻言不再多说,只是好奇的打量着陆天羽,她觉得,天羽哥哥这次回来后,似乎和以前有些不同了,但究竟有什么地方不同,又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小怡,现在你的实力达到什么境界了?”陆天羽被看得有些不好意思,立刻扯开话题,笑着问道。

“天羽哥哥,我昨天刚刚突破武士初期,已经成功进入武士中期了,怎么样?我厉害把?”陆怡闻言,果然被转移了视线,语气中带着些许得色道。

“恩,我的小怡妹妹是最厉害的。”陆天羽立刻笑着竖了竖大拇指,赞叹道。

在神荒大陆,修炼等级甚是分明,共分十级,依次是战徒、战士、战师、战将、战君、战王、战皇、战帝、战尊、战神。而每一个等级又分为初、中、后期三个境界。

陆怡如今才年方十六,就能达到武士中期,确实是难能可贵了,这在陆府中,也是属于天赋绝佳的一类。

“天羽哥哥,你放心把,虽然你不能修炼,但没关系,等我实力足够强大了,以后我保护你,就像你小时候保护我一样,我不会再让任何人欺负你了。”陆怡这丫头,继续兴高采烈的道。

“恩,谢谢小怡妹妹,你的好意,哥哥心领了。”陆天羽立刻笑着道,心中暗暗感动不已。

闲聊一阵,陆天羽便让陆怡赶快回去,免得在这呆久了,四叔和四娘担心。

吃过娘亲做的饭,陆天羽也早早上床睡了,他要养足精神,等待明天精彩时刻的到来。

作为一个废物少爷,陆天羽所在的小院,平日里甚少有人前来,倒也没人打扰他睡觉,一夜无话,陆天羽一觉睡到大天亮。

天际刚露出鱼肚白,陆天羽便兴奋得睡不着了,一咕噜从床上爬起,匆匆洗刷完毕,然后把房门紧闭,慌不急待的从贴身位置取出那块白色石头,坐定后握在手中,观察它的变化。

只见白色石头果然发生了一些变化,其内清晰可辨,有着无数五彩细线,正纵横交错着,不断的进行融合。

五种色彩,分别为金黄色、青葱色、碧绿色、赤红色、土黄色,此刻犹如万千丝线,正逐渐融合到一处。

陆天羽虽然看不懂,但却能隐隐猜出,这应该是道古前辈所讲的五行圆满过程把,就是不知道,道古前辈解除《盘古天书》外围封印后,能取出什么样的功法呢?

陆天羽眼睛一眨不眨,满怀期待的死死盯着白色石头,看着其内的五种色彩,快速交融着。

“唰”莫约一个时辰后,白色石头内部突然迸射出一阵耀眼夺目的五彩神光,随即,一个兴奋的声音在陆天羽脑海响起:“哈哈,小子,老夫成功了,没想到你取来的那些天材地宝大部分都是极品,老夫提前达到五行小圆满了。”

“这得多谢小怡,要不是她,我哪里能取得这么多的极品天材地宝啊。”陆天羽闻言暗暗嘀咕了一句,心中对陆怡更为感激了。

“小子,你再等一会,老夫现在恢复一些了元气,足以破除《盘古天书》外围封印了。”道古的声音刚落,白色石头内部,立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陆天羽看到,其内有着五彩神光,在不断的翻腾,像是在与什么做着激烈厮杀一般,时不时还发出阵阵轰隆隆的巨响,只因房中早已有着道古前辈设下的白光结界,因此,这声音无法传到外面。

陆天羽目不转睛的盯着白色石头内部,一颗心提得老高,现在的他,很是紧张,生怕道古前辈破除外围封印失败。

时间,在陆天羽的焦急注视下,逐渐逝去。

战气凌霄》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花朵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花朵文学)或者(huaduowenxue),关注后回复 战气凌霄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粉嫩娇妻:禁欲总裁,求放过!15章(第15章 这又不是演偶像剧)

    原标题:粉嫩娇妻:禁欲总裁,求放过!15章(第15章这又不是演偶像剧)小说名称:粉嫩娇妻:禁欲总裁,求放过!第15章这又不是演偶像剧电话里头,一个爽朗的声音传进来。“夏夏,我跟你说,我刚刚听到一个超搞笑的事!”“深深,什么搞笑的事啊?”顾立夏尽量让自己心情听起来愉悦。她不想让身边的朋友知道她发生的这些事,为她担忧。白深深这女人,光听名字,脑子里浮现的,绝逼是一个温婉贤淑的女子形象。但现实中,她其实是一个剪着帅气利落的短发,身高一米七,能一脚踢飞七个男人的女强人。白深深大顾立夏整整五岁,已经年方二

  • 邪魅皇叔狂宠妃15章(第一卷 风起青龙第15章 质问却出状况)

    原标题:邪魅皇叔狂宠妃15章(第一卷风起青龙第15章质问却出状况)小说书名:邪魅皇叔狂宠妃第一卷风起青龙第15章质问却出状况面对楚寒殇的询问,楚青歌只觉得格外愤怒。没有开口,她迈着步子,几步便走到了书桌前,啪的一声,双手拍在了面前的书桌上。身子微微前倾,她居高临下地注视着楚寒殇那张俊美无铸的脸庞,低沉着声音问道:“皇叔,为何不许我出宫?”楚寒殇没有料到,她会表现得如此愤怒,和自己说话的语气,也带着几分的冷冽,这都让他觉得意外。缓缓抬头迎上她那充满愤怒的目光,楚寒殇微微勾了勾线条优美的薄唇,唇边立

  • 掠爱成欢:狼性老公太霸道15章(第一卷 夜色撩人第15章 想放一天假)

    原标题:掠爱成欢:狼性老公太霸道15章(第一卷夜色撩人第15章想放一天假)小说书名:掠爱成欢:狼性老公太霸道第一卷夜色撩人第15章想放一天假靳东夜在外头处理了一天公事,刚刚又去看了下曹家那个女人,曹珊珊虽然嘴巴硬,但被左鹰几句话一套就套出了事情原委。原来她是听见兄长的对话,一时怒上心头,才不管不顾冲到靳家要替曹家和曹一山讨回一个公道。靳东夜听到“公道”两个字,冷酷一笑:“曹一山这一生,手上的人命不少,他有什么资格要公道?而你,身为他的女儿,又有什么资格在我面前说这两个字!”曹珊珊大喊着,说他污蔑

  • 萌妃当道:拐个皇帝去种田15章(第15章 过的什么日子)

    原标题:萌妃当道:拐个皇帝去种田15章(第15章过的什么日子)小说:萌妃当道:拐个皇帝去种田第15章过的什么日子张妈狼狈地趴在地上,愤恨地看着她,眼里的怒火几乎可以将这间小土房烧为灰烬。季如祯优雅一笑,摩拳擦掌道:“看来是没怎么好,还知道瞪人,显然是我教训得还不够哇。来来,我再继续帮你顺顺气……”张妈眼看着对方的拳头又要砸过来,吓得抱住脑袋,哭喊着道:“我好了,我好了!”季如祯慢条斯理地弯下身子,蹲在张妈面前,笑谑道:“既然好了,还不乖乖给我汪几声来听听!”张妈一开始不乐意,见季如祯笑得像个小恶

  • 倾世独宠:王爷的辣手毒妃15章(第15章 制作毒药)

    原标题:倾世独宠:王爷的辣手毒妃15章(第15章制作毒药)小说名称:倾世独宠:王爷的辣手毒妃第15章制作毒药林落却是一笑,道:“太子说过,我和他之间的关系属于保密,既然他不想告诉二姐,那我也就不能说了,我看二姐情绪有些不太稳定啊,还是早些回去吧。”一边说,林落已经一边推着林婉容出门,直到将她推出门口,林落才迅速“砰”的一声将门给关上,不管外面的林婉容怎么气急跺脚。一直等到门外的林婉容气走了,整个院子彻底安静下来,林落才叫了个丫鬟进来问话。林落要问的无非是太子进将军府的时候和林振君他们说了什么,得

  • 邪王独宠:坑爹宝宝废柴娘15章(第15章 就你牛粪啊)

    原标题:邪王独宠:坑爹宝宝废柴娘15章(第15章就你牛粪啊)小说名字:邪王独宠:坑爹宝宝废柴娘第15章就你牛粪啊“诶,夫人……”乞丐快速的朝着苏倾云追去。突然,正当苏倾云走着,一个男子带着几个人猛地窜到了苏倾云的面前,拦住了她们两个人的去路。“小娘子,你要去那里啊,告诉我,我带你去啊?这西王城还没有我不熟悉的呢。”只见为首挡路的男子发鬓插着一朵大红花,嘴里咬着花瓣的花茎,一张流气的痞子脸色眯眯的盯着苏倾云倾城的面容,双眼猛地对着她抛媚眼。差点没有被这个男子给恶心吐的反胃,苏倾云目光冷寒的凝视着这

  • 鬼帝狂后:废材庶小姐15章(第15章 全军覆没)

    原标题:鬼帝狂后:废材庶小姐15章(第15章全军覆没)小说名:鬼帝狂后:废材庶小姐第15章全军覆没一籁籁的火把在火属性魔法师的施力之下,生起了妖一般红艳的大火来。云轻婉默默的跟随在云家弟子们的背后,一路轻轻松松的过关斩将。那些弟子们只顾着自己的性命,根本无人去观察这不知从哪儿冒出来的蒙面小丫头。狼群被云鸿扬的火力对伍驱赶出几十米外,云鸿扬的队伍成功的踏入了狼山。一群通体黑色的狼群堵在了那口狼洞外,它们共有十六只,是与其它狼群不一样的狼,它们身上的毛发是黑色的,当黑色的毛发竖起来的时候就如刺猬一样

  • 重生之鬼手狂妃15章(第一卷第15章 明王世子甩手不要的货色)

    原标题:重生之鬼手狂妃15章(第一卷第15章明王世子甩手不要的货色)小说书名:重生之鬼手狂妃第一卷第15章明王世子甩手不要的货色出了屋子的苏芷曼穿过院门,过了回廊,又走了几段石径小路,绕了好一阵才寻到大门。可人还没走出去,呼啦啦,一群府卫不知突然从哪儿冒出来的,将苏芷曼团团围住,刀剑全部明晃晃的朝她。“箫王殿下,出尔反尔,如此输不起,也太没男儿气度了!如果眼红做公公,我倒也可以不辞辛劳,帮殿下一把。”苏芷曼面不改色,直立当中,迎着兵刃放声道。“本王给足你时间,是你走的太慢舍不得离去。”说话中,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