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闪婚厚爱:帝少宠妻成瘾】苹果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2017/11/1 14:41:45 来源:网络 [ ]
书名:闪婚厚爱:帝少宠妻成瘾
第2章 居然遇上了他!

  “白、白夜寒?你、你怎么会在我的房间?”

  叶晓晓心中猛的一颤,像是被什么东西狠狠的击打了一下,羞的面红耳赤,她怎么能以这么一个形象出现在他的面前?

  男子眉心蹙了蹙,有些许失落,他出现在她的房间,她很失望吧?“这是我的房间。【闪婚厚爱:帝少宠妻成瘾】苹果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语调清冽,犹如寒风掠过,让人听的心里发冷,几年不见,他依然还是那么的冷酷,让人不敢靠近。

  “你的房间?我怎么会在你的房间?”叶晓晓一脸蒙圈,想起了一些事,“昨天晚上,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白夜寒起身,把她的礼服拿了过来,衣服很干净,他已经让酒店的服务员拿去洗过,烘干了。

  “把衣服换上!你可以走了。”

  “什么?”叶晓晓还没反应过来,男子已经转过身去了浴室,特意给她留下一个空间。

  叶晓晓坐起身,感觉浑身都冷,他到底对她做过什么?对了!是冷水,他给自己冲了好多好多冷水。昨天是她和柳言订婚的日子,她一整晚没回去,柳言一定急疯了吧?

  叶晓晓慌忙换好衣服,走下床,路过浴室时,推开虚掩着的门往里看了看。

  男子正趴在洗手盆边,对着镜子发呆,感觉到有人看他,眉心蹙了蹙,扭过头,眼中扫过一缕寒光。奇闻网

  叶晓晓吓了一跳,愣愣的看着他,张开嘴想说点什么,又不知道该从何说起,总之,昨晚上糗大了,恐怕这辈子都没脸再见他了吧?心头堵得难受,低下头,神情失落,往门口走去。

  身后传来男子淡漠而清冽的声音,“以后小心点,别让人给设计了。”

  “什么?”叶晓晓猛的回过头,什么意思?被人设计?她知道昨晚上她喝的那杯红酒,肯定有问题!

  男子走出浴室,一手撑在浴室门边上,淡淡的看着她,眉心紧蹙,看似犹豫了几秒钟,才说道,“没事了,你走吧。”

  叶晓晓不敢多问,拉开门,来到门口望了眼门牌号,1820?原来就在他们隔壁!难怪他能这么及时的出现!刚好救下了她。

  叶晓晓心情沉重,把门关上,走到隔壁房间。

  房卡找不到了,叶晓晓只好敲了敲门,也不知道柳言怎么样了?他回来了没有?

  几秒钟后,门开了。

  柳言就站在房门口,愣愣的看着她,眼眶有些红,脸上写满了焦虑,这几个小时对他来说,就像是过了几个世纪般那么漫长。【闪婚厚爱:帝少宠妻成瘾】苹果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柳言哥?”叶晓晓低声喊了句,眼眸垂下,心中满是愧疚。

  柳言将她拉回房间,紧紧抱住,在她耳边碎碎念着,“晓晓,你跑哪去了?手机也不带上,知道吗,我都快要急疯了!”

  “柳言哥,我……”

  叶晓晓轻轻将他推开,柳言的热情和紧张,让她心碎,她才刚刚从另外一个男人的房间走出来,怎么可能又心安理得的投入到他的怀抱?

  “你怎么了,晓晓?”柳言惶恐不安的看着她,他不敢去想象这一晚上发生过什么。

  晚宴后,送走了客人,他便回了房间,却没看到她。

  他找遍了整个酒店,也没找到,他不敢告诉别人,毕竟订婚宴上新娘子失踪并不是一件什么光彩的事。

  他只能回到房间来等,现在她终于回来了,却像是变了一个人,让他觉得陌生。

  “柳言哥,对不起,我……”叶晓晓满心愧疚,在他面前,她再难抬起头。

  柳家和叶家在十年前就定了亲,两人小时候经常在一起玩,从那时起,柳言就一直保护着叶晓晓,定亲的时候,叶家两姐妹都在,叶晓晓是柳言自己选中的。奇闻网

  但在叶晓晓心中,柳言更像是一个大哥哥,她从来就没想过要嫁给他,只是迫于家里的压力,不得已才答应的,她喜欢的人,从来就不是柳言,可惜,那个人……

  柳言对她却有着不一样的情感,他喜欢她,是真心喜欢,这场婚礼是他所期待的,他不喜欢她说对不起,他也不敢去猜测这三个字背后到底隐藏着什么。

  只是紧紧的将她抱住,眉头紧锁,“好了,什么都别说了,现在还早,你先休息会,一会我们再回去。”

  叶晓晓没心情再睡,靠在床上,眼中一片迷茫,脑中模模糊糊的想起了一些事,白夜寒的话又是什么意思?

  唉,有些事一旦发生了就再也没法挽回,她不敢去想,今后要怎么跟柳言一起生活?

  接下来、还会发生什么?她喝的红酒是谁做的?为什么要这么做?

  --

  隔壁的1820号房间。

  白夜寒身穿睡袍,站立在落地窗前,点燃了一根烟,嘴角微微翘起,露出一抹带着自嘲的微笑。

  这个女人,居然就这么阴差阳错的又让他给遇上了?是缘分、还是天意弄人?

  敲门声响起,一个俊朗的年轻人走进房间,毕恭毕敬的站在他面前,这是他的助理兼保镖、兼司机秦莫北。

  “白总,都问清楚了,叶晓晓喝的红酒被叶晓雯下了药,叶晓雯就是叶晓晓那同父异母的妹妹,”

  “那个男人也是叶晓雯花钱雇来的,说是让他和叶晓晓先圆房,还有,躲在暗处拍照的那个小伙子,也是叶晓雯找来的,是狗仔队的,说是让他拍几张柳家未来少奶奶的不雅照,明天准能上头条。”

  “相机我已经毁了,不会留下照片,也警告过狗仔队那帮人。【闪婚厚爱:帝少宠妻成瘾】苹果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对了,那个男的要怎么处置?”

  白夜寒坐回到椅子上,口中吐出几圈烟雾,眼中扫过一缕寒光,“你看着办,得让他吃点苦头,哼!”

  “是。”秦莫北应了声,转身退出了他的房间,心中有些不解,他们的白大少,怎么突然对一个女人有了兴趣?

  白夜寒,百仕集团首席CEO,商界奇才、股市杀手,外界传言,此人杀伐果断、冷酷无情,不近女色,黑白两道都对他尊之惧之。

  公司产业涉及金融、房地产、酒店、医院、影视等多个行业,甚至在政界、军队都有一定的影响力,这几年在他的经营下,百仕集团越来越壮大,几乎无人能及。

第3章 娱乐版头条

  叶晓晓没法再睡,换了套衣服,走出房间。

  柳言坐在外面的沙发上,愁眉不展,神情凝重,茶几上的烟灰缸里,满满的全是烟头。

  “起来了?”柳言把她从头到脚打量一番,仅仅一个晚上,她和他,已经有了一道难以跨越的沟壑。

  叶晓晓点点头,有些不安,“柳言哥,订婚宴后续的事情都结束了吧。说明http://www.qi-wen.com/

  柳言长叹一声,盯着她深看几眼,欲言又止,摇头,安慰她,“恩,可以退房了。”

  两人收拾了下,走出房间。

  路过隔壁的1820号房间时,叶晓晓特意回头深看一眼,昨晚的事历历在目,心跳加速,有些特别的感情。

  她在想,不知道白夜寒走了没有?

  电梯里遇上了几个昨天来参加订婚宴的宾客,每个人都拿着手机在看,见到她的时候,一脸讶异,眼神怪怪的,像是看着一个怪物。

  有年长者特意在柳言肩头拍了拍,重重的叹息声,带着怜悯和无奈。

  柳言一脸沉重,沉默不语。

  回到车上,叶晓晓终于忍不住怯怯的问了句,“发生什么事了吗?大家的眼神好奇怪。”

  柳言只顾开车,半响才说了句,“没什么,先回去吧。”

  两人先回了叶家,屋里人很多,大家都在,就连柳言的爸妈也来了。

  每个人脸色都不太好,有种山雨欲来的征兆。

  叶晓晓定了定神,正想打招呼,却见叶凌峰怒气冲冲的奔过来,不由分说狠狠的甩了她一个耳光,打的她眼冒金星,一个趔趄跌倒在地上。

  “你这不知羞耻的东西!我今天非打死你不可!”叶凌峰就像一头发怒的猛兽,将她拽起,挥起手想继续打。

  柳言慌忙跑过去拦住他,“叶叔叔,你这是做什么?有话好好说,你这样会打死晓晓的!”

  叶凌峰压制住怒火,从柳言的反应来看,他感觉要么是还没看到今早的新闻,要么就是、这事还有转圜的余地!

  “柳言啊,我们叶家对不起你!我也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败坏门风、败坏门风啊!”

  叶晓晓一手捂住被打的红肿的脸,她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每个人都用那种充满仇恨和蔑视的眼神看着她?“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姐,你还不知道吗?昨晚上的事都曝光了,你、你上了娱乐版头条!”叶晓雯唯恐天下不乱的拿着一份报纸送到她手中。

  “什么、头条?”叶晓晓的目光落到报纸上,标题很醒目:叶家大小姐私生活紊乱,订婚之日和不明身份男子在酒店开房。

  上面还有配有几张照片,她被那肥猪男紧紧搂住,在药力的作用下,面色潮红,神情看似很享受。

  她的脸拍的很清晰,让人一眼就能认出来。

  在走廊上的,进房间的,还有进门以后的,有图有真相,角度选的很好,无懈可击,每一张都让她无法辩解。

  “怎么会这样?”叶晓晓蒙了,报纸在她手中滑落,“不是这样的,事情不是这样的……”

  她想解释,又不知道要怎么解释,这些都是事实,她确实和一个男人在一起待了一夜,唯一不同的就是,这人不是那个丑陋的肥猪男。

  叶晓雯继续添油加醋,“姐,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怎么会和那样的男人一起去开房呢?你这么做怎么对得起柳言哥?”

  叶晓晓跌坐在地上,这一整个过程都像是有人精心设置好的,到底是谁给她下的药,又给她安排了这一切?

  柳言的爸爸柳程远冷哼几声,喊了句,“柳言,回家!以后,你和叶家再无任何瓜葛!”

  “爸,我、我和晓晓已经订婚了,她现在是我的未婚妻,我不能丢下她!”

  这则新闻柳言一早就在手机网页上看过了,他也很想知道到底发生过什么,叶晓晓那几个小时跑哪去了?真的是和那个男人去开房了吗?

  他喜欢叶晓晓,觉得一定有什么隐情,不想就这么断送了这段姻缘。

  “订婚?这个婚不算数!叶家不要脸,我们柳家还要脸面,这样的女人,我们决不能要!你和叶家的婚事我已经退了,以后,不许你再踏进叶家半步!还有,叶家的人,也别再踏入我们柳家!”

  柳程远的话句句带刺,拉起柳言便走。

  柳言挣脱开来,蹲下身子,双手紧紧拽着叶晓晓,“你告诉我,这不是真的,对吗?这不是真的!这只是个误会,是不是?昨晚上到底怎么了?”

  叶晓晓心如刀割,留下两行热泪,昨晚的事历历在目,白夜寒的出现,彻底扰乱了她的头绪。

  “晓晓,你说话啊!”柳言忍了一早上又忍了一路,他想知道又害怕知道,他是宁愿相信她的,但这些年她去了国外读书,和他接触的不多,她是不是真的变了?这会,他必须问清楚。

  “对不起……”叶晓晓脑中一片空白,能说的依然只有这三个字,她不想解释,任何解释在此刻看起来都会成为掩饰。

  柳程远更加的愤怒,她的话无疑已经认定了这事,不由分说,将柳言拉走了。

  直到他们走出门口,叶晓晓才无力的喊了句,“柳言哥,事情不是那样的,不是……”

  叶凌峰追到门口,好话说尽也没能挽回什么,柳家态度很坚决,坚持要退婚,没有商量的余地。

  叶凌峰走回屋里,看什么都不顺眼,他费了那么大劲和柳家联姻,都快生米煮成熟饭了,到头来,还是一场空。

  不只是这样,叶家大小姐弄的声名狼藉,对叶氏集团也有一定的影响。

  从开盘到现在,叶氏集团的股票一路下挫,原本以为和柳家联姻,至少能拉上几个涨停板,给近期来公司的低落增添点动力,没想到全都被叶晓晓给毁了。

  一直没发话的苏美茹怒视着叶晓晓,“瞧你做的好事!今后我们叶家还怎么在社会上立足?叶家的脸都让你丢尽了!以后,干脆我也不出门了,免得被人说三道四、戳我的脊梁骨!”

第4章 我是来讨债的

  “妈,你别说的这么可怕,也许,我姐真有什么不得已的苦衷吧?”叶晓雯得意的笑,还好她留了一手,不然,昨晚就前功尽弃,让叶晓晓给逃过一劫了。

  真没想到关键时刻会跑出两个男子来,彻底打乱了她的计划,幸亏苏美茹提醒,让她亲自过去看看,偷怕下了那些照片。

  后来的事,她就不得而知了。

  “苦衷?能有什么苦衷需要在大婚之日背着未婚夫和一个不三不四的男人去开房?”

  母女两个一唱一和,把戏做的很足。

  “够了!还嫌不够乱吗?”叶凌峰大吼一句,转身看向叶晓晓,长叹一声,“我这是做了什么孽?怎么会生了你这么个不知羞耻的东西!”

  叶晓晓呆坐在地上,一夜之间,什么都改变了,她成了千夫所指的浪女,世界这么大,恐怕再无她的容身之所。

  她本来就不该来到这个世上,她的出生就是原罪。

  苏美茹恨她,叶晓雯恨她,就连叶凌峰也讨厌她。

  她没法和叶凌峰解释,她是被人下了药,被人设计陷害的,在叶凌峰心中,她同样是他的污点,是他和苏美茹夫妻生活中一道无法抹去的阴影。

  今天的事,苏美茹很满意、很痛快,这就是她想要的结果。

  柳言本是她所认定的女婿人选,定亲那天,他却选择了叶晓晓,现在就让他看看,他所选的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门铃响了,一直站在一旁看热闹的佣人王阿姨战战兢兢的走了过来,“董事长、夫人,是一个男子,说是二小姐欠了他的钱,来找二小姐要钱的。”

  叶晓雯面色一凛,紧张的看着苏美茹。

  苏美茹定了定神,怒道,“胡说,我们晓雯会欠人什么钱?把他赶走就是!”

  “是。”王阿姨关了门禁,不敢开门。

  屋外传来一个男子大声的喊叫,“叶晓雯,欠债还钱,你别以为躲着不出来,我就拿你没办法!”

  叶凌峰心烦意乱,今天的事还真多!

  为了不让邻居们听到,只好让王阿姨把门打开。

  叶晓晓认出来了,他就是昨晚那个肥猪男!

  他是来找叶晓雯的?也就是说,他和叶晓雯是认识的!那昨晚的事?

  叶晓晓一怔,其实,她早就该想到,在这世上最想让她身败名裂的恐怕就是眼前这对母女吧?

  她处处忍让、处处迁就,没想到她们居然如此的恶毒!如此的算计!这还是人吗?

  “你、你来做什么?”叶晓雯脸色煞白,明明已经付清了,这人怎么还找上门来了?

  肥猪男低着头,脸上青一块紫一块,一瘸一拐的,一只胳膊缠着绷带吊在脖子上,神情痛苦和无奈,“叶小姐,你以为我想来啊?”

  要不是被秦莫北要挟,他才不想跑这来!昨晚已经被人生生痛打了一番,还差点废了一只手。

  “叶小姐,你让我做的我都做了,你说了,事成之后给我付清剩下的钱,”

  “我、我不是都给你了吗?”叶晓雯惊恐不已,生怕他再往下说。

  苏美茹慌忙说道,“你赶紧走吧,不然,我报警了!”

  “报警?”肥猪男发出几声讪笑,“好啊,你最好是报警,让大家都知道,昨晚到底是谁给叶晓晓下了药,又是谁把我带到柳言的房间,让我演一出戏,还有那个狗仔队的,他就在外面,要不要一起叫进来?我们做了这么多,头条也给你上了,你不能赖账啊!”

  白夜寒今早得知消息,昨晚的事还是给上了头条,秦莫北调取了酒店的监控录像,这才知道,照片是叶晓雯拍的,也是她给报社爆料的。

  想必今天叶家和柳家将上演一出大戏,他特意让秦莫北把那肥猪男找了过来,让他去叶家澄清。

  “叶小姐,你说你自己都亲自去拍了照片,干嘛还把狗仔队的找来?”

  “你说什么呢?”叶晓雯脸上红一阵白一阵,极力想辩解,她发现叶凌峰脸色开始变了,正怒视着她。

  苏美茹显得镇定自若,“你是叶晓晓找来的吧?知道今天出事了,过来给她诡辩?还想拉我们家晓雯下水?我告诉你,你这伎俩骗不了我!”

  肥猪男脸上有伤,说话不是那么利索,“你、你可以不、相信,我这有酒店的监控视频,还有和叶晓雯小姐的通话记录、短信记录、付款记录,叶董事长、叶夫人,你们要不要看看?”

  叶凌峰再怎么蠢他也听明白了,所有的事,都是叶晓雯设计的!他平时是宠爱叶晓雯,但和柳家联姻是关乎到整个叶家和叶氏集团的大事!

  挥起一巴掌正要打过去,却听到啪的一声,叶晓雯脸上已经挨了一巴掌,声音清脆而响亮。

  这一巴掌是苏美茹打的,她知道躲不过去,只能使出苦肉计,先保住她自己,才能保住叶晓雯。

  “你怎么能对自己的姐姐做出这样的事?你疯了吗?她是你姐姐!”

  叶晓雯被打的晕头转向,这一切不都是苏美茹设计出来的吗?

  苏美茹不停的给她使眼色,母女连心,她很快就弄明白了,哭喊着,“她不是我姐姐!自从她出现,我们家就全乱了,她就是一祸害,和她那个妈一个样!”

  叶凌峰挥起的巴掌落了下来,变成拳头,紧紧握住,半响才骂了句,“回头我再收拾你!”

  确实,在他心目中,叶晓雯才是他最宝贝的女儿。

  叶晓晓算是看明白了,苏美茹母女不过是演了一出戏,这么完美的计划,又岂是叶晓雯能想出来的?

  只有叶凌峰才看不明白,也不知道是看不明白还是故意装糊涂。

  他相信了苏美茹,这一切,只是叶晓雯在耍小孩子脾气。

  叶晓晓握着的拳头收紧了些,这笔账,迟早要和她们讨回来!

  肥猪男没忘了自己的使命,捂住伤口,大声喊道,“喂,我的钱呢?赶紧给我啊?”

  “滚!”叶凌峰大吼一声,警告着,“你要是敢再乱叫,我保证你活不到明天!”

第5章 给我六十万!

  肥猪男吓了一跳,他们都是豪门、是贵族,无论谁都能掌控他的生死,他不敢再纠缠,灰溜溜跑出叶家。

  叶晓晓感觉事情有些蹊跷,肥猪男不像是来要钱的,倒像是过来帮她澄清的,他是被谁弄成这样的?昨晚上那个男人吗?

  白夜寒?他为什么要帮她?

  叶晓晓跑出门,想找肥猪男问问。

  “你跑哪去?晓晓——”叶凌峰追上她,将她拉住,“你不能走,你还得跟我回柳家去,告诉柳言,昨晚都是一场误会,我看他对你还有几分感情,也许事情还有转机啊?”

  叶晓晓甩开他的手,冷笑几声,“那不是一场误会!”

  “什么?你、你怎么能自甘堕落?”叶凌峰张大嘴巴,惊愕的看着她,“你可知道,你现在已经名声尽毁,如果柳家不接受你,你以后还怎么嫁出去?谁还敢要你啊!”

  这叫自甘堕落?是谁把她害成这样的?

  叶晓晓有种从头到脚的冰凉,她没再解释,跑出了叶家别墅。

  她不想再去柳家,这样也好,反正,能做的她都已经做了,这结果也不是她造成的,也许,这就是天意吧?

  被这么折腾了一番,她倒像是一下长大了,一味地迁就、避让,只会让那些想欺负她的人更加张狂。

  从现在起,她要保护好自己,保护好母亲,保护好弟弟!

  叶晓晓追到大门口,喊了句,“喂,你给我站住!”

  肥猪男停住脚步,战战兢兢的转过身,“姑奶奶,我该做的都已经做了,你可别再为难我了!”

  “是谁让你来的?”叶晓晓已经忘了脸上的痛,大喝一声。

  肥猪男指了指不远处停着的一辆商务车,“你要有什么疑问就去问他吧?我、我的任务完成,我就不打扰了……”

  叶晓晓跑到车子跟前,车窗是开着的,里面就秦莫北一个人在,没看到白夜寒。

  秦莫北见她脸颊红肿、嘴角淤青,眉心蹙了蹙,白夜寒从来没有如此为一个女人费心过,可见这个女人在他心目中的分量。

  “叶小姐,你没事吧?”

  叶晓晓在想,这个人是谁?会不会和昨晚那个男人有关?“你是谁?那头肥猪说,是你让他来的?”

  “是。”秦莫北应了声,自我介绍,“噢,我是白总的助理,我叫秦莫北。”

  叶晓晓心中一颤,脸颊一下就红了,他的助理?昨晚的事,他也知道了!“那,你昨晚也在1820号房间?”

  “开始在。”秦莫北犹豫了几秒钟,“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回去了。”

  “啊?”叶晓晓回过神来,秦莫北的车子已经开走。

  一阵电话铃声响起,叶晓晓摸出兜里的手机,按下接听键。

  电话是贺雨涵打来的,声音很急,“晓晓,你在哪?阿姨出事了,医生说必须尽快手术,否则会有生命危险!”

  叶晓晓脑袋翁的一声,差点晕倒,“那就赶紧手术啊!”

  “医生说,手术费要六十万,必须先交钱!”

  “什么?”必须尽快手术、必须先交钱!叶晓晓蒙了,怎么事情全遇上了?六十万!这会就是把她卖了估计也凑不到吧?

  “喂,晓晓,晓晓……”

  “我知道了,雨涵,你先照顾我妈,我去想办法拿钱。”叶晓晓挂了电话,跑回叶家别墅。

  刚进门就迎上了苏美茹带刺的目光。

  叶晓晓避开她,走向叶凌峰,扑通一声跪了下来,“爸……”

  叶凌峰一怔,还以为她真心悔过,认错来了,“什么都别说了,赶紧去找柳言……”

  叶晓晓不等他反应过来,一口气说完,“爸,求你救救我妈吧?我妈住院了,医生说了,必须尽快手术,可手术费要六十万……”

  苏美茹脸色一沉,“晓晓,你找错人了吧?那个女人,早就跟我们叶家没有任何关系了!”

  叶晓晓没理她,继续说道,“爸,您和我妈好歹也夫妻一场,求你救救她吧?六十万,只要六十万就能救我妈了!”

  叶凌峰脸上掠过一丝异样,似乎很不喜欢听到‘夫妻一场’这几个字,别开脸,不愿意看,也不愿意听。

  苏美茹眼中扫过一丝戾气,句句带着仇恨的气息,“救她?真是笑话!那个女人有哪一点值得我们去救她?她就是一个杀人犯!是她杀了我的孩子!我没将她碎尸万段就是我心善了!”

  叶晓晓脑中一片混乱,还没忘了辩驳几句,“你胡说,我妈她不是杀人犯!她没有杀过你的孩子!”

  “没有吗?当年证据确凿,你别想替她遮掩,要不是因为她,我又怎么会流产?那可是一个男孩啊!都快出生了……”

  “不只是这样,那女人,她还是一个偷孩子的贼!要不是因为她,我们又怎么会和晓松分开两年,两年啊!那两年我是怎么过来的?”

  苏美茹心中满满的全是仇恨,“凌风,你决不能再跟那女人有任何的牵扯!”

  “爸……”叶晓晓抱着叶凌峰的大腿,希望她这个父亲能发发善心。

  “你走吧,你妈的事,别再来找我!”叶凌峰将她推开,吼了句,起身上楼,今天的事已经够乱,不只公司受到很大的影响,叶家的声誉也大打折扣,他没心情再管任何事。

  走到楼梯时,回过头看了眼,淡淡的说了句,“晓晓,如果想救你妈妈,就去找柳言,只要柳家还愿意收留你,我就给你六十万!”

  叶晓晓心中一颤,她没想明白,她和柳言的婚姻,对叶凌风来说,真的有这么重要吗?

  只是,都这样了,她还怎么能去找柳言?

  叶晓晓没时间在这耗下去,既然叶凌峰不肯帮忙,只能想其他的办法,在苏美茹和叶晓雯带刺的目光中,离开了叶家别墅。

  她先去了医院。

  她母亲李美凤就躺在特护病房,脸上戴着氧气罩,病情很严重。

  李美凤昨天来的,女儿订婚了,她虽然不能去婚礼现场,还是得远远的看上几眼,叶晓晓知道母亲身体不好,特意把自己的好姐妹贺雨涵找来,让她陪着。

  贺雨涵说,她母亲就是看了今天的报纸才晕倒的,没想到这么严重,看了下她的脸,忙问道,“晓晓,你的脸怎么了?谁打你了?”

  “我没事,”都这个时候了,哪还有心思管脸上那点伤?

第6章 白夜寒会紧张?

  贺雨涵回到正题,“哎,怎么办?医生说了,阿姨必须尽快手术,时间拖的越久,就越危险。”

  叶晓晓心中堵得难受,脸色苍白,苦笑一声,嘴角还带着一阵抽痛,“我会想办法的,雨涵,你在这看着,我去想办法……”

  叶晓晓走出医院,脑中一片迷茫,没有方向,也没有目的。

  六十万,对她来说,成了天文数字。

  漫无目的的溜达了半天,她想起了一个人,也许,能找他借点?

  叶晓晓无望的心中升起一点希望,虽然非常的不愿意,但走投无路之下,哪怕是一根稻草,也会想紧紧抓住。

  叶晓晓拦了辆出租车,来到百仕集团楼下,抬眼望了望这座高楼大厦,金色的玻璃外墙在阳光的照射下,有些炫目。

  推开大堂的玻璃门,一阵冷气袭来,叶晓晓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刚刚还忙碌着的大堂,因为她的到来,而有了些许异样。

  有人认出了她,还特意翻开手机确认了下。

  “没错,真是她!”

  “她还好意思出门?要是我,肯定找个地方躲起来了!”

  “她到这来干嘛?长的倒是挺好,白白净净、挺漂亮的,比照片上还好看。”

  “这种伤风败俗的女人,可别污染了我们的空气。”

  “哎,你们看她的脸,好像被人打过?”

  “……”

  叶晓晓一阵眩晕,在一片冷嘲热讽和带刺的目光中,往电梯走去。

  一保安将她拦下,语气淡漠,倒也礼貌,“请问你找谁?”

  叶晓晓脸色略显苍白,无力的说了句,“我找白夜寒。”

  “找、白、白总?”保安吃惊不小,不太相信自己的耳朵,居然敢直呼其名?“你、你有预约吗?”

  “没有。”叶晓晓生硬的语气中带着一股傲气。

  “那、那你不能进去。”

  叶晓晓冷哼一声,“我还非得进去。”

  有人见这架势,赶紧给秦莫北打了电话。

  秦莫北跟白夜寒汇报了下,白夜寒眉心一蹙,思虑了下才说道,“让她上来吧。”

  叶晓晓并不知道白夜寒在哪个楼层,百仕集团,她还是第一次来,不过,根据经验,他应该在顶层。

  所以直接按了顶楼的号码。

  白夜寒站起身,双手插在裤兜里,又觉得有些不妥,把手拿出来,心跳突然快了几拍,冷峻的脸庞上,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紧张和不安。

  秦莫北心中咯噔了下,他们的白大少,居然、会紧张?这些年,他纵横商场、叱咤风云,不管多大的人物,他都平静以待,今天这是肿么了?

  叶晓晓走进办公室后,秦莫北退了出来,他很识趣,跟在白夜寒身边久了,知道什么时候能在,什么时候不该有他。

  “白、白总……”叶晓晓张开嘴却被卡住了,她不知道要如何开口,她是来要钱的,但她和眼前这男子的关系,又似乎还没熟到可以借钱给她的程度。

  白夜寒冷眼看着她,将她从头到脚打量一番,眼前的女孩看起来有些憔悴和疲惫,嘴角还带着淤青。

  眉心一蹙,眼中扫过一丝戾气,“谁打的?”

  叶晓晓摸了下自己的脸,“没事,都闹成这样了,是我该打,白总,我、我来找你、是想……”

  白夜寒冷眼看着她,等待着她说明来意。

  叶晓晓喉头像是被什么堵住了,后面的话,她怎么都说不出口。

  白夜寒似乎没耐心了,冷冷的说了句,“没事的话,就请离开吧,我还有工作要做!”

  “啊?”叶晓晓想起躺在病床上的母亲,硬起头皮说道,“希望、白总能借我六十万!”

  “借钱?”白夜寒不解,为什么要来找他借钱?她昨天才闹出这样的事,这会又来借钱?

  “其实,我也是走投无路了,不得以才来找你的,希望你能帮帮我,我真的很需要这笔钱。”

  叶晓晓的解释让白夜寒心中有些发凉,走投无路了,不得已才来找他!“我、跟你很熟吗?”

  叶晓晓心中一怔,是啊,他们、好像没那么熟吧?“你放心,我会还你的,我、我刚从国外留学回来,我很快就会找到工作,很快就能还上,你放心,不会欠你很久的。”

  白夜寒上前两步,一手托起她的下颌,深看几眼,十年前,她曾经一脸傲慢,亲口告诉他:我对你根本就没兴趣,又怎么可能会喜欢你?

  如今,她再次站在他面前,居然是以这样的一种姿态?

  白夜寒眉心一蹙,想起了昨晚上她抱着他嘴里喊着柳岩的名字,心中一凉,将她放开,转过身冷冷的说了句,“我为什么要借钱给你?”

  “为什么?”叶晓晓在脑中搜了半天,终于找到了一个理由,“你、你还好意思问为什么?你昨晚上和我都已经那、那什么了,你、你得对我负责!”

  “昨晚上?”男子的声音越发的清冷,“昨晚上我并没有对你做过什么,你知道的。”

  “怎么没有?还说没有?”叶晓晓也顾不上什么礼义廉耻了,“你把我衣服都脱光了,还说没有?”

  “你的衣服,是你自己脱的。”男子解释了下。

  “那你、你也什么都看到了,我都被你看完了,”说过几句话后,叶晓晓胆子大了些,反正是豁出去了,“就凭这一点,你也得借我六十万!”

  “看你一下就六十万?”白夜寒走回到她身旁,凑到她耳边低语了句,“那、给你六百万,是不是可以陪我一晚?”

  叶晓晓羞的面红耳赤,男子炙热的气息扑在她耳边,让她浑身一阵酥麻,心跳突然就快了好几拍,吓的往后退了几步,“你、你开什么玩笑?”

  “我不是开玩笑,”白夜寒一脸严肃,倒像是认真的,“真想我帮你?”

  叶晓晓不停的点头。

  白夜寒再次托起她的下颌,像是下了一个很大的决心,“好,嫁给我,嫁给我,你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

  “什么?”叶晓晓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嫁给他?婚姻大事,岂能儿戏?“白夜寒,你没病吧?怎么尽说胡话呢?”

  “不愿意?”白夜寒表情冷淡,指了指门口,“那算了,你走吧。”

闪婚厚爱:帝少宠妻成瘾》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闪婚厚爱 或 帝少宠妻成瘾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大湾区杯”龙舟赛昨日在香港举行

    “香港龙舟嘉年华”22日至24日在香港维多利亚港和中环海滨举行。作为嘉年华的压轴赛事,首届“大湾区杯”24日上演,大湾区内9个城市及港澳的11支龙舟队伍展开激烈对决。经过激烈的初赛、复赛和决赛,冠军由深圳农村商业银行龙舟队获得,香港西区龙体育会和广东新会兄弟龙舟队分别获得亚军和季军。《十分新闻》

  • 文怀沙去世,享年108岁 这个不服老的老头还是走了

    6月23日凌晨3时许,文怀沙先生在日本东京一家医院逝世,享年108岁。一个曾被奉为国宝也被批为败类,年龄是个奇迹也是个谜团的人,从此不再长髯飘飘,永远告别了这个文化江湖!文怀沙(1910年1月15日—2018年6月23日),生于北京,祖籍湖南。斋名燕堂,号燕叟。笔名王耳,司空无忌。曾在电视节目上看他侃侃而谈,也曾在图书签售现场看他挥笔写字,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老头儿。后来有人质疑,说他根本不是什么国学大师,也根本没有那么大年纪,都是自己吹的。身份真假、水平高低,对学术界可能有意义,但对大众来说,他

  • 穿越了? 诸葛亮与梅西, 竟有如此相似之处

    今天,小豆和我聊起了一个非常有趣的话题。“你说,梅西像不像诸葛亮呢?”小豆问。事实上,我对梅西并没有很感冒,《三国演义》我读过,《三国志》我玩过,可我不是一个足球粉。小豆则不是,他是梅西的脑残粉,他的至理名言是:“世界上有两种球迷,一种是梅西迷,另一种是伪球迷。”他和我说过许许多多关于梅西的话题,说的最多的还是那些记录,比如:什么单赛季联赛50球记录、年度91球记录、5次金球奖、西甲进球记录和助攻记录保持者,等等。在他眼里,梅西自然是一个“神”。可是“神”却在这个流火的六月,跌落人间。六月是四年

  • 禅林宝训:平生行知足之计,不以声利自累

    仁祖皇佑初,遣银珰小使,持绿绨尺一书,召圆通讷住孝慈大伽蓝。讷称疾不起,表疏大觉应诏。或曰:“圣天子旌崇道德,恩被泉石,师何固辞?”讷曰:“予滥厕僧伦,视听不聪,幸安林下,饭蔬饮水。虽佛祖有所不为,况其他耶?先哲有言:大名之下难以久居。予平生行知足之计,不以声利自累。若厌于心,何日而足?故东坡尝曰:知安则荣,知足则富。”避名全节,善始善终,在圆通得之矣!(行实)平台声明以上内容并不反映或代表禅林之意见及观点,转发及引用请自行核实或抉择。本平台所有影音图文,都各自注明来源及作者,请重编录用者注明出

  • 憨山大师:学要

    憨山老人梦游集来源:《憨山老人梦游集》卷第三十九尝言为学有三要:所谓不知春秋,不能涉世;不精老庄,不能忘世;不参禅,不能出世。此三者,经世出世之学备矣。缺则一偏,缺二则隘。三者无一,而称人者,则肖之而已,虽然不可以不知要。要者,宗也。故曰,言有宗,事有君。言而无宗,则蔓衍无统;事而无君,则支离日纷。学而无要,则涣散寡成。是故学者,断不可以不务要矣。然是三者之要在一心,务心之要在参禅,参禅之要在忘世,忘世之要在适时,适时之要在达变,达变之要在见理,见理之要在定志,定志之要在安分,安分之要在寡欲,寡

  • 小编也奇怪,为啥铜鎏金佛像这么金贵

    这要从上次4月份香港皇室贵族拍卖会说起了,亲眼见证了,从举牌到成交的一个过程,看似普普通通的佛像尽然能有如此高的价格,看来我们都低估了它的价值。瞬间占据了整个拍卖会。整理了一些,大家可以参考看看呦。铜鎏金五官佛像成交价RMB30,000,000HKD36,144,578USD4,500,000EUR3,300,000铜鎏金观音菩萨像成交价RMB62,634,000HKD78,000,000USD9,984,000EUR7,800,000铜鎏金白度母坐像成交价RMB45,771,000HKD57,

  • 虚云老和尚:一心不乱就是定

    《虚云和尚全集》佛所说法,千经万论,总是要叫众生明自己的心,若人识得心,大地无寸土。众生无量劫来,被物所转,都是心外见法,不知自性。本来无一物,万法了不可得,妄执心外有法,成邪知邪见。既然说识得心无寸土,那就算了,何必还要说许多名堂,什么三归五戒,三千威仪,八万细行等等;说这么多法门,无非对治众生的心而已。众生习气毛病,有八万四千烦恼。所以佛就有八万四千法门来对治,这就是佛的善巧方便。你有什么病,就给你什么药。佛说一切法,为度一切心;若无一切心,何用一切法?众生无量劫来,被无名烦恼污染了真心,妄

  • 欣赏榕树盆景:今天的努力,成就未来的美好!

    ▲榕树盆景-岭海榕荫▲榕树盆景-南国春深【盆景人感悟】文福建厦门@周英志人这一辈子,没有四季,只有两季。努力就是旺季,不努力就是淡季!今天的努力,成就未来的美好!每一个清晨,给自己一个微笑,告诉自己!人不仅活得要像钻石一样闪亮,还要像钻石一样坚强!!自己选择的路就要坚持努力向前走!活出真正的自我!天天保持阳光、积极、包容的态度,好运的正能量就每天跟着你!也许我不说话的时候正是我努力做事的时候,我个人认为行动胜于口号!▲榕树盆景-同根共勉▲榕树盆景-雨落声声人和人之间的差距,很多时候都在于那些背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