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极品特工王妃】明月照清池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2017/11/1 14:01:44 来源:网络 [ ]

小说:极品特工王妃

002 给我砍断她的手

“姐姐,你这还真是……”曼妙的少女走到冷轻尘面前,居高临下地看着狼狈的冷轻尘,“命硬啊。【极品特工王妃】明月照清池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有些刺耳的声音让冷轻尘的脑海一阵刺痛,有些记忆在慢慢的涌现。

冷轻尘想起了这个女人,是这具身体同父异母的妹妹冷月如,这个时候冷月如来,冷轻尘可绝对不会认为她们是多么的姐妹情深,冷月如是多么的关心她,或许,自己现在这个样子,就和她脱不开关系。

“呦,姐姐,这是哪里来的这么精致的镯子?”冷月如蹲在冷轻尘身边,看着冷轻尘手里的镯子。

“你昨天被送进暗楼的时候还没有,爹爹才把姐姐的奸夫给打发了,姐姐这么快又给自己找了个暖床的?难不成,姐姐私下去了秋水阁挂牌,这是恩客送的恩物?”

冷轻尘垂下双眼,并不作声,她懒得和这样的女人说话,如果有机会,她一定直接送她去和阎王聊天了。

“是被爹打得不会说话了,还是……继续维护你的奸夫?来人,给本小姐好好的搜搜这里,看看是哪个不要命的,还敢来暗楼跟这个贱人约会!”冷月如站起来冷声喝道。

只不过,冷月如身后的人并没有人敢动,好一会,才有一个大胆一点的人向前走了一步,“二小姐,这里是暗楼,到处都是机关,而且没有经过盟主允许,我们擅自入内,已经坏了规矩,属下也觉得,没有人敢来暗楼看大小姐,只不过……只不过……”

那个人想了好一会,才一拍脑门想到一个合理的解释,“只不过可能这镯子昨天被衣服盖住了,二小姐没发现……”

“是么?”冷月如眯了眯眼,“不过这贱人在这里等死,怎么配得上这么名贵的镯子?去,把镯子给本小姐拿过来!”

“是。”刚才接话的人立马蹲下身,想要拿过冷轻尘手里的镯子,谁都知道冷轻尘被关进暗楼,这辈子都别想翻身,所以自然巴结冷月如。原文qi-wen.com

冷轻尘转手把镯子攥在手里,这镯子是唯一能辨认刚才那个男人身份的凭据,想要报了之前被侮辱之仇,就不能让任何人夺走!

看小厮好半天都没抢下镯子,冷月如一脚踢开小厮,“滚开!你笨得只能去吃屎了!抢不下来,不会把她的手砍下来么!”

说完冷月如一脚踢在冷轻尘的肩头,冷轻尘身子不稳,趴在了地上,冷月如也趁机踩住冷轻尘攥着镯子的手,随后看向身后的小厮们,“看什么看,给我砍!”

十指连心,几乎被踩断手指的感觉让冷轻尘疼得倒吸一口凉气,抬眼狠狠地瞪向冷月如,杀气一涌而出,一股冰冷的感觉让冷月如心中一凛,后退了一步,放开了冷轻尘的手,不过转而又摆起一副高高在上的面孔。

“你这个贱蹄子,你还敢瞪我,看我今天不打死你!”说着冷月如从腰间抽出自己的长鞭,就要朝冷轻尘抽去。

冷轻尘眯了眯眼,冰冷的声音传进冷月如和一众下人的耳朵,“你最好今天能直接打死我,不然等我离开这里,我今日所受的一切,都会要你百倍偿还!”

003 苏二爷

如地狱修罗般的声音让周围一圈的心中一颤,冷月如手上的鞭子也不由一滞。

“二小姐!”门外突然冲进来一个人,在冷月如耳边低声说了几句话,冷轻尘听得不完整,但是大概也听见了什么太子一类词语。

冷月如的脸色变了变,恨恨地放下鞭子,“你先去和我娘说一声,我换了衣服就去。”说完冷月如居高临下地瞥了冷轻尘一眼,“今天放过你,等我成了太子妃,再好好收拾你。”

太子妃?冷轻尘微微皱起眉头,和逸羽国太子凤无双有婚约的,本来是这具身体——武林盟主冷战的嫡女冷轻尘,可是前几日太子登门商量婚事的时候,府里突然出来一个小厮,说和冷轻尘已经私定终身。奇闻网

冷轻尘自然不认,小厮一死以证情深。

冷轻尘就被爹爹冷战毒打了一顿扔进暗楼。

难道现在变了?有婚约的变成了冷月如?

听着大门关上,冷轻尘轻轻叹了一口气,靠在墙上闭目养神,无论如何,也只能等从暗楼出去了再说。

不知道过了多久,门响了一下,接着是碗筷的声音,冷轻尘还没动,门又关上了,冷轻尘转头看了一眼门的方向,虽然明知道饭菜不会好吃,但是她现在必须要吃东西恢复体力。

冷轻尘轻轻移动身体,终于在满头大汗之后,拿到了饭碗。

不太好闻的味道瞬间冲入鼻腔,冷轻尘胃里一顿翻滚,不过最终还是压下了呕吐的欲望,深吸了一口气,抓起碗里的饭菜就向口中递去。

不过饭菜到了嘴边,冷轻尘又愣住了,这饭菜不会有毒吧?

正在冷轻尘思索的时候,门突然又开了,一个低低的声音在门口响起,“二爷,你可得快点。原文qi-wen.com

冷轻尘微微皱起眉头,二爷就是苏白焰,武林盟的二号人物,一双妙手将医术运用得出神入化,救过武林盟不少人,因此也能稳坐武林盟的第二把交椅。

苏白焰的年纪并不大,如今只有二十四岁。

武林盟中不会武功的人几乎没有,而且同时又饱读诗书的人,似乎也就只有冷轻尘和苏白焰两人,所以两个人也经常在一起吟诗作对,画画弹琴。

所以苏白焰自然对冷轻尘格外的好。

苏白焰迈进暗楼,就看见冷轻尘手里抓着饭菜,全身上下都是狼狈的样子,苏白焰的眼中一阵刺痛,他这几日在外面办事,今天刚一回来,就听说了冷轻尘的事情,可是冷轻尘怎么会做出那种事?

他立马去找冷战理论,哪知道冷战软硬不吃,随后未免他纠缠,就出去办事了。

苏白焰几步冲到冷轻尘面前,夺过冷轻尘手里的碗扔到一边,抓着冷轻尘的手腕把冷轻尘刚刚抓起的饭菜扔掉,“这种东西,怎么是人吃的?”

温润的声音中带着怒气,可是听起来还是那么悦耳,让人如沐春风。

冷轻尘不由微微一愣,虽然这并不是多华丽的话语,但是从没有人关心过她,没有人问过她吃的好不好,穿的暖不暖,睡的香不香。说明http://www.qi-wen.com/

看着冷轻尘呆住的样子,苏白焰心中又是一阵疼痛,以前那么伶俐的女子,怎么几天不见,就变成这副痴傻的模样?一定是被冷战吓坏了。

“轻尘,没事了,走,我带你出去。”苏白焰放柔了声音,生怕再吓到冷轻尘,然后横抱起冷轻尘,转身向外面走去。

冷轻尘试图看向周围,可是除了一片刺眼的白光却什么都看不见,冷轻尘不由伸手挡住眼睛,“轻尘,你先闭上眼睛吧。”苏白焰也看出来冷轻尘的不适,轻声道。

冷轻尘没有拒绝,闭上眼睛,靠在苏白焰胸前。

感觉苏白焰拐了几下,然后打开了房门,一股微香传进了冷轻尘的鼻孔,冷轻尘本能的睁开眼睛,有些空洞的眼神让苏白焰心中一凛。推荐qi-wen.com

004 削骨断筋

苏白焰把冷轻尘放在床上,“大哥出去办事,一时半会的回不来,你安心在我这里养伤,有什么事我顶着。”说完苏白焰从一边拎过药箱,大致打量了一下冷轻尘的身体。

这也让苏白焰心中的怒火更盛。

本来还以为冷轻尘这么柔弱,冷战不过是象征性地教训她一下,哪知道却是用了冷家最重的家法削骨鞭!

削骨鞭打在身上,体表没有任何的伤痕,可是却如其名一样,削骨断筋!

苏白焰重重的药箱扔在一边,倒是吓了冷轻尘一跳,“二叔,怎么了?”虽然这个称呼让冷轻尘有点别扭,可是苏白焰和她爹冷战平辈论交,她也只得称呼一声二叔。

“没事。”苏白焰坐在床边,伸手搭上冷轻尘的脉搏。

“我什么都看不见了。”冷轻尘微微皱起眉头,身上的伤能养好,可是眼睛才是当务之急啊。

“没事,只是中毒,还好毒性不深,吃几副药就好了。”给冷轻尘把脉之后,苏白焰的怒火算是消了一点,还好冷战也算是有分寸,冷轻尘的筋骨并没有太大的问题,只不过伤筋动骨的,养起来也麻烦。

如果苏白焰知道,面前的冷轻尘已经不是他的那个乖侄女了,怕是不会再觉得冷战下手有什么分寸了。

苏白焰说的没错,冷轻尘只吃了三天的药,视力基本上就恢复了,中毒的事,冷轻尘并没有向苏白焰多问,这件事,她会自己查清楚。

至于身上的伤,她自己也慢慢的想明白了,不过这个家法倒是也没有什么不好的。

原来的冷轻尘不会丝毫的武功,所有的筋骨都已经长成,想要练武,达到冷轻尘前世的程度,基本上是不可能的。

不过被削骨鞭一打,筋骨松散,破而后立,反倒给了冷轻尘练武的契机。

冷轻尘也就借着复健的机会开始想办法恢复之前的武功。

前世她是特工,却不是单独行动的那种,而是一个团队一起办事,每个人都有自己独特的地位和不可取代性。

冷轻尘是负责生化武器和生化药品的提供,大多数是研制生化药品,用来改善队友的体质,或者在危急时刻可以激发人体潜能的药品。

冷轻尘知道世界上任何一种药品的特性,研究完西药之后,冷轻尘也在研究各种中药的特性,更加懂得每种药什么时候是救人,什么时候是害人。

尽管如此,冷轻尘可不是一点防身的本领都不会,她最主要的防身本领就是用药下毒,但是技多不压身,冷轻尘前世很少直接动手,那是她觉得,能下药解决不费力气的时候,干嘛打打杀杀的,显得自己很不淑女?

苏白焰很少在家,差不多都是东跑西跑的给人治病,一个偌大的院子都留给冷轻尘自己,不仅如此,苏白焰还有一个江湖上最大的医书书房。

所以倒是给冷轻尘留下了不少恢复功力和研究医药的时间。

冷轻尘正在调制药物的时候,苏白焰突然匆匆地走了过来。

“二叔。”苏白焰很少白天回家,冷轻尘看到苏白焰不也微微一皱眉,这段时间,苏白焰并不知道她在干什么,“发生什么事了么?”

005 淡淡的杀气

“嗯,大哥回来了,趁这会大哥在前堂,我送你回暗楼。”苏白焰的眉间难得的带上了一抹焦急的神色,他倒是不担心被人发现他带出了冷轻尘,只是怕若是被人发现,冷轻尘又难逃罪责。

也正是因为着急,所以苏白焰并没有注意冷轻尘在做什么。

“好。”冷轻尘点点头,把自己刚刚调制的药物收起来,然后跟着苏白焰向外面走去。

苏白焰对路线很了解,很容易的把冷轻尘送回了暗楼,并没有人发现,苏白焰早就已经和暗楼外面的守卫打好招呼,以苏白焰在武林盟的人缘,冷战不在的时候,这个并不是什么难事。

“大哥回来了,我稍后再跟大哥说说这事,让大哥把你从暗楼里放出来。”说着苏白焰又拿出了一瓶金疮药,“这个你收好,以后总用得着。”

冷轻尘轻轻摇了摇头,一丝不明的笑意染上眉梢,“不拿了,你快回去吧,别被人发现了。”说完冷轻尘向暗楼里面走去,很快身影就消失在黑暗之中。

这次回到暗楼,冷轻尘才发现,原来就算之前自己的眼睛没出现问题,也很难在暗楼里看清什么,这还真不愧是暗楼。

苏白焰还想说什么,却被守卫阻拦,也只好快步离开暗楼,苏白焰明白,若是被人发现冷轻尘身上有他的药,怕是又难以说清。

身后的门刚一关上,冷轻尘眉上的笑意就消失得无影无踪,“既然来了,不打算出来见见么?”苏白焰不会武功,来了暗楼没什么发现,但是冷轻尘却感觉到了一丝异样的气息。

果然,冷轻尘的话音刚落下,就听见轻微的脚步声向自己走来,“果然还是苏白焰给你撑腰。”声音并不陌生,冷轻尘微微皱起眉头,冷月如难道一直在暗楼里,等她回来?

“你又来干什么?”虽然嘴上这么说,但是冷轻尘心中是有些暗暗窃喜的。

冷月如吹亮了火折子,和自己的小厮慢慢走到冷轻尘面前,“我真是不明白,为什么大家都那么宠着你。如果是别人,有了奸夫,早就被爹爹一掌打死了,可是到了你身上,还真是不一样。”

冷月如停下了脚步,“爹爹一走,苏白焰就有权代管武林盟,想要带你出去疗伤还真是易如反掌,你看,爹爹为你考虑得多周全?”

冷月如的声音里带着深深的嫉恨,冷轻尘皱了皱眉,“你想怎么样?”

“我想怎么样?”冷月如突然笑了,笑得有点歇斯底里。

随着冷月如的笑声,冷轻尘在冷月如的身上感到了一丝异样的味道,但是却很熟悉,是轻微杀气。

不过这种杀气却不是因为杀人过多而自然凝聚成的,只是因为,动了这样的心思,于是杀意外漏。

“冷轻尘,你不要怪我,要怪,就只能怪你自己命不好!”冷月如知道时间紧迫,也不废话,银牙一咬,扔掉火折子,直奔着冷轻尘就冲了过来。

006 自作孽,不可活

冷轻尘微微皱起眉头,本来还在想哪个人能带她出去,现在就有人送上门来,真是……冷轻尘无奈地叹了一口气,转而变得一脸惊恐,“月如,我是你姐姐,你怎么能这么对我?”一边说着冷轻尘也一边向后退去。

“我没有你这样窝囊的姐姐!”冷月如拔出腰上的匕首向冷轻尘的胸口刺去。

冷轻尘向后退了几步,就避开了火折子的光亮范围。昏暗中,冷月如并没有看见冷轻尘嘴角的微笑,冷轻尘的身子骤然停下,原地转了一个角度,随之脚尖踢在冷月如的小腿!

“啊!”冷月如的一条腿瞬间失去的知觉,人直直的向前倒去。

冷轻尘在另一个方向后退了几步停了下来,“妹妹,你怎么了?”冷轻尘的声音里带着慌张,“你是不是碰到什么机关了?”说完也不待冷月如反应,冷轻尘就看向小厮,“还傻看什么,赶紧扶她起来啊,要是碰到了什么机关,咱们都活不成了!”

小厮一愣,并没有注意到冷轻尘脸上的笑容,赶紧上前扶起冷月如。

“我的腿,我的腿好疼……”冷月如的腿已经疼得没办法站立。

“二小姐,这暗楼机关重重,还是先走吧。”小厮当然也怕死,可不想在这给冷轻尘陪葬。

“你给我等着,我娘会收拾你的!”冷月如扔下狠话,在小厮的搀扶下一瘸一拐地向外面走去。

冷轻尘笑着靠在墙边,收拾她?哼,一会别求着她就好了。冷轻尘抚了抚眉,这暗楼似乎是武林盟的一大禁地呢,反正现在闲来无事,冷轻尘倒是想要好好研究一下,这里到底有什么机关,也顺便检验一下,这段时间自己的身手恢复的如何!

冷轻尘伸手轻轻敲着周围的墙壁,沿着墙慢慢的向前走,突然,在听到一个空空的响声之后,似是机关被启动的声音传来,冷轻尘一皱眉,迅速的向一边后退,虽然看不见,但是听着声音,刚才的墙已经被乱箭射成了筛子。

冷轻尘的冷汗还没来得及流下来,一阵异响再次传来。

妈的,在连续做了十六个后空翻以后,冷轻尘暗骂一声,果然是自作孽,不可活啊。

这里的每一个机关都环环相扣,一个机关启动结束后,另外一个机关就会立马接上。当了那么久的特工,冷轻尘只遇到过一次复杂的机关,就是一个皇陵之中。

那一次,冷轻尘自己也是险险的的才活下来,有几个身手不错的特工,因为运气不好,根本没办法出来。

冷轻尘心中有些懊恼,自己还是太低估这些古代人了。

好不容易没死,穿越重生,这一次再真的自己把自己搞死了,可就好笑了。

冷轻尘努力的向门边移动,按照她的计算,那些人也应该差不多来找她了才对啊。

正想着,机关轰轰作响的声音突然停止了,冷轻尘警惕地站在原地,暗楼的门也打开了。冷轻尘眯了眯眼,看向光亮的方向。

极品特工王妃》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桐桐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桐桐文学)或者(tongtongwenxue),关注后回复 极品特工王妃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中元灵异录】小说在线阅读

    原标题:【中元灵异录】小说在线阅读小说:中元灵异录目录预览:第一章出殡第二章猫脸老头第三章土地庙第一章出殡第一章出殡富里村的赖三儿是泼皮破落户,赖三儿没有父母,也没有地。不用披着星光戴着月亮伺候庄稼。白天靠给人当长工地里帮农过活,晚上就躺在破庙里。农闲了赖三儿就成天躺在村口破庙,破庙中除了赖三儿,就只有几口棺材了。按照富里村的规矩,凡是老辈儿人的老伴还健在,那么提前去世的这个老人是不能入土为安的。可是人死了总要处理,总不能直挺挺的放在正堂。于是里富人就把去世的老人装在薄板棺材之中,请走江湖的“阴

  • 【妃鸿印雪落无痕】小说在线阅读

    原标题:【妃鸿印雪落无痕】小说在线阅读小说名称:妃鸿印雪落无痕目录预览:楔子狸山风云起第一章帝都祭神遥相见第二章叶姑娘,后会有期!楔子狸山风云起秋夜的狸山显得格外萧瑟,好像被所有的等待的寂挣笼罩着,在预示着暴风雨的来临。凉凉的秋风轻轻吹过树枝,露出一个连气味都散发着岁月的沧桑的小木屋,在这样一个诡异的令人发寒的树林里,难免会让人联想到鬼屋。如若这里有人出现,那么他定会有一段不为人知的故事。事实上,这里真的有人。“师父,我们为什么不去见师姐啊?”一个大约十三四岁的男孩疑惑的眨眨清澈的大眼,看着旁边

  • 【闪婚溺爱:拐个老公做侦探】小说在线阅读

    原标题:【闪婚溺爱:拐个老公做侦探】小说在线阅读小说:闪婚溺爱:拐个老公做侦探目录预览:第一章忘记关快门了第二章不如做个交易第三章宁死不屈第一章忘记关快门了哼!狗男女,今天还不拍你们个现行!“咔!咔!”唐欣茹被这两声给惊住了,猛然睁开眼睛,她怎么忘记关掉快门声音了?这下完了!她暗暗祈祷,上帝保佑,希望那对狗男女沉醉在激情之中,没有听见这个声音。大概是上帝出远门了,听不见她的祷告……衣柜门忽然被打开了,而她也被毫不客气的给揪了出去,还没有站稳,手中的相机也被人一把抢了过去。“还……”唐欣茹本能的想

  • 【女谋之将军也温柔】小说在线阅读

    原标题:【女谋之将军也温柔】小说在线阅读小说名称:女谋之将军也温柔目录预览:第一章:意外第二章:相救第三章:御之岚第一章:意外山村乡野,连个郎中都难找。此时阳光明媚,然而古颜的心情却并没有那么好。家中父亲病重已有半年,即便每天都去山中采药熬药给他,这病还是不见好转。古颜背着药框,后面是幸苦了一天的劳动成果。其实家父这病就是普通的肺结核,放在21世纪轻轻松松便能解决的问题,到这里却成了绝症。甚至这几日入了冬,家父的病更加严重了。古颜轻叹一口气,古代和现代就是不一样,遇到肺结核这种病只能乖乖等死。她

  • 【花式离婚】小说在线阅读

    原标题:【花式离婚】小说在线阅读小说书名:花式离婚目录预览:第一章表面闺蜜第二章周雨桐第三章离婚之心第一章表面闺蜜梓堂街是一条不夜的街道,午夜的梓堂依旧灯火通明宛如白昼。这里遍布着酒吧夜店,是市里的年轻人消遣玩乐的地方。在某一个酒吧内,高名媛拿起手机拨通了闺蜜秦月的电话:“你到哪儿了?”“我到了,往你正前方看!”秦月向高名媛挥了挥手。高名媛起身将秦月接到了她之前所坐的卡座中,卡座中还有一位秦月根本不认识的男士。秦月脸上露出了尴尬的神情,今日与高名媛相约在此本是为了向她一吐与莫凌琛婚姻中的不快,未

  • 【全能管家】小说在线阅读

    原标题:【全能管家】小说在线阅读小说名字:全能管家目录预览:第一章我不是恋物癖第二章:苏云珊第三章:意外收获第一章我不是恋物癖女生公寓的宿管大妈左手捏着一条散发洗衣粉香味的粉色小内裤,右手举着扫把,一脸怒气地盯着站在她面前的男生,并大声质问:“说!你是哪个班的!叫什么名字!”林浩老脸羞红,天不怕地不怕的他这一次竟然在宿管大妈面前怂了,连屁都不敢放一个,他只能祈求大妈消消气,能把他当个屁赶紧放了,不然就她这大嗓门,非得把整栋楼里的女生给叫下来不可。虽然今天是周末,公寓里没多少女生,但林浩也不想被人

  • 【武境】小说在线阅读

    原标题:【武境】小说在线阅读小说名称:武境目录预览:第一章:雪山下的火焰(上)第二章:雪山下的火焰(下)第三章:玉雕(上)第一章:雪山下的火焰(上)“渊寒乖,为父去去就回。”一身华服的中年男子身后背着箭筒,手中拿着一把漆黑的弯弓,古朴大气,散发着沧桑之感。弓弦拨动宛如金石击磬,声音清脆。他腰间别着一柄配剑,白玉相吊,锦绸为线。剑鞘以黑色耀石制成,散发着一股淡淡的压迫感。中年男子摸了摸站在他面前的男童的脑袋,踏着秋风而去,很快便消失在了山林里。只留下男童衣衫褴褛地站在门口呆呆地出身,而后便被一位少

  • 【盛宠娇妻:冷情总裁狠狠爱】小说在线阅读

    原标题:【盛宠娇妻:冷情总裁狠狠爱】小说在线阅读小说名称:盛宠娇妻:冷情总裁狠狠爱目录预览:第1章灵堂激情第2章车祸第3章让她成为另外一个人第1章灵堂激情夜晚电闪雷鸣,窗外大雨滂沱。海城市鼎鼎大名的安家别墅一片素白。安家独女安语曼半夜被雷电吓醒。“咔嚓!”又一道闪电,她吓得缩了下肩膀,将头蒙进被子,哆嗦了一下才发觉身旁空无一人。“良仁?”她小声叫着丈夫的名字,可没人回答。难道还在灵堂?父亲明日出殡,她是女儿不能守夜,多亏了丈夫叶良仁替她守灵堂。想到父亲,她就一阵心痛,她自小没了母亲跟父亲相依为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