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豪门溺爱:总裁的蛇女宝贝】疯丫头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2017/11/1 13:54:07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豪门溺爱:总裁的蛇女宝贝

第001章:到你怀里

为什么所有人都在看着她?难道她没有变化成人形?没有啊!南宫瑶看了看自己奔跑的腿,说明qi-wen.com确实是脚,不是尾巴!

南宫瑶疯狂的奔跑在大街上,来来往往的行人对她露出惊愕的眼光。红灯视而不见,汽车的鸣叫,充耳不闻!她只是固执奔跑着,离那个人的气味越来越近!

司机疯狂的按下刹车键,唾骂一声,这个疯子。过路的情侣对她指指点点,绕道而行!好事的记者跟在她后面不住的追赶着,他们只是想知道,这个看着漂亮的从橱窗里走出来的女孩,来自qi-wen.com为什么要……裸奔?

难道是现在社会上典型的虐待事件?难道这个女孩得了什么病?难道是……?不管是哪个结果,记者们都疯狂了,这绝对是一个街头上比“犀利哥”更红的人物!

子太劳累的从影氏大楼走出来,今天的头无故的有些晕,也许是昨天宿醉的结果,小侄女周岁生日,他确实疯狂了一把!想到曾经立志作为情妇的紫郁都结婚生子了,忍不住有些头疼,家里又得逼婚了吧!做为长子,迟迟未动,确实令家里有些担心。

想到那天,那个口无遮拦的紫郁公然的质问,奇闻网他是不是不行?不行就该看医生的同情表情,他就一阵头大!唉……也不想解释什么,也许是真的缘分还没有到吧!

门口的保安尽职的向总裁敬礼,目送这个年轻有为的领导者出去。这个总裁在感情上“无绯闻”,品德上“无逃税”,工作上“无败绩”,是个典型的“三无产品”,值得所有员工钦佩!

外面的阳光有些大,子太拿手挡了挡眼睛,惯性的理了理自己西服的扣子,准备去车库开车!

突然间,一个幼小的身子撞了过来,原文http://www.qi-wen.com/牢牢的拉住他西服的下领,子太低头,就看见了一个粉雕玉砌的小女孩,张着蓝色的眼睛,小鹿般无辜的看着他!

像一道光砸入他的心脏,子太没有立刻叫保安拉开,而是拿开呆滞了几分钟……难道是向他乞讨的?在步行街,这样的可怜小孩多了!

子太边从口袋里掏钱,边想现在的人贩子也太猖狂了,抓了这么可爱的小女孩,还敢让人家在大公路上乱跑,也不怕别人家人发现!唉……造孽啊!

抓了抓口袋,子太变了脸色,糟糕……自己从来都没有带钱的习惯,总不能给她开张支票吧?

南宫瑶看着眼前这个男人,忍不住扑在他怀里深嗅,没错,就是这个味道!她的救命恩人,就是他了!

子太尴尬的看了看这个女孩,真想告诉她,他没有钱。低头,看了看这个女孩,没想到却对上她如碧海蓝天般的眼眸,天真的微笑,灿如星辰!

这女孩傻傻的看着他笑干嘛?他有些心里发毛,总觉得有点不对劲啊!该不会真是个傻子吧?

跟着这个裸奔小女孩的记者远远的站着,准备好摄像机,这个男人他们是知道的,K市首富,举足轻重的人物!没有弄清楚事情的缘由,他们也不敢贸然上前采访!只是远远的看着影氏总裁在包里掏着什么!

第002章:路上乱认爹

终于,子太低下身子,准备告诉这个小女孩,他没有钱这个残忍的事实时,才发现……天啦!这个小女孩居然是裸奔的!

有没有人告诉他是怎么回事?行为比思想更快,子太毫不犹豫的脱下西服外套,套住她的身子!看到这样的一幕,记者们明白了,看来是影氏总裁心疼这个女孩,准备施以援助吧!

这样的事件,应该大肆报道,有利于影氏的企业形象,夏总裁应该很乐意接受他们的采访。

于是记者上前,带好记者证,准备对这样的事大肆采访一番!

可是……那个小女孩的叫喊,将他们定在了原地!他们听到那个粉雕玉砌的小女孩说:“爹爹……?”

南宫瑶看着这个俊俏的男人,比她那些美丽的美丽的哥哥还漂亮,用手描绘着她的脸,看着他黑褐色的眼睛,眼睛中都闪出了耀人的光芒!

子太看着这个小女孩,眼神中惊奇的光芒,那只在他脸上游动的小手,居然没有让他觉得厌恶,就任由她在脸上游离了。

突然,那个女孩露出夺目的微笑,张口道:“爹爹……”

爹爹?子太神经一紧,她怎么叫自己爹爹啊?莫非是被遗弃的小孩?

“爹爹……”南宫瑶再一次叫道,为什么他不理自己?“救命之恩,如同生父”难道自几叫他爹爹有什么不对吗?为什么他好像变的紧张起来,连呼吸也不自然?

不行,自己要做一个知书达理的公主,于是南宫瑶固执的叫着:“爹爹……”

围观的记者沸腾了!原来这个小女孩竟然是夏总裁的女儿,怪不得长的这般可爱,围观的女人也沸腾了,原来夏总裁已经有了这么大一个女儿,围观的男人也沸腾了,那个该死的男人终于结婚了……

可是子太茫然了,有谁告诉他,他是哪里跑出来这个大一个孩子?

“小朋友,你弄错了吧!我没有孩子的!”子太试着和她沟通,希望她能够明白,自己并不是他的父亲,可是南宫瑶还是固执的叫道:“爹爹……爹爹……”

“没有,我不是你爹爹……”子太将她放下,来到记者面前,试图说清楚这是怎么一回事,请媒体朋友帮忙,寻找小孩的父亲。

哪知道刚刚放下小孩,来到记者前面,准备说话时,阅读http://www.qi-wen.com/那个一直笑颜如花的小孩突然就无声的哭了起来。

晶莹剔透的泪珠从她的脸庞滚过,蓝色的眼睛,盛满了忧伤,套着子太的大衣,越发显得娇小,白皙的肩膀垮在外面,犹如上等白玉,渐渐的泪珠越滚越快,肩膀一抽一抽的,无言的诉说着她的委屈。

“她的一滴泪,天上一颗星”连哭起来,也美成这样的小孩,记者也看不过去了,看子太的眼光也就变了,就那样简单的就认定了,子太一定就是她的父亲。

虽然这夏总裁虽然在外面名声不错,可是谁知道暗地里干的些什么勾当,这些有钱的人,花花肠子可就多了,搞不好就是他哪个地下情妇生的私生女,抛弃人家了,现在小孩找上门了,不然这样漂亮可爱的小孩,哪家舍得扔啊!

第003章:我女儿

那些一心想爬山总裁床的女人也淡定了,看来这夏总裁不是所托之人啊,这样漂亮的小孩,想她的妈咪也该是个尤物,可是夏总裁仍是抛弃了,再看看自己有些肥硕的腰,算了吧!这样抛弃妻子的男人,光长一副皮相了!

那些男人突然就有了骄傲的资本,娘的,爷虽然没钱,可是对得住人啊!抛妻弃子的事,自己可做不出来,想着,腰板挺得直直的,带着幸灾乐祸的目光,看着子太如何收场!~

子太看着周围的人,眼光突然都变了,有些莫名奇妙,回头再看看那个孤单站在大街上的小孩,齐腰的长发摆在身后,白皙的小脚站在滚烫的地上,眼泪如水般滴下,所有人带着同情的眼光看着她,那么小的孩子,就一个人默默的承受着一切。

子太到口的话都说不出来了,只能呆呆的看着她,那个小女孩放佛感受到他的目光,抬起头来,梨花带雨,所谓的画中仙人也只该如此了。

蓝色的眼睛已经哭的有些红了,子太还没见过那么敏感的眼睛,几滴泪,就红成那样,看着她倔强的扬着头,不让眼泪再流出来的样子,心突然就那么痛了……

子太走过去,小心的蹲在她面前,看到这个小女孩泪眼汪汪的看着自己,到口的质问吞了进去,他很想质问她为什么要叫他爹爹?他很想质问她,为什么这样一幅样子跑到自己面前?他很想质问她,这样大庭广众之下的疯狂,是不是别有用心?

可是,看着这样的她,牵惹着他的心,一丝一丝,如同蚕丝将自己绑的透不过气,柔弱的她,好像只要他说一句重话就会消失不见!好吧!他夏子太不缺钱,养个女孩又如何?正好也可以阻绝那些疯狂的女人!

他伸出手,连同衣服将她抱入怀里,小声的询问道:“你叫什么?”

“#……%……※……”南宫瑶小声的回答,蛇国的语言让子太根本没办法知道她说的是什么?只能更加用力的报紧她,一阵感慨,真没想到这样可爱的小孩,居然神经有点问题,没事,只要能医,他就会医好她。

看着救命恩人疑惑的眼神,南宫瑶也一阵心悸,难道他听不懂自己再说什么?可是“爹爹”这个词语他不是听懂了吗?莫非蛇国和人界通用的只有“爹爹”这一个词?那也太……搞笑了吧?

那她怎么知道他的需求,怎样给他找美人啊?为了证实她的猜想,她有叽里咕噜的说了一长串,大意就是告诉他,他是她的救命恩人,她是来给他找美人的!

子太听着她一长串的“#……%……&……”之类的,忍不住将手摸上她的额头,天啦,她没问题吧?

周围的人也变了脸色,对子太的眼光又从不屑转变成同情,生了这样一个神经质的女孩,唉……也真是可怜。【豪门溺爱:总裁的蛇女宝贝】疯丫头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南宫瑶感受到他们的目光,将自己的头埋的低低的,心像被石头压着那样难受,她本来就是蛇嘛,不会讲人话是自然的……

感受到她的委屈,子太更加用力的抱紧她,对周围的人解释道:“我女儿”

第004章:夏家的异想天开基因

一路同情的眼光,子太见人就解释:“我女儿”。友好的态度,也让众人对这个小女孩重新燃起了希望,更有老人掏出名片给子太,解释道:“这个老中医对神经治疗,很有一套……”

南宫瑶……我才不是神经病呢!我是蛇国人见人爱的小公主,怎么沦落到人界就成神经病了?真是“落难的凤凰不如鸡……”

带着南宫瑶回到夏家,推开门,首先迎接他的就是妹妹暧昧的眼光,紫郁看着他怀中粉雕玉砌的小女孩惊呼道:“啊……带种的鸡也下蛋了?还是这么大个?”

紫郁夸张的比划着他怀中约莫十岁的小女孩,不会吧?难道哥哥和爸爸一样,被别人“带球逃跑”了?

子太看着紫郁骨碌骨碌直转的眼睛,就知道她想到别处去了,她的脑子大概都是那些“性虐待”?“家庭暴力”?“带球逃跑”?之类的恶俗剧情吧,一定为这怀中的小天使拟定了N种可能发生在她身上的剧情,天啦……他夏子太是那么不负责的人吗?

夏家的“异想天开”的基因,应该传给她的比较多,包养一个男人,她也真做的出来!幸好摊上了一个“死心塌地,无怨无悔”的妹夫!

现在,都是做妈的人了,怎么还是这么不淡定,子太无言,求救的目光,看向坐在沙发上的妹夫。自家女人,他也不管管,可是别人摇摇头,摊开双手,他也是爱莫能助啊!对于自己的娇妻,他只有求饶的份……

“哥,怎么只带宝宝回来,嫂子呢?”紫郁朝子太的身后望了望,确定没有人后,才不敢置信的问道。

只要孩子不要娘,她怎么摊上这么一个哥啊!

子太……返璞归真,联想丰富,且一般他在她脑中都是那种不负责任的形象,他怎么就摊上这么一个妹啊……

“她不是我孩子……”子太无奈的澄清事实,可是听到这句话,本来已经睡在子太怀中的南宫瑶立马清醒,甜甜的叫了声:“爹爹……”

眼神祈求的望着他,一副你怎么不认我的表情,委屈到极致!

子太……无言,怎么又是这样一种状态,这小家伙为什么就管他叫爹啊!可怜的是,她说的其它话……如果那能称作语言的话……抱歉的说,他是个没文化的人,完全听不懂!

紫郁看了看小家伙,再看看子太,一副我就知道是你孩子的表情。

子太……天啦,我比窦娥还冤啊!窦娥还有六月飞雪证明他清白,可是他夏子太……这未婚先孕,丢妻弃子的名声是坐实了!

算了,家里人还是要说清楚的,子太十分严肃的说道:“她是我捡的!”为了防止紫郁的反问,子太一股脑的全说出来:“我出影氏门,她裸奔到我怀里,叫我爹爹……我完全不知道怎么回事!”

“捡的……裸奔……这么漂亮的小孩?那再给我捡几个试试?你以为是守株待兔啊?要真这么容易,大家都做人贩子去了!敢情你夏总裁不光电脑比较强悍,连拐卖小孩也是一把好手?”

子太……好吧!也许这难以置信,但是他确定加肯定的说,这就是铁一般的事实!

第005章:惊人的美貌

正好这时,妹夫大喊一声,示意紫郁看,电视里正报道着今天在影氏大门外发生的一切:“裸奔少女认影氏总裁为父”?

裸奔的绝色少女,疑似神经病的脑袋,只叫夏总裁爹爹,骇人听闻的消息,终于让紫郁相信,这个小家伙,不是哥哥的孩子!

子太一副“真相”了吧的表情!

楞了半响,紫郁终于接受了这个事实,但是看着这个女孩的眼光却没有一般人的同情,而是坚韧的鼓励!神经病又如何?她夏家的人从来都是要在绝望中走出坚强!

南宫瑶看着紫郁鼓励的目光,露出一个甜甜的微笑,其实她很想告诉这个漂亮姐姐,她没有问题,却怕自己正宗的蛇语让这个姐姐更担心,只能甜甜的笑着,蓝色的大眼睛眨巴眨巴的告诉这个姐姐,一切都很好!

接收到这个这个小女孩的信息,紫郁张开手,南宫瑶立刻从子太怀里坐起来,抱到紫郁怀里。子太目瞪口呆,这个除了他就不让人碰的小女孩居然接受了紫郁?也许真的是他们夏家命里的人吧!

等紫郁将换上她以前衣服的小女孩牵出来时,大家都被这样的美貌惊呆了,子太终于相信有种美不能用语言表达的,白色的丝质公主裙,泡泡袖的大裙摆,红色的小皮鞋,简单的装扮,却有意想不到的效果!

白皙的皮肤让红色更加妖娆,白色更加纯情,魅惑的组合,配上她蓝色的眼睛,漠视天下的气质,才十岁啊,居然就有这样魅惑的力量?

子太狠狠的压下心中的悸动,楞了楞后,转过头不再看她,喝了茶几上的水,压下心中的那份心动!

见鬼了!自己居然会对一个十岁的小女孩产生悸动?是自己有恋童癖还是禁欲太久?没有多想,子太把结论归结到后者!

南宫瑶看了看低下头不再看自己的子太,小声的叫道:“爹爹……”。为什么爹爹都不看她?难道是自己长的太丑了吗?看着自己小了一号的身子,明明还是那个蛇国的自己嘛!大臣们不是都很喜欢她的吗?

不行,一定要让子太爹爹喜欢上自己,不然怎么给他找美人啊?自己说的话,他会听吗?

南宫瑶跑过去,小脸撑在子太的膝盖上,晃动着他的大腿,眼神渴望的看着子太,柔声的叫道:“爹爹……”

看着这样的她,暗骂自己无耻,居然对一个十岁的女孩想入非非,将南宫瑶抱在膝盖上,深埋心中的悸动……

这一幕看得紫郁目瞪口呆,还真是只认哥哥的孩子?

坐定,看着子太膝盖上的小女孩,她的归属就成了问题,是收养她,还是为她找回亲生父母?紫郁想听听哥的意见!

“哥,你打算养着她,还是找回她的父母?看她蓝色的眼睛,你说她父母应该是外国人吧?”

听到紫郁要将她送走,给她找父母,南宫瑶拉着子太的袖子,一个劲的摇头,她是蛇,才不是什么外国人呢!她是来找救命恩人的,现在找到了,还没报恩呢!她能回到哪去?

豪门溺爱:总裁的蛇女宝贝》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桐桐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桐桐文学)或者(tongtongwenxue),关注后回复 豪门溺爱 或 总裁的蛇女宝贝 其中部分文字,来自http://www.qi-wen.com/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巢湖民俗美食—柘皋早茶“八小件”,这些你都了解吗?

    古镇柘皋老街/图柘皋,一个三千年的古镇,由于地理位置特殊,长久以来,一直是皖中财物聚散的市埠,南北交通商旅的枢纽,以及江淮军事战略的要地。柘皋河/图古镇老街里的青石板/图古镇中遗留古井/图古镇的文物古迹/图水陆交通的方便,商业的滋润,使这个位于江淮平原上的小镇,拥有了别具一格的个性与风情:厚重而轻灵、开放而安逸。柘皋的厚重与开放体现在他的历史、建筑、市井,而它的轻灵与安逸最能表现其特色的就是独特的美食文化。柘皋早茶长桌宴/图柘皋人以米饭为主食,偶尔面食为调剂,佐以山间野菜为珍。生活的酸甜苦辣无一

  • 什么价位的紫砂壶适合自己?

    每个产品都有自己的价格与价值,贵了,你不舍得掏钱,便宜了,你怀疑它的价值。人,总是这样,当和你聊产品价值的时候,你开始还价,当和你聊价格的时候,你又开始聊价值,总怀着一种捡漏的心理在消费,可事实上,哪有这么多免费的午餐。紫砂壶的价格可谓参差不齐,可以说,从几十到几千万都有,大致可以分为商品壶,工艺品,收藏品,投资品,一般喝茶的朋友,都是玩到工艺品就差不多了,这价位封顶10000吧。一、500以下的壶这类壶,一般多为机车壶、灌浆壶、磨具壶,也是最为暴利的壶,因为成本低呀,低的让你不敢想象,此类商品

  • 什么样的紫砂壶适合新手入门阶段考虑?

    当下紫砂市场的混乱局面,网上的各种论调看了让人眼花缭乱,头昏脑胀的。使得很多消费者想买而不敢买,难道买把泡茶用的紫砂壶都变得这么困难了吗?今天想跟大家就此问题做个分享,聊下新手初入紫砂圈该如何选择一把紫砂壶。▲紫砂茶具店那作为新手买壶应该要有什么样的一个思路呢,首先应该明确自己买壶的目的性,我买这把壶究竟是用来干嘛的,是自己平时一般性的泡茶使用,还是实用和观赏性兼顾,是买来送礼,还是买来收藏投资的。然后是容量方面的考虑,紫砂壶容量的选择应该根据自己平时使用人数来定。如果是自己一人自饮,那么可以考

  • 南怀瑾老师:伯乐相马的学问

    伯乐相马的学问本文摘录自《列子臆说》【秦穆公谓伯乐曰:“子之年长矣,子姓有可使求马者乎?”伯乐对曰:“良马可形容筋骨相也。天下之马者,若灭若没,若亡若失。若此者,绝尘弭辙。臣之子皆下才也,可告以良马,不可告以天下之马也。臣有所与共担缠薪菜者,有九方皋,此其于马,非臣之下也。请见之。”】我们晓得中国历史上,有周穆王、秦穆公两个人都爱马。周穆王有八骏马,每一匹马都能够日行万里,那不是在飞吗?比飞还要快。所以周穆王历史上有名的事是骑了这匹马,到昆仑山上见到玉皇大帝的妈妈,宗教上叫她西池王母。在佛经上说

  • 老壶友养紫砂壶养的这么好,是不是有什么秘籍?

    紫砂壶素有壶中之冠,陶中之王”的美称,不仅造型大方、色彩淳朴古雅。且泡茶不走味,色香味皆蕴,使用的年代越久,器身的色泽就越发光润古雅。真正的好壶仅仅做工好是不够的,而重在于养,于是爱茶之人中渐渐兴起了养壶之风。好茶者自然爱饮茶,而有人说,唯有用产自江苏宜兴的紫砂壶,才能沏出好茶之真味。久用之后,紫砂壶能养成浑圆脂润、方敦厚重之质感。而在那些壶友看来,养壶正如养性:看似没有生命的壶,一旦经过天长曰久的把玩,也就曰渐有了温润的神韵。“做壶先做人,壶品如人品。心烦意躁的人无法养壶,因为无法进入境界,用

  • ​玩好盆景,拜师学艺是捷径!

    【盆景人感悟】文福建厦门@周英志相遇是缘分,相守靠人心,不怕钟情,就怕无情,不怕重情,就怕伤情:卑微的不过感情,最冷的不过人心。其实每一份关爱,都是一份人情,每一滴热泪,都是一片痴情,人与人之间多份善待,感情里就会少些飘零。友不贵多,贵在知人,知心,知音,知情,情不论久,重在心动,心懂,心通,心同,心诚。拜师学艺是捷径原创作者罗文德本文首发微信公众号“岭南盆景网订阅号”,版权归原创作者罗文德所有我走访了好多盆景园,总体感觉是靓桩不多、佳作观觅。一阵心酸,感怀不尽!在进一步与园主交谈中,大概有了一

  • “丑书”有背景,“俗书”无来源——“丑书”“俗书”在艺术中思考

    ————作者:董江海写在前面的话:艺术如果解决不了矛盾,就会让矛盾积重难返,就会让矛盾在个人自我内部积淀,到一定程度就会无法承载,个体就会崩溃,这种崩溃由最初的个别现象发展成集体崩溃,会激化社会矛盾的整体爆发,就会以一种扭曲、骚动、不安等如同被关在笼子里的飞鸟一样,四处乱撞,大呼小叫……网络互联网的出现,相对能够让这些现象在虚拟的世界中消解一部分怨气,但吸纳彻底解决这一矛盾现象的最好办法仍然非常有限。主观上力图解脱并回避改革开放以来新时期、新背景下的新的社会矛盾,已经无法安睡。应运而生的新的“批

  • 教你夫妻吵架时的化解办法

    你在家里生气了,人家骂你,你把业障放在心中,激活了就会很伤自己。比方说,跟别人斗,就会产生业障,如果把斗的结果和过程一直记在心中,就会很难过,会伤害自己。如果觉得“这是我们前世有冤结”,心里就舒服了,就化解很多。夫妻吵架,对方骂你,你气得不得了,因为接受了对方的业障。对方骂你,他是有业障的,你把业障放在自己心中,吃进去了,你难过不难过?所以要把这种业障推出去,要懂得这是上辈子的缘,这辈子只能受,要早点念经化掉,多做点善事,随着时间的推移,一切都会化解,要么就剩下善缘,要么就拜拜了,这样就不会着急