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极品特工王妃】明月照清池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2017/11/1 14:01:44 来源:网络 [ ]

小说:极品特工王妃

002 给我砍断她的手

“姐姐,你这还真是……”曼妙的少女走到冷轻尘面前,居高临下地看着狼狈的冷轻尘,“命硬啊。奇闻网

有些刺耳的声音让冷轻尘的脑海一阵刺痛,有些记忆在慢慢的涌现。

冷轻尘想起了这个女人,是这具身体同父异母的妹妹冷月如,这个时候冷月如来,冷轻尘可绝对不会认为她们是多么的姐妹情深,冷月如是多么的关心她,或许,自己现在这个样子,就和她脱不开关系。

“呦,姐姐,这是哪里来的这么精致的镯子?”冷月如蹲在冷轻尘身边,看着冷轻尘手里的镯子。

“你昨天被送进暗楼的时候还没有,爹爹才把姐姐的奸夫给打发了,姐姐这么快又给自己找了个暖床的?难不成,姐姐私下去了秋水阁挂牌,这是恩客送的恩物?”

冷轻尘垂下双眼,并不作声,她懒得和这样的女人说话,如果有机会,她一定直接送她去和阎王聊天了。

“是被爹打得不会说话了,还是……继续维护你的奸夫?来人,给本小姐好好的搜搜这里,看看是哪个不要命的,还敢来暗楼跟这个贱人约会!”冷月如站起来冷声喝道。

只不过,冷月如身后的人并没有人敢动,好一会,才有一个大胆一点的人向前走了一步,“二小姐,这里是暗楼,到处都是机关,而且没有经过盟主允许,我们擅自入内,已经坏了规矩,属下也觉得,没有人敢来暗楼看大小姐,只不过……只不过……”

那个人想了好一会,才一拍脑门想到一个合理的解释,“只不过可能这镯子昨天被衣服盖住了,二小姐没发现……”

“是么?”冷月如眯了眯眼,“不过这贱人在这里等死,怎么配得上这么名贵的镯子?去,把镯子给本小姐拿过来!”

“是。”刚才接话的人立马蹲下身,想要拿过冷轻尘手里的镯子,谁都知道冷轻尘被关进暗楼,这辈子都别想翻身,所以自然巴结冷月如。奇闻网

冷轻尘转手把镯子攥在手里,这镯子是唯一能辨认刚才那个男人身份的凭据,想要报了之前被侮辱之仇,就不能让任何人夺走!

看小厮好半天都没抢下镯子,冷月如一脚踢开小厮,“滚开!你笨得只能去吃屎了!抢不下来,不会把她的手砍下来么!”

说完冷月如一脚踢在冷轻尘的肩头,冷轻尘身子不稳,趴在了地上,冷月如也趁机踩住冷轻尘攥着镯子的手,随后看向身后的小厮们,“看什么看,给我砍!”

十指连心,几乎被踩断手指的感觉让冷轻尘疼得倒吸一口凉气,抬眼狠狠地瞪向冷月如,杀气一涌而出,一股冰冷的感觉让冷月如心中一凛,后退了一步,放开了冷轻尘的手,不过转而又摆起一副高高在上的面孔。

“你这个贱蹄子,你还敢瞪我,看我今天不打死你!”说着冷月如从腰间抽出自己的长鞭,就要朝冷轻尘抽去。

冷轻尘眯了眯眼,冰冷的声音传进冷月如和一众下人的耳朵,“你最好今天能直接打死我,不然等我离开这里,我今日所受的一切,都会要你百倍偿还!”

003 苏二爷

如地狱修罗般的声音让周围一圈的心中一颤,冷月如手上的鞭子也不由一滞。

“二小姐!”门外突然冲进来一个人,在冷月如耳边低声说了几句话,冷轻尘听得不完整,但是大概也听见了什么太子一类词语。

冷月如的脸色变了变,恨恨地放下鞭子,“你先去和我娘说一声,我换了衣服就去。”说完冷月如居高临下地瞥了冷轻尘一眼,“今天放过你,等我成了太子妃,再好好收拾你。”

太子妃?冷轻尘微微皱起眉头,和逸羽国太子凤无双有婚约的,本来是这具身体——武林盟主冷战的嫡女冷轻尘,可是前几日太子登门商量婚事的时候,府里突然出来一个小厮,说和冷轻尘已经私定终身。奇闻网

冷轻尘自然不认,小厮一死以证情深。

冷轻尘就被爹爹冷战毒打了一顿扔进暗楼。

难道现在变了?有婚约的变成了冷月如?

听着大门关上,冷轻尘轻轻叹了一口气,靠在墙上闭目养神,无论如何,也只能等从暗楼出去了再说。

不知道过了多久,门响了一下,接着是碗筷的声音,冷轻尘还没动,门又关上了,冷轻尘转头看了一眼门的方向,虽然明知道饭菜不会好吃,但是她现在必须要吃东西恢复体力。

冷轻尘轻轻移动身体,终于在满头大汗之后,拿到了饭碗。

不太好闻的味道瞬间冲入鼻腔,冷轻尘胃里一顿翻滚,不过最终还是压下了呕吐的欲望,深吸了一口气,抓起碗里的饭菜就向口中递去。

不过饭菜到了嘴边,冷轻尘又愣住了,这饭菜不会有毒吧?

正在冷轻尘思索的时候,门突然又开了,一个低低的声音在门口响起,“二爷,你可得快点。【极品特工王妃】明月照清池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冷轻尘微微皱起眉头,二爷就是苏白焰,武林盟的二号人物,一双妙手将医术运用得出神入化,救过武林盟不少人,因此也能稳坐武林盟的第二把交椅。

苏白焰的年纪并不大,如今只有二十四岁。

武林盟中不会武功的人几乎没有,而且同时又饱读诗书的人,似乎也就只有冷轻尘和苏白焰两人,所以两个人也经常在一起吟诗作对,画画弹琴。

所以苏白焰自然对冷轻尘格外的好。

苏白焰迈进暗楼,就看见冷轻尘手里抓着饭菜,全身上下都是狼狈的样子,苏白焰的眼中一阵刺痛,他这几日在外面办事,今天刚一回来,就听说了冷轻尘的事情,可是冷轻尘怎么会做出那种事?

他立马去找冷战理论,哪知道冷战软硬不吃,随后未免他纠缠,就出去办事了。

苏白焰几步冲到冷轻尘面前,夺过冷轻尘手里的碗扔到一边,抓着冷轻尘的手腕把冷轻尘刚刚抓起的饭菜扔掉,“这种东西,怎么是人吃的?”

温润的声音中带着怒气,可是听起来还是那么悦耳,让人如沐春风。

冷轻尘不由微微一愣,虽然这并不是多华丽的话语,但是从没有人关心过她,没有人问过她吃的好不好,穿的暖不暖,睡的香不香。版权qi-wen.com

看着冷轻尘呆住的样子,苏白焰心中又是一阵疼痛,以前那么伶俐的女子,怎么几天不见,就变成这副痴傻的模样?一定是被冷战吓坏了。

“轻尘,没事了,走,我带你出去。”苏白焰放柔了声音,生怕再吓到冷轻尘,然后横抱起冷轻尘,转身向外面走去。

冷轻尘试图看向周围,可是除了一片刺眼的白光却什么都看不见,冷轻尘不由伸手挡住眼睛,“轻尘,你先闭上眼睛吧。”苏白焰也看出来冷轻尘的不适,轻声道。

冷轻尘没有拒绝,闭上眼睛,靠在苏白焰胸前。

感觉苏白焰拐了几下,然后打开了房门,一股微香传进了冷轻尘的鼻孔,冷轻尘本能的睁开眼睛,有些空洞的眼神让苏白焰心中一凛。说明http://www.qi-wen.com/

004 削骨断筋

苏白焰把冷轻尘放在床上,“大哥出去办事,一时半会的回不来,你安心在我这里养伤,有什么事我顶着。”说完苏白焰从一边拎过药箱,大致打量了一下冷轻尘的身体。

这也让苏白焰心中的怒火更盛。

本来还以为冷轻尘这么柔弱,冷战不过是象征性地教训她一下,哪知道却是用了冷家最重的家法削骨鞭!

削骨鞭打在身上,体表没有任何的伤痕,可是却如其名一样,削骨断筋!

苏白焰重重的药箱扔在一边,倒是吓了冷轻尘一跳,“二叔,怎么了?”虽然这个称呼让冷轻尘有点别扭,可是苏白焰和她爹冷战平辈论交,她也只得称呼一声二叔。

“没事。”苏白焰坐在床边,伸手搭上冷轻尘的脉搏。

“我什么都看不见了。”冷轻尘微微皱起眉头,身上的伤能养好,可是眼睛才是当务之急啊。

“没事,只是中毒,还好毒性不深,吃几副药就好了。”给冷轻尘把脉之后,苏白焰的怒火算是消了一点,还好冷战也算是有分寸,冷轻尘的筋骨并没有太大的问题,只不过伤筋动骨的,养起来也麻烦。

如果苏白焰知道,面前的冷轻尘已经不是他的那个乖侄女了,怕是不会再觉得冷战下手有什么分寸了。

苏白焰说的没错,冷轻尘只吃了三天的药,视力基本上就恢复了,中毒的事,冷轻尘并没有向苏白焰多问,这件事,她会自己查清楚。

至于身上的伤,她自己也慢慢的想明白了,不过这个家法倒是也没有什么不好的。

原来的冷轻尘不会丝毫的武功,所有的筋骨都已经长成,想要练武,达到冷轻尘前世的程度,基本上是不可能的。

不过被削骨鞭一打,筋骨松散,破而后立,反倒给了冷轻尘练武的契机。

冷轻尘也就借着复健的机会开始想办法恢复之前的武功。

前世她是特工,却不是单独行动的那种,而是一个团队一起办事,每个人都有自己独特的地位和不可取代性。

冷轻尘是负责生化武器和生化药品的提供,大多数是研制生化药品,用来改善队友的体质,或者在危急时刻可以激发人体潜能的药品。

冷轻尘知道世界上任何一种药品的特性,研究完西药之后,冷轻尘也在研究各种中药的特性,更加懂得每种药什么时候是救人,什么时候是害人。

尽管如此,冷轻尘可不是一点防身的本领都不会,她最主要的防身本领就是用药下毒,但是技多不压身,冷轻尘前世很少直接动手,那是她觉得,能下药解决不费力气的时候,干嘛打打杀杀的,显得自己很不淑女?

苏白焰很少在家,差不多都是东跑西跑的给人治病,一个偌大的院子都留给冷轻尘自己,不仅如此,苏白焰还有一个江湖上最大的医书书房。

所以倒是给冷轻尘留下了不少恢复功力和研究医药的时间。

冷轻尘正在调制药物的时候,苏白焰突然匆匆地走了过来。

“二叔。”苏白焰很少白天回家,冷轻尘看到苏白焰不也微微一皱眉,这段时间,苏白焰并不知道她在干什么,“发生什么事了么?”

005 淡淡的杀气

“嗯,大哥回来了,趁这会大哥在前堂,我送你回暗楼。”苏白焰的眉间难得的带上了一抹焦急的神色,他倒是不担心被人发现他带出了冷轻尘,只是怕若是被人发现,冷轻尘又难逃罪责。

也正是因为着急,所以苏白焰并没有注意冷轻尘在做什么。

“好。”冷轻尘点点头,把自己刚刚调制的药物收起来,然后跟着苏白焰向外面走去。

苏白焰对路线很了解,很容易的把冷轻尘送回了暗楼,并没有人发现,苏白焰早就已经和暗楼外面的守卫打好招呼,以苏白焰在武林盟的人缘,冷战不在的时候,这个并不是什么难事。

“大哥回来了,我稍后再跟大哥说说这事,让大哥把你从暗楼里放出来。”说着苏白焰又拿出了一瓶金疮药,“这个你收好,以后总用得着。”

冷轻尘轻轻摇了摇头,一丝不明的笑意染上眉梢,“不拿了,你快回去吧,别被人发现了。”说完冷轻尘向暗楼里面走去,很快身影就消失在黑暗之中。

这次回到暗楼,冷轻尘才发现,原来就算之前自己的眼睛没出现问题,也很难在暗楼里看清什么,这还真不愧是暗楼。

苏白焰还想说什么,却被守卫阻拦,也只好快步离开暗楼,苏白焰明白,若是被人发现冷轻尘身上有他的药,怕是又难以说清。

身后的门刚一关上,冷轻尘眉上的笑意就消失得无影无踪,“既然来了,不打算出来见见么?”苏白焰不会武功,来了暗楼没什么发现,但是冷轻尘却感觉到了一丝异样的气息。

果然,冷轻尘的话音刚落下,就听见轻微的脚步声向自己走来,“果然还是苏白焰给你撑腰。”声音并不陌生,冷轻尘微微皱起眉头,冷月如难道一直在暗楼里,等她回来?

“你又来干什么?”虽然嘴上这么说,但是冷轻尘心中是有些暗暗窃喜的。

冷月如吹亮了火折子,和自己的小厮慢慢走到冷轻尘面前,“我真是不明白,为什么大家都那么宠着你。如果是别人,有了奸夫,早就被爹爹一掌打死了,可是到了你身上,还真是不一样。”

冷月如停下了脚步,“爹爹一走,苏白焰就有权代管武林盟,想要带你出去疗伤还真是易如反掌,你看,爹爹为你考虑得多周全?”

冷月如的声音里带着深深的嫉恨,冷轻尘皱了皱眉,“你想怎么样?”

“我想怎么样?”冷月如突然笑了,笑得有点歇斯底里。

随着冷月如的笑声,冷轻尘在冷月如的身上感到了一丝异样的味道,但是却很熟悉,是轻微杀气。

不过这种杀气却不是因为杀人过多而自然凝聚成的,只是因为,动了这样的心思,于是杀意外漏。

“冷轻尘,你不要怪我,要怪,就只能怪你自己命不好!”冷月如知道时间紧迫,也不废话,银牙一咬,扔掉火折子,直奔着冷轻尘就冲了过来。

006 自作孽,不可活

冷轻尘微微皱起眉头,本来还在想哪个人能带她出去,现在就有人送上门来,真是……冷轻尘无奈地叹了一口气,转而变得一脸惊恐,“月如,我是你姐姐,你怎么能这么对我?”一边说着冷轻尘也一边向后退去。

“我没有你这样窝囊的姐姐!”冷月如拔出腰上的匕首向冷轻尘的胸口刺去。

冷轻尘向后退了几步,就避开了火折子的光亮范围。昏暗中,冷月如并没有看见冷轻尘嘴角的微笑,冷轻尘的身子骤然停下,原地转了一个角度,随之脚尖踢在冷月如的小腿!

“啊!”冷月如的一条腿瞬间失去的知觉,人直直的向前倒去。

冷轻尘在另一个方向后退了几步停了下来,“妹妹,你怎么了?”冷轻尘的声音里带着慌张,“你是不是碰到什么机关了?”说完也不待冷月如反应,冷轻尘就看向小厮,“还傻看什么,赶紧扶她起来啊,要是碰到了什么机关,咱们都活不成了!”

小厮一愣,并没有注意到冷轻尘脸上的笑容,赶紧上前扶起冷月如。

“我的腿,我的腿好疼……”冷月如的腿已经疼得没办法站立。

“二小姐,这暗楼机关重重,还是先走吧。”小厮当然也怕死,可不想在这给冷轻尘陪葬。

“你给我等着,我娘会收拾你的!”冷月如扔下狠话,在小厮的搀扶下一瘸一拐地向外面走去。

冷轻尘笑着靠在墙边,收拾她?哼,一会别求着她就好了。冷轻尘抚了抚眉,这暗楼似乎是武林盟的一大禁地呢,反正现在闲来无事,冷轻尘倒是想要好好研究一下,这里到底有什么机关,也顺便检验一下,这段时间自己的身手恢复的如何!

冷轻尘伸手轻轻敲着周围的墙壁,沿着墙慢慢的向前走,突然,在听到一个空空的响声之后,似是机关被启动的声音传来,冷轻尘一皱眉,迅速的向一边后退,虽然看不见,但是听着声音,刚才的墙已经被乱箭射成了筛子。

冷轻尘的冷汗还没来得及流下来,一阵异响再次传来。

妈的,在连续做了十六个后空翻以后,冷轻尘暗骂一声,果然是自作孽,不可活啊。

这里的每一个机关都环环相扣,一个机关启动结束后,另外一个机关就会立马接上。当了那么久的特工,冷轻尘只遇到过一次复杂的机关,就是一个皇陵之中。

那一次,冷轻尘自己也是险险的的才活下来,有几个身手不错的特工,因为运气不好,根本没办法出来。

冷轻尘心中有些懊恼,自己还是太低估这些古代人了。

好不容易没死,穿越重生,这一次再真的自己把自己搞死了,可就好笑了。

冷轻尘努力的向门边移动,按照她的计算,那些人也应该差不多来找她了才对啊。

正想着,机关轰轰作响的声音突然停止了,冷轻尘警惕地站在原地,暗楼的门也打开了。冷轻尘眯了眯眼,看向光亮的方向。

极品特工王妃》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桐桐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桐桐文学)或者(tongtongwenxue),关注后回复 极品特工王妃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精分撒旦求放过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

    原标题:精分撒旦求放过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小说:精分撒旦求放过目录预览:第十一章许青莲与秦以洛的往事第十二章秦以洛闯浴室第十三章始终没说出第十四章贪恋她的温度第十五章凌年昔的身世第十六章躺枪大户第十七章断电第十八章啪啪啪打脸第十一章许青莲与秦以洛的往事雨点滴答滴答拍打在玻璃上,窗外夏蝉鸣鸣作响。今夜,无月。屋内灯光明亮,莹白色灯光将少女映得更加白皙,凌年昔伫立在窗口,纤细的手掌在蓄满了雾气的窗上缓缓移动,小巧的脸庞眉头紧锁。‘咚咚……’“进来。”忽然响起的敲门声打断了她的思绪。门开了,来者的相貌

  • 婚妻如令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

    原标题:婚妻如令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小说名称:婚妻如令目录预览:第十一章要躲就躲彻底点第十二章开直升机亲自来抓第十三章你是要闹哪样第十四章长得太帅,以防非礼第十五章你耍无赖第十六章逃兵,一律枪毙第十七章这朵名花是有主的第十八章晚淘汰不如早淘汰第十一章要躲就躲彻底点而且,好好的禁闭室,竟然遭遇这么一大群蛇,明显就是禁闭室出了什么漏洞,聂皓天身为最高首长,这漏洞就是他管理不善的漏洞。他管理不善出了漏洞被蛇咬了,居然还冤枉是她的错,要负责护理?这一切的一切,归结起来就三个字:全怪他!所以,她连半分歉意

  • 总裁先生求放过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

    原标题:总裁先生求放过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小说名称:总裁先生求放过目录预览:第11章:教训第12章:高压锅来煮水第13章:米晴的身世第14章:解救女孩第15章:未知的黑衣人第16章:是来散步的第17章:被救了第18章:不速之客第11章:教训病房内的两人看着米晴和徐哲帆出去,气氛开始尴尬。“瑶瑶,饿了把,我给你拿饭。”苏子谦转身去拿饭盒。做到病床边的凳子上,揭开饭盒,热腾腾的热气冒出。蓝瑶看着眼前的人:“饭太烫了,话说,你怎么在我家那里?”“是大哥,他去找米晴,我回来开车,恰好看见了,所以....

  • 美女主播:总裁的网红新娘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

    原标题:美女主播:总裁的网红新娘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小说名称:美女主播:总裁的网红新娘目录预览:第0011章遇见方佳人第0012章胸针第0013章一百五十万第0014章为了钱第0015章温存第0016章义务第0017章一定要好起来第0018章大厨第0011章遇见方佳人这个女人,迟早会成为他的软肋,但不管如何,顾皓然,要定了她。第二天一早,叶聘婷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上午十点钟左右了,见房间中早就没有顾皓然的身影,一种满心的失落,让叶聘婷的心情格外的压抑。从前,她最讨厌情妇,可如今,她扮演的,不就是情

  • 战神再现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

    原标题:战神再现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小说书名:战神再现目录预览:第十一章小说作者就是爹第十二章小狐狸落泪报恩第十三章大梦醒来得奇书第十四章大宝带人搞事情第十五章紫玉仗义挡刀子第十六章伊依医院来探望第十七章暴发户大闹医院第十八章神秘药膏有奇效第十一章小说作者就是爹从小树林里跑出去的紫玉,对于他刚才,捉弄村长那些人的事情,实在忍不住的,从离开了那片小树林,就一直大笑着,跑到了他家瓜田的,小棚子外面,可在他刚要开门的时候,却忽然停止了笑声。因为他忽然间看到了,被他救的那只小狐狸,正叼着一只野兔,静静的

  • 特工凰凤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

    原标题:特工凰凤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小说名字:特工凰凤目录预览:第11章无耻的女人第12章不喜欢?那就讨你厌第13章处处算计第14章月国妖女第15章入不了眼第16章本王不会娶个废物第17章想拉她一起下水第18章一月之约第11章无耻的女人上次的赏花宴是“相亲宴”,这一次又是什么?凤云歌莫名的脸上一热,皇帝为何这么一心一意的要撮合她和萧夜?自己是一个无用的质子公主,若是说有什么值得别人觊觎,那就是与她身世有关联的月国了。难不成这一切都是冲着月国而来!凤云歌的心登时一沉,面色也不觉沉了一下。萧夜正看过

  • 皇上拒绝失宠:粉嫩皇后好抢手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

    原标题:皇上拒绝失宠:粉嫩皇后好抢手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小说名称:皇上拒绝失宠:粉嫩皇后好抢手目录预览:第11章小嘴甜的什么似的第12章像个瓷娃娃般讨喜第13章小嘴嘟嘟,亲到一起第14章太妃阿姨们,有礼了第15章就像是被泼了人类的排泄物第16章和皇上拉钩钩为誓第17章戴花二折柳第18章玉足一蹬,绣鞋横斜,踢飞!第11章小嘴甜的什么似的如此一来,米铃自然不免就为水娃娃担心甚至盘算起来。当然,如果这几天水娃娃出事,她头一个难辞其咎。至于她有没有受水夫人的贿赂之类的,外人就不得而知了。在米铃陪同下,水

  • 来自阴间的快递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

    原标题:来自阴间的快递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小说:来自阴间的快递目录预览:第十一章殉葬鬼影第十二章亦敌亦友第十三章神秘的白衣女人第十四章闫至阳的过往第十五章情仇一线第十六章不要脸的交换第十七章闫家的请帖(上)第十八章闫家的请帖(下)第十一章殉葬鬼影我只好闭嘴,站在她身旁傻愣愣地看着前方。我蓦然想起昨晚到这里来,貌似看到什么东西从周围的殉葬坑里爬了出来,不由打了个寒噤,目光落到不远处的殉葬坑上。这次倒是没看到什么,光秃秃的月色下,四周安静明亮。我刚松了口气,便觉得一股寒意从脚底传来。本以为是站久了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